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思考時腦海裡的那個「聲音」是怎麼產生的?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人思考時腦海裡的那個「聲音」是怎麼產生的?

2016年10月09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97 ℃ 次

【張翼飛的回答(35票)】:

腦海中的聲音,無論是在閱讀這一過程,還是在思考這一過程,雖然存在著生理機制上的差別,但都是以語言的方式出現的,所謂聲音,我認為其實是語言在大腦中的語音表徵。因而這一問題就可以變成對於閱讀過程和思考過程中語音編碼的探討。

閱讀過程中的語音編碼

看到一段文字時腦海中「讀」出這段文字的「聲音」

從心理語言學的角度看待這一現象,是在語言理解過程的初期,在將文字視覺的輸入匹配到相應的意思的過程當中存在著語音的中介。即「文字->語音->語義」這一過程,對於看到的文字,要麼通過你的長時記憶,要麼通過「正字法」(你可以不費力地讀出「zill」或「柏」,即使你之前不認識它,甚至它根本是個假字(詞))來內隱地讀出它,然後通過語音信息來理解文字或詞語的含義。這一模型被稱為兩通路模型,是一種嚴格前饋式的模型,另外一種模型「交互激活模型」則考慮到語音或語義對於文字的視覺加工的反饋影響。但歸根結底,這些模型都在說明在語言理解的過程中存在著「讀」出來的階段。

這麼說來感覺有些扯,但一些實驗的確證明了這一點。比如,Lesch and Pollatsek (1993), Lukatela & Turvey (1994)的實驗,先後給被試呈現兩個詞,讓被試判斷後呈現的詞是否是真詞,有以下四種條件:

1、rose - flower 控制條件

2、rows - flower 語音相似語義不相似

3、roze - flower 語音相似,假詞

4、robs - flower 語音不相似

實驗結果發現前三種條件下對於第二個詞的判斷都顯著地高於第四種條件,心理學上說是產生了啟動(priming)的效應。因為語音的啟動,使得任務成績提升,一定程度上說明了在語言理解的過程中語音過程的參與。

一些失語症的病人同樣說明了這一點,感覺性失語病人在優勢半球的顳上回後部受損,患者喪失了以前貯存的詞彙聲音信號,不能將聽到的詞彙與以前記憶詞彙的意義相比較,故無法理解別人的所說話的意思。失語症患者大多伴隨著閱讀上的障礙,也從側面說明了閱讀過程中的語音編碼過程。

當然,也有研究者認為在閱讀過程中可以跳過語音編碼這一階段,再扯就遠了~

思考過程中的語音編碼

在思考的過程中,比如我們進行推理或計算的過程中,腦海中也會浮現出聲音。在這裡,我認為大腦是將語言作為一個腳手架來幫助我們進行思考。因為在思考這一動態的過程中,信息是在不斷更新的,因此需要一個空間來存儲新的信息,同時對信息進行進一步加工。這個空間被稱之為」工作記憶「(working memory)。工作記憶當中有兩種存儲加工信息的方式,其一是」視空間畫板「,存儲的是圖像或空間的表徵,其二則是今天討論的」語音回路「,存儲著聲音的信息。當我們進行思考時,如果涉及可以具象化為語言或難以具象化為圖像和空間的問題,則往往需要我們調用語音回路。語音回路存儲的信息是語言,而存儲的方式則是語音的編碼。

一個簡單的實驗,找出難度適當的20道口算題,先正正經經地做前10道,計個時;做後10道的時候嘴上一直重複念著一個無意義的字,比如」燒「,再計個時。你會發現做後10題時由於你的聽覺系統有意識無意識地接受了無意義的詞,佔據了語音回路的空間,導致了完成速度及準確率的下降。當把無意義字變成有意義詞句時,如「燒死異性戀」,那麼可能對任務的影響會更大。這也是為什麼不提倡一邊幹活一邊聽音樂的原因~

這些語音編碼有音色麼?

音色,從物理上來講大致是指的是聲音波形中各個成分(頻率)的組成比例,有音色首先是需要有振動,但是根據之前所說的,無論是閱讀還是思考過程中,所謂的」聲音「只是大腦中的語音編碼而已,它跳過了聲音的物理屬性,直接提取語音的內在信息為任務所用,因而在一般的情況下,大腦不會再去向前反饋營造出一個音色的表徵。但如果你在構想一個類似於戲劇的情境,想著一個彪形大漢和一個纖弱女子的對白,或者回憶自己和父母的聊天,可能大腦會相應地對音色、音調等物理信息進行加工。但如同視覺表象一樣,對於一般人來說,這些加工都是極其脆弱且不穩定的,一方面容易受到干擾,一方面也難以對其進行深層次加工。至少對於我來說,如果實現戲劇不同音色的構想,至少得摘下聽音樂的耳機,找個安靜的地方閉上眼睛才行。

語音編碼受誰的影響?

