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第四屆臨床與咨詢心理學大會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參加第四屆臨床與咨詢心理學大會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2017年08月0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5 ℃ 次

【墨蓮娜娜的回答(22票)】:

意猶未盡,收穫頗豐。

我在去年年底參加了北京大學心理學專業的研究生考試,由於準備的時候實在太划水,在英語政治成績還相對滿意的情況下專業課以10分之差無緣複試。今年決定再試一次。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報名經歷與我相似,看簽到處的名單也有百十號學生參會。我最早是在徐凱文老師的微博上看到這次會議的消息,當時就動了心思,但遲遲沒能下決定,直到畢業前夕才草草提交了報名信息,在這裡要感謝會務組很高的溝通效率,讓我這個非心理學專業的應屆畢業生能夠順利地完成報名。

參會的目的兩個:一是去看看我所期許的咨詢師職業生活到底是怎麼一個樣子,國內的臨床心理學的發展到了什麼程度;二則是去見見松蔚老師和動機老師的活人。具體會議的內容我就不說太多,因為我尚未入行水平有限,很多東西理解不到位恐增誤會,在這裡簡單說一下參會三天的個人感受。

Day 1

由於北大的禮堂裝修尚未完成,因此第一天上午大會的開幕式是在北大醫學部的會議中心舉行的。除了例行的會務內容之外,趙旭東教授關於目前國內心理咨詢和心理治療發展現狀的講座讓我第一次對這個陌生行業的運作和困境有了直觀而全面的認識,這是一些我在網絡上並不好檢索到的系統的資料。

開幕式結束以後大家統一乘大巴車來到北大中關新園的酒店進行接下來的日程。整個會議有諸多的論壇以及工作坊可供參會者選擇,下午我選擇的自然是有松蔚老師出席的「咨詢師如何「活」在互聯網時代?——60、70、80後咨詢師對談」,主持論壇的目前在復旦執教的高雋老師氣場驚人,讓人佩服。說實話看到諸多之前只能在知乎、微博上關注的心理學人坐在你面前侃侃而談的時候感覺是有些奇異的,這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心理學人思維碰撞時言語之間奔流的澎湃力量和強大活力,要知道,至少對我個人來說,現在在許多其他場合堂而皇之地談論性、人生、自我成長等等這些概念的確是有些微妙的恥感的。有趣的是,參加討論的各位老師似乎對「X0後」這樣一個所謂的標籤都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反感和異議,的確適當的歸類永遠是最省力最受歡迎的交流方式。

這場論壇談到了許多關於咨詢師在互聯網時代如何自處的問題,其中有談到在互聯網上的人肉行為,我的確檢索過不少在網絡上活躍的心理學從業者的資料,包括知乎上活躍的動機老師、松蔚老師和採銅老師,因此我看到松蔚老師的時候真是毫無幻滅感。但我確實從來沒想過簡裡裡居然是個假名。之前在進入會場之前看到她在門口簡單心理的攤位處與人爭執些什麼,顯得略微有些強勢,聽到旁邊的人叫她李真,完全沒想到她就是那個掛著奈良美智娃娃當頭像的簡裡裡,可能是妝容的原因,真人比之前網絡上的一些照片還要漂亮。

晚上在地下的報告廳舉行了一場年輕咨詢師的快速演講活動,看到了很多年輕的優秀的心理學從業者不同的職業經歷,有IT男,有海龜,有土博還有漂亮的台妹。在其中一位在和睦家工作的兒童咨詢師演講結束後,凱文老師點評說到認為這樣一份工作相當的「奢侈」(無貶義),我也認為的確是很奢侈,奢侈到以我的初衷而已,完全沒有想過在心理學這個領域能有這樣的工作,但不可否認,這樣的工作對任何一個心理學人來說都具有相當的吸引力。

動機老師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倒數第三個出場,很有親和力,毫不掩飾地表達了自己的緊張,演講的內容多多少少也在之前的文章中有所提及,最後跟松蔚老師有一個互動,我也是從這裡得知了他從浙大辭職的消息。

我當時看完之後整個腦袋想的都是這樣的東西:作為這個大時代的年輕人,要從事職業的心理學工作,想掙誰的錢,能掙誰的錢,該掙誰的錢,是不是該掙錢,都是非常值得考量的大問題。

Day 2

第二天整個的日程專業性變強,對我這個醬油來說則變得稍顯輕鬆。上午我參加的是「我們需要怎樣的心理學人才」論壇,嘉賓請到了在政府部委從事心理學工作的官員,國企EAP工作的翹楚,華夏心理的boss以及在監獄系統從事心理學工作的警察叔叔等。他們很需要「能用好用」的心理學。

