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花樣年華》好在哪? | 知乎問答精選

 

A-A+

電影《花樣年華》好在哪?

2017年08月0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9 ℃ 次

【魏知超的回答(137票)】:

用我很早以前(2002年)寫的半篇影評來回答吧。已經有人轉帖過了。我自己再貼一遍吧。

王家衛影迷也看不懂的王家衛電影

看過不下十篇關於《花樣年華》的影評了,大家談論它的懷舊,談論它的音樂,談論它的攝影,談論張曼玉的旗袍,談論梁朝偉的影帝頭銜,談論王家衛……唯獨沒有人談論《花樣年華》的情節,至少沒有人深入談論過。當然大家都明白這是一個關於婚外戀的故事,但是故事情節的脈絡卻沒有人真的關心過。我覺得這對一部電影來說是件挺悲哀的事,因為畢竟情節才是一部電影最基本的元素。但王家衛的電影太特殊,很多非王家衛影迷認為王家衛電影根本無情節可言,而王家衛影迷是以能看懂王家衛電影的情節為傲的。而《花樣年華》的電影語言簡練到了極致,以至於連絕大多數王家衛影迷在面對它時也顯得不知所措。《花樣年華》是遭到絕大多數王家衛影迷唾棄的,「看不懂」不能不說是原因之一。這是一部王家衛影迷也看不懂的王家衛電影。

  • 王家衛的影迷也看不懂的王家衛電影

當然,對大部分人來說,看不懂也無所謂,體會體會感情也就可以了。但是我敢說,如果你沒有看懂《花樣年華》的情節,那你就無法真正體會它所表達的感情。

其實《花樣年華》的情節並不複雜,造成它如此晦澀的原因大概有這三點:

第一個原因,王家衛。《花樣年華》是一部由梁朝偉的表情來推動情節發展的電影。這種推動情節的極端方法至少對於我來說是觀影經驗中唯一一次遇見。很難想像的是,梁朝偉的幾個眼神就構成了影片情節的支架。而這,當然是王家衛的構思。很多人對梁朝偉得到戛納影帝感到很不屑,說他憑本色演出就拿了個影帝,或者說這個影帝頭銜是戛納評委補償給他的,如果你這樣認為,那很遺憾——你根本沒有看懂梁朝偉在《花樣年華》裡演什麼。如果你願意再看一遍《花樣年華》的話,我建議你什麼都別管,注意看梁朝偉的表情就行了。

更妙的是,《花樣年華》的不少重要情節都是在那幾段MTV式的慢鏡場景中交代的。恐怕這幾個場景出現時大部分觀眾都趁機打個盹或是陶醉在美妙的配樂中,而無暇去理會銀幕上男女主人公的一舉一動了。

  • 梁朝偉的表演是《花樣年華》最重要的因素

第二個原因,「剪刀手」張叔平。《花樣年華》的鏡頭已經到了少一個鏡頭則太少的地步——張叔平在《花樣年華》裡除了把能穿上的旗袍都穿在張曼玉的身上外,還把所有能剪的鏡頭都剪掉了(張叔平兼任本片的造型設計與剪輯)。

舉個例子,周慕雲約蘇麗珍吃飯,只有兩個鏡頭,王媽接電話——餐廳見面。中間沒有任何過渡。

如果換成一般的導演和剪接,這可能需要以下這組鏡頭才能把這件事交代清楚:鈴響——王媽接電話——叫蘇麗珍接電話——蘇麗珍接電話並與周慕雲通電話——前往餐廳——見面。

還有個例子,蘇麗珍去周慕雲家借報紙,聊起武俠小說:

周慕云:我有很多武俠小說,要看給你拿.

蘇麗珍:不用了,下回再麻煩你,謝謝.

周慕云:不謝.

緊接著的下一個鏡頭,已經是另一天了,蘇麗珍穿著另一件旗袍拿著一摞武俠小說來還書了。中間還是沒有任何過渡。

  • 借報紙

  • 還書

電影鏡頭簡約到極致,這對於大多數對電影語言並不敏感的觀眾來說就相當晦澀了。《花樣年華》的情節本來夠拍成瓊瑤劇,但是在張叔平的剪刀下成了一部看似緩慢實則十分緊湊的電影。

第三個原因,張曼玉。張曼玉光芒太耀眼了,以至於所有的目光都被她吸引。當他和梁朝偉一起在影片中出現時,大家都只注意看張曼玉而忘了留意梁朝偉在幹什麼,很多情節就因為沒看見梁朝偉的某個眼神而被錯過了,留在記憶裡的只剩下張曼玉和她的旗袍。這當然不能怪張曼玉,她的確太出色了。

  • 你可曾留意這時梁朝偉的眼神?

總之,《花樣年華》的晦澀其實並不在於它的情節,而在於它令人驚歎的電影技巧。所以很多人說《花樣年華》是一部形式大於內容的電影其實有點不公平,它的內容很豐富,只是藏得太隱秘罷了。

好了,我要開始「肢解」《花樣年華》了。

《花樣年華》——愛、復仇與懺悔

《花樣年華》說的其實是一個關於復仇與懺悔的故事。請不要誤會,這並不是一部驚險片,《花樣年華》當然首先是愛情電影,只不過它的大部分篇幅描述的卻是梁朝偉復仇的故事。或許說得更恰當一些,《花樣年華》所描述的是復仇過程中愛與恨的矛盾以及其後的懺悔。

這也許和你所瞭解的《花樣年華》相差太遠了。還是讓我們一起回到《花樣年華》的情節中去,來重新體會一下王家衛這個讓人費解的故事:

那是一種難堪的相對,

她一直羞低著頭,

給他一個接近的機會,

他沒有勇氣接近,

她掉轉身,走了。

周慕雲、蘇麗珍兩家人一起搬家,成了鄰居。蘇、週二人先後發覺周太太和陳先生(蘇的丈夫)有染,但一直沒有完全確信,直到有一次周看到蘇有一個和他太太一樣的皮包,於是把蘇約出來吃了頓飯,把話說明了。

蘇麗珍說:「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樣開始的....」——於是他們各自演起對方的配偶,開始「表演」周太太和陳先生「是怎麼樣開始的」。

「表演」之一:

蘇麗珍:你這麼晚不回家,你老婆不說你?

周慕云:已經習慣了,她不管我...你呢?你先生也不說你?

蘇麗珍:我先生早就睡了.

周慕云:...今天晚上別回去了.

蘇麗珍:我先生不會這麼說的.

周慕云:那他怎麼說?

蘇麗珍:反正他不會.

(兩人再次來過)

蘇麗珍:你這麼晚不回家,你老婆不說你?

周慕云:已經習慣了,她不管我...你呢?你先生也不說你?

蘇麗珍:我看他早就睡了.

(蘇用手撫摩周的外衣)

蘇麗珍:我真的說不出口.

周慕云:我知道.....事到如今,誰先開口已經無所謂了.

蘇麗珍:你知道你老婆是個怎麼樣的人嗎?

(蘇離開周離去)

  • 「表演」之一

數日後,周與蘇在一間餐館吃飯。

這是最體現張叔平「剪刀手」風格的段落——你是否注意到,這一段裡他們其實吃了兩頓飯。

第一頓飯:

蘇麗珍:你幫我點,我想知道你老婆喜歡吃什麼.

周慕云:....那你先生喜歡吃什麼?

(周給蘇盤裡放了些調味品)

周慕云:吃的慣嗎?

蘇麗珍:你老婆挺能吃辣的.

  • 注意周和蘇的服裝

第二頓飯:(鏡頭一轉,其實已經是過一段時間後的另一頓飯了!)

精妙的蒙太奇:鏡頭一轉,蘇已換了套旗袍!

再看他們的對話:

蘇麗珍:今天幹嗎打電話給我的公司?

周慕云:我只是想聽聽你的聲音.

蘇麗珍:你倒挺像我先生的...油腔滑調.

——他們的關係似乎已更進一步,而且他們還是在「表演」周太太和陳先生,想通過表演來感受周太太和陳先是怎麼走到今天的。

再看下一幕:

(周和蘇在車上)

蘇麗珍: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

周慕云:怕你不高興嘛.

蘇麗珍:那以後再也不要打給我.

  • 他們又「換」了套衣服。

  • 周的眼神是不是越來越讓人感到不安了?

