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古時候得到地圖就相當於佔領了某處領土呢?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古時候得到地圖就相當於佔領了某處領土呢?

2016年07月15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8 ℃ 次

比方說荊軻刺秦圖窮匕見,送給秦王地圖,就相當於秦王佔領了燕國嗎?

【楊波的回答(37票)】:

終於被我找到這個問題了,好幾天之前看到這個問題,等琢磨出一個比較周全的思路後卻找不到了。看到問題中的「相當於」沒有被改動,剛好思路比較匹配,直接全文貼上來。

聯繫到當時的天文、地理、人際、時運等等諸多要素,針對秦王當時一統華夏的趨勢以及當時人們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愛情觀,以下的材料收集和分析按照三部分來探討,即地圖在當時的重要性、督亢地圖的特別意義和秦王上當的另一種解析。

大學時由於專業特點所決定(或者更直白一點兒說的話是由於某專業剛剛起步、課程設置尚不完善等緣故),上過兩門跟地圖學直接有關的課程,但課程更偏向技術無任何吸引力,因此下文中關於地圖的論述或好或壞,或對或錯均為個人後期學習心得,與大學所學課程無關。

地圖,簡而言之就是運用符號描繪地球表層信息的圖形。維基中文中有更詳細的解釋,當然,如果狠狠地鑽一鑽牛角尖的話,表述中也有不合理的成分,比如地圖不一定非得畫在平面上。

一、地圖在當時的重要性

地圖的意義是一個很大的議題,僅就當時(即先秦時期)來說,不但可以指示位置、描繪山河,還可以指導農業生產、水利工程以及軍事作戰。

《周禮》上記載了一系列與地圖有關的職務,如「司書掌邦之六典、八法、八則、九職、九正、九事邦中之版,土地之圖,以周知入出百物。」「大司徒之職,掌建邦之土地之圖與其人民之數,以佐王安擾邦國。以天下土地之圖,周知九州之地域廣輪之數,辨其山林、川澤、丘陵、墳衍原隰之名物。」「遂人掌邦之野。以土地之圖經田野,造縣鄙,形體之法。」「土訓掌道地圖。以詔地事,道地慝,以辨地物而原其生,以詔地求。王巡守,則夾王車。」「司險掌九州之圖,以周知其山林、川澤之阻,而達其道路。」「職方氏掌天下之圖,以掌天下之地,辨其邦國、都鄙、四夷、八蠻、七閩、九貉、五戎、六狄之人民,與其財用九谷、六畜之數要,周知其利害,乃辨九州之國,使同貫利。」這其中專題圖包括了政區圖、交通圖、自然地理圖等等,可謂包羅萬象。

禹收九牧之鼎上所鑄就的圖像即後世所謂的「九鼎圖」是更為早期的一種地圖。九鼎圖上記錄和表達了各州山水草木,「按其文,有國名,有山川,有神靈奇怪之所示」[1],由此而知各地自然與人文狀況。《春秋左傳》中記載楚王陳兵於周天子境內,周大夫王孫滿會見楚王,楚王問起(九牧之)鼎的大小輕重,王孫滿的答覆裡有這樣一句:「昔夏之方有德也,遠方圖物,貢金九牧,鑄鼎象物,百物而為之備,使民知神奸。故民入川澤山林,不逢不若。螭魅罔兩,莫能逢之,用能協於上下以承天休。」這段故事正是「問鼎」一詞的來歷。

在《史記·張儀列傳》中記述著這樣一段:「夫儀之出也,固與秦王約曰:『為王計者,東方有大變,然後王可以多割得地。今齊王甚憎儀,儀之所在,必興師伐之。故儀原乞其不肖之身之梁,齊必興師伐之。齊梁之兵連於城下而不能相去,王以其間伐韓,入三川,出兵函谷而無伐,以臨周,祭器必出。挾天子,案圖籍,此王業也。』」

