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糾纏的機制是什麼? | 知乎問答精選

 

A-A+

量子糾纏的機制是什麼?

2017年08月12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8 ℃ 次

【RogerTaylor的回答(121票)】:

先說結論,量子糾纏是時空拓撲性質的物理表現

不過,這是一個非常困難而深刻的問題,因為提及了「機制」,而不是簡單的「定義」。該問題遠超本人能力水平,故只做最基本的討論。關於糾纏機制,主要的idea基於一種Toy model,也就是 topological entanglement(拓撲糾纏)

一、定義(quantum entanglement)

首先對這裡的「量子糾纏」(quantum entanglement)做最基本的定義和限定。不可分離態,即糾纏態,是系統中不可寫成子系統態直積形式的純態。

用數學語言就是:子系統Hilbert空間

對應的復合系統Hilbert空間

子系統量子態

,若復合系統量子態

不能寫成

的形式,則稱這復合系統為子系統A、B的糾纏系統,兩個子系統A、B相互糾纏。

(其實絕大多數純態都是糾纏的,因為糾纏態在復合空間中是稠密的)

注意到雖然這個定義是平凡的,但是有一個常見的誤解就是混淆了「糾纏」和「關聯」。因為關聯不意味著糾纏,比如態

雖然表示自旋取向的關聯,但不是糾纏態,因為可以分解為直積態

二、特徵(關聯坍塌)

2.1 關聯坍塌

糾纏態引起人們興趣的關鍵特徵在於「關聯坍塌」。比如一種Bell態

A坍塌到0態,B同時確定的關聯坍塌到1態;A坍塌到1態,B也同時確定的關聯坍塌到0態。注意到這個過程是非定域的,同時的。因為B粒子狀態的坍塌是A+B系統測量坍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其實關於測量與坍塌目前有很多理論,按照主流的退相干理論,坍塌就是量子系統與環境發生的難以避免的量子糾纏,也就是退相干。退相干理論的好處在於保留了么正演化的完備性)

2.2 非定域性現象

通過對Bell態的討論,我們知道,兩粒子各自的自旋取向均依賴於對方而處於一種不確定的狀態。這是一種不依賴與時空變數的關聯。這裡不存在什麼類似於「自旋態坍塌波」的「空間傳播」。這是一種瞬時的、非定域的、不可阻斷的、超時空的關聯坍塌。而理解和描述這種時空整體性質,自然需要引入新的數學工具和物理圖像。這是接下來需要詳細討論的。

三、量子糾纏的拓撲性質

3.1 拓撲性的引入

3.1.1 經典定域性描述

採用時空變數

描述的物理過程稱為定域描述。一個相互作用的物理過程,如果只和當地的時空變數(至多包含無限小鄰域,考慮到微分描述)有關,就稱為定域的物理過程。目前幾乎所有的物理理論都是定域描述,比如經典場論(場本身就是空間上的函數,比如某一空間點上的場量)等等。自然地,目前主流的量子理論,也是定域性描述。

3.1.2 非定域描述

一種平凡的非定域描述是瀰散性的,本質上依然是基於時空變數的。指的是某處的物理過程依賴於另一處場量。這種描述隱含超距作用,即使忽略物理意義,也缺乏處理價值。下面主要考慮另一種非定域描述,即「拓撲性描述」。

3.2 拓撲性描述

拓撲性描述是一種不依賴於空間變數的秒數。也就是說,物理過程除了受勢場中改點領域微份量的局域作用(只涉及局域性質),還受到勢場非平庸整體性質的影響,而這是一種難以用定域方式表達的非局域性質,在數學上就是對應著某種拓撲性質。

先考慮一個有關非定域性著名的實例。這就是Aharonov-Bohm(AB)效應,也就是磁弦通入電流改變時干涉圖樣發生的平移現象。

由於電子雙縫實驗保證兩縫處電子波函數相干分解,所以兩縫處電子波函數的相位差固定,不妨假設固定的相位差為0,就簡化為下圖由於電子雙縫實驗保證兩縫處電子波函數相干分解,所以兩縫處電子波函數的相位差固定,不妨假設固定的相位差為0,就簡化為下圖

由我們熟知的定態Schr?dinger方程,細螺線管通電前由我們熟知的定態Schr?dinger方程,細螺線管通電前

c點的合振幅為

通電之後,方程中

解得

所以c點的和振幅為

注意到大括號外的相因子只是從路徑1積分得到的外部相因子,沒有可觀測的物理效應,可以略去。而大括號內部的相是新增加的內部因子,改變了電子在c點的相位差,從而改變了雙縫干涉的極值位置。內部相因子

