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的建築作品可以隨便模仿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大師的建築作品可以隨便模仿嗎?

2017年08月1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0 ℃ 次

【陳鎧楠的回答(168票)】:

謝邀。

需要為題主解決的問題有這些:

1、模仿大師作品,或者無論是否出自大師的某個優秀作品,是被允許的嗎?

2、無論是否允許,能夠通過模仿某個優秀作品,來獲得好的作品嗎?

3、在這個作業裡模仿蓋裡的作品容不容易得到一個好的作品?

4、喜歡某個大師、某個作品或某種設計態度,該怎麼做?

不久前,知乎設計師群裡, @毛羽立問了大家一件事。

毛毛有一個學生做了個方案,等比放大了一個案例,並非大師作品,但毛毛也碰巧見過,於是發現了。由於這名學生這麼做了,TA的方案進度與完成度遠遠超過其他同學。弔詭的是,這個設計題目沒有周邊環境,此時這個方案是很難譴責其結果為錯誤的。

在毛毛作出了這條邪了門的補充之前,我的看法是這樣的。

1、抄襲不能構成示範效應。也就是,起碼給他獲得高分是不可能的,會在學生當中造成可大可小的負面影響。

2、但既然作業還沒有交,還在設計過程中,那麼這名學生的觀念問題是教師有責任去耐心引導的。

3、做這一行的相關觀念應該是:借鑒和抄襲是不同的,並且抄襲和借鑒都好,在職業道德、設計結果、社會影響這些方面都是有三六九等的。

我簡單展開一下這一條。

在職業道德方面,建築師是一個強調個性、強調創造力的職業,建築師能接受自己宣稱自己在竭盡全力地致敬誰,但不能接受被人戳穿自己在鬼鬼祟祟地抄襲誰。

就設計結果而言,建築是一種極難複製的東西。傑作總是基於一時一地,拿到不同的場地裡、拿到不同的時代中一放,很可能就不是個正確的解了。更別說任務書出現變化,規模、功能、預算都變化時的情況。也就是說,照搬一個建築的外觀甚至體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反而是一件困難的事。當然你硬來也是可以的,你直接下載一個SU,等比縮放,把裡面的牆全刪了,一圈單廊把任務書裡的房間都串起來,剩下的空間鏤空成一個中庭,你就可以牛哄哄地交上去了,只不過肯定不會及格就是了。拙劣的抄襲是連外行人都要嘲笑的,不管你把世博中國館套在收費站上,還是做成火鍋,你還是你,它還是它。

就社會影響而言,雖然借鑒建築方案並不會被法院追究,但是業內人士給在你身上的評價跟你被法院追究了也沒什麼不同。

照搬別人的設計是很拙劣的,高水平的借鑒,要做到融會貫通。當你借鑒的東西足夠多,而不是僅僅某一個,當你對大師的理解足夠深,而不是只抄外觀和平面,你的借鑒將是被讚賞的而不是被嘲諷的。甚至,那就已經不是借鑒,而是你站在一眾前人的肩膀上,對建築設計,對人類世界的屬於你自己的理解方式。

4、具體到對這名學生的處理來說,我建議用作品質量本身作評判:參考某一案例不屬於死罪,但必須照應用地現狀(景觀面、城市肌理、地形地貌等)並滿足任務書功能要求(不缺房間、不改房間面積),當進行了比例縮放時應當作出有關的修正,應提交能夠自圓其說的作品生成邏輯,功能關係和通風日照等基本要求得到滿足。一旦不能做到,即是無論職業操守與設計質量兩者都不過關,嚴厲給分將有充分理由;不過如果能把這些方面都兼顧得到,根據建築設計的特徵,估計也已經從抄襲作品演變成一個屬於自己的作品了。華南理工的老師認為,學生階段做設計,有案例作參考,比起非要靠自己淺薄的能力閉門造車冥思苦想出方案,得到的進步還更大,所以不是一件應該譴責的問題。但觀念要端正,能分清設計結果也要有質量,而教師應當去引導這個觀念的從無到有的建立,而不是單憑用分數來威懾學生不抄襲。

所以,你對蓋裡的喜愛是沒問題的,想模仿蓋裡的設計也沒問題,但你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被誇獎而不是被嘲諷。我09年讀二年級時,對安籐忠雄是有癡迷的,崇尚他「可依賴材質、純粹幾何體、自然」的設計理念,做的別墅建築使用清水混凝土的材質,使用幾何體的配合,使用枯山水庭院和竹子,使用略帶中二病的東方禪的概念。但我沒有照搬哪一個宅子,功能推敲也好,建築外觀也好,到現在也覺得是能接受的。

