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中山大學哲學系教授提出歧視同性戀言論?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如何評價中山大學哲學系教授提出歧視同性戀言論?

2016年07月1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96 ℃ 次

【銦銦的回答(49票)】:

看到好幾位校友都選擇了匿名,我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啊,難道這位羅教授已經讓大家覺得身為中大人是很可恥的一件事了……」

真是悲哀。

先來說一件和問題無關的事。

我上大三時,有一次跟著外教去沙面做一個活動,同行的都是人文學院的師兄師姐和同學。如果有去過廣州沙面的朋友應該知道,因為一些歷史的原因,沙面是個外國人比較聚集的地方,在那裡有全廣州最熱鬧的教堂,還不止一間。湊巧的是,那天我們正好碰上了一對新人在教堂舉辦婚禮——據聞新郎新娘都是基督徒來的。坦白說,作為路人的我,當然無法體會到新人激動至流淚的那種心情,只是純粹以旁觀的心態,默默祝福他們幸福。但我竟發現站在我身邊的一位和我不同系的師兄哭了。那時我真的很詫異,問他怎麼了,他答我說:「我很想結婚。」一直到今天我都還很想對那位師兄說句對不起,因為當時我太過無知,我用一種很不理解很鄙視的眼光看著他說:「你就有這麼希望結婚嗎?!」要知道,我這位師兄是個天才,比我小兩歲還比我高一級,當年估計也就剛二十吧。我在想,大好青春你做點什麼不好居然這麼著急想著要跳進婚姻的墳墓裡兄弟你沒事吧!——一直到很久之後我才知道,我那位師兄是個同志。然後我才明白,我那位師兄會流著淚說他想結婚,並不是因為他那麼年輕就「恨嫁」,只是他突然想到自己終生也無法實現「與心愛的人舉行一個神聖的儀式得到親友和旁觀者的祝福」這一個對很多人來說都能夠輕易實現的願望而深感痛苦罷了。(不要說可以去荷蘭,不要說儀式不重要,那是不一樣的你知道)

那是我第一次發現原來同性戀離我這麼近。我第一次開始思考,我身邊到底有多少朋友,或者我認識的人是同性戀,他們為了不受歧視而掩飾著自己的性取向,然後會因此承受到來自身邊人種種有心或者無心的傷害。後來我大量閱讀相關的書籍,如注重學術性的如《中國古代同性戀史》,如紀實文學類的《慕霆》,而在這一個過程中我越來越覺得在看待同性戀這件事上我們一定要緊記的一件最基本的事就是:無論是同性戀還是異性戀,他們首先都是人,既然是人,就應該有人權。

關於那位羅教授的言論中種種荒謬之處,其實在原微信中的學生已經從多個角度和他爭辯過了,沒有必要在這裡繼續下去。

我只按題主的要求講幾點對羅教授行為的「評價」

1. 無知。作為一名大學教授,不能以客觀及理性的態度去對待一種社會現象,並且以一種純粹帶有強烈偏見的主觀色彩武斷地評價「同性戀者都是非常人類」,並說出「若有一天他們變成正常人,男女婚姻變成不正常」這樣毫無根據毫無邏輯可言的話,讓人難免質疑他評職稱時所用論文的來源是否合法合理。至於「男與男用拉糞便的地方進行,真是好變態、好噁心」,大約他本人是不用尿尿的地方進行的。難道是東方不敗?沒有這個需要?而據本人瞭解,數量相當多的男同志可能一生也不會用到羅教授鄙視的那個地方,畢竟他們要一起快樂是還有其它很多方法的,羅教授應該也是不知道的。

2. 無能。和年齡資歷都不如自己的學生辯論,不能舉出實證、用數據說話,只能用咆哮馬式的問句來壯大自己虛張的聲勢:「他們若是正常的,需要整天鬧來鬧去要別人接納他們嗎?」「良心不安了吧?」「他們真的沒有傷害別人嗎?」他既不能說出AIDS在同志人群中的發病率,也不能說出世界上還有什麼國家把同性戀看作精神病或者是犯罪,更不能說出同性戀人口在全部人口中所佔的比例是多少——這些本來有可能成為他論據的武器他一個也沒用上,以致我們看到的就是一副驕橫而偏激的嘴臉在倚老賣老地無理取鬧:「我覺得同性戀的危害的知識到應該讓更多的人知道,免得有些人用些是是而非語言拉更多的人下水。學好不易,學壞易。」(請大家仔細讀下他這話,找找錯別字和語法不通的地方。)

3. 狹隘。當一個人的見識和眼界有限的時候,就容易敵視這個世界,認為一切與他的固有觀念相悖的事物都是可惡的、可怕的、可鄙的。羅教授有過多少朋友有多少學生我們不知道,但是我們知道最少能猜測到他沒有真正接觸過一位以「正常人」的形態出現在他面前的同性戀——不然他有什麼理由就認定所有同性戀都不是正常人呢。理由當然可以有很多:或者是羅教授對同性戀的厭惡讓他有機會接觸的同性戀者敬謝不敏因此避免和他打交道,或者是羅教授的為人不足以讓一些隱藏的同性戀者在他面前表露出自己真實的性取向,又或者是羅教授的「朋友」數量本來就還未達到同性戀者有可能會出現的基數。

4. 不智。即使有答案為羅教授的言論辯護,聲稱這是言論自由的一種體現,我也不得不說,羅教授這種做法是自取其辱。當文明到達一定高度的時候,自然會呈現出多元化的自由。隨著我們國家不斷發展,國民的價值觀世界觀已經有了很大變化,尤其是80年代以後出生的人,接受信息的渠道比前輩更廣,也往往能更理性客觀地看待這個世界,包容性更強。我敢肯定大部分在網絡上活躍的人都是這樣的人,而羅教授非要把自己這種注定要招罵的言論公開,讓這麼一群人來口誅筆伐,實在智商欠佳——全世界的名人那麼多,不贊同同性戀的恐怕也不少,但敢於當眾大聲宣稱「同性戀就是非正常人類」並且要求別人傳播的會有幾個?當然,我也不能排除這是羅教授想出的快速揚名立萬的另類途徑,畢竟我在中大時還真沒聽過這個名字呢。

最後再說一個發生在我身邊的小故事。我有兩個朋友,一男一女,他們互相也是認識的,近來都出國了,去的是同一個地方。前些日子這個女性朋友假期回來,告訴我她在國外見到了那位男性朋友的男朋友。還記得我們都在國內的時候曾一起吃飯,我們還打趣過那位男性朋友,問他到底是不是GAY,因為他從沒有交過女朋友。他說他是直的。後來我知道真相,我想,為什麼他不敢承認他是GAY呢?是不是正因為這個社會有太多羅教授?

也許這樣的事情已經在你身邊發生過,也許還沒有。

也許總有一天會發生的。

【王怡鑫的回答(64票)】:

6.9日編輯加附了著名作家風弄對此看法

@王路這是看到王大大的回答忍不住答的,若有得罪,請見諒哈。

首先我表示您有您表達觀點的權利,但我也有反駁的權利。

其一:這樣恐同言論對同性戀群體造成的影響是不可估量的,您不是同性戀,所以根本理解不了弱勢群體在輿論下的影響。

更何況這是一位大學教授,有多少同性戀學生可能由於老師的這個言論而受到大部分異性戀同學的排擠。也許他的學生都受他的影響,變成恐同者呢?也許這就是隨口一句話,可你怎麼知道這不是某個堅持不下去的同性戀者的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呢?

其二,對於您所說的,不要總將自己放在弱勢群體的位置。

而事實上,同性戀群體確實就是弱勢群體,非常的弱勢。不被人理解,被人戳著脊樑骨辱罵,被認做是心理變態…種種言語罄竹難書。

我有個發小,真的關係很好。她是雙性戀(雙性戀實在是太普遍了,或許我也是)她遇到她命中的她時不敢告訴我。我們當時的關係應該說是好到穿一條褲子了--仍然不敢告訴我。是我覺察出的,畢竟戀愛這種事情總是會發現匿端的,我旁測敲擊她依然咬死不說。後來我想了一個辦法,跟她說我看XX耽美小說,好感人啊。如此長久以往—

兩年了,她才終於跟我坦白。

我才終於有機會跟她說我支持你之類的什麼什麼。

我想說的表達的是 他們這個群體天生處於弱勢,擁有的是對自己最親密的朋友也不能宣之於口的秘密。對於自己違背父母老師常規,本身會有自我厭棄。然而性向是天生的,不能改變的。進而他們會產生一種複雜的難言的情緒。

而這種具有公眾效應(雖然是在朋友圈,但這本身也屬於社交平台,更何況—他是老師—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對於學生身心的塑造是旁人不可企及的。)

這種具有公眾效應的言論或許對 某些已經出軌或心裡強大,已經明白自身身為同性戀並不是恥辱的人 沒有什麼影響。

然而這對於剛意識到自己是同性戀,對於整個世界觀還不成熟的少年少女,這份影響是巨大的是具有毀滅性的。

其三:輿論能救人亦能害人。雖然每個中國公民都具有自由發言的權利,但這樣具有攻擊性的言論,他這麼大個人了,就不想想後果嗎?這樣的行為實在不是付之一笑就可以過去的。

你所說的以正常心對待,那是在中國未來同性戀合法化的時候。當同性戀本身沒有被合理平等對待,那你怎麼又能要求同性戀群體對於恐同言論合理平等對待呢?!

