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的辯護律師如何辯護?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嫌疑人的辯護律師如何辯護?

2016年07月16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79 ℃ 次

【DoonnerDie的回答(48票)】:

謝兩位邀。

刑事辯護並不是只有「無罪」這種結果,事實上,在實踐中的刑事辯護,更多的是往罪輕、輕判的結果上辯護,以取得最有利於當事人的結果。而且,「證據確鑿」也不一定就能導致有罪的結果。我簡單說一些吧。

一、證據部分

在目前,偵查機關在取證過程中還多少會存在一些瑕疵,輕的可能可以事後補救,重大瑕疵則很有可能導致證據缺乏合法性。

一個證據,即使它真的能夠證明事實,只要來源不合法,就必須在認定事實中排除。刑事案件中的證據存在的問題,一般人是無法看出它在法律上存在什麼毛病的。

  • 例1:我同事辦過一個造假的案件,案件事實很清楚,相關人員也都完全如實交代,但問題是,執法機關當時去現場直接把假貨搬到他們的倉庫再清點,而且沒有見證人在場,這明顯是違反了取證程序的,而且是不可饒恕的錯誤。這把柄被辯護人抓住並且當庭提了出來,於是我們就連背地裡讓控方補正的機會都沒了。這個案件最後定了無罪。
  • 例2:有一個案件,提審被告人的訊問錄像裡面,有一個公安全程在玩手機,只有另外一個公安一邊問一邊記錄。這也是明顯不符合規定,如果律師能提出來,至少這份訊問筆錄的證明力就很弱了,如果正好只有這一份是有罪供述,那就很難成為定罪的重要依據。
  • 例3:有個盜竊案件,在現場發現一個礦泉水瓶,上面檢出被告人的DNA。可惜問題在於,現場勘查材料中沒有礦泉水瓶擺放位置的照片,不能確定提取之前這個水瓶的原始狀態。 這個證據也被排除了。
  • 例4:一個毒品案件,對繳獲的毒品鑒定出來是海洛因。這個沒問題,問題在於,偵查方是把查到的三四包毒品倒在一起再拿去檢驗的。
  • 例5:一個什麼案件我忘了,總之也是現場勘查到3個紅牛飲料罐,但具體哪個來自什麼位置,在勘查材料中沒註明;然後,等到送去DNA鑒定時,就只送了兩個飲料罐,但具體哪個位置的飲料罐沒送去鑒定,現在分不清。
  • 例6:一個物價鑒定,是4月11日移送鑒定,4月15日出鑒定結論。但被害人簽收鑒定結論的落款日期是4月5日。
  • 一個青海人的案件,裡面一部分辨認材料中,供辨認的對象只有一個是青海人。考慮到青海人的回族外貌特徵比較明顯,與一般漢族人混合後很容易就能認出,所以我對這些辨認材料都沒有採信。

像這些問題,如果一個合格的刑辯律師當庭提出,那就對削弱有罪證據有很大的幫助。也許我們經過事後補救、重新審查後仍然會採信這些證據,但也會因證據存在瑕疵而對被告人從輕處罰。

此外,律師也是很重要的幫助當事人調取證據的幫手,雖然在實踐中律師主動取證的不多,但在有必要的情況下,由律師取證是很關鍵的。

  • 一個盜竊案,同案人都指證某個被告人參與了某一宗,但被告人提出自己那段時間正好回湖南老家學車了。辯護人也很積極,出差跑去被告人的老家找駕校要了培訓記錄之類的材料,確實證實了當時這個人在老家,沒有參與這宗盜竊。
  • 還有一個飛車搶奪案,被告人也一樣提出自己在某幾宗的作案時間正在廠裡上班。他沒請律師,所以我讓他寫了個書面申請,我自己去他上班的廠裡調了考勤記錄本。他說的那幾宗裡面,確實有兩宗是發生在他上班時間內,於是也被排除了。但這種情況如果有律師的話,直接去調取證據會更加方便和快捷。實踐中很多證據都是有保存期限的,尤其是由電腦保存的錄像、打卡記錄等,等到被告人遇到一個認真負責的辦案人員時,往往已經調不到這方面的罪輕或無罪證據了。
  • 其他辯護人有能力調取到的不在場證據,比如打卡記錄,上網記錄,通過網絡購買火車票、機票的記錄等等。當然這部分內容與題目說的「證據確鑿」無關。
  • 量刑情節方面:交通事故,或者因為日常瑣事引發的打架,往往有多人報警,而偵查過程中通常只會提取第一次報警的電話號碼,要證明自己這方有自首情節,可以打印手機通話清單(但要注意一般只保留三個月)
  • 為了給家裡人治病,可以提供病歷材料;家裡有小孩子需要照顧,可以提供戶口本和出生證(夫妻檔被起訴的時候這個很有用);被抓時身上的錢不是贓款,可以提供取錢的單憑或者存折

