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西尾維新,及其在業界的影響?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如何評價西尾維新,及其在業界的影響?

2017年10月1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4 ℃ 次

【LF天影的回答(658票)】:

西尾維新是一個毀譽參半的作家。

雖然沒有認真地統計過,但隱隱感覺說不定毀的那一部分佔的比例要更大一點。或者說得更準確一點:西尾維新是一個缺點很明顯很容易挑,優點卻埋藏得比較深很難感受出來的作家。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西尾維新的作品其實是由一百隻黑猩猩隨機敲擊鍵盤創作出來的,細想一下好像真的有點道理。

容許我在進入正題之前,先說一說自己是如何認識這位作家的。在化物語的動畫播放之前,我是沒有接觸過西尾的小說的;在偽物語動畫播放的時候,我可以說是一個西尾黑。但是後來,我愛上了西尾老師。帶領我迎來這個轉折的,是因為在讀梅菲斯特獎歷屆作品的時候,讀到了老師的<斬首循環>。當時在這本書的最終章裡,我感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在推理小說中對於「why done it」犯罪動機的震撼體驗,驚為天人。寫下這本處女作的西尾維新,當時才正在讀大二,而在同一年,他繼續寫出了<絞首浪漫派>這一本被眾多西尾迷奉為最初與最高傑作的小說,可真的有風華正茂的感覺。西尾廚一般分為兩種:一種是因為<絞首浪漫派>成廚的,另一種是因為<少女不十分>成廚的,我就應該屬於前一種(當然<少女不十分>我也是愛到不得了)。深究一下的話,會覺得這兩本書恰恰代表了西尾老師小說的兩個核心吸引力。對於這一點,我是很有興趣慢慢和大家分享一下的。

讀了一下原題下面的答案,缺點寫得挺全的,所以本答案就主要說優點了。

西尾維新是一個怎樣的作家?

這個問題我想答三點:西尾維新是一個神秘的,愛玩小聰明的,和勤奮的人。

神秘。

西尾老師真實身份很神秘,從來沒有公開照片,性別究竟是不是男的,是單人作家還是一個團隊,這些都一無所知。網上流傳著一張西尾的照片,那其實是東浩紀的照片。立命館大學政策科學部肄業,因為最初給講談社投稿時使用了「京都的二十歲」這個筆名,推測是1981年出生。從他的半自傳哲理思考類短篇小說《縱列式雙旋翼方法論——無盡黑夜與永眠夢境》中,我們還可以知道西尾老師有一個妹妹(假如他寫的是真的話),不知道看了哥哥筆下的各種與妹妹亂倫的劇情她是怎樣想的。

雖然讀者不知道他長什麼樣子,但物語系列的各式訪談中,我們可以知道動畫的製作班底包括聲優,其實全部都和西尾老師見過面,阿良良木火憐的聲優喜多村英梨還在《偽物語》的副音軌中提到「西尾老師經常帶著從日本各地買到的特產出現在配音室,究竟是為什麼可以寫得這麼快的同時還在到處旅遊」。其實新房同樣也不喜歡大家po他的照片到推特,但依然三番四次有他左擁右抱女聲優的照片流出來,唯獨西尾老師就是什麼照片也沒有,這個深究一下還是覺得有點奇怪的。

愛玩小聰明。

西尾說他的偶像是推理小說家泡阪妻夫(語出<戲言用語辭典>),泡阪妻夫的筆名是由本名厚川昌男的假名亂序而來。對於這一點,西尾可是好好的繼承了偶像。西尾維新這個筆名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文字遊戲:西尾維新(NISIOISIN),名字的羅馬拼音不僅僅是單純的回文(正著拼和反著拼是一樣),而且還旋轉對稱(以中間的O為轉軸旋轉180度後還是一樣),可是相當厲害的。下面這段文字就出自西尾的原話:

簡單說文字遊戲就是押韻、奇名、雙關、暗號等,種類那是百花繚亂,總之就是各式各樣,而我從泡阪妻夫老師那裡學的最多的就是回文。泡阪妻夫老師的作品中有一本是『喜劇悲奇劇』

【kigeki hikigeki】,從書名就可以看出,這是以回文為主題的小說。讀畢,我已經完全被回文所俘虜,成為了看見並排的字就想把它翻轉的人,也就是回文病患者。老實說這個病還未完全治癒(感覺變成慢性病了),但那時所想出來的回文之一就是西尾維新這個名字。這麼說的話,算是很有歷史的筆名了。這就是緣分或是什麼吧。

