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那些著名的心理學實驗,有人在若干年後進行過重測嗎,結果是否一致?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歷史上那些著名的心理學實驗,有人在若干年後進行過重測嗎,結果是否一致?

2017年08月1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9 ℃ 次

【喬一萌的回答(51票)】:

如果除去因為倫理準則和特殊環境的改變而無法進行的心理學實驗,那麼「歷史上著名的心理學實驗」都是可以重複的。而且結果必然是一致的,replicability嘛。(如果實驗無法重複,那麼結果就是無法讓人信服的。)

解釋一下上文說的倫理準則改變。許多歷史上的心理學實驗在現在的倫理標準中已經變成非人道的了。比如說The Little Albert Experiment, 研究者把小白老鼠和巨大噪音連接在了一起,以驗證classic conditioning. 唯一的參與者叫Albert B, 年僅9個月。結果可以預見,Little Albert此生特別害怕小白老鼠。(簡單來講就是巴普洛夫的狗,不過是真人版本而已)這個實驗在今天的道德角度上很顯然是站不住腳的。為什麼要說這一點呢,不是為了湊字數(當然湊字數也沒獎勵,括號裡這句話就是湊字數了,咳咳)。而是說因為倫理和環境的變換,有些實驗已經不能完全複製,但是可以變通。當然了,測驗結果也是一致的。

比如說:

Asch's Conformity Study (social psychology裡的「從眾效應")

Asch找了一些參與者,並告知他們這是一個關於知覺判斷能力的測試。(很顯然沒有履行應有的告知義務)然後找了一些演員,並把他們放在一場測試中。(I.e. 每場測驗除了一個真正的參與者,剩下的都是演員)

研究者在白板上出示三個長短不一的豎條,並且單獨出示另外的一條豎條,讓所有參與者(包括演員)答出白板上的三根豎條中的哪一根和單獨出示的豎條長短最接近。所有參與者坐一圈然後順序口頭作答(這個很重要)。所有的演員全部回答了一個明顯錯誤的答案,然後輪到真正的參與者作答的時候(他永遠是最後一個作答的),真正的參與者往往在最初的幾輪裡堅持正確的答案。但是沒幾輪,他也會答出跟演員一致的,明顯錯誤的答案。75%的人會如此conform進去了。

牆內視頻我就懶得找了...youtube.com/watch?

因為此實驗沒有完全履行告知義務(potential psychological stress),所以也不能原封不動的實行了。但是也有變通版本!就是各大電視台都做過的電梯實驗。一堆演員簇擁著一位參與者。當演員們背朝電梯門,參與者即便覺得這事很weird,但也會轉身背朝電梯。而當演員們又轉身面向電梯門的時候,參與者又會自覺的轉過身來。而且這招屢試不爽!此實驗在世界各地都有舉行,而且結果完全一致。

牆內視頻我也懶得找了...youtube.com/watch?

雖然電梯實驗和Asch's Conformity Study表現形式不一樣,但是內在是一樣的。所以也被認為是在「重複」前輩的實驗。而不是在原創實驗。

p.s. 如果題主要求的是完全一致的實驗,那麼IQ測驗和Big Five Personality Test都是這樣的呢!題主還可以在家自個實驗呢!如果題主不怕麻煩,會簡單手術而且家裡養狗的話,也可以在家來一回巴普洛夫的狗呢!心理學實驗雖然很無聊,但是「歷史上的著名」實驗還是很好玩的呢!

Work cite: textbook...

【曹文雯的回答(10票)】:

呃,我看到的時候還是原來的問題,等我把書翻出來它就變了……好傷心……

還是扔這兒吧:

--

提供一個我覺得很有趣的例子,雖然這個例子不完全是「重複」or「推翻」,而更接近於「更深入的研究」:

羅森塔爾效應:

原實驗大概是說,實驗者隨機在班級花名冊中指定一批學生,告知任課教師這些學生經過他們觀察,很有天賦。過一段時間之後回訪,發現被指定的學生成績有顯著提高。

這個例子非常有名,常用來提醒教師,不要用有色眼鏡對待學生之類之類的。是雞湯文特別喜歡引用的實驗之一……

後來我讀到這麼一段:

