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的受害者們為什麼不選擇離開所在家庭?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家暴的受害者們為什麼不選擇離開所在家庭?

2017年09月1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47 ℃ 次

【楊瑞的回答(101票)】:

【先說說親密夥伴暴力這件事情】

親密夥伴暴力(intimate partner violence,IPV)不等同於一般的摩擦和衝突,一般的摩擦和衝突難以避免,而親密夥伴暴力卻是更加嚴重的,它涉及到肢體衝突,同時,親密夥伴暴力很可能比我們所以為的要普遍得多。

女性在親密關係中比男性更有可能因被暴力對待而後果嚴重(比如受傷住院甚至被槍殺),但是具體數據無法精確估量,因為常常有漏報

有研究者曾用化解矛盾手段調查(conflict technique survey,CTS)來測量普通人的親密關係暴力的比例,問的是「當發成矛盾時,你會用以下哪些方式來化解」,選項包括平靜的對話、大聲嚷嚷、推搡對方、摔東西等……(這樣提問,得到的回答更加接近真實。)

CTS的結果表明——女性做出的「暴力」行為比男性要多,但是造成的後果並不嚴重(如果丈夫推搡妻子,很可能妻子會住院;但是如果妻子推搡丈夫,通常問題不大)。也就是說,「施暴者」並不只有男性。而在這個自我報告中,女性對自己的「暴力行為」更加誠實——畢竟,男女施暴的後果不同,而且其社會文化內涵也不同(女的打男的沒什麼,反正打不壞;男的打女的就顯得像個暴徒)。

不過要注意的是,上述親密夥伴暴力的調查針對的是情侶和戀人(不只調查了已婚夫婦),同居關係中暴力現象最嚴重(原因包括不信賴,易失控,孩子,宗教,暴力同居者不容易結婚等等),青春期的小情侶也很多。而且有一些在戀愛期間存在親密夥伴暴力的情侶後來其實結婚了。

於是引發了爭議——親密夥伴暴力是否真的那麼嚴重、那麼惡劣、那麼不可容忍?

後來解決爭議的方法是——將親密夥伴暴力分類:

分為了普遍伴侶暴力(commoncouple violence,CCV)和親密恐怖行為(intimate terrorism)兩類。

關於普遍伴侶暴力

很可能存在於健康的關係裡。

可以通過社會調研來獲得數據,通常是情緒性的反應,同時伴隨著雙方的憤怒和沮喪。

是伴侶之間對衝突的不妥善處理——這些問題會在社會調查裡真實地反映出來(雙方都會受到對方的攻擊,而且一般來說兩個人都是有話語權的,比較「勢均力敵」),並且,如果雙方都致力於調整行為和關係模式,存在扭轉和改善的可能性——接受夫妻治療就是改善手段之一——改善和磨合之後的關係可能穩定美滿且長久。

如果某次衝突局面徹底失控,可能發生槍殺等慘案(類似於所謂的「激情殺人」)——很危險的!

也可能,衝突過於嚴重,沒能及時解決,夫妻倆人吵到某種程度實在不想吵、也不想忍、也不想改,然後就離婚了。

關於親密恐怖行為

比普遍伴侶暴力要少,也更加極端,不可容忍。

計劃性策略性的行為,目的是讓對方恐懼,從而控制對方——這樣的行為基本上不會被社會調查反映出來,需要警方介入進行監控。

這種行為無關憤怒的情緒,來源於控制欲——用毆打去威脅和主導關係的走向——所以並非「勢均力敵」,而是存在「施虐者」和「受虐者」。

定義:A systematic and sustained effort to control and dominate a partner through physical violence, verbal and psychological abuse, sexual coercion and abuse, economic and social control, and threats.

親密恐怖行為的結構包括:性虐待,經濟虐待,情緒虐待,孤立(限制社交),恐嚇……

親密恐怖行為的後果:身心受傷,PTSD,孤立,經濟障礙,兒童陰影,死亡……

※暴力循環:受虐者常常回到施虐者身邊。緊張氣氛→威脅升級→施暴→施暴者懺悔——循環往復

毆打者的控制欲無法被滿足!!!

