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是怎樣認知左和右的?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人們是怎樣認知左和右的?

2017年08月21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0 ℃ 次

【OwlofMinerva的回答(19票)】:

謝劉柯邀

我覺得這個問題至少有兩層意思:1. 人腦的左右不同會導致認知上的何種區別,人如得以認知左右的不同。2. 左右認知的不同跟語言上的"左"和"右"如何對應起來

即使劃分成兩層之後,我還是感覺問題沒有得到很好的定義,涵蓋的範疇太大了。我並不能回答。這裡僅僅提供一些論點:

人的視覺、聽覺、觸覺和運動控制都遵循著左腦控制/接受右邊信息,右腦控制/接受左邊信息的規律。同時,這些感覺的靈敏度又跟大腦皮層的對應區域大小有直接關係。比如,需要用左手做出準確快速按弦的小提琴演奏者,其右腦對應區域明顯大於左腦[1]。由於左右腦一些區域的體積/大小的不同,會使我們的知覺靈明度左右兩側明顯不同;反之,經常得到訓練的那一側,對應的腦區會增加,我們因此能在認知上得出左右的差別。由於沒有人的大腦是不僅左右完美對稱,而且各個功能區域也完美對稱的(人腦功能會有偏側化,比如右利手、優勢眼),所以在各人,多少會有某些感覺和控制的左右靈明度不同[2]。對於一般人來說,左腦的枕葉大於右腦的,右腦的前額葉大於左腦的,由於頭骨是左右基本對稱的,這就造成兩邊的組織相互擠壓,形成旋轉的效果,稱為Yakovlevian torque [3]。

在影像上看是這樣的:

這種偏側性的原因主要在於各側的使用強度不同,而神經連接的強度基本尊從用進廢退的原則。這種偏側性的原因主要在於各側的使用強度不同,而神經連接的強度基本尊從用進廢退的原則。

95%的右利手者語言區主要在左腦,70%的左利手者語言去在左腦,另外有一部分人兩側都有或在另一側。語言一般出現在一歲之後,這時候的利手特徵已經形成了。左利手者如果在兒童時期強制"糾正"為右利手,很容易導致口吃。比如《國王的演講》中的主角喬治六世,天生是左撇子,被強制"糾正"無效,還落下口吃的病症。這些都說明了運動跟語言的潛在聯繫。在兒童階段,我們往往對「向左轉」,「伸右手」這樣的命令反應緩慢甚至出錯,長大才能慢慢減少出錯的可能性。這可能因為:1)語言的理解能力還不足,2)空間感知能力還不足,3)大腦的偏側性還不夠固化,4)大腦的運動控制跟語言理解兩個功能同時運行時,相互干擾。

[1]Schwenkreis, Peter, et al. "Assessment of sensorimotor cortical representation asymmetries and motor skills in violin players." European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26.11 (2007): 3291-3302.

[2] Hugdahl, Kenneth. "Symmetry and asymmetry in the human brain." European Review 13.S2 (2005): 119-133.

[3] Toga, Arthur W., and Paul M. Thompson. "Mapping brain asymmetry."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4.1 (2003): 37-48.

【李一的回答(6票)】:

正在看這方面的文章,隨便寫點,不知是否符合題主的要求。

人們在對空間物體的位置和方向進行判斷/說明時必須借助於某一參照體系。參照系通常分為兩種:自我參照體系 ( egocentric reference system ) 和環境參照體系 ( environmental reference system )。自我參照系對空間位置和方向的說明基於觀察者自身坐標, 即以身體的剖切面分為前-後軸、 左-右軸和上-下軸,這種認知結構映射到語言裡就是以 「 上、下、前、 後、 左、 右 」 方位詞對方位進行判斷。環境參照系對空間位置和方向的說明與觀察者自身坐標無關、 依據的線索為環境中的恆定特徵,映射到語言裡表現為「東、西、南、北」或者以經緯度來表示方位,一般來說基於環境參照系的方位判斷為絕對方位判斷。

已有研究發現, 在進行相對方位判斷時,對不同方向做出判斷需要的時間有明顯的差異,具體表現為:上下<前<後< 左= 右,即被試對自身上下方的定位快於前方物體和快於身後物體,而對自身左邊或右邊物體的搜索或定位最慢,存在明顯的「方位效應」。這說明「左、右」這一參照軸利用起來更困難,其原因可能是左右相互轉化的過於頻繁。

我國的南方人與北方人在對參考系的偏好上有顯著的差異。有研究發現,南方大學生更多地使用以觀察者為中心的相對參考框架 (前、 後、 左、 右 ),北方大學生更多地使用以太陽升落和地球磁場為參照的絕對參考框架 (東、 西、 南、 北 )。在語言上表現為,南方人習慣使用前、後、左、右來指路,而北方人更常用東、西、南、北表示方位。

參考文獻:

周榮剛, & 張侃. (2005). 自我參照和環境參照整合過程中的主方位判斷. 心理學報(03),298-307.

劉麗虹, 張積家, & 王惠萍. (2005). 習慣的空間術語對空間認知的影響. 心理學報(04), 469-475.

