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術上的講故事是怎樣一個過程?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學術上的講故事是怎樣一個過程?

2017年08月15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5 ℃ 次

【劉冬的回答(996票)】:

總的思路是"from everybody knows to nobody knows"(老闆語)

具體步驟包括:

(1)你研究的問題是什麼?

(2)這個問題的重要性在哪裡(你為什麼要研究它)

(3)關於這個問題前人都有哪些貢獻,前人工作的缺陷與不足在哪裡

(4)(根據前人的不足)你的研究的改進和創新在哪裡

(5)你的具體研究方法和手段是什麼

(6)通過這些方法和手段你得到了哪些數據和結果

(7)通過分析這些數據和結果,你得到了什麼結論

(8)在你得到的結論基礎上,關於這個問題未來還可能有什麼拓展或者改進

從everybody knows講起,是為了讓除了你的小同行外的聽眾(讀者)認識到你研究的背景和意義並產生興趣。nobody knows的部分,則是你研究的價值和貢獻之所在。

(1)~(4)一般是學術論文的introduction部分,(5)~(6)是實驗,(7)~(8)則是discussion和conclusion了。

【成楚暘的回答(71票)】:

@陳石 說的基本都對,"from everybody knows to nobody knows"總結很好。我補充一點,這裡面這個everybody也是有講究的,比如你的文章要投science/nature,那這個everybody可能就得是所有具有基本科學素養的人,因為讀者群很大;如果是投JACS,那就站在整個化學學科來說就可以了,而如果是JOC或者OL,那上來背景就直接定位到某一類有機反應或者某類有機物的合成就可以了。所以我一直認為寫文章最好是先確定好目標雜誌,瞭解這個雜誌的定位和受眾,再構思下筆寫,一上來就一股腦堆數據寫完再想投哪兒再改不太可取。

信仰充值完畢,我回來填坑了。

我肢解了一篇我自己的文章來做例子(原文:An artificial molecular pump : Nature Nanotechnology : Nature Publishing Group)

這篇文章最初是按照投Science Report的標準寫的,所以在可讀性上下了不少功夫,後來被拒了又按照Nature Nanotechnology Article的標準加了一些細節討論和引文。

下面我一條條來分析。

首先標題是大門,要抓住全文精髓。上周Nature上有篇新聞說標題越短的文章越容易被高引, 雖然相關性看起來並不是很高。。。(Papers with shorter titles get more citations : Nature News & Comment)不過我確實喜歡短標題文章,感覺比較驚艷,比較吸引人。

簡介非常重要,大多數文章看到感興趣的標題後再掃下Abstract,被相關內容吸引了才會繼續讀下去,務必要用簡潔的語言概述主要內容,Abstract一般我是全文完成了再寫的,所以等下再說。

進入Introduction,也就是需要講故事的部分。這篇文章Introduction分了三段,第一段是general background,也就是寫給everybody看的。這裡我以中學生物中就學過的細胞的主動運輸為切入點(最初我甚至還自己繪了一張對比細胞的主動運輸和我設計的人工主動運輸的圖,被編輯以「這是大家都知道的隨意一本生物教科書都有的圖」為由勒令刪掉了),說主動運輸是新陳代謝中很重要的過程啊,其中起關鍵作用的就是輸運蛋白,它們就像一個個小泵一樣通過利用生物體裡的能量保持了膜間離子濃度差。然後又舉了一些小例子,讓你覺得這肯定是篇生物paper了是不是。。。其實我做的東西和這些一毛錢關係都沒有,第二段話鋒一轉(其實是我編不下去了),進入specific background,和本文課題更直接相關的背景。說自然界這些有意思的現象一直就是科學家的靈感來源啊,我們一直想用人工合成的體系來模擬大自然創造出來的這些精巧的分子機器,比如那誰誰誰做的啥啥啥等等(此處引用一些比我不知道高到哪裡去的能和我老闆談笑風生的大牛的paper),然後又說,雖然他們做得很厲害啊,但是(一定要有但是!),好像這種能模擬輸運蛋白的分子泵還沒什麼人搞啊,於是啊,我們這篇文章就來搞它一搞。

