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為什麼要在開封建都?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北宋為什麼要在開封建都?

2017年07月31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36 ℃ 次

【王建雄的回答(77票)】:

首先謝邀,這個問題拖太久了。

上次接觸到開封問題已經許多年以前,為了不致錯誤去補了課,又追了些最近的研究,特別受新近日本學者久保田和男所著《宋代開封研究》啟發非常大。

一般這種問題,無非情勢和機運兩方面的原因,而分析的時候喜歡以情勢為主,機運不過順水推舟,而在這個問題上,我覺得卻要從「機運」開始分析。

======機運=====

李燾《續資治通鑒長編》引王禹偁《建隆遺事》,言太祖問遷都之事曰"吾將西遷者無它,欲據山河之勝而去冗兵,循周、漢故事,以安天下也。「而晉王以非常有名的一句話:「在德不在險」,一語封喉,太祖只得在其出去後語左右曰「晉王之言故善,今姑從之。不出百年,天下民力殫矣。」

其實,在另一些文獻中記載,太宗最早反對遷都的理由是:京師屯兵百萬,全籍卞渠漕運東南之物贍養之。若遷都洛,恐水運艱難。而太祖的反應是省表,不報,命留中而已。?

這並不是太祖第一次提出遷都之事,在之前太祖曾幸洛陽「郊祀」,就曾考慮過遷都洛陽,而起居郎李符以」八難「之由反對。」郊祀「過後,太祖又起留意,群臣都不敢反對,唯有鐵騎左右廂都指揮李懷中以東京都下禁軍數十萬人,依仗卞渠漕運為由反對,但是這兩次都沒能動搖太祖的意志,唯獨晉王趙光義之勸誡改變了宋太祖的意圖。

值得注意,晉王固然為留都東京做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在內在裡,留都開封,卻要牽扯到另一個人,宋太祖次子德芳。在以往的研究中,有大量資料顯示,太祖曾認定德芳為其繼承人,而太祖彌留之際,皇后也一直在策劃德芳即位。那麼,說到德芳,不得不說其岳父焦繼勳,焦繼勳當時為河南府尹,治洛陽,而與之相對的就是時任開封府尹的趙光義。

《續資治通鑒長編》載:上至西京,見洛陽宮室壯麗,甚悅。召知河南府、右武衛上將軍焦繼勳面獎之,加彰德節度使。繼勳女為皇子德芳夫人,再授旄鉞,亦以德芳故也。趙光義為開封府尹時苦心經營多年擴大自己的勢力,可以想像,如果的遷都洛陽得以成功,必將被有焦繼勳為依靠的德芳皇子所壓制,這對一直覬覦皇位的宋太宗來說決不可容忍的,這也是為何在太祖兩次拒絕群臣請求後,時為晉王的趙光義仍然要義正詞嚴力主留都的原因。而為了留都開封,宋太宗絕不僅僅只是一句「在德不在險」這樣冠冕堂皇的話而已,宋太宗即位後,曾刪掉正史中其與太祖衝突的相關記載,故此段史實以不可考。

宋太祖遷都洛陽之意,在於以洛陽之險,達成裁撤冗兵之意圖。而太宗反對遷都,雖稱」在德「,但禁軍所造成重稅和巨大漕運負擔不得減少,太祖預見性的言論「不出百年,天下民力殫矣」,從這點來看,何來」在德「可言。而另一方面,當時身居開封府尹之太宗,對屯駐開封之禁軍的把持,絕非德芳皇子和其岳父能比,這也是太宗能夠安然即位的核心保證,不然以「燭光斧影」之傳聞,足見太宗得皇位並不被所有人所承認,若非強大的軍事力量支持,恐怕這皇位難以坐的安生。

於是縱觀整個宋初的遷都風波中,可以看到,最核心的問題就在於禁軍與漕運。開封之所以重要在於漕運,漕運之所以重要,在於宋初十萬禁軍依仗漕運得以補給,而這禁軍又是太祖太宗得以得國的根本,若非太宗把持開封與禁軍又覬覦得國,太祖遷都之事恐怕是另一番景象。