其中

是路徑1、2包圍的磁通。特別的,這個相因子的表達式不包含粒子的動力學參量,所以這個相因子和粒子的動力學狀態無關。經過簡單的驗算(就是替換為張量形式

),這個相因子滿足規範不變性。

到此為止,事情已經有點頭緒了。滿足

1、Lorentz變換協變

2、規範不變

的物理量,不僅僅有場強張量

還有相因子

所以(事實上的確是這樣)該相因子可以作為物理量,表現出測量效應。

而且,場強張量等經典物理量只是關於勢場(在某點及其至多無窮小鄰域)的微份量,只表徵了勢場的局域性質。而該相因子,不是微份量而是積份量,所以可以體現勢場的整體性質。也就是說,AB效應本質上是電磁勢作為空間場的整體拓撲性質的物理體現(該矢勢場不是曲面單聯通區域,而是曲面多聯通區域),而經典(非量子)的電磁現象只是電磁勢場的局域性質的物理體現(無法體現勢場的非平庸拓撲性質)。

P.S.這個相因子是更一般的Berry相因子在最簡單的Abel規範場(電磁場)下的特例,體現了電磁勢場的拓撲性質。Berry phase的顯著特徵是其不可積性,實際上來自於系統Hamiltonian內含輔助空間的整體幾何性質。P.S.這個相因子是更一般的Berry相因子在最簡單的Abel規範場(電磁場)下的特例,體現了電磁勢場的拓撲性質。Berry phase的顯著特徵是其不可積性,實際上來自於系統Hamiltonian內含輔助空間的整體幾何性質。

Berry phase的一個幾何的類比是Hannay Angle,也就是數學中的Holonomy。這是一個非常有趣而深刻的問題,但不是這個問題需要討論的重點。有興趣的話可以看一看Berryphase,或者wiki一下你就知道Geometric phase,知乎之前也有一個關於Berry Phase非常好的回答能簡述下數學上陳數(Chern number)或者Berry Phase的意義嗎? - 海之子的回答。

現在對非定域性和拓撲性質都有了粗淺的瞭解,下面回到量子糾纏。

四,量子糾纏與拓撲糾纏

4.1 直觀例子

拓撲糾纏是拓撲系統非定域的整體性質,同樣量子糾纏是量子系統非定域的整體性質。首先我們考慮環繞數為1的情況,對應著最簡單的 Hopf 鏈環

這裡的的兩部分組成了一個 Hopf 鏈環,而和兩個不相交的部分具有不同的拓撲性質。這裡的的兩部分組成了一個 Hopf 鏈環,而和兩個不相交的部分具有不同的拓撲性質。

對應著量子力學裡最簡單的糾纏態,Bell態

同樣的, Borromean rings

對應著GHZ態

破壞拓撲系統的部分的環繞,或者對糾纏子系統進行測量,都會造成整體拓撲性質改變或者量子態的關聯坍塌。這意味著拓撲與代數的結構與糾纏態可能存在某種需要討論的關係。

4.2 糾纏算子( Entanglement operators)

4.2.1 braid group

定義Artin braid group(辮群)

這就構成了一個群,關於這個群有一個直觀的理解:辮理論(Braid)討論的是一系列相互糾纏的弦。辮子就是從一組點向另一組點延伸的弦的集合,對應的置換算子就是辮子的糾纏(因此得名),就像這樣(

辮子的正搭和反搭對應著變換和逆變換辮子的正搭和反搭對應著變換和逆變換

braid group在楊振寧的Yang–Baxter equation中起著非常關鍵的作用,在後面會用到這方面的結論,有興趣的話看這個論文arxiv.org/abs/math-ph/0

本質上也可以看成是對空間(或者拓撲空間)的一個算子。將一個拓撲範疇態射到另一個拓撲範疇。

下面繼續討論拓撲糾纏(Braid)和量子糾纏的關係。

4.2.2 Yang–Baxter equation

從辮群的角度來看,酉算子(物理上習慣稱為「么正算符」,么正算符有著很好的性質,在么正算符的作用下,物理規律保持不變)都對應著辮子相應的拓撲結構,數學上的抽像使我們有了探索算子間糾纏特性的可能。考慮到酉算子,為了討論拓撲糾纏和量子糾纏的深層聯繫,接下來自然要關注Artin辮群的酉表示。