--------------我是分割線小天使---------------

我覺得很多人都沒有點開鏈接,事實上鏈接裡面信息量很大。該學生與該教授對話了很多,該教授明確表示 他是中大某某教授 要把這個對話發出來,讓大家不要學壞了。(他話中的槽點太多,大家可以自行去看^_^都能氣笑了 )

另外給懶得點鏈接的朋友上兩張鏈接裡的截圖。一個是中大教授公開發表恐同言論。中大的心裡疾病試卷中:同性戀是不是心理疾病的答案是 屬於心理疾病。(這個國家早就宣佈這不是病了好嘛。)

另一個是校園裡因為恐同輿論,導致的同性戀群體的死亡率。

——————我是再次分割線小天使—————————————————

首先上鏈接mp.weixin.qq.com/s?

這是耽美大神風弄的一篇關於性向文章。我把重要的部分貼過來,懶得點就看我下面粘貼的吧 (沒錯,我就是對於跟自己一樣懶的人感同身受而多有照顧 )

看完後感受頗深,比我寫的深刻多了。總結一下:

一:不要拿自以為所彪炳道德的正義感去傷害他人。

二:在這樣充滿攻擊性而道德束縛的社會裡,你眼睜睜看著或推波助瀾地,把那些弱勢群體推向無邊深淵,就僅僅因為自以為的個人狹隘。你怎麼會知道是否在將來的某一天,你是不是也會變成被大部分人用正義捆綁的弱勢群體呢?

正文

為什麼要寫耽美?

我是異性戀,但我尊重你選擇其他性向的權利,這是一種基本的尊重。

就像我是黑髮,但是我尊重你染髮的權利。我穿平底鞋,但我尊重你穿高跟鞋的權利。別人的選擇,在不違法的情況下,只要不傷害到其他人,都應該被尊重。

在我看來,這種尊重是理所當然的。並不是說我特別高尚,所以我才尊重你。而是作為一個普通的人,這是一個基本的東西。

在寫小說的時候,這也是我的一個基本精神。我不會去詆毀女性角色,不會說男男戀是OK的,男女戀就是不OK的,我一樣會讚美,因為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我現在生活在美國,每個州公投決定同性戀婚姻是否合法,我所在的州投票結果是反對。聽到這個消息,我身邊的一位長輩說:你看,美國人也是有道德感的。我心想,這跟道德感有什麼關係?

我的這位長輩沒有接觸過同性戀者,也沒有因為他們而受到過任何傷害。這個投票是否通過,對於他來說無關痛癢。可是他們的這個決定,卻導致了一部分人要遭受終身的痛苦。

反對這樣的法案你得到了多少好處?你捍衛了你的什麼權利?值得用破壞別人的一生作為代價嗎?沒有人會去思考這些問題。

大部分投下反對票的人認為,我們堅持了社會的正義。那麼社會的正義在哪裡?你憑什麼判定一個社會的道德標準?

好多人都有這種自覺,認為我有權力去判斷,因為我有投票權。可是有多少人想過他們的決定所帶來的痛苦呢?

我對這個問題最基本看法是:這個投票不應該存在。

我們沒有權利去決定其他人的生活應該是什麼樣的。這不是應該由別人決定的事情,這是一個人可以自己去決定的事情。只要沒有違法,沒有觸及這個社會的基本利益,就不應該受到別人的評判。

我常常為這樣的事情感到難過。所以我寫耽美,不是因為我支持同性戀。

我支持的是那種,因為一種社會化的輿論評判導向,而受到極大傷害,沒有辦法公開追求自己想追求的權利的人。我為這種人感到非常的悲哀。而且我很擔心這種事有一天會落在我的身上。

我不是同性戀,我是異性戀。但每個人都有與眾不同的特質和追求。可能因為我從小就是一個經常做出神奇行為的人吧,我對這些事情一直很敏感。凡是有一些行為或者潛在的壓力,要讓我放棄對自己的認同時,我就會很憤怒。

【吳梓亮的回答(524票)】:

這道題真是區分左右(美國意義上的)的試金石。其中核心的一點是:言論自由包不包括恐同的自由?往大了說,對他人的歧視、偏見受不受言論自由的保護?在偏左的國家,答案明確是否定的,甚至可以有法律明文規定,有些出格的話超出了言論自由的邊界,不可以說。但是至少在美國,擁有絕對的憲法地位的第一修正案對「言論自由」並沒有使用任何限定詞:瀆神、冒犯、煽動性的言論也依然屬於受到保護的言論。這種觀念奠定在「言論不會害人,行動才會害人」的基本假設之上。因此,按照美國的標準,該教授的言論無疑是受言論自由保護的。(同樣的,指責他恐同的言論,也一樣受言論自由的保護。)

關於這位教授所說的「不正常」「噁心」的反駁,前人之述備矣,我想有一定現代社會常識的明眼人,都能明白其謬誤。我個人完全支持給同性戀者和其他人平等的權利。同性戀在現代主流社會已經早已非罪化、從精神病中除名,在美國多數地區也已經不再是道德問題。中國由於缺少宗教原教旨主義,在同性戀問題上的羈絆反而會更少一些;發表問題中這樣的歧視言論也當然會受到人們的厭惡。因此,這位教授也自然要承擔起引起弱勢群體的憤怒、受到公眾的譴責,甚至被學校開除的風險:第一修正案的對象是國會,而不是學校,因為立法者認為對公民言論自由可以造成的最大侵害來自政府;如果我們認為合法的政府是民意的體現的話,它同樣保護少數意見免受多數意見的迫害。當然,主流文化左傾的名牌學府一定會以有這樣狹隘的教授為恥,但同樣會有相當多保守派陣營的學校,並不在意僱傭一位私下裡恐同的教授。他的言論再荒唐,也不算是罪。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指責他恐同,沒錯;說他受言論自由的保護,也沒錯。

即使在美國,發表極端恐同言論的右翼政客時而有之,比這位教授知識水平更堪憂的也不在少數。雖然現在公眾人物都知道不能觸犯政治正確,至多對同性婚姻合法化表示保留態度,但是私下裡覺得同性性行為「噁心」「變態」的,恐怕大有人在。但是我認為,歧視、偏見、狹隘都是人性的一部分,也都是不可忽視的現實,只要人生活在世界上,就不可避免地受到習俗和社會觀念的限制。但是我們一方面不能容忍愚昧,一方面又要做出決定:應該推翻什麼樣的習俗?又應該挑戰什麼樣的道德?哪些觀念是可以修改的,哪些則是不應該觸碰的?我認為法律所規定的個人自由是一條相當合適的底線,一旦突破了這條底線,這些挑戰就失去了正當性。

事實上,不論左派們多麼致力地在公眾生活中改變人們對某些事情的觀點,他們也無法控制人在內心中的真實想法。明智的左派知道適可而止,但一些過於激進的意識形態鼓手,則要「靈魂深處鬧革命」——在他們一塵不染的理想世界中,一個人的言論乃至思想只要有一點偏差,都可以成為眾矢之的,就像是新世紀的宗教裁判所一樣。左派的本意是創造一個更美好、更適宜人居的世界,但是我不覺得自己願意生活在這樣一個看似光明、實際上充滿壓抑和脅迫的社會。有不同的觀點很正常,誰對誰錯也值得辯論,但是說「因為如何如何,你的言論自由可以被剝奪」,則是錯誤的;它不僅對探討真理無益,而且倘若成為風氣,後果難以設想。

另外有人提到基督教對同性戀的態度,這也是一個爭論已久的話題,跟墮胎一樣,如果真的有一個明確的答案的話,這種紛爭早就平息了。不可否認,近幾十年來全世界的基督教都朝包容和溫和的方向發展,包括教宗本人都有越來越開明的跡象。這當然是好事,我想大家都會認為,一個更寬容、更倡導愛的宗教對世界的和平更有好處。但是同樣我可以理解不遺餘力地反對同性戀的基督徒,因為他們將書本上的信仰看得比現實政治的考量和世俗人的道德更重要;在外人看來這種思維或許不可理喻,但宗教向來不認為理智是衡量一切的標尺,這種超越性也未嘗不是基督教精神的基石。我認為,適合現在的基督徒引用的、聖經中對同性性行為最明確的反對,並不在於(如上面某個答案所引用的外國漫畫所述的)《利未記》,而在於《羅馬書》第一章(1:27)。對舊約的條條框框,我們尚且可以說它們有「律法時代」的局限性,現代人不必照字面遵守;但對新約就不能這麼說了。然而,聖經同樣教導我們要憎惡罪、但愛罪人;如果一個基督徒將宗教情緒發展成為了惡毒的人身攻擊,就一定錯過了耶穌教誨的真諦。

【常子冠的回答(8票)】:

有人說,我在朋友圈裡說話關他人屁事。

在以色列,你可以試試「納粹萬歲」

在美國,你可以試試「黑人真噁心」

在中國,你可以試試「支那人不如豬、東北人都是大忽悠、上海人很小氣、河南人都是騙子、南方人都好嬌情……」

求同存異是世界級難題,在這當中缺少的是人與人之間最起碼的尊重。

【ShaneCooper的回答(74票)】:

中大的學生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覺得有些答案答偏了吧,題目是要評論言論的內容而不是評論發表言論的行為。

個人覺得這種言論很愚蠢。"我覺得穆斯林,基督徒都是變態傻逼,還相信有神,還經常去禱告什麼的很噁心"其實這種言論和羅教授的想法是不是一樣的。(我是看了回答才知道羅教授是教徒的)

下面反駁他的言論:

1、人類滅亡。在現在根本不是個問題,技術這麼發達,同性戀撫養小孩也並不奇怪。其實我想知道不願意生養小孩的異性戀要不要被責難?

