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看克裡斯蒂安·陸帕 260 分鐘的話劇《伐木》是怎樣的體驗? | 知乎問答精選

 

A-A+

觀看克裡斯蒂安·陸帕 260 分鐘的話劇《伐木》是怎樣的體驗?

2017年08月24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 ℃ 次

【趙小喵的回答(16票)】:

歎為觀止,感覺從前沒有看過戲。

之前沒想寫劇評,現在寫得鉅細靡遺,是害怕遺忘了哪裡……可能會有點長,望諸位容諒。

這個戲最強烈的觀感就是複雜,無論是感官上,情感體驗上,還有看戲過程中的觀察和思考,以及導演對多媒體的運用,都帶有「複雜」這個特徵。而戲的真實質感就是由「複雜」導向的。

引言:

剛進入劇院落座,一股濃烈的熏香的味道縈繞在周圍,有些刺鼻。開演之後場燈還亮著,跟佈景一體的屏幕上面播放著喬安娜接受訪談的影片,她受到質疑,感到無奈,她在國家劇院開設了一次肢體訓練,但是失敗了,沒有人參加。觀看這一段的時候,其實很投入,喬安娜的敘述非常自然,停頓,表情,手勢,又真誠又無奈。她說到了國家劇院的問題,這個問題也在戲的主體部分繼續被她生前的社交圈子討論著。這段非常招人喜歡,作為觀眾並不介意再長一些,但是場燈暗下去的時候鬆了一口氣,因為感覺到不再被暴露了。陸帕在接受澎湃的訪談時說,他不關場燈,是為了讓觀眾成為屏幕上演員的對話對象,這樣屏幕上的談話不僅是多媒體,而是一種交流方式。觀眾所感的這種有些讓人不適的暴露感,特別準確地讓他達到了這個目的。場燈熄滅之後,熏香的味道和台上的場景呼應了,這個味道瞬間有了著落,台上隔著玻璃,看到幾個奇形怪狀的傢伙……女主人操著奇特的中年綠茶婊音色輕輕柔柔地說話,托馬斯說我受不了這個聲音,雖然年輕的時候深深愛過這個聲音。

主題和情感的複雜性(駁死了的真藝術家,諷刺者和諷刺對像三元論):

托馬斯這句話,預示了他整個劇的情感邏輯和最終歸屬,在整個晚宴的過程中,托馬斯雖然幾乎一直坐在社交圈的外圍,並不說話,但是他的情感和感受是不斷變化的。他告別這個社交圈已經有些日子了,所以開始的時候他的厭煩感可能來自這個圈子一如既往地呈現出他之前感到被吸引,現在看覺得可笑和可悲的魅力。女主人對他而言也是如此。他坐在一邊,像彈幕一樣吐槽,介紹這些藝術家的背景,也說出自己對他們的評價,有些刻薄地不留情面,他感到大家虛情假意,並不關心喬安娜。他的憤怒好像通過這個理由找到了發洩的著力點,但是在影片送葬的過程中,我們看到的卻是托馬斯實際上對喬安娜死亡的漠不關心,他怕被走在他身邊不斷咳嗽的喬安娜的前男友,實際上是他的情敵,傳染上感冒,一直捂著嘴,但是自己卻咳嗽了起來。觀眾笑了,這種戲謔感瓦解了托馬斯和其他藝術家感情上的對立和敵意。他們其實是一樣的。他友善地同喬安娜的前男友說話,卻被打斷了。

托馬斯自己也意識到了,他說我也在表演,而且搶了別人的風頭,影片中他停下了腳步,其他人轉過街角,他卻站定了。他回顧了他同喬安娜的往事。立方體的佈景轉過來,是喬安娜的小屋,她躺著,露出腿,顯得非常性感,性感又衰弱,他們曾一起工作,喬安娜表演托馬斯的作品,兩人還有過性關係,托馬斯此時看著裸露的喬安娜,為她蓋上了被子,他說我這一次見她,感覺這個人完蛋了,其實這之後過了幾年她才死,我感到驚訝。

托馬斯其實表現出比他激烈的嘲諷態度溫和和友善得多的態度,他不說話,禮貌地對待跟他說話的人,參與活動或沉默不語地坐在一旁。下半場的時候他發洩了一次,大聲地對觀眾說出他的種種不滿,對國家劇院,對身邊這些朋友,也對自己謾罵了一通,然後就坐下一言不發。

有趣的是,在大家紛紛散去之後,他留下來,走到立方體中心沙發的位置,跟女主人說了一堆與他之前所表現的完全相反的話,他說那個國家劇院的男演員讓我著迷,女作家更有魅力了,我很高興因為喬安娜的事又跟你們在一起了。觀眾感覺他說的是假話,樂得見到女主人起身開門,下了逐客令,托馬斯出門之後這齣戲幾乎就要結束了,但是女主人又把他叫住,對他說,千萬別寫這些。

托馬斯寫下來了,女主人還落寞地站著,鋼琴師丈夫酒醉未醒。屏幕上卻打出了托馬斯所寫的,我迫不及待地紀錄這場晚宴,我痛恨這樣的事,也深深地愛著它,我厭惡這些人,也被他們感動著……作為觀眾,我的眼淚幾乎要流下來了,原來他對女主人說的不是假話,這種情感太過真實,剛還在諷刺槍口之下的人們瞬間變得動人和讓人憐憫起來,端著衝鋒鎗的托馬斯也跪下來準備受刑,大家都是一樣的,死了被裝在塑料袋裡的喬安娜又何嘗不是。在座的諸位又有哪個不是可能面臨這樣的結局?