西尾對文字遊戲可是情有獨鍾。筆下的角色有讀音遊戲的「七七見奈波(Nanananami Nanami)」、「佐佐沙笑(Sasa Sasaki)」也有字形遊戲的「串中弔士」、「空空空」等。喜歡拆字,把汽口慚愧的名字拆成「心斬心鬼」,把忍野忍的名字拆成「刃下心」。安心院薰染小姐每次出招都會在頁面空白處上寫滿密密麻麻的招式,直到她死為止,一共留下了900多個技能名(百度百科中可以全部查閱),技能的名字和設定貌似還都有點看頭。<最強會長黑神>的漆黑新娘篇中,西尾老師玩了一個驚天動地的文字遊戲——在整整的一話中,女主角所有台詞剛好涵蓋了五十音圖的所有假名,沒有重複也沒有遺漏。他還寫過一本漏字短篇小說集叫<りぽぐら! >,裡面所有的小說所有的文字都沒有使用到五十音圖裡面的其中十幾個假名(順帶一提這書裡有一個我非常喜歡的究極狂氣短篇<妹妹是殺人者!>,歡迎大家去看)。

勤奮。

相傳西尾老師日復一日每天早上五點起床開始寫作。從他出道到現在的12年間,一共寫了10個系列(戲言、人間、JDC、世界、莉絲佳、物語、刀語、傳說、忘卻偵探、最強),上百本小說,平均每年要寫10-11本,最多的是一月一本刀語的2007年,一共寫了15本小說;同時他以原作的身份在<週刊少年jump>中連載漫畫<最強會長黑神>四年,打字速度能趕上鐮池和馬。<悲鳴傳>發售的時候宣傳語為「15天寫下1000張原稿紙」,日更1.5萬字,起點級別的速度。

西尾維新的出道故事頗有吳宗憲和周傑倫的感覺,當時的講談社編輯太田克史後來有透露,還是大二的西尾當時很努力地在《梅菲斯特》上投稿,而且寫作速度極快,基本是一個星期一本小說,名字都比較中二,例如什麼<死亡13>、<惡魔14>、<皇后8>等等,但是被太田責編每本都退回來了,太田在看到他的才華同時也看到他的不足,用很嚴厲的口吻批評了他,說他「理想和妄想之間的區別是什麼」。當然了,西尾老師並沒有因為批評而停止投稿,屢敗屢戰,終於在後來,他贏得了2002年的梅菲斯特獎,獲獎作品就是後來的「戲言系列」第一卷<斬首循環——藍色學者與戲言跟班>,開始了他的話嘮寫作生涯。

西尾維新的小說究竟表達的是什麼?

用西尾老師在自己的小說《少女不十分》中的一段話來概括他十二年來的寫作中想傳達給讀者的信息:

比如說,光靠語言勉強維持著生計的少年和支配世界的藍發天才少女的故事。再比如說,病態地溺愛著妹妹的兄長和無論如何也無法容忍事物的暖昧性的女高中生的故事。企圖單憑著智慧與勇氣挽救地球的小學生和夢想著能夠實現成長和成熟的魔法少女的故事。注重家族愛的殺人狂和被殺人狂的魅力所吸引的毛線帽少女的故事。挽救了一個瀕死怪物的偽善者和愛上了他的吸血鬼的故事。討厭去電影院的男人和他的第十七個妹妹的故事。在與世隔絕的小島上長大的沒有感情的高大男人和渾身都被怨恨和憤怒所佔據的小姑娘的故事。認識到挫折滋味的格鬥家和無視挫折的格鬥家的故事。出乎意料地贏得了人氣的流行作家和求職中的侄女的故事。有著奇妙偏向的讀書迷和住在書店裡的怪人的故事。不管做什麼都總是失敗的受托人和心甘情願地被她耍得團團轉的刑警的故事。光憑意志生存下去的女忍者和默默地守望著她的頭領的故事。