2、傷害父母-天倫之樂。抱孫,首先說明技術可以解決這個問題。那問題就導向了不想要小孩的同性戀,對於父母的願望確實很抱歉沒法完成,但是父母的願望就一定要滿足嗎?爸媽一直希望我考公務員,結果我去了企業;爸媽希望我考清北,結果我考不上...父母的願望是有很多的,都要滿足嗎?人的願望某種程度就是自己的自私,放在父母身上同樣適用。孩子不是為了滿足父母願望才存在的,首先得是個獨立的人。

3、同性傳播奇怪的疾病。是指艾滋病嗎?男同傳播率更高,難道不是應該採取措施避免嗎?且女同的性行為傳播率是最低的。

4、男男做愛。按他的意思,異性戀用小便的地方ml就不噁心嗎?且異性戀也可以肛交。

我是一個恐穆斯林者。可能是看了太多負面新聞的影響,覺得他們都可怕。當然就是在心裡恐一恐啦,從來不會在公開場合表達看法。我自己無法想明白一個問題:言論自由的邊界在哪裡?

看到王路的意思是某種言論就受傷顯得很玻璃心嗎?可是我的經驗告訴我:言論的導向確實很重要。如果世界上有90%的人認為同性戀是變態,那主流的言論就會導向抵抗同性戀,再然後可能就是認為要立法懲戒的同性戀。那如果世界上有90%的人認為同性戀是正常的,那恐同人士就會被主流責難,認為這些人是偏見的,歧視的,愚昧的。淡化言論的影響是很可怕的。去宗教國家說是同性戀,看看會不會被打;去同性戀群體說同性戀都是變態,同樣看看會不會被打。言論直接反應的是一個人的想法,一個人的態度。可能現在看到的只是辱罵,如果沒有節制,那很可能會逐步變成對身體的攻擊。

我覺得任何事情的進步都是伴隨著鬥爭的,一旦認為什麼是對的,那對方自然就會被認為是錯的了,就像殺人被大多數人認為是錯的,所以一旦有人說殺人無罪,一定是會被群起而攻的啊。同性戀的問題比殺人的問題似乎難判斷很多,那是因為同性戀屬於社會少數,但是同性戀又不影響其他人的生活,讓一個一直生活在異性戀世界裡的人,突然發現世界上還有同性戀存在,是抵制?還是支持理解?

這個問題一定要答案的話,關鍵還是得回到同性戀到底是不是正常的。

我的態度是,當然是正常的。

祝福每個人的愛情。

不想任何人因為愛而受到攻擊。去攻擊一個人的愛情難道不可恥嗎?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的話,那ta真得不會覺得人類很可笑嗎?同性戀還是異性戀在萬能的神眼裡真得能成為一個問題嗎?作為無神論者,至今不能理解為什麼人類有權利代替神發表意見。

我希望世界上恐同的言論都消失匿跡。我希望所有沒有理由的歧視都從世界上消除。人類已經活的夠辛苦了,為什麼還要彼此給彼此增加災難?

【張金錄的回答(7票)】:

赤裸裸的歧視,沒什麼好辯解的。我相信在知乎這樣的地方沒多少人會覺得他番言論不是對人性的無知和歧視。尊重同性戀的選擇是現在我五歲的兒子都已經明白的道理。我想說的歧視本身的問題。

其實生活中的歧視還真是處處可見!

「哦,河南人啊!」「東北人都是黑社會!」「鄉下人就是沒素質,城裡人就是看不起人!」「找個差不多的把自己嫁了算了!」「女人那麼努力幹嘛?」「高麗棒子!」「日本人就是變態!」「小孩子懂什麼!」。。。

我們生活的其實就是一個到處充滿了歧視而不自知的社會。今天越來越多的人覺得我們生活在一個「被」子時代,看到了太多歧視的事,聽到了歧視的話,是我們的時代退步了,人心不古了,還是因為我們生活中這樣的事情確實比以前多了?

其實都不是,只是因為我們的自我意識漸漸地覺醒了,我們已經睜開眼睛看世界了。我們正在點點地用自己的頭腦來考慮問題,站在自己獨立的立場上來對信息進行甄別選擇,這確實已經不是一個誰多曰幾下就能忽悠人的年代了!陽光下所有的醜惡將現出原型!

關於人說話的權利,有一種說法,說人有四項最基本的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免於飢餓的自由」和「免於恐懼的自由」。

憲法中也規定了大家都有「言論自由」,這是一項最基本的天賦人權。守法,守法,先遵守憲法吧,所以作為一個守法的公民,我一直是盡量地讓自己尊重所有人說話的權利。

言論自由嘛,這是社會進步的表現,大家想說什麼就說點什麼吧!

但很顯然,這不包括放屁。在我看來,這些歧視性的語言再歧視性的回罵的話,等同於放屁。我覺得自己如果好好罵罵這些所謂的「教授專家」,把他們說的話當成是放屁,既不是什麼違反《憲法》的大事,也不是什麼粗俗下流的行為,完全是人類的一個正常反應。

但我從小又受到了祖輩們這樣的教育:「管天管地,管不著拉屎放屁!」

作為人類最基本的一項生理功能,如果不讓放屁的話,真的是很殘忍的一件事。生理學上講,人為什麼會放屁?不要以為這個話題噁心,因為腸子總是在不斷地蠕動著。

其實,只要腸蠕動存在,就會有氣體從肛門排出,就會放屁。人只要是吃飯,就得消化,只要消化,消化道裡就會有菌群活動,就會產生氣體。這些氣體,隨同腸蠕動向下運行,由肛門排出。所以,放屁是腸道正常運行的一種表現。

相反,如果不放屁,或放屁過多過臭,就說明這人身體產生異常了。也就是說,放屁太多,或者太少,甚至不放,都是病,得治!

我們常說,社會是有機體,其實和人體差不多,也會放屁。人的思想千差萬別,所說的話也就不可能完全一致,一千個人就會一千個哈姆雷特,很多人對這個問題論述得很透徹。

我們必須要允許不同的聲音出現,即便這種聲音聽起來像放屁。如果過分地追求觀點的完全一致,就是社會的災難。我們的社會和人體一樣,在正常運行的過程中,總會出現一些不太正常的人或者事情。

於是乎,歧視性的語言就這樣出現了,這樣才是社會的正常現象。老是壓著不讓人講話,會影響我們社會的正常運行。所以說,對於這些人和事,以及他們所說的話,我一點也不感到奇怪,要思考的是,到底應該對這樣的語言持一種什麼樣的態度。

他們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基於什麼樣的目的,有什麼深層次的原因,有沒有正確的成份,錯又在哪裡,我們應該如何取捨。

在這過程中,尤其要注意不要犯道德至上的毛病。咱們在辯論的時候,最容易犯的一個錯誤就是老是以道德的標準來代替真理的標準,習慣於論證對方的好或者壞,而不是邏輯上的對與錯,這其實是一種很不好的習慣。

真正的辯論,更重要的是在邏輯上打倒對方。不要一聽到別人講話,先把對方論述成非人類。 我看到現在的能夠意識到這種語言是歧視的情況看作是社會的進步。這樣想,我心裡會舒服一點。

人如果老是憋著不放屁,一定會把身體搞壞,這是一個生理常識。需要注意的是:到該放屁的地方去放,一個大學教授,傳道授業解惑,卻連基本的人性和人權都不懂,拜託多說點人話吧!

老是放屁,沒有禮貌,污染環境不說,真的會危害到身體!記住:用嘴說出來的話,永遠比「屁」讓人更容易接受,即便是有點口臭!

【Thiiis的回答(81票)】:

關於反感同性戀和反感吃芹菜的對比:

當你拒絕吃芹菜的時候,你明白吃不吃芹菜基於你的個人偏好。

而當你明確表示反感同性戀行為的時候,你認為你的反感基於同性戀者自身的特徵。

羅教授對於同性戀的價值判斷,基於同性戀者「不正常」的基礎之上,而不是基於「我自己有一個特殊的對同性戀者的刻板印象」的基礎之上。

你喜不喜歡同性戀者,是你的個人原因,你無權從同性戀者身上找原因,這才是個人自由。如果你認為你不喜歡同性戀者是同性戀者的錯,則當然構成歧視。

另外,言論自由只是表達自由,並不代表其內容正確性,也不代表其表達內容不能受到反對,更不代表言論發佈者無需為此言論負責。

不過既然大家都對大學教授這麼寬容,認為羅旭東教授有罵同性戀噁心的自由,孔慶東教授不是也應該有罵灣灣捧朝鮮說香港人是狗的自由了嘛。

畢竟大家都是東嘛。

到底還是同性戀好欺負嘛。

【kelvin的回答(48票)】:

不少人說應該包容這位教授的這些言論。

但我以為,侮辱歧視性的言論自由不應該被接受。

/*

剛下面還有人評論說「傷害別人」很難界定

我以為,若果某類人沒有大規模公認的反人類行為,說這類人好噁心好變態這樣的言論顯然屬於侮辱和歧視。

比如說「臭豆腐/榴蓮好噁心好難吃」可以屬於個人觀點

「榴蓮食用者好噁心好變態」顯然就是屬於歧視了

*/

就比如說某天一群香港市民在臉書上發表言論

我覺得那群強國人/蝗蟲真的好噁心啊

在大街上尿尿 講著好難聽的北方官話

如果有天香港街頭都是蝗蟲那將會是香港的末日

諸如此類的言論

那群以「言論自由」為名,聲稱應當容許侮辱同性戀的答住們估計要開始噴髒話了吧

況且很多支持占中支持反水貨的香港人,包括何韻詩,並沒有侮辱大陸人,不還是被一群網民噴「有本事別來中國賺錢」等等

以上只是舉個例子 我沒有支持占中的意思

只是希望那些知友們能夠換位思考一下

當某天你們成為相對弱勢的群體時,你肯定也不希望周圍一大群日本人/香港人/台灣人當著你的面說

「中國人本來就是素質低(對應:同性戀本來就不正常)