沒有諷刺者,諷刺對像和死去的真藝術家,大家都是一樣的。

觀眾想罵的,演員替我們罵了,觀眾也別想置身事外,因為觀眾自己也是被諷刺的對象。其實這個戲打動人的地方並不是對藝術圈的剖析和諷刺之類,反而是個人夾在其中的一種複雜的情感體驗,矛盾,糾結,反抗,妥協,這些感情不互相替換,同時存在。這種體驗引起的不僅僅是藝術工作者的共鳴,也是所有從事不同工作的觀眾的共鳴。

表演:

上下半場的表演風格是斷裂的。

上半場敘述手段比較多,戲劇的假定性運用得靈活多變,演員或靜坐不動,或自我表現,表演感明顯。

下半場一開場,所有演員坐在餐桌旁邊吃飯,敘述手段停用,於是我的感覺是,看到了什麼叫做自然主義的表演。演員不是在演了,看到他們在舞台上說話和動作,很難相信他們並非劇中人。

立足下半場再反觀上半場,會發現演員的表演始終是統攝於這種自然主義的表演之下的,表演感來自於戲劇整體的敘述方式和角色的自我表現的內在需求。

奇特的是許多時候表演是間離的,托馬斯的彈幕吐槽,國家劇院演老艾克達爾的演員突然開始對著觀眾席大聲抱怨國家劇院,女主人換了第五套衣服上來靠在鋼琴邊久久不動。這些突髮式的獨白和突髮式的跳線明明是非自然的,卻絲毫無損於整個戲寫實的表演基調。

演員的表演不再以是否貼近角色為目的,而是演員作為角色為基礎,如何配合戲中其他人物的表演,戲所要求的整體表演樣式。沒有哪個演員是突出的,也沒有哪個演員演技出眾,相反,所有演員為戲服務,戲的風格是突出的。

視覺:

這部分我非常不擅長,期待專業人士補充。

沙龍的女主人換了四次裝,一共穿了五套黑色系,但是風格各不相同的衣服。她無聲無息地下場,過了一會就換了件衣服出來。(直男癌表示拙計……根本看不出來怎麼辦哈哈哈哈)這是一種近乎讓人無法察覺的變化,卻體現了刻畫人物令人驚歎的準確性。

導演學習過物理和繪畫,舞美和燈光都是他自己設計的,色調調和得非常好。說實在的,從前看戲的時候一直感覺中國的舞檯燈光生硬,色調缺乏過渡是由於燈具不行,這個戲給燈具們洗白了。同樣是電腦燈啊,打出來效果怎麼相差這麼大!燈光的變化非常多,配合著劇情和場上氛圍的變化,也配合戲劇進展時間的變化。有的燈具在佈景當中(劇照中看到的那個一個橫槓子兩端兩個燈頭的燈具),作為主要環境光解釋來源,窗外和門外,一面是黑夜,一面是玄關不滅的夜燈,環境的自帶光源完整而富有詩意。舞台空間看起來縱深感十足,分區明確,卻不著痕跡。燈光配合服裝和佈景,起到了輔助呈現視覺質感的作用,鋼琴,傢俱,女性黑色調,男性紅綠色調的衣服,都在燈光下展示出了各自材質的質感。燈光是不可見的,效果卻處處可見。

舞美是戲結束之後大家討論的比較多的部分,一個金屬的立方體的架子,所有的傢俱都在其中,用作投影的屏幕也懸在架子的上方。這個立方體的旋轉也被用來轉場。開場的時候立方體正對著觀眾的一面鑲嵌著一面玻璃牆,這面玻璃上佈滿劃痕,在燈光變化的時候劃痕出現或消失。下半場這面牆被拆掉了,配合之前所述的自然主義表演風格,這個設計顯得巧妙而自然,不多餘也不欠缺。喬安娜的小屋被安排在立方體的側面,作為獨立於戲劇敘事之外的時間和空間存在,這個特殊時空存在於托馬斯的回憶當中,可以說是他的心理時空。在這個空間裡的演出也帶有托馬斯敘述時的加工和主觀色彩,兩人赤裸著在立方體的另一個側面,背對著觀眾擺放的椅子上聊天,這場事後交流坦誠而直露。立方體的背面是一方餐桌,下半場開場的時候演員在這張冗長的餐桌上一字排開,托馬斯坐在餐桌的側面。這種設計新鮮感倒是其次的,主要是處處顯示出一種節約,功用和設計感是匹配的。充分配合的舞台的調度,準確而真實地描繪了環境,也恰到好處地構成了視覺完整性。

聽覺:

