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研究海洋科學的生活是怎樣的?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出海研究海洋科學的生活是怎樣的?

2016年11月02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9 ℃ 次

【懷特克裡克的回答(173票)】:

不請自來。覺得這個可以一答~

一般出海按所去的地方分為幾類,河口區、沿海(coastal )(很晃,暈船)、南海之類的寬闊海域、印度洋之類的大洋、南北極...

參加過2012年和2013年夏天去台灣海峽的航次,每次十來天左右,那種欲仙欲死的感覺,至今難忘。剛上船的一兩天,視個人體質而定,我一般都是船一開直接暈菜,先在床上躺兩天,飯點起來吃個飯,然後睡睡覺,一暈船就出去吐,一般吐完之後就舒服很多。兩天之後慢慢適應,就可以出來幹活了。有師兄上船之後活蹦亂跳,別人暈船暈得半死不活的時候,他在吃;別人吃完之後就去吐了的時候,他還在吃;還有師兄,一上船就躺著,一直到下船為止。

去台灣海峽是身邊很多去過大洋和南北極的人最不希望去的,因為台灣海峽水太淺,船太晃。

去印度洋的同學表示到了大洋就不暈船,在船上可以見到鏡面海;去南北極的是大家最羨慕的。

一般船上的人都分為四個大方向:

物理海洋、海洋化學、海洋生物、海洋物理。

對生物和海物的不太瞭解,前年去台灣海峽的時候,船上就有海物組的,他們直接現場做實驗,主要是聲學方面的,每天在船上工作15h以上。

下面簡單的說下物海和海化部分的,主要來說說自己的經歷。

物海的是船上的人最輕鬆的,一般輪班守著CTD采水器即可,大概每兩個小時采一次水,就是把CTD這個大傢伙放下去,收上來,然後等著海化和海生方面的小夥伴們把水樣取走,然後就可以愉快的去看電視劇或者打牌吃零食了(如果你不暈船)。

當然物海組的也有可能自己有一些放儀器任務的就需要另當別論了,比如去年去的航次,放錨系!純粹的體力活,6個青壯年花了兩三天才把三個錨繫上的儀器組裝好。放下去之後還要擔心能不能成功回收,海裡的不確定因素太多,尤其是在近海,等到全部回收成功才算完成任務,等待的時間是焦躁不安的。

12年那次出海,和師兄自帶一串儀器上船的,中間要回收上來,把數據讀出,再放下去,記得當時大概中午一點左右的時候收上來的,數據讀完設置好,三點左右,船長在等著我們的儀器放下去之後然後開船,正是烈日當空之時,和師兄頂著烈日,忍著不斷搖晃的船帶來的陣陣噁心感,把儀器綁好,其間吐了三四次,吐到只能一直喝水來讓自己感覺舒服點。第二天脖子上就脫皮了。

海化組的最苦逼,從物海組收上來的CTD那邊採完水樣之後,就要開始分裝、固定之類的操作,還有部分水樣要抽濾,因為船上一般是沒法完成滴定之類的實驗的,等一批剛剛預處理完成之後,不要急,下一批水樣又該開始了...於是乎,每次海化組那邊都是一片繁華的景象,暈船了?沒事...邊上擺個桶,邊吐邊幹活。

其實...暈船之後,吐出來反而更舒服,但你得保證肚子裡有東西可以吐出來,不然...膽汁都可能可以吐出來。還有,出海最希望碰到的就是來個颱風,可以去避風,或者定點觀測,只要船不開,就基本沒人暈船;走航的時候,任務緊,碰上不好的天氣,暈船的人多很多。

另外,我們用的那個船上伙食還算不錯,正常三餐標配兩葷一素還有湯,晚上有夜宵,還有船員自己釣到魷魚煮了吃,可以順便吃點,船員們都很健談,而且80分都打得很好,可以看他們打牌消遣時間。還有一點好,就是在船上看夕陽和日出是一種很美妙的體驗,夕陽的時候,吹著海風,站在船頭,很有感覺,也曾經見過雙彩虹,還有看到不遠處一堆烏雲,雲下面在下著雨,我們這艷陽高照。

還有一點,船上女生很少,基本上各個航次的特點吧。去南極的同學曾經跟我們說,情人節的時候,雪龍號船長表示,有女朋友的男同志去船上可以上網的房間聯繫女朋友,船上的女同志就留下來活躍船上氣氛吧......

