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批判「集權」是因為覺得它是錯的,還是相對「民主體制」落後?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大家批判「集權」是因為覺得它是錯的,還是相對「民主體制」落後?

2017年01月19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62 ℃ 次

除去部分人,大多數知乎公民還是對集權(說專制也行)持批判態度,而且言辭激烈。

我想問的是大家對集權的批判和反感是因為覺得他相對民主體制較為落後,不和時宜,還是覺得它是錯的?

請說實話,依據你的第一反應,拜託。

看了一下大家的回答,可等大家有些跑題。我問的是對他的批判第一反應是絕對性和相對性的問題

【yolfilm的回答(15票)】:

-

世間無完美之物。

尤其是政治體制,第一要思考的,不是政治體制,能帶給我們多少美好的福利。

而是應該把「防弊」,放在第一位來考慮。

一、

民主和極權的最大不同,就是民主,把制衡,防弊,當作頭等大事。

行政權力,或因為自私天性,而有擴張的傾向,所以,要把立法交給另一群人,讓他們互相制衡。但,立法又可能因為趨利,變得不顧現實,所以,要有司法作中間的裁判(比如憲法法庭、大法官會議)。司法可以「說解」法條,但不管權利再大,他們不能立法,立法只能由行政機關,或是立法機關完成。

總之,就是相互糾葛,誰也不能讓誰好過。

民主的分權制度,設計的基本原則,就是要讓各種權力去吵架,去協調,去坐下來商量結果。

誰也不能一家說了算,這是民主的前題,民主不考慮效能,民主考慮的,從來不是便利二字。

民主,就是要防弊。

二、

極權就不同了,極權永遠在叫囂自已的「高效」和「力量」。

極權,放歷史來看,確實是有其利害非常的功用在,一戰戰敗,破敗的德國威瑪共和,可以在希特勒手上大翻轉,希特勒上台不過數年,就能讓貧窮的德國工人翻身,富裕到可以在地中海上租遊艇渡假。

而戰勝的法國,他們的工人假日在作什麼呢?比如巴黎工人,假日得到巴黎市郊農場兼差,就為了給家裏多掙幾個雞蛋。

希特勒絕對是有能者,他若無能力,德意志整個民族,豈可能放縱他到無法控制的地步?

同樣地,中國因為(1840年)鴉片戰爭,開始學洋務,「思夷之長,以治夷」時,日本還在鎖國,還要再過二十年,才有(1868年)明治維新,才有還政天皇。才開始新建他們的軍國體制。

明治維新後,不過三年,中日就發生琉球事件,牡丹社事件。中國退讓。

再過二十多年,中日甲午海戰,日本已能打敗數十倍於己的大清國。中國投降。

這種高效,何其利害,極權的正面能量,幾乎無人能比。

但,也是如此,一旦極權發生問題,開始走偏走逆,它的負面能量,一樣也是驚天動地。

沒有極權,希特勒焉能發動恐怖的二次世界大戰?

若有制衡,日本軍部豈能肆意妄為,打了中國,打蘇聯?打了美犬,打英狗?

就因為極權,所以,才有那樣恐怖嚇人的自信心。

山本五十六在御前會議,阻止日美開戰時,說了「要有在華盛頓和美國人簽城下之盟的決心。」

結果呢,還是偷襲真珠港了,日本軍部,真想打到華盛頓去!

三、

民主的問題是,他們不能為自己的低效辯解,因為,不低效,就無民主,

而極權者的藉口,總是叫的比誰都好聽。

「犯強漢者,雖遠必誅」,漢武帝一生興戰無數,到晚年天災人禍不斷,下詔罪己,還一口嘴硬地強辯,說是「朕豈好戰哉,朕不興戰,國必亂矣。」(大意如此,不是史書原文,錯了請訂正)。

但,「無為而治」的文景之治,兩個皇帝都不愛惹事生非,也不愛打仗,國家就亂了嗎?

