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戲劇製作人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當戲劇製作人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2017年08月20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2 ℃ 次

【SysyCode的回答(1424票)】:

2015 年前我是一個戲劇製作人,英文是 Producer ,這是我的大學本專業,傳說是國內第一批這個專業的學生。

一開始,我以為我是這樣的,永遠在電影開頭。

其實。。。。。。

是這樣的:

其實我們的專業還有個學術名叫 Stage Management,簡稱 SM。所以各種器具都是必不可少的。其實我們的專業還有個學術名叫 Stage Management,簡稱 SM。所以各種器具都是必不可少的。

恩,鋸木頭絕對是基本功。

手工活也是必不可少的,什麼道具都得自己做,因為沒錢。然後還需要非常入戲的幫演員試用道具。

同樣是上舞台,我在道具後(左,看不清楚的身影)

民工吃啥我吃啥,民工蹲哪兒我蹲哪兒。民工打架要管得住,遇見碰瓷的要淡定。

力氣非常大。也不知為何這行主要是姑娘。大學班裡 18 個人,3 個男生。

什麼都得會(其實是為了省錢)

能自導自演自拍做宣傳圖。

舞台模型也得會。圖自己畫,比例靠估,紙板 + 美工刀 + U 型膠足以。

有時看著也挺有范兒。

但大多時候都是地上滾兒。

我也當過演員,但都是醜女無敵的角色。

上台就這樣,專職襯托帥哥美女,看看這身高比。

也當過主持,替補。總之,平時多多操練,本該當事兒的突然掛了,馬上能頂上,any 角色。

不過大多時候是這樣,舞台工作真的很累,學會苦中作樂是第一要素。

舞台工作必備品,一般是不能正常吃飯的,身上隨時揣著這些就對了。

我非常記得這一天,我們累癱了,被人偷拍。在這之前,我們一聲不吭的一人啃了一桶 KFC 全家桶,一人一桶。

舞台側面拿對講機的一般就是我。

道具箱是最好的藏身之地。

畢業那天,我鄭重宣誓:堅持藝術理想,堅守審美品格。嚴肅求真,德藝雙修。

畢業後我去了孟京輝,當了中國最著名的話劇《戀愛的犀牛》的執行製作人。住在大北京南鑼鼓巷地下室。

見過了各種大明星。一直有一個登上《南方週末》文化版的夢。2012 年 7 月北京大雨,地下室被淹了,無家可歸。總之,後來《南方週末》真的採訪我了,被當做災民採訪的,《南周》夢塵埃落定。接下來一個月我就被鄰居收留了,走廊上搭了個鋪,牆上全是霉。現在想想真挺恐怖的,那時還真的不覺得。我是腦殘的藝術工作者。

再後來,去了林兆華戲劇藝術中心,這個國內戲劇界最神聖的殿堂。看著特別高大上,其實窮得要死。基本銷售力就靠我在網上哭窮,啊,都是為了藝術。隨時參加各大領事館高端 Party,完了一轉身,看外面餐館招洗碗工,包吃包住工資跟我一樣。

扮得了女王,裝得來慫。學會優雅的跟票販子搶票。有時你也想要放棄了,這麼累這麼窮是為了什麼,死要面子活受罪。中國藝術扶不正,我們幹的事西方 50 年前就幹過了,求爹爹哭奶奶的請人來看演出,但你真敵不過市面上各種「偽藝術」。

有時聽濮老師一席話,什麼又都釋然了。總有前浪得死在沙灘上,你的堅持總會有堅持的意義。

想起一句特別矯情的表白:「我怕我做得不夠好,讓你以為愛情不過如此。」我想說:我怕我做得不好,讓你以為藝術,不過如此。

有次我給演員熨衣服,在這之前我還沒看過這齣戲,看了後,第二天我給濮老師說:「我覺得這衣服應該再熨僵一些,更符合人物的性格。」濮老師大笑起來。

後來濮老師請我看戲,他說:「Sysy,你是懂戲的人。」那天看了一出伊朗的戲,濮老師坐我旁邊。中場結束前,他落淚了,自言自語說了句:「人家在幹什麼,我們在幹什麼。」

他是演員濮存昕,又是人藝的副院長。在中國,光說藝術何其的難。有時我們所面對的困難彷彿是在跟時代抗爭。

我最愛的演員金士傑,他說:「年輕時,我敢於讓自己那麼窮。」他窮得坦然窮得有氣節,「別人結婚我沒錢封紅包,不僅如此,我還得叫他們給我打包,因為我家裡不太夠。」他為家人生病住院感到內疚,因為沒錢買水果去看望,不僅如此,看望完了還得拿些水果走。我最愛他的話劇《最後十四堂星期二的課》,一個漸凍症人的晚年。看了那麼多的冰桶挑戰,除了慈善,更看漸凍症背後的人生哲學。