看看你們毒奶粉,豆腐渣,

啊什麼,你國產品確實質量很低啊各種低級貨山寨貨

我沒有歧視啊/我就是歧視了呀

這裡是台灣

我們有反對中國人的權利啊

這是言論自由哦

你們中國人怎麼一天到晚聖母玻璃心

我都不能抱怨了嗎"

/*

某答案認為由於該教授是耶和華見證人

所以他說的話是由於他的宗教信仰

批評他的言論就是剝奪宗教自由

但宗教並不能成為傷害別人的理由

只有邪教才會直接傷害他人

況且耶和華見證人也並沒有支持這種侮辱性的言論

在他們的官方網站上

我們發現了其對同性戀的觀點

如果「你對同性戀有什麼看法?」可以這樣「我不討厭同性戀者,只是不認同他們的行為。」

基督徒是應該尊重所有人。聖經說:「要尊重各種各樣的人」(彼得前書2:17)所以基督徒敵視同性戀者他們會好好地對待所有人,包括同性戀者。(馬太福音7:12)

如果「既然你不認同同性戀者的行為,這會不會是一種歧視呢?」

可以這樣「一點都不會。我不認同的是他們的行為而不是

我以為JW官方建議信徒說的話是屬於個人觀點表達而不是歧視的

所以我們可以認為羅教授甚至不能算是一個合格的JW教徒,如果他是信仰JW的話。

*/

【薛文的回答(157票)】:

比起這位教授的言論,我覺得「不就罵你們一句嗎?你們太敏感了」 「呵呵,一個問題把同性戀全炸出來了」 「辱罵一個群體是變態,並且推論出這個群體會毀滅人類是自由言論啊,你們竟然敢反駁,你們閉嘴!」 這些評論更讓人心寒。

【李梅裡的回答(568票)】:

第二次更新:這很明顯是歧視言論,但仍有不少人覺得辱罵同性戀不算歧視,或者說反對同性戀沒有任何問題,原因有二。

第一,這些人覺得同性戀本來就不是正常人,所以覺得異性戀辱罵同性戀跟在國外白人辱罵華人性質不一樣。事實上這都是多數群體辱罵少數群體的行為,當然是歧視。同性戀跟異性戀除了性取向不一樣以外沒有任何本質區別。他們不是變態,更不是病人。同性戀還不是有自己的生活,事業,興趣愛好,情感,性生活?不就是性取向不一樣麼?你如果覺得他們就是不正常,所以可以隨意罵他們,那這本身就是歧視。

第二,這些人覺得同性戀是一種可以選擇的行為,所以既然你「選擇」當同性戀,就活該別人反對

你,罵你。這不搞笑麼,性取向是可以自己選擇的麼?你是異性戀,我非讓你選擇去喜歡同性的人,你去試試看?既然性取向沒辦法改變,而我們因此去反對和辱罵同性戀,這不就跟白人因為黃種人和黑人的膚色跟自己不一樣而去反對辱罵他們一樣麼?人種和膚色是我們沒辦法選擇和改變的,也沒有任何必要去改變,性取向也是如此;任何人都不應該因為其人種和膚色而遭到歧視,而同性戀卻要因性取向而遭到別人的肆意反對和辱罵?

同性戀在所有人的比例中大概占5%,這不是一個小數目。如果你是那另外95%,你又憑什麼因為他們僅僅因為性取向跟你不一樣,而要去辱罵別人,去反對人家追求自己的真愛呢?衷心希望所有人都能愛其所愛,不需要為自己的愛而膽顫心驚,遭人謾罵和白眼。

有人說維護同性戀權益的都只不過是鍵盤俠,問若是我自己的同學或親朋好友是同性戀,能否以平常心去對待。我想說,同性戀本身就是跟你我一樣的正常人,我當然能夠以平常心對待。同學同事朋友中有不少是同性戀,而且就算我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戀,我也會尊重他/她,並祝福他/她幸福。

—————————————————

拿言論自由洗地的,請看以下對話:

「你們中國人都是噁心變態的敗類!」

「你憑什麼罵人?你這是歧視!」

「我可沒有罵人,更沒有歧視,這叫言論自由懂麼!?」

—————————————————

真沒想到還有不少人出來洗地說這不是歧視。說同性戀「非常人類」「導致人類滅亡」「好噁心」「好變態」這都不算歧視,難道非要當眾大喊「燒死所有同性戀」才算歧視?把帶有如此嚴重侮辱性的詞語放到整個群體上面,就是歧視。也別老拿宗教出來說事,宗教信仰不是發表歧視言論的理由和借口。中大的同學更沒必要洗地,因為大家都清楚這些只是他個人的言論,跟中大沒有半點關係。

—————————————————

這是歧視言論無疑,跟「我就覺得有色人種進化不完全低白人一等」「印度阿叉就是傻叉」「黑人智商都很低,竟然還當了X國總統,好噁心哦」「我就覺得黃種人是劣等人種」「女人都是頭髮長見識短」這些低級的歧視類言論沒有本質區別。是的,性別歧視,性取向歧視和種族歧視本質沒什麼兩樣。但這跟覺得芹菜/豬肉很噁心本質上是不同的(你非要說這些是蔬菜/肉類歧視我也沒辦法,起碼芹菜和豬不會因為你不喜歡吃他們而受到傷害。。。)

如果你覺得性取向歧視言論沒什麼大不了的,不知道如果你是女性看到別人發表歧視女性的言論,你在國外看到歧視華人的言論時,還能不能淡定的維護別人歧視的「權利」?

但這是在朋友圈的留言,他的確有發表自己歧視言論的自由。而有學生看到了感到憤怒,覺得被歧視受到傷害,反駁他甚至發文罵他,也沒什麼不妥。人除了有言論自由的權利,還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這跟「中大哲學教授」等頭銜身份無關,中大哲學系不需要為他負責,但他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真無法想像這種言論要是發在某些「政治正確」的國家裡,會被噴成什麼樣。。。

最後,不是只有同性戀才會維護同性戀權益,就像不是只有女性才會維護女性權益一樣。

【帥愛嘉的回答(37票)】:

更新:

活捉一隻聖母 @Adair Lee, 罵同性戀是變態後自刪評論,可惜我有事沒看沒截圖,然後瞬間被他拉

黑了,呵呵。前面說「發自內心的尊重」,後面實在說不過去直接撕破臉辱罵同性戀。

大家看看,這就叫聖母,一邊指責同性戀騙婚,一邊面對出櫃、不騙婚的同進行辱罵和侮辱。這種人活該被騙婚,自己作的。(還有更過分的評論被他瞬間自己刪了,大概意思就是全世界的人都覺得同性戀是變態,是病。)大家看看,這就叫聖母,一邊指責同性戀騙婚,一邊面對出櫃、不騙婚的同進行辱罵和侮辱。這種人活該被騙婚,自己作的。(還有更過分的評論被他瞬間自己刪了,大概意思就是全世界的人都覺得同性戀是變態,是病。)

=====================

這個問題裡面充斥著一群我所謂的「知乎型聖母」的答主。借用高玉倫越獄那個問題裡的某位知友的一句話就是「滅了別人的門都行,不能踩了自己的瓜」。

因為不是同性戀,所以聖母們當然可以手舞足蹈興高采烈的維護著他們畸形的言論自由,同時手舞足蹈興高采烈的指責同性戀們太敏感太玻璃心,受迫害妄想症。但是一旦自己被歧視,又全都跳出來罵街了。舉個例子,有些上海人喜歡說「外地人滾出上海」。這種歧視的程度可要比同性戀受到的歧視輕多了,他們沒說外地人都是變態,都死光了才好,但是卻沒有人說要維護上海人的「言論自由」,沒人指責外地人太玻璃心,為啥?

我的觀點是,任何歧視都是不對的,因為每個人都會有處於弱勢、小眾的時候,你歧視別人的時候難道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也會被別人歧視嗎?

【難明白的回答(99票)】:

反對羅心橙,王路等人的看法。如果在美國或歐洲,這樣的教授是會被開除的,沒有什麼可以申辯的。

第一,不能因為他信仰什麼就可以歧視他人。任何信仰都先要對人友善才能完善自我。侮辱和詆毀都有悖於做人的起碼道德,哪裡還有什麼宗教的道德高度要求世人呢?

