如何理解 Peter Thiel 認為中國目前處於?悲觀—確定性?象限的說法?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如何理解 Peter Thiel 認為中國目前處於?悲觀—確定性?象限的說法?

2016年05月12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36 ℃ 次

來源是他在斯坦福大學的創業課程: blakemasters.tumblr.com/post

他闡述了理由,比如未富先老,儲蓄率等,但講的比較簡單,希望看看對此有思考的朋友有什麼見解?

【曾旻的回答(15票)】:

這是西方人比較喜歡使用的兩分法,個人認為世界不能這麼簡單地劃分成兩類.當然為了分析其特徵,劃分一下也未嘗不可.

對於橫軸,Peter Thiel 將其劃分為determinate(確定)和indeterminate(不確定).其判斷的主要事實根據是投資率的高低. determinate的社會相對來說有一個比較確定的發展方向,通過學習更先進的生產技術,投資回報率高(從互聯網看就有很多企業山寨硅谷產品),所以投資率較高.而西方國家比較先進,走在創新的前沿,而創新本質上是探索未知的事物,失敗的可能性更大,所以投資量低,社會價值觀趨向於多元化.

對於縱軸,Peter Thiel?將其劃分為optimistic(樂觀)和pessimistic(悲觀).其判斷的主要事實根據是儲蓄率的高低.樂觀的社會相信未來會賺更多的錢,所以現在不妨敞開花錢,少存一點也沒關係.而悲觀的社會比如中國怕將來未富先老,所以要多存錢.

關於其評價,首先這個矩陣是有問題的,其列成矩陣假設了其實相互獨立的變量,但實際上兩個變量是相關的.不考慮政府支出的情況下,學過初等宏觀經濟學的人都知道公式

國內儲蓄=國內投資+淨出口(本質上等於向國外輸出資本)

說來道理很簡單,對於整個經濟體而言,存了多少錢才能投資多少錢,否則都是不可持續的.

所以我的看法是,該劃分看看就好,沒必要太當回事了.

【朱會來的回答(14票)】:

胡說兩句,這個問題太大,三言兩語說不清。

但我反對任何人製造歷史悲情,就像當年整個社會輿論給美國60-70年代的人定性為「迷失的一代」「失去的一代」一樣,歷史證明,現在那批美國人正是撐起90年代-20世紀初全球化的一代,而且通過佈雷頓森林體系和摧垮蘇聯徹底奠定了美國的霸權。

愛玩悲情更像是台灣人的性格,或許國民黨的遺少們骨子裡天然的具有悲情的基因。但大陸人不是,大陸人有一種特殊的自我修復機制,這就是遺忘,甚至城市中產階級的每個個體身上都內存了爆發戶的意識。

一方面中國人輕易不願意花錢,但另一方面,看到太多人喜歡孤注一擲(我身邊剛有一個200億的樓盤賣空)。美國人的那種消費方式,很多中國人眼裡還看不上。幾千年的農耕文明和白銀本位已經教化了中國人的行為模式,即細水長流,跟收入多少無關,跟富裕程度無關,這一點上天然的近似猶太文明,雖然猶太人是商業文明,但依附於農耕經濟的他們,也天然的比別的民族更喜歡投資和儲存。

中國人不喜歡消費嗎?中國是全球智能手機增速最快的國家,中國人的石油消耗僅次於美國,中國是世界上零售品銷售總量最大的市場(不是零售額)。

但很多人也都看到了中國最大的問題,即政治。權貴資本會不會成為扼殺中國經濟的黑手,例如國進民退,以及處處與民眾福祉為敵的國資委、發改委。但我還是相信中國社會上存在力拔山兮氣蓋世的能主,可以通過變通的方法把權貴的影響消解掉。就算把所有的壟斷資源全部讓位於權貴,至少還有70%的經濟掌握在社會資本的手裡。

就看70、80、90這三代人能否激活民營經濟的活力,把內需徹底給調動起來。中國人對錢的癡迷程度比歐洲人要大的多,所以表面上烏漆八糟的社會百態是好事,至少證明中國人很愛錢,就像郭美美、干露露,人們也應該看到他們對社會建設的積極意義,一個女人對男人潛能的調動是不估量的,所以我希望女人把男人往死裡逼。

中國的社會輿論應該鼓勵人們適度的拜金來激活社會總需求,從而調動社會總供給。

靠投資拉動和出口拉動在歐洲一團亂麻的情形下,肯定不大不如從前,中國人應該想褶看能不能用其他方式來解決社會總就業人口,是不是可以學習下美國,找幾個小國打打仗,順便搶點他們的物資。

中國不可能成為日本,日本最好的那一代人已經過去,日本的屌絲們擼管擼的已經陽痿,日本的恥文化在沒有外界刺激下,很難讓日本男人再野蠻起來,日本缺的是獨裁,是那種高瞻遠矚、雄才偉略的一代人。今天的日本不可能再出現松下幸之助、出井伸之、稻盛和夫這樣的人,而中國會,你別以為我胡掰,我告訴你肯定會,不相信就等時間檢驗。