演出之後朋友圈裡好多人說音樂特別好,的確。但是好的不是音樂,而是音響。

社交沙龍女主人的聲音從一開始就讓人矚目,托馬斯的男低音獨白配合著女主人打電話時柔軟造作的女聲,顯出一種奇特的協奏感。

下半場波萊羅舞曲開始之前,氛圍和音樂都是接近臨界的沉重,但是女主人走到沙發後面,開啟了唱機,舞曲的旋律一出來,場上的氣氛隨之發生了變化,觀眾也鬆了一口氣,弗吉尼亞伍爾芙揮動胳膊,指揮了起來。

接下來所有人都開始了自白,同性戀者的笑聲,男主人的呼嚕聲,葬禮上出現的女人說話的聲音,從前幾乎不說話的另一位黑衣女作家的煙嗓,已經走了的前男友和廚娘也出現在舞台上,同時總是有兩三個人在弄出聲音,這些聲音配合著音樂一同構成交響。演員同的音色和音調被作為質素,共同構成舞台上的音響效果。當時看這段的時候有點目瞪口呆……

在音樂結束的時候弗吉尼亞伍爾芙潑出了高腳杯中的半杯紅酒,酒落在地毯上一點聲音都沒有,但是這個舉動似乎也構成了音響的一部分。

在戲快結束,賓客紛紛散去的時候,喬安娜的小屋子亮了起來,一直說要唱普塞爾的女主人始終沒有張嘴,喬安娜卻唱起了歌。在托馬斯的敘述呈現在屏幕最下方的一條時,聲音都終止了。

嗅覺:

之前說的,劇場中瀰散著一股熏香的氣味,可能是客廳女主人點的香,接下來由於賓客一直在吸煙,煙的味道也飄到了觀眾席,氣味就變成了熏香混合著煙味,可能和舞台上演員所感,沙龍中偽藝術家們所感的是一樣的。

多媒體:

多媒體用得太有趣了。第一次不反感舞台上用多媒體。除了電影,多媒體也被用做佈景,都市景觀歐洲的建築都被投影在立方體之後舞台的背板上,還起到了些解釋光源的作用。在喬安娜的表演空間之內,老年的喬安娜躺在床上,房間中打著年輕時喬安娜的樣子。

電影用來拓展戲的時間維度,過去喬安娜接受採訪的影像(如果說伐木也是被砍掉的樹木倒下的過程,那麼這個影響中記錄的就是剛剛被砍伐的時候吧),當天早些時候大家為喬安娜送葬的時刻,托馬斯遇到沙龍主人夫婦決定赴約的時刻。

也被用來拓展空間維度,兩個只知道傻笑,說話都蠢兮兮的同性戀者,在廁所抽煙的時候也在討論文學,藝術和理想。在背著人的地方,說些不一樣的話。這部分是陸帕和演員們為他們補充的。

除此之外,還有現場實時拍攝的演員面部的特寫被打在他們頭頂上方的屏幕上面。每個演員的表情,動作,突然被放了了數倍,這種被倍數放大的真實給了觀眾極其強烈的衝擊……

引言中描繪的開場時候的種種感受,在接下來比較長的觀劇過程中都被驗證了,無一落空,這是一個要什麼有什麼的戲,不以講故事為目的,表達明確,審美完整。整個呈現出一種國內目前水平無法企及的狀態。作為一個中國的戲劇觀眾,還是個行內人士……我只能說,大開眼界,歎為觀止。吾輩勉乎哉。

【王子曠的回答(6票)】:

看見題目就滾進來了。連續兩晚刷了《伐木》,第一場結束還參加了分享會。這種體驗只有一個字:爽!

借這個問題說說自己的一些想法。

一、必備知識

先讓我們看看《伐木》的劇情簡介。

一群曾經參加過「非正式波西米亞團體」的老朋友們舉辦了一場「藝術晚宴」,在一名角色「死亡」之後,晚宴最終變成了一場守喪。參加者們並沒有糾結於斯人已逝,相反的,他們用「自由」吶喊出被掩藏的、無意識的恐懼、呼號、傷害和訴求。從前的波西米亞人將反抗情緒化成國家契約,可觀的薪金,美麗的裝飾和姿態。這部巨作將引領大家走進深入挖掘當代世界的激進旅程,在社會形態和文化習俗的表面下,探尋地平線上漸漸升起的曙光。這部劇作涉及自由——我們生活中的幻象;涉及約束——人生存過程中的必然;還會探討當代社會中藝術家和他們充當的角色。

在現實世界中我們還在追求什麼?是可觀的薪金、美麗的裝飾和姿態,還是自由?我們恐懼、呼號、傷害並且所訴求的又會是什麼?這部戲將引領大家走進深入挖掘當代世界的旅程,而在探討的最後,我們的世界是否能有一絲曙光?