第二,這個事件不是兩個朋友之間的私人對話。是他本人要求公開的,甚至說讓大家都看看,警惕同性戀。是他自覺自願公開的內容,是他對所有看得懂中文的人的喊話。

第三,這不是同性戀的問題。如果把同性戀三個字換為女性 黑人 某某宗教人等,都同樣的錯誤。如果我作為一個男性 黃種人 非宗教人士,如果看著別人侮辱女性黑人或者別的宗教,而不生氣,不站出來說話,那才是違背公民道德的呢。不論什麼性取向和性別,侮辱和人身攻擊其他族群都應該受到社會大眾的鄙夷和譴責。

羅教授如果是在美國或者歐洲大學的教授,使用這樣詞彙攻擊任何人群,都可以直接被開除。。我不是強迫中大制裁他,而是強調我們應該有一個起碼的社會良知。我們也知道什麼是違法,什麼是惡劣的不道德。

————以上原答案,下面是某些評論,貼出來————

Taylor James 下的評論:

難明白:如果有教師在課堂上罵女人,罵黑人,罵印度人的話,我一樣會舉報,然後譴責他的行為。他這不是個人觀點,是下三爛的攻擊。

Taylor James(作者)回復 難明白

女人、黑人、印度人會抗議自己被看為與同性戀一樣的群體。

難明白回復 Taylor James(作者)

女人、黑人、印度人中的異性戀可能會覺得同性戀不爽。但同樣的,非女人、黑人、印度人的同性戀人,如果被說是女人、黑人一樣會有不愉快。比如,你說一個中國的男性同性戀,「嘿,你怎麼跟女人黑人似的」,他一樣不爽,不是因為歧視女人黑人,而是因為他不是這個身份。問題不是與誰並列了,而是他們身份認定不同。也就說在族群方面,沒有誰更看不上誰的等級關係,只有尊重不尊重,自己認同什麼的問題。

——

我再重複一遍:

這個問題不是誰是不是同性戀的問題,而是教授公開歧視一個族群的問題!!即使,不是少數族群,比如他如果公開歧視美國南方的白種人,那麼,他也一樣應該被譴責。

【孫馨的回答(10票)】:

他是「邏輯學教授」跟他「恐同」並沒有什麼聯繫啊。

當初鼓吹人種優越論的不也是一群教授麼。

【陳凌歆的回答(714票)】:

很多人忽略了一件事情:他是有信仰的人,有人說他是耶和華見證人,這一點我並不確定,但是總而言之他的個人道德準則本身受到了宗教的影響,這是可以確定的事實。

簡單來說,他的這種言論和一個沙特阿拉伯的穆斯林認為女性衣著暴露就意味著啥一樣。這並不是同性戀群體和一個中山大學哲學系教授之間的爭執,而是同性戀群體和一個宗教教徒之間的爭執——這個鍋我們中大哲學系不背。這並不是簡單一個政治正確和一個政治錯誤之間的鬥爭,如果是這樣的話問題就簡單很多了,正義戰勝邪惡,喜大普奔——這是兩個政治正確之間的鬥爭:一方是保護弱勢群體免於遭受歧視,而另一方則是宗教信仰自由。事實上阻礙同性戀合法化的最大勢力就是各種保守的宗教勢力。像我這種信仰狄奧尼索斯和巴克斯的人怎麼會在意同性戀的事情,你們愛怎麼幹怎麼幹,關我屁事。然而這種關我屁事主義對於我來說並不僅限於同性戀,對於我來說也適用於對於同性戀的反感。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如果他的道德系統中有和清教徒類似的地方,比如說,認為生育是神聖的,孩子是上帝賜予你的禮物你不得不收,認為人們應該過寡慾的生活之類的話,那麼他對於同性戀的反感至少可以從這個意義上得到解釋。也就是說,如果他不僅僅認為同性戀是不道德的,也同時認為那些非常規的性行為以及丁克式的生活是不道德的話,那麼至少他的道德準則是融洽的。說一個道德準則是融洽的,是說我們可以直接從這個道德準則中得到確定的行為模式,而不是說這個行為模式在我看來是正確的。「你可以殺人並且不可以殺人」就是一個不融洽的道德準則,因為這個準則使得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可不可以殺人,而「你可以殺人」就是一個融洽並且在我們看來是錯誤的道德準則。

此外,單純考慮宗教信仰問題的話,這個地方不妨將宗教信仰內化為道德標準的一部分,假設一個人認為強迫症行為(即便這是由於心理疾病導致的非自控情況下的)是不好的,因為反覆洗手是一種對於資源的浪費,那麼這個人自然就會厭惡這個群體。你可以說這個人的這種道德觀本身是得不到徹底辯護的,但是,又有什麼道德規範能夠得到徹底的辯護呢?Justification comes to an end. 你可以說這不是道德,僅僅是個人偏好罷了,好,那這就僅僅是個人偏好,那又如何?對,這個人討厭強迫症,並且這種討厭得不到道德辯護。但是我討厭芹菜也得不到道德辯護啊。

同性戀群體(尤其是男同性戀群體)雖然喜歡通過宣傳同性戀的先天性來避免道德歸責(自由意志是道德懲戒的基礎,懲戒不由自由意志控制的行為是沒有意義的),但是實際情況,至少據我瞭解,並不是如此。至少存在一部分人,他們是選擇成為同性戀的。當然這並不意味著他們需要承擔額外的道德責任,但是這給反同性戀者提供了進行責難的機會。顯然羅旭東這裡強調的是可選擇性的部分,而不是純粹先天的部分。如果實際上所有同性戀都是先天的,並且是無可改變的,那麼他對待同性戀的態度應該和對待殘疾人的態度一樣,而不是現在這種態度,如果他相信同性戀是先天的並且無可改變的,同時是邪惡的,那麼就是真的堪憂了。據此我們可以推斷出,至少他認為存在一部分同性戀(或許在他看來會是所有同性戀),同性戀是他們選擇成為的,而不是被迫成為的。

有人沒看懂啊……強調一遍:自由意志是道德選擇的必要評價條件,但是並不是充分條件。必要性就不談了,非充分性是顯然的:女性經由自由意志選擇自己的著裝,在固定環境危險因素的情況下,不同服裝選擇可能意味著不同的風險因素,但是這在當代社會中並推不出對應的道德責任,穆斯林社會和古代中國社會則另談。然而這一切都是站在我們的角度上去看的。對於一個極端保守的穆斯林來說,女性經由自由意志選擇自己衣著暴露就是不道德的。我並不為這種帶有宗教色彩的立場做辯護,只是想解釋通過自由意志選擇而成為的同性戀在反同性戀人群眼中的不道德性是何以可能的。

【附增】即便沒有「選擇成為同性戀」這個選項,沒關係,在 LGBT 組織中還有另外一群人一定會遭受到自由意志問題的責難:選擇和同性結婚的雙性戀。如果你覺得 gay 不必為 bisexual 作出辯護那我也沒話說,但是我認為辯護是必要的。如果下文中的「選擇成為同性戀」讓您看著不順眼,那麼請將其理解為「(雙性戀)選擇與同性而非異性進行戀愛,發生性行為,達成 civil unions 或者結婚」的討論。

就個人立場而言,一個人討厭一類人這種事情是沒什麼值得爭議的,比如說有的老師特別不能容忍學生使用盜版書,另一些老師或許會特別不能容忍學生抄作業,那麼為什麼一個老師不能容忍學生特別喜歡吃芹菜,不能容忍學生吸煙,或者,不能容忍學生是一個同性戀呢?你說吸煙影響他人健康,因此吸煙本身就是不道德的,那麼芹菜呢?如果一個人能夠正當地因為討厭芹菜然後將這種厭惡的情感遷移到喜歡吃芹菜的人身上,那麼,另一些人也可以正當地將厭惡感從肛交上過渡到實行肛門性行為的人身上。

當然了,這裡有一個身份問題,公立學校的小學老師和中學老師都不應該持有一種歧視的立場,這是在選拔教師的時候應該優先考慮的事情。私立學校,如果本身並沒有受到來自於政府的任何形式的資助的話,原則上來說可以出於某些原因不招收同性戀學生,或者要求同性戀學生付出更為高昂的學費。在一般情況下,宿舍只需要分為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就可以了,但是在招收了同性戀學生之後,或許宿舍需要分為男異性戀學生宿舍、女異性戀學生宿舍、男同性戀學生宿舍以及女同性戀學生宿舍,甚至要給每個同性戀學生安排一個單間。這意味著管理成本的增加。但是另一方面,如果這個學校本身就不分男女生宿舍,全部都是單間的話,那麼此時除非它有什麼別的理由來使它的差別對待正當化,否則就是不合理的,但是這種不合理本身也未必需要特別的理由,因為學校是私立的啊,如果校長和校董事會覺得自己能夠承受歧視所帶來的負面結果的話,那就儘管歧視唄。

當然了,國立廣東大學怎麼說也是公立學校的,因此並不適用那套對於私立學校的討論。但是問題在於,選拔教授和長江學者的標準並不是選拔老師的標準。一個人即便不能好好講課(不是我黑,真聽不懂他上課講啥),只要文章發的好,也能當教授。其原因有二:

  • 第一,大學生不是小學生,不需要你手把手教他們怎麼做是對的;他們不是沒有腦子的人,如果一個大學生會因為一個教授的言論而隨便刷新自己的道德觀的話,建議重新接受小學中學的德育訓練;

  • 第二,小學和中學老師相比大學教授,在理智水平上沒有那麼高的要求,因此可以做出更高的德性要求。假使愛因斯坦或者薛定諤是一個私德極差的人,但是沒有人能夠做出他們能做的東西啊。

當然了,你可以質疑他的研究水平,覺得他的長江學者是灌水灌出來的,我不阻止你這樣想,正如同我不會阻止你相信康德是一個

【嗶】一樣。有些

【嗶】想通過這些言論黑人家的學術水平。是,我承認他說的這些話很

【嗶】,但是他做的模糊邏輯、人工智能邏輯和博弈論與這些由非形式邏輯研究的論證方式有個

【嗶】關係?「邏輯學教授都需要擅長論證,不擅長論證就是學術騙子」和「同性戀都是艾滋病」這種充滿偏見式的論斷有什麼區別?人類的理智能力並不是一條線,而是一棵樹,智障天才你們都見過,換做這種情況你就不能理解了?更何況一個人並不是在任何情況下都會運用他完整的理性能力,進行學術研究和朋友圈上的吐槽能比?

