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互聯網中的社交模式,對人們現實中的人際交往有怎樣的影響?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目前互聯網中的社交模式,對人們現實中的人際交往有怎樣的影響?

2017年04月0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31 ℃ 次

【輕心計的回答(64票)】: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由於我並不是社會心理學學者,因此請允許我從我個人的角度談一些我的看法,希望能對題主有所啟發。

首先我覺得互聯網確實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模式,這點是顯而易見的。但互聯網到底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什麼呢?個人認為,互聯網拉低了人與人之間交往的難度,但同時降低了人與人之間交往的重要性。

首先來談互聯網如何降低了人與人之間交往的難度。

很多人談到互聯網降低人與人之間交往難度的時候,總會談到朋友圈、校內這些社交平台主頁為人們帶來了展現自我的便利。但這只是互聯網降低人與人之間交往難度的一方面。個人覺得互聯網從分享、互動、身份認同三個層面上降低了人與人交往的難度。(這裡指的交往是人際交往,就是指建立朋友關係、維持朋友關係等)。

分享,互聯網大大地弱化了分享的難度。我做了什麼,我經歷了什麼,有什麼人和我一樣,再也不需要像以前那麼難了。即使你是一個非常內向的人,你也可以通過手指點點,來分享自己的觀點、經歷、世界,而不用去承擔對此的擔心和揣測,不用去費勁心機去思考別人會不會接納你的想法。這不僅因為分享變得簡單,更因為世界在變大,你可以更容易的找到和你有相同看法的人,哪怕這個看法不是那麼的…..(你懂得)

互動,互聯網大大降低了互動的難度。舉個簡單的例子,該怎麼和人交往,怎麼維持關係是一件很需要學習的事情,然而互聯網大大降低了這個難度。以約會為例,從制定計劃到實施方案,你甚至可能都沒踏入過這個餐廳,僅僅憑藉著幾個網頁就全部搞定了。如果你不知道該和女朋友幹點什麼的話,baidu一定知道,甚至高手連付款傳送門都給你預備好了。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朋友的傾訴,沒關係,點個贊吧。你不需要學會情感互動,僅需要學會按個手指頭(楊白勞聽了淚流滿面)。

身份認同,這一點是最為重要的。互聯網大大降低了身份認同的難度,因為它拓寬了身份認同的群體,同學、校友、網友、公會的朋友、朋友圈友。我們的圈子在不斷地被擴大,找到一個合適自己的身份認同也更加的簡單。比如說即使我不明白我是誰,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我就可以找到一個讓我還蠻有一個群體感的身份「屌絲」。

這三點事實上解決了,我該和誰做朋友?我該展現怎麼樣的我?我該和朋友怎麼交往?三個人際交往中的重大難題。現在這些難題不僅可以被量化,比如說我展現什麼樣的我,看照片和ps的程度唄;更加可以被流程化,比如說搖一搖,看看空間,扯兩句,點個贊,約個會….

但同時在這個過程中,人際交往的重要性,也別降低了。舉個簡單的例子,當我的圈子被擴大時,失去一個朋友的成本,變得相對較低了,也就意味著朋友對自己的重要性變得相對較低了。這也就會造成我們會越來越少的投入精力在學習,用情感建立連接、用協商建立關係、用真誠對待彼此等常規人際交往能力上。

事實上,這種拉低難度但同時拉低重要性的現象會造成一個會者更易、難者更難的局面。也就是說那些本來人際交往能力強的人會越發得到發展,而那些本來就相對比較內向的人則會更加內向的局面。舉個簡單的例子,一個人際交往強的人,知道該如何平衡現實交往和虛擬交往之間的關係,他能夠利用虛擬交往來彌補現實交往的局限性,充分享受虛擬交往帶給自己的便利性。而那些本來就比較內向的人,其內心對交往的渴望會變相的促使他,越來越多的依賴交往。然而這種依賴只能讓現實交往在他生活中所佔的比例越來越小。就如同一個想學會跑但腿腳不太利索的人,越想走的快,越需要依賴枴杖,最後只能坐輪椅前行。

一點小小的看法希望能對題主有所啟發

【PatchouliExarch的回答(4票)】:

謝邀

  • 匿名性

互聯網社交模式中最應該被提到的應該就是匿名性了。

有人說你這不對啊,題主問的是社交網絡啊,裡面一般不都是實名的嗎?