以上引自豆瓣上的劇目介紹。

各位沒看懂吧。在我看來這個故事,講述的是一個很簡單的故事,一個作家去參加一個有許多藝術家們參加的晚餐及其過程。故事開端於藝術家們來參加晚餐,結束於藝術家們各回各家。故事中的情節還有:所有藝術家對一位逝者——一個年輕女演員——的悼念。兩個年輕藝術家在考慮如何融入這個藝術家圈子。

這個故事發生的時間:是從晚上到凌晨。

地點:主要是瑪雅家。

故事裡面的人物:伯恩哈德、瑪雅與格哈德兩口子、喬安娜、國家劇院演員、珍妮、安娜、喬伊斯、詹姆士、阿爾伯特、約翰、米拉、廚師。

以上的人,除了後兩人,都是藝術家。

故事、地點、人物、情節都知曉了。

二、演出的特點。

劇的開始是對喬安娜(即隨後自殺)的女演員的採訪影像,這段影像大概時長是20分鐘左右,在這個影像中,喬安娜,一個對藝術有要求的女演員,正在經歷著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沒有人接受她的藝術理念,在一個國家的最高戲劇機構——國家劇院裡。從播放這段視頻的過程中,可以總結出奠定全劇演出基調的種種因素。

1.這戲是在有著極強烈的表達衝動下創造出來的,其表達對象也很明確,就是觀眾,而且是希望觀眾參加到演出中來的。播放視頻時,劇場照明燈不關就是一例。

2.作者十分尊重文字的力量。不但希望通過文字來完成敘事,還希望通過文字上下前後邏輯間的關係來影響觀眾。沒有使用」交代過去事實「的方式來進行敘述,並且是用活生生的表演來敘述的就是一例。

3.將表演置於其在劇場中原有的神聖位置。表演中細小的停頓,精心設計過的,讓人聽起來哀怨中帶有鎮靜和淡然的語調,對角色所處心理狀態和生活狀態的細心把握等等。使得觀眾看到的不是一個前情提要,是一個藝術家在面對著自己的困境。」越細越不怕細「,郭師傅常說的一句話,意指演員基於對人物的深刻理解,在創作過程中,不放過一絲一毫的細節。這段視頻裡的女演員做到了,台上的每個演員都做到了。

4. 對節奏的重新調整。內容的翔實帶來的是所佔用時間的增多,但是導演卻完成了一次對節奏的重新定義,我的感覺是,不像在看戲,像是在讀一本書。不匆忙,像剛開春時山上留下的一汪清水,緩緩的留下,喚醒春天,將人們帶入導演所創造的奇妙世界。

5.對空間的規則定義。入場時,幕是打開的,觀眾可以明確觀察台上充滿極強裝置感的空間設計,而用影像來重新擴展空間(導演助理語),和勾連起觀眾對空間的想像。

以上所說,既是我認為的一些演出的特點。

三、《伐木》在說什麼?

我以為《伐木》講了這麼幾件事:人和人之間的關係,藝術和藝術家的關係,社會和政府與藝術和藝術家的關係,藝術和藝術的關係。這些關係都是伐木者與所伐之木的關係。伐木者即伐樹,也伐己。在對一個事物進行著自己所做的行為時,這個行為本身也在影響著你如何看待這個世界。

自殺的女演員喬安娜感覺自己像是一個掛毯被釘在牆上並被大家看,是因為別人視其為怪異的事物,並不認可其行為本身的價值。這樣的後果是毀掉了一個人,卻又鞏固了國家劇院不願發展,唯我獨尊的形象。

喬安娜和伯恩哈德,兩者相互欣賞,只有在伯恩哈德的劇本中,喬安娜才願意動用起她優秀的演員素質來進行創作。二者之間的心靈相通,還表達了伐木這一動作中所蘊含的積極意味。和伯恩哈德在一起的喬安娜是敏感的,脆弱的,在愛情和事業的壓迫下,女演員終結了生命。這樣的藝術創造中,藝術創造者用生命在進行創作。藝術創作這一行為本身,摧毀了藝術家。

在這些藝術家中,有兩個年輕時對政府和領導很有想法的作家,在年紀變大後,投入了政府的懷抱。伯恩哈德對這種行為進行了嚴厲的抨擊,伯恩哈德由抨擊藝術家的作為入活,後又轉至對政府做法的抨擊,最後以怒不可遏的激憤狀態結尾。伯恩哈德所抨擊的是制度下的藝術創作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人們可能不再需要真正進行創作便可以獲得藝術家的名號,可能這些創作是有利於制度的,但是真的對社會的發展有益處嗎?

除了」伐木「這一動作外,更激烈的衝突,其實是藝術和藝術之間的關係。這是伯恩哈德所憂慮問題的根源,也是導演所憂慮的問題,導演用了一個對比來揭示這種衝突。

喬安娜所想的是深入到大森林中,而國家劇院的演員所想是在森林外跑跑就夠了。如果將森林看作是」藝術創作「的意象化符號,那麼這種憂慮就很明顯了。一部分人將創作當作生命,一部分人的生命中有創作。孰高孰低,孰對孰錯皆不是問題的重點,我認為作者想問的是:這樣的藝術和現在的社會之間這種」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

鄭重其事的安利這部戲,北京,世紀劇院 5.6/5.7。

【田弘毅的回答(0票)】:

謝謝邀請。

還沒看過。希望有一天能看到。

【葉靈沖的回答(1票)】:

這個戲和普通觀眾無關,和戲劇窄圈有關。如果安利普通觀眾去看,甚至有點不負責任。

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自己買的票,跪著也要看完。。。突破我的生理承受極限,直逼春晚。朋友們快睡覺進入夢鄉了,而我還在劇場看《伐木》→_→由此深深地意識到一條重要的戲劇規律,做戲真的不能超過兩個小時,四個半小時也太任性。因為我沒有在這四個半小時裡讀到更多。對大眾及媒體眾口一詞溢美的作品,要保持警惕。我更想看的反而是陸帕的《卡拉馬佐夫兄弟》,也許會很不一樣。

