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看待建築教育的側重點不同?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怎麼看待建築教育的側重點不同?

2017年08月0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8 ℃ 次

【曾彬的回答(89票)】:

謝邀,這題可能涵蓋的面很大。我對建築教育一直有一套自己的理論,既然是理論那就有可能是錯的但是卻有點道理。

我做了六年建築學的學生,再加上半年UCLA正式的教學經驗。如果把我從大二就開始帶學弟學妹,並看著她們從三流國內本科走進TOP20的建築學院(前後大概有十幾人吧),雖然資歷尚淺,但也姑且說說無妨。

背景:

我上本科的第一天系主任就告訴我們,這個「大學」是培養畫圖工人的。你們畢業了就是去設計院給人畫施工圖。他這麼說的原因是這個學校的師資力量是沒法培養出來大師的,與其冒險耽誤了同學們學基礎簡單的知識,不如教一些他們作為畫圖工人的經驗,畢業大家也能餬口。14年畢業的,後來國內建築業發生了什麼大家都知道……

畢業典禮那天,這個曾今的系主任已經成了副院長,掏心掏肺的和我說。當年你第一天來,我說我們是培養畫圖工人的,是因為你繼續深造才能成大師。我笑著對他說:教授,我確實有大師夢,謝謝您對我的包容。

搗亂01:不想懂手繪

國內本科建築學院都會有「配套的」手繪培訓班,目標是培養考研快題。藉著學生的功利心,賺得瓢滿缽滿,就像新東方解題思路,練出套路。那時候,設計本身已經沒有意義了,快題的就是一道題,自由發揮的前提是避開陷阱,當你避開所有陷阱,你發現已經沒有自由發揮的餘地了。

我當時對比自己小的學生說,手繪就是用手畫。你們想怎麼畫怎麼畫,為什麼線一定要這樣拉?馬克筆必須這樣刷?透視有問題都沒關係,畫出自己心裡怎麼想的,線條不堅決也好看。

James Stirling: Staatsgalerie, Stuttgart, pencil studies for plan of intersection, c1977James Stirling: Staatsgalerie, Stuttgart, pencil studies for plan of intersection, c1977

Draft of Shirohara Kazuo 我偶像筱原一男Draft of Shirohara Kazuo 我偶像筱原一男

柯布西耶畫小貓小狗水壺那張我就不放了。想到什麼就畫什麼,純創作哪兒來套路?有套路還要你幹嘛?

搗亂02:不想懂過程

我在國內學建築學的五年一直處於精神緊張狀態,雖然不算學霸但也蠻刻苦的,短文就不比慘了。學習過程大概也就是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拿到一個場地或者任務書感覺就像拿到高考試題一樣。總平-柱網-平面-剖面-立面-反覆查下規範。心中不忘:實用,經濟,美觀。(從公元前25年維特魯威到現在都沒什麼變化?)

懂設計 還是 懂軟件? - 李樂賢的回答

所有有這個疑惑的人肯定都是經歷過高考的,這其中一些知識是可以轉換的,比如你數學做錯的題目,你會放到錯題集裡面去糾正它。如果你沒這麼做,下次遇到還是錯,你只不過用錯誤的方法又解了一次題。當然設計比這複雜的多,涉及的因素也多得多,如果這五年就關心那麼屈指可數的幾樣因素,你的訓練有意義嗎?就像一道追擊問題,你做十遍,你有提高嗎?

那麼除了排功能摳立面,我就想去研究點別的了。最初最束縛手腳的肯定是形式,看著Zaha,MAD的那堆東西,心想怎麼給弄出來的?感覺自己有一天能做出這種形態我就牛逼了。研究造型軟件,造型技術,CG和工業設計的都來一遍還不過癮,再去翻關於幾何和生物形態的文字看。

慢慢實習了幾家公司發現,其實所有人去接近一個設計的過程都很不一樣,BIG用大眾化的diagram,OMA先來幾個research,Zaha,MAD和Thom先畫畫再捏,Gehry先畫畫再堆盒子解決功能空間。(高逼格同行請寬恕我粗暴淺顯的描述方式)

你自己有一套固定想法或者思考模式嗎?你會去閱讀學習更多的東西來注入到一個新設計裡去嗎?

搗亂03:不想懂技術

4. 不懂設計,不懂軟件

我覺得懂軟件最大的好處就是:不懂設計,沒有審美,不聰明。我懂點技術會點軟件,你不能說我什麼都不會吧?

在我看來,問這類問題的大多數對目前做的不感興趣(感興趣一般都是想方設法達到目的)。你什麼都不需要兼顧,什麼軟件都可以不學。做你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如果沒找到就繼續找。

我依然記得我大一很天真的去了學習經驗交流會,官宦氣息濃重的學生會領導人叼著煙和我說:大學你把Sketch Up用好,《建築空間組合論》讀通,就行了。

我對Developable surface和Bio surface特別著迷……所以我喜歡長腿S型的姑娘。

然後我就瞎玩兒,試了一圈覺得Rhino和Maya最能滿足我的需求。當能滿足我的需求,我也就沒有再去開發別的軟件了。

搗亂04:真不想懂技術

用對的工具干對的事 ,這句話是對的也是虛的。

一個工具的潛力,在設計這個工具的時候有設定,你要在這個區間裡探索更多。

強烈推薦一本神作: The Animate Form

一個哲學家,在1980年代末期對計算機輔助設計的探索。一個哲學家,在1980年代末期對計算機輔助設計的探索。

作者是我的導師Greg Lynn,非常神奇的一個Maker,我甚至沒法把他定義為藝術家或者是建築師,儘管他拿了威尼斯雙年展金獅獎。他為了追求理論,設計和想法都可以拋棄審美。書中講如何用動畫軟件找型,這本書的啟發意義大於實際蓋樓。