如果說之前的第一段是個引子,那這第二段才是乾貨開始,如果這是篇JACS的話從第二段開始就可以了,簡要的概述了領域的當前狀況,其中有什麼不足,我做的工作重要性在哪兒,也就是我為什麼要做這個課題,大多數文章的引用都集中在這個部分,比如本文47個引文有29個都在這一段。然後第三段就開始配圖轉入我做的東西了。

過渡之後用了幾乎一整頁加一幅幾乎佔了另外一整頁的圖來詳細的解釋我們的idea。這部分就寫到nobody knows了,要把自己腦子裡的想法表述清楚。我為什麼這麼設計基於怎樣的基礎預期得到怎樣的結果。插一句,在為什麼用這樣的分子結構那裡只有一句話 「...was established after extensive computational and experimental screening..." 這句話對應Supporting裡面20頁的實驗結果和討論,是我大概一整年的活。。。

豐滿的設想解釋完畢之後馬上跟進的就是實驗驗證,把支持設想的實驗結果按邏輯順序一一寫出來。這裡我又想插一句,有些對結果沒幫助的實驗沒必要做沒必要寫,我以前見過有沒事就打DOSY表徵純度,或者拿HPLC當TLC用的人,我真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

最後總結要注意首尾呼應,再強(hu)調(you)這個工作的重要性,我這裡寫的是大自然花了數十億年才進化出我們身體裡這些精密的分子機器,雖然我們現在能做的還相當簡陋,但無疑向著這個方向推進了一步,如果人工分子機器想繼續發展,我們應該對自然界這套運轉方式再深入的學習一個!

寫完了,可以在回頭補好Abstract了。Abstract和全文各個部分基本對應,第一句話是個引子對應第一段,輸運蛋白很牛逼啊,第二句話對應第二段,它的工作機理激發了我們設計人工分子機器的靈感,第三句話開始Here we report...用四句話說了1.我們到底做了個啥,2.怎麼做的,3.為什麼能做到,4.最後結果如何。

最後再說說圖例,我老闆的要求是同行只看圖和圖下面的描述要能知道所有的內容,所以圖下的文字描述會部分重複文章的內容。

就說這麼多!要把一個研究工作講成一個好故事,最關鍵的是要先有好的工作和結果,這些寫作的技巧都只是小把戲而已。

延伸閱讀:The tiniest Lego: a tale of nanoscale motors, rotors, switches and pumps : Nature News & Comment 這是昨天Nature上發的一篇文章,作者是一個Science journalist,可以看下他們是怎麼搞個大新聞然後再把我們批判一番的(逃。。。

【李淼robot的回答(101票)】:

今天paper恰好被老闆罵成shi了,回答這個問題給自己攢點RP。

會講故事的確是現在學術寫作很重要的一個能力了,不過到底怎麼樣講好故事卻首先取決於:你是誰和講給誰聽,最後才是怎麼講。

你是誰:這個道理是不僅僅是在學術寫作成立,在任何需要有效溝通的場合都是有用的。同樣一句話,不同的人說完全不同的。比如,某學術大牛在introduction說一句: xxx is still an open issue. 馬上一群人會去填充這個坑。但是同樣的話,如果一個低年紀phd說出來,十有八九老闆會要求加上citation 或者在前面詳細說明為什麼這個問題還是沒有解決,難點在哪裡。老闆就差直接打臉說,你說這個沒有解決就沒有解決啊,造謠也是要證據的。所以, 有的話只能是你到了一個階段才能說,沒有熬到那個份上,低調謹慎處理(都是血淚歷史教訓)。你不信到馬路上說句:同志們辛苦了:)。