《伐木》總的來說是讓我失望的,契訶夫一個短篇,甚至都會更有趣更刻薄。何況,花了五個小時,諷刺與刻薄,也只寫到這一層。如果這是一位當之無愧的大師,除非他把整個觀劇做成一個行為藝術,從舞台到劇場包含到他的設計裡面,成為完美的諷刺。這需要導演多麼智慧,以及多少人勇敢而不自覺地配合才能完成。

不過這個戲選得有問題,雖然藝術水準比《假面瑪莉蓮》高,但實在受眾太狹窄了。出於保護觀眾的考慮,我會勸正常觀眾別看了。北京周圍的朋友都是贈票的。通過圈內交流帶動圈外圍觀也得選個確實有共鳴傳播可能的作品。

【Hank的回答(0票)】:

一個人看的,浪費了一張票。。。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後天世紀劇院看,佔個位子先。

去年的看過,導演處理能力很強,舞美簡潔。

不過說說說的戲實在不適合國際交流,翻譯也錯漏百出。我請高中同學看的,都睡著了。

【老左的回答(1票)】:

1、非週末晚上5小時的戲加上跳線跟不上的字幕,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這部戲的意義首先在於嘗嘗鮮,當然那些現場就開始記筆記的專業從業者除外。

2、如果可以,我很想等原著小說和劇本來看看,看戲不是一次性的消費,為看了天津場還看北京場的朋友點贊!

3、就我個人而言,我首先關心的不是說了什麼而是怎麼說,以及這麼說合不合適,就這麼看來伐木是牛逼的,但也沒那麼牛逼。但為什麼牛逼,我也在等廁所裡討論結構真牛逼的哥們給我嚼出味來。就我而言,就演兩場不夠品啊!

4、看到最後我在想,很多掌是給字幕鼓的話,那演員會不會很脫線呢?

5、我是徹底瓦它了,因為伐木徹底沒有打動我,看到一半想起電影版如約疑雲和笑之大學,那才是我們二次元的愛啊!歐洲的藝術聖殿裡我太遠,

【王博涵的回答(6票)】:

樓上把《伐木》的前世今生都扒出來了。所以對於文本和具體演出,我就不多說了。有不瞭解的朋友請結合樓上 @王子曠 和 @趙小喵 同志的回答吧。

簡要概括《伐木》劇情,大概就是:這部話劇講述了的是關於為了紀念去世的藝術家喬安娜,一堆藝術家舉行晚宴的故事。一個叫托馬斯的人,以一種抨擊和失望的心態,看著那些25年前的好友的言談舉止,覺得他們難以忍受、不能苟同,甚至略感噁心。

伐木的在劇中充滿了象徵意味。具體是什麼我們後面會說到。

===========================================

托馬斯·伯恩哈德造了一把衝鋒鎗

克裡斯提安﹒陸帕扛著這把槍來到中國,一陣掃射不知道突突了多少「藝術家」和「藝術愛好者」

先摘錄一段兒微博上@張敞文藝評論的話吧

「如果有十個看過《伐木》的人,都不約而同地對你說他們喜歡這部劇,請千萬不要相信!也許他們之中的幾個,身上就有著托馬斯·伯恩哈德在原著中諷刺的那種稟性:虛偽、圓滑、趨炎附勢。

《伐木》中奧斯博格太太把易卜生的《野鴨》說成是斯特林堡的這件事情,恐怕在他們身上也會經常發生。

波蘭國寶級導演,戲劇大師克裡斯提安﹒陸帕的《伐木》這樣的話劇,不屬於「大眾」。這也像弗洛伊德、榮格、尼采、維特根斯坦並不屬於「大眾」一樣。因此,也不要相信可能馬上就會出現的,很多冒牌藝術評論家不懂裝懂或片面的評論,我們「現在的中國」總不缺「向上的膜拜」,也不缺「嗤之以鼻者」。我們缺乏的也和《伐木》中說的一樣,是「真正的藝術家」和「藝術家的真誠」。

——如果說伯恩哈德的戰鬥力是5, 那麼陸帕的戰鬥力就應該是10,而上文引用的評論戰鬥力簡直就是5w啊。基本上把藝術圈兒裡頭大部分人都捎帶了一下兒。實在是拉仇恨小天才。但是這事兒換個思路也可以這樣想——我們現在的藝術圈兒內也有一小撮自以為掌握藝術真諦的小盆友。以反媚俗為口號,行為卻無比媚俗——這也許就是 「一種循環」吧。但是對我來說,我還是頗為認同這一觀點的。實際上我們的確缺乏對於藝術和藝術家們的真誠。

回到題目《伐木》——上文提到的問題在此也有所解答,所謂「伐木」不過是指藝術的森林所遭到的破壞,陸帕也在全劇劇末給出了答案——藝術被權力、體制、利益、偽藝術家們收割,面目全非,橫屍遍地——這部劇是給偽藝術家們的耳光,也是給真正的對藝術家的送葬。