【鄭小明的回答(2票)】:

@劉柯謝邀,第一次被邀好激動啊。

相對於上下,左右是人類較難分清的概念。上下借由天和地或者人體上下明顯的反差兒童可以輕易分辨。而左右因為人體的對稱結構,參照物的缺乏使得兒童對左右的概念需要通過一定訓練習得。

左右概念的習得主要在家庭或者幼兒園中發生。當我們坐在課堂中時,旁邊的小夥伴其實是最好的參照物。通過老師的提示,我們把同桌的小夥伴和概念左或者概念右聯繫起來。這樣,再進行一些抬左手或者抬右手的訓練。在家裡是,固定兒童在餐桌上的位置也是一種辦法,家人成為參照物。

另一種參照物則是右利手或者左利手。通常老師會說,你拿筆的就是右手。這對那些天生左撇子的孩子會造成一些障礙。家長說,拿筷子的就是右手或者左手。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我是靠左右手

。。。

到現在也搞不清一個圖片上面講左右的時候該用誰當參考系(魂淡

【張志東的回答(0票)】:

左右這種東西不是這個世界固有的東西,只是人類為了方便認知這個世界,而自定義的一種標準而已。說到如何區分,那就是後天學習所致。

【鄭驥的回答(3票)】:

熊培雲說沒有左右,只有上下。我的感覺是可以從歷史開始討論,左右的說法來源是法國大革命後,坐在圓桌進行討論,分左邊一派右邊一派,後世沿用。但我覺得沒有左右,只有「有無」。即左右分界是源於可以同桌討論辯論問題,但無民主之形式,何來民主之實質「左右」。無民主,不左右。

【李宇航的回答(2票)】:

跟著我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

【Shazam的回答(1票)】:

我是在小時候背的

【湯睿的回答(1票)】:

我小的時候老是記不住哪邊叫「左」,哪邊叫「右」,學騎自行車的時候因為老爹叫我往「左」轉往「右」轉不是轉錯方向就是因為實在記不起來哪邊叫啥而緊張摔車而沒少被老爹揍……可能是他覺得我太笨了……

直到七八歲家裡買了電腦,有了個鼠標,知道有個「左鍵」「右鍵」,才總算是記住了……

一直到現在找左找右都要先想一下左鍵長在哪右鍵長在哪……

我是不是白活了……

【nianianlu的回答(1票)】:

想像「左右」二字,

「左」字就在左邊,

「右」字就在右邊。

小時候發現的辦法。。

【寧莞的回答(1票)】:

看了各位答友都是理論說明?(ο???ο)? 我來講一個我自己是如何學會分辨左右實戰經驗吧!我3歲準備上幼兒園小班的時候,媽媽開始教我分辨左右了,因為在幼兒園午睡起床要自己穿鞋子???

啊這對於一個整整三年主要任務就是吃睡的小妹妹而言,可是一個非常漫長而又痛苦的過程呢(T_T)

整整一個星期啊,媽媽為了鍛煉我,讓我自己分辨哪只鞋子是左腳,哪只鞋子是右腳,然後左腳的鞋子穿哪邊,右腳的鞋子穿哪邊\(O_o)/

是的你沒猜錯,我認清楚了左右腳鞋子的不同,卻不知道該穿在哪只腳上……

而我媽媽的一個觀點就是吃一塹長一智。她知道我穿錯了,不當場告訴我,讓我穿著明顯不合腳的鞋子出去玩,……

然後等我疼著腳回來,問她我是不是腳又長大的時候,她才獰笑著告訴我,因為你穿反了呀(?????????)?

是的,在我受傷期間我記住了,更疼的一隻腳是右腳,因為腳疼撐著自己更有力的手是右手……

新技能就這樣get了( ????? )

【BabyJen的回答(1票)】:

右手寫字。(左撇子反之)

【賈遜的回答(0票)】:

最初是如何想到區分左右的呢?是由於鏡面對稱性的破缺嗎?即以自己為對稱軸,看到的兩側物體不對稱。

【悟仁的回答(0票)】:

有趣的問題。

一個比較淺層次的回答:

從形象思維看,比如數字「10」,1是0方位上的左邊,0是1的方位右邊。

這個解釋正好在日本電影《編舟記》裡看到過,這是一部描寫編辭海編撰者生活工作的感人、有趣電影。

【九黎的回答(0票)】:

吃飯的是右手 另外一隻就是左手了。。

反正我媽是這樣子說的- -

【劉帥氣的回答(0票)】:

麥兜說買塊手錶戴一戴…

【丁卯的回答(0票)】:

想到上次看的電影《編舟記》裡面最後對左右的解釋是阿拉伯數字10,1所在的位置為左,0所在的位置為右。好像跑題了。

【趙鴻遠的回答(0票)】:

小時候被教了無數次「經常用的手是右手」

然後左右就沒對過……

因為我是左撇子……

【胡若曦的回答(0票)】:

反正我靠右手上的痣來識別

標籤:-心理學 -神經科學 -認知心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