ps:實驗室有個小夥伴剛從台灣海峽回來,因為上船之後一直躺著沒法幹活,首席讓他先下船了。

圖 某天值通宵班早上拍到的日出 圖 某天值通宵班早上拍到的日出

========Update========

突然想到,補充一下,既然說到出海研究海洋科學,在船上的時候,現場觀察海洋表面的一些現象是很關鍵的,能加深對知識的理解,即長見識!船上和經驗豐富的出海大神們聊天,也是一番不錯的體驗,能知道很多你以前不知道,都是很高端的事情。

比如當時我出海的時候,有天晚上半夜起來吐,突然看到物海有個組的老師和同學打了雞血般的拿起了儀器準備讓儀器下水,因為他們看到了內波!(科學家的嗅覺),皎潔的月光下,海面上出現了一個很明顯的波峰波谷,馬上加密觀測一下,然後他們獲得了寶貴的實測數據。

pic from: 香港中文大學衛星遙感地面站2006年11月20日 接收到的南海內波圖像

還有在沒有船隻經過的海面,海水表面的粗糙度可以反映出海底的粗糙度;

[1][1]

大洋中,透明度越高,說明水體營養鹽含量越低,即海洋沙漠。

在河口區的時候,海化組的很多時候,需要採集底泥,現在大部分的河口區采上來的底泥一般都是黑色的,重金屬等污染太嚴重,大三時候在九龍江河口采上來的底泥那種味道,臭炸天。

[1]Shao, H., et al. (2011). "Sun glitter imaging of submarine sand waves on the Taiwan Banks: Determination of the relaxation rate of short waves." Jou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 Oceans 116(C6): C06024.

【盧文芳的回答(15票)】:

首先我就是 @劉夏橙 的答案中提到的躺到下船的師兄。

還有師兄,一上船就躺著,一直到下船為止。

實名反對 @劉夏橙 的答案......中的這一句!

====================================================

從另外的角度談一談出海的生活。

  1. 有位知名的海洋學家曾經說過:「做海洋科學的人其實挺可悲的,你的研究對像只有那麼小的部分被人類所touch過。大部分的海洋,甚至都未曾被現場觀測過。」雖然人類的技術日新月異,遙感、浮標、雷達、機器人等工具還是不能完全代替現場觀測。因為油費、船時費、學生補貼等費用的存在,出海觀測的成本要大大大於陸地上的學科。再加上海上海況複雜,有的檢測項目需要現場完成(比如@劉夏橙 提到的一些化學檢測,如果採樣站位密集的時候,甚至要24h無休地做預處理),因此海洋數據獲取具有相當的困難。

  2. 因為稀少且獲取困難,所以出海的數據就格外珍貴。導師的課題、學生的Paper/畢業,可能都指望著這幾天、幾十天或者上百天的航次。因此才會出現@劉夏橙 提到的吃飯-吐-做實驗-吐-做實驗-吃飯-吐的場景。(請一定注意腦補!出海真的很辛苦!)
  3. 與一般想像的浪漫、熱血、壯麗的出海旅程不同(e.g. 某少年漫畫?),海上研究是艱難、危險、不確定的。茫茫大海上,唯一的依賴就是那艘船,和船上的人員。通信?有,可是一旦發生什麼事故,比如船體機械故障,唯一能做的只有發出求救,然後聽天由命。等到救援趕來(地方海事局、海洋局會組織直升飛機救援),人和船都不知道漂哪去啦。甚至於還有出海落水獻身科學的事故(廈門大學副教授遺體被發現 距落水失蹤已過七天)發生。(bless...)

===================================================

先寫這麼幾點,有空補上~

【郭烏賊的回答(10票)】:

出海肯定是很苦的,苦的程度取決於航次和航次首席。

尤其對化學的來說。物理海洋的一般現場取數據,溫鹽密讀一讀就好了,生物的一般是現場取樣,回去分析。所以出海最苦逼的就是化學的,既要現場做實驗,又要現場取樣。現場測定的參數一般就是溶解氧,COD,五項營養鹽這些,都是要現場加試劑顯色滴定測吸光度的,特別繁瑣特別累。如果跑大面站,再遇上一個為了節省船時的變態首席,站位之間間隔很短,就基本沒有休息的時間,甚至壓樣加班。連續站就更變態了,每兩個小時下一次采水器,有一次我們連續工作了44個小時。有的航次還要加現場培養,工作量就更大了。

出海的時候每個人的工作都是固定的,而且大家都很累,一個人倒下了就是給同伴增加工作量,所以一般再累也會堅持。碰到海況不好,暈船的時候,就在旁邊放個桶子,一邊吐一邊做實驗,吐滿一桶就自己默默地拿去倒掉……