可惜大家都盯著260分鐘和5個小時這種字眼看

==================扯淡分割線====================

下面說正事兒。

《伐木》是好戲,這一點毋庸置疑,我可以從兩個方面展開進行討論

首先,這部劇的文本以及表導演非常出色,充滿了東歐導演的特點——抽像化的舞美設計。誇張的多媒體裝置。

先說說,客觀層面的吧~

今年的《伐木》和陸帕上回的作品差不多,那個話劇叫《假面·瑪麗蓮》(多謝 @以緋 同學提醒)通過這幾次陸帕的來訪,我們可以看出,實際上他很擅長使用,而且非常青睞使用多媒體作為話劇演出的輔助手段。但是和上次不同的是,伐木的多媒體影像不再僅僅只是呈現舞台上的細節,而更多的是使用已經提前拍攝好的電影影像。在演出當時進行穿插。這也是伐木不同於上次的獨特之處。

陸帕在《伐木》一劇中使用的影像,在我看來都具備極高的藝術表現力和美感,可以稱得上是是極好的短片。而導演此舉更是一舉拓展了整個舞台的空間,讓扁平化的敘述延展稱為立體的故事。再加上多重分割之後的舞台,更是對於舞台空間的拓展和延伸,讓全劇更加豐滿。

說實話,原著的《伐木》文本並不適合改編成話劇,

眾所周知,伯恩哈德的小說是散文化的,也是詩畫的,其中沒有什麼曲折的情節,卻充滿對與虛偽的文學家和藝術家的嘲諷和不屑,但陸帕偏偏就可以用電影化的語言,將文本轉換成畫面,繼而變成舞台語言。正是這種嘗試,使這個不易被改編的原著變成了如此經典的一部作品,讓本來一場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飯局,在不斷的「閃回」。「復現」中完整而飽滿。這些多媒體手段的應用,也彌補了話劇本身視覺上的不足,也重新打造了舞台節奏,讓觀眾能安心的坐下來看五個小時的話劇。

《伐木》的表演告訴我們:國外頂級劇作和中國某些國產劇作之間的差距隔了一個太陽系。總體說來,就是我們的某些話劇,和歐洲戲劇比起來三百六十度全都是死角——要什麼沒什麼,瞧瞧人家《伐木》的舞美,非常簡潔雅致,配樂清新,演員也都是實力派的。可以隨意利用肢體動作,語言表情來塑造出一個個鮮活自然的生命。反觀我們的中國很多話劇演員,即使鄭重其事,也只是讓人感覺是個銀樣蠟槍頭,禁不起敲打

——唯一一點我們比他們要好的地方,可能是我們的中文比他們好。所以演員台上講一個笑話,起碼包袱能現掛。

從主觀層面講,對於一個曾經的文藝愛好者,現在的文藝工作者來說,看到這個話劇的故事,我還是頗有一番共鳴的。陸帕通過托馬斯之口表達了對整個文化體系的不滿——「無論何時,只要我想要,我便能領悟到呈現自己平時所包裹隱藏的那一面的技術。我裝作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在這個關鍵時刻,我設法注視著地板,我不去看他們的臉。縈繞在我心頭的只有喬安娜,再無他物,只有喬安娜。」

這是一群以紀念喬安娜的名義聚集在一起,卻相互詆毀貶低無法交流的人們。長達四個多小時的話劇,陸帕淋漓盡致地為我們呈現了這些庸碌之徒的人生狀態。正如托馬斯所說——只有自殺身亡的喬安娜,作者對其充滿了敬意與同情。整部話劇巧妙地用了倒敘的手法,表現了她生前的痛苦和苦悶。

實際上,我認為陸帕的諷刺的槍口是從藝術圈指向了每一個生存在現實社會中的人。他可以讓在場的觀眾都看到自己的掙扎——通過托馬斯的意識地流動,讓我們意識到在自然人性與社會屬性的矛盾中,在幻想與現實的撕裂中,在個人與他人的隔絕中。光鮮亮麗的外套毫不留情地撕扯下來,醜陋的皮囊裸露於聚光燈下。接受自我的裁決和審判——同托馬斯一樣,我們是旁觀者,我們也是親歷者,我們是血染雙手的罪人,也是可以救贖自我的上帝。

通過個體的悲劇命運,襯托以群蠅嗡嗡作響的醜態,陸帕在用五個小時的時間描寫一段屬於藝術家們的血淚史——都雲作者癡,誰解其中味——大多數人引以津津樂道的是劇中托馬斯有一段憤怒的獨白,他深深地譴責了整個體制,而這番話恰恰能夠使人聯想起中國的現實,一度在劇場掀起熱烈的掌聲和叫好聲——但是我想說,其實這並不是這部劇最想表達和最重要的部分。可惜很多人記住的只有這些。

喬安娜在這部劇中是唯一一個純粹的藝術家。但在死後她的屍體被裝在塑料袋。

還能說什麼好呢?