而在此之後我再也沒有在設計裡致敬過具體的誰。而在此之後我再也沒有在設計裡致敬過具體的誰。

我想做的是好的設計,而不是誰的設計。不是安籐的設計,也不是我的設計。

我後來聽說,好的設計,要將個人的喜好盡可能地撇除出去,將自己和世界融合起來。

所以,我是認為,大部分的人們,或者材料,或者金錢,認為著這樣的設計是對的,我才去這麼做,而不再用自己喜不喜歡來作為評判標準。

其實做建築設計,很多精神很多見解,對於不管是哪位大師哪位老總,都是共識。然後你會變得通達,知道大師們不是對立的,分庭抗禮的,非此即彼的,他們只是用著不同的擅長方式,做著目標相通的事情,建築沒有唯一解,而又有共同的理想。最終,你會去為具體的人,做好的設計,而不問這是何派何門。

我害怕你只是覺得蓋裡的曲面很帥,比boring box高出不知多少去了,就認為這是創意,這能讓自己很嗨,也能吸引別人的目光。

且不說,曲面已經不是什麼新鮮創意了,甚至已經在學生裡頭就早已爛大街了。

可預期的不好的結果分兩種:

1、你照搬了蓋裡的一個外觀。如果題目的要求說不限類型,那也很可能不限室內房間面積、功能關係的要求,真的照搬一個,再倒推這些,那就真是唾手可得了。

2、你做了個全都是曲線的建築,然後以為做曲線就是蓋裡了。那也簡單,不就是有多誇張畫多誇張嘛,又不用畫施工圖,如果連手工模型和SU模型都不用做,那簡直就是比吸大麻還爽了。

這兩種結果都不好,都會被嘲笑的,也都不會讓你變強。讓你開心這一時半刻是沒什麼難度的,但日後你會覺得自己很幼稚。

喜歡蓋裡和扎哈,喜歡用Rhino,喜歡曲線的人,是很常見的,這種人在建築系裡到處都是。

但這裡面有多少人是真正的能人呢。

又有多少人,只是在借助一種張牙舞爪的新銳的建築形式,在迴避自己的建築學基本功的不足呢。

畢竟當你玩起曲線時,你可以說,我做的是非線性,裡面的功能不合理,造價高,結構亂,那有什麼,那都是你們這些逼格低的、守舊的人在關心的。

你倒是既做出外觀又做出內在來,既做出感性又做出邏輯來嘛。

你想做一個強者,還是一個逃避者?

我不太相信低年級學生能在致敬蓋裡的同時照應好外部環境。曲線經常都是充滿侵略性的。

不是說建築一定要以低調姿態回應外部環境,是說如果你有這個期望,你很可能不能達到。

而如果作業有這方面的要求,而你有分數的期望,你的期望也就很可能達不到了。

也許如果致敬的是日本的那些建築師的話這一點倒是比較容易做成。

我希望你看的建築師和建築再多一些,你對背後的歷史和原理知道得更多一些。

這樣你如果還崇拜某一個建築師,起碼不是感性的、直覺的,而會靠得更近,更有共鳴。

建築和建築師,也許就像心儀的女生一樣,你聽了她一首歌,縱使素未謀面也在片刻間喜歡上她。但這感情只是你的直覺,你辯駁,不想被人否定你的判斷。但時日漸過,或許等你讀過她更多文字,聽過她更多的歌,想像過她的童年、少年、青年,細細思量過是什麼令你共鳴,什麼令你憐憫,什麼令你嚮往,什麼令你惆悵,你才能知道答案。

此致。

【吳鋼筋的回答(0票)】:

喜歡蓋裡我就給你張蓋裡的圖。

晚節不保

【江江的回答(3票)】:

可以模仿大師建築的形式,卻不能模仿大師內在的精神。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哎哎哎,他們說了,那叫向大師致敬

【張錫鑫的回答(4票)】:

學我者生,似我者死。——齊白石

蓋裡自己可以解釋西班牙畢爾巴鄂博物館那些波浪形成的邏輯嗎? - 建築

【王晨的回答(4票)】:

可模仿 不可隨便

【達噠噠的回答(0票)】:

我們老師常說要多看資料多學習。。可是其實老師給我們的往屆學生優秀作業中就有很多是大師的作品。

有些甚至連平面佈局都十分相似。。卻拿到的很高的分數。。

這時候就是懷疑模仿的定義到底是什麼!