如果你理解了教授以及長江學者身份考核評定的標準本身強調的是什麼,那麼你自然就會理解為什麼他這樣的人也能當教授。不過我相信他本人也會暗自慶幸,如果不是因為在你國,而是在他國籍所屬的腐國,或者在大美利堅的話,這個教職能不能保住我不知道,至少道歉肯定是免不了的了。當然了,我反感這種白左式的政治正確。

關於政治正確這種事情,真的要實行起來其實挺扯的,假設中大校長羅俊是一個支持同性戀合法化的校長,然後長江學者評定的那個委員會或者啥也是一群這樣的人組成的。最後撤了羅旭東的職(不一定是因為同性戀言論,反正各種找借口嘛),這種行為本質上和羅旭東不收同性戀學生(我不確定他本人是不是能做到一定不收,不過按照這個言論來看,如果知道的話應該會想辦法推卸掉這個學生吧),有什麼本質上的區別麼?黨同伐異而已。

不過要說的話,我是覺得羅旭東的言論簡直就是……坑!

「同性戀都是非常人類,若有一天他們變成正常人,男女婚姻變成不正常,人類也就接近滅亡了。男與男用拉糞便的地方進行,真是好變態、好噁心。」

「正常」這個概念是一個相對的概念,並且和「唯一正確的善」不同,如果唯一正確的善從一個位置挪到了另一個位置,那麼自然原來那個位置就不再是那個唯一正確的善了。但是「正常」不是,即便我們擴大了正常的範圍,也不會導致原來的正常變得不正常。

「若有一天他們變成正常人,男女婚姻變成不正常,人類也就接近滅亡了」有兩種讀法:

  • 如果同性戀成為正常的,那麼男女婚姻就會變成不正常的,那麼人類也就接近滅亡了。

  • 如果(同性戀成為正常的,並且男女婚姻變成不正常的),那麼人類也就接近滅亡了。

按照前面的分析,第一種讀法顯然是荒謬的,因為同性戀的正常性推不出異性戀的不正常性;而第二種讀法顯然是正確的。但是問題在於,第二種讀法本質上和「如果我每秒能扇動一個巨大的輕薄翅膀 2000 下,那麼我就能飛起來」一樣,前件無法實現啊。且不論同性戀如何,要什麼樣的社會才會使得異性戀成為不正常的?無法想像。沒有人會否認如果異性戀成為不正常的之後,人類社會很有可能就會滅亡了,但是首先你這個前提要有實現的可能性啊。

至於覺得肛交噁心這件事情就沒啥好說的了,雖然異性戀之間也可以肛交,但是畢竟不是主流的性行為方式。而且實際上由於肛交容易出血,因此在不使用安全套並且沒有恰當潤滑的情況下,更有可能導致疾病的傳染。但是比起單純的厭惡這種行為而直接禁止,推廣正確的肛交姿勢似乎是更有利於國民衛生水平的事情。反同性戀的行為的盛行首先會導致的事情是這類有助於衛生和健康的課程無法開設,而這就像是美國的婚前守貞教育宣傳避孕套是無效的那樣——在統計學意義上會起到嚴重的反效果,也就是說,那些以衛生和健康為名號來實施反同性戀的人,最終會因為他們的反對而迎來更加糟糕的國民衛生情況。那些選擇了婚前守貞而最後做不到的人,在滾床的時候選擇使用安全套的可能性會遠低於那些沒有接受過婚前守貞教育的人,並且,因為他們帶著表示他們是婚前守貞者的戒指,他們會更加羞於去購買安全套。而實際上能夠真正做到婚前守貞的人僅僅是一小部分。類似地,我們可以構想這樣的可能性:社會中強烈的反同性戀傾向會使得同性戀接受正確的性教育的可能性變小,並且需要讓自己偽裝成異性戀,這就意味著疾病在同性戀人群中傳播的可能性增大,並且甚至有可能進一步傳播到他們的異性伴侶身上。

「沒有肉體關係那是兄弟情,姐妹情。同性戀指的就是有肉體關係的。」

不區分戀愛和性行為就是耍流氓啊……戀愛就一定要滾床單麼,炮友之間一定有愛情麼?

「他們若是正常的,需要整天鬧來鬧去要別人接納他們嗎?」

按照這個言論背後的預設,上訪戶都是不正常的了,黑人和女性的平權運動也是不正常的了。

「他們真的沒有傷害別人嗎?他們傷害了父母,讓他們不能享受抱孫的天倫之樂;他們中大多不停換對象,傳播各種奇怪疾病;教壞小孩,讓人類走向滅亡。」

這個問題嘛,常見的解決方式是分類討論:

  • 從先天性的角度看,這種情況就和乙肝或者什麼先天性的疾病或者幼兒期間留下的疾病一樣,這種不幸本身就是父母自身的基因和早期培育環境的惡果(當然同性戀不是惡果),這個鍋自然得父母背,而就算父母不想背整個鍋,這也輪不到孩子背啊。更何況同性戀不是疾病,一對黑人父母怎麼也沒有辦法去責備自己的小孩是黑人啊。

  • 從後天個人選擇的角度看,按理說父母應當將小孩視作獨立的個體,而不應當將子女視作自己的附屬物。而如果否認這一點的話,那麼不僅僅同性戀是不對的,丁克也是不對的,從事父母不期待的職業也是不對的,女兒嫁日本人也是不對的,兒子娶了一個村姑也是不對的,選擇讀哲學也是不對的。既然任何違背父母意願的行為都是不對的,並且這種不對都是相同的(其名為「違背父母意願的實在作為一種不孝的表相」),而違背父母意願的情況又是如此廣泛,那麼這就不是什麼大惡,而是小惡了。

至於生子這個事情,我就不說歷史上那些著名的光棍們了……哎……

同性戀的 STD 顯然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但是這種嚴重性僅限於男同。單純考慮性行為對傳播的影響的話,男同高於異性戀高於女同。按照這個推論,是不是應該讓男人都自切丁丁然後大力推行全民女同性戀呢?Excited!而且真要說性亂的話,異性戀不也很多麼……歐洲當年還以染上梅毒為榮呢……

教壞小孩這個,又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認為同性戀家庭收養的小孩會有不好的成長軌跡,第二種是認為當且的同性戀合法化行動導致了不少人從「潛在的同性戀」變成了真的同性戀。

  • 對於父母兩種性別角色在教育中的可替代性這個事情我不清楚,但是真要說同性戀家庭收養小孩有什麼壞處的話,第一個想到是因為有人歧視同性戀,才間接導致同性戀家庭中的小孩被歧視。而這種歧視本質上和單親家庭的小孩遭受到的歧視沒有什麼區別。小孩都是惡魔嘛沒辦法……有怎麼樣歧視同性戀/歧視單親家庭的熊家長就有什麼樣的熊孩子。如果一個家庭會因為只有男性或者女性作為家長,因而沒有權利養育小孩的話,那麼單親家庭怎麼說?

  • 至於潛在的同性戀變成實在的同性戀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好事,其實很難說。單純考慮那種基於基因的同性戀,同性戀被接受將使得他們沒有必要再隱藏自己的性取向,因此可以不必再將這個基因流傳下去,這也就意味著,過了幾代之後,恐同人士將會迎來喜聞樂見的結果:同性戀真的越來越少了。而如果這種影響是一種文化意義上的影響,那麼或許實際發生的情況將是:越是容許同性戀的文化,因為繼承者越少,消亡得越快。但是嘛,就算沒有同性戀難道就不會有這個問題了麼?歐洲那些人口負增長的國家可並不單是因為同性戀而人口負增長的啊。

總而言之,作為結論:我認為一個教授在私人領域發表一種奇葩的個人的道德立場並沒有什麼不妥,不僅僅是歧視同性戀,他如果要歧視女性、黑人、廣東人也無所謂,因為教授本來就不是道德楷模或者政治正確的標桿,他的理性能力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蓋過他的道德瑕疵。而如果你國人民這麼容易就能被這種

【嗶】言論影響的話,那麼只能說明你國人本身

【嗶】。尤其是當他本人的道德標準並不是絕對的錯誤,而是一種宗教式的保守的時候,要作出政治正確的批評就更為困難了。嘛,不過沒關係,你不喜歡同性戀沒關係,反正我也不喜歡你啊。這裡最大的問題是:他不應當對自己的歧視給出過多的辯護,你要歧視就算了,你不做任何解釋,我可以把你討厭同性戀當成我討厭芹菜那樣的討厭,但是這種蹩腳的解釋簡直就是……

此外,對於那些基於公眾場合下的侮辱性言論的不恰當性的指責的回應,詳見:

直接引語使用過程中的責任問題 - 關於哲學和邏輯的一些偏見 - 知乎專欄

複述結論:導致羅旭東的言論成為公眾場合下的侮辱同性戀的言論的,不是羅旭東本人,而正好就是這篇文章的編輯。所以那些以不能在公眾場合不能發表侮辱性言論為借口的人還是消停消停吧。對,你可以臆想羅旭東在公眾場合也會發表這樣的言論,但是既然現在不是這種情況,你這個責備就不適用。我還可以臆想你因為憤怒殺害了羅旭東呢,好的,你是不是犯了殺人罪?