=====情勢=====

從機運部分我們就可以就可以看到,在宋初,皇都之爭主要在開封與洛陽東西兩京之間,雖然太祖曾表示:」遷河南未已,久當遷長安。」但是長安此時已為廢都,除了前代多朝之故都的名頭外,因為戰亂之損毀加上多年之廢棄,已經不能具有國都之功能,太祖怕只是說說氣話,不能當真。而洛陽與開封之爭,恐怕著眼點又必須在禁軍與漕運,這方面雖已成共識,但具體細節還是能夠有所考量

1,禁軍制度的形成

唐亡於藩鎮是不爭的事實,為了杜絕藩鎮,宋以禁軍達到」強幹弱枝「之功效,而禁軍之制度,確實於五代慢慢形成的。

後梁軍事雖然仍然依靠藩鎮力量,但是」侍衛親軍「的概念已經形成,雖然當時侍衛親軍在整個後梁武裝力量裡占比例很小。後唐滅後梁時,莊宗擴充」牙軍「,已經初步具有禁軍之形,但是戰後就遣返回原藩,並未持久,而後唐明宗正是依靠此類藩兵得以興起,在奪取皇位後,就著手禁軍制度的改革,從而形成了真正的」親衛軍」,並將其置於中央統一管理。

2,開封皇都的奠基

後梁開平元年時,因長安為戰亂損毀,朱全忠遷都洛陽,而在此時,就曾面臨第一次洛陽與開封的都城之爭,只是在當時,文武百官力主定都洛陽,理由很簡單:「從近古之制。」而所謂近古之制,也即「立四廟於西京。」西京洛陽作為一個傳統都城,其道統上的意義在當時遠大於開封,以至於當時重立皇帝「郊祀」之四廟,必於洛陽之南,而雖然朱全忠當時已經把開封作為軍事基地,卻決不可能定都開封。

到了梁末帝時,因朱友貞以東京開封駐軍起家,於是決定定都開封,百官阻撓,梁末帝以「賊平之日,即謁洛陽陵廟」推脫,只可惜賊未平身已死,後唐莊宗定都洛陽,完成了李友貞未竟之郊祀之願。

前面禁軍中提到,後唐莊宗開始組建類似禁軍的組織,置於洛陽周圍,不幸的是,洛陽周圍糧食貧乏以致禁軍叛亂,莊宗也死於叛亂。而繼莊宗而起的後唐明宗雖然意識到糧食的重要性,卻除了耗費大量民力於開封運糧外,卻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也就在此後以致後晉後漢,駐軍開封、皇帝行幸開封成為常例,開封的都城化建設從此而始,直至後周太祖終於遷都開封。

3,開封的優勢

後唐之後的禁軍,動輒「衛士不下十萬」,十萬禁軍皆為募兵,不事生產,全靠朝廷供糧,僅以十萬人為例每年吃糧近百萬石,更不用說後來禁軍因長時間在京師服役又要帶家屬等等,這百萬石糧食,僅以京畿周圍地區是絕對不可能有的,於是「漕運」就顯得尤其重要。

只是,與以前很多人所認為的不同,雖然開封之漕運,在宋時依賴「卞渠」而聚「東南之糧」,但在五代直至周世宗時「汴水自唐末潰決,自埇橋東南,悉為污澤。」而且當時整個中國東南之地,又由南方政權所控制,根本起不到「漕運」之功效。相反,卞渠之漕運,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宋太宗,正是宋太宗力主定都開封,並擴充禁軍,大力修浚卞渠相關水道,並滅掉南唐,真正控制南方,才使得卞渠漕運量達到數百萬,在整個宋朝起到不可估量之作用,所以卞渠漕運之盛,當是定都開封之結果,而非原因。

而宋以前,開封之漕運,所依賴的是」五丈河「,同時輔以黃河而,所運之糧來源於山東,每年有百萬石之多。只是到了宋以後,因為卞渠之漕運量過大,加上五丈河為黃河泥沙堵塞,漸漸退出使用。