作為一個吃貨,基本每次出海,我都會跟廚師和政委混熟,不忙的時候去廚房幫個廚,賣個萌什麼的,這樣就可以弄到好吃的啦!當然這是在不暈船的前提下。

其實在出海這件事上,女生還是挺受歧視的,覺得我們嬌氣什麼的,但是嬌氣不嬌氣跟性別根本沒關係。就那次44小時作業來說,我們一個團隊包括兩個女生,四個男生,堅持到最後的是我們倆姑娘和一個男生。

總之出海這件事就是,挺苦的。如果數據是自己的,那應該出,如果自己拿不到數據,那還是算了吧。

【handlf的回答(8票)】:

謝邀,現有答案已經很好了,簡單說幾點沒人提到的

1.研究生活:題目中「海洋科學」其實是一個比較大的範疇。不同學科之間出海的研究生活還是差別比較大的,本人物理海洋專業海調主要取水文要素如流速、鹽都等都可通過定點的浮(潛)標搭載CTD、船載的ADCP等進行測量,人工只要按照所需收放儀器及採集數據。除了有需要週日觀測(25小時不間斷)外一般還是相對輕鬆的。據說做海洋化學的童鞋要帶著成箱的瓶瓶罐罐....當然最辛苦的是海洋地質的童鞋。

2.暈船:暈船這個事因人而異,不過有時候運氣也挺重要的。如果出發的時候海況比較低,身體容易在一個比較緩和的條件下進入船體搖晃節律的話就一切OK,即使後面遇到風浪也容易適應。總體而言,出海經驗多了,大多數人還是不會嚴重暈船的。另外,如果在海上時間長了,剛回到岸上會「暈陸地」....身體的適應性真不是蓋的。

3.吃住:不要以為在海上就能隨便海釣什麼的....吃的東西基本還是船上的儲備,如果出海週期長,需要定時靠岸補給,不過由於食物保鮮等技術進步,在船上的伙食其實比想像中的好很多。睡覺其實是個比較頭疼的事,因為船是會晃的。躺在床上前後晃還是可以接受的,左右晃就非常痛苦。人就需要隨著他的頻率也反方向晃一下,否則容易掉下去....或者只是產生掉落感也會醒來....習慣以後會好很多。

4.娛樂:沒有網絡,鮮有信號,與世隔絕,真乃逃婚躲債違約避難之首選,你值得擁有。所以LOL什麼的就別想了,年輕點的基本都是打DOTA.....不會的就是打牌。船上電腦基本都是防水的,想想一圈兒人坐在甲板上打DOTA也是很帶感。

另:海上日出是壯麗的美景,但是如果天不亮就去幹了好久的活然後看到了日出就沒那麼美了.......

暫時想到這麼多,無聊了再來補充...

【羅爾的回答(4票)】:

謝邀。上面的回答都說的很詳細 也很豐富(包括經歷和抒發情感上)補充一些自己的想法。學的是海洋化學,相比來說 在船艙外的時間比較長,比如要測透明度 用絞車測水深,抓取沉積物,踩不同深度層次的水樣,即使有機械幫忙也是體力活。出海有近海 ,也有遠洋項目,比如各大洋以及極地。近海稍微好些,海上風浪小(沒遇到颱風過境的話),不過要是暈船,那只能臥倒了。我就暈船,而且很厲害。但是到了某個地點後還是要強撐著起來幹活,什麼都吃不下,只能吃點乾果話梅,第一次出海的感受很難忘。遠洋承擔任務的船比較大,需要抗住高級別的風浪,所以幾千噸的排水量還是有的(比起專業貨輪確實小了)。作為菜鳥,還木有豐富的經驗,記得有一次繩子纏到水下的不明物體(可能是暗礁),大家一起拉,之後實在不行了經驗豐富的前輩告訴我們趕緊鬆手,話剛說完,繩子就硬生生的斷了,幾個人手上都磨出傷口。雖然是一件小事,但至今想想仍心有餘悸。願大家都順利

【劉表表的回答(3票)】:

不知道海洋漁業算不算海洋科學,今年剛去金槍魚延繩釣漁船上統計漁業數據,剛好在熱帶,因此沒有風浪,船一點也不晃,不暈船,但是確實很寂寞,各種物資缺乏,食物很多都是釣上來的雜魚(旗魚,烏魴什麼的),偶爾吃的好點就是紅燒肉啊,金槍魚生魚片啊,大洋上的東西都不好吃就對了。

上點照片上點照片

【映雪二樓東的回答(2票)】:

補充一下一樓,還有個學科分支,海洋地質。大概又可以分為幾個方向,一個是地質和地球物理方面,資源礦產探測與開發;一個是海底沉積物的運動、與水流的相互作用,已及沉積物對海水中物質的吸附、孔隙水的生物地球化學過程等方面。海底資源礦產的開發其實是海洋研究的重要驅動與應用領域。研究的方法很多,可能有水體中的沉積物捕集,懸浮泥沙濃度,底質採樣,巖芯收集等......