他說:「你為什麼找不到你的興趣,不知道想做什麼,是因為你一直活在人群裡。我從小是孤單的,我在我自己的世界有所想,刺激著我捨不得睡覺 。」

我愛我的工作,雖然我的貢獻微不足道,不被人理解。

我堅持寫藝術貼,但大多來加我微信公眾賬號的人是因為看見我在微博上曬早餐。早餐應該怎樣吃既營養又簡單而且幸福感暴增? - SysyCode 的回答 我想說,這個才是我挖空心思積攢的好內容:如何欣賞戲劇? - SysyCode 的回答。然而大家還是更愛看這個:如何優雅地吃方便麵? - SysyCode 的回答。

生活,是生活讓我藝術起來。對自己好些,賦予生活一種美感,做自己所愛,相信生活自有饋贈。

餘光中說:「我們讓你接觸詩歌、繪畫、音樂,是為了讓心靈填滿高尚的情趣。這些高尚的情緒會支撐你的一生,使你在最嚴酷的冬天也不會忘記玫瑰的芳香。」

後來我自己創業了,當獨立製作人。覺得身體裡每一個細胞都正在被嚴重的浩劫。感覺之前遇到的所有困難都不是困難,再大的事一旦屬於某個機制內即便那個機制再不好也能幫你分擔風險。如今再小的事都可能是大事。初中時哪天要考 800 米就能成為大事,打工時趕個稿子、想個方案、熬個夜就多大個事了,如今覺得,之前所有的抱怨以及叫累都顯得特別幼稚。

【實力決定尊嚴】僅此一句話,把所有的委屈都搞得非常沒脾氣。要麼超牛逼,要麼閉嘴,要麼打麻將去,輸了也別哭。堅決不能同情自己。希望這些日子快點過去,希望以後回想起這段時光能當笑話講。

我愛我的家人,一直覺得我是被幸福家庭教化過的人。它讓我不論犯什麼錯誤都能積極向上回到正軌,在外面不論多難多累但在骨子裡都有一種安全感。看著很多事業有成的女性,但總不太喜歡她們氣質裡的那種孤傲、強勢。我也說不清楚自己以後會怎樣,我就想,幾十年後,我希望我的眼神裡有一種氣質叫慈愛。

在藝術方面,也拿過大獎。是春節時家人頒發的。

《莎翁愛情碎片》是我當獨立製作人的第一部戲,半年的辛苦終於要登台了。當獨立製作人是我從大一就開始的願望,看著自己一步一步這樣走來,感覺自己就像出嫁一樣激動、緊張。

後來我就放棄了。很多人都為我可惜,但有些事情沒辦法就是沒辦法。帶著我的全部失敗經驗,寫了這個:製作一部舞台演出,從著手準備到演出結束,整個流程是怎樣的? - SysyCode 的回答

前些天去參加一個看上去很虐的 Outing。第一天 40 公里山路騎行,兩場暴雨,山頂還下雪了。第二天 15 公里徒步外加各種任務。之所以用了「看上去很虐」,是因為我的確沒被虐到,大多數人被虐得不輕,我是真的一點沒被累著,哪裡也沒痛,還覺得不如平時跳 HIIT 流汗爽。後來我好好回想了一下。要說困難,很多時候真的是特別困難。騎行路上,山坡那麼陡,下雪呢,穿那麼少,後援車爬坡都極其艱難。我很想回憶下那種痛苦的感覺,然而並不能。

我想起小時候的各種體育訓練,都有教練狠心把你拋那裡就不讓休息的經歷。但就是在那種時候,就會有很大的突破。一旦突破,那種欣喜,就把所有痛苦都抵消了,然後還有多餘的部分。我始終記得高中時為了準備一個中長跑比賽,我的教練給我的變速跑訓練,她說:「你一定要讓自己的心肺累起來,累就對了,累著累著,你就習慣了,就不累了。」

有句雞湯講:總有一天會把吃過的苦都笑著講出來。的確是這樣。也許,受苦才應該是一種常態。不在 Outing 裡,也會在工作裡,或者其他地方。如果每一次都去細心體驗過程裡自我的調整,進步就會非常快吧。我之所以 Outing 沒被虐到,因為我在各種體育訓練裡已經被虐過了。也許很多事都是這樣,虐著虐著,就變得強大了。比起被虐,我更感謝我沒被虐的體驗,它讓我突然明白,之前吃過的所有苦都是有意義的。