雖然這些都是漫無邊際的、彼此之間幾乎沒有共通點的故事,但凝聚在根底部分的主題都只有一個。

即使是誤入歧途的人,即使是因為犯錯而從社會中脫落的人,都可以很好的——不,或許也不能說是很好的吧,但也可以相當快樂地、相當有意思地度過自己的人生。

那就是貫穿在所有故事裡的信息了。

所以西尾維新筆下的角色,概括起來就是:「不正常人」。可能是身體上有缺陷的人,也可能是心理上有缺陷的人;可能是「缺少」而導致的不正常,也可能是「過於完滿」而導致的不正常。這種特性,在物語系列中被稱作「偽物」,在戲言系列中被稱作「欠陷製品」,在《最強會長黑神》中被稱作「過負荷」。不正常人如何在正常的社會中獲得幸福,是西尾老師所有故事的共通出發點。

我們用西尾老師最著名的<物語系列>來舉個例子。物語系列的主線劇情是:「因為某個原因,圍繞著北白蛇神社附近出現了大量的怪異,退魔師臥煙伊豆湖及她的徒弟們過來小鎮退治這些怪異。」怪異表面上是一些妖怪,但實際上是人心的鬼,它們附身於身體和心理不完全的主角們。退魔師們從來沒有用過法術,每次都靠引導主角跨過自己的坎而令他們自我救贖,如忍野咩咩所說:「我不會救你,你只能自己救自己。」

戰場原黑儀的病在於敢言不敢愛。長期孤獨和自我封閉,導致她懷疑自己是愛上阿良良木還是單純愛上了處於熱戀的這個關係。她使用過激的戀愛行為來向自己暗示「我已經戀愛了」,其實是很病態的,在<偽>中,她明白了自己的幼稚,從而變身成雅原小姐,剪掉長髮,用來自我保護的毒舌屬性也同時消失。

羽川翼的病在於敢愛不敢言。用她自己的話來說,「我愛阿良良木愛到自己變成了怪物」,但即使這樣,在<貓黑>和<化>,她就算要殺掉自己的心上人,也不敢對他說一句愛你,身上堆積的壓力越來越多。在<貓白>中,在黑儀、忍和月火的開導下,班長終於勇敢地表白(可惜立馬被拒,此處應有貓黨們憤怒的聲音),在整晚的痛哭下一夜成長。

忍野忍的病在於無法取捨前男友和現男友。和前男友(初代眷屬)感情並沒有出現問題,只是因為偶然而分別,在尋找前男友的過程中遇到了現男友(阿良良木)並愛上了他,始終逃避著取捨的問題,始終不敢在現男友前提起自己的過往。忍野忍就是大話西遊裡面的至尊寶,猜到了開頭,猜不到結局。活了600歲的魔女,在愛情上幼稚得像一個小女孩。忍野忍的結局請看<終物語中>。

八九寺真宵的病在於過於沉浸過去。在<化>中,一直不肯接受自己已死的事實;在<傾>中,一直不肯自己接受自己應該成佛不能留在人世間的事實。這些是她身上發生怪異(迷牛和暗)的成因。在<鬼>中和阿良良木吻別後升天(其實後面還有劇情,不劇透你們)。

千石撫子的病在於沒有主見。被貝木騙,被忍野扇騙,都是她被怪異纏身的原因,事實上她病得並不深,只是不幸運所以淪為別人的工具。在<戀>中貝木的引導下找到了人生目標。

神原駿河的病在於不知道想要什麼卻什麼都想要。幼年喪母造成的異常佔有慾,使她自己找來了雨魔之手這個許願機放在自己身上,想跑全班第一,所以讓跑得比自己快的人得感冒不能來比賽;因為前輩被男人搶走,所以把那個男人毆打成肉塊。在<花>中和沼地蠟花的對決中意識到自己的幼稚,在阿良良木的幫助下剪掉了頭髮。

其實男主角阿良良木歷也有病,但他的病涉及到物語系列裡面的一個終極伏筆,這裡就不劇透了,大家期待大結局<終物語下>的動畫化吧。

用西尾自己的話來說,物語系列,甚至是他的其他所有的作品,寫的都是「青春的終結」。青春就是殘缺的自己。所謂的青春的終結就是和自己戰鬥,過去與未來。可以用終物語的兩句封底宣傳語來總結:

沒有「你」的青春永不終結;

沒有「我」的青春從未開始。

西尾維新的小說有什麼特點?