有能供數萬禁衛軍日用口糧之漕運,是開封的優勢所在。

4,洛陽與開封

洛陽與開封兩京之間的爭端,可以算是中國傳統社會都城爭端之代表,洛陽作為古近舊都具有」神聖的權威性",以至於到了宋太祖的時候,郊祀仍然要「幸西京」;而開封則具有「中央集權」狀態下,一個都城必不可少的基礎條件,也即養活龐大的政治和軍事組織所必須的經濟基礎。

在五代之前,因為中央集權不夠集中和兵制問題,從來沒有任何兩個地方能夠如洛陽和開封這樣如此尖銳的對立,以至於五代和宋初的很多皇帝都不得不在西京」郊祀「,在東京養兵和辦公,定都於西京者要不停的幸東京以籌措糧食,定都東京者則要一直想著去西京以維護祭祀與道統。

但在最後,也許是必然的趨勢,也許只是太祖與太宗關鍵點上的機緣巧合,對於強大的中央集權所必須的政治經濟系統的需要,以及其所帶來的對漕運的需要,戰勝了傳統意義上的「近古權威都城」,以致可以遷「四廟」卻不能裁軍隊和政府,於是在開封與洛陽的都城之爭中,開封勝出。

另,宋太宗後,現在比較承認的數字開封約有140萬人左右,其中禁軍及其家屬約有70萬人,可以說,整個開封幾乎都是圍繞禁軍而建立的,140萬人每年需要消耗的糧食大約要600萬石以上,根據記載,太祖開寶五年,淮南地區漕運僅10萬石,滅南唐後方增加至100萬石,而太宗太平興國後,達到600萬石以上,至此卞渠漕運體系方才建立,而宋代軍政體系對於開封之漕運形成了完全的依賴,洛陽再無法與之爭鋒。

【樸至的回答(13票)】:

宋朝為何定都開封 安志剛 開封是我國七大古都之一,作為北宋首都168年,個中緣由,須做具體分析。

?一、交通漕運優勢。隋朝開通大運河,其中的通濟渠(汴河)途經開封,最後入淮入江 。因而開封便成為鎖控江淮的咽喉重地。特別是唐中期以來,北方藩鎮割據,戰亂頻頻 。中央財政收入主要來自相對穩定的南方地區,中央對南方依賴增強,故而苦心經營開 封,使它在戰亂的環境中迅速崛起。延至五代後周時,開封交通更加便利。從水路有通 往南方廣大地區的汴河,通往齊魯的五丈河,通往陳蔡穎許的蔡河。陸路更是四通八達 。所謂:「大梁當天下之要,總舟車之繁,控河朔之咽喉,通荊湖之運漕」。便利的交 通能將物資快捷地運往開封。而此時的長安和洛陽,由於一直是各派軍閥爭鬥的戰場, 受到較大破壞,特別是關中地區,經濟更是凋弊不堪,以至皇帝也不得不率臣下就食於 洛陽。物資運至開封易,轉運洛陽尚有相當難度,更不要說關河遙遙的長安了。另外一 個方面,趙家政權吸取中唐以來的教訓,對待地方採取弱枝強幹的中央集權政策,京城 駐有大量的精銳部隊。解決城市人口和如此眾多軍隊的消費問題,當是首要問題,開封 以其便利的地理交通成為建都的首選城市。

二、政治地理優勢。長安和洛陽以山為塞,以河為池,形勢險固,易守難攻。開封地處 中原,無山川之險,四戰之地,形勢渙散,不利於守。這是定都的不利因素。但從另外 一個角度思考,當政權強大時,它的位置卻是有利控制中原的。開封「西索溫洛,東鎮 齊魯,背依燕趙,面控江淮」,戰國梁惠王據此而霸中原。而且經過周世宗的改革和奪 取江淮,開封的地位更加鞏固。從北宋代周到宋太宗二次北伐,這一時期宋政權在戰略 上是攻勢而非守勢,要著手一系列的統一戰爭:南方仍存在若干名義上臣服的割據政權 ,無論南下還是北上,開封的位置都比洛陽優越得多。以開封為都利兵利戰。從後勤保 障上講則可節省民力。即使統一完成後,趙宋王朝削弱地方的守內政策也客觀上要求以 開封為首都。一旦出現反叛可以從開封出發,迅速地予以鎮壓。在這樣的歷史格局下, 以開封為都從政治和軍事上來講都是很重要的。