二、事實認定和案件細節部分

有時候,律師對案件細節的把握會比法官更深,或者看到法官忽略的內容。

在涉眾的案件中,比如打群架,如果沒有律師去認真找出證明被告人具體作用程度,遇到一個不怎麼認真的法官,可能就是籠統判了,而不去具體區分每個人的地位、作用。但如果律師提出來,就很有可能使當事人因為具體作用相對較輕(比如沒拿工具打人,只打了一下,打的是手腳等非要害等)而比其他同案人判得輕。

三、對法律問題的把握

即使是同一事實,在司法中也仍然有不同的觀點。有些在常人看來毫無爭議的犯罪事實,在定性上往往有很大的爭議,甚至涉及到死與不死,罪與非罪,量刑是三年還是十年,等等。

有時候,我們雖然在案件定性或者情節認定上持不同意見,但由於該問題本來就有爭議,既然控方以A觀點指控,我們反對A觀點而採納B觀點也沒有壓倒性的權威,如果辯方不提出B觀點,那我們一般就直接以A觀點判了。

在同一行為可能涉及到多個罪名時,刑辯律師在罪名論述中大有用武之地。如被告人先以某種事由(冒充警察查車、製造相撞之類的矛盾衝突、假稱被害人有盜竊自己財物的嫌疑)略帶強迫地將被害人帶離原地,使其與手頭的車輛、行李、貨物等不便隨身攜帶的財物分離,然後其他同夥趁機拿走被害人的財物。此類在定性上也存在較大爭議,因使被害人與財物分離的事由是虛假的(詐騙),使被害人與財物分離時又使用了暴力(搶劫),最後取得財物的行為是背著被害人實施(盜竊),最終如何選擇罪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此時控方一般都是選擇處罰較重的罪名(搶劫),而如果辯方提出應定為盜竊,又言之有理的話,被採納的機會就很大。

同樣的例子還有盜竊與職務侵佔,職務侵佔與挪用資金,合同詐騙與一般的民事糾紛,故意傷害與過失致人死亡,等等。

另外,實踐中的刑事法官,也不是個個都像我這麼業務精湛的,有時候刑事法官可能對案件事實涉及的法律問題沒有深入的瞭解,或者沒有認真研究過相關的法律、司法解釋或案例。這也需要刑辯律師有足夠的水平發現並提出這方面的問題。

  • 例:《關於規範毒品名稱表述若干問題的意見》中提及,對於混合型毒品,應當以其中處罰更重的毒品成分確定毒品種類(主要是海洛因、甲基苯丙胺),但如果處罰更重的毒品成分含量極低,也可以其他處罰較輕但含量較高的毒品成分確定其毒品種類。

    這份文件中並未提及「含量極低」的標準,但在關於這份文件的解讀中(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關於規範毒品名稱表述若干問題的意見》的理解與適用)就提到標準為「固體2%、液體0.005%以下,即痕量」。即一份混合毒品中,如果同時含有海洛因和氯胺酮,則一般應認定為海洛因;但如果海洛因的含量為1%,氯胺酮的含量為20%,這份毒品就應認定為氯胺酮。

    雖然這一標準並非強制性規範,但既然有明確的文件提出這一標準,司法實踐中也通常都會參照使用。但這個規定,我想實踐中就有很多法官不瞭解,甚至不知道關於這份文件的解讀中有這個細節。

四、量刑上的幫助

一個有經驗的刑辯律師,在量刑方面也能起到一定作用。

如被查扣的財物。很多刑辯律師都忽略了,在刑事案件中可以為被告人被查扣的財物提出不用沒收的意見。事實上,除了一些很明顯屬於犯罪工具或違法所得的財物(如盜竊用的萬能鑰匙、傷害用的刀具、賭桌上查到的錢)以外,還有很多涉案財物介於可沒收和不必沒收之間,例如,開車去盜竊時所駕駛的車輛,打電話叫人來打架時用的手機,沒有在賭博現場而是在現場外的車裡放著的現金。刑辯律師如果提出這些不屬於犯罪工具或違法所得,並提出充分的理由,往往也能夠被法官採納而不判沒收,這是個很容易贏得當事人印象分的得分項目。