對酉表示的詳細討論是極端複雜的,這裡只討論一種最簡單的情形。我們在這種情形下將發現拓撲與量子糾纏的本質聯繫。特別注意,這裡的每一個辮子代表了一種態射(廣義的映射),而不是一個態,下面的方框就是一個辮子,完成了一次態射

考慮最簡單的非平凡情況,考慮最簡單的非平凡情況,

的時候兩條辮子對應了一個態射算子

其中

是一個完備向量空間(為了簡化問題,限定它是二維的)

下面這張圖直觀的表示了Yang–Baxter equation

這張圖的意思就是這張圖的意思就是

在該算子組合作用下置換回自身,用常規的代數語言表示就是著名的Yang–Baxter equation(

是單位算子)

這個方程顯示了Artin辮群最重要的拓撲性質,這也是辮群可表示的主要條件。這樣可以定義一個Artin群表示

其中R在第k和k+1個張量積之間,且滿足Yang–Baxter equation並且存在逆元

既然這樣,接下來我們考察一種代表性的矩陣R。在量子力學中,R對應著某種量子邏輯門,量子邏輯門可以用多種物理系統來實現,比如核磁共振(NMR)、量子點、離子阱、半導體硅基、Josephson結等等。本質上量子邏輯門是量子態實際操控的數學抽像,而R本身是實現拓撲糾纏的態射算子。接下來我們將證明,R對量子態的作用可以實現量子糾纏。

a,b,c,d是復平面單位圓環上的任意標量,R是酉矩陣

(更一般的,給出了滿足Yang–Baxter equation的R的解

其中

為每一行在復平面的單位圓上的

階方陣)

下面討論

的情況

考慮量子態

,則

如果

可以寫成直積態(可分解態),則不是糾纏態。對應著

的情況

所以,如果

,則

是一糾纏態

4.2.3 R中的糾纏不變量

待續

【曙光的回答(3票)】:

如果像某位答主那樣用鞋來打比方,我覺得應該這樣描述

鞋有紅綠,鞋墊有黑白

你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屋子裡,扯出兩隻鞋,各放進一隻鞋墊,並讓這兩隻帶鞋墊的鞋"處於糾纏態"

然後你隨便拿起一隻鞋穿上,閉眼睛去公司

之後就有分支了

分支1,你睜開眼睛看到鞋子是紅的,然後脫下來看到鞋墊是白的,那麼家裡那只鞋一定是綠的,但是鞋墊是什麼顏色不一定

分支2,你閉著眼睛把鞋脫下來,把鞋墊拿下來放在桌上,再摸索著把鞋從窗口扔出去,然後摸索著坐回到你的工位上,睜眼看到鞋墊是白的,然後走到窗口,看到你扔到樓下的鞋 打中了廣場舞大媽(大誤) 是紅的

那麼你家裡的鞋是什麼顏色的不一定,但是鞋墊肯定是黑的

你可能會覺得 太扯了這他媽怎麼可能?

然而我已經用盡可能貼近生活的例子舉例了…

還有,腳再臭也不會讓鞋墊變色,這不是腦筋急轉彎

【丁立的回答(199票)】:

其實量子糾纏是真的很好理解,一個簡單的比方就說清楚了:

你是一個小鎮的警察,有一天突然在路邊聽到一聲大喊 「搶錢包啦~!」。一瞬間你的腦海裡閃過很多念頭,你很有職業素養地衝向現場,但是劫匪已逃離,貴婦人癱坐在地上。很遺憾作案已經結束了。你走向貴婦人,為了搜集信息,你問她「你的錢包被搶走了嗎?」。

Oh,NO!!!你知道你的行為意味著什麼嗎?!!!

這一句話很嚴重,嚴格地說,你正在破!壞!量!子!糾!纏!!!