我說的就是這種實名中的匿名,並非對自己的匿名,而是對圈子的匿名

假設我白天上班,設定同事和領導為圈子A;晚上去健身房,認識了一群兄貴,設定健身房的好兄貴們為圈子B;六日參加什麼亂七八糟培訓,認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是為圈子C。

這三個圈子裡的人都知道你的其他圈子的存在,所以當你在社交網絡上指桑罵槐時,並沒有人知道你實際上罵的是哪個圈子裡的人。

比如同樣的一句話:「XXX,你給我等著,再敢算計老子老子弄死你!」

如果你在個別的圈子裡說這句話,圈子裡的人就可以根據近況推斷出到底是哪個人,比如圈子A中大家一致認為是小王,圈子B中大家一致認為是范·達克霍姆,圈子C中大家一致認為是小劉。

這樣這個圈子裡的人都會感覺很尷尬,尤其是跟你關係好或者跟敵對者關係好的人都會面臨一種令人不快的選擇。

但是如果你是在公共朋友圈說這句話,三個圈子裡的人都會看到這句話,不關心你立場的人自然無所謂,關心你立場的人會過來問你是誰。而你大可以告訴他別擔心,這人你不認識。

這樣一來,既起到一個對於算計自己的人的警告的目的,又能使三個圈子內的氣氛不受影響,這種對於圈子的匿名是當今互聯網社交模式中最重要的一個特性了。

我身邊的許多人都用過這個大招。

比如我高中班上有一個同性戀,當時可能有人因此而攻擊他,他就在他的QQ空間裡甩了一句類似的話,效果拔群。大家紛紛在評論區表示誰跟你過不去就是跟我趙日天過不去。

但是這種效果也有不好的地方,即可能要被警告的人完全沒發覺這是在罵自己,比如罵我的時候,我神經過於大條所以完全沒看出來...

原來有一次跟 @Kathy Chung在微信裡聊得很不愉快,於是之後就沒再搭理她。在我看來,這並不是什麼大事,過一陣就好了。

結果過了得有倆星期,我都把這事忘光了,她在QQ空間寫了一篇文章,在文章的末尾把我批判一番,並且沒有主語,用的代詞「有些人」。我就完全沒看出來,我以為她又跟誰鬧什麼矛盾了。

大概又過了倆星期,她終於在微信上直接問我,你是要跟我絕交嗎?

我就一腦門子漿糊,然後她把前因後果全拉出來講了一通我才明白一個月前那個坎還沒過去呢...

然後就莫名其妙地和好了...這都哪跟哪...

所以這個特性要針對有特定屬性的人使用。

這種匿名的特性能夠很好地解決一些問題,就比如我上面說的那個警告的例子,既能表達出不滿,又能不破壞圈子內的氛圍,用好了的話,對現實中的人際交往是一種積極的影響。

  • 平等性

現實人際交往中有許多不平等的地方,比如各種上下級關係,長輩晚輩間的親屬關係等等,這種關係使一個人難以張口說話,難以充分地表達自己的心情。

而且根據知乎十大俗逼理論之首——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我國社會大多數人都已經具備了物質基礎與安全基礎,已經渡過了生存階段,開始尋求社會需要與尊重需要,分別對應著歸屬感和認同感。而在上下級分明的現實關係中,很難獲得這種歸屬感和認同感。

比如學生與老師之間,由於老師必然要保證自己與學生之上的這種威嚴,導致有的時候不能跟學生很好地交流。但是通過互聯網手段就可以放下身份交流,我再舉個例子。

比如高中生在班裡聊我昨天去哪裡哪裡吃飯,吃的什麼,哪個菜做得特別好吃云云。

這時候老師路過了,聽到了學生的對話,一般來講就算這個老師是資深吃貨,也不會特意停下來問一句你說的這家飯館在哪,更不會神秘兮兮地把學生叫到辦公室就為了問一句你那頓飯在哪吃的...

在社交網絡上就沒有這種顧及,學生與老師互為微信好友是很常見的事,學生將一張飯桌上的照片發到朋友圈裡,任何身份的人都可以在下面問一句這家飯館在哪啊?不會有任何顧及。

這樣一來就消除了由於現實社交中的不平等帶來的諸多不便,對現實中的人際交往是一種積極的影響。

  • 低焦慮性

2012年,Weidman等人對108 名被試進行網絡問卷調查,測量他們在網絡社交情境下的主觀焦慮水平,結果發現大部分被試報告網絡社交時的焦慮感都遠低於現實社交時的焦慮感。Weidman因此認為,網絡社交中較低的心理壓力有助於降低網絡交往者的社交焦慮水平。