八卦:最近有個師弟出海期間找到了gf,是同航次其他課題組的女生。個人認識好幾對出海認識,最後修成正果的。分析一下,一則可能這些人平時太宅了,足不出戶,很少社交渠道,出海就一艘船,抬頭不見低頭見,怎麼也可以搭訕聊聊人生,從陌生到熟悉,有相見恨晚的,趕緊引為知己;二則出海總有很多突發情況,有的手忙腳亂,有的樂於助人,遇到困難彼此鼓勵一下,抑或有大風浪什麼,患難見真情,情愫暗暗生;三,想想,如果一對男女一起熬下半夜,又一起看大海,開星空,看日出,海風一吹,自然陶醉,會比較有親近感和儀式感,能不擦出點火花、發生點化學反應?

呵呵,先扯一點點,坐等樓下的精彩......

【markfz的回答(0票)】:

難道上面全是廈大海洋的?

【Aquariuslx的回答(0票)】:

上面的回答好詳細~不暈船的人表示雖然累但是很快樂,簡直是度假~

【JocelynJustMe的回答(0票)】:

默默的心裡全是期待

【binda的回答(0票)】:

應該是很辛苦的生活吧

【周航的回答(0票)】:

海洋地質偽學術男,近海小漁船就不要出了,能暈死;暈不暈船分人,有的人一點兒不暈,有的人上船就能吐的天昏地暗;室友出南極已經3個月有餘還有再呆三個月,那邊風景真特麼漂亮;希望以後我也能跟一個極地航次

【TTYang的回答(4票)】:

好吧,先講20分鐘的故事……因為我發現我被 @袁霖放在了「連環奪命催更新」系列了!突然就有了鬥志了。

故事一,關於暈船

看樓上的哥們兒一直在不停的說暈船啊,吐啊,估計還是出海地點太近海了。我每次出海都是在大洋,從來沒有暈過船(請考慮我不會游泳而且沒有坐船經驗),當然大船的體驗比小船的要好得多。印象深刻的是某次遇到風暴,所有科學家和船員幾乎都回自己的艙位躺著了,連廚娘大媽都休息了,我們那牛逼的首席教授依然在實驗室寫報告。當時船顛到我走路去廚房拿個三明治都要各種扶牆,躺在床上感覺摩擦力好小,彷彿分分鐘要滾下去的節奏。回頭看我們教授,依然隨著風浪「妖嬈」的搖擺著腰肢,紋絲不動的釘在椅子上寫報告,歎服啊!

出了這麼多次海,唯一見過一個從上船開始暈到下船的,是一個美國國家地理雜誌的記者。每天一大早,他就被小心翼翼的扶出來到甲板上曬太陽,一直到晚上太陽下山了,再被小心翼翼的弄回房間,看起來真的超級挫……NND,本來還想著被大記者採訪一次,上個雜誌拿給咱鄉親們看呢,結果我這「衣錦還鄉」的夢破滅了……

至於我們學生,真的是沒時間暈船,一直在採樣,採樣,採樣……在船上呆一天可是上千刀的花費啊,誰敢隨便去睡覺,打牌?!

故事二,關於採樣

就是采水樣,沉積物樣品,有時候有ROV(水下機器人),有時候可以坐潛水器去海底親自采whatever you like。這些年採得最多的就是水和沉積物,還有珊瑚,貝殼,螃蟹,海綿,蠕蟲,石塊,可燃冰……

ROV是在船上有專人操作的,其實很難掌握。有次是個很和藹的老爺爺操作,結果好像光線不好,攝像頭又掛了一個,所以3個小時才弄到5個樣品。我悄悄問我大師兄:「能換別人來不?」本意是覺得老爺爺可能累了,結果,好死不死,周圍本來都在說話的人突然就不說了,我那聲音就非常不和諧的冒了出來。還好老爺爺脾氣好……