這是歷史上又一次有人打算到周天子腳下問鼎,而事實上這次問鼎也確實成功了。文中「祭器」正是禹之九鼎,張儀說,陳兵至周,九鼎就不在話下,到時候挾天子以令諸侯,圖籍並收,王業可成。這裡面圖籍可不是圖冊和書籍的意思,圖是《周禮》中提及的各種地圖,籍則是各地人口登記冊(戶口冊),握有地圖和戶籍,即象徵著擁有了疆土和百姓。

這也正是地圖之於秦王的重大意義,以秦國虎狼之師,督亢之地就在嘴邊,可謂唾手可得。荊軻獻圖,無疑就是將此處疆土與百姓奉上。《孫子兵法》有云:不戰而趨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二、督亢地圖的特別意義

在燕太子丹找到荊軻之後,荊軻提到接近秦王所需的兩樣東西,樊於期的人頭和督亢地圖。為什麼單單是督亢地圖,而不是瀋陽地圖,這就涉及到督亢地區的特別意義。

單從字面上講,「督」本義為視察,引申為監察統領;「亢」本義為人頸、咽喉,引申為要害之處;因而督亢之地正為統領要害之地,也是燕國的膏腴之地。今河北省涿州市東南有督亢陂,其附近定興、新城、固安諸縣一帶平衍之區正是當時的督亢地區。

(圖片來源:百度地理吧tieba.baidu.com/f

先秦時期的中原地區氣候溫暖濕潤[2],當時農業生產的最大障礙是常年的水患,因此一般富饒的地方都是自然水體條件較好或者水利工程建設較好的地方,比如秦的鄭國渠一帶。而督亢之地也正是因善導水利而農產豐足的地區。

百度地理吧中有一篇《關於督亢地圖》的帖子,sherlock221b網友詳細論述了督亢之地農田水利的情況與其對燕國的重要意義,建議閱讀,這裡直達tieba.baidu.com/f

聽說書的常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督亢正是燕國的糧倉,拿下糧倉不僅能餵飽自己,還能餓死對手。而在農業文明時期,糧倉之地也是人口盛產之地,有賦稅有勞力,自然就有了天下。得到了督亢,就扼住了燕國的咽喉要害,以秦國之強對燕國之弱,又可以「不戰而趨人之兵」。

三、秦王上當的另一種解析

前文兩次提及「不戰而屈人之兵」這個目的,也正是這個目的讓秦王忘乎所以。大家常常看到秦王暴虐威猛的一面,孰不知其還有自卑脆弱的心理。這種脆弱不僅體現在他怕死求長生上,更體現在他愛慕盛名上,比如「皇帝」這一稱號的命名。

我個人猜測,這種自卑的心理可能是他童年的一系列經歷造成的,這其中包括在趙國做人質的階段和回國後做傀儡的階段。在他鄉時朝不保夕,再加上他父母相識的戲劇性,作為王族子孫卻被人指指點點;回到秦國後,只當了三年太子,然後就是相國呂不韋大權獨攬,接著嫪毐淫亂後宮密謀造反。

這些並不美好的童年往事讓他不堪回首,《史記·刺客列傳》記載:「燕太子丹者,故嘗質於趙,而秦王政生於趙,其少時與丹驩。及政立為秦王,而丹質於秦。秦王之遇燕太子丹不善,故丹怨而亡歸。」這也正好解釋了為什麼童年與丹交好的他,成為秦王后卻遇太子丹不善。也解釋了為什麼他對呂不韋趕盡殺絕,對嫪毐和他兩個同母異父的嬰兒弟弟痛下毒手。

當然,這也解釋了他為什麼對「不戰而趨人之兵」如此嚮往。

《孫子兵法》說:「故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秦王嬴政想要一統天下,成為千古一帝,自然更要成為兵家眼中的「善之善者」,而這種功夫更要做足了給百姓看。因此在後來齊王建投誠也是他很樂見的,至少給田氏留了活口。