目前的研究者對於這種低焦慮性的產生有四種主流的心理學解釋,分別是:自我表露,評價恐懼,成就動機,行為抑制。

自我表露解釋認為社交焦慮者通常以「觀察者視角」來審視和評價自己,從而形成扭曲的自我表徵,並認為他人也會覺察到這種表徵。現實社交過程中,高社交焦慮者由於自我意識過剩往往表現出更低的自我表露水平,並希望借此來維護自我表徵。他們認為沉默、迴避眼神等行為就不會引起他人注意,進而能夠避免糟糕表現的產生。而互聯網的去中心化作用可以降低這種自我意識,以此降低人們的社交焦慮。

評價恐懼

評價恐懼解釋認為高社交焦慮者表現出更多的負性評價恐懼。

什麼叫負性評價恐懼?就好比我在知乎上寫了一篇文章,只要出現評論我就會心裡一顫,哆哆嗦嗦地打開來確認是不是反對意見。不管是對文章的合理駁斥還是無理取鬧,甚至是對我的人身攻擊,我都會害怕,這就叫負性評價恐懼。而網絡社交就可以迴避這種恐懼,下面來了一句無理取鬧的評論,直接刪除+拉黑,這種功能的實現是降低社交焦慮的好手段。

因為我不可能在現實中跟被人一語不合直接把對方刪除了並且拉黑了,沒有這個選項。有了這種逃避選項的存在能使人心理壓力減輕不少。正如同我們常看到的一句話:「我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真有地縫的話,也許會好很多...

成就動機解釋認為,自己認為自己社交的時候自己永遠達不到對方對於社交對象的社交需求是社交焦慮產生的原因(這句話有點繞...)。而且一次一次地無法達到導致了負性經驗循環對於社交焦慮者來說更是雪上加霜,解決這種焦慮的方法就是讓其重新開闢一個社交區域,跳出負性經驗循環。而現成的就有一個,就是網絡社交,這也是網絡社交能降低社交焦慮的一個解釋。

行為抑制解釋認為社交焦慮者怕的就是別人注視他們的一言一行,這種被注視的感覺會增強丘腦皮層和額葉紋狀體回路之間的功能聯繫,進而激活行為抑制系統,導致社交焦慮者迴避社交活動。而網絡上並沒有這種視線到處盯著你,所以可以緩解社交焦慮。

用網絡的方式消除社交焦慮,對現實社交來說是一種積極影響。

上面是在下認為的互聯網社交對於現實社交的積極影響,接下來說說消極的。

  • 虛偽性

由於網絡社交的這種去中心化,導致了一個人的行為很少會被別人監督,由此一些人為了吸引別人的眼球會偽造事實。

比如實際上這個問題並沒有人邀請我,但是我還是臭不要臉地在最開頭寫了一個「謝邀」,以此來吸引別人的關注。

如果我再臭不要臉一點呢?

我可以寫上「謝邀@張佳瑋」,反正張公子一天要被@一萬次根本不會有時間處理我的這個消息。但是觀者可能以為臥槽張公子邀請的人一定是專家,會認真閱讀我的答案。在文章寫得好的情況下,閱讀量上升的結果必然導致贊同量的上升。就這樣我借用張公子的名聲幫自己實現了一個突破。

有人問如果張公子看到了這個答案並且在下面把我批判一番怎麼辦?

那也好辦,把張公子的評論迅速刪除然後把他拉黑不就完了。

他總不能閒得難受在專欄裡寫一篇文章把我這件事這個人特意拉出來婊一番吧?

如果他真的這麼較真把我批判一番呢?

那我就徹底在知乎混不下去了,刪號滾蛋咯。

但是事實上張公子做到最後一步的概率很低很低,低到概率乘以損失遠遠低於這個謊言帶來的好處。正是在網絡社交中撒謊的成本極低,導致了網絡社交中充滿了謊言與欺騙。

比如我坐在我哥的法拉利上照一張照片說這是我的車,比如我的一個朋友圈和我毫無重合的朋友發了一堆美食的照片然後我把圖片盜過來說是我正在吃的大餐等等,都是謊言與欺騙。

有人問那麼這會對現實生活有什麼影響呢?