為什麼不打破循環:害怕(受威脅),孤立(朋友早就被丈夫隔絕),經濟依賴(早就沒工作沒收入了),資源匱乏(她們沒機會在社會調查裡說自己受虐了,她們沒有話語權),習得性無助(付出過努力卻還是受虐,覺得自己很沒用),自責(施虐者一定會指責她們沒照顧好家庭),性別規範(三從四德什麼的),「愛」(施虐者偶爾也會做改過自新狀)……

施暴者施暴的理由:早年經歷,控制欲,傳統性別角色,無力,個人障礙,嫉妒……

對於親密恐怖行為,我們能做什麼?幫助受害者逃跑!!婚姻治療沒用!!

【關於家庭暴力和逃脫】

上面已經說過了,家庭暴力也是分類的。

如果是「普遍伴侶暴力」,也就是夫妻倆人打了一架,那可能真的沒到「受害者」的份上,努努力還能挽回局面,不一定真要離開(而且「甩」和「逃」也不是一個概念)——題目補充中「70%」的數據,極可能包括了這一部分(如果不包括的話也是在太誇張了)。

如果是「親密恐怖行為」,也就是真的成為了「受害者」,真的不逃就沒救了,但是這種情況下的女性,她基本上沒有逃掉的實力

她的丈夫很可能為了控制她而讓她辭掉工作,幾乎不接觸朋友,甚至很少聯繫娘家親人,同時,威脅她如果逃跑就會後果慘重,告訴她「我虐待你是因為你做得不夠好而我愛你」,讓她陷入漫無邊際的自我懷疑自我否定……然後再保證「我愛你,我不會再虐待你」(當然這不會是真的)……

——這種情況下,一個姑娘,她內心充滿恐懼懷疑和自責,不斷受到虐待和懲罰,沒有經濟收入,同時沒有社會支持,她只能依賴於唯一的關係和唯一的那個人——也就是「施虐者」,她只能祈求丈夫不再對她施虐,她沒有自己對自己生活的掌控和判斷,只能選擇去服從類似於「三從四德」、女性要照顧家庭這樣的「社會規範」——沒錯,施虐者多半「直男癌」,會時不時拿這玩意兒說事兒的……

這種境地下的女性,別無他法——她們有機會上知乎?才怪!

【最後再次強調解決方式】

如果是普遍伴侶暴力,想要改善關係的可以嘗試學習憤怒情緒管理和溝通方法與技巧,進行心理咨詢等。情況嚴重或者不再留戀關係的,也可以離婚止損——這種情況下,雙方應該都能在離婚後正常生活(要麼經濟獨立,要麼暫時有家庭朋友接濟,有改善前景),知乎上的相關討論也不算少。

——簡言之,自己的事兒自己看著辦。

如果是親密恐怖行為,有能力逃走的人是不會讓自己成為受虐者的,已經成為受虐者的人基本上沒有能力獨立逃脫,那只能是遇到了就幫她們逃走!——簡言之,!!!!!!!!!!!!!!!!

以上,三月快樂^_^

附上參考資料——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家庭與夫婦心理學

【王小D的回答(4票)】:

v.163.com/movie/2013/3/

【茗珀的回答(19票)】:

這個問題很有挑戰性,我來拋個磚吧!主要從加害者臨床理論出發。

先從這個男的說起= =

噢噢噢,抱歉,放錯圖了,應該是這個。

童年的陰影有木有,《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為什麼要說這部片子呢。

因為這個片子真的很典型,描述了一個家暴家庭中的種種。

特別是光這個名字「不要和陌生人說話」,就很有挖掘的餘地。

題主問「為什麼受害者不能離開那個充滿暴力的環境」,就像這個名字一樣,不算所有,但大多這樣的女性往往被施暴者告誡「不要和陌生人說話」這樣的話語。

那到底這句話是神馬玩意兒啊!?