這一幕看起來好像是上面那頓飯吃完後回家,其實這應該是很多天後的事了。他們的關係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也可能還是在「表演」。)

接下來,周慕雲收到一封他太太從日本寄來的信,周和蘇意識到周太太和陳先生已經一起住在日本了。

蘇麗珍:「你猜他們現在在幹什麼?」

於是緊接著鏡頭一轉:

  • 「表演」之二

上面這一幕就是「表演」之二:「他們現在」正在幹的事。——這裡本來有一段床戲,被王家衛剪掉了,只留下這一個鏡頭,剪得好!你可以理解為——周和蘇什麼都沒做,他們本來想表演「他們現在」正在幹的事,不過這段「表演」沒有「演」成。用蘇麗珍的話說,就是「我們不會跟他們一樣的」。

接著的情節是,周慕雲病了一場,病癒之後周與蘇在街上邂逅。周邀蘇一起寫武俠小說。

  • 開始寫作前心事重重的周慕雲

周與蘇合作寫武俠小說,孫太太一家與顧先生一家外出吃飯回來,顧先生大醉,蘇怕引起鄰居閒話,在周家沒敢出門。

第二天晚上,她才換上周太太的鞋,假裝從外面回來。

  • 留在周慕雲家的蘇麗珍的拖鞋

我先在此打住,到這裡我們可以推測一下周慕雲的心理歷程。一開始,他好奇,想知道「他們是怎麼開始的」,和蘇麗珍也是同病相憐。後來,隨著周太太和陳先生的情況日漸明朗,再加上身臨其境的「表演」,好奇開始轉變為嫉妒,恨心漸起。找不到陳先生,恨屋及烏,那就只有向蘇麗珍報復了(當然,更深層次的心理仍是向陳先生報復:你破壞我的家庭,那麼我也不會讓你的家庭安寧)。而向女人報復的最好方法是什麼?——讓她愛上你,然後把她拋棄。

回到情節。那一晚蘇麗珍走後,周慕雲在家裡抽了一支煙:

王家衛用了他那種標誌性的抽幀慢鏡頭來表現這個不被人注意的鏡頭,這是有意的。看來看去,周慕雲都是在這裡醞釀了他的「復仇計劃」——征服,然後拋棄。

周慕雲的計劃得以實施的一個前提是:他也感覺到蘇麗珍有點兒開始喜歡他了。這從前面周慕雲生病時蘇麗珍給他煮了芝麻糊這段可以看出來。就算周不一定知道蘇是有意的,但從病後與蘇邂逅時蘇的反應,周應該能感覺到點什麼。

周的計劃很簡單:借寫小說之名,在外面租間房,並繼續邀蘇一起寫作,為兩人在一起創造更方便的環境。只可惜,蘇麗珍沒有接受他的提議。看一看他們對話:

蘇麗珍:幹嗎無緣無故請我吃飯?

周慕云:今天收了稿費,你的那份又不肯要,只好請你吃飯.

蘇麗珍:其實關我什麼事?我只是在旁邊打打邊鼓而已.

周慕云:過一陣我可能會多寫一家報紙...今天有人打電話來約稿.

蘇麗珍:是嗎?那麼急,你應付的了嗎?

周慕云:所以想找個地方.

蘇麗珍:幹什麼?

周慕云:寫東西啊.以後你過來方便一點,雖然我們之間沒有什麼,但我不想別人誤會,你...你覺得怎麼樣?

蘇麗珍:何必要浪費錢呢?....其實全都是你自己寫的,何必多此一舉呢?

  • 「何必多此一舉呢?」蘇麗珍沒跨出這一步。

所以周的計劃落空了。

  • 計劃落空。周慕雲在露出短暫的失落表情(上)後,很陰沉地望著蘇麗珍的背影(下)。

周慕雲需要補救他的計劃,他的補救計劃也很簡單:玩失蹤。因為他相信,蘇麗珍是希望跟他在一起的,只是她沒有勇氣這樣做,她需要被「推動」一下。所以周索性躲起來,這樣反而能讓蘇麗珍主動來找他。欲擒故縱。

於是,周慕雲在他的新住所「躲」了起來。

先在窗前(我也不知道這是窗還是鏡子,我暫且認為這是窗子吧)看了一下,然後冷笑!

周慕云「失蹤」幾天了,蘇打電話到周的單位,周的同事也不知道他在哪裡,蘇很焦急。終於,周給蘇打了個電話:

蘇麗珍:「喂...你在哪裡啊?......」

  • 蘇麗珍很焦急地趕往周的新住所

而這時在新住所裡的周慕雲呢?沉著臉站在窗前——

聽見蘇按的門鈴聲後,低下頭——

笑了——

看不出來是冷笑還是苦笑,我想兩者都有吧。冷笑是因為計劃成功,苦笑是因為也許他現在就有些猶豫了:「這樣的報復有必要嗎?」——他是不是也發覺了在他心底其實藏著對蘇麗珍的另一種感情?

接下來,與周慕雲見面(被張叔平或王家衛剪掉了)後,蘇麗珍從周的房間裡出來:

蘇麗珍:我明天再來看你.

周慕云:不用了,我休息一會就好.

蘇麗珍:沒關係,就一會嘛,我給你買點吃的,你想吃什麼?

周慕云:隨便.

蘇麗珍:那好,我走了,你早點休息.

周慕云:回去打個電話給我...你不用說話,響三下就好.

蘇麗珍:...好.

周慕云:...我沒有想到你會來.

蘇麗珍:...我們不會跟他們一樣的...明天見.

  • 「我們不會跟他們一樣的。」

蘇麗珍說:「我們不會跟他們一樣的。」但是——

本要離開的蘇麗珍在走廊盡頭停住了,停了很久。鏡頭一轉(又是典型的張氏蒙太奇):

在周慕雲的新住所裡,周慕雲站在窗前,還是帶著那種陰沉的眼神。而他身後,蘇麗珍正在寫作。雖然蘇麗珍說「我們不會跟他們一樣的」,但是,事實正好相反,她還是留了下來,幫周寫小說。周的補救計劃成功了,蘇麗珍落入周的「圈套」。

此時蘇麗珍可以說是沉浸在幸福中,天真的就像是個孩子。

而此時的周慕雲呢?——

寫書時偷偷瞥了蘇一眼。還是這種眼神。蘇麗珍對他的愛多一分,它勝算的把握也就多了一分。可這真是他想要的嗎?

接下來,在周的新居,兩人想像對方是自己的配偶,模仿張先生從日本回來後的情景進行對話(「表演」之三)。

蘇麗珍:你老老實實告訴我...你外面是不是有個女人了?

周慕云:你有毛病啊...誰跟你說的?

蘇麗珍:別管是誰,你外面是不是有個女人?

周慕云:...沒有.

蘇麗珍:你不要再撒謊了,你看著我...你看著我...我問你外面是不是有了女人了?

周慕云:是啊...

(蘇輕拂了周的臉一下)

周慕云:...你是怎麼回事啊?他已經在你面前承認外面有個女人了,你還打這麼輕?

蘇麗珍:我沒想過他會這麼回答...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周慕云:再來一次吧.

(兩人再次來過)

蘇麗珍:你老老實實告訴我...你外面是不是有個女人了?

周慕云:你有毛病啊...誰跟你說的?

蘇麗珍:別管誰說,你是不是有女人了?

周慕云:...沒有.

蘇麗珍:不要騙我,你告訴我,你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周慕云:是啊...

(蘇凝視周片刻,默然)

周慕云:你沒事吧?

蘇麗珍:我沒想到原來會這麼傷心.(伏在周肩上哭泣)

周慕云:試試而已,又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他也不會承認...沒事的,別這樣.

(蘇仍舊在周肩上哭泣)

  • 「表演」之三。「我沒想到原來會這麼傷心。」(在周的計劃裡,這其實是為最後一次「表演」作鋪墊的。)

再接下來,蘇麗珍經常很晚回家,這被房東孫太太看在眼裡,她被孫太太數落了一頓。於是蘇打電話給周:

蘇麗珍:我想我這一陣子都不會過來了.

周慕云:為什麼?

蘇麗珍:昨天晚上回來,讓孫太太損了幾句.

周慕云:她說什麼?

蘇麗珍:不想提了...我們最近還是少見面吧.

就這樣,周慕雲本進行得很順利的計劃因為孫太太的干擾而遭到重大挫折。

  • 不能見周慕雲,蘇麗珍在家裡心事重重

而這時的周慕雲——

  • 看他的表情——他要破釜沉舟了。

計劃不能再受挫了,周慕雲要使出「殺手鑭」了。

周打電話到蘇的單位找她,蘇沒有回電話。

大雨傾盆,周遇見避雨的蘇——

蘇麗珍:...你找過我?

周慕云:還以為你同事忘了告訴你...本來想找你買張船票的.

蘇麗珍:你要到外地去嗎?

周慕云:阿炳寄了很多信過來,說他那邊缺人手,要我過去幫他.

蘇麗珍:打算去多久?

周慕云:不知道,去了再說吧.