講給誰聽:這個前面的回答其實有人也提到了,寫之前的確要稍微定位一下準備要投的期刊或者會議的風格。甚至你要瞭解下你可能的editor或者reviewer的風格,有的領域和你研究相近的全世界就那麼十幾個人,你應該是知道這個小圈子裡大家都有一些什麼不成文的規定的。比如研究機器人抓取的,幾乎所有的paper都要提一個force closure,雖然我一向認為這個東西沒有什麼用,但是你不做就幾乎一定會收到reviewer的攻擊。

怎麼樣講:這個才是回答問題的重點!前面的人也提了很多的標準,from everybody knows to nobody knows 是個不錯的總結,不過還不夠細緻,可操作性不是很強。具體來說,是每一部分,從abstract到最後的conclusion,你都要嚴格的follow以下 SCQA 原則:

Situation(S)-->Conflict (C) --> Question (Q) -->Answer (A)

首先申明這個原則可以參考<金子塔原理>這本書,絕對會讓你受用的。

S: 就是當今的形式,這個最好是常識性知識,大家都知道的, everybody knows。

C: 衝突, 這個常識性知識框架下引發了什麼不和諧的地方

Q: 問題,這個是你自己思考後提煉的問題,novelty主要就體現在這個問題上了(nobody knows)

A:回答,這個是你對自己問題的回答。

這四個點的順序並不是固定的,也不是四個點都是必須的,有時可以去掉其中一個或者兩個點。比如有的大牛喜歡直奔主題,問題一下子就丟出來了。有的喜歡先說矛盾和衝突,然後在緩緩道來,跟你說當今形式,最後告訴你問題出在哪裡,要怎麼解決。另外,每一節,每一段,甚至都可以按照這四個點來組織順序,這據說也是人能夠接收你內容比較快的方式。

下面以前出師表為例子,感受下:

(S) 臣亮言:先帝創業未半而中道崩殂, 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C)然侍衛之臣不懈於內,忠志之士忘身於外者,蓋追先帝之殊遇,欲報之於陛下也。(A) 誠宜開張聖聽,以光先帝遺德,恢弘志士之氣,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義,以塞忠諫之路也。

孔明作為政治家,上來就在situation中將問題一併隱含帶出,「皇上,你爸創業一半死了,我們沒有錢了,你說怎麼辦」, 危機感有沒有陡然增大。然後呢,conflict裡面基本是安撫下,「乖,不要怕,還有我在」。最後answer 裡面,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陛下不要瞎折騰,我去創業時你要乖」。(寫完這段覺得阿斗很傷心,天天被人恐嚇)。

後面的段落基本都是具體的實驗步驟了,都是answer的具體實現了,不展開了。

最後自己找幾篇領域經典文獻,按照這個思路分解下,多多練習,共勉。

【莊小美的回答(28票)】:

陳石已經作了一般性的回答。

然而,仍然有很多學生,儘管按照論文的章節格式來寫,寫出來的論文仍然是一個實驗報告,而不是一個故事。相當一部分原因是這個工作本身檔次低。從這個工作的初衷開始,就沒有科學問題,是看到別人做這個,我也做這個;或者導師、師兄叫我做這個,同時給了我幾篇相關的論文,我照著這些論文的語言來套我自己的實驗數據。反正數據跟已有報道長得很像,那照著已有報道解釋一番就行了。

如果你的研究工作本身就是一個思考不段深入的過程,那麼哪怕這個工作多麼細微,都會是一個有趣的故事;如果你的研究工作沒有邏輯深度,故事硬編也編不出來。

【Justice-Caesar的回答(36票)】:

這是個有趣的問題,想下再回答。

從看到問題到想到這個問題的答案,大概過了八個小時,其中六個小時睡覺,其餘時間都在想這個問題的答案。這個問題的答案給的好壞,也許會影響很多人的啟蒙。所以,最後,我決定不在這裡做任何說明。只給大家一本書,我讀過四遍的我認為講學術寫作的最佳之作。

Schimel J. Writing science: how to write papers that get cited and proposals that get funded[M].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2.