唯一的感受還是上面這一堆掙錢真的非常值得考量。

第二天下午的經歷可能是整個三天的會議中對我而言最有衝擊性的部分——兩場標準病人的治療演示,治療流派分別是精神分析和人本主義。第一場精神分析治療的演示是我第一次接觸實際的心理治療,而且還是這種相對濃縮的高強度的標準病人演示,整個過程說實話跟我通過完全的書本學習所預想的咨詢過程的想像重合度還是比較高的,這令我相當震撼,我相信實際的心理治療過程應該沒有如此龐大的信息量和反應如此典型的來訪者。

唯一的疑惑是無論是第二天還是第三天的標準病人演示中,設定以及現場觀眾的反應中都未提及扮演病人的咨詢師是如何構建這一虛擬人格的,主持人也並未強調整個演示的目的和重點是在於咨詢師展現的框架還是整個一個咨詢的內容,這一點我個人還是存疑的,因為我覺得這對於一個預先準備的展示來說相當重要。當然更可能的是這些內容已經是約定俗成的,大家心知肚明各取所需,而我作為一個外行可能有些無法融入,這也是早就可以預料的事情。

Day 3

最後一天上午參加了錢銘怡老師主持的「從不同流派看心理治療在中國的發展趨勢」,嘉賓分別是精神分析治療、認知行為治療、家庭治療和人本主義治療的業內翹楚,他們的分享都相當深刻,態度真誠,施琪嘉老師完全脫稿的演講讓我感同身受,似乎精神分析家也沒有那麼遙不可及。

總體感覺就是隨著無論是心理層面還是神經層面對人研究的深入,各個流派之間的取長補短互相融合幾乎是不可避免的趨勢。

稍多說兩句碎嘴,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地見到錢銘怡老師,之前在我的印象中我一直以為錢老師是一個白髮蒼蒼老氣橫秋的老太太,而這次的論壇讓我看到她在各種意義上都是一個非常有魅力的人,堅強智慧,再說句冒犯的話,還真有點萌。

下午仍然是標準病人的展示,這次是認知行為和家庭治療的流派,前述疑惑依舊存在,尤其是我個人挺難理解扮演病人的咨詢師究竟是如何做到如此困難的四場「被咨詢」,想必也是為這次大會付出了相當的心血,向她表示尊敬和感謝。另外的感覺就是流派之間,尤其是在實際的臨床治療過程中,界限真的不是那麼分明,或許它們都很重視的「關係」本身的治療效果切實存在。

最後的閉幕式開始之前,我就坐在錢老師的旁邊,確實動過主動去搭訕混個臉熟的念頭,但想了想還是沒道理也沒臉面,一切都等考研之後再說吧。

三天的會議如我所料,我還算強大的直覺能夠讓我感覺到很多東西的存在,但目前我尚未入門心理學水平還不能讓我足夠準確的吸收知識,還不能足夠敏銳的看到問題的關鍵所在,但在我見識到真正的「中國的臨床心理學」之後,我必須說它跟我想的還是挺像的,這對於在這個行業的門檻前剛抬起一隻腳的我,真得夠了。

我一直認為一切真正的結論都很難在面對面的言語交鋒中得出,因為這太倉促,太有目的性,即便是足夠自省足夠智慧的心理學研究者在這樣的會議中也很難得出有效的真正結論,我仍然看到了許多的辭不達意和文不對題。但交流的意義正在於思維的激活,至少這次的參會讓我看到了從事職業的臨床心理學工作相當的可能性並給予了我充分的信心。

還是那句話,意猶未盡,受益頗豐,對我的幫助非常之大。

【SteveShi的回答(78票)】:

首先活動全名叫中國心理學會臨床與咨詢心理學專業委員會2015年學術會議。7月10-12日在北京召開,之前聽說了這活動但是沒仔細看,臨到開始前兩天才有心思仔細看了會議內容和參與人士,然後突然覺得尼瑪看上去這麼好的活動我不能就這麼錯過,於是我7月9日晚上匆匆忙忙從上海飛過去。

活動吸引我的原因有幾個。首先主辦方中國心理學會臨床與咨詢心理學專業委員會,支持單位是清華北大咨詢中心,參與的專家們也都是一些我這個常年游離於體制外的人都知道的大牛,所以從學術水平上來說應該是非常頂尖的。第二,這一看就是個學院派搞得體制內的活動,不是江湖派的商業活動。雖然我一直處在江湖派和學院派之間,但是論知識的生產和科研的前沿性,肯定還是學院派強過江湖派,因此我認為值得去參加下,瞭解下國內比較前沿的咨詢心理學發展。第三,是我看到了幾個很熟悉的名字,這個之後來說。

說幾個幾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時刻:

大會開始的keynote speaker之一提到中國有各類精神健康問題的人占總人口16%左右,也就是說在場1000多參會者裡面,有160個人有問題。全場哄笑,然後我當時心裡想這群人裡肯定不止160個。因為自己有問題而學心理學最終走上心理學道路的人太多,至於自己的問題有沒有走出來,就不得而知了。