還不理解?讓咱們從理解薛定諤的貓說起吧~

在量子力學中,我們知道物質有不同的態。比如

表示「活著」,

表示「死了」。薛定諤的貓說的是真實的物理狀態可以是不同態的疊加。比如一頭薛定諤的貓可以是既是死的又是活的,粗略寫成:

,當然,這樣的態表示50%和50%的概率分佈。

由於貓的死活是鮮明的,所以這兩個態互相沒有投影,類似於向量的垂直。而且我們需要歸一化,以保證死的概率+活的概率=1,所以嚴格寫半死不活的貓應該這樣寫:

表示50%活+50%死的狀態。

如果你要問我活著的概率大一點的貓怎麼表示?只要修改狀態前面的係數即可。比如

表示

概率活+

概率死的貓。當然你其實已經看出來了,想要知道概率的值,只要把各自狀態的係數平方就可以了。而且其實狀態前的係數可以是複數,概率就是複數的模的平方。

一旦你理解了薛定諤的貓,那你就能很快理解「薛定諤的贊」了。它表示一種極為複雜的愛恨情仇:

開個玩笑。。。不過你把剛才所有談到的「貓」換成「電子」,把「活著」和「死了」分別換成「自旋向上」和「自旋向下」,那麼其實就是主流量子力學的話題了:電子可以自旋向上,也可以自旋向下,或者是二者的一種概率混合,就是這麼簡單。

好,繼續解釋量子糾纏吧,回到咱們一開始說到的警察例子。為什麼你一句話就破壞了量子糾纏呢?首先你研究是貴婦人和劫匪,不知道錢包有沒有被劫匪搶走。所以你知道其實一共只有兩種可能:

「錢包在貴婦人身上,劫匪沒有錢包」

或者

「錢包在劫匪身上,貴婦人沒有錢包」

讓我們用量子力學的語言描述一下情況。不妨用

表示有錢包,

表示沒有錢包。a表示貴婦人,b表示劫匪。你知道只有兩種可能

或者

。並且永遠不可能是

,因為這表示兩個人身上都有錢包,怎麼可能?通貨膨脹那叫。

並且你知道可能兩種結局的概率各有一半,所以在你提出問題「你的錢包被搶走了嗎?」之前,你是不知道具體情況的,這個時候是一種量子態中:

不要笑!就是這樣的!!!

這種態的有趣程度和薛定諤的貓是一樣一樣的。

那麼究竟什麼是量子糾纏呢? 阿哲告訴你,

就是量子糾纏態。

所謂量子糾纏,就是兩個物理客體,分別和對方有聯繫,並且這樣的聯繫並不能通過分別描述兩個物體來體現。一旦你知道貴婦人身上有錢包,你就自動知道了劫匪沒有錢包。反之亦然,一旦你知道劫匪的狀態,你也就知道了貴婦人的狀態。

而你提出問題「你的錢包被搶走了嗎?」之後,悲劇了!貴婦人告訴你她有沒有錢包,同時你也知道了劫匪有沒有錢包,二者就「解糾纏」了。所以一開始說,你的這一句話很要命,是在「破壞量子糾纏態」。因為問完之後就就知道具體是

還是

了,就不態是糾纏態了。

當然你可能會認為阿哲校長在胡鄒,怎麼可能用這種宏觀物體來理解量子力學?

其實還真的可以,只要你把上文中的「貴婦人」和「劫匪」分別替換成「電子」和「正電子」,把「有錢包」和「沒有錢包」分別替換成「自旋向上」和「自旋向下」,那麼妥妥的就變成了這個著名的

介子衰變過程:

也就是

介子衰變成一對自旋相反的正負電子對。而由於

介子自旋為零,所以正負電子分別具有向上和向下的自旋。而他們的狀態也是剛好完全相反,必須一個向上同時另一個向下。

而一開始

介子一分裂,誰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情況,正負電子對處於糾纏態之中,比如

你看,這不是和劫匪搶錢包的糾纏態

一模一樣嗎?我知道,你是真的喜歡上了量子糾纏。如果有更多多興趣,請開始看萬門大學推薦的物理教材吧。

所以說其實理解量子糾纏是容易的,關鍵的是不要去輕易破壞量子糾纏。例如不要輕易表白,不要輕易請辭,不要輕易說出一些同時改變雙方狀態的話。上一句話真的是在胡鄒。

(是嗎?)