英文的術語的話叫Gaslighting,台灣那邊翻譯得比較離譜,叫「心理操縱術」。

從意義上來說,台灣的翻譯很準確,這個不沾邊的名字還要說另一部上世紀四五十年代的電影。

心理學家借用煤氣燈下 (豆瓣)這部電影的名字(Gaslight)來描述這種家庭暴力中的心理虐待

我這裡為了解釋方便,就直接把Gaslighting翻譯成家庭心理虐待好了。

(1)首先,我要說明下家庭暴力問題的性質,它一定不能被認為是女性的問題。(加害者的男性必須負擔責任)

為了避免後來的答案中出現「這些女性都是軟弱的」「他們自找的」這樣的觀點,我把這個解釋放在最前面。

之所以人們會責備受害者,很大程度上來自於人的合理化,當我們認為這些不幸的事都是他們咎由自取的,我們可以獲得安全感,因為這種想法可以安慰我們自己「這一定不會發生在我的身上。」

我們因此認為都是受害者的錯,那就和旁觀者的我們撇清關係了,不是嗎?

事實上,現實是殘酷的,根本不是那樣,暴力可能發生在任何場景下。

這也是 @王小D分享的TeD講座中那個女性所強調的,這是真的。

暴力的條件非常容易籌齊:1)力量(廣義的)的不平等,2)封閉的關係,詳情可以看:

家庭暴力為何如此普遍? - 茗珀的回答

所以我們真的不能再責備受害者的,甚至可以說,如果家庭暴力已經對這個受害者造成心理創傷的話,那麼這種責備是一種對二次創傷

再嚴重些,在我後來的解釋裡,這種責備甚至是一種社會共犯的體現。

(2)然後,我們具體來說說這種家庭心理虐待是什麼吧?(到底有木有好好答題!!!)

先從加害者來考慮!

前面我們講了暴力的條件,有力量的不平等,這是支配的前提,經濟上的力量差可能導致經濟控制、身體的力量差導致身體上的控制等。

其次封閉的關係,意味著女性將被告誡避免與其他家庭朋友甚至司法機關談及此事。

比如我們的文化裡也有「家醜不能外揚」「清官難斷家務事」等說法,這些事實上更進一步可以促進暴力的發生。

說到「家醜不能外揚」,就要說Gaslight的一個重要特點是,讓被害者感到內疚和羞愧

這就讓受害者感到「這些都是我的錯」,「都是我應得的」。

加害者總是有辦法讓受害者感到自己有錯,事實上,社會也是共犯。

特別是對男性力量的肯定上,肯定男性的主導地位,肯定男性用暴力解決問題,大量說辭諸如「嚴父慈母」,就是需要「教訓教訓」等,都是社會共犯的一種。

而這種Gaslight的另一個重要特點是,充分利用被害者的善意或好心。。。

TeD的演講者也說,她曾經多麼愛他,曾經多麼以為自己可以拯救這個不幸的男性等。

我們不能說是因為被害者的善良才導致這樣的問題,因為加害者男性常常在施暴後會顯示出巨大的反悔和補償,再次討好被害者。

不幸的輪迴或循環就這樣產生了,情緒失控-施暴-後悔-補過-和-情緒失控-施暴....

你去問男性為什麼會這樣反覆,也許他會說他也控制不了

是的,有些男性真的控制不了,他就是不知不覺再次下了手。

這是因為他們對加害者的同一化有關,TeD的演講者也說到他小時候受過虐待。

如果再說大些,這就是一個家庭連鎖的典型,上一代未處理好的問題,將以另一種形式傳遞給下一代

(3)從受害者來說,受害者往往沒有意識到這是家庭暴力(DV),這是心理虐待

封閉的關係是導致這種情況的條件之一。

日本對受家暴女性的訪談中,大多數都處於家暴之中,卻對自己的處境毫無危機感。

Why?