有研究者從概念和方法論的角度對這一研究提出了批評,而重複試驗也沒有得到相似的結論(Cooper & Good, 1983; Elashoff & Snow, 1971;Jensen, 1969)。羅森塔爾本人嘗試重做這一研究,發現這種效應只在一個年級裡有明顯效果。

儘管這樣,從心理學研究來看,這一原則還是有一定根據的。布羅菲和古德(Brophy & Good)總結說,這一效應的確存在,教師對學生能力的洞察可以影響學生的成績。他們在一項研究中要求一年級教師按其對學生潛力的看法對學生進行排隊,然後看教師如何對待不同成績的學生(名單上分數高和分數低的學生)。觀察表明,教師在對待這兩部分學生的態度上,無意中有細微的區別。與低分學生相比,教師給高分學生的正確答案以更多強化,對高分學生有更多的提示。這說明教師對不同學生有不同期望,因此而採用不同方法;學生對之有不同反應,學生的反應又對教師行為作出補充或加強。

以上出自:《當代教育心理學(第2版)》陳琦,劉儒德 主編,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07.3(2011.6重印),P88.

結合實際教學經驗來體會的話,我覺得這個結果看起來好理解多了……

低年級的學生比較信賴教師或家長,因此教師和家長的評價會對孩子造成非常巨大的影響。或者說,「可塑性」明顯的比較大。所以在這個階段,家長朋友們請務必努力給孩子營造一些正反饋,沒事兒多誇,對孩子會很有效果。

中高年級的孩子……已經有太多歷史成績可以用來衡量這個孩子的水準。而且之前的學習有沒有漏洞,也會影響現在的成績了。靠實驗者一句話,教師態度一轉變,就想立刻巨大的改進……哪那麼容易啊淚目TAT……

對成績不好的孩子,「只要用愛來感化」什麼的,根本不靠譜啦~!

【劉凱羅的回答(5票)】:

可重複性(replicability)是科學的基本標準和底線,包括且不限於心理學,化學,醫學等所有以實驗為主的學科。所以「心理學實驗是可重複的嗎」的答案一定必須是YES。至於說,為什麼那麼多已發表甚至已成名的心理學實驗不可重複,只能說明這些實驗和理論存在固有的問題,需要被推翻或改進。

只要研究者嚴格描述了其實驗變量並沒有不道德行為,我們就應該認可他的工作。之後的學者,如果發現他的研究難以重複,就可以在該實驗的基礎上進一步展開研究。不管巨人的對錯,都要站在他們的肩膀上向上爬,這也是科學本身的應有之義。

不過現在的研究環境下,實驗可重複性實在太低了。。。之前看過一個報導說,近年的醫學實驗有40%無法重複。。。也是醉了

【劉德華的回答(14票)】:

完全按照原實驗重複、並且公開發表的,我只知道Klein et al. (2014)這篇。心理學研究最常見的「重複」並不是完全重複,而是在原研究設計基礎上作延伸,或者獲得原結果+新效應,或者新效應推翻原結果,或者其他,總之極少文章是純粹重複某研究就發表。心理學目前的研究非常零碎而沒有像它想模仿的物理學那樣有幾大理論體系支撐。這個答案就簡單介紹Klein et al. (2014) 重複的情況

借助36個相互獨立的樣本,6344名參與者,Klein et al. (2014) 對社會心理學中13個經典效應進行了重複研究的嘗試,結果是10個成功,3個可以算是失敗

注意高亮的部分。對於最後2個效應而言,無論計算方式是否加權,他們的 注意高亮的部分。對於最後2個效應而言,無論計算方式是否加權,他們的效應量 置信區間都包括0且橫跨正負軸,表示沒有足夠證據/信心表明這個效應存在。對於倒數第3個效應(Imagined contact),它的非加權估計的效應量置信區間包括0但非負,表示這個效應可能不穩定(不過如果採用寬鬆一點的標準

,這個效應就會被認為成功重複驗證)