我現在大二,每每設計時候都會去找很多參考,但是我知道我想要的風格,我喜歡的元素。我在參考時候多少會有選擇篩選對我有利創意。我不知道這算不算變味的模仿,但是這樣我也算是在積累,也有思考。我覺得作為學生我好像只能做到這樣了!

我一直告訴自己多思考!不為了單純模仿造型!!

【余軒的回答(0票)】:

模仿可以,但是要與實際周圍環境相適應,不能隨意複製粘貼拓過來。所以隨意二字不恰當,應當分析後再選擇性模仿

【DBSD張慶松2BRely的回答(0票)】:

你看比卡丘的作品,跟老梵的作品都不錯

【歐陽蟲蟲的回答(0票)】:

必須能,智者千智必有一愚!需要後者積極補充

【則我者貴的回答(0票)】:

如果切換個視角的話,這個問題也許還可以做如下解讀,首先需要界定一下「模仿」這個詞語本身。「模仿「除了一般語境下約定俗成的含義,還具有著作權法上的含義。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三條,將建築作品作為一種單獨的保護對像加以示明,這就意味著建築作品(無論是否是大師作品)都在著作權保護框架內受到保護。而作者因其作品而享有的人身權和財產權是其著作權的主要組成部分。包括發表權、署名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複製權、發行權、展覽權等等等等…理論上,只要你做出一個作品,作業也好、項目也罷,你都自然而然的享有這些權利。那麼,什麼是作品?

著作權法中所謂的作品需要具備獨創性,如果不具備獨創性,就不能受到足夠的保護,獨創性既可以是全新的技術實現方式、設計表達,也可以是現有作品上具有區別於其他現有作品的創造性改編。照抄一棟最普通四四方方的居民樓是很難主張著作權保護的,而大師的作品,基本都具有一定設計上的個性,也就是法律上的獨創性。

所以,如果全部照抄,還進行了使用,大師懶得理也就罷了,如果起訴,法院判決勝訴幾率是很大的(畢竟名頭和作品擺在那裡)。那麼,這位童鞋,賠多少請按標的額自行計算…

那麼模仿呢?

把白樓變成藍的?(抱歉我一時只能想出這麼土鱉的配色,隔行如隔山)也許在建築行業內換個顏色等於設計理念的大變化,可不好意思建築作品著作權不考慮顏色,也就是說換掉一樣算侵權,詳細可參考保時捷中心案。改改窗戶、改改門、改改樓梯,這需要碰,有時可以,有時不可以,視具體情況而定,運氣好的時候可以成功,要看法官。

一般借鑒元素是沒問題的,但元素很難衡量,法官一般都沒有時間浪費在聽當事人描述自己的創作心路歷程和元素這麼虛無縹緲的東西上。所以不要把大面積照抄當成借鑒元素,只要幾個判別點相似,估計還是有危險。

所以,模仿需謹慎,除非…大師在世就不要想了,要到大師去世後的第五十年的12月31日,照抄也沒人管了。比如柯布西耶的作品,法律上應該沒問題。(也可能不準確,要參考《伯爾尼公約》)但是,風華正茂的少年等五十年,身份、地位都有了,可能也不會再過分模仿了吧。

行業的進步需要合理的模仿來推動,公共領域加以整合和提煉也能出來了不起的作品,先賢需要致敬和銘記,用心即可,或者繼承發揚他們的思路,過分的致敬是要真金白銀賠給人家的,謹慎。

對於建築不是很懂,基於一個法科生的邏輯回答一下問題娛樂大眾,求不噴…

【王冰的回答(0票)】:

可以參考加修改,完全的照搬自然是不可取的。

【Henceforth的回答(0票)】:

為什麼不可以?「大師」不都是從模仿到創新成長起來的嗎?只要抱著學習的態度,模仿是成長最快的途徑之一。

【黃珮嘉的回答(0票)】:

就說是大師了,你覺得隨便就模仿的起來嗎

【秦保傑的回答(0票)】:

大師也是從模仿開始滴

【TongEason的回答(0票)】:

Good artists copy, great artists steal

【李白的回答(0票)】:

再厲害再努力的模仿,也總是比大師的經典差那麼點靈魂!

【Erinyes的回答(0票)】:

技術上,可以

道德上,會被內行笑話

法律上,幾乎沒有人會模仿到一模一樣,也沒聽說過關於建築設計的知識產權訴訟

【小寺的回答(0票)】:

用齊白石先生一句話回答你吧,「學我者生,似我者死」

標籤:-建築學 -建築 -建築設計 -建築行業 -建築學習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