西尾老師的小說喜歡用對話來推進劇情。小說的舞台劇感很強,章節與章節之間就像幕與幕之間一樣:人物在A場景中對話,對話過程交代背景和塑造人物;對話結束時發生突發事件,進入下一個場景B,人物增加或更換,然後繼續對話。

不知道大家是怎樣想的,我本人是相當喜歡這種小說構建方式,因為舞台劇的小說結構極不穩定,沒有一般而言的起承轉合,所以西尾老師的小說隱含著強大的戲劇性——你不知道交談到那一頁時對話會戛然而止,場景在什麼時候發生急速轉換。但同時,因為小說只是書頁上的文字,和真的舞台劇具有演員面部表情和台詞聲音不同,如何處理二人的對話中關於「節奏」的把握,還有如何在僅僅擁有文字的書頁上讓讀者在腦海中聯想起整個場景的圖像畫面,是一個十分的難題。舉一個例子,Galgame也是使用長對話組成劇情的文本體裁,但事實上,大部分Galgame劇本師都不擁有使用長對話寫好日常的能力,他們只有拋懸念和寫衝突的能力。在Galgame界,我認為丸戶史明是大師,因為他的日常寫得非常好。但是當他轉戰輕小說(<路人女主養成法>),失去了立繪畫面的信息量補充時,長對話頓時變得一塌糊塗——多人對話時不知道說話的是誰,光看對白無法想像角色的性格和對話場景。這從側面證明了在小說中使用長對話的難度。關於上文提到的戲劇性,接下來下一個話題會詳細說,這裡先說一說西尾老師的長對話。

有幾本小說是可以讓大家感受一下西尾老師寫長對話的功力的:物語系列中的<傷物語>、<終物語中>,還有戲言系列的最終章<完全過激>三部曲。這幾本小說幾乎都是完全由對話組成的,但讀起來非常流暢,畫面感很強,雖然一直在對話,但劇情量很大。

如何在有限的對話中包含盡可能多的信息量,這裡我舉一個<悲痛傳>中的例子,場景是這樣的:在去烏冬麵館的路上,會飛行的魔法少女登澱證在天上帶路,男主角空空空騎著地球撲滅軍的武器「戀風號」自行車在地上追趕。追不上。

不過要是在這裡發呆,就真要被丟下了。總之空空踩起腳踏板向證追去——所幸,她的速度不是真像飛機或直升機那麼快,以空空的腳力全力疾馳——如果速度表的指示正確的話,就是時速六十公里左右——還是追得上的。

「哼,真是輛好自行車。真好。我也想騎騎看。想騎想騎。待會兒借我騎。」

然而,證還一臉輕鬆——說不定速度還能更快。她把地球撲滅軍可以稱得上是『兵器』的最新交通工具,說得像是玩具一樣。

這裡登澱證只說了一句話,但這一句話裡面包含了五個句號。以句號為界,每個單句感情都有變化:「哼,真是輛好自行車(條件反射式的不屑)。真好(有點回心轉意,自言自語式)。我也想騎騎看(表達喜愛,自言自語式)。想騎想騎(表達喜愛,對話式)。待會兒借我騎(表達要求,對話式)。」在僅僅一句話裡面,我們能看出登澱證這個女角色的多種性格:傲嬌、外向可愛、還有擁有強勢的S屬性。最重要的是,「想騎想騎」這句真的超可愛啊!(這個這麼可愛的妹子後來腦袋被炸爛了——喜歡屠殺筆下女角色的西尾老師。)

當然,西尾也有寫得差的長對話,例如<偽物語>和<花物語>,看過<花>的動畫版的同學應該有所感受吧,沼地蠟花的自白用去了一集半,無法想像在書中讀這些文字的時候是如何的地獄。還有人間系列的幾本,節奏感很差,濫竽充數之作。

但是,畢竟不能使用全部的對話來搭載主線劇情信息量。所以西尾的小說中,有很多對話是在說和主線劇情無關的東西的,這就是我們平時說的「話嘮」部分。西尾的話嘮通常是向讀者灌輸他自己的小哲學,是一種另類的炫學寫法。和一般作家的炫學部分幾乎相當於在維基百科上照抄一段下來不一樣,西尾的炫學遍佈小聰明,像擠牙膏一樣一點一點塗在你身上,我稱呼他為「擠牙膏哲學家」。在這裡我舉一個<你我的崩壞世界>的小說開頭部分作為例子,場景是這樣的:男主偷偷進入妹妹的房間內,等待她洗完澡出來。等待的過程中拿起了妹妹書櫃上的一本推理小說讀了起來。