蘇麗珍:怎麼會突然間想去新加坡了呢?

周慕云:換個環境...省得聽那麼多閒言閒語.

蘇麗珍:...我們自己知道沒什麼不就行了?

周慕云:本來我也這麼想,所以不怕別人說什麼...我相信自己不會跟他們一樣的......可是原來我會...我知道你不會離開你先生...我想走開.

蘇麗珍:我沒想過你真的會喜歡我.

對話中,周慕雲的眼神一直飄忽不定,不敢直視蘇麗珍,心虛得很;而蘇麗珍對周要走的消息顯得不知所措。本來是她自己害怕閒言閒語而不敢見周,當聽到周要走的消息後卻勸周「我們自己知道沒什麼不就行了」。

  • 「我沒想過你真的會喜歡我。」正好相反,沒想到會真的喜歡上對方的正是蘇麗珍自己。她還是天真得像個小孩子一樣蒙在鼓裡。

對話繼續:

周慕云:我也沒想過...以前我只是想知道他們是怎麼開始的,現在我知道了...很多事情不知不覺就來了...我還以為自己沒什麼...但是我開始擔心你先生什麼時候回來...最好是別回來...我知道我這麼想不對...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周慕雲這句話說的恰恰是蘇麗珍的心事——「很多事情不知不覺就來了...我還以為自己沒什麼...但是我開始擔心你『太太』什麼時候回來...」)

蘇麗珍:什麼?

周慕云:我想有個心理準備.

蘇麗珍:......

  • 「我想有個心理準備。」

於是,他們又開始「表演」——他們「表演」是當陳先生從日本回來,他倆被迫分手時的情景。

周慕雲說的「我想有個心理準備」的意思就是說他想現在就體會一下當陳先生回來,他們被迫分手的心情。而他的真正目的,並不是讓自己,而是讓蘇麗珍提前體會失去自己的心情。

讓蘇麗珍真正體會到失去自己的痛苦,這樣讓她在心理邁出最後一步——這就是周慕雲的「殺手鑭」。

來看看他們的「表演」之四:

蘇麗珍:你可不可以以後不要再找我了?

周慕云:你先生回來了?

蘇麗珍:是...我是不是很沒用?

周慕云:也不是......那我以後不找你了...好好守著你先生.

  • 在「表演」時,周慕雲的眼神仍是很心虛。

  • 「虛擬」分手

  • 「虛擬」分手後失魂落魄的蘇麗珍。

周的目的得逞了——無疑,蘇已深深體會到那份分手後的痛苦,心裡最後一絲疑慮被打消了。

鏡頭一轉:

「表演」結束,周慕雲回來了,蘇麗珍在周懷裡痛哭——

上回表演時,蘇麗珍說「我沒想到原來會這麼傷心。」而這次,她無疑要傷心得多。她已體會到,失去周慕雲也許是她最承受不起的事。

而周慕雲,雖然他在安慰蘇:「別這樣...別傻了,說說而已...不要哭了...這又不是真的...」而他的表情!——

計劃成功的快感和一種莫名的失落還有隱約的不安一起出現在他的臉上。不知道在他的心裡,哪一種感情更多呢?他是不是有些良心不安?是不是也忽然意識到自己也已經愛上蘇麗珍了?畢竟他們曾經同病相憐,畢竟蘇這麼愛他。

(單憑這個表情,梁朝偉就夠格拿戛納影帝——可惜,這個表情被大多數觀眾忽略了。)

在回去的車上——

蘇麗珍:今天晚上我不想回家了...

她把頭靠在周的肩上,周有些猶豫地握起蘇的手,幸福感又回到她的臉上——她徹底敞開心懷接受自己對周慕雲的愛了,周的計劃只差最後一步。如果這時候將蘇麗珍拋棄,那對她的打擊無疑是毀滅性的。

我想至少有99%的觀眾在看到這個畫面時都把目光集中在蘇麗珍身上,而沒有留意周慕雲的表情。他的臉越發陰沉了,他後悔了嗎?

(在周的家中)

電台:陳美儀點給好朋友權仔和雯雯,祝蜜運成功.又點給同屋的張太太收聽,祝她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有一位在日本公幹的陳先生點這首歌給他的太太欣賞,祝她生日快樂,工作順利. 現在請大家一起欣賞,周璇唱的《花樣的年華》。

  • 這是他們在一起的最後的「花樣年華」。

(蘇的公司...電話鈴響,周慕雲打來的)

周慕云:是我...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

「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這是計劃的最後一步,周慕雲先邀蘇麗珍一起走,然後自己不辭而別,把她拋棄。

這時的周慕雲,在自己住所的窗前——

先是沉著臉沉思了很久,

然後,又笑了,

還是那樣,復仇的快意和失去蘇麗珍的失落交織在他的臉上,讓人分不清這是苦笑還是冷笑。無疑的,周慕雲意識到他自己也愛上蘇麗珍了。但是事已至此,還能挽回嗎?

最後,看了這間充滿回憶的房間最後一眼,轉身離開了——

而這時還蒙在鼓裡的蘇麗珍正從家裡趕來——

而到了周的住所,才發現這裡已人去樓空,她這才意識到整件事是怎麼回事。

「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她默念著周慕雲留給她的最後一句話。

一年後,新加坡

新加坡的這段情節本來十分簡單,但這個「可惡」的王家衛居然用倒敘來拍這段故事。如果按照正常的順序,這段故事是這樣的:

周慕雲已在新加坡的星洲日報當編輯。而已離婚的蘇麗珍來到新加坡,悄悄「潛」進周慕雲在新加坡的家,抽了一隻煙,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唇印——

然後,給周慕雲打去一個無言的電話——

臨走時,她帶走了一年前留在周慕雲家裡的那雙拖鞋。這是不是對周慕雲的一個小小的「報復」呢?這雙拖鞋被周慕雲作為蘇留給他唯一紀念品帶到了新加坡。我想,就從這雙拖鞋,蘇也應該能感到周對她的感情決不僅僅是仇恨。

  • 也許單憑這雙拖鞋,蘇麗珍就已原諒周慕雲了。

周慕雲回到家裡,他發現拖鞋不見了,然後發現了那截留著唇印的煙蒂,他知道蘇來過,那個電話是在她在他家裡打的。

(而王家衛是這樣拍的:先是周找東西——發現煙蒂,讓大家看的一頭霧水,然後再按順序拍這段故事。)

四年後,香港

周慕雲回到故居,與已為人母的蘇麗珍擦肩而過。

那個時代已過去,屬於那個時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同年,柬埔寨吳哥窟

周慕雲向柱子上的洞傾訴著自己的秘密。他的秘密是什麼?我想無非是對多年前那場復仇的懺悔和對蘇麗珍的真實感情吧。

那些消逝了的歲月,彷彿隔著一塊積著灰塵的玻璃,看的到,抓不著。

他一直在懷念著過去的一切;

如果他能衝破那塊積著灰塵的玻璃,他會走回早已消逝的歲月。

終於說完《花樣年華》的故事了。也許在我的解釋下《花樣年華》已經變得面目全非了。我想說的是,它不是一部關於復仇的懸疑片,這仍是一部愛情電影,它表現的重點仍是人物之間的感情糾葛,從我的解釋中也不難體會到這個復仇計劃的矛盾與無奈。我只是從中選取了一些片斷來著重描述,一些比較淺顯的片斷和愛情戲被我略過了,這不是我想說的重點,也不是我擅長的。我有所側重地講完這個故事,但我絕不是捕風捉影。

文:瘋狂鑽石 @魏知超

【金城七的回答(74票)】:

若談《花樣年華》,首先得談王家衛的御用攝影師杜可風,《春光乍洩》中畫面大多黑白藍綠黃,色調沉悶,如此大膽的用光攝影風格,恰好暗合了張國榮和梁朝偉各自的心事以及那一掛瀑布的秘密,我只能說精妙絕倫。而《花樣年華》中,攝影師的署名上,不單單一個杜可風,還有台灣大名鼎鼎的李屏賓,侯孝賢的御用攝影師,關於李屏賓,用他自己的話說:我沒有風格,我只會用光細膩的表現導演的想像。

就這樣加上王家衛天雷勾地火般的配合,《花樣年華》誕生了。該片中,張曼玉那二十七次的旗袍交替加身,曼妙玲瓏,自是美極了。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攝影師的風格和導演的表現手法,泛著紅、黃昏暗的色調,層次鮮明,而整個故事在王家衛的鏡頭運應下,全是逼仄的空間,精緻巧妙的構圖。和王家衛的一貫手法一樣,但又不一樣,這次它不像《重慶森林》到處暗藏線索,而是像撥花瓣一樣,從濃稠的色彩中一層一層的撥出暗藏的心事,對,就是這樣的,偷情的事只能觀眾自己去發現,不能明明白白的告訴你。打光來說,很少從上往下直打,都是帶著剪影倒影的,造成畫面暗啞抑鬱的悲傷感,有沒有那種還沒看到人物出場聽到劇情對白就已經進入了偷情的狀態中的感覺?縱觀全片,全在運用鏡頭,空間,打光,色彩來暗合劇情和時代背景,我寧願看著張曼玉和梁朝偉就靜靜的站畫面中,再多的話語亦只不過是累贅。

