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道林格雷的畫像》,覺得與三島的《禁色》頗為相似,先前也有聽說三島繼承了王爾德的美學觀點,是這樣麼? | 知乎問答精選

 

A-A+

讀《道林格雷的畫像》,覺得與三島的《禁色》頗為相似,先前也有聽說三島繼承了王爾德的美學觀點,是這樣麼?

2016年06月23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36 ℃ 次

【laura.wang的回答(28票)】:

從童年開始,三島接觸了大量的外國文學。其中就包括王爾德的作品。半自傳性質的《假面自白》中,三島講述了自己五歲時很喜歡看講述聖女貞德的故事的小人書,他以為貞德是個男人,他把貞德的悲劇性命運與美聯繫在一起。然而得知了貞德是個女人後,他十分的失望:

我湧起一股哀傷的心緒。本以為是他,其實卻是她。這個美麗的騎士,不是男人而是女人(中略)後來我在王爾德的如下詩句中找打了對美麗騎士的死的讚美。

橫遭殺戮倒在葦藺草叢中的

騎士是多麼的美啊……

打那以後,我就扔掉那本小人書,再也沒有去碰它了。

平岡公威十五歲時,主要興趣點是在學校課程和文學讀寫上面。(中略)公威對文學的品味也因此日漸高超。這時候他的閱讀範圍涵蓋了谷崎潤一郎、裡爾克、雷蒙德·哈第蓋和奧斯卡·王爾德。他殷切盼望有朝一日自己能效仿哈第蓋,而王爾德的頹廢之幽美也撩動起他心中的寫作慾念,尤其是《莎樂美》——他最喜歡的王爾德劇目。於是,到這個階段,他的美學觀已經初具規模:死亡之美——好比哈第蓋死於二十歲,讓肉體永遠停駐於燦爛的頂點;鮮血之美——好比莎樂美的吻獻給了施洗約翰被割下的頭顱。

三島自己也在書中講述了他對王爾德的童話之中那種悲劇美學的迷戀:

我涉獵了孩子們所能觸及的所有的童話故事。但是,我不愛公主。我只愛王子,更愛遭殺害的王子們、遭死亡命運的王子們。我愛所有遭殺害的年輕人。

然而,我依然不明白,(中略)為什麼王爾德的許多童話中,唯有那篇《漁夫和美人魚》裡緊抱美人魚被衝上海灘的年輕漁夫的屍體,使我入了迷?

當然,我也十分喜愛其他不愧是兒童作品的讀物。(中略)但是,它們無法阻擋我的心傾向死、夜和熱血

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來,與其說三島有「繼承」,倒不如說,他是從王爾德等諸多唯美主義者的美學之中汲取著自己偏愛、認同、共鳴的方面。如果要找出二人美學理論上的相似之處,那例證是數不勝數的。王爾德關於「死」、關於「悲劇」的美學觀迎合了他的喜好,也影響了他,特別是關於死亡美學與毀滅美學的內容激起了他的共鳴。

我有一個由來已久的壞習慣,那就是不論外國作家或是日本作家,我都不曾系統地進行閱讀,而只是依據「喜歡的作品」和「美的作品」有選擇地進行閱讀。

不僅僅是美學觀,王爾德在文學創作和文學技巧上的見解,三島也深為贊同。

藝術仍然是由體驗而生,那是比日常生活體驗更高層次的體驗,是經過釀造作用而被象徵化了的體驗……本質性的模仿是難以迴避的「共感」的產物,在這種「共感」中,已然存在著超越模仿的要素。那是一種藝術上的

機械論,它已然演化成偶然性的理論問題。

……比之宇野氏作品中出現的周到細緻的「事實」的悠適,我現在越發眷念王爾德在《架空的頹廢》中所表述的那種「人工」的激越

再來說一下《道連格雷的肖像》和《禁色》這兩部作品的相似處:

1、對青春之美與男性美的頌讚。包含著濃烈的唯美主義意味。

2、精神與肉體的矛盾背反

3、對社會道德的挑戰,美學與道德的逆反,頹廢之美的表現

從內容上來說,俊輔有著和亨利勳爵一樣的作用吧,甚至二人表達出的觀點都是那麼的相似。而悠一逐漸走向美的毀滅的過程也和道連的命運相似。

王爾德與三島的作品在風格上也有很多普遍的相似點:悲劇、頹廢美學、鮮血、殘酷、反諷而高雅、遠離勞動階層

至於性取向與個人性格,我覺得不相干……

結論:用「繼承」這個詞來形容並不準確,但毫無疑問,王爾德的美學觀和唯美主義對三島產生了影響,而三島也的確在《禁色》這部作品中運用了和《道連格雷的畫像》表達了一些較為相似的內核。

引用書籍:《假面自白》《三島由紀夫與川端康成往來書簡》《美與暴烈——三島由紀夫的生與死》

【穿林豹的回答(4票)】:

奧斯卡·王爾德對英國唯美主義文學有著極為重要的影響,是唯美主義的先驅人物,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題主說的《禁慾》我沒有看過,但三島由紀夫的確是日本唯美主義文學的主要作家之一。

事實上,如果僅僅從『美學』的角度來看,不僅僅是谷崎潤一郎、永井荷風等等唯美主義作家,整個日本文學界都充滿著『唯美主義』的影子。

最為典型、也是最為中國讀者熟知的兩位頂級作家:川端康成和太宰治的作品就是很好的例子。川端康成的作品中處處流溢著哀怨的美、毀滅的美,充滿了悲傷和虛無。而太宰治的作品對於『毀滅之美』的詮釋則更加悲觀和絕望——這裡我想舉的例子是他的《斜陽》,而非大家更為熟悉的《人間失格》。

唯美主義之所以能夠在日本文學中得到發展和推廣,我認為主要還是和日本的歷史、日本的傳統文化有著密切的關聯。日本文化對於『生命之美』的詮釋相比其他文化而言是有些偏執和病態的——『武士道即探索死亡之道』,不過這可能也促使了日本人更多地去思考有關死亡的問題,他們在面對這一嚴肅、可怕的事情時表現得更加浪漫和天真,描寫人間的悲苦和哀傷時也傾向於使用非常美妙、哀婉的筆觸。

多說幾句,現代的日本文學家,由於生長在一個太平、安定的年代,作品中對於悲哀之美的詮釋則開始日益減少。缺乏那個時代特有的命運感,以及對於當時社會的悲哀態度,當代作家們即便描述著悲哀,也完全讓人感受不到那種宏大的美、那種命運無可阻擋的悲傷之美,更像是小打小鬧的無病呻吟。

當然,我並不是說這不好,各個時代有各個時代的特點,只是對於我這種唯美主義中毒的人來說,一個能夠催生更多唯美主義作品的時代,更加令我著迷。

一些粗陋的淺見,題主可以參考參考,希望有真大神來給出更加細緻、深刻、精確的回答。

以上。

標籤:-文學 -美學 -三島由紀夫 -日本文學 -王爾德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