反觀我們自己,投身文藝工作事業的形形色色的人,多數人總是在抱怨,抱怨體制不給自己機會,說自己早晚會「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抱怨自己時運不濟命途多舛,為什麼餡兒餅永遠不能落在自己的頭上,評論家們抱怨為什麼中國出不了大師,陸帕、彼得·布魯克、達裡奧福 ,鈴木忠志為什麼沒有一個人是中國人?抱怨現在的話劇環境差,編劇導演演員簡直被爆得不要不要的。

多數人永遠在抱怨——很少人想過答案。

當然這個問題我不知道答案,但是說句實話——我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成為這個答案。

以上 觀《伐木》有感

===========================================

藝術男兒當自強 耳光樂隊專場 1 - 藝術男兒當自強—在線播放—優酷網,視頻高清在線觀看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MwOTAwODA.html

送上耳光樂隊歌一首,《藝術男兒襠自強》

藝術家有藝術圈

藝術圈有許多大仙

藝術大仙搞藝術啊

又拿藝術去換錢

有人賣了藝術成了大老闆

有人賣了多年還是窮光蛋

有人天天等夜夜盼

盼望自己賣個好價錢

誰不想名利雙全

誰願窮困潦倒討人嫌

所以既然不能名垂千千古

有人寧可遺臭萬萬年

可是誰又知道藝術這碗飯啊

也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怕只怕你成就了那一天

藝術和你再也不相干

你的藝術到底能把誰改變

你的藝術到底值多少錢

你的藝術到底能不能吃飽了飯

這燙手的山芋到底甜不甜

藝術讓我太瘋癲

藝術讓我看不穿啊

不見藝術真面目

原來藝術早被吹上了天

沒有藝術的藝術圈

花枝招展的藝術大仙

藝術為啥睜眼看不見

變個戲法大家觀

一變獅子滾繡球

二變珍珠倒捲簾

變來變去您再看

人人都是藝術大仙

如果藝術不被金錢保養

那麼藝術就沒資本歌唱了嗎

誰在翻身誰在把歌唱

我愛藝術愛得太荒唐了

一個巴掌拍不響

左右開弓打耳光

哭天喊地跺腳罵娘

藝術男兒當自強

===========================================

歡迎交流,請點贊以資鼓勵 碼字不易。謝謝~

【董二千的回答(0票)】:

被趙小喵師姐嚇哭了 。

又看了看題目是體驗,不是評價,挺直了腰板敢說幾句話。一個字,累。

看的是五月二號在天津的首演,在路上太過於坎坷,被假期的堵車氣死。算了,說說戲吧。

並沒有抱著很期待的心情去看《伐木》,一是無論陸帕還是伯恩哈德都不是很熟悉。二是被五個小時的時間長度嚇了一跳。 三是知道他的無情節和長篇大論的台詞。在看這種戲之前一般是要做功課的,比如去年的《群魔》,因為沒看陀思妥,腦袋根本跟不上字幕的思路,在中場休息之後就離場咯。我在很早就到處找資料,但很傷心都沒有找到。

買的是八十的票,因為上座率實在太低,劇院給我們全換成了380的票。位置很好。但還是跟同學說實在太悶的話我們中場就走吧。

很驚訝我能看完。回京後同學問我,是什麼支撐我很有精神的看下去的呢?我不知道,到現在都想不明白。

現在想想《伐木》,依舊很多東西都沒想明白。沒有那麼好,但的確很是獨特。就像去年來的那批大師的作品,大師之所以能成為大師,總有一個理由。看了幾個評論,感覺是門外漢的複述,最好的一篇大概是新京報的叫陳亂亂的寫的,她說看了三遍。

看完這個戲,就感覺當頭一棒,現在都沒緩過來,因為的確很累。

熟悉林兆華的人在某些段落絕對能看到林兆華為什麼要邀請這齣戲來。看到很多地方都會心一笑,這種地方只有少數人能看出導演的趣味吧。還有很多是熟悉戲劇史的人才能看出的趣味。哈哈哈。還有,就是要繼續讀劇本了。我連《野鴨》都沒看過有什麼臉面回答這個問題。

想到什麼說什麼吧。但是看戲的時候一直想讓導演把本發我郵箱。(意淫)台詞中很多話都有自反性質。比如開頭的抱怨沒有腿的演員。(這批演員沒有腿)文字殺死圖像。(大量的台詞的轟炸)。還有那段音樂。我一直以為是《春之祭》中對萬物的復甦和伐木主題的對比。後來發現了原來是上課放過的波萊羅。耳朵真的不太準。

演員厲害,沒見過這麼厲害的演員。

所以呀,面對一個沒有文本可供咀嚼的外國戲劇作品,想對他精細的評價的確很難。以後不要看這種還是多看些經典本的重新闡釋和強調肢體的吧。

對了,那天演後談劇團負責人說,沒想到能夠受到大家這樣的歡迎,我們就是在歐洲也是非常非常的小眾的。大體意思是這樣的吧。那天晚上陸帕沒來,很累,我聽了一會兒就走了。這種戲是看一場少一場。因為看的很悠閒,也沒有什麼很精煉的評價。大家隨便看看吧。

以後想到哪裡再補充吧。

對了,去看看萬比洛夫的《打野鴨》吧。

【非非張的回答(0票)】:

上圖是昨晚我看完《伐木》,擼了個串之後寫的,以下是我今天早上又補充的。上圖是昨晚我看完《伐木》,擼了個串之後寫的,以下是我今天早上又補充的。

其實5個小時好難撐的,我覺得陸帕就是故意弄了這個5個小時的戲劇,看看哪些偽藝術家中途離場,而看完5個小時的人,附庸風雅一致稱讚,再一次的諷刺,正好切合了這部劇的主題。