「大約看了二十頁左右我就累了。都是因為太要求文章的品位,才讓我變成了現在兩難的狀況。在進到房間後,我的精神都相當集中,因此我一直是目不轉睛地在閱讀,不過接下來就用瀏覽的方式看過去了。書中發生了殺人事件,而且殺人現場似乎是個密室,不過這在書腰就已標明,所有早就知道了。這不算是洩露劇情嗎?不過,突然跑出密室等等意義不明的東西,也只是會讓讀者嚇到而已,所以事先知道劇情走向應該也是必要的。很奇怪的是,為什麼推理小說裡登場的角色,總是那麼輕易地就把人殺死?簡直就跟算加減法一樣,那個人會妨礙我、那傢伙真討厭,隨便一個簡單的理由就殺人。而且啊,還策劃一堆計劃跟製造謎團來引人注意,簡直就像在享受殺人這檔事。……看到現在已經過了五十分鐘,差不多進入劇情高潮了。犯人竟然是第一位被害者的弟弟,並以令人驚異的手法(書中是這樣寫的)製造出密室。犯人在偵探的面前一邊痛哭流涕,一邊滔滔不絕地講出犯罪動機。看來他的過去似乎是有相當難忍的回憶,真可憐。我有點受感動了。」

這段「擠牙膏」小哲學裡包含了兩種含義:第一種是西尾本人對於新本格推理小說的一種批評——謎題大於人物行為邏輯;第二種是埋下了伏筆——在<你我的崩壞世界>裡,後來真的發生了一件「隨便一個簡單的理由就殺人,還策劃一堆計劃跟製造謎團來引人注意」的事件。除了這種一石二鳥的段子功效外,這段話嘮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作用——使讀者的時間尺度和男主的時間尺度一樣,製造了一種「等待」的臨場感。這種作用簡單來說就是控制讀者的閱讀節奏。西尾老師經常用的一招是「急速分行」。在某些段落使用大量的短句作為單獨一段,使得在閱讀同樣的信息量情況下,讀者翻頁的次數更多。讀小說時,「翻頁」這個動作是具有階段性結束的心理效果的,通過人為增加讀者翻頁的次數,讓讀者覺得對話已經進行了很久的感覺,為接下來準備出現的突發事件埋下心理鋪墊。大家可能覺得西尾是個喜歡使用短句快速分段的作家,但其實他是根據文章節奏來決定長句分段還是短句分段的。例如在<終物語上>和<你我的崩壞世界>中都出現過連續數頁不分段的情況。而且系列與系列之間文風也有所不同,戲言、物語系列喜歡使用短句分段,世界系列喜歡使用長句分段。作為腦殘粉不得不說一句,西尾老師的文字功底其實非常好,對小說這個體裁理解很深刻。

類似的一石二鳥的話嘮還在<傾物語>開頭出現過:忍野扇和阿良良木大談交通燈的意義——代表通行的綠燈其實是惡魔,代表禁行的紅燈才是真正保護人類安全的天使;一個十字路口中,只有兩邊同時出現紅燈的那幾秒才是絕對安全的。這段擠牙膏小哲學初看很小,但在讀完<囮物語>的時候發現,扇在說完這段閒聊後就出去遇到了千石撫子,並在和撫子的對話中給予了她一個「通行」的信號——歷哥哥家的神符可以實現願望。這小小的通行信號最終差點使整個小鎮毀滅,歷、忍、黑儀都差點因為這句話死去。最後忍野扇自比綠燈的惡魔,和傾物語開頭的閒聊產生了遙相呼應和回收伏筆的作用。

(這裡放一個班長主要是覺得假如大家一直在看字會不會看不下去)(這裡放一個班長主要是覺得假如大家一直在看字會不會看不下去)

西尾維新的小說核心吸引力是什麼?