此外再做一個設想,我窮,結不起婚,養不起小孩,你要譴責我不生孩子也無所謂,但是這個錢你出不?同理,假設就有什麼方法能夠「治療」同性戀了,當然這在目前來說是沒有的,然後要一大筆錢,你出不?你不出錢?呵呵。請注意,這個吐槽同樣適用於對於恐同的治療。你認為恐同是心理疾病,沒問題,治病的錢你出不?

【歐陽琓的回答(30票)】:

其實無論是女權,還是同志平權,都是很大的社會議題,這個議題需要持久的社會討論才能形成相對明確、民主的公眾選擇和價值取向,而不是路人隨便一句,「我支持你們同性戀」或者,「你們同性戀好噁心啊」,就能結束了的。本來我到知乎來是膜拜大神、學習法律的,沒想到還陷入了「為基佬辯護」的大坑。。。最近看書看煩了,就分享一點自己的思考。

其實樓上的各位涵蓋了問題的很多方面,但是鮮見對「噁心」一詞的回應。我就接著昨天睡前碼的幾行字,說說自己的看法。

1. 同性戀惡不噁心?

我承認,異性戀在瞭解同性戀性交方式(口交、肛交等)時候會產生不適感,也就是俗話說的噁心。這應該是先天存在的現象,誰都沒辦法。

但是問題在於,他人的性交方式、體位、時間、地點、持久度、次數,等等等等,如果不是同性戀者有意強姦/調戲/騷擾你,或者聲音太大吵到你了,與你何干呢?換句話說,TM誰讓你天天意淫我和男人在床上做些什麼了?

再者,據說某些直男看到麥當娜和布蘭妮接吻會硬,看到女生濕身打假親密接觸會浮想聯翩,這似乎也有點同性戀的味道啊親,你咋就不噁心了呢?

2.讓你 「噁心」的行為,能說明什麼問題?

其一,我覺得那教授特別搞笑,JJ-糞便,讓他不適了。雖然我沒和女性有過性接觸啊,但是高中生物學的知識可沒告訴我男女親親嘴摸摸胸就能懷孕呀。

其二,世界那麼大,讓人噁心的東西多了去了。能普遍讓直男噁心的,包括但不限於以下:

1)無意間發現長輩在性交;

2)相貌嫉妒醜陋的人,還在搔首弄姿;

3)老友記中的chandler,做著做著,他媽媽跳進他的幻想中了……

等等。

讓你噁心不適應的東西/行為,就是反人類反自然?品德低下道德敗壞?所以你可以理直氣壯地歧視?

如果是的話,那我只好說,哦,原來某些驕傲的異性戀都是以性交姿勢作為評價別人的標準的,呵呵。見人第一想法是,這人床上表現怎麼樣,然後才決定這人能不能做朋友嗎?

PS 抱歉,為了省字數,以上討論均停留在男性話語,忽視了女同胞們的感受。:(

【ericchen的回答(292票)】:

在這個問題下所有提到「過度敏感」的答案,都有一句話告訴你們:你們不是同性戀,你們沒有體會過因為性取向被歧視、被欺侮、被霸凌直到想要自殺的滋味。而在同性戀裡,體會過這種感覺的可完全不是少數。

在今天的美國,你喊兩聲「殺光猶太人」,和在 1939 年的德國喊「殺光猶太人」,給一個猶太人造成的感受是天壤之別。「你們敏感什麼呀?」——我們敏感是因為這些人有傷害我們的能力、我們被傷害過、這樣的言論使我們感受到了它將來轉化為現實的傷害的可能性,是因為我們不想再他媽的被傷害,那感覺不好受。

自由是什麼?取嚴復的說法,是「群己權界」,是公域和私域如何劃分的問題。行使自由時不得侵犯他人的權利是基本常識。羅旭東的言論是侮辱人格的,更重要的是:他的言論完全有可能導致對學生的現實傷害,絕不應該被一句「不值一哂」然後輕鬆放過——如果他帶的一個研究生是同性戀,被他知道了,你覺得會發生什麼?如果處理得不好,學生的事業前途盡毀不是開玩笑。自由從來就不是「想幹啥幹啥」,而是劃界,在界以內公權力和他人不得干涉,但同樣別人的界也不得被你侵入。

少來跟我說什麼「我從來沒見過身邊有哪個同性戀被歧視的」,你沒見過那是因為你身邊的同性戀不出櫃的你根本不知道、你知道的也大多不願意告訴你這些有辱自尊心的事情、尤其是知乎用戶整體上是一個偏向 liberal 的群體,別用你自己的經驗代表所有人。

語言從來不只是一個詞一句話本身,它存在於語境中,甚至語境本身就是語言的一部分,你不僅無法「剝離語境談論語言」,你甚至無法「從語言中剝離語境」。現在的語境就是,同性戀廣泛地受歧視,而且造成的後果很嚴重(請點進那篇微信文章,然後點最下面閱讀原文)。在這個語境下你跟我談「激動什麼啊?人家不就說了句話礙著你什麼了?」,還有什麼「同性戀總是喜歡裝出一副受害者的姿態,一個個被迫害妄想症」「你們這麼容易炸毛正是自己看不起自己的表現,怪不得別人歧視」,要麼是不知道自殺的、心理咨詢室裡的、初中時不敢跟同學一起上廁所而留下社交障礙的同性戀有多少,要麼是傻屄。

求你了,你不是同性戀,就別他媽天天「同性戀沒有受歧視」。

補充:

閱讀理解能力欠缺的同學:我上面這幾段話是在說什麼?答案是:有人覺得同性戀生氣、寫文章回擊羅旭東是「過敏」,人家歧視歧視你怎麼了,激動什麼;我上面幾段話是說:我們「激動」,不是「過」敏,我們應該激動,應該表示不滿,不應該置之一笑了事。

然後,來來來, 我們談政治。

  • 什麼是「言論自由」?「言論自由」這個口號提出來的時候,是說給誰聽的?——是政府。政府不得對言論進行審查、不得以公民所發表的言論為由將其治罪,而不是說每個人應該怎麼怎麼樣。
  • 言論自由保護的範圍是否包括錯誤的、歧視性、冒犯性的言論?當然。該教授的言論是否受言論自由原則的保護?當然。我從來不認為政府或公檢法應該因此對羅旭東進行處罰,事實上如果他真的因此被拘留了我會盡可能聲援,因為如果我今天支持拘留一個發表恐同言論的人,說不定明天就拘留到發表反歧視言論的人頭上了(這事今年好像已經發生過了呢)。所以在言論自由保護範圍之內的是否都是合適的、正確的言論,不應受指責?那可不是。
  • 言論自由是否意味著我上面這一大堆憤怒的罵娘是錯誤的?一點也不。我又不是政府,我沒有任何義務容忍接納他歧視我的言論還不能生氣。
  • 具體到這件事情上,我希望怎麼收場?我希望中山大學或者哲學系發表聲明,我們不歧視,而且堅決反對歧視行為,會保障每位同學的合法權益;如果再理想一點,羅旭東應該也出來聲明自己不會因同學的性取向進行區別對待;如果再理想一點,羅旭東應該道歉——無他,你說了這麼冒犯的話,對方希望你道個歉總不會都成了奢求吧?我提出他言論可能造成的傷害是為了告訴王路們為什麼我們要對這麼一個恐同傻逼生氣而不是私下裡笑一笑「這傻逼噗哈哈」然後就放過,而不是「你看他的言論可能傷害到他學生所以開除他吧」,我從來沒有主張對未發生的侵權行為進行處罰
  • 一個基本原則是,羅旭東是個教授,而在現有的大學體系下,導師對學生有著巨大的權力。也就是說,如果你導師想讓你過得生不如死,那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而你基本什麼辦法都沒有。在這個背景下你用同樣嚴格的標準去限制導師和學生的行為是完全無視現實的。對導師行為的要求就是應該比對學生更嚴格,因為他們權力更大。這和紐約時報vs沙利文案中的言論自由「呼吸空間」的說法一個道理。在美國高校,學生告老師性侵基本一告一個准,哪怕是老師在請學生到辦公室面談的時候忘了要從頭到尾保持辦公室的門敞開(許多大學有此規定),老師都會收到學校的口頭警告。
  • 有位在講「左派希望搞思想審查最後搞出新世紀的宗教裁判所」,雖然您自稱支持平權的保守主義者我理論上應該視為「隊友」,但還是想說左派真沒這麼幹。我從來不認為認真討論左右立場的理論時可以拿 Forwards From Grandma 裡面的截圖當靶子來攻擊保守派,同理批評一下搞「思想淨化」的或者「要自由不要科學」的伯克利嬉皮也不構成對左派立場的真正挑戰。我強烈反對所謂的「思想審查」,即試圖使每個人的心裡所想都符合一個 grand design。羅旭東是怎麼想的是關我屁事,只要他不讓我感受到、不影響我正常生活,他哪怕在心裡罵我一萬遍又能礙著我什麼。我們會認為歧視行動的根源在觀念(比如納粹屠殺猶太人和此前多年的反猶宣傳有密切關係)、會試圖通過宣傳對話爭取能讓你相信同性戀結婚天塌不下來、全球氣候變化確實正在發生,但絕不可能因為你不相信全球變暖就追著你一遍遍講全球變暖的論據逼著你聽直到你招了「我相信,我相信」為止,更不可能因為某個人有「同性戀都去死」的想法就去處罰。你仍然堅信「全球變暖是左派和磚家聯手搞出的陰謀」?我們感到很遺憾,但不可能把你送學習班。你不想聽?只要扭頭走人不跟我們對話或者把我們拉黑就可以了,哪來的「宗教裁判所」?如果你要說什麼「就會有些左派裡的豬隊友會這麼想啊」,/r/forwardsfromgrandma 裡也多的是右派的豬隊友。
  • 那宗教呢?如果他信仰一個認為同性戀是邪惡的宗教(暫且不論基督教會目前的主要觀點是恨罪但愛罪人),是不是就可以獲得「自由」地歧視了?顯然不是,因為現代國家都是建立在「政教分離」原則上的,宗教自由和政教分離一體兩面。公民在社會上享有的基本權利屬世俗領域,即使是以宗教為由也不能侵犯。還是那句話,自由就是劃界,宗教自由就是在討論「政」和「教」的邊界劃在哪。一個人可不可以因為自己的信仰說殺死同性戀是好的於是就真的去這麼幹?不可以。一個人可不可以因為宗教信仰去在心裡鄙視同性戀?可以。一個人可不可以因為宗教信仰去散播仇視特定族群的言論?取決於具體歷史背景,比如言論造成實際傷害的可能性,例如德國對反猶言論的審查就要嚴於一些其他歐洲國家(如果我沒記錯),但新納粹仍然是合法的(但是據說每次德雷斯頓的新納粹遊行可都不是被隨隨便便放過的,都有大量他們的反對者去對罵)。在同性婚姻合法的地方,一個民政局工作人員可不可以因為自己的宗教信仰拒絕給一對同性伴侶辦結婚證?不可以。那國家可不可以強迫一個天主教教堂同意舉行同性婚姻?不可以,因為同性情侶可以不去教堂,而去別的地方結婚,教堂不是「公器」。等等等等, 總之私人的言論審查等行為都是合法的,但需要自己承擔(被罵、被抵制等)後果。而政府、立法者方面,對他們對要求則嚴苛得多。