Legal High的第一集中,由於一個網絡博主將自己每天遇到的事發到了網上,成了法庭上的證據。若不是主角發現她有時會篡改發生的事情的時間,他們的委託人很有可能就被指控故意殺人了。

同樣的,我把一張法拉利的照片發到朋友圈說這個是我的,上面圈子A中的人對我知根知底可能知道我是在胡說八道,但是圈子B、C中的人很有可能相信了我的謊言,我們在現實中的關係由此也就發生了改變。本來一個平民老百姓的圈子,突然出現了一個土豪,這個圈子內部出現嬗變的概率可是不小,相信大家應該有所體會。

  • 延時性

儘管我在上面說道,這種延時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決社交焦慮,但是這種延時性同樣有可能會讓彼此之間的誤解加深。

有了這種延時性導致兩邊都能準備出比較無懈可擊的話,而另一方為了駁倒對方的論點可以迅速查找資料引經據典來找出對方的話語中的破綻。這樣一來,本身社交這種為了解決問題或者溝通交流的社會活動就會變成兩個人之間無盡的撕逼,雙方紛紛甩出各種自己剛剛查到的詞彙,由此破綻也就越來越多,對方抓得也就越狠,而一開始要解決的問題也被拋擲腦後了。

這一點來說我們天天能看到,比如方舟子和韓寒,比如方舟子和崔永元,比如方舟...等等,咳咳...

都是忘記了一開始要解決的問題,反而攻擊別人的話語漏洞。由於這種不長不短的準備時間的存在,導致了為了獲取最大利益而故意把話說得最好看最終偏離了社交的本意。

這是我們所不願意看到的,是消極的。

以上

————————————————————————————————————

參考文獻:

1.網絡社交存在較低的社交焦慮水平嗎? ——心理科學進展 2014, Vol. 22

2.現代網絡社交工具對大學生人際關係的影響及對策研究——喬木

【AngelaAngela的回答(0票)】:

在互聯網中要裝逼,現實中還是和遠古時代一樣口頭溝通

【大貓的回答(1票)】:

沒有高深的研究,僅從切身感受談談影響…

記一次成功的單相親

古老的尤太教堂

安靜的咖啡小館

柔和的白熾燈光

帶著優美的旋律

我們就這樣面對面坐著

我低頭呷了一口微苦的咖啡

偷瞄一眼 你專注的臉

我抬頭微笑 發現

你的臉轉向無人的過道

你試圖打量週遭的環境

卻唯獨不看我

我思緒紛飛

喝完了咖啡 說道

你真好看

你嬌羞的低頭不語

手足無措的尋找

一枚精心雕飾的桃木鏡子

遞給我 說

你咋跟照片中長得一點都不像!!!

我只想說

網絡改變生活!請做真實的自我!!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就對我來說,我知道怎麼快速找女伴,成功率很高,但是質量一般般,最好的一次是一個班花,還是學習還前三的,可惜是垃圾學校的前三,質量一近距離接觸就美麗的泡泡破了

所以不想網上社交了,質量沒從小圈子裡的文藝妹子一成高,

當然有很棒的,可惜無緣也無分還 可能打擾了人家

現在的心很空

社交我覺得:qq空間的話適合寫點經典奧斯卡電影的影評就好了,畢竟qzone規模在那裡

男人 多認識男子漢去,這些虛的偶爾放鬆一下就好

女的,b站 上傳自己的多才多藝視頻是個很好的認識未來好老公途徑

以上是對於大陸社交的看法

【HolgaHau的回答(2票)】:

畢業以後,同學成了網友。

【一個土豆V的回答(1票)】:

我始終相信能從互聯網看到朋友的一面都不是最真的

它只是一個社交平台,別人所能給我們看的是他想展示的

而想真正地深交一個人,互聯網只是基礎,

更多的是需要生活中的溝通和相處。

一次促膝長談好過點贊十次。

能打電話就別語音

能見面就別打電話

願我們能從互聯網發現一個人,而從生活中去瞭解和深交。

【晶晶的回答(1票)】:

我認為互聯網交往模式會削弱現實交往的積極性。

譬如你以文字寫下你的心境放在朋友圈裡,得到好多贊同的回復。但若你要把這種心境及心理感受放在現實生活中與人交流至少需要以下幾個元素,首先一個和你差不多的聆聽者(這在現實中本身就很難),其次你有較好的表達內心想法的能力,再次對方也有很好的表達內心的能力。最後你們彼此願意傾訴和聆聽。(現在好多人存在不願意傾訴和聆聽),這樣一對比互聯網交流要省勁的多,進而就會增強人們現實交往的惰性。

但是人與人的交往不僅要有文字和語言,互聯網交通相較於現實交往缺少肢體語言,這是最大的弊端,也是人們癡迷於互聯網交往的原因,因為肢體語言的複雜程度及帶給人的感受是人與人交往互相猜疑的一大因素。

最後,我自己認為享受你的現實,互聯網是由現實創造的,世界上沒有絕對的現實與夢想,讓現實照進夢想的途徑我認為是:讓從此刻的每一秒都現實,現實的工作,現實的愛人,現實的學習,現實的交流,未來的每一秒都會夢想。