對於我來說,西尾老師小說的核心吸引力是戲劇性。

這句話的意思包括了劇情發展的戲劇性和人物性格的戲劇性。劇情戲劇性是指你時刻不知道下一頁會發生什麼,人物戲劇性是你不知道這個人的性格到底是什麼。前者是和「具有極大不穩定性的對話型體裁」有直接關係的,後者涉及到西尾老師創造的幾個人物屬性模板,我們分開來說這兩個方面。

在<終物語中>裡,西尾說過一句話:交錯的不是命運,而是故事(物語)。現在這個時刻發生了這件事並不是注定的,只是剛好我們在這裡閒聊而已(例如在傾物語時間線上,世界毀滅的的原因僅僅是因為翼貓事件找小忍的過程中沒有碰到八九寺真宵)。西尾維新是反對宿命論的,在他的世界觀裡,人物除非自發地想解決問題,不然人與人的相遇是非常隨機的,整個故事的劇情著力點很可能是在於「一次偶遇」。我十分喜歡這種人物毫無準備的互相相遇而出現的爆發性劇情展開感。<悲鳴傳>中,空空空剛剛上手如何打雜兵,在屋頂埋伏起來,躊躇滿志準備打擊下一個敵人據點,全系列最終boss「地球」突然出現在面前;<終物語中>裡,阿良良木歷還沒消化好伊豆湖「殺掉初代眷屬」的命令,準備路過自動販賣機買罐咖啡,初代眷屬「死屍累生死郎」突然出現在面前;<新本格魔法少女莉絲佳3>中,供犧創貴團隊千辛萬苦打完了第一個雜兵敵人,剛剛和同伴們分別回到自己的酒店房間,打開房門發現最終boss「水倉健」站在裡面。僅僅是因為「相遇」這個戲碼不按常理出牌,就已經能給予讀者猶如放電一樣渾身酥麻的暢快感,西尾老師的劇情狂氣起來就像他筆下的妹子,感覺隨時會給你來一刀。

西尾小說中蘊含的戲劇性,是比一般懸疑題材故事高一個維度的。舉一個例子,英劇<黑鏡>就是我所說的經典懸疑題材故事,前期埋伏筆,發生荒誕的不可理喻的事情,最後出現反轉和真相揭秘。可以說大部分懸疑題材故事都長這個樣子,韓國就特別盛產這種懸疑電影——你從一開頭就知道,這個故事的最後會有反轉、會有真相揭秘,現在看的所有劇情都隱含著另外的信息量。所以你可以猜劇情,猜內幕,猜兇手,這種戲劇性其實是很穩定的——變化的地方就是那個謎底,其他都必須按部就班。所謂的高一個維度的戲劇性,就是打破這種穩定性的故事結構。你不知道「是否」會有內幕,不知道角色中「有沒有」人是兇手,所以你不知道下一頁會發生什麼。西尾老師從來不拋出謎團,他的謎底總是突然出現。覺得這個也是新本格推理小說的一種出路。

至於人物戲劇性,簡單來說就是極度表裡不一的角色。就拿物語系列做例子,主要女角色中除了八九寺真宵外,其餘所有女角色基本上一直不說真話,甚至還有羽川翼這種內心陰暗到成了怪物的女人存在。看過<囮物語>應該對發狂的千石撫子有深刻印象,其實這種妒火中燒的小妹妹是西尾筆下的經典屬性,有不少代表人物的:有因為喜歡的男生給自己的好朋友送禮物,所以毫不猶豫把好朋友殺了的,那句「是很要好,但沒要好到不能殺」真是黑得讓人透心涼;有純粹殺個人從而向男主表達「你看我為了獲得你的注意甚至可以去殺人」這條信息的;有用借口把男主所有有關的人包括親人朋友同校鄰居全部殺光,就因為忍受不了「男主的世界除了我還有別人」的。這個極端小題大做的屬性感覺是參考了日本江戶時代的少女八百屋於七的故事——為了再見到帥氣的警察哥哥一面而實行縱火案。某個系列的女主角,竟然是學校著名的校雞,每天在保健室的床上賣春,和不同年級不同班級的男同學做愛,全校就男主一個人不知道了。上面這些女角色分別是誰,我就不劇透了。

除了表裡不一女角色,西尾還有一種「愛無能」男角色,除了阿良良木歷外幾乎所有男角色都是這種性格,行走的肉塊,沒有感情,沒有追求,無情得殘忍得不忍心看下去。而且年紀越小的越殘忍,例如小學生供犧創貴、初中生空空空和阿伊,都是些沒有人性的殺人鬼。偏偏這些角色帶來的背德感和狂氣感卻非常刺激,西尾老師很多輕小說號稱青春娛樂小說,主打讀者群體是青少年,但在我看來劇情和人物黑起來比大部分主打獵奇系和暗黑系的十八禁遊戲的藥力都猛得多。

值得一提的是,戲劇性在我眼中是主要的吸引力,但在很多讀者眼中是缺點。

西尾維新的作品中二嗎?