★★★★★ 知識創造樂趣,你是你的大學 www.wanmen.org ★★★★★

【喬拉爵士的回答(7票)】:

首先表拍磚,個人淺見

我理解的量子糾纏是

把一副手套放兩個密碼箱,密碼箱一個地球一個月球,打開月球密碼箱就會在一瞬間知道地球密碼箱裡的手套是左手還是右手。這個根本不是量子糾纏。因為在你觀察之前狀態已經確定你不知道罷了。

量子糾纏應該是採用A還有B兩種測量手段會導致不同的結果,那麼相應的糾纏態也會有不同的結果。這裡面要考慮測量行為本身會導致糾纏態觀察結果的變化。

如果以襪子為例,比如我們拿一雙襪子。一隻在月球一隻在地球;地球上的人在穿襪子一瞬間會影響月球人穿襪子行為。兩地的人同時穿襪子,當地球上的人把襪子穿上左腳(相當於測量行為),那麼月球上的人在這一瞬間穿上了右腳。

注意,在我們穿襪子之前,這只襪子是處於左腳和右腳的疊加態的。我們穿襪子的行為(相當於測量)讓波函數塌縮成右腳,從而改變月球人必須也只能穿上左腳。反之亦然。

如果要問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機制,我也不知道,只能給自己一個觀點就是:這個世界本來就是這樣。

個人淺見

【魚吶的回答(65票)】:

走開!都走開!打比方什麼的最適合我這個蛇精病了!( ????? )

先舉一個比較相似的例子。

那就是瘟都死XP的宇宙級遊戲掃雷!!!

為何是XP的掃雷呢?

因為XP的掃雷有一個非常Exciting的特點:

你第一下永遠不會點到雷!

這是因為棋盤是在你第一次點擊小方塊後,實時運算出來的。

那為何一定是XP呢?

因為答主用Win7時被第一下炸過一臉!小小心靈被震驚了好嗎!

咳咳,開始。

好的,那麼我們來假設,這裡有一個標準的初級掃雷棋盤。

像這樣。

這是一個9X9,共81,外加那個微笑一共八十二個鍵的局。

好,現在我們來加點條件。

假設程序員是個蛇精病,這個棋盤上有80顆雷!

看來似乎非常容易輸對麼?

但事實正好相反,你會在點下任何一個雷區後獲得勝利。

此時,噹噹噹噹!就形成了一種量子糾纏態!

額?(ノへ ̄、)啥?

咳,解釋一下。

現在,一局80顆雷的蛇精病局開始了。

此時你不知道雷區內任何一顆雷的位置,即使共有80顆之多。

然後,你點選了任意一個按鈕……你得知了那個格子沒有雷……

匡!

所有的雷的位置忽然全部標明,遊戲結束。

(好無趣的遊戲)

重點來了:一開始你什麼都不知道,後來你進行了「觀察」,得知了某個格子下沒有雷……

可你同時也知道了其他的格子下全都有雷!儘管與之沒有任何接觸……

@( ̄- ̄)@聽起來很廢話對麼?

但是!

但是!

但是!

因為你無論點哪一個格子,都會是沒有雷的,而雷則都在其他位置。也就是你點下某個格子的那個瞬間,就影響了雷的排布!

換言之,由於你「觀察」的方式和對象的不同……

「得知了不同的確定信息」

好了,回到量子糾纏態的問題。

簡而言之,這些雷的排布一共有81種排布方法,而你的「觀察」則使其坍縮到只剩下1種!並且讓你得知了其他格子狀態的必然信息而無需碰它們一下。

這就是量子糾纏:你知道對甲乙一A一B,但是乙是A還是B卻會因為你怎麼看甲而改變╭(°A°`)╮

這個扯淡的現實,背後有一個如同掃雷程序的機制,讓你得知某個事實的一瞬間而改換了「本應一直存在的現實」。

量子力學就這麼坑爹啊!(ノへ ̄、)愛因斯坦由於沒有看到證據死都不信……

@( ̄- ̄)@等下,你不是說有八十二個鍵麼?

好,繼續。

某天玩家很無聊,第一下點了笑臉……棋盤刷新了一下……

他本來不知道雷如何排布,點了一下,還是不知道雷如何排布……

這種從「不知道」到「不知道」,沒有得到任何信息丫?沒什麼用……

等下,他不是刷新棋盤了麼?

可雷區究竟是如何分佈,是在你「觀察」

時才真正確定的,你刷新棋盤,就是把雷在一團概率中挪到另一團概率中,沒什麼區別……

你需要點擊「雷區」,才會有信息,才會有確定的事實。

這就是疊加態,在你對其進行有效的「觀察」以前,所以可能都是存在的,即使你怎麼瞎搞都存在@( ̄- ̄)@

這世界特麼坑爹啊!"(oДo*)

什麼?這例子不夠生動?,好吧,換一個就好→_→LOL~

現在是焰浪之潮版本!船長和這倆基佬有血海深仇~

對方普朗克(夠量子吧?)在上路默默打錢

而我方崔斯特與格雷福斯因為被追殺迫不得已組隊,崔斯特在中路默默打錢,格雷福斯卻在下路和對面AD干的挺High(ノへ ̄、)

某一時刻卡牌滿藍到6,這一般意味著十秒後對方船長也會到6。

男槍與輔助則只有4……

此時卡牌能左右整個局面。

卡牌開大,得知了所有人的位置。我們假設打野都是三狼霸主從不gank以簡化問題@( ̄- ̄)@

此時,飛哪兒?