如上文提到的,這些語音的編碼一般不存在音色的信息,因而在聲音物理特性這一層面上幾乎可以說是不受到誰的影響。但是,在其他層面上,比如加工速度,它還是受到一定程度上多方面的影響。無所謂是自己還是他人,正是人與其周圍環境的交互構成了個體的經歷,而這些經歷會影響到個體的發展,無論是生理上還是認知上。從小周圍人語速都快,於是你往往也會自主不自主地提高自己的語速,同時工作記憶中的聽覺回路會得到更高強度的訓練,所儲存的信息可能也會比一般人更多,在處理一些需要聽覺回路完成的任務時,可能就會表現地更好,體現為」思維更快「。但這些都是潛移默化的、涉及多個認知系統的過程,如果一概而論為語速快思維快,未免有失偏頗。

是為磚,求玉。

【SteveShi的回答(29票)】:

2015.2.11更新,感謝研究助理Yanqi:

文獻關於inner speech的研究指出,人們在說話和用內在聲音思考時激活的大腦區域有相當的重疊Burgess & Hitch, 1999; Yetkin et al., 1995). 這意味著內外兩種聲音擁有相同的神經學基礎。甚至還有研究發現人們在默讀的時候,喉頭的肌肉也會像說話時一樣有變化 (Cleland et al., 1963)。

關於這個聲音如何來的, Vygotsky (1987) 把人的言語分為社會言語(social speech),個人言語(private speech)和內在言語(inner speech)。在兒童成長過程中,小孩子會通過個人言語,也就是自言自語,來幫助自己思考,從而能夠完成相對較複雜的思考過程。這樣的以語言促進思考的方式,久而久之使個人言語內化,也就變成了內在言語。

題主提到的聲音受誰影響的問題,包括題主提到的語速和思維速度,我認為沒有必然關係。從Vygotsky的角度來看,應該主要看你從小的語言能力如何了。如果語言能力強,那麼和扶養人的培養有關係,也和自己的學習表達方式有關係。語言能力表達比較強,較多地輔助思考,那麼內在的聲音也會比較清晰。

Burgess, N., & Hitch, G. J. (1999). Memory for serial order: A network model of the phonological loop and its timing. Psychological Review, 106(3), 551-581.

Cleland, D. L., Davies, W. C and T. C. (1963). Research in Reading. The Reading Teacher, 16(4), 224-228

Vygotsky, L. S. (1962). Thought and Language. Cambridge MA: MIT Press.

Vygotsky, L.S. (1987). Thinking and speech. In R.W. Rieber & A.S. Carton (Eds.), The collected works of L.S. Vygotsky, Volume 1: Problems of general psychology (pp. 39–285). New York: Plenum Press. (Original work published 1934.)

Yetkin, F. Z., Hammeke, T. A., Swanson, S. J., Morris, G. L., Mueller, W. M., McAuliffe, T. L., & Haughton, V. M. (1995). A comparison of functional MR activation patterns during silent and audible language tasks. American Journal of Neuroradiology, 16(5), 1087-1092.

----------------------------------------------------

很有趣的問題!我嘗試著用自己的知識來解答一下。注意,以下觀點都是推測,我回頭會去找找學術界的論文。

聲音是大腦的構建

人類的感知,起始於刺激源,經由我們的感知器官處理,形成神經信號,進入我們的大腦,因此我們有了對刺激源的感知。可是刺激源是否是神經信號的充分條件?在沒有刺激源的情況下,神經信號是否依然可以產生?

從純生理學或者心理學的結構主義流派的角度來說,這似乎是不可能的。人的感知應該是可以被分解為具體的感知過程,這些感知過程聯繫了物理世界和我們的心理現象。可是格式塔心理學的理論告訴我們,人們的感知並不是完全客觀的。我們的大腦總是在混亂的刺激源當中搜尋有規律,有意義的感知,而且不同的刺激源之間相互作用,最終在我們感知裡構建出有意義的結果。

閱讀文字時,為什麼腦子裡會有聲音?我的猜想是如果能足夠精準地衡量導致產生這種內在聲音的大腦皮層,我們會發現被激發的部分和我們聽到真實聲音被激發的部分有一定的重疊。換句話說就是我們的大腦認為一定程度上我們真的有聽到聲音,所以我們對內在聲音的感知才會如此的清晰和強烈。但這個聲音,其實只是我們大腦構建出來的一個感知而已。

為什麼我們的大腦會這樣做?

