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一定要有「突破性貢獻」嗎?對經濟學來說,什麼樣的貢獻算是突破性貢獻?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一定要有「突破性貢獻」嗎?對經濟學來說,什麼樣的貢獻算是突破性貢獻?

2017年03月09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3 ℃ 次

【慧航的回答(44票)】:

當然要有「突破性貢獻」。

對於經濟學來說,這種「突破性貢獻」可能是一個新的理論的提出,或者是一個新的建模方法的提出。我們常說的「大牛挖坑,小牛填坑」,「大牛挖坑」就是說的這麼一個「突破性貢獻」的問題。

舉幾個例子,比如在金融領域獲獎的:

  1. 公司金融是金融的最重要的分支領域之一,而這個子學科是基於Modigliani–Miller theorem而建立的。這就是所謂的「挖坑」——提出一個新的理論,後人們的工作都是建立在這個工作基礎之上的。儘管後人們紛紛證明了MM定理並不符合實際,但是如果沒有MM提出這個定理,也就沒有這個學科。另外比較詭異的是,儘管Modigliani和Miller都獲了諾獎,然而Modigliani獲獎時間為1985念,Miller獲獎卻是五年之後的事情,雖然獲獎理由仍然是MM定理。
  2. Black–Scholes應該也是每個學金融的人詞典裡面必備的一個詞。兩人在期權定價方面的研究則是挖了一個深坑,從此像期權這種的複雜衍生品可以定價了,甚至說金融工程這門子學科的創立要歸功於這兩個人都不為過。而Scholes也在1997年眾望所歸的拿到了諾獎。Black呢?Fischer Black於1995年死於癌症,天妒英才。所以想拿諾獎的各位親們,一定要好好活著啊!

  3. Fama的三因子模型在金融領域應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Fama的這項研究深刻的影響了直到現在的金融實證,甚至眾多的量化策略也跟這個模型脫不了關係。而Fama也因為這方面的貢獻獲得了2013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

  4. 學過金融計量的人一定學過ARCH/GARCH,Engle因為這項研究獲得2003年諾獎,其研究成果首次將對資產收益率的建模擴展到二階矩。今天跟 @Jonathan Zhou聊天不停的提到volatility,其實說volatility的數量化研究始於Engle並不為過。

在經濟學這個學科越來越「大」的今天,經濟學的門類也越來越多,在經濟學不同的子學科之間甚至都是隔行如隔山的,比如我就很難理解隔壁辦公室做機制設計的同學做的都是什麼東西。所以並非每個獲獎獲得者的「突破性貢獻」都是那麼容易被人接受的,很多時候甚至其貢獻是一言兩語很難像非經濟學研究者、甚至非本領域的經濟學研究者解釋清楚的。依然記得Hansen得獎的那一年,微博也有人組織了類似於「圓桌」的討論活動,當有微博網友問嘉賓什麼是GMM的時候,這位嘉賓的回答是:「金融數據中用來平滑數據的工具」——我一口老血噴死你。

【mcjesssic的回答(16票)】:

@慧航的四個例子都非常好。這四個獎都給了理所應得的「開創新思路」的挖坑大牛。

還有幾個以「挖坑」為名的經濟學家。Markowitz,Miller,Sharpe那三人的研究完全打開了資本分配的大門。甚至,和他們比起來,Fama都算是填坑小牛。

但是,和得科學諾貝爾獎比,得經濟學獎得主中的確有不是為學術界開創新思路的人。這個現象的本質是經濟學很多方向還沒有系統方法論;另一些方向甚至還沒有脫離政治。這樣,一些在沒有完全系統化領域裡有影響力學派的掌門人就可以得獎了。

比如,哈耶克得獎原因是」penetrating analysis of the interdependence of economic, social and institutional phenomena.「 雖然我喜歡他的書,但不得不承認他的獎來自於他幾十年如一日的站隊式嘴炮。這個現象並沒有隨著經濟學科學化而完全消失。近一點,Edward Glaeser在課上曾略刻薄地說過他不知道Stiglitz是怎麼和(開創新思路的)Spence和Akerlof一起拿的獎。這些學者雖然有很深遠的影響和貢獻,但這些貢獻和科學諾貝爾獎方向比,也許不是「突破性的」。

另一些得獎者的理論則是有些「過時」了。我現在讀development economics的課,也不會讀唯三因此得獎的Schultz的著作。

當然,我不是說純粹靠影響力的研究方向不配拿獎。我本科時最喜歡讀的兩個經濟學家是Coase和Shleifer。他們不僅沒有發明新方法論,甚至已有的方法論都用得不上手,但他們的思路對經濟學發展影響極其深遠。遺憾的是,比起方法論來說,我們更難判斷哪些思路能經得住時間的考驗。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比方說,慧能開壇講經,說修行的都low爆了,突然懂了你就懂啦,就成佛啦,然後嘩嘩一堆富豪名流政府高官傳頌你的事跡,很多信徒拜入門下,後世追封六祖,認為你得了達摩衣缽,開了禪宗一派。這就叫做突破性。

例如孫權晚年恭迎的王傳王大師,東吳高官無一不崇敬,他天氣預報也準確率極高,百姓望之若神,然後孫權老賊還是嗝屁了,王大師竟不知所蹤,這就叫做沒有突破性。

突破性,主要是由門徒的影響力決定的。在自然科學界,通常是發現了客觀規律的傢伙比較有影響力。

標籤:-瑞典銀行經濟學獎 -2015年諾貝爾獎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