台詞本身和劇情要有很深的藝術史和哲學功底的人才可以全部看懂,說看懂的這些人依然還是偽藝術家! 最後,陸帕贏了!哈哈,因此我所說的好看其實是指看完後你可以思考很多東西並不是當時看的時候好看。上圖最後一段表達了我的觀點。

最後一句話,在我國戲劇真的應該分級。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昨晚去看了,看完是凌晨一點左右,我和小夥伴都非常滿意,除了世紀劇院的座椅少有微詞,我們對劇情、演員尤其是舞台布景和燈光讚不絕口。並不覺得累,直到到家直接癱倒床上。

上半段初初開始,突然間來了這麼多人給了觀眾這麼多信息,有一小段時間犯暈,但導演適時的加了一段視頻的背景描述,頓時就明白了劇情(ps我在看表演之前從沒讀過任何一段介紹或背景),兩個穿插的時空,兩群各自平行的人群,設計得也非常有意思。覺得是不是講到一些台詞,都讓我覺得好有回味。

下半段一直在一個場景,此時十點二十這樣子吧。湯瑪斯個人的表演激情又針砭時弊,那時候的藝術家未能解決的困境在今天依然存在甚至更強烈,台詞很犀利我也很讚賞。然後群角色開始討論,他們內心也一樣不滿也一樣糾結,具體不展開,真是高潮迭起。

討論完了,大家離開,劇情結束。即使一束左側打入的黃色暖光,也讓我佩服燈光細節的用心。我絲毫沒有覺得「怎麼這麼長」,真的。

推薦去看,今晚在北京最後一場。

再ps:我把隨身帶的物品忘在了劇場,果然凌晨頭腦不太清醒。今早打電話過去,世紀劇院的老師很熱心也很負責的幫我找到,然後電話通知我去取,已經拿回來了,謝謝那位老師,笑容親切。然後演員在排練,好好,記憶更美好了。題外話,別見怪

【AlexandraWang的回答(0票)】:

你一直在被操弄著,為什麼還不自殺?

———————————————————————

剛從劇院出來。

之前沒怎麼看過話劇,藝術的仰望者。看完的第一感想是要在生存中隨時保持警惕——這個可以有多種理解。

今天過了很累的一天,犯了幾次小困,前排的帥哥也很撩人,散場後非常後悔沒有提前喝咖啡。

希望有機會讓我再看一次伐木,也許是當我有了更多人生經驗和藝術體驗的時候。

謝幕時看到了導演,開心~

~~~~~~~~~~~~~~~~~~~

希望宿管讓我進門。

【夏木的回答(0票)】:

撿短截說,就是,腰疼屁股疼眼睛累,但是心裡無比震撼。

從2011年9月開始,我混跡於北京大小劇場,看過北京人藝的經典,也看過孟京輝的先鋒;看過雜牌小劇場,也看過國話的大製作。但是昨晚看過《伐木》之後,感覺自己從未看過話劇,或者說沒有看過這樣的話劇。

陸帕把一個90分鐘可以說完的故事延長到了260分鐘,不疾不徐娓娓道來,控制著舞台上發生的一切。不過是一頓因為朋友自殺,一群藝術家聚在一起的晚宴,卻生生刻畫出了夢想和現實的反差。從等人,到作家回憶,再到晚宴開始,最後晚宴結束,260分鐘,每一分鐘的每位演員都是滿滿的戲。女主人的佇立凝思,男主人的聲嘶力竭,男演員的自傲自詡,男作家的孤寂孤傲,女演員的墮落淪喪,還有自以為是的女作家、平和忍讓的女詩人、莫名其妙的陌生人、想要發洩的宣言者、離群索居的超現實主義者,每一個人物都是飽滿的鮮明的,看完整齣戲之後再也忘不掉的。

這是大師的傑作。

————————————————————————————

我跑離這些街道就像是逃離惡夢一樣…我邊跑邊想,這座我正在逃離的城市,無論看起來多糟糕,無論於我看來多糟糕,但仍是最適合我的。曾經讓我痛恨的城市,突然變成了最好的城市,曾經讓我始終痛恨,並一直痛恨的人,也突然變成了最好的人。我咒詛他們,又熱愛他們,我咒詛這城,又熱愛這城…我跑著,想著,似乎已逃離這個在根茨巷舉行的,令人厭惡的所謂的『藝術家晚宴』,我想我馬上就要動筆寫下這一切,在我覺得太晚之前,無論寫什麼,但是會立刻、馬上寫下這個所謂的藝術家晚宴。——《伐木》結語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看哭了,在「痛苦吸引著她,就像幸福吸引著我們」那裡轟地就哭了,到中場休息才停,喬安娜啊……戲劇是燃燒的奔湧的生命,在對痛苦的思索中窺見我們本身。

根本不會犯困(*/ω\*)很歐洲的一個劇。不看絕對後悔。

國家劇院被黑出翔了……

太懶太蠢了,只能寫幾句流水賬。我是來等好答案的……

【孫易的回答(0票)】:

我聽說顧玥看了,你可以問她

標籤:-話劇


相關資源:


標籤: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