結合上面格式塔流派的角度來看,可能是因為我們在閱讀的時候,一方面要處理視覺圖形的識別(讀文字),一方面要處理視覺圖形(文字)和其他物體或概念的內在體現(internal representation)之間的關聯問題,同時還要處理內在體現的具體物體和抽像概念之間的關係。這個過程的信息量太大,如果我們去關注所有這些信息,那麼我們的閱讀速度勢必受到影響。而這個是一個,一個內在的聲音,起到了一個將一切信息擰成一股繩的作用,這個聲音是我們的大腦在面對亞意識當中大量雜亂信息時,主動構建出來的一個可知,可控,有意識的感知。這個聲音幫助我們聚焦於當前閱讀的文字上。

舉個例子,當你讀「我看到我很傷心的樣子,自己也感到羞愧難當」的時候,視覺需要處理「傷心」二字的識別,同時大腦裡會去搜索和傷心有關的抽像概念,以及具體的感受、場景和回憶,同時還需要去識別搜索到的具體感受、場景和回憶是否和搜索到的的抽像概念匹配。

這個過程很複雜,會佔用你太多的精力,以至於讓你停在「傷心」這個地方。可是由於內在的聲音在有序地閱讀所有的詞彙,你的注意力被強迫轉向後面的部分,比如羞愧難當,所以你對傷心二字的感知,形成了一個比較淺,比較有限的印象,這個印象大致可以讓你理解整句話,也避免了你一直去思考到底怎麼算傷心。

聲音、圖形和認知識別

還有一種可能性是,從語言習得的角度來看,我們首先學習的是speech,是發音,在我們學會說話很多年後,才學會認字寫字。所以對我們來說,聲音識別和認知識別的關聯速度,比視覺識別和認知識別的關聯速度要快。因為這個原因,我們在讀文字的時候,大腦自然會選擇構建出聲音的感知來加快閱讀和信息處理的速度。

這就好比,英語口語不好的人,就算詞彙量很大,閱讀速度也相應比較慢,因為遇到了抽像或者生僻的詞,會需要花很多時間來思考詞語的意義。但如果一個人口語比較好,再閱讀的時候會以內在聲音為主導,閱讀速度就會很快。

另外題主問到聲音的問題,這個聲音我認為應該是一個模糊的,去身份化、去性別話的聲音,因為它的目的是要幫助你加快閱讀速度,是大腦構建出來的感知。另外關於語速的問題,語速是永遠趕不上思維速度的,所以我不認為語速和思維速度有必然關聯。

【AmengZhao的回答(2票)】:

我覺得這個問題更有意思的延伸是:你大腦裡聲音的嗓音是誰的聲音?是趙忠祥的、康輝的、李修平的還是你自己的?或者說,所有人大腦裡的聲音是否根本就是一模一樣的嗓音?另外,大腦裡的聲音有口音嗎?

【孟凡斌的回答(4票)】:

人思考的時候腦袋裡並不一定有聲音。比如,聾啞人。

記得浙江大學一個老師,做過關於聾啞人認知模式的研究。

【王玨輝的回答(4票)】:

我思考時沒聲音啊

【RonaldLiu的回答(5票)】:

我好奇的是天生失聰的人 思考的時候腦子裡是什麼聲音

【chancechen的回答(0票)】:

我分析的時候為了理清楚,腦子會有聲音,想了想是我自己聽到的自己的聲音。就像我讀中文文章那樣,不知道有沒有人和我一樣

【王青蛙的回答(0票)】:

在我閱讀速度較慢的時候,腦中聲音的作用是斷句和加強記憶,較快的時候就沒聲了。

思考的時候,聲音是提出問題的,並且會說出幾個關鍵詞來,剩下的都是無聲的(此時有圖像)。

打字寫字的時候也是有聲音的,我覺得起到了命令動作的作用。

【Bruno的回答(0票)】:

「內部言語」(inner speech)嘛,有空再來填坑

lz感興趣可以先去看wiki:Intrapersonal communication

【樊林的回答(0票)】:

簡單來說,語言就是一個思維模型,一個詞語,比如桌子就對應著各種感官信號,當你看見桌子倆個字時會自然的想起與之對應的畫面,聲音,觸感等而人接觸語言最早接觸的就是聲音,所以

【王新的回答(0票)】:

……想像出來的?

請折疊

【劉偉奇的回答(0票)】:

感覺直接出現 認知中字體形狀對應的意義 而不是某類聲音

【polarhvictor的回答(0票)】:

問過這個問題,當時人回答我是讀的少,讀多就好了,我覺得有道理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現在很好奇 那些不會說話而且聽不到聲音的人思考的時候是以什麼為載體的。是語言還是其他的東西。

【姜昊池的回答(0票)】:

我也很好奇沒有學過任何語言的人是如何思考的。。。。。。

【熊喵吃甜品的回答(0票)】:

看到一個本不相關的另一個問題,如何評價作家傑弗裡迪佛,負二的回答,裡面提到一本叫《少女的墳墓》的偵探小說,似乎能給題主一點點幫助。

標籤:-心理學 -生理學 -語言 -思維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