然後說別的。

  • 「我看到同性戀就是本能的噁心啊,正常生理反應,你無權指責我」。前半句對,因為我看到異性戀性交也會感覺本能的噁心,甚至我好奇看AV時看到女性的下體就會感到相當不適(類似看見了奇怪的海洋動物比如章魚的嘴),得強忍著噁心才能看下去。但是,我不會傻到因此覺得女性或者異性戀情侶噁心、變態、不正常
  • 我們理想中的狀態是,大家對同性戀的態度能類似對左撇子的態度——哦你是左撇子啊,知道了,僅此而已。可是那將會發生在已經消除了歧視的環境下,而不是現在。事實上,越是歧視嚴重的環境下,對歧視的反抗也應該越激烈才對。70年代,美國有人因為是同性戀結果走在街上就被人打死了,或者被抓監獄裡了,丟掉了工作、前途、被剝奪了正常生活下去的可能性,於是有 Stonewall Riot 等暴動,澳洲 Mardi Gras 狂歡節的起源一樣。今天的美國基本上最多有遊行,不會有暴動了。
  • 「進化論」。跟我念:進化沒有目的、沒有方向、沒有「意義」。「大自然」又不是個人,才根本不在乎你人類會不會死絕,夾竹桃天蛾會不會死絕,高腳白額蛛會不會死絕。如果你覺得同性戀會讓人類滅絕,那你應該首先去管管丁剋夫妻啊。而且如果你看了上面那個答案,就應該知道擔心什麼同性戀「傳染擴散」越來越多純屬杞人憂天。更何況,同性戀又不是沒有生育能力,如今很多同性戀選擇通過代孕/精子庫或者領養的方式要孩子。
  • 同性戀和戀童癖有什麼區別?戀童癖的一方是未成年人(尤其是尚未或剛剛進入青春期的),就這麼簡單。戀童癖可能也是天生的,但為了保護人的基本權利,我們禁止未成年人走入婚姻。兩個同性成年人上床結婚可不侵犯任何人的基本權利。
  • 那亂倫呢?獸交呢?——你至少應該看到,每種情況和另外一種情況都有很大的區別,適用於這種情況的論據論證不能直接套到另一種上面,所以如果直接說同性戀怎麼怎麼地的話亂倫獸交也怎麼怎麼地,那叫滑坡謬誤。
  • 有些人跟你講半天同性戀這個那個,說白了只不過是換著方法、披著「論證」的外衣花樣「抒情」——他們根本不是在討論同性戀話題,而是在變著法表達「我討厭同性戀」。所以我這半天可能也是白說,僅供對真正感興趣的人提供一些論據或者靶子吧。

【Juncus的回答(31票)】:

我們拒絕歧視性的言論,是因為我們想生活在一個更和平的社會,我們希望人對人都是和善的。

所以,言論自由的邊界在於 "I don't agree with you, but I can live with you." ,「我強烈反對你的觀點,但我允許你存在」。沒有人要去消滅別人,也沒有人擔心會被別人消滅。

教授的言論背後是一個危險的不切實際的恐慌--「同性戀者將威脅人類的存在」。這樣的恐慌是毫無依據,沒有必要的,除了徒增衝突,對社會變成他想要的那個樣子沒有半點幫助。這已經不屬於值得保護的言論範疇。

人人都可講,只要你的行為沒有威脅到我,那你就有你的自由。但對於威脅〔他人〕自由的宣講,難道我們就應該允許它自由存在嗎?今天你是大多數,明天你就可能在另一個議題下成為少數,這才是為什麼這個社會需要隨時反對歧視行為的原因。

【徐航的回答(85票)】:

請允許我修改下中山大學某教授文字的語氣和用詞。

"同性戀在社會裡屬於少數群體。若有一天他們變成多數群體,男女婚姻變成少數群體,人類的繁衍也就很難繼續了。男與男用非生殖器官進行(性交),(該行為我)無法接受。

中山大學教授遭到抨擊的最主要原因,我看來,不在於他表達的觀點,而是表達的方式。

不喜歡臭豆腐,"我覺得覺得臭豆腐臭臭的,吃完之後身上的味道不好聞。"這些話並沒有傷害到喜歡吃臭豆腐的人,這是是一個人自由表達的權利。

但是,偏偏要說"我覺得臭豆腐味道跟屎一樣,吃完之後身上的味道跟掉到糞坑裡了一樣。"這就是歧視,儘管說的還是"我不喜歡臭豆腐"。因為這種表達建立在傷害別人的基礎上。

BTW, diversity is a gift.

歡迎不同意見!

【明珠一顆孫小美的回答(20票)】:

這不是歧視,這是無知和狹隘。對自己不懂的領域不是去研究瞭解,而是妄下結論,雖然他的言論只能代表個體,和中大以及哲學標籤沒什麼關係,但是,一個無知和狹隘的人作為傳道授業解惑的老師,私以為很危險。

我要特別補充的一點是,他這個言論最大的危害倒不是對同性戀的攻擊,而是他狹隘的結論,這個結論還傷害了一個比同性戀更弱勢的群體——同妻。

建議這位教授去看一下我們中國永遠也拍不出來的電影《美國麗人》,也有一種可能性,他甚至於不太瞭解自己。

【平行的回答(290票)】:

高票答案讓我異常氣憤

什麼是言論自由?

什麼叫厭惡同性戀與厭惡吃芹菜一樣?

有一些人可笑到需要絞盡腦汁去證明自己是對的 估計最後還為自己的強詞奪理沾沾自喜

高票答案的所有論據 什麼言論自由信仰自由 我想請問 這樣的自由是否可以建立在傷害其他社會公民權利的基礎之上麼?至於說什麼厭惡同性戀如同厭惡芹菜 好像同性戀不是人沒有感情和一種蔬菜一塊肉沒什麼兩樣 當你們說出這些話的時候 你們把人當做什麼了?你們有把同性戀群體當做和你們一樣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了麼?我只看到了你們低劣脆弱的高傲與毫不察覺的偏見

當一個人都罵變態的時候還有人維護他說這是言論自由 那是不是當一個人殺人的時候還可以維護說這是他的選擇自由?

另外說到政治正確 很多答案都再說反感lgbt的政治正確 認為這是一種道德綁架 這我就更不理解了 政治正確建立的目的是為了維護少數派群體的權益 它的目的是保護少數派人群免遭多數人的暴政 那麼那些嚷嚷著lgbt人群道德綁架的人 我想問 lgbt到底綁架了你們什麼?你們失去了什麼?lgbt政治正確讓你們遭受到了什麼傷害?你們的權利可有任何損失?請你們切莫在為自己的害怕自大無知反同情緒找任何借口 你們大多數人甚至連承認自己反感同性戀都說不出口 (這也同樣說明你們的道德感在認同這樣的政治正確)

這裡還有答案說同性戀人群在為自己帶少數派弱勢群體的高帽 這種話在我看來最不能接受 同性戀人群我們尚且不說在你們眼裡無法準確定義的歧視 我們可能因為自己是同性戀而被逐出家門被解雇被謾罵被霸lin沒有結婚的權利 光是單單因為身份認同而承受的心理壓力與陰影就足夠被認為是弱勢群體了 寫出這種答案的人請你再張開你的雙眼看看關於同性戀問題的所有答案 你從哪裡看不出弱勢群體這四個字?

不知道這些的答案的答主是如何做到可以對佔有世界總人口3-5%的同性戀人群如此輕描淡寫 並且在這裡「認真」地分析這樣赤裸裸的歧視如何站得住腳

有時候無腦的反同人士並不可怕 最怕那些冷漠狹隘自詡知識分子的反同人士 當他們以為自己寫下的答案是理智是公正是客觀的時候 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們已經失去了作為一個人對社會其他人士最基本的關懷與尊重

這是可憐的

標籤:-教育 -社會心理學 -男同性戀 -LGBT -性別文化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