搗亂05:不想懂歷史

西方藝術史是一個很大的寶庫(我的學習方法很可能是錯的,學歷史的請別批我)

我自己也做了Archive,我大概知道發生的時間段和歷史背景,我從來不記案例具體的時間地點人物,我只看他做了什麼,這些案例對我來說像是色情小說,我看懂的就是他設計的。如果沒有啟發意義或者思考價值,我誇下建築師手感好就過去了。(在這方面我是實用主義者)

而且我認為建築史和藝術史是階段性連續,把Ten books architecture, Marcus Vitruvius Pollio或者是金字塔什麼的放在西方建築史最前面對我來說是可笑的。我覺得這倆案例和我學的東西一點關係都沒有,文藝復興可能都對我沒什麼幫助。AA建築學院的院長Brett Steele也調侃過這事兒,不明白為什麼文藝復興忽然去把古典柱式什麼的研究一遍然後就照搬過來蓋房子了……

既然我們身處這個時代,就應該做這個時代的建築師。包豪斯的出現完全割斷了和過去的關係(但是他們準備了很久,體系成熟),AA的創立廢除了西方減持數世紀的建築學導師制(但是他們不斷的擴展過去建築師的試驗平台,而不是從零開始)。當然現在又有變化了,我們又翻過去了,我們又開始言傳身教了,我們也更願意思考工業革命了。

我這麼說並不是蔑視藝術史,我非常尊敬建築史,建築史告訴我歷史上spiral的平面成功的案例不足十個。我只是想強調這些數據信息的分析價值遠遠大於那些fact。

Solomon R. Guggenheim Museum,Frank Lloyd Wright

搗亂06:不想懂製造

剛完成舊金山MOMA當代藝術博物館立面的製造商Bill Kreysler和我開過這樣一句玩笑話:Jingjun, you know architects are poor, right? If you know how to build, you will be f**king rich!

有一些公司得意於自己把建築師和工程師分開,對於這些建築師來說簡直是一場災難,在歷史上這個時刻真正的成了紙上談兵,丟失話語權,工作的成就感可能都遠遠低於CG場景師。(工資肯定低於他們,工資代表了市場價值)所以,別怕髒手髒腳,像地球上第一個蓋房子的人一樣去享受make+build的過程。

SF MOMA, Sn?hettaSF MOMA, Sn?hetta

搗亂07:不想懂教育

你畢業那天問問自己學到了什麼?這不是雞湯,這定義了你。

【qhhn的回答(8票)】:

不只國家之間目標不同,即便是同一個學院的不同派別老師,理念也是迥異的= =

比如我所在的TJ大學建築學院,大二的老師有位現在經常做實際項目,要我們緊跟時代發展,不要做一百年前的建築,最好在現在就加強競爭力,遠遠甩開同齡人。還有一位同樣做實際項目的老師,卻更加重視采光防火之類的問題,平面圖僵硬得一比也不管...還有另一派老師覺得現在重要的是訓練基本功,手把手地教學生排功能啊流線啊基本的空間審美啊。

第一種老師的目標是培養新銳建築師;第二種是培養工人;第三種也許沒什麼個人目標,只是想讓學生多學點東西?

嗯現在大三,某控制欲超強的老師就是想讓我們一畢業就能被用得上,另外也有老師想讓我們擺脫形式的束縛。

理論上沒有高下之分。說起來,目標如何和自身條件也有關係啊。想要去歐洲美國留學甚至工作的學生,大概家裡經濟條件不錯?但是急著工作賺錢的人,也許會想在大學五年裡趕快學會各種專業技能,可能就不會很重視理念和創新。

存在就是有原因的,說來如此,但以星辰大海為目標的學生大概是瞧不起那些實際的老師和學生的...

所以重要的是個人選擇吧?比如在同一所學校裡,喜歡AA的人可能會選以理念見長的老師,想要工作的人就更加實際一些。就好像有權力慾的學生會參加各種學生組織,然而閒雲野鶴類的人就不屑一顧嗯……

看了下其它答案,我從前也是覺得只有想當大師,想不斷超越時代的建築師才是好建築師。雖然現在我對於自己依然這樣要求,但是已經可以理解那些安於傳統的同學了。有個很好的朋友,對於建築的觀念和我相當契合,都認為固守形式,過於保守是不對的。然而她家裡沒有辦法供她留學,即便是讀研也未必可行,所以她很想趕快學好各種基本本領。我就也沒法勸她和我一起選思想開放但不愛教實際手法的老師。

但是老八校大部分老師都是按「你們就算不是大師也得是頂尖建築師」的標準要求我們的吧= =少量想讓我們當畫圖dog的老師都被學生嫌棄到死。

【qhhn的回答(5票)】:

王澍在我大一的一場講座上,對著我們建築系的學生說「你們要把自己當做大師一樣要求自己,不可以匠氣。」

我至今記憶猶新。

我一個同學在老八校,看了我的設計作業,說他們學校老師不喜歡這些形式感,他們老師最常說的一句話是「你們不是大師,不要搞這些。」

在他們老師看來進設計院拿5k+的工資,乖乖當一條畫圖狗就可以了。

你們自行判斷。

標籤:-建築 -建築設計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