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字是否較簡化字要美觀?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繁體字是否較簡化字要美觀?

2017年05月12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63 ℃ 次

【波斯基的回答(35票)】:

和筆畫「簡繁」沒關係,和字體的設計、書寫水平有關係。

這幾組字,各位覺得哪幾個比較好看?

(僅討論字的「美」,不要摻雜政治立場主張)

甲乙丙丁組:

戊組:戊組:

【知乎用戶的回答(17票)】:

某些簡體字取自草書,而草書是漢字書寫的一種較誇張樣式,是拉伸延展的變體。借用到簡體字時,越正襟危坐(比如印刷品)就越缺乏草書的連貫性和浪潮式美感,所以我覺得至少在印刷物漢字這一塊,簡體字缺乏美感。

手寫體影響不是很大,當然筆劃越少越難寫好是真的,比如「書」和「書」,前者很容易寫得頭粗身細,後者則大中至正,容易寫。

其實繁體字在大陸向來死而不僵,走在街上很容易發現,尤其招牌。究其原因,我覺得民眾內心深處還是下意識覺得繁體正式,再追溯下去,大概就是繁體在印刷體美學上高於簡體。

【陳宇峰的回答(32票)】:

不是。

【DerkZech的回答(12票)】:

規範字版:《簡繁字美醜在習慣》

簡繁漢字的審美問題需要逐字討論,但我認為通過漢字的部件、結構以及文化-心理層面可以找出一些用於判斷美觀的客觀通則。首先,從部件和結構來說,其實簡化字和繁體字的美醜大體上只是習慣問題,不過前提下這是對於運用了原有結構的簡化字所提供的假設。大部分漢字在實行了簡化之後,沒有對漢字的系統增加過新的部件和結構,只是換成已有系統以內的其他部件或者刪減偏旁,等等。因此,只要簡化後採用的仍然是漢字的固有結構且原有的構件,則它們作為字圖(即字形)的本質實乃相同。如此而言,則「骯」相較於「骯」、「斃」於「斃」、「礎」於「礎」在美醜的問題上一律無異於「霸」相較於「露」、「趁」於「越」、「欺」於「期」。又如「境?」、「道邊」、「臆肊」等字,這些二簡字並沒有改變到漢字系統原有的結構,而且構件也是由原有的漢字組成的。以上所說的這一類字,它們的字形雖然不同,但都是存在於漢字系統的結構和構件。美觀與否因人而異,亦即習慣問題。

第二個判斷美醜的因素則取決於「結構是否明確」、「構件是否常用」兩者,該通則所建立在的假設為:多數人容易接受慣用且常見的為「美」,而對罕見生僻的就稍有抗拒。換言之,這裡所說的第二種因素根本也是習慣問題。所以對於簡化字使用者來說,「鐝」、「鍐」、「鐵」和「鏹」、「鐠」、「鐳」等字,筆畫雖然都介於 20~23 畫,但前三者會比後三者複雜和陌生,從而顯得「不好看」。相若而言,「竊」和「竊」、「繭」和「繭」、「瓊」和「瓊」等等,這些繁體字的字形可能不如運用了常用部件的後者「好看」。但是漢字簡化之後,採用了諸多草書楷化字,而這種簡化字在漢字系統中有時會增加新的結構和部件,於是不習慣這種新形式的人就難以接受。然而,草書楷化字本身並不是問題,準確來說只是草書楷化帶來的新形式。根據許長安,草書楷化的簡化字大致可細分三類:第一種楷化字在簡化後是通用部件,例如「愛、孫、過」等受到草書影響而產生的古俗字。第二種在簡化後「不是漢字的通用部件,但筆畫結構是漢字固有的」[1],例如「應、實、壽、單、僉、學、監」等字。最後一種楷化字則運用了漢字原本沒有的結構,比如「東、樂、為、發、農、練、專、長、書、堯、韋」等字 [1]。

因此,如果較少接觸第三種楷化字所引入的新形式,這些不是漢字原有結構的楷化字就會不好看。我推斷是因為這一類的楷化字並不符合漢字的結構常規,所以和運用了固有結構的字摻雜在一起就會看起來「不和諧」。另外,「實」這個楷化字雖然使用了漢字原有的筆畫結構,但它的印刷字形卻不如「實」字(也是草書楷化字)平穩,而明體則多以對稱、平穩、方正為美,因此「實」作為印刷體出現可能更加適合。不過,在手寫字中「實」和「實」好看不好看是根據個人的寫法,因人而異。

另外,從文化-心理的角度來說,簡化漢字的過程中對「敏感字形」所造成的更改通常都會影響到已識字者對它的感受,而且極其容易造成使用者的「反感」。敏感於更改的字形的特徵如下:

  1. 通用的歷史悠久且地位相同穩定
  2. 字理和哲學息息相關
  3. 姓氏用字

「敏感字形」的地位在趙守輝和 Baldauf 的《Planning Chinese Characters》中也提及過,但這兩位作者對這個概念的理解或許有些不同。他們把「敏感於更改的字形」以及幾種用字現象概念化為廣義的名詞「國字效應」(Guo-phenomenon),並按照不同性質而細分成四種類別,以下就講解人們判斷美感相關的三類。然而,由於書中對國字效應提供的例子有不少誤處,以下所講解的三類都會經過筆者的編排。就目前所見,國字效應的理論基於字形在「文化觀念發生的衝突」,這裡所著重的是文化和文字建立的關係。兩位作者認為漢字的字形不是僅僅記錄語言的符號,因為漢字同時也形成了一種文化圖像,因此對漢字字素的改換有時候其實和不同觀念有所關聯。比如「國家」的「國」字秦漢以來的地位極為穩定,但由於上述原因而陸續出現了「國、國、國」等字。除非這類的字涉及到我之前說過的其他原因,不然通常都不會對美感造成影響,因此仍可掃作習慣問題。但如果一個字的含義和某人的觀念觀毫不符合,從他就會主觀地認為是個「難看」的字,而且此一現象不限於簡繁漢字。

第一種具體的國字效應是漢字部件在視覺上造成的影響。比如「愛」字的形旁雖然不是「心」(實為聲旁的部分),但對很多繁體使用者來說,把「心」這個部件刪除仍然屬於敏感的變化。又比如,「聖」簡化成「聖」,「漢」簡化成「漢」,以及二簡字中把「德」字簡化成「?一心」,等等。然而,忽略字理的因素而只從它們的字形來看,它們其實不分上下,美或醜是因為這些部件已經被接受為整體表現中不可缺少的圖像。

第二種國字效應則是心理層面造成的審美問題。趙守輝對此現象的論點似乎大致建立在 Ferguson、Kaplan、Baldauf 等多位學者的研究和論文。首先,書中講到 Ferguson 所提起的「用戶評價」,用於表示語言社區以內的使用者對文字所建立的觀念。劉明臣則在他的調查中發現,1980 年代的繁體字回潮主要是和漢字簡化前後對比出的字形美感有關 [4]。比如,「廠(廠)、廣(廣)、產(產)、嚴(嚴)、氣(氣)、飛(飛)」等字受到諸多的批評,對多數人來說只是因為簡化後的字形看起來不如原字的結構平衡、對稱、飽滿。從字形上來說「廠」、「廣」和「氣」都是原有的漢字(前兩者本義不同),可是在簡化前的系統中並非常見慣例。而且前後造成的對比給人們製造了心理上的障礙,於是少接觸這種結構的人都會抗拒這種形式,並從陌生感中衍生出「不好看」的感想。聽起來似乎不合理,但即使人們的需求是難以解釋的,甚至是不符合「理性」的,都不應該在文字規範的過程中被忽略。

第三種或許是最常被人注意到的現象,因為這裡是關於姓氏用字。在中國的傳統中,姓氏的寫法具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因此漢字簡化帶來的更變不時都遭受使用者的抗拒甚至反感。比如,「趙(趙)、鄧(鄧)、葉(葉)」等字的前後對比,對使用這些姓氏而且慣用原字的人而言並不「好看」。姓氏用字面對更變較為保守,並且抗拒更改又如「肖(蕭)」、「閆(閻)」等二簡字,此類問題都可看作為「社會文字學」的範疇。這裡說的姓氏用字較為「保守」,準卻來說表示的是使用這些姓氏的人通常偏好於維持原狀的情況。因此姓氏的更改通常是受到外來因素所帶動的,而出自內部則較少有迥異的特變。

參引

[1]《現代漢字規範化問題》第 134-138 頁

[2]《Planning Chinese Characters》

[3]《Sociolinguistic Perspectives – Papers on Language in Society》

[4]《關於北京高校漢字繁簡問題的調查報告》

【柳然的回答(4票)】:

單純沒法說一種文字比另一種文字美觀。

例如沒法比較日文與韓文何者美觀。美觀與否在於書寫者水平。

一位功底深厚的書法家可以使任何一種文字賞心悅目

至於這用說法,可能跟筆畫有關。筆畫越少的字越難寫好

【JoyNeop的回答(2票)】:

核心在字體設計水平,不過我個人認為設計出好字體的簡易程度上繁體字佔優勢。

【Raymond的回答(2票)】:

個人覺得繁體字是較簡體字有美感,但書寫的話還是簡體字方便點。如果不是書法家,只是一般人,文字的功能更多是在於傳遞信息和表意等方面,需要的是效率,而書法家就不同了,他們更注重美感和詩意。我班裡一位從香港到我們大陸上大學的同學,她也正在慢慢地學簡體字,她寫的字很大,她說繁體字的筆畫多,要寫大點才看得清楚,她習慣了繁體字,所以寫的簡體字也很大,很像男生寫的字哈哈。

【ccEm的回答(1票)】:

很多人提倡識繁書簡,個人覺得這很行得通,但是這個「簡」不應該為簡體漢字,應該為行草的繁體字。

一方面我們用的某些簡體字為車貝等等就是從草書而來,另一方面很多的沒有簡化的漢字仍然有行草寫法,而且比簡體楷書書寫更加簡便美觀例如明酒新。

這樣的書寫首先是模糊了繁簡體的界限,其次可以更加簡化漢字書寫,寫出的字更加美觀大方

當然了,,推行繁體字的行草首先要在小學普及繁體,然後在更高教育階段增加草書的教學

【知乎用戶的回答(2票)】:

從書法的間架結構的角度來說,越是筆畫少的字越是難寫好,因為留白比較多。

這個應該從另外角度印證繁體字會相對好看些。

【黃蔚的回答(1票)】:

唯一一次受邀

哈哈 開心

可惜並無什麼高見

對於繁體字有瞭解之人,很容易對簡體字有消極感情

尤其簡體字又與當今ZF關係匪淺

我只能說些陳詞濫調:

簡體字和繁體字也許就像武功,本身沒有高低之分,只有習武之人才有強弱之別

我國目前發展迅猛,設計界牛人四起,簡體字之美感已日益體現

以積貧積弱之國家僅數十年文字之美感,與數千年東亞多國共用之舊有文字設計做對比,似乎有點不公平。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謝謝邀請!

本來不想回答這個問題的,因為美不美太主觀了,而這個話題沒放在「調查類問題」下。

不管是什麼字,總能有人把它寫得或設計得很美,或者很醜。曾經認為不美的,也有時候會認為它美。

比如黑體,想必有不少人很喜歡,但我怎麼都不喜歡。

比如PMingLiU,在Word中不放大到一定程度,我覺得它就很醜,因為筆畫的粗細不協調。

這些真和繁簡沒關係。

你的問題本身到很有趣,用簡體寫「簡體字」。

【rocio的回答(0票)】:

比起美觀,應該更有內涵才對,嘿嘿。

【任紅軍的回答(0票)】:

這根本就是個錯誤的問題,必須要明白「美觀」是個主觀詞,不是客觀詞,美不美是不會有一個客觀標準的,只能說某個時段傾向於某種審美的人多一點

【柳陌的回答(0票)】:

漢字的每一個字都是有豐富的意蘊的。

甚至可以從一個字的含義之外,更瞭解一段歷史。

而這藏在每個字裡面的東西,我認為才是符合我的美觀的。

從甲骨文到金文到篆再到繁體。

每一個字演變,都可以讓你覺得是有邏輯的,有道理的。

而繁體到簡體的這一步,很多字,讓人不能再看明白,它這個字形,為什麼會是這個意思。

這是讓我覺得不舒服的部分。

這一步的簡化,有益於推廣,但是損失了一些內涵。

就我個人而言,是覺得簡體字不如繁體字美觀的。

---------------------------------

我才不會說是因為見觀規靚硯的豎彎鉤怎麼寫都寫不好呢。。

【文西的回答(0票)】:

看著美觀,寫起來不美觀,哈哈,寫好太難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大道至簡,正是簡單東西才具有美感。

【源小熠的回答(0票)】:

舉個例子--

「國」字曾有四種寫法:

國;

國(漢末);

國(魏晉時期);

國(宋朝開始);為什麼現在有些認為簡化漢字破壞傳統的人覺得「國(來源於豬圈的形象)」最正統最美觀,其他就不正統不美觀?其實還不是因為他不瞭解漢字變遷的歷史,人云亦云地以為台灣叫正體就是正統,繼而讓自己覺得那是美觀的。漢代宋代的寫法不正統不美觀,清代康熙欽定的就正統美觀?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無非是自己先給自己設定了一個政治傾向,就覺得tg的玩意兒都土,都是破壞傳統,也不去考究歷史。

【卓小七的回答(1票)】:

如果你用毛筆寫同一個字...繁體寫起來肯定要比簡體好看...個人觀點

【LiahTsang的回答(0票)】:

喜歡繁體字,感覺更細緻,小時候學習書法的時候會寫,但是多年應試下來,已經啥都不剩了。

標籤:-簡繁比較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