這部片的劇情很簡單,我粗俗的說就是有婦之夫的梁朝偉和有夫之婦的張曼玉在一個叫2046的地方苟且,但導演偏偏就不直接說他們是在偷情,也不過份去刻畫他們的心事,全用鏡頭和光影去說話。如果說這部片花這麼大力氣只是在講偷情的話,那麼我也會覺得它矯情,但逼格如此之高的墨鏡哥怎麼會這麼膚淺,該片表面上是在說偷情,實際上是在描繪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人們因孤獨寂寞而在一起,又因孤獨寂寞而分開,這一點在王家衛大多數作品都能體現出來,不一而盡。

「那些消逝了的歲月,彷彿隔著一塊積著灰塵的玻璃,看得到,抓不著。」看得到,抓不著只是歲月嗎?還有空虛,寂寞,孤獨,曖昧.......無盡的人性,當然,還有2046和那一張船票。

【知乎用戶的回答(47票)】:

片段分析已經補充完成。對於《花樣年華》,我覺得它的最大意義在於勾起了觀眾的懷舊心理。而生活告訴我們,懷舊其實就是懷春。好吧,這其實是我以前未寫完的小說名字。引用其中的一段話作為開場,也作為結束:

有些遺忘是命中注定的,有些錯過則是必須而不可避免的。所有風花雪月的故事其實講述的都是生命裡那些主人公無從獲知的東西,就像張曼玉換了27套旗袍卻換不回一張船票一樣,生命裡的不可知成了我們光明正大的懷舊並兼顧懷春的理由。

-----------------------------------------------------分界線---------------------------------------------------

就我個人而言,墨鏡王的作品裡我最喜歡的是《春光乍洩》。但把《阿飛正傳》和《花樣年華》相比較,我覺得最大的變化是在剪輯上。

《阿飛正傳》的剪輯是譚家明,就是後來拍《父子》的導演,據說是王家衛的師傅。他替王家衛剪得幾部片子,個人覺得都太「硬」了,缺乏柔和感,和王家衛片子裡一貫的調調有些不協調,確切點說是還沒有渾然一體。

《花樣年華》的剪輯張叔平,想必不用我多介紹了,我覺得他對王家衛最大的幫助是在不破壞整體的情緒氛圍的同時,還能拿捏好情緒與節奏間的關係。這一點是譚家明沒有做到的,他通常只注意了王家衛要的氛圍感,而忽略了節奏上的關係。

舉個例子《花樣年華》裡的片段吧:

【鏡頭1】失蹤多日的梁朝偉給張曼玉打來電話,張問:你在哪裡?

【鏡頭1】失蹤多日的梁朝偉給張曼玉打來電話,張問:你在哪裡?

【鏡頭2】張曼玉去旅館的車上。鏡頭切過來時,音效是汽車發動機加速的聲音(大),之後聲音變小穩定。

【鏡頭2】張曼玉去旅館的車上。鏡頭切過來時,音效是汽車發動機加速的聲音(大),之後聲音變小穩定。

這個鏡頭的剪輯既是用發動機的加速聲來完成的鏡頭銜接,同時發動機的加速聲也表達出了張曼玉的急切心理。

【鏡頭3】汽車發動機的聲音延續,但是直接切了張曼玉另一個表情。與前一個鏡頭相比,張曼玉的表情發生了細微的變化,把急切心理直接通過神態表現了出來。

【鏡頭3】汽車發動機的聲音延續,但是直接切了張曼玉另一個表情。與前一個鏡頭相比,張曼玉的表情發生了細微的變化,把急切心理直接通過神態表現了出來。

雖說電影是視聽的藝術,但是我們的觀影經驗告訴我們視覺的感官效果通常比聽覺更強烈。因此,這個兩個鏡頭在表現急切心理時構成了一個遞進關係。

同時,我要強調的是,以我個人的經驗來說,這絕不是導演一開始設計好的,更可能是張曼玉同時拍了好幾個在車上的鏡頭。是張叔平通過剪輯創造出的這種效果。

【鏡頭5】張曼玉上樓

【鏡頭5】張曼玉上樓

【鏡頭6】還是上樓

【鏡頭6】還是上樓

【鏡頭7】張曼玉下樓

【鏡頭7】張曼玉下樓

【鏡頭8】張曼玉又上樓

【鏡頭8】張曼玉又上樓

這四個鏡頭是以快切的方式完成的,加到一起的時間也不過3秒鐘。通過這幾個快切鏡頭以及高跟鞋聲的放大表現,把張曼玉的急切心理再次強化了出來。同時,與在汽車上的固定鏡頭不同,這四個鏡頭裡都是包含著運動的。換句話說,一是情緒表現上的再次加強,二是完成了由「靜」到「動」的視覺節奏變化。

【鏡頭9】這兩張圖片是一個鏡頭,看得出來張曼玉有一個位置移動(運動)。這是對前面幾個鏡頭的節奏延續,不會讓人覺得突兀,同時,當張曼玉停下腳步後又完成了對鏡頭節奏的調控。換言之,沒有這個鏡頭而是直接接後面的幾個鏡頭,觀眾在視覺上是受不了的。其次,還補充交代了前面幾個鏡頭出現的原因,即張曼玉沒有找到梁朝偉,她的情緒有些失落。注意,急切時是「動」,失落時是「靜」。如果再細緻點,可以看出這個鏡頭和前面幾個鏡頭在環境色彩上的反差。

【鏡頭9】這兩張圖片是一個鏡頭,看得出來張曼玉有一個位置移動(運動)。這是對前面幾個鏡頭的節奏延續,不會讓人覺得突兀,同時,當張曼玉停下腳步後又完成了對鏡頭節奏的調控。換言之,沒有這個鏡頭而是直接接後面的幾個鏡頭,觀眾在視覺上是受不了的。其次,還補充交代了前面幾個鏡頭出現的原因,即張曼玉沒有找到梁朝偉,她的情緒有些失落。注意,急切時是「動」,失落時是「靜」。如果再細緻點,可以看出這個鏡頭和前面幾個鏡頭在環境色彩上的反差。

【鏡頭10】特寫 張曼玉走路的腿

【鏡頭10】特寫 張曼玉走路的腿

【鏡頭11】特寫 張曼玉走路的挎包

【鏡頭11】特寫 張曼玉走路的挎包

【鏡頭12】張曼玉走路的背影

【鏡頭12】張曼玉走路的背影

【鏡頭13】特寫 張曼玉走路的腿

【鏡頭13】特寫 張曼玉走路的腿

這四個鏡頭又是快速剪切完成的,在觀眾眼裡也許只是幾個簡單的鏡頭,似乎是在繼續表現張曼玉的尋找。可事實上,這幾個鏡頭的價值並不僅僅如此:

首先,沿著前面的話題,我們會發現鏡頭的節奏上再次由「靜」變為「動」,節奏的變化作用顯而易見。其次,在空間的表達上,一開始的四個快切鏡頭是表現的是立體的「上下空間」(上樓—下樓),而這四個鏡頭則是縱向的「前後空間」(遠近)。如果再結合後面的四個鏡頭,你會發現,簡單的幾個快切鏡頭把電影裡所能涉及的「方向軸」全部展現了出來。

第三,前面四個表現立體空間的快切鏡頭裡,有三個是「上」樓鏡頭,一個「下」樓鏡頭。而這四個縱向空間的鏡頭則是三個「近—遠」的背面鏡頭,一個是「遠—近」的正面鏡頭。非常的工整對稱。當然,如果再說細緻點,這兩組鏡頭都是從「腿」開始到「腿」結束,每一組鏡頭的內部也是工整的。

【鏡頭13】

【鏡頭13】

【鏡頭14】

【鏡頭14】

【鏡頭15】

【鏡頭15】

【鏡頭16】

【鏡頭16】

有了前面的分析,這四個快切鏡頭我們不難發現大多是「左—右」運動的鏡頭。特別需要強調的是,以我個人的經驗來看,這一組鏡頭絕不是「拍」出來的(不是導演事先就想好的),更可能是剪輯師張叔平從素材中把僅有的涉及到「左—右」運動的鏡頭「找」出來的。