三、歷史和城建優勢。五代以前,首都設置在長安和洛陽之間擺動,隨著南方經濟的進 一步發展和開封城的崛起,五代以來,都城則在開封和洛陽之間交替。開封先後成為梁 晉漢週四個政權的首都。歷代悉心經營,特別是後周世宗時期,一方面,取土虎牢修築 開封外城,使開封成為我國歷史上第一座三重城牆的城市,城高池深,有效地彌補了不 利於守的缺憾。另外一方面,令王樸經營規化城內,拓寬道路,綠化環境,又允許臨街 開店,取消了坊市分離制度,促進了商業的繁榮。至宋取代後周前夕,人口已達百萬, 實際上已成為全國第一大城市。此時的開封已經初步具備了帝都的風範。而洛陽則因戰 火頻仍,面目已非往日。因而選擇首都,開封自然是當仁不讓。

四、官僚群體意識的有力影響。宋代周是以兵變形式實現的較為平和的政權更替,趙匡 胤再三告誡兵將不得擅劫府庫,凌暴後帝。一改往昔兵變惡習,同時又採取了一系列穩 定民心的政策,不僅穩定了政局和社會生活,而且對開封的發展也起了有益的作用。所 以在趙匡胤欲西遷洛陽時,晉王趙光義敢於提出「在德不在險」的定都方略。另外,追 隨趙宋起家的將相也多為後周舊臣,他們大多在開封安家多年,安土重遷的意識無疑應 占主流,所以定都開封更符合他們的群體利益,受到他們的支持。總之,以開封為都固然有較大的缺憾,同時也並非太祖本意,但卻是當時社會經濟政治 諸歷史因素積累的必然。所以,在當時歷史條件下,以開封為都應該是一個較好的選擇 。

?摘自:《歷史學習》2001.5?

【沈曉波的回答(2票)】:

五代四朝都在開封建都,開封又交通便利,本身已經建設的不錯了,配套設施齊全。

宋襲周統,承認周朝的地位,自己的勢力也在這裡,選擇留下來也是穩定人心。

【董躍洲的回答(1票)】:

說白了,這是無奈之下最好的選擇。開封本身基礎好,交通便利是真的,但地處平原,易攻難守。只要攻下雁門關,南下一馬平川,絕對守不住。宋朝本身應該以攻為守,拖回燕雲十六州前絕不議和,但是,後來議和了,於是就悲劇了。

【孫誠的回答(1票)】:

因為宋朝之前的五代十國中的五代建都都在開封

而宋朝趙匡胤本來就是後周大將

【張文棟的回答(0票)】:

相比開封,洛陽在唐末和五代屢經兵火,比較殘破。宋太祖太宗哥兒倆既要統一中國,又要解決皇權穩定問題、避免前代軍閥篡位的覆轍,估計沒精力再考慮遷都的事了,畢竟」遷都「在帝國時代可是一件天大的事。

【傑弗裡的回答(0票)】:

簡單地說是這樣的,因為五代戰爭不斷,所以中央王朝為了應對頻頻發生的叛亂,所以選擇調兵最方便的地方建都,而古代最方便的運輸方式是水運,所以開封因為其便利的水運中樞地位而成為了五代歷朝的都城,宋建立後,開頭幾十年也是戰爭不斷,所以開封就這麼一直沿襲下來了。

【王鼕鼕的回答(0票)】:

據說趙匡胤在最後一次出行時想把都城從開封遷到洛陽,趙光義來了句:在德不在險。然後就是燭光斧影了...

野史,不足為信...

標籤:-歷史 -中國歷史 -地理 -王建雄 -鹽業專賣 -路友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