如果你是真的要寫論文,並想寫好。請你自己讀,目錄我都覺得不放上來為上。

我只告訴你,關於論文的Story telling,現存的中英寫作書籍中,我認為沒有哪個比這本書說的更為清晰透徹。

實驗的時候靈機一動,可能會有新發現,一高興,上來補充下我自己在吃飯的時候想到的。

1、論文的story跟生活中的story不一樣,前者是內容錨定於邏輯結構,或者說,邏輯結構就是故事本身,後者是內容錨定於情感共鳴,結構上可以是蒙太奇也不影響其效果。把內容綁定在符合其自身特點的邏輯構架上,論文的story就有了。如果生活中的story是一碗雞湯,一個段子,一個糗百,充滿人情,那麼論文的story就是一個以明確思路和邏輯為食的機器,在碰到精美邏輯序列的時候才能行動,看起來不太有人味兒。

2、論文的故事性在於邏輯構架的契合,而不在於最基本的邏輯組成。也即是說,給你一枚核彈的所有材料,沒有恰當的組裝程序,材料就沒有核彈的威力。按照陳石給的思路,其實就是一篇論文的基本構架,沒寫過論文的人也能明白論文組成成分和大體的邏輯構架。但問題不在大的章節,不在段落。這些都屬於大邏輯構架,就好像人,有胳膊,有腿,有腦袋,僅僅知道這些,一個作者可能充其量成為半個弗蘭肯斯坦。難點,在句子之間,在詞之間。所以,如果你知道了什麼是論文story,但寫出來的東西依然是一個難看的東西。返回頭重新看什麼是故事性,其組成是什麼。那時候,經過系統的學習之後,你才有可能寫出一個屬於你自己的故事。

【李和和的回答(9票)】:

本人EE研究僧一枚,主攻emerging memory方向。經過多輪paper被拒的經歷以及最終習得灌水技能後得知,寫學術論文有個經典的詞叫counterintuitive,中文譯為反直覺。一個好的story最重要的是非直觀性,從motivation到experiment 都要有其不是很直觀的亮點所在,比如前人工作有什麼沒有考慮到的地方,實驗結果中有什麼有意思的發現,相比於平鋪直敘更能打動reviewer.

—————————————————————

補充一點,conference paper會有TPC meeting討論決定文章的錄用,所以幫boss審paper可以讓你站在revierer的角度去思考,跟同事討論,這樣更能把握審稿人的心理,在寫文章的時候時刻想想如果自己是reviewer的話是否喜歡這樣的表達,可以大大提高story的質量。

【方辰的回答(0票)】:

領域不同說錯了請包涵。

我個人推測題主可能是低年級研究生,所以如果得到類似「問題問得小」、「不會講故事」之類的批評,不用太放在心上。問一個「好問題」是一切研究的起點,也幾乎可以說是做研究中最困難的一步,作為老闆應該以此為己任;而「講故事」則無論是指寫文章,或者去會議上給報告,都是一個project中重要性僅次於選題本身的事情,同樣有著較高的難度,需要老闆仔細過問。相比之下,把課題做出來這件事,倒是相對簡單的,也是研究生的主要職責所在。無需贅言這裡的「難度」不是技術難度。

雖然這麼說,在研究生階段還是要努力培養這兩方面的能力,要不然將來沒法做老闆啊。「找問題」需要你對本領域內別人的工作有相當全面的認識,這個沒什麼別的辦法,只有不停地讀文獻,聽報告,找人聊,切忌閉門造車一個人亂開腦洞;「講故事」的話也是要多觀察能發在高分雜誌上的其實內容一般的文章是怎麼寫的,以及多看看那些工作做得也還行但經費拿到手軟的老闆是怎麼做slides的。

最後再強調一下,這兩件事都是很需要修煉的,平時多積累,但別也急於達到目標。

【易爽的回答(1票)】:

我想題主問的是怎麼樣找一個好故事講,你們回答成怎樣講好一個故事。

怎麼找一個好故事,這個完全靠積累,也是大牛和普通人的區別所在。我認為是科研中最重要的能力。同樣的東西,大牛能發現它的閃光點,觸類旁通,從而能發一篇更好的文章。站在全局的角度上,能知道什麼是圈內薄弱的地方或者熱點,然後選定方向,這是我認為科研中第二重要的能力。

新手可以通過三個途徑鍛煉:閱讀綜述、受老師點撥、和同門討論。

講故事,最終是給人聽的。所以,首先你要自己覺得有趣;其次,要有善於發現的能力,現今的科研中未知的東西還是很多的。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感受:大牛的猜測會讓人們覺得很nb,普通人的猜測卻很可笑。不排除有原因是偶像光環。但是,更重要的是當你有一定的背景儲備時,就知道什麼可以說什麼不能說,然後就可以盡情唬人啦。

【白毛小狼狗的回答(0票)】:

你要是數據好idea好整個project又是熱門,那麼這故事怎麼講都行,哪怕數據羅列上解釋下可能都能上nature子刊(據說nature要是中了,會有專門會編故事的編輯幫你重寫文字部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你要是本來就不咋地的數據湊得文章,吹出花來也沒用。

悲劇的是,我們大家往往是夾在這中間的位置……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答主學的是進化計算,遺傳優化算法,和樓主還是有點關係的。答主來告訴你什麼事講故事吧,有篇文章提出了一個新的觀點,其實也很普通,但是他在最後介紹了一下這個可以用作大數據處理和雲計算。然後,瞬間格調就高起來了,我想,這就是會講故事吧。

【vacuumcat的回答(11票)】:

1. 怎麼把無聊的故事講成傳奇?

會講故事的人,會當上老闆。想掌握這種技能,可以去研究老闆的神作,然後問他是如何想到這一idea,得出這一結論的。往往你會聽到很神奇的故事,比如「三年沒打開的數據裡出現靈異陰影疑似鬧鬼,博士畢業多年終於找到理論大忽悠合作者」等等。聽了這些背後的故事,你就不會再被引言裡的漂亮話牽著鼻子走。漸漸的,當你看到N家S家的文章,你就會猜測,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慘劇,讓作者得到了這樣的數據?而作者又是何等的厚顏無恥(褒義),把這樣的慘劇包裝成了驚天重大發現?

2. 怎麼讓讀者陪你一起品味屎一樣的數據?

做實驗常常會有很尷尬的時候。比如說我很清楚我要證明什麼,我也知道我的數據證明了這一點,但有一些難以攻克的小細節,讓這些數據看上去特別不可靠。比如測量時候無法迴避的中斷,比如說樣品動了數據隨著時間越來越崩壞……在我們腦海裡邏輯鏈已經鏈接完成,但在審稿人眼裡就是下蛆的縫。

好的老闆不會要你動數據,但會用更讓人信服的方式表達出來。對於每一個審稿人可能會提出的問題,我們都不應該迴避,更不應該掩飾,而應該簡單給出一個可以被理解被同情的理由。這個理由不應該是「學校放假了我要回家這個地方可不可以不補實驗」(真人真事改編)。也最好不是「這些數據看起來有點怪我猜是樣品被污染了/有defect」(地球人都知道)。

要時時刻刻謹記在心的是,實驗數據難看很正常,我們錢不夠,我們沒有造假,我們只是安安靜靜地在一個每天溫度濕度都控制不好的實驗室裡做著需要高精度的實驗。如果這個東西好做,早就有人做出來了好麼?不需要因為實驗數據難看而慌亂,只要你自己得出了信服的結論,就沒有必要重做實驗。因為你能做到的事,別人也可以做到!但要適當地作圖,引導讀者看到你所看到的東西。作圖可以用到的技巧有,添加輔助線,添加濃密的error bar,添加半透明陰影等等。

3. 怎麼用冰箱裡的剩菜做一桌年夜飯?