其次,總結這一段裡所有的快切鏡頭,我們會發現它在表現張曼玉的尋找過程的順序是:先上下,再前後,最後左右。這是不是很符合我們一貫的生活邏輯呢?就像我們找東西時常說的一樣,「我前後—左右都找遍了」。看似簡單的處理,其實完成的了尋找過程中的遞進關係,用這樣的方式含蓄的交待出了張曼玉是怎樣找到梁朝偉的。而這種含蓄又是和整部影片中的欲說還休的調子高度吻合的。這TM才是張叔平牛逼的地方所在!!!!!那些攝影啊、燈光啊、美術啊都是看得到的,而這種內在的東西真是尼瑪創造出來的。

第三,雖然都是快切鏡頭,但為了避免視覺上的疲勞感,你會發現這一組鏡頭和前面一組在景別(前面一組是特寫為主的小景別,而這一組景別放大)上是有明顯區別的。換言之,在組與組之間形成了細微的節奏變化。

【鏡頭17】梁朝偉站在鏡子前發呆,聽到敲門聲後微微一笑。

【鏡頭17】梁朝偉站在鏡子前發呆,聽到敲門聲後微微一笑。

在分析前,我必須要說的是:這是尼瑪什麼樣的天才處理啊!!!!!!一萬個贊都不足以表達我的敬仰之情。

梁朝偉在這個鏡頭裡,面無表情的站了15秒鐘,當我們懷疑片子是不是卡住了的時候,敲門聲響起,梁朝偉微微一笑抽了口煙。

從剪輯的角度來講,第一個疑問是為什麼梁朝偉面無表情的鏡頭要給這麼久?

首先,在節奏上我們可以看出,開始的時候是四個快切鏡頭接了一個調整節奏的鏡頭,而後面連續接了八個快切鏡頭,因此需要更長時間的鏡頭來調整由前面鏡頭所帶來的節奏上的平復。

其次,長時間的靜止站立,會增強觀眾對畫外空間的想像和期待心理。也就是說,當我們看到了那麼多張曼玉遍尋無果的鏡頭後,會對張曼玉能不能找到更加的期待。

第三,對內容的交待。就是告訴了我們當張曼玉尋找的時候,梁朝偉在幹什麼——從容不迫的等待。也許會有人疑問,這和長時間站立而不分切有關係嗎?我的回答是,YES!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嘗試把梁朝偉站立的時間想像成5秒鐘,而後敲門聲響起。你的感受會變成什麼呢?會不會是梁朝偉恰好站在鏡子前的時候,張曼玉就來了?而梁朝偉的等待,從容不迫的等待就被消解掉了。

第四,為什麼我要在上一點裡反覆強調從容不迫,因為通過這個鏡頭還把梁朝偉對待張曼玉或者說兩人關係的心態給表達了出來:他以為「吃定」了張曼玉。有了這個前提,你才會明白為什麼後面當他笑著說」我沒想過你會來「,而張曼玉回復說」我們和他們不一樣「後,梁朝偉會面色頓變。

以上對《花樣年華》片段的簡單分析,可以看出張叔平對於王家衛的意義。這種意義如同前面所說的,不像攝影、美術之類的顯而易見,但他的價值其實更大也更難。

【薛航的回答(11票)】:

(本篇回答無圖)一直很喜歡王家衛暗色調的電影風格,我覺得他的電影有小說的跌宕情節,詩歌的優美韻律,散文的迴環勾轉。總之很是讓人陶醉。

而對於對電影《花樣年華》的剖析。在這裡強烈推薦一篇影評。相信大家看過之後都會對《花樣年華》有更加深入的理解。都能夠在作者的視角帶領下溫故知新。

瘋狂鑽石(寫於2002年)

mtime.com/my/wzcjojo/

wzcjojo.spaces.live.com

花樣年華·王家衛電影——十年回憶

瘋狂鑽石 發佈於: 2007-10-26 14:04

查看大圖

花樣年華·王家衛電影——十年回憶

評論《花樣年華》本應是至少一年以前的事,之所以現在才決定寫一篇關於《花樣年華》的文章,是因為一直以來,我沒有任何信心將我的觀點令人信服地表達出來,尤其是以純文字的方式來表達。即使是我邊看電影邊向朋友解釋,也僅有很少的朋友同意我的觀點。所以我費了點兒心思,加了幾幅插圖,希望能說得盡量清楚一點。但即便如此,我也沒有指望哪怕是任何一位讀到這篇文章的朋友同意我的觀點,我不期待得到任何人的認同。(瘋狂鑽石@mtime原創)

王家衛影迷也看不懂的王家衛電影

看過不下十篇關於《花樣年華》的影評了,大家談論它的懷舊,談論它的音樂,談論它的攝影,談論張曼玉的旗袍,談論梁朝偉的影帝頭銜,談論王家衛……唯獨沒有人談論過《花樣年華》的情節,至少沒有人深入談論過。當然大家都明白這是一個關於婚外戀的故事,但是故事情節的脈絡卻沒有人詳細討論過,這對一部電影來說是很悲哀的,畢竟情節是一部電影最基本的元素。但王家衛的電影太特殊,很多非王家衛影迷認為王家衛電影根本無情節可言,而王家衛影迷是以能看懂王家衛電影的情節為傲的。而《花樣年華》的電影語言簡練到了極致,以至於連絕大多數王家衛影迷在面對它時也顯得不知所措。《花樣年華》是遭到絕大多數王家衛影迷唾棄的,「看不懂」不能不說是原因之一。這是一部王家衛影迷也看不懂的王家衛電影。

查看大圖

王家衛的影迷也看不懂的王家衛電影

當然,對大部分人來說,看不懂也無所謂,體會體會感情也就可以了,但是我敢說,如果你沒有看懂《花樣年華》的情節,那你就無法真正體會它所表達的感情。

其實《花樣年華》的情節並不複雜,造成它如此晦澀的原因大概有這三點:

第一個原因,王家衛。《花樣年華》是一部由梁朝偉的表情來推動情節發展的電影!這樣的電影也許是前無古人的。很難想像梁朝偉的幾個眼神就構成了影片情節的支架!而這當然是王家衛的構思。很多人對梁朝偉得到戛納影帝感到很不屑,說他憑本色演出就拿了個影帝,或者說這個影帝頭銜是戛納評委補償給他的,如果你這樣認為,那很遺憾——你根本沒有看懂梁朝偉在《花樣年華》裡演什麼。如果你願意再看一遍《花樣年華》的話,我建議你什麼都別管,注意看梁朝偉的表情就行了。(瘋狂鑽石@mtime原創)

更絕妙的是,《花樣年華》的不少重要情節都是在那幾段MTV式的場景中交代的。恐怕這幾個場景出現時大部分觀眾都趁機打個盹或是陶醉在美妙的配樂中,而無暇去理會銀幕上男女主人公的一舉一動了。

查看大圖

梁朝偉的表演是《花樣年華》最重要的因素

第二個原因,「剪刀手」張叔平。《花樣年華》的鏡頭已經到了少一個鏡頭則太少的地步了,張叔平在《花樣年華》裡除了把能穿上的旗袍都穿在張曼玉的身上外,還把所有能剪的鏡頭都剪掉了。

舉個例子,周慕雲約蘇麗珍吃飯,只有兩個鏡頭,王媽接電話——餐廳見面。中間沒有任何過渡。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如果換成一般的導演和剪接,這可能需要以下這組鏡頭才能把這件事交代清楚:鈴響——王媽接電話——叫蘇麗珍接電話——蘇麗珍接電話並與周慕雲通電話——前往餐廳——見面。

還有個例子,蘇麗珍去周慕雲家借報紙,聊起武俠小說:

周慕云:我有很多武俠小說,要看給你拿.

蘇麗珍:不用了,下回再麻煩你,謝謝.

周慕云:不謝.

緊接著的下一個鏡頭,已經是另一天了,蘇麗珍穿著另一件旗袍拿著一摞武俠小說來還書了。中間還是沒有任何過渡。

查看大圖

借報紙

查看大圖

還書

電影鏡頭太簡約,對於大多數對電影語言並不敏感的觀眾來說是相當晦澀的了。《花樣年華》的情節本來夠拍成瓊瑤劇,但是在張叔平的剪刀下成了一部看似緩慢實則十分緊湊的電影。

第三個原因,張曼玉。張曼玉光芒太耀眼了,以至於所有的目光都被她吸引。當他和梁朝偉一起在影片中出現時,大家都只注意看張曼玉而忘了留意梁朝偉在幹什麼,很多情節就因為沒看見梁朝偉的某個眼神而被錯過了,留在記憶裡的只剩下張曼玉和她的旗袍。這當然不能怪張曼玉,她的確太出色了。(瘋狂鑽石@mtime原創)

查看大圖

你可曾留意這時梁朝偉的眼神?

