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鹹平提出的「政府取消合同煤,不要補貼電廠,所有電廠全部用市場煤」,能真正實現全民免費用電? | 知乎問答精選

 

A-A+

郎鹹平提出的「政府取消合同煤,不要補貼電廠,所有電廠全部用市場煤」,能真正實現全民免費用電?

2016年09月26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30 ℃ 次

【王一飛的回答(13票)】:

有必要給這個問題設定一些條件:我們需要認為這個「能實現」意味著是一種帕累托改進,居民變得更好而其他人、其他條件都沒有改變。

一個簡單的思路,補貼會改變需求曲線,造成用電缺口加大,要麼在短缺中電力企業或電網企業獲得尋租機會,要麼在增加電力供給的情況下電力企業成本曲線上移,國家需要再次補貼電力企業或允許進一步上調電價。

因為去年下半年各種各樣的事情,時至今日下午我還在苦逼地看相關論文,如圖。

就在我看一篇關於電企與煤企關係的論文時,我突然發現了這個文件——《國務院辦公廳關於深化電煤市場化改革的指導意見》,文件明確要求重點合同電煤或者說該合同所代表的電煤價格雙軌制於2012年底取消,新的煤電合同恰於近日簽訂《煤電年度談判收官 電煤在市場價基礎上減10元》《電煤合同有量無價 更多體現的是合作意向》。

同時,我在反覆思考這個問題時產生疑問,所謂「我們發現透過合同煤每年補貼電廠2430億元」到底是否國家存在如此一筆補貼。經過查看電力方面年鑒,我確定並未有這樣一筆補貼,郎先生所謂補貼應該是指「合同煤每年產生2000多億元的倒買倒賣和腐敗」,即通過倒賣形式產生的額外收入,而這筆收入根源在於國家通過行政命令迫使煤企接受低於市場的價格。

如此,倘使今年取消了重點合同煤且價格接近市場價格,那麼企業倒賣電煤所獲利潤微乎其微,我們不妨再等一等,看看電企們到底盈利多少,電價變化又是如何。

但無論如何,盈利已經與是否實現居民免費用電無太大關係,,要實現免費用電國家必須多拿出如此一筆支出來或利用行政命令要求企業向居民免費供電(後者是竭澤而漁),這已經與我預先設置的條件矛盾:國家必須增加財政支出,而羊毛出在羊身上。

當然,如果有大人物比如某位閣老王八吃秤砣地要給居民實現免費用電,此時考慮電廠維持一個正常的利潤率不變(重點合同電煤取消後),有足夠數據(用電量、電價、收入等)可以大致分析出居民的用電變化得出一預測值,這一預測值可以與裝機量、電煤產量數據等結合分析電企成本壓力,成本壓力又可以結合其他數據表現為對產出的不利影響,產出又對用電量產生反饋。將這些影響綜合起來應該會有一個均衡水平,這大概就可以預測免費用電的整體影響以及評估它是否是一項帕累托改進。但那應該是另一個問題了。

【木唐的回答(8票)】:

別的方面不細究,發現最後一段有個細節中貌似存在謬誤

郎鹹平隨即在另一條微博上回應了部分網友的疑問。他說:「1、為何全民用電可以免費?2430億元除以去年全國居民用電5646億度,每度可補貼0.43元,以上海為例,電價每度才0.35元到0.61元。?

最後一句的「電價每度才0.35元到0.61元」,這價格是補貼之後的實收電價(即「應收電價-補貼資金」),而非電廠正常經營的應收電價。

舊的操作模式是將補貼資金直接以合同煤的形式補貼給電廠,電廠才把電價下調,居民眼中的這個「電價每度才0.35元到0.61元」本質是實收電價。

郎的思路是把這部分資金抽走轉而發給居民,不發給電廠,那麼電廠電價必須相應上調電價。最後「上調後電價-(居民手中的)補貼資金「,這一差額還是基本等於原來的居民所繳電價。

只是把原有資金挪騰了一個渠道,讓老百姓覺得:dang和政府給人民發錢了,我們真不好意思啊。

【吳淳的回答(7票)】:

說實話,和同是能源的油價比,和國際上的電價比,中國老百姓的電費夠便宜了。

國家為什麼拚命貼補煤,電費為什麼不能隨便漲,一漲的話,居民用電這塊在整個電力消費中倒是小頭(經濟學家連這個最基礎的調查都沒做?),其他商業用電、交通用電、工業用電....哪行哪業電不佔成本,最後,有什麼東西不會漲價?