真心的非常累,因為在船上都是日夜都採樣,我們每天睡6個小時絕逼是奇跡,我每次睡6小時都會被因為內疚產生的罪惡感叫醒。據說這個累不累看首席科學家是不是push,我遇到的好像都是他們自己每天只睡3 4 個小時這樣拚命的傢伙。有時候看到首席只能坐在椅子上打盹,挺心疼的。出海,真的不是每個人都能幹的。

採樣的時候有時是非常漂亮的藍色海面,有時候還會遇到暴雨。船基本會狂奔到其他地方避雨,我們就在外面看下雨的雲彩。像這樣:

什麼叫絲緞一般的海?就是這樣的什麼叫絲緞一般的海?就是這樣的

晚上採樣的時候,還有人被飛魚打腦袋的,也有突然發現我們身處一大群大水母中間的時候,燈光下非常詭異。晚上採樣的時候,還有人被飛魚打腦袋的,也有突然發現我們身處一大群大水母中間的時候,燈光下非常詭異。

故事三:關於生活

嗯,船上有廚師,基本規律就是大船的廚師普遍比小船做飯好吃。可是我每次出海多於兩星期就吃不下東西,只吃水果酸奶和甜麥片。最喜歡半夜三點大家一起喝熱巧克力的時候了,各種玩笑。我們經常出海超過一個月,有時候上岸補充,有時候沒有補給。第一次上岸補給的時候,我看著一堆薯片和奶酪就發愁,在甲板上站著突然看到離我們不遠是一艘中國船!那個激動啊,真的是非常想去那條船上要幾個饅頭剩菜啥的……真的是在心裡默默謀劃了很久……當然,現在我早就習慣各種奇怪的口味了。沒補給的時候,後來每天吃土豆胡蘿蔔,沙拉的蔬菜葉子都有點壞了,想想挺可憐的。

我睡在最底艙,能清晰聽到海浪輕輕拍打船體的聲音,所以總是夢見自己是一條水缸裡的魚,醒來腦子裡第一句話總是「海風啊你輕輕地吹,海浪你輕輕的搖,讓我們的海軍睡覺覺……」

無限循環。

還有啥?你們還想聽啥看啥?

--------------忿忿不平的割--------------

才發現國內的出海有補貼??臥槽我們怎麼沒有?一分錢都沒有啊啊啊啊!我們出海都是妹子比漢子能幹啊,有時候遇到睡得死豬一樣的漢子真心想丟下船去當魚餌啊啊啊!

【陳頌楠的回答(0票)】:

師兄說,上船暈船,適應以後,下船暈地

【李依倫的回答(0票)】:

難道沒有海大的嗎?

【LuJC的回答(0票)】:

好像也沒啥感覺,就第一次出的時候有暈船,但活還要干,邊吐邊干。有一次在餐廳吃飯,本來好好的,對面一師妹,吃著吃著,忽然跑去垃圾桶旁邊嗷嗷吐了一口,回來接著吃。我受不了了,跑去廁所狂吐。嘔吐這事情真會傳染。實驗不多的時候還是很輕鬆的,多的時候就整天整天沒覺睡,睡覺斷斷續續的,因為船到站位的時間都不是固定的,常常是這個站的水沒濾完,下個站又到了,最苦的時候,實驗室就去了我一個,連續半個月,每天間斷性睡兩三個小時,分不清白天黑夜,只要有空就睡覺。恨不得趕緊幹完活,可以睡半個小時,要不然下一個站又到了。出了好多年,以後還要出,幹了這行就是這樣子的,跟別的360行業也沒啥差,一樣酸甜苦辣,現實中最不喜歡別人一臉好奇的問我出海怎麼怎麼樣,一個行當而已,不過也能理解學生們一臉炫耀的給別人說出海的經歷,畢竟為自己從事的事業感到驕傲,那也是極好極好的。我唯一希望的就是,平平安安的,別出事。另外一個就是,要是工資能高點就好了。呃,沒有了。

【張睿的回答(0票)】:

因為在海大

非涉海專業的也出過海

但其實就是坐船在海上遊玩一圈

所以不清楚搞科研的具體體驗是什麼

不過有好多同學暈船暈的厲害

怕掉海裡不敢往海裡吐

所以在衛生間排著隊吐並伴著濃烈的燉排骨味

故事的最後被隔壁廚房燉排骨的大爺轟到甲板上吐去了╮(╯▽╰)╭

【liangxiao的回答(0票)】:

很刺激,但是很累。

標籤:-海洋科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