大會第一天下午有一場有趣的研討會,叫做心理咨詢師如何「活在」網絡時代。台上六位嘉賓,兩位60後,兩位70後,兩位80後。這樣的設置是為了讓不同時代的人去探討網絡對於咨詢師工作的影響,包括對個人的衝擊。80後的兩位代表知友們應該非常熟悉了,是 @李松蔚和 @簡裡裡

這場研討會對我的衝擊很大,因為頭一次意識到,以李松蔚和簡裡裡為代表的新生代力量,正在崛起,而且正在獲得越來越多的影響力。雖然他們兩位是極端出色和特殊的個例,不能代表所有的80後心理學工作者,但是他們的路徑的確是很多人可以參考的。

最顯著的一點就是這一代人對網絡的親近嫻熟,給了他們非常大的優勢。說到網絡的時候,60後70後普遍持比較保守的態度,而兩位80後已經在網絡上有了相當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大家討論網絡給咨詢師帶來的影響,幾位前輩主要都在糾結網絡視頻咨詢和面詢的差異,可在我看來這完全就是Missing the point。因為如果非要說技術的問題,網絡帶寬的提速,3D虛擬現實技術的發展,有一天一定會給我們提供足夠好的網絡面詢體驗,這是遲早的事情。

互聯網的出現,不光是提升了溝通的便利性,也是改變了溝通的方式。心理咨詢師要做的是助人,而助人的方式會隨著溝通方式的多樣化而出現各種各樣的形態。我甚至可以大膽地認為,心理咨詢這種1對1,一次40-60分鐘的固定形式,在未來也會有越來越多不同的變化。而這些變化,最為敏感,最熟悉,最能夠把握和接納的,一定是更年輕的一代咨詢師。

晚上友心人組織的奔跑吧心理咨詢師演講也是讓我感到欣慰的部分。包括 @動機在杭州 在內的六位演講者,並非都是傳統的體制內專業人才,但是他們結合自己的天賦,能力,創造力和社會責任感,在各自的領域不斷做出創新和成就,讓我深感助人行業條條大路通羅馬,我們所處的時代給了我們很大的想像和創造空間,只是不再被少數學術精英壟斷,社會價值的創造越來越容易實現。

我為什麼會這麼激動?因為我自己就是一個一直游離於體制外的人。我對高校和學術研究體制內的只是生產充滿了尊重和敬意,但另一方面這次看到新生代力量對於社會大眾和網絡的親近,讓我不再擔心心理學領域的財富會因為傳播方式、表達方式的問題,而與大多數人絕緣。

總體來說這次大會也是代表了國內心理學領域比較頂尖的水平,也瞭解了一些新的趨勢、門派和理論,我很鼓勵年輕的咨詢師有機會有經濟實力的情況下,適當地參加類似的活動。這次活動三天會務費2000塊。在校學生好像是1000塊。

如果你以後去參加類似的會議,我的建議是主要看標準病人治療演示、咨詢或督導的實務工作坊這類以現場演示為主的環節。純講話的活動容易無聊,而且容易聽的時候覺得有道理聽完了就忘了。尤其如果是學生或者新手咨詢師,多看看前輩做咨詢和督導,看看他們具體怎麼執行咨詢思路,怎麼建立關係,怎麼選擇表達方式等。

還有一點是作為一個私人執業的咨詢師,我認為定期的學習充電真的還是非常有必要的,一方面帶來新的知識技巧,另一方面也是給自己之前的工作方式很多反思的機會。

這次聽了一個情緒聚焦治療的講座,發現這個體系真的不錯。雖然之前我上學的地方離EFT療法創始人Leslie Greenberg的學校也就一個小時不到,但是這次認真聽和研究了之後覺得這個體系非常適合我當前的工作:情緒處理,自信提升,個人成長,以及親密關係問題。所以這裡也推薦感興趣的朋友去瞭解下。別問我哪裡找,互聯網都出現這麼多年了,你要是還不懂得關鍵字搜索真是白混了。

動機老師很可愛,演講的時候把孩子年齡8個月說成8歲,引發了現場精分流派咨詢師的無限分析和猜想。李松蔚老師也很可愛,教會了我「黑粉也是粉」這個道理。

第三天下午人本精分取向督導工作坊,被一位小哥認出來了,說你不就是知乎上泰拳最厲害的心理咨詢師嗎?這個梗來自於這裡:跟職業拳擊手打架是怎樣一種體驗? - Steve Shi 的回答

最後就是這次認識了好多同行小夥伴,以後不怕北廣深轉介找不到人了,然後同行聊天就是有激情,這幾天說了好多話打了好多字,深感咨詢師這行一定要多交流多對話,你可以得到很多的信息、分享和支持。

我甚至還提議簡單心理或者友心人做做類似的面向年輕咨詢師的活動,不過做不做就是他們的事了。。。

【來胡的回答(1票)】:

目測是樓上的答主自己問的吧?

標籤:-心理學 -心理咨詢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