說到底,極權者有一種急燥的傾向,要用最快的方法,產出最快的結果,也是因此,他不能聽下任何意見,你話多了,就割你的生殖器。(比如司馬遷受漢武帝的腐刑)。

在這種爽快無比的加速度過程中,必然有許多人受益,

但,很多人沒能意識到,愛害者,也會加倍地增加。

改造城區,會給市容經濟帶來巨大變化,為民生創造,為後代謀福,這是極權者的邏輯。

但,被強拆民房的百姓,他們世居於此的自然人權益,又有誰來保護?這是民主主義者的顧慮。

其中,民主主義者更害怕的是,極權者高喊大公無私,更可能是一個謊言,背後牽涉到他們隱藏的私利。

四、

說到底,極權,就是「防民如賊」,而民主,就是「防官如賊」。

因為極權可產生的禍害,遠大於它能帶來的益處,所以,寧可選擇低效、吵鬧、無能的民主。

只有看清了,極權主義的高效能,不再是益處(它更可能是謊言)

也認知了,民主主義的低作用,不再是壞處(它更可能是一種道德),

這二者的真正價值,才能被合理地理解。

-

【MyNameIsLegion的回答(4票)】:

又仔細研究了樓主的問題,可能是有些跑題,但關於為何批判應該已經寫下去了

我喜歡那位匿名兄弟的答案,這個問題我以前也考慮過很多,但實在覺得失望,就把我想的一些核心寫出來吧

批判集權的原因,對於普通人來講很簡單:沒有權力,沒有實質的反抗權力權利,在一個原本不公平的世界繼續深層次壓搾(極端情況下),所有運行的規則必須圍繞著集權階層,因為他們是集權,但如果他們成了享受者,我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雖然我大概能猜出什麼樣子。

以下是略有跑題卻有些相關性的個人見解

而對於集權的享受者:我個人認為他們對待手中的權力是兩種態度

1:充分享受利用,達到自己膨脹的心理,以中國絕大部分貪官為代表

2:享受但仍舊抱有思考,抱有良心。集權在他們的手中可以十分有效,但是很無奈,大環境所致,他們無法大施拳腳,只能做到整體對得起良心,但可能也不得不沾點渾水,仇和、汪洋(他有無黑賬我不知道)為代表;或者游離於黑白之間,既保證權力能為己所用,也能一定程度為民謀福,但他們的出發點是什麼也不敢保證

對於民主制度,幾個缺失的地方正如那位兄台所說民主的關鍵不是投票,而是制衡政客的專業就是權衡利弊,他們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瞭解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各個決策有什麼利弊。他們比政治圈外的人更專業——只要想辦法把他們關在籠子裡,他們就能乖乖為人民服務。

制衡的後果就是顧此失彼

其實歷史上很多國家都是從專制、集權走向民主,而後繼續集權

法國、希臘、羅馬就是很好的例子

歷史上每個時期,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核心目標,以這個目標為支撐點,會自動的偏向適合的政體,唯一問題就是轉換速度的快慢,還有時代變化的速度,也就是你的速度是否合適,你的轉變是否需要

目前中國的轉換速度我認為還是合適的:

原因如下:

1.集權所帶來的快速發展和種種不公平我就不贅述了,但目前我們還不能失去這種優勢

2.中國想玩民主可以,先讓那些走向前列的人建立起一個理性的民主觀念,走在後面的人擁有民主這個概念;國外為什麼能玩民主,因為他們的民主觀念存在的時間超過你的想像,幾千年的熏陶才能有今天的結果,你再看看那些被快速民主忽悠的國家,比如印度,烏克蘭,其實最有代表性的就是那些非洲國家,現在什麼樣子大家都或多或少有所瞭解

3.雖然種種不公,但還沒到真正水深火熱的階段,相反要是現在搞就絕對鬧得跟法國大革命似的(這段歷史我強烈建議大家去瞭解,我相信即使你瞭解文革、瞭解大清洗、瞭解紅色棉刀、瞭解盧旺達種族屠殺也會被當時的夾雜著理想,夾雜著民主的集體瘋狂所震撼)