總之,《花樣年華》的晦澀其實並不在於它的情節,而在於它令人驚歎的電影技巧。所以請不要說《花樣年華》是一部形式大於內容的電影,它的內容很豐富,只是藏得太隱秘罷了。

好了,我要開始「肢解」《花樣年華》了。

《花樣年華》——愛、復仇與懺悔

《花樣年華》講的是一個關於復仇與懺悔的故事,請不要誤會,這並不是一部驚險片,《花樣年華》當然是愛情電影,只不過它的大部分篇幅在描述的是梁朝偉復仇的故事。或許說得更恰當一些,《花樣年華》所描述的是復仇過程中愛與恨的矛盾以及其後的懺悔。這也許和你所瞭解的《花樣年華》相差太遠了。

還是讓我們一起回到《花樣年華》的情節中去,來重新體會一下王家衛這個讓人費解的故事。

那是一種難堪的相對,

她一直羞低著頭,

給他一個接近的機會,

他沒有勇氣接近,

她掉轉身,走了。

周慕雲、蘇麗珍兩家人一起搬家,成了鄰居。蘇、週二人先後發覺周太太和陳先生(蘇的丈夫)有染,但一直沒有完全確信,直到有一次周看到蘇有一個和他太太一樣的皮包,於是把蘇約出來吃了頓飯,把話說明了。

蘇麗珍說:「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樣開始的....」——於是他們各自演起對方的配偶,開始「表演」周太太和陳先生「是怎麼樣開始的」。

「表演」之一:

蘇麗珍:你這麼晚不回家,你老婆不說你?

周慕云:已經習慣了,她不管我...你呢?你先生也不說你?

蘇麗珍:我先生早就睡了.

周慕云:...今天晚上別回去了.

蘇麗珍:我先生不會這麼說的.

周慕云:那他怎麼說?

蘇麗珍:反正他不會.

(兩人再次來過)

蘇麗珍:你這麼晚不回家,你老婆不說你?

周慕云:已經習慣了,她不管我...你呢?你先生也不說你?

蘇麗珍:我看他早就睡了.

(蘇用手撫摩周的外衣)

蘇麗珍:我真的說不出口.

周慕云:我知道.....事到如今,誰先開口已經無所謂了.

蘇麗珍:你知道你老婆是個怎麼樣的人嗎?

(蘇離開周離去)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表演」之一

數日後,周與蘇在一間餐館吃飯。

這是最體現張叔平「快刀手」風格的段落——你是否注意到,這一段裡他們其實吃了兩頓飯!

第一頓飯:

蘇麗珍:你幫我點,我想知道你老婆喜歡吃什麼.

周慕云:....那你先生喜歡吃什麼?

(周給蘇盤裡放了些調味品)

周慕云:吃的慣嗎?

蘇麗珍:你老婆挺能吃辣的.

查看大圖

注意周和蘇的服裝

第二頓飯:(鏡頭一轉,其實已經是過一段時間後的另一頓飯了!)(瘋狂鑽石@mtime原創)

精妙的蒙太奇:鏡頭一轉,蘇已換了套旗袍!

再看他們對話:

蘇麗珍:今天幹嗎打電話給我的公司?

周慕云:我只是想聽聽你的聲音.

蘇麗珍:你倒挺像我先生的...油腔滑調.

——他們的關係似乎已更進一步,而且他們還是在「表演」周太太和陳先生,想知道他們是怎麼走到今天的。

查看大圖

再看下一幕:

(周和蘇在車上)

蘇麗珍: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

周慕云:怕你不高興嘛.

蘇麗珍:那以後再也不要打給我.

看起來是吃完飯後回家,其實這應該是很多天後的事了。他們的關係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也可能還是在「表演」。)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他們又「換」了套衣服(周的眼神是不是越來越讓人感到不安了?)

周收到一封他太太從日本寄來的信,周和蘇意識到周太太和陳先生已經一起住在日本了。

蘇麗珍:「你猜他們現在在幹什麼?」

鏡頭一轉: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表演」之二:「他們現在」正在幹的事。——這裡本來有一段床戲,被王家衛剪掉了,只留下這一個鏡頭,剪得好!你可以理解為——周和蘇什麼都沒做,這段「表演」沒有「演」成,用蘇麗珍的話說,就是「我們不會跟他們一樣的」。

周慕雲病了一場,病癒之後周與蘇在街上邂逅。周邀蘇一起寫武俠小說。

查看大圖

開始寫作前心事重重的周慕雲

周與蘇合作寫武俠小說,孫太太一家與顧先生一家外出吃飯回來,顧先生大醉,蘇怕引起鄰居閒話,在周家沒敢出門。

查看大圖

第二天晚上,她才換上周太太的鞋,假裝從外面回來。

查看大圖

留在周慕雲家的蘇麗珍的拖鞋

我先在此打住,來說一說周慕雲的心理歷程。一開始,他好奇,想知道「他們是怎麼開始的」,和蘇麗珍也是同病相憐。後來,隨著周太太和陳先生的情況日漸明朗,好奇轉為嫉妒,恨心漸起——他要開始報復了!找不到陳先生,恨屋及烏,他只有向蘇麗珍報復。向女人報復的最好方法是什麼?——讓她愛上你,然後把她拋棄。

蘇麗珍走後,周慕雲在家裡抽了一支煙:

查看大圖

這個不被人注意的鏡頭王家衛用了他那種經典的斷斷續續的慢鏡頭,這是有意的。看來看去,周慕雲都是在這裡醞釀了他的「復仇計劃」——征服,然後拋棄。

周的計劃得以實施的一個前提是:他也感覺到蘇麗珍有點兒開始喜歡他了。這從前面的周生病時蘇給他煮了芝麻糊這段可以看出來。就算周不一定知道蘇是有意的,但從病後與蘇邂逅時蘇的反應,周應該能感覺到點什麼。(瘋狂鑽石@mtime原創)

周的計劃很簡單:借寫小說之名,在外面租間房,並繼續邀蘇一起寫作,為兩人在一起創造更方便的環境。只可惜,蘇麗珍沒有接受他的提議。看一看他們對話:

蘇麗珍:幹嗎無緣無故請我吃飯?

周慕云:今天收了稿費,你的那份又不肯要,只好請你吃飯.

蘇麗珍:其實關我什麼事?我只是在旁邊打打邊鼓而已.

周慕云:過一陣我可能會多寫一家報紙...今天有人打電話來約稿.

蘇麗珍:是嗎?那麼急,你應付的了嗎?

周慕云:所以想找個地方.

蘇麗珍:幹什麼?

周慕云:寫東西啊.以後你過來方便一點,雖然我們之間沒有什麼,但我不想別人誤會,你...你覺得怎麼樣?

蘇麗珍:何必要浪費錢呢?....其實全都是你自己寫的,何必多此一舉呢?

查看大圖

「何必多此一舉呢?」蘇麗珍沒跨出這一步。

所以周的計劃落空了。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計劃落空。周慕雲在露出短暫的失落表情(上)後,很陰沉地望著蘇麗珍的背影(下)。

周慕雲需要補救他的計劃,他的補救計劃也很簡單:玩失蹤。因為他相信,蘇麗珍是希望跟他在一起的,只是她沒有勇氣這樣做,她需要被「推動」一下。所以周索性躲起來,這樣反而能讓蘇麗珍主動來找他。

於是,周慕雲在他的新住所「躲」了起來。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先在窗前(我也不知道這是窗還是鏡子,我暫且認為這是窗子吧)看了一下,然後冷笑!

周慕云「失蹤」幾天了,蘇打電話到周的單位,周的同事也不知道他在哪裡,蘇很焦急。終於,周給蘇打了個電話:

蘇麗珍:「喂...你在哪裡啊?......」

查看大圖

蘇麗珍很焦急地趕往周的新住所

而這時在新住所裡的周慕雲呢?沉著臉站在窗前——

聽見蘇按的門鈴聲後,低下頭——

查看大圖

笑了——

查看大圖

看不出來是冷笑還是苦笑,我想兩者都有吧。冷笑是因為計劃成功,苦笑是因為也許他現在就有些猶豫了:「這樣的報復有必要嗎?」——他是不是也發覺了在他心底其實藏著對蘇麗珍的另一種感情?

與周見面(被張叔平或王家衛剪掉了)後,蘇從周的房間裡出來:

蘇麗珍:我明天再來看你.

周慕云:不用了,我休息一會就好.

蘇麗珍:沒關係,就一會嘛,我給你買點吃的,你想吃什麼?

周慕云:隨便.

蘇麗珍:那好,我走了,你早點休息.