我個人學渣,無緣大牛雜誌,但對於投那種還算有檔次的雜誌略有心得。我想,人人都知道,文章並不是內容越多越好,最重要的是把一個問題闡述清楚,打磨光滑。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想把一件簡單的事說清楚,有時候意味著一篇超長的文章。不要看到別人寫東西是實驗結果討論,你就也寫實驗結果討論。用填空的方法構造一篇文章,如樓上老師們所說,根本就是在寫實驗報告。初步構建一篇文章,我推薦的方法如下:

1. 把你現在能寫進去的所有東西都列出來

2. 從中劃掉那些在邏輯上無法連起來的部分

3. 把剩下的部分想辦法找一根主線連上,有些唱主角,有些當助攻。如果這一步做不到,意味著你並沒有做好寫文章的萬全準備。請砍掉重練。

4. 想想看,不考慮客觀因素,哪些內容可以讓你的文章好到飛起。

5. 跟老闆討論,劃掉或者修改那些不可能完成的計劃。

6. 補實驗,重複以上動作,直到無法再繼續下去。

【張曉龍的回答(2票)】:

講著故事回答問題。

第一個故事:你是一個電車駕駛員,有一天載客行駛途中,發現前方軌道上有5名修理工人,這時候剎車壞了,同時你發現,左邊有一個岔道可以拐過去,而岔道上有1名修理工人。這種情況下,你會不會拐進去?大多數人不假思索地選擇:會。

第二個故事:有一天你站在天橋上,看到一列電車從下面駛過來,剎車已失靈,而前面軌道上有5名修理工人,電光火石之間,你發現旁邊坐著一個巨大的胖子,根據你的判斷,只要把胖子推下橋,他的重量可以抵擋電車,從而挽救修理工人。這種情況下,你會不會推一把?大多數人不假思索地選擇:不會。

這就有問題了。同樣是挽救5名修理工人的生命,為什麼第一種情況下,你會犧牲一個人的生命,而第二種情況就不會呢?

這裡涉及一個艱深的倫理和道德問題:人的生命價值幾何?以及是否等值?

如果你認為,眾生平等,人的生命無價或等值,那麼1個人(哪怕只是一個猥瑣至極罪大惡極的人)的生命與5個人(或者500個)的並無區別,那麼你必然不會施救,因為,單獨的那一個人並沒有進入這個悲劇的場景中,而其他人出現在了不該出現的地方。結論:你是一個絕對主義者。

如果你認為,1個人(哪怕此人是不世出的大學問家或者「地球守護神」)的生命的價值比起5個人(哪怕5個猥瑣至極罪大惡極的人)來說必然要小,這個社會失去他的損失比失去5個人的損失必然小,那麼想必你會選擇犧牲那一個無辜的人。結論:你是一個功利主義者。

問題到了這裡,並沒有解決,而是更加複雜了。你會發問:難道我一直以來堅信的「人人生而平等」是錯的?如果是錯的,那麼到底應該如何衡量一個人的生命價值?人的生命到底歸誰所有?如果人擁有自己,那麼,當他自願獻身時,我是否應該成全他?如果不是歸他自己所有,那麼社會在何種程度上有權剝奪他的生命?……

說到這裡就會發現,原來不假思索的自然反應,現在變得難以抉擇了,原來在心裡以為有譜的那些標準,現在變得陌生了。

這就是政治哲學的魅力。

從「知之」走向了「無知」。這就是學術上講故事的體驗,很爽吧。需要說明:我只是搬運工,原作者是,哈佛大學桑德爾教授《正義》課及同名書。

最後補充一點:我覺得,講故事與寫論文,還是有區別的。

【鄧博的回答(8票)】:

題主的問題我理解並不在於具體的文章結構問題,樓主想必也已經看了不少paper,其實大多paper的結構還是比較一致的,不外乎是 introduction -> method -> results -> discussion,我想樓主應該在中間兩個環節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而一頭一尾這兩個部分正是故事的關鍵。