最後補充一下我對所有政體的看法:什麼政體都是垃圾,都是混亂,除非人能像機器人一樣按照固定的規則做事,那麼不論什麼年代,什麼政體,科技發展到什麼地步都會讓絕大部分人不滿意;略有偏激,如果對我這種想法不滿可以隨便評論,但我不會對最後的那點看法進行其他的解釋

【塗高揮戈的回答(5票)】:

集權沒錯,民主也好不到哪去,只不過集權地操作要求太高,所以表現地比民主拙劣,好比一個遊戲你選個中規中矩地人物出現失誤的幾率就小,而集權這種屬於微操大局觀都得好,一下弄不死人自己就死了,而國家這種物體一旦失誤後果不堪設想,有人說民主最低50分最高70分,而集權最高100分最低可能0分,所以大多數人鍾情民主

【Steve Liang的回答(0票)】:

不存在落後與否的說法,而是沒有監督的權利,它將無惡不作。

【Zhang Fuguang的回答(0票)】:

請先區分「集權」與「極權」,centralized power 與totalitarian 區別還是蠻大的。

而且不要把這倆任意與「專制」?despotism 劃等號。

【朱浩?的回答(0票)】:

如果從字面理解的話,集權比民主更高效和先進,就比如刀和石器,哪個更快捷和高效。罪魁禍首應該是掌握這個的背後的人吧,人一旦嘗到權利的滋味,就會暴露本性。

【正龍的回答(0票)】:

貌似除了美國的民主沒有反覆,其他的的有反覆,拿破侖稱帝也是人們選上去的,如果羅伯斯庇爾能給法國帶來榮譽和利益,恐怕也沒拿破侖啥事兒,看哪個時代的小說,很多新興的權貴對拿破侖是發自內心的擁護。

所以只有利益,當一種制度能帶來利益的時候,大家不嗇讚譽,當他帶來的是損壞時,大家就拋棄他!

民主是有可以說不的權利,而不是簡單選舉。

?

【John Nash的回答(0票)】:

引用大神的話:

最差的民主,也好過最好的專制。

【張立博的回答(0票)】:

第一感覺是集權相對來說比較落後,但是說實話,如果我做統治者的話,也許也會是個獨裁者,呃

因為我認為我是正確的,但是這個問題就如匿名用戶說的這樣,權利沒有制衡,則會產生很大的問題,自己監督自己是不靠譜的。

所以根本問題在於權利如何互相制衡,同時普通公民如何伸張自己的權利,這都是非常重要的。

【武又同的回答(0票)】:

制度沒有錯,只有不合時宜。就像科舉制在某些年代發揮很大作用,但是在漢代之前或現代就是不合時宜。至於前面幾位說的我感覺大多和自由有關。自由和民主,法制相關但它們並不互相等於

【羅威的回答(0票)】:

就好像一幫人憂鬱吃什麼的時候,需要有個人站出來強硬的選一家,其他人接受一樣。

幾個因素:

1、這個人能服眾

2、這個人不是絕對自私的

3、其他人對此問題持無所謂的態度

除此以外,誰也不希望總是被代表,所以從需求上說,人們並不需要「集權」,僅有少量需求的「集權」存在得趾高氣昂,必定是錯的,不是「集權」錯,而是在背後操縱的集團「錯」。

一句話,「集權」既不錯也不落後,只是大家普遍不需要它

【skywalkerhan的回答(0票)】:

因為集權讓我不爽。我不需要有人告訴我應該怎麼樣不該怎麼樣

【冉曼的回答(0票)】:

我覺得,批判集權的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緣於對權力的嚮往。而民主要防止民粹主義擺頭,使得一些人對其又愛又警惕

標籤:-政治 -社會 -社會心理學 -歷史 -中國歷史 -yolfilm -文化 -民主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