只要未來20年,中國出現5-8家超一流的企業,圍繞5-8家超一流企業,再負載30-50家准一流企業,整個社會的發展進程就會延續。

反正我覺得中國人沒必要悲觀,只要調整好房地產業和其他製造業之間的發展制衡關係,將經濟重心重新轉移到製造業和消費上來,用消費拉動投資,中國社會再平穩發展幾十年沒問題。反正到那時,我和看此貼的各位早就塵歸塵土歸土,後面的就看接班的子孫們怎麼樣了。

雖然你們很討厭老毛,但我覺得他說的,「野蠻其體魄,自由其精神」大致是正確的。這種風格,在希拉裡和賴斯身上都能看到,中國也缺這樣一群人。

【朱塵的回答(4票)】:

未富先老是個問題,說不定還會點燃政府的舉債渴望以提供相應的養老服務。但我相信只要醫療和服務行業在低稅收和強市場化競爭的情況下,更大的蛋糕會吸引各路賢才。企業不會不眼饞,只要有企業家的地方就不存在什麼大麻煩。

儲蓄率高是好事,中國的問題不在於老百姓愛存錢,而是政府愛拿老百姓的錢瞎投資,導致產業結構紊亂,在目前的政治條件下收入分配機制也存在毛病。(這個不能多談)

消費型經濟好在"自然消費"滿足了人的「合理」需求,刺激消費和負債式消費沒有任何的好處。好的制度鼓勵發現需求和自由交換,壞的制度鼓勵懶惰和不負責任地依賴政府和下一代。

我從不對中國經濟的需求端和供給端有過任何的悲觀。這個民族的經濟潛能在特權壟斷、高稅收以及過度擴張的央行資產負債表的情況下已經到了如此的地方。等到解除制度枷鎖真不知道會強到什麼地步呢。

【吳銀紅的回答(3票)】:

???? 我的簽名就表明了我的觀點,可能答非所問。

???? 不只是經濟,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本來就是可悲的,但是我們要以樂觀的態度去過活。一個問題需要以長遠的眼光去看待,尤其是這種經濟規律,社會走向一類的話題。所謂此消彼長,否極泰來。風水從來就是輪流轉的。世界五百強的企業最老的也還不就百十年嗎;美國強大,立國也就兩百多年。回頭看看中國歷史上兩百多年歷史的朝代比比皆是。天知道下個百年,世界又會怎樣。

???? 但我又是一個悲觀論者,我覺得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沒有出路,最終只能走向死亡。雖然時代能夠進步,但進步的只是一些科技,生產力,用來滿足人類永遠難以滿足的慾望。而人的內心,諸如美德,智慧,信仰那些東西,不但沒有增長,反而日漸下滑。人類就像一隻只有嘴巴沒有屁眼的饕餮,他們永遠都吃不飽。這樣子的人類,會有希望嗎?

??? 當然,一個文明消逝了,說不定又會有個新的文明誕生。就像你在沙灘上走過,留下一溜腳印。一個海浪拂過去後,什麼痕跡都沒有留下。接下來,又有人來沙灘玩了。

【李琰的回答(2票)】:

這位經濟學家的悲觀更多的是在於中國的高速增長將告一段落,出現低於自然增長率的衰退還不至於,但我們的社會結構對增長減速的承受能力如何,現在還看不清,不過矛盾會在局部出現激化是大概率事件。

樓上的答案可以歸類為民營資本為代表的經濟活力受到國家低效率資本的壓制,所以只要這一問題得到解決,經濟的增長有可能得以繼續,但經濟週期是客觀存在的,整體性的供需不匹配、現金流不匹配出現是必然的,放開了民營資本至少會在經濟經濟進入下行週期以後,不那麼難看。

還有就是中國的需求,都說咱們國家的儲蓄率高,這儲蓄要是都去買些新衣服、新家電,那可多好,但是我在實際生活中感受到的是普通民眾的負債率或者是潛在負債率已經很高了。

存錢、買房、結婚、生娃;存錢、買房、結婚、生娃;存錢、買房、結婚、生娃……

所以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還有的答案都扯到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的話題上了,多少有點扯遠了,物質文明確確實實改善了我們的生活,這是句廢話,或許這個社會在追求物質的道路上執念太重,但過於自私和敗德是違背部落整體利益的,這樣的部落終會以一種失敗的面目被迫或者主動採取改變,這也是我們這個種群取得成功的關鍵,我們還給它起了一個更好聽的名字:文明。

【包一明的回答(2票)】:

《賽德克·巴萊》裡有句話:學校?郵局?商店?什麼時候讓族人生活過得更好了? 反而讓他們認識到了自己有多麼貧窮。

這句話在當時沒錯,現在也絲毫不錯。

【劉霖的回答(0票)】:

客觀規律就是客觀規律,誰也不能靠主觀努力就跳過它。日本人再怎麼樣人家老百姓安居樂業,現在中國社會為了錢都成了什麼樣子了?為什麼有這麼多人站在統治者的角度思考怎樣才能更好的統治,老大,別忘了,被統治就是你就是我就是我們大家。不要對統治者給予任何希望,不要總想著當奴隸。人永遠是屁股決定腦袋,他們有他們的利益,讓你受益也只是運氣好讓你沾光了。國家要照這樣搞下去會越來越積重難返,中國人很能忍,但在沒有正確的制度引導的前提下,擠壓到一定程度說不定會爆發性的反彈,那時朝代週期律恐怕就又要起作用了。

標籤:-經濟學 -中國 -歷史 -Zhang Xun -Peter-Thiel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