周慕云:回去打個電話給我...你不用說話,響三下就好.

蘇麗珍:...好.

周慕云:...我沒有想到你會來.

蘇麗珍:...我們不會跟他們一樣的...明天見.

查看大圖

「我們不會跟他們一樣的。」

蘇麗珍說:「我們不會跟他們一樣的。」但是……

查看大圖

本要離開的蘇麗珍在走廊盡頭停住了,停了很久。鏡頭一轉(又是典型的張氏蒙太奇):

查看大圖

在周慕雲的新住所裡,周慕雲站在窗前,還是帶著那種陰沉的眼神。而他身後,蘇麗珍正在寫作。雖然蘇麗珍說「我們不會跟他們一樣的」,但是,事實正好相反,她還是留了下來,幫周寫小說。周的補救計劃成功了,蘇麗珍落入周的「圈套」。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此時蘇麗珍可以說是沉浸在幸福中,殊不知周慕雲是在報復她,她對周慕雲的愛多一分,周勝算的把握就多了一分——她天真的就像是個孩子。(瘋狂鑽石@mtime原創)

而此時的周慕雲呢?——

查看大圖

寫著寫著,偷偷瞥了蘇一眼。還是這種眼神!

在周的新居,兩人想像對方是自己的配偶,模仿張先生從日本回來後的情景進行對話。(「表演」之三)

蘇麗珍:你老老實實告訴我...你外面是不是有個女人了?

周慕云:你有毛病啊...誰跟你說的?

蘇麗珍:別管是誰,你外面是不是有個女人?

周慕云:...沒有.

蘇麗珍:你不要再撒謊了,你看著我...你看著我...我問你外面是不是有了女人了?

周慕云:是啊...

(蘇輕拂了周的臉一下)

周慕云:...你是怎麼回事啊?他已經在你面前承認外面有個女人了,你還打這麼輕?

蘇麗珍:我沒想過他會這麼回答...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周慕云:再來一次吧.

(兩人再次來過)

蘇麗珍:你老老實實告訴我...你外面是不是有個女人了?

周慕云:你有毛病啊...誰跟你說的?

蘇麗珍:別管誰說,你是不是有女人了?

周慕云:...沒有.

蘇麗珍:不要騙我,你告訴我,你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周慕云:是啊...

(蘇凝視周片刻,默然)

周慕云:你沒事吧?

蘇麗珍:我沒想到原來會這麼傷心.(伏在周肩上哭泣)

周慕云:試試而已,又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他也不會承認...沒事的,別這樣.

(蘇仍舊在周肩上哭泣)

查看大圖

「表演」之三。「我沒想到原來會這麼傷心。」

(這其實是為最後一次「表演」作鋪墊的。)

蘇麗珍經常很晚回家,這被房東孫太太看在眼裡,她被孫太太數落了一頓。於是蘇打電話給周:

蘇麗珍:我想我這一陣子都不會過來了.

周慕云:為什麼?

蘇麗珍:昨天晚上回來,讓孫太太損了幾句.

周慕云:她說什麼?

蘇麗珍:不想提了...我們最近還是少見面吧.

就這樣,周慕雲本進行得很順利的計劃因為孫太太的干擾而遭到重大挫折。

查看大圖

不能見周慕雲,蘇麗珍在家裡心事重重

而這時的周慕雲——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看他的表情——他要破釜沉舟了!

計劃不能再受挫了,周慕雲要使出「殺手鑭」了。

周打電話到蘇的單位找她,蘇沒有回電話。

大雨傾盆,周遇見避雨的蘇——

蘇麗珍:...你找過我?

周慕云:還以為你同事忘了告訴你...本來想找你買張船票的.

蘇麗珍:你要到外地去嗎?

周慕云:阿炳寄了很多信過來,說他那邊缺人手,要我過去幫他.

蘇麗珍:打算去多久?

周慕云:不知道,去了再說吧.

蘇麗珍:怎麼會突然間想去新加坡了呢?

周慕云:換個環境...省得聽那麼多閒言閒語.

蘇麗珍:...我們自己知道沒什麼不就行了?

周慕云:本來我也這麼想,所以不怕別人說什麼...我相信自己不會跟他們一樣的......可是原來我會...我知道你不會離開你先生...我想走開.

蘇麗珍:我沒想過你真的會喜歡我.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對話中,周慕雲的眼神一直飄忽不定,不敢直視蘇麗珍,心虛得很;而蘇麗珍對周要走的消息顯得不知所措。本來是她自己害怕閒言閒語而不敢見周,當聽到周要走的消息後卻勸周「我們自己知道沒什麼不就行了」。

查看大圖

「我沒想過你真的會喜歡我。」

正好相反,沒想到會真的喜歡上對方的正是蘇麗珍自己。

她還是天真得像個小孩子一樣蒙在鼓裡。

對話繼續:

周慕云:我也沒想過...以前我只是想知道他們是怎麼開始的,現在我知道了...很多事情不知不覺就來了...我還以為自己沒什麼...但是我開始擔心你先生什麼時候回來...最好是別回來...我知道我這麼想不對...你能不能幫我個忙?

(周慕雲這句話說的恰恰是蘇麗珍的心事——「很多事情不知不覺就來了...我還以為自己沒什麼...但是我開始擔心你『太太』什麼時候回來...」)

蘇麗珍:什麼?

周慕云:我想有個心理準備.

蘇麗珍:......

查看大圖

「我想有個心理準備。」

於是,他們又開始「表演」——他們「表演」是當陳先生從日本回來,他們被迫分手時的情景。

周慕雲說的「我想有個心理準備」的意思就是說他想現在就體會一下當陳先生回來,他們被迫分手的心情。而他的真正目的,並不是讓自己,而是讓蘇麗珍提前體會失去自己的心情!(瘋狂鑽石@mtime原創)

讓蘇麗珍體會到失去自己的巨大痛苦,這樣讓她徹底地愛上自己——這就是周慕雲的「殺手鑭」!

來看看他們的「表演」之四:

蘇麗珍:你可不可以以後不要再找我了?

周慕云:你先生回來了?

蘇麗珍:是...我是不是很沒用?

周慕云:也不是......那我以後不找你了...好好守著你先生.

查看大圖

在「表演」時,周慕雲的眼神仍是很心虛。

查看大圖

「虛擬」分手

查看大圖

「虛擬」分手後失魂落魄的蘇麗珍。周的目的得逞了

——無疑,蘇已深深體會到那份分手後的痛苦。

鏡頭一轉:

「表演」結束,周慕雲回來了,蘇麗珍在周懷裡痛哭——

查看大圖

上回表演時,蘇麗珍說「我沒想到原來會這麼傷心。」而這次,她無疑要傷心得多。她已體會到,失去周慕雲也許是她最承受不起的事。

而周慕雲,雖然他在安慰蘇:「別這樣...別傻了,說說而已...不要哭了...這又不是真的...」而他的表情!!——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查看大圖

計劃成功的快感和一種莫名的失落還有隱約的不安一起出現在他的臉上。不知道在他的心裡,哪一種感情更多呢?他是不是有些良心不安?他是不是也忽然意識到自己也已經愛上蘇麗珍了?畢竟他們曾經同病相憐,畢竟蘇麗珍這麼愛他。

(單憑這個表情,梁朝偉就夠格拿戛納影帝!——可惜,這個表情被大多數觀眾忽略了。)

在回去的車上——

蘇麗珍:今天晚上我不想回家了...

她把頭靠在周的肩上,周有些猶豫地握起蘇的手,幸福感又回到她的臉上——她徹底愛上周慕雲了,周的計劃只差最後一步。如果這時候將蘇麗珍拋棄,那對她的打擊無疑是最大的。

查看大圖

我想至少有99%的觀眾在看到這個畫面時都把目光集中在蘇麗珍身上,而沒有留意周慕雲的表情。他的臉越發陰沉了,他後悔了嗎?

(在周的家中)

電台:陳美儀點給好朋友權仔和雯雯,祝蜜運成功.又點給同屋的張太太收聽,祝她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有一位在日本公幹的陳先生點這首歌給他的太太欣賞,祝她生日快樂,工作順利. 現在請大家一起欣賞,周璇唱的《花樣的年華》。

查看大圖

這是他們在一起的最後的「花樣年華」。

(蘇的公司...電話鈴響,周慕雲打來的)

周慕云:是我...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

查看大圖

「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這是計劃的最後一步,周慕雲先邀蘇麗珍一起走,然後自己不辭而別,把她拋棄!

這時的周慕雲,在自己住所的窗前——

先是沉著臉沉思了很久,

查看大圖

然後,又笑了,

查看大圖

還是那樣,復仇的快意和失去蘇麗珍的失落交織在他的臉上,讓人分不清這是苦笑還是冷笑。無疑的,周慕雲意識到他自己也愛上蘇麗珍了。但是事已至此,還能挽回嗎?