郎鹹平的這番話,除了聳人聽聞,沒有任何實際操作意義。

【趙博成的回答(3票)】:

1、前面有人回答了 ?如果免費起來 人是不會有節制的觀念的(中國人呵呵),用電量不是恆值,而且會離譜起來

2、如果不補電廠 ?上網價一定漲 經過輸配出來以後 ?售電價要高成什麼樣子?

3、從效率來說 ?補貼源頭是效率最高的 補貼終端是效率最低的 ?可能源頭漲1分 經過產業鏈出來 ?終端就要漲5分 。所以 有限的錢要放在哪裡?

4、最後說一下 ?不是中國的電價高 ?是中國大部分人收入低。電價漲幅肯定是比不上其它資源能源,也比不上CPI,比不上大米蔬菜,甚至比不上很大部分人收入的漲幅。就算是在國外 無論是發達地區 還是比中國貧窮的地區 用的是國際電價 而國內不是。

【王小韋的回答(4票)】:

郎鹹平的說法,聽聽就是了

【王毛毛的回答(2票)】:

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

第一,既然發改委能限制煤價,為何不能限制電價?要降價,發改委發文即可。同樣都是國家能源公司,能限煤價,必定能限電價。這個外部效用幹嘛這裡就要突然失效?這不符合中國特色的邏輯。

第二,如果考慮煤電供應雙軌制取消。那麼電廠和電網公司必然要求電力供應價格市場化。按照各大區電網的供需曲線進行實時波動價格調整。那麼國家如何才能確定任意地區任意時段的補貼價格是否公平合理?

第三,完全免費的國家供應電力,就如前面大家說的,當價格為0時的需求曲線的變化,不可能是我們看到的向左上傾斜的曲線。此時供需曲線已經沒有意義,價格為常量。始終在0點,X軸直接一條直線趨於正無窮大(X軸是供應量,Y軸是價格)。就算按照郎教授說的是補貼後下降的,那各位經濟學學徒們,這種外部性的基礎來源是如何產生的?根本就不可能存在。

【朱晉玄的回答(1票)】:

先考慮電網上的各種所謂的專用稅再說吧.....

finance.jrj.com.cn/opinion

電費並不是電廠的電貴,而是電網的電貴

【朱稷涵的回答(1票)】:

與其關心「政府取消合同煤,不要補貼電廠,所有電廠全部用市場煤」這個方法是否可取,不如關心一下「研究顯示,合同煤每年產生2000多億元的倒買倒賣和腐敗」這句話真實與否。

前面半句肯定錯,有點經濟學常識的都懂,不同的人可以舉出不同的反例。

後面半句說的那個問題,如果是真的,有人有辦法解決麼?

【亦非雲的回答(1票)】:

從經濟角度,這是個「價格補貼和設置上限價格」問題,在曼昆的《經濟學原理》講的很詳細了。

@王一飛講的也會比我好,我就不多說了。

但是,從實際操作的層面,

2430億元誰出?發改委?煤老闆?他們都沒有這筆錢。

所謂「對電廠的補貼」是煤老闆少賺的錢,

這筆錢只是個紙上數字,實際上並不存在。?

再如@林菁所說,工業用電誰來負責?最後通過產品轉移到消費者頭上嗎?

【jijiasx的回答(0票)】:

看了這麼多知友的回答總結一下吧。

1.郎所計算的居民用電價格是政府補貼電廠後電廠的出價,如果政府不補貼電廠,那麼居民用電的價格會更高。@木唐

2.居民用電的價格如果真的下降了會不會造成浪費?@古文字的建議階梯收費既可以抑制浪費又可以減少貧富差距,一箭雙鵰。

3.補貼發給電廠相對容易,想要低成本的把電費直接補貼給13億居民會是個不小的難題。

4.電這種特殊能源不能只從經濟學的角度考慮問題,有時是可以上升到「國家安全」層面的。

【王偉的回答(0票)】:

不用電的話,估計像我後媽那種

就會一天到晚開著空調各種巴拉巴拉,這樣電力供應能承受嗎?

標籤:-經濟學 -電力 -郎鹹平 -奇虎 360 股票(QIHU)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