而荊軻獻圖的時候也正是秦軍勢如破竹,秦王一展平生志的時候。秦王政十三年(九年誅嫪毐,十年罷呂不韋),桓齮(就是後來的樊於期)攻趙平陽,殺趙將扈輒,斬首十萬;十四年,定平陽、武城;十五年,大興兵,取狼孟;十六年,魏獻地於秦,秦置麗邑;十七年,內史騰攻韓,得韓王安,盡納其地;十八年,大興兵攻趙,王翦將上地,下井陘,端和將河內,羌瘣伐趙,端和圍邯鄲城;十九年,王翦、羌瘣盡定取趙地東陽,得趙王。引兵欲攻燕,屯中山。

就在這時(秦王政二十年),荊軻來了,帶著叛將的人頭和督亢的地圖。秦王朝服設九賓見之,然後直接就說:「取舞陽所持地圖。」足見他對取督亢之地重視和急切。而荊軻恰恰利用了秦王這種急切,才有了易水河邊辭眾士和咸陽宮中圖窮匕見的一幕。

此次燕太子丹與荊軻一手策劃的斬首行動之所以能蒙騙到秦王(以及秦王的情報系統)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刺殺一方為行動所採取的措施。不過與其說是措施,不如說是付出的代價。僅為刺殺一事,不但搭上了可能「一去兮不復返」的荊軻和秦武陽,還包括了其他一干人等。這些人包括且不限於以下各位:因太子丹懷疑自覺有失俠義而自殺的田光,為報家仇及為荊軻提供靠近機會而自剄的樊於期,那些為試徐夫人匕首而死的龍套選手等等。

所以韓退之說:「燕趙古稱多感慨悲歌之士。」但是爾朝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一切的是非曲直,終究還是化為一捧黃土,和一段故事。

還有上面的一堆說辭。

[1] 畢沅. 山海經新校正

[2] 竺可楨. 中國近五千年來氣候變遷的初步研究. 考古學報, 1972, (1):15-38.

【謝宗春的回答(2票)】:

題目不太準確。秦國得到燕國地圖不意味著佔領了燕國,只是比沒有地圖時候更容易打下燕國而已。

不過在古代,僅就中國來說,地圖確實是很重要的軍事信息,那時候沒有衛星也沒有先進的勘測手段和設備,所以能繪製出一份國家地圖(比如燕國地圖)來是很困難的,而且基本只能繪製出自己領土的地圖,秦國在沒有佔領燕國之前想派人繪製出燕國地圖,倒也不是不可能,只不過從人力和時間上來說都太費成本,實在沒法干。所以你看古代打仗時候沒有地圖怎麼辦,小規模戰役時直接當地找嚮導,樵夫或漁民什麼的,如果要深入敵境的話一般會用俘虜或者叛將。不過說到底,還是有地圖了放心。

還有幾個條件得滿足——兩國實力懸殊且又相鄰,強國有擴張欲。在這個例子裡就是得是秦國得到燕國地圖,如果反過來,燕國拿到秦國地圖,那真是擦屁股還嫌羊皮太厚呢。

【張風雷的回答(1票)】:

我覺得是因為戰國時戰爭頻繁,得到一個地方的地圖就能很快瞭解一個地方的地形情況,就能在防守中佔據很大優勢,畢竟那個時候繪製地圖不是個簡單的事情,就好比你花錢買了個超級牛逼的機器,只有拿到了說明書,才算真正掌握了這個機器

所以我認為地圖跟佔領沒有直接關係,但是關乎到佔領後的管理,所以尤其重要

【ysong的回答(0票)】:

直到現在地理測繪資質也是國家審批的,谷歌衛星地圖也曾遭封殺的。基本上古時地圖不可批量印刷的。

標籤:-歷史 -中國古代歷史 -地理 -地圖 -神羅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