題主老闆說,「問的問題太小,不會講故事」,這也是我跟自己老闆交流的時候發現自己和老闆在看問題的角度上最大的差距。文章的結果部分一定應該是非常solid,非常具體的小的問題,但是如果文章局限於這個部分,就很可能會變成「nobody knows and nobody cares」的一個實驗報告式的東西,很難體現這項工作的價值。而所謂的講一個好的故事,一定是環環相扣,有來龍去脈的,讓讀者讀來同時瞭解到工作的重要性和創新性,甚至還能讀到下一步工作的「光明前景」。

舉個栗子,比如要講一個故事,目的是要講述我們改進了培育梨子的技術。

故事版本1:我們培育了一種梨子,採用了XXX新技術,我們測試了下這種梨子營養成分是這麼多這麼多,YYY指標優於市面普通品種。所以我們的梨子好。

故事版本2:眾所周知,食用適量的水果對於維持健康是有好處的,梨子因為其口感好,價格便宜,深受大家喜愛,然而,梨子的YYY指標與其他水果(例如價格更貴的櫻桃)有所不足。因此,進一步提高梨子的YYY品質,使梨子成為一種物美價廉而營養價值更高的水果,是非常重要的。這裡,我們提出採用我們首創的XXX新技術,可以提高梨子的YYY指標,與目前的市面普通品種相比我們的梨子更好。

中間講述我們如何培育,如何測試梨子的YYY指標等等

最後,我們這裡證明了,採用XXX技術,確實可以提高梨子的YYY指標,使其成為更好的梨子。這對整個梨子培育行業是有著非常積極的作用〔後面的討論部分根據具體情況有很多不同的寫法,這裡僅僅舉兩個可能的角度。〕

1)我們注意到,XXX技術可能還可以用於其他水果的改進上,比如蘋果,桃子等等。這一技術有希望在整個水果培育領域有非常寬闊的推廣的前景。

2)我們注意到,雖然這一技術改進了梨子的YYY指標,但是我們這一技術也略微降低了梨子的口感,讓它變酸了一些(或者其他的局限性),進一步改進這一技術的工作是我們下一步的工作方向,比如結合ZZZ技術有可能可以保證高YYY指標的同時,也保持梨子良好的口感。

你覺得哪個版本的故事是一個更好的故事呢?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其實有倆版本的

【董磊的回答(8票)】:

陳石答案很準確。我給一個更簡潔的版本,一位業內教授說,研究要問三個詞:why, what, so what

why是說你為什麼要做這個研究,背景是什麼,比別人的突破在哪,有什麼價值。相當於introduction .

what是說你做了什麼,有什麼結果,證明了什麼東西。相當於results.

so what非常重要,別人看完你做的東西,第一反應是so what,所以這部分要進一步解釋在學術上的貢獻和未來的拓展方向。相當於discussions.

其中所謂"故事性"主要體現在introduction 和discussion 上面。個人感覺,經濟學家講故事能力最強,所以不管哪個學科的研究者,都可以常看看經濟學雜誌(aer, qje 等)的introduction 部分,看看他們怎麼去講一個故事。

【YutingChen的回答(2票)】:

講故事就是給大家一個intuition。 也就是撇開model推倒 ,說結果和原因。如果做實證分析,就要撇開酷炫的計量method ,說什麼對什麼影響比較大

Tell story基本上就是組成摘要的

【麥丟丟的回答(1票)】:

來偏個題~

人類學家Malinowski是個超級喜歡在他寫的書裡面講故事的人,有的時候大段的描寫讓人有讀文學的錯覺……貼一段感受一下:

Let us now consider what would be the type of talk passing between people thus acting, what would be the manner of its use. To make it quite concrete at first, let us follow up a party of fishermen on a coral lagoon, spying for a shoal of fish, trying to imprison them in enclosure of large nets, and to drive them into small met-bags -- an example which I am choosing them because of my personal familiarity with the procedure.