以上是公開發表的對於社會心理學實驗經典效應的重複結果

另一方面,其實不少國內心理學本科生的培訓過程中,或多或少都會借助「重複經典的認知心理學實驗」來作為進行心理學研究的初次練手,以個人感性經驗及記憶而言,這些重複當中的不少都是成功的。然而沒有像上面提到的已發表研究一樣進行過系統的整理及效應量估計,就無法確切地說出哪些可以被重複,哪些不可以

參考資料

Klein, R. A., Ratliff, K. A., Vianello, M., Adams Jr, R. B., Bahnik, ?., Bernstein, M. J., ... & Woodzicka, J. A. (2014). Investigating Variation in Replicability. Social Psychology, 45(3), 142-152.

【黃彬彬Margaret的回答(7票)】:

謝邀請。這是個好問題,心理學是一門科學就是建立在採用系統實證主義研究方法、其研究的可證偽性和可重複性上(來自Keith的《與「眾」不同的心理學》)。

我想暫時忽略「歷史」和「著名」這兩個字眼,廣泛地看心理學的各種實驗。我也暫且不探討津巴多的監獄實驗、華生的小阿爾伯特實驗等心理學研究的倫理性,這些都是難以重複的。我想著重探討「結果是否一致」這個問題,相信這也是題主所關心的。

已經有人在從事這項工作,Many Labs Replication Project重複了13項已發表的心理學實驗,有十種效應在不同樣本中重複出現,如Daniel Kahneman的框架效應,著名的錨定效應等,見心理學研究的結論能不能被重複?當然,其中也有不能被重複的。

1. 有不少心理學家會在實驗室重複自己的研究後證明結果一致後再發文章,比如布朗大學的Frank(研究工作記憶的大牛);

2. 發文章是一種追求同行認證的方式,同行看到文章,有質疑或有啟發,都會去重複這個實驗。

以上兩點,是想說明:心理學工作者在盡力保證結果的可靠性,希望把可信的研究結果傳播和應用到大眾身上(趕腳自己偏題了,趕緊扯回來)。

1. 心理學的研究對象是人,而人是與時俱進的,極有可能在一定時代背景下適用的,如今過時了,比如,弗洛伊德的認為性本能衝動對人心理健康與人格發展,乃至對整個人類科學文化的極端重要性。對那個時代被宗教束縛下性壓抑的人們可能是適用的,但是在自由開放的現代,我們認為這種」泛性論「具有局限性。

2. 心理學在不斷地積累證據,不斷地完善理論的過程中去著前進。如果一個實驗不能被重複,我們會去探討以前可行、現在不可行的機制,比如討論對什麼人可行,對什麼人不可行。比如前人研究中,既有發現兒童睡眠問題影響母親抑鬱症的,也有發現母親抑鬱症狀影響兒童睡眠的,而今建構模型進行研究,發現母親抑鬱症影響兒童覺醒頻率和覺醒持續時間,而且影響不一致,說明睡眠頻率和覺醒持續時間的作用機制不同。但我們不能否認兒童睡眠問題影響母親抑鬱症的研究的價值,有些研究不能重複,可能與當時一些研究方法(如數據分析方法)局限有關,心理學致力於「異法同證」,用不同的範式證明一個研究設計。

也不知道算不算對題主問題的回答……QAQ

【陳昆廷的回答(3票)】:

很多實驗重測的時候,都改進了實驗程序,得出的結果很多都蠻一致的,也有很多得出了不一致的結論。

比如,發展的大牝皮亞傑,他的實驗,基本都被推翻了。後人複製他的實驗的時候考慮到皮亞傑的實驗材料都不適合幼兒,幼兒都無法正確理解實驗者意圖。實驗改進了這個部分以後,基本上就推翻了很多皮亞傑的實驗結果,比如皮亞傑的三座山實驗,後人把皮亞傑實驗裡抽像的描述改成了著名兒童節目芝麻街(應該沒記錯是芝麻街)的人物,幼兒成績就提高了很多了。