最後,看了這間充滿回憶的房間最後一眼,轉身離開了——

查看大圖

而這時還蒙在鼓裡的蘇麗珍正從家裡趕來——

查看大圖

而到了周的住所,才發現這裡已人去樓空,她這才明白自己被無情的拋棄了。

查看大圖

「如果有多一張船票...你會不會跟我一起走?」

她默念著周慕雲留給她的最後一句話。

一年後,新加坡

新加坡的這段情節本來十分簡單,但這個「可惡」的王家衛居然用倒敘來拍這段故事。如果按照正常的順序,這段故事是這樣的:

周慕雲已在新加坡的星洲日報當編輯。而已離婚的蘇麗珍來到新加坡,悄悄「潛」進周慕雲在新加坡的家,抽了一隻煙,在上面留下自己的唇印,

查看大圖

然後,給周慕雲打去一個無言的電話,

查看大圖

臨走時,她帶走了一年前留在周慕雲家裡的那雙拖鞋。這是不是對周慕雲的一個小小的「報復」呢?這雙拖鞋被周慕雲作為蘇留給他唯一紀念品帶到了新加坡。我想,就從這雙拖鞋,蘇也應該能感到周對她的感情決不僅僅是仇恨。

查看大圖

也許單憑這雙拖鞋,蘇麗珍就已原諒周慕雲了。

周回到家裡,他發現拖鞋不見了,然後發現了那截留著唇印的煙蒂,他知道蘇來過,那個電話是在她在他家裡打的。(瘋狂鑽石@mtime原創)

(而王家衛是這樣拍的:先是周找東西——發現煙蒂,讓大家看的一頭霧水,然後再按順序拍這段故事。)

四年後,香港

周慕雲回到故居,與已為人母的蘇麗珍擦肩而過。

那個時代已過去,屬於那個時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

同年,柬埔寨吳哥窟

周慕雲向一根柱子上的洞裡傾訴著自己的秘密。他的秘密是什麼?我想無非是對多年前那場復仇的懺悔和對蘇麗珍的真實感情吧。

查看大圖

那些消逝了的歲月,彷彿隔著一塊積著灰塵的玻璃,看的到,抓不著。

他一直在懷念著過去的一切;

如果他能衝破那塊積著灰塵的玻璃,他會走回早已消逝的歲月。

終於說完《花樣年華》的故事了。也許在我的解釋下《花樣年華》已經變得面目全非了。我想說的是,它不是一部關於復仇的懸念片,這仍是一部愛情片,它表現的重點仍是人物之間的感情糾葛,從我的解釋中也不難體會到這個復仇計劃的矛盾與無奈。只是我從中選取了一些片斷來著重描述,一些淺顯的片斷和一些愛情戲被我略過了,這不是我想說的重點,也不是我擅長的。我有所側重地講完這個故事,但我絕不是捕風捉影。@mtime原創)(瘋狂鑽石

【知乎用戶的回答(7票)】:

好在哪呢?

好在連張曼玉和梁朝偉(扮演的主角)最後有沒有在一起、是不是真相愛我都忘了,卻記得很多個美麗的鏡頭婉轉。

【草木與光的回答(6票)】:

我看過4部王家衛,按個人最喜愛到最不喜愛排序:《春光乍瀉》《阿飛正傳》《花樣年華》《東邪西毒》。

先回答你的問題:《花樣年華》好在哪?大家為什麼喜歡?

1)主題是愛情,愛情、曖昧是大多數人都經歷過的一種感情,大多數人看電影追求一種共鳴,有共鳴就更容易喜歡,對比《阿飛正傳》的主題是「尋找母親」,我想大多數人因為沒有經歷過,所以很難理解阿飛不知道自己母親是誰的那種深深的無根、無力感,缺少共鳴。

2)《花樣年華》個人認為是王家衛完成度最高的一部電影——他前所未有地「充滿控制」地講了一個完整的故事,他在這部電影裡講了一個完整的故事、用了兩個完美地表現出他的意圖的演員、攝影、服裝、配樂,全部恰到好處、盡在掌握。所有的元素在這部電影裡都完美地配合起來,所以觀眾觀影時的體驗是非常舒服的。

再來說我為什麼不那麼喜歡《花樣年華》,也許這也是你不那麼喜歡它的原因。

《阿飛正傳》看得比較早,記憶有點模糊了,就跟我的最愛《春光乍瀉》比較吧。由於張國榮的退出,墨鏡在電影後1/3不得不找來張震,為黎耀輝編織出後面的故事,使得整部電影的主題從愛情變成回家,看電影時的那種割裂感非常明顯,儘管電影後1/3單看仍然是個很好的故事,但這毫無疑問是這部電影的一大硬傷。但我仍然非常喜歡這部電影,為什麼?因為儘管它「不完美」,它充滿靈感的迸發。可以說前2/3每一個橋段都讓人拍案叫絕,張國榮的表演充滿吸力——你完全理解為什麼儘管何寶榮是個混蛋,黎耀輝仍然一次又一次心甘情願地重新來過,梁朝偉的表演也非常好,相比而言,《花樣年華》裡面他的表現簡直只能算合格。在我心中,最好的電影,是「靈感的迸發+完美的控制」,《春光》前者很贊,後者由於各種原因有些欠缺,《花樣年華》前者很不錯,後者完美,「真都是極好的」,但個人還是更加偏愛《春光》一點吧~

【甘露的回答(4票)】:

張曼玉的旗袍。梁朝偉的眼光。

【胡小超的回答(2票)】:

個人覺得花樣年華好在服裝設計跟配樂。花樣年華里張跟梁每一次擦身而過的那首配樂簡直不能再贊!服裝設計的非常有美感。由於有了配樂跟服裝的渲染,他們的偷情居然可以美到不像話。

【小石頭的回答(1票)】:

對白蠻好的,簡短而深刻。不過本人倒是最喜歡《重慶森林》

【臨江仙的回答(2票)】:

花樣年華的英文名叫in the mood of love,梁朝偉在片中的情緒變化正是本部電影的精髓

【許雞蛋的回答(1票)】:

腦中響起《Quizas,Quizas,Quizas》渾厚優雅的歌聲,伴著穿著各種旗袍絕美的張曼玉與眼神深邃內斂的梁朝偉一次次相視而笑,想想就是享受

【QQQQ的回答(1票)】:

所有的東西在最好的時光以最對的方式配合在了一起,也讓人隨著年齡的增長有著越來越多的感悟。這是一部神片,無論是電影本身還是對現實的延伸。包括陳珊妮為這部電影寫過的那首歌,都怪這花樣年華太美麗。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除了最後一長段寺廟景我自覺有些累贅 其他都好。張穿旗袍真是太漂亮了 曲線美 。不知道打光和拍攝角度怎麼找的,精準到幾乎每次拍到兩人時,眼睛都是亮亮的,有星光點點。大愛這首背景音樂《Yumeji's Theme》,配上電影節奏太合適了,就像一雙剛剛合腳的鞋,大小腳趾不擠,腳後跟不磨。兩人間的暗流,和雨下的燈光一樣,明明滅滅。窗戶紙在01:09:04時被捅開。最後的結局也好,就是因為有缺憾,所以才一輩子記得。對比於張愛玲的《紅玫瑰,白玫瑰》,娶了反倒不好了。

【齊趴趴的回答(0票)】:

張曼玉詮釋了旗袍的美。梁朝偉的紳士魅力更不必說。好就好在花樣年華是一場柏拉圖式的破鞋。

【裸猿的回答(0票)】:

優雅

【沈敏芳的回答(0票)】:

花樣年華美的是一種情懷吧。

配樂很美,每一次梁朝偉和張曼玉遇見的那個音樂真的是太讚了。服裝很美,張曼玉大概是最能將旗袍穿出韻味來的女人了。就連男女主角簡短的台詞都很美。看過這部電影這麼久,回想起來還是有種回味悠長的感覺。

【陳玄奘的回答(0票)】:

只是記得鬼才昆丁看完重慶森林痛哭流涕感謝王家衛說這就是他想看到的電影

【IcyJi的回答(0票)】:

點到即止的曖昧。

【董二千的回答(0票)】:

1.曖昧發乎情止乎禮。

2.時間王家衛的永恆主題

3.愛情 癡男怨女

4.2046 時空的構建

5.不可得 5.不可得 悵然若失

6.美! 視覺的愉悅

——————————————————————————————————————————————電影拍成這樣還讓不讓人活了。

標籤:-電影 -影視評論 -王家衛(導演)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