The canoes glide slowly and noiselessly, punted by men especially good at this task and always used for it. Other experts who know the bottom of the lagoon, with its plant and animal life, are on the look-out for fish. One of them sights the quarry. Customary signs, or sounds or words are uttered. Sometimes a sentence full of technical references to the channels or patches on the lagoon has to be spoken; sometimes when the shoal is near and the task of trapping is simple, a conventional cry is uttered not too loudly.

這種描寫在他的論文和著作裡面倒是有很多(這是學術文章啊喂!)

不知道生物行業如此講故事會不會被批;另外和朋友討論的結果是如果我們這麼寫一定會被批。

其實題主大老闆說的「講故事」,是在說如何把一個小問題從大到小一層層地剖析出來從而能夠讓人明白為什麼這個小的問題是很值得研究的吧,和Malinowski的文學青年就是任性不太一樣。

PS: 不過下次寫文章可以嘗試一下這種風格,說不定能找到副業呢。

【WangYaqi的回答(0票)】:

樓主把你們專業最最基本的、最最流B的理論看個明白,然後依據你的實驗結果,討論討論對這些大牛理論有什麼補充、挑戰等等,然後再扯一通自己的理論猜想,最後聊聊以後的實驗方向!

記得,一定要站在巨人肩膀上。這樣就有高度了!

我的實驗就是在三四個理論之間周旋~看理論看得都快哭了!文獻綜述ing!

【飯稀的回答(0票)】:

講一個好故事 不如講好一個故事

【齊聊聊的回答(0票)】:

看知乎有段時間,終於有一個感覺自己能得心應手回答的。作為一個從事這方面專業工作的人士,有一些小小體會:

1、時刻牢記寫東西(這裡的東西泛指論文、方案、總結、成果等等一系列的文檔或文稿或演示)和做科研既是兩碼事,又是一碼事。所謂兩碼事,是指做科研是一個一階、或一次元的工作,寫東西是一個二階、或二次元的工作,兩者並不能完全混為一談,後者應該是前者的提煉或總結;所謂一碼事,是指寫東西本身也是做科研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有規律可循的。個人認為,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可以參考哲學和哲學史的關係,以及哲學史是不是哲學的一系列論證。

2、所謂好的故事,實際上就是論述邏輯(論述邏輯、論述邏輯、論述邏輯,重要的事情說三遍)的完美體現。前面各位大牛已經說的很多了,我在這裡只想說,這玩意絕對是有套路的。舉個例子,一個最簡單的套路就是先從everybody knows,到 nobody knows,再到 everybody knows。具體一點說,就是:

(1)背景和意義說透,讓大家都明白;

(2)說一些研究過程過渡一下,這部分要從總體的角度來說;

(3)著重講幾個亮點,讓大家覺得你的工作很有價值,當然,這部分的表現方式很考驗技巧;

(4)最後重申一下你的工作解決了什麼問題,取得了什麼樣的效果。

類似於連續的正態分佈曲線,這個比喻應該是很明白的了,第一、四部分讓大家都懂,第二部分讓大部分人懂,第三部分讓少數人懂或都不懂也行。根據個人多年經驗,這是一種最最傳統的論述邏輯,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好故事都是這樣講出來的。從這個樸實的套路也可以衍生出無數的新套路,比如你有幾個點要講,每個點都這麼設計,整體也這麼設計,這就是一個完整的循環嵌套。

還有一點,想單獨提出來:由於人所共有的好奇心理,建議在講故事的時候,盡量少說或不說過程中的細節,對結論中的細節要大加闡述(我上面第二點說的其實都是針對研究結論的,在我見過的東西裡,其實沒有任何一種是有必要詳細闡述過程的,實驗報告那種純記錄性質的除外)。

第一次發言,希望對題主有所幫助。

標籤:-自然科學 -科研 -社會科學 -學術論文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