印象裡好像還有一個普心裡面很火的「啟動效應」的重複研究,也是很多實驗的結果和不一致。最近的一個好像是2011年的時候,有研究者對早期的啟動效應的研究進行了重複。原始的研究假設是認為某些使人聯想到龐珊的老人的詞能讓人走路變慢,實驗結果也支持了這個。改進以後的實驗把原始研究中由心理學研究生手動秒錶計時的部分改成了紅外探測器機械計時,原來的結論馬上就被推翻了。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不可能。心理裡面最麻煩的就是念頭。一旦某個念頭髮芽了,就不可收拾。變量無法控制,則心理測試無法重複第二次。

【YueliangLiu的回答(0票)】:

先碼一下。

首先想到的是Milgram的電擊試驗,在09年(需查證)BBC做過一個重複實驗並做成了紀錄片(不知是怎麼搞到ethical approval的。。。),實驗結果和Milgram的原始試驗基本一致。

太晚了明天具體寫。

【Viktr的回答(0票)】:

所有社會實驗都是不了重複的,因為無法按照科學的要求完全復現實驗條件,所以無論是對於個體行為或是群體行為的研究,我的回答都是否。心理學的不同之處在於有些偏向於生理和生命科學方面的研究方向,這裡的實驗我覺得都是可以重複的。

【我擦的回答(0票)】:

是非心理學專業的人覺得心理物理學實驗不經典麼???表示重複無壓力啊

【洞頂人的回答(0票)】:

不可重複的。因為沒人做,做了也發表不了,發表的文章一定要在前人的基礎上有所改變,做和別人完成一致的研究是發表不出去的。前面有答案提到Asch's Conformity Study,如果看其研究,會發現research setting or design是略有不同的,為了積累external validity的證據。這年頭,不增加幾個變量或是換批被試都不好意思做研究╭(╯^╰)╮

就是由於大家都不重複,學術造假就更加可行了啊,例如behavioral priming。唉,科研工作者壓力大啊,不顯著不被承認啊,傷心〒△〒

【mountedfish的回答(0票)】:

題主的問題跟「人是有生殖能力的嗎」一樣,人得有,不過有的人沒有;有的名人有,有的名人沒有。心理學實驗得是可重複的,但是有的不可重複;有的著名實驗可以重複,有的著名實驗不可以重複。

然後,我認為似乎很多人是不是把科學看得過於單薄了,似乎科學就是真理且該是真理,把科學看得這麼高大上真是件彆扭的事情。我聽說且認同的說法是「科學是人類從感知的混沌中尋求秩序的努力」,由此看來出現錯誤是很正常的事情。心理學要求研究可重複,即使著名的實驗最終無法重複,so what,最多只不過是一個大一點的錯誤而已,往往還有利於該領域的發展——以及可以讓大家吐槽多發幾篇paper= =|||

就是這樣,題目沒球意思,不匿了。

【NicoNicoNi的回答(0票)】:

既然是著名實驗,那很多人都會在意它的論點是否在各種情況下都站得住腳(有沒有普遍性)。在現在道德允許的條件下,可以replicate這些實驗。寫report的時候cite原來的實驗就行。

像standford prison experiment 和上面的人提到的little Albert這種現在公認不人道的實驗提交到IRB(institutional review board, 在做實驗前需要通過他們的審批)是不會被批准的。所以無法正規replicate。

還有一點就是,當psychologist需要作實驗的時候(如作業、工作要求),他們更有可能會馬上想起這些著名實驗並對其進行更深(或者更specific)的研究。

至於答案是否一致,要看具體實驗和結果。順便一提,在發表論文之前,每個心理學家都會重複自己的實驗數次,以提高自己數據的準確性(減少偶然性)。

以上是大二心理專業學生所知的答案。

【蔣中順的回答(0票)】:

心理學發表論文時要求實驗要可以被他人驗證。

【曹過兒的回答(0票)】:

Experimental based 的實驗在發表的時候就會把procedure寫的很清楚,因為需要replicate。但是Observational based (natural)是不需要,因為不能完全複製當時左右的CONDTIONS和VARIABLES. 不能說不需要,是因為無法全部複製,當他們會做類似的實驗。

標籤:-心理學 -心理實驗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