【王大師的回答(0票)】:

拿起手機,手機內容,掩飾尷尬,掩飾不良的生活狀態。

放下手機,手機內容,美化生活狀態,美化不良氣氛。

【看你大爺看你妹的回答(0票)】:

失真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這不是心理學該研究的問題,準確說是社會學或社會心理學研究的問題。

工業社會催生了現代化,現代化追求的精神是現代性。何為現代性?簡單說,從個人層面上講,是人變得越來理性化,追求民主自由和科學,不要專制封建和愚昧,馬克思.韋伯認為現代性的核心是「祛魅」。

現代性被認為是從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轉變的過程,在此期間,個人意識覺醒了,不再像卡爾.馬克思描述的那樣,成為「異化」的人,每個人都是自己世界的國王,不願受制於他人、集體、國家或者社會。

上世紀末開始,尤其是隨著科技的進步和全球化浪潮的席捲,有人認為「現代性」已經實現,我們正處在一個「後現代性」狀態,後現代性的突出特點就是沒有了宏大敘事理論或者意識形態的束縛,價值多元,也更加破碎化。

做自身世界的統治者,拒絕外界的干預,與其在被奴役的狀態中追求遠大共同目標,不如在自己的小世界中自娛自樂。

這也許是人類的本性吧

【拿鐵走青的回答(0票)】:

網絡社交這個話題近年來一直大有爭議,心理學有沒有專業研究呢,我乃屬門外漢,不知詳情,以下是我對問題列舉情況的個人看法。

精心經營社交平台

這無疑是一種自我表現,乃至自我標榜。在網絡時代到來前,一般人要想自我表現,事事就得親力親為,先打扮自己(形象、品位、乃至物質條件的表現),走出家門,參與集體活動,待人接物,在與人交談中對事物發表自己的見解(學識、修養、乃至精神世界的表現)。借助社交平台,一切變得便捷,突破了時空的限制,關於自己的各種情況,包括硬件軟件,都可以輕鬆通過網絡呈現給別人。由於這種便利而又低成本的工具出現了,不健康的自我標榜就應運而生。

發表、評論、點贊

突破時空限制的優越在這方面更為顯著。在我小學的年代,例如晚上電視劇看到了什麼帥氣的鏡頭,精彩的劇情時,我一般是要等到明天早上上學才能跟同學們分享。(當然你可以打電話…)有了社交平台,你隨時隨地都能對某事某物發表意見,分享趣聞軼事,而且一般都能讓別人看到。這種行為,就像你對著天空大喊一聲,結果「一夫夜護,亂者四應」,沒有社交平台,這無疑是不可能實現的。

吃飯先拍照

我本來是強烈譴責這種「自我感動」的行為。(呀,多好看多好吃!然而人家看到的只是一個個碟子…)最近我們大學城發生了幾宗命案,我就原諒他們了,因為我知道,他們是為自己撒下麵包屑呢。

一起出去玩手機

這其實罪不在於手機,不在於網絡,根本原因是這幫人內心的匱乏,以及彼此的關係密切程度。要真談得來玩得開,哪有時間看手機?而手機一般也只充當避免尷尬的工具吧,儘管沒有手機,跟你無話可說,我光抽煙也能硬撐下去…

排解寂寞

我不知道網絡時代到來前,人們是怎麼排解寂寞呢,但是每當夜深人靜之時,我總渴望有一個入口,通往寂寞者的聚會廣場。

【瓜娃子在廣州的回答(0票)】:

普通人在工作生活中做形形色色決策時,獲取更多信息和經驗對正確決策至關重要。而在現實交際中,信息獲取和經驗傳遞是朋友的兩個重要功能。公眾媒體普及以前,朋友或現實交際是極其重要的信息和經驗來源。朋友數量多寡往往更容易定義世俗的成敗。

報紙廣播電視的出現一定程度弱化了朋友或現實交際的這兩個功能,但是由於三種媒體或工具技術都是點對多點的,優勢是輻射面廣,劣勢是精準度差,就是說對零散的個人而言接收了很多不需要的信息和經驗,體驗差。而百度谷歌知乎等互聯網手段對信息和經驗的獲取同時滿足廣度和精確度,具有革命性。因此,也極大程度上弱化了朋友和現實交際的必要性。未來可能發生的變化是酒肉朋友少了,僅有的朋友都是關係非常近的。

標籤:-心理學 -社會心理學 -社交網絡 -行為經濟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