此外,在涉及死與不死的重刑案件中,律師也能做很多量刑方面的工作。但這個可以算是律師自己的商業秘密了,我不便透露。

對於其他的一些案件,律師其實也能夠針對案件的具體事實,提出有利於當事人量刑方面的意見,即「酌定量刑的情節」。

五、經驗豐富

刑辯律師,尤其是當地的律師,只要願意費心思,就很容易能瞭解到辦案法官甚至法院的案件思路。

  • 盜竊幾千元,退贓後事主也原諒了,能不能判緩刑?法官絕對不會在判決之前給你明確的答覆,這只能由律師自己來把握。現在很多地方的法院都實現裁判文書上網,所以在辦理某個案件之前,可以找這個法院審理的同類案件判決書來參考,甚至找這個案件經辦法官的其他同類案件判決書來參考,律師很容易從中了解法官的辦案思路。另外律師還可以多與法官溝通案情,事實上法官比書記員好溝通多了,有經驗的律師可以從法官的言談中瞭解到他對案件的傾向等信息,聞絃歌而知雅意。但一個不熟悉業務的當事人,是很難聽明白什麼意思的。比如我們判緩刑時叫家屬來簽取保材料,律師一聽就明白是要緩刑了,但家屬往往還不明白,非要問個水落石出,我們又不方便在判前透露結果,於是曾經有家屬跑去投訴我們,說我們態度不好。
  • 有個尋釁滋事的案件,可能涉及到無罪,辯護人打電話向我詢問進度的時候,提出這個案件比較輕,問我能不能盡快判。我回答說案件情節是挺輕的,但是還有點問題,可能沒那麼快。他馬上就猜到可能是無罪要上審委了,隱約表示說當事人只希望早點出來,並不要求一定無罪,希望能早一點處理。我覺得和這樣的律師溝通起來就很舒服。
  • 與此相反的是另外一個律師,當時他承辦的那宗案件可以判緩刑,我就讓律師通知家屬提交戶籍材料和無犯罪記錄證明,我這邊都出好判決書就等他材料一到就宣判放人了,誰知道律師交材料時我告訴他:「明天宣判。」那個律師很生氣地質問我:「當事人辛辛苦苦跑回家弄了這些材料來,你怎麼看都不看就要宣判?你真不負責任!」我震驚了一會,然後很誠懇地說:「你說得對,先把材料放下吧,我們排期再開庭質證一下這些材料,然後再宣判。」律師很高興地走了,可憐的被告人在火熱的七月的看守所裡多熬了一個多月。

大概就是這些吧。

前段時間正好系統地寫過一篇文章,我感覺很符合這個問題了。有興趣請移步專欄文章刑辯律師在案件審理中能做什麼? - 我堅信不疑的自己 - 知乎專欄

【徐斌的回答(4票)】:

謝邀。

可惜我不是刑辯律師。

業內眾所周知的花錢請專家做法律意見書、偶爾提出確實有用的意見這種事情,能有多大用很難評價。同時辯護技巧也是同行的吃飯工具,知道也不能說。

沒有陪審團,辯護律師作用小是一定的。

辯護風險高,客戶急迫。收費相對也高。

辯護率低,不到10%。也就是十個嫌疑人九個不請律師。

想知道人家有什麼技術,最好的辦法是拜師學藝,給人家打工。否則至少也該交學費。

至於你問題的另外一面就是有沒有必要聘請刑事辯護律師,答案是一定要的。第一是人進去了外面的家屬肯定想要見人,這只能通過律師會見。第二是這就好比放化療之於癌症。

有時候病的太重,比如癌症晚期,是否節約掉藥費是家屬的難題!如果我被抓起來了,我肯定希望我太太給我請一位靠譜的辯護律師。

而我聘請辯護律師的選擇方式:或者是我朋友,我知道他的斤兩,或者是只做刑事辯護的律師,我絕對不請萬金油律師給我辯護。

要知道,看看你,走兩個程序,說幾句廢話,那還真是不如不請。這樣的律師偏偏還很多!

【世龍的回答(0票)】:

做了一些刑事案件,對刑辯最大的體會就如那句醫學銘言:「有時治癒,常常緩解,總是安慰」。

要知道中國一年作出的無罪判決有多少?滄海一粟。而定罪的案件基本都是所謂「證據確鑿」的(這裡只能說是「所謂證據確鑿」了),照題主的理解,確實是不用請刑辯律師的。

目前來講,刑辯只能是「有時治癒」,絕大多數還是一種安慰。而且這種安慰是必要的,如同徐律師講的一樣,沒有律師,家人對被告人在看守所裡的情況毫不知曉,讓律師跟被告人見面溝通,報個平安,就是一種安慰。

至於刑辯律師在法庭上的作用,具體的辯護技巧,不足為外人道。只想說每一個細細研讀卷宗,抽絲剝繭尋找辯點,並在法庭上竭力為被告人辯護的刑辯律師,都是值得尊重的。

【潘潘的回答(0票)】:

也許犯罪事實是沒問題的,證據也沒問題。但是辦案程序出了問題,證據有了瑕疵,有可能被要補正或排除。《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程序規定》厚厚一大本,程序有一點問題很常見。

而且很多人因為一起案件被抓了之後,受公安機關「誘導」會供出好幾起。現在訊問都要求同步錄音錄像,律師可以要求調錄像。第一次訊問,很大一部分都存在恐嚇威脅,誘供騙供。犯罪嫌疑人的口供是最主要的證據之一。其實也很理解公安機關,不可能每個案件證據條件都那麼好,都零口供辦案,絕大多數還是要靠嫌疑人供述,不採用點手段誰會那麼傻直接交代。建議在第一次被公安機關採取刑事措施的時候趕緊請律師。

【costa的回答(0票)】:

律師認為被告人確實有罪可以做罪輕辯護啊,為被告人爭取更輕的量刑。或者律師認為被告人雖然構成犯罪,但不是公訴方指控的那個罪名,也可以辯護啊。

標籤:-法律 -律師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