視角換到船長。

船長看到頭上有個眼睛,必然是後退,下路肯定也會後退。

船長此時不知道卡牌會去哪,在他眼中這是一種「疊加態」。

明明卡牌還沒有飛,但大家都後退了。

換言之,卡牌就成了「既在上路,又在下路」的狀況下。

而我們知道卡牌其實只能飛一邊,而他飛哪一邊則要看局勢。

當卡牌飛了以後,就確定了「卡牌在上路」或「卡牌在下路」的事實,沒有卡牌的路上後退的一方就會重新前進打錢。

可是,無論卡牌飛哪裡,普朗克必然會在幾秒後開大支援那裡,除非他上去一張黃牌敲那個船長頭上,讓他吃不到經驗到6。但因為橘子船長十之八九死不了。

若船長不往前吃經驗呢?則卡牌飛下,但這樣船長肯定往前走,吃經驗到6往下路一個大,鹿死誰手未可知(′Д`)所以到底怎麼辦要看AD具體情況了……

好,視角換到格雷福斯!這個粗魯的傢伙從不看小地圖!

那麼他能看到什麼?

要麼他激進開干,那卡牌來了!帶來了連天的炮火!坑爹啊!

要麼他後退打錢,卡牌飛上!「卡牌你這逼果然廢物!」

所以在他眼裡,卡牌的黃牌與船長的炮彈就是「量子糾纏態」!

若看到黃牌,則立刻知道會有炮彈下來。

若看到對方艾迪西重新上來補兵,則立刻明白黃牌砸船長臉上了,不會有炮彈!

而這,取決於他打算去哪裡觀察~

他覺得卡牌來了往前走,卡牌就會下來幹,看到黃牌得知有炮彈。他後退一點覺得卡牌不來,那卡牌就真的不來了看不見黃牌也沒有炮彈。

即,男槍看到a或c,得知a則立刻得知b,得知c則立刻得知d,他卻會因為自己的行動改變看到a還是c!儘管他完全不曉得上中到底在想什麼~

量子糾纏態亦是如此啊!天曉得背後的原理是什麼鬼?

這個例子不太準確,不過比較有趣~

→_→哦呵呵,蛇精病的腦洞完成,求協助修改~

【李子雲Bboy的回答(2票)】:

我不懂。是不是糾纏態只能觀察不能對他進行作用?比如真空中一個東西爆炸成兩個等質量的物體,你觀察其中一個的運動狀態另一個也就知道了。但是你伸手抓住其中一塊,二者就不糾纏了。再觀察其中一塊也無法得到另一塊的狀態。

【VerticalAxis的回答(5票)】:

是超光速,但是不傳遞信息,就像你穿錯了鞋,你在發現的那個瞬間,就知道留在家裡的鞋是左腳還是右腳的。

但是,微觀粒子在你觀察之前波函數就不坍縮,所以顯得很神奇,它居然知道我在看它!

【梁乃創的回答(2票)】:

這個詳細說起來好像要從電子是粒子還是波這個古老的爭端說起,我是因為這個才對這個世界是否唯心產生懷疑。。。

電子是粒子還是波動,取決與我們拿什麼方法去觀測他。我們不去觀測他的時候,他是一個概率波動函數的集合,但是一旦我們去看他,他就坍縮成一個粒子了。也就是說,只有當我們的意識作用與量子,這個量子才會的顯現出他的狀態,其他時候,他就像一個幽靈一般。所以回到你說的例子,兩個自旋相反的粒子,你去觀察其他一個的時候,發現他是正的,那麼那一剎那,另一個自然也就是負的了,在你觀測之前,這兩個粒子的狀態是不確定的,那麼問題來了,量子糾纏的速度,是否就是『意識'的速度呢?

這個理論讓人深思恐極,偏偏他在實際運用上確又是真的不能再真,試問有多少科學家不敢去想他哲學的一面而只考慮量子的實用價值呢。。

標籤:-物理學 -理論物理 -凝聚態物理 -物理思考 -粒子物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