第二個關鍵詞出現了,被虐待女性症候群(Battered person syndrome)。

英語很渣,但關鍵詞是習得性無助,即長期受到情緒、身體甚至性的虐待後,產生的害怕、孤立、缺乏現實感等一些症狀。

許多反應與創傷反應相通,屬於身心無法承受壓力之後出現的「解離」現象。

這一些都是導致受害者難以脫離甚至認識現實的原因之一。

在這時,受害者的女性常常的功課是形成對DV的敘事,就是幫助其認識到這是一種受害,必須採取行動!(加害者的男性必須負擔責任,相應地,受害者的女性確實也要有保護自己的責任

簡單來說就是以上三點了,家庭暴力真的是一個很沉重的話題,涉及創傷、Gender、家庭連鎖的一些列問題,還有社會的共犯性等。

似乎問題解決上,沒有給予足夠說明。

確實需要反思的是,如何能夠幫助這些受害女性的問題。

日本比較極端,目前已經開始進行司法介入,父親打孩子的情況下,取消其父親的撫養權一兩年,對父親進行加害者臨床治療這樣的事也是存在的。

國內還沒有這樣的條件,我覺得,還真的得靠婦聯,在意識到自己的被害基礎上,目前這是一個很好的選項吧!另外期待今年家暴法的成立,說不定會有一些很好現狀改善。

婦聯這樣的組織儘管可能專業性不高,但是我還是覺得在亞洲也只有中國有這樣的組織,也是中國女性的一大幸事。

最後,還是要為馮遠征的演技點個贊!(我堅持一定要把這個段子放在這裡)

馮遠征:我可以坐這嗎?

秦奮:我這兒約人了。

馮遠征:你沒怎麼變,還是那麼帥。

秦奮:認錯人了吧

馮遠征:我建國啊,城建公司的建國。我變化有那麼大嗎,你都認不出來了?

秦奮:行政處的,部隊文工團轉業過來的

馮遠征:什麼行政處的啊,人家後勤的。

秦奮:反正張羅玩的事兒的。那時候是一小白臉,我記得你是一單眼皮啊,怎麼成雙的了?

馮遠征:韓國做的

秦奮:真夠巧的,十幾年沒見,在這兒碰上了。

馮遠征:巧什麼啊?我約的你。

秦奮:你約的我?

馮遠征:艾茉莉!茉莉!跟這餐廳一個名兒。人家改名了。想給你一驚喜。

秦奮:你這不是給我搗亂嗎?我登的是徵婚廣告。

馮遠征:人家想見見你,再說了,你廣告上也沒說男人免談啊。

秦奮:那不是廢話嗎?我還能找一男的?我又不是同性戀。你是……

馮遠征:嗯。

秦奮:可是我不是。

馮遠征:你怎麼知道你不是?我以前也以為我不是,可後來我明白了,是不敢面對,沒有勇氣。你還記得,有一次廠裡組織咱們去十渡郊遊,游泳的時候,我腳抽筋了,是你救的我啊!

秦奮:對,對,對。

馮遠征:當時你緊緊地抱著我,你一直在安慰我,從那以後我就覺得,和你在一起特有安全感,見不到你啊,我真的就想……

秦奮:哎!哎!哎!你呢,先走了一步,我呢,還沒到那種境界呢。

馮遠征:那你為什麼這麼多年還不結婚

秦奮:沒找著合適的唄、

馮遠征:得了吧,也許從心裡就排斥女人

秦奮:嗯,嗯,嗯,沒有,沒有,沒有

馮遠征:你是不是特瞧不想我

秦奮:沒有,絕對沒有,我一直在檢討,為什麼那麼庸俗心裡那麼大地兒,為什麼就裝不下一男的。騰出一女的去吧,你猜怎麼著,填進來又是一女的。我問你啊,假如,我跟你一樣。我是說假如啊。我說錯你可別生氣!

馮遠征:討厭!

秦奮:算了,我還是別說了。

馮遠征:我知道你想說什麼。在我心裡,我一直把你當一大哥哥。

秦奮:那你還是把我當一哥吧。

馮遠征:哥,皮膚真好,白!