現在讓我再回過頭去想想之前當製作人的經歷,真是幼稚不堪。場面可以很感人,然而並沒有太大幫助。我熱愛藝術,但我現在並沒有能力承擔起真正為它工作的能力。因為有太多方面都還沒有被虐夠。

也許空了我會去寫寫「創業失敗是一種怎樣的體驗」。從嗷嗷在家哭到現在已經快一年了,每個月都有很不一樣的體會。每天,我工位樓下的咖啡館都接待著形形色色的創業者,動不動就是千萬級的項目,都是「就差 300 個工程師了」的大事。有時我聽聽,有時會呵呵。苦嘛,總是要自己吃的。

我想我依然是熱愛藝術的,但首先,還應該做一個更有能力的人。一切美好的事情都會在最恰當的時候到來。

最後,安利一下我自己最滿意的一篇文章:如何欣賞戲劇? - SysyCode 的回答

【Hutopia的回答(3票)】:

先給為了藝術獻身的人讚一個。藝術容易餓死,所以都得獻身才能幹下去。

Producer和Stage Manager是不一樣的兩種職務。Producer是找錢和主管財務的,stage manager是具體管理舞台上的各種雜務,中文叫舞監,不是製作人。當然具體負責的內容,可能不同的劇組和劇場有些差別。

我以前兩種職務都做過,製作人時主要是拉贊助,算各種費用,以及票務(定價等),找不到做市場的人時(沒錢請人)還得負責銷售,聯繫銷售點鋪票等。舞監主要是協調演員(找演員,協調時間),當然沒接觸過大腕,大部分都是業餘演員愛好者等(專業話劇演員容易餓死)。做舞監時還要統籌燈光音響等事情,看舞台效果,佈景道具(請不起專門人的時候),最後經常淪為打雜選手。

財務統籌很重要,但一般不會具體參與進戲劇表演方面的事務中(除非熱dan心teng)。考慮的都是會不會打平成本,能不能賺到錢給演員發點工資,發不出工資怎麼跟演員解釋,這類的話題。舞監是直接參與到演出過程的人員,跟戲劇的表演質量有直接的關係。偶爾可能也需要客串大樹,怪石等重要角色。

總之製作人接觸的是現實社會,沒有啥藝術,感覺由會計或者銷售來干應該是比演員強。舞監需要懂表演方面的知識,有些表演專業技能,不然容易讓演員有外行領導內行,胡亂插手的印象。

【Paranoia蕊的回答(1票)】:

Producer並不僅僅是「管錢的」,他是一個作品——戲劇也好電影也罷——總的負責人,也就是說在作品創作過程中,任何和作品有關的事都得管,尤其是在這個作品並沒有足夠的資金可使用 足夠的人員可調配的時候,Producer更是要擔負起最重的責任。

所以樓上的高票答案中的答主說的「什麼都得會」的情況,不是分工不明確的問題,而是在集體創作中人手資金短缺不得已而為之的狀態,這在獨立藝術作品創作過程中屬於正常。

另外看這個答案時哭了,想起之前自己作為製片人拍攝短片時的窘迫,真心對這位答主的經歷感同身受。

然而在拍攝的時候,我們整個劇組的成員沒有一個人覺得每天睡四五個小時趕進度、為了節省開支跟場地的保安大爺鬥智鬥勇、連夜討論劇本分鏡和表演到天亮 然後成員們在我家睡沙發打地鋪…那些算什麼委屈。

有追求的藝術從業者都不願放棄自己心中的「藝術夢想」,所以吃苦也是值得的。

【王大仙的回答(0票)】:

這也是我當年的夢想。

【小宋的回答(0票)】:

我的夢想,可我不知道如何去實現,已經無業遊民一年了

【顧姜傑的回答(0票)】:

樓主 我想做演員 你可以介紹人給我認識 謝謝了 這個是我QQ 415836466

【月冷秦淮的回答(0票)】:

您這是戲劇製作人?嚇我一跳,這工作內容看起來可不是製作人的事兒。可能是搞先鋒戲劇的沒有太多資金。可據我所知,孟京輝那兒現在也不窮了。如果是國有戲劇團體,製作人不是組織戲劇生產營銷的指揮者嗎?製作道具那是美工部門的活兒。

不過,剛出校門就能跟著兩位大導演做戲劇,雖然各種打雜兒,做的不算是製作人的工作,可是您在過程中也熟悉了戲劇創作演出全部流程,能學到的東西可是相當豐富的,將來做真正的戲劇製作人,有這些個經驗極有好處。畢竟,不是誰都有這個幸運進了這麼著名的工作室,說明您還是非常優秀的。

標籤:-娛樂 -戲劇 -話劇 -音樂劇 -X是種怎樣的體驗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