【理念的回答(4票)】:

1. 恐懼,害怕離開後找不到更好的。

2. 成本,在對方身上已經投入太大的成本,捨不得放棄。

3. 觀念,被「嫁狗隨狗」,「責任」,「血緣」這些狗屁觀念約束了,不敢跑。

這三條,適應家暴,也適應國家和民族。:)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父母或社會強勢介入,保證為受虐者離開施虐者之後的情緒/財務健康負責,保證為ta和孩子的聯繫負責,並讓受虐者相信這一點,ta就可以離開了。

不平等的關係通常是因為在上者掌握著在下者可望而不可得的資源。在親密關係中,人類害怕孤獨的本能會被暫時的聯合所掩蓋。同時兩人是協同成長的,一個人有很多手段可以讓另一個人放棄一些獨立人類本應具有的權利,如工作權,和自己的孩子聯繫的權利等等。所以,長期處於不平等關係中的人,就像成長時攀援著腳手架的樹。架子一撤,ta自己站不起來。這些關鍵因素,通常是在下者迫切希望得到的關懷、財務支持等。當對方成為了ta滿足自己作為人類的基本需求的幾乎唯一資料來源,ta根本就沒有能力再離開對方。

作為人類,我們會為我們能力的局限找無數個理由。愛是一個萬能的理由。當很多人說「我愛他所以我不想離開他」的時候,不要太相信。他們的意思很可能其實是「我離開他會孤獨/無法養活自己,所以無法離開他」。

要讓他們跑得掉,首先必須給ta換一個不會扎ta的腳手架。不要指望他們離開不正常關係能自己站起來,如果能,他們早就離開了。必須承認他們已經站不起來的事實,提供強力的社會支持,讓他們感覺離開了他還能從別人那裡獲得至少不嚴重匱乏的關懷和財務支持,然後漸漸學會重新獲得獨立。還有一部分病得不輕的人,可能這輩子都無法學會重新獲得獨立了。

【謝小瘋子的回答(3票)】:

因為她們會有很多不得不 例如我 每次被打被詛咒以後 想要回奶奶家 我爸就會跟我說 如果今天你走出這個家門 我就再也不給你生活費 也不給你學費 不會讓我好過之類的 施暴者往往以自我為中心 控制欲很強 在慾望得不到滿足的情況下 他就會不斷的折磨你 從另一種層面重新滿足自己

【吳振武的回答(3票)】:

讓被害者感到內疚和羞愧。這點說的很對,我媽一直是用這種辦法來對我施加精神虐待和身體虐待的。 題主問為什麼不離開。我想說如果從小受虐待,從1,2歲開始被洗腦,尤其小孩在很小很小時候,都會認為自己爸媽說的都是對的,都是真理。在毫無辨別是非能力的情況下開始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被洗腦,真的很難自己意識到原來自己不是被愛而是被虐待。。不在別人的幫助下自己是根本無法意識到這點的。。

【屌哥的回答(2票)】:

因為離開的成本和代價比忍受更大,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神樂的回答(1票)】:

我覺得是對未知的不確定性使受虐者不願改變現狀,因為離開了現狀可能會變得更糟,遇到的人可能更暴力或者看不起自己,不僅受虐者群體,現實生活中大部分人不願意改變現狀,幾乎每個人都有一種生活慣性,不能說是單純受虐者群體的問題,這是人類的通病。

【胖子的回答(2票)】:

【愛江蘺的回答(0票)】:

1 「斯德哥爾摩綜合征」 or 人質情結 or 受虐傾向。這種,逃離只能靠自我覺醒。

2 施害者限制了其人身自由,控制了其經濟來源,抓住了其小辮子。這種,只能靠外界救援,抑或弱者成長。

【phoebehuang的回答(0票)】:

很多施暴者牢牢掌握了被害者的軟肋,如「離開我就殺你全家",或「弄死我們的孩子」之類。我認識一位女士多次聲明,如果男方移情必對第三者潑硫酸。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斯德哥爾摩綜合症?

【王橙橙的回答(0票)】:

因為從心裡相信施暴者會浪子回頭,會痛改前非,會回到以前

【悟空萌萌噠的回答(0票)】:

在中國你吃東西還有可能被毒死呢,不能不吃吧

【崔巍的回答(0票)】:

見到過的一個真實案例:施暴者告訴對方,敢離婚就殺你全家。

【高穎玉的回答(0票)】:

因為你根本就走不遠

【奚西的回答(0票)】:

有些人是跑了又被抓回來啊。除非娘家人也一起全跑了。不然暴力男總歸會找上門的

標籤:-心理學 -家庭暴力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