中二。但和那種糅合了社交困難症和厭世情緒的中二不同,西尾老師的是很純正的中二——就是初中二年級的那種中二。看一下戲言系列裡面[集團]的九個人的名頭:

【玖渚友——「行走逆鱗」死線之藍(DeadBlue)】

【兔吊木垓輔——「審判罪人」害惡細菌(CreenGreenGreen)】

【日中涼——「埋葬寂靜」雙重世界(DoubleFlick)】

【梧轟正誤——「嘲笑同胞」罪惡夜行(ReverseCruise)】

【棟冬六月——「喧囂血眼」永久立體(CubicLoop)】

【撫桐伯樂——「頹喪餞別」狂喜亂舞(DancingWithMadness)】

【綾南豹——「旋轉鈴木」凶獸(Chita)】

【式岸軋騎——「蠢動沒落」街(BadKind)】

【滋賀井統乃——「復甦惡名」屍(TriggerHappyEnd)】

還有零崎一賊那一堆外號:

【人間失格】、

【自殺志願】、

【少女趣味】、

【愚神禮讚】。我說你們出來混的真的有必要改這麼多名號嗎!

雖然中二,但實際上卻很「積極」。老師作品中這麼多扭曲的、殘忍的、沒人性的、兩面三刀的角色,但裡面沒有一個是擺出一副「世界怎麼樣都沒所謂了」的消極面孔的,大家都在很積極地為了成為一個在社會中生存的異常人而努力。就算是少年空空空,也一直為保衛地球而作出努力呢。西尾筆下的角色本質上都是現充,就算是殺人鬼,也要當一個熱愛人類的敬業的殺人鬼。

還有其實西尾的三觀莫名其妙的在一些地方很正。戲言粉絲都承受不了葵井巫女子和紫木一姬的死,說出道到現在西尾殺了這麼多女角色,最心疼的就是這兩個。但是細想一下,其實她們曾經犯下的錯都是不可饒恕的。西尾在讀者身上開洞的方法是,把這個犯錯的角色寫得很可愛很可愛,然後在她們認識到自己做錯了改邪歸正後,一下殺了她們。怎麼樣,三觀很正吧!

西尾維新對業界的影響

對業界的影響這個命題實在太大,回答不了。就我印象中輕小說界好像只有入間人間一個人是有比較強模仿痕跡的,他的出道作系列<說謊的男孩與壞掉的女孩>,整個的故事架構、人物設定和行文方式都和戲言系列極其相像。但是我覺得不好看,就不多評論了。除此以外好像就沒看到有什麼風格和他相像的作家了,其實對話型小說很難寫,模仿成本很高。

順便說說西尾維新是屬於哪個派別的。嚴格來說,西尾維新其實是屬於「後清涼院流水」派的推理小說家。清涼院流水是第二屆梅菲斯特獎的獲獎者,出道作描寫了1200個密室殺人,是個腦袋都是漿糊的人。後清涼院流水派,就是指清涼院老師及其後繼模仿者,他們一直致力於推理小說的虛構化、脫離實際化、舞台化、形而上化,文風帶有很強烈的青少年讀物感,不關心詭計的可行性,只在乎「殺人」這個戲碼在小說中能否發揮出最大的價值。這一派的人物除了他們兩個還有森博嗣、乙一、佐籐友哉、北山猛邦、舞城王太郎等。不過因為物語系列動畫化後比較火,所以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感覺西尾在寫輕小說。最近最新的「忘卻偵探系列」就是有重操推理小說的感覺。(其實物語系列也有一本是純推理,就是<歷物語>。)

我看過物語系列的動畫,但我好像感受不到你上面所說的這些特點。假如我現在開始讀西尾維新,有什麼推薦的嗎?

有三個原因:

第一個,物語系列是西尾維新尺度最小的小說,刀語系列是第二小的,考慮到深夜動畫也有它本來的觀眾群和年齡尺度,這也是這兩個系列被優先動畫化的原因(我猜的)。就我對西尾老師的瞭解,他本人最喜歡寫的應該是類似戲言、傳說系列這樣的世界系題材,寫物語系列這種溫馨甜蜜閃光彈估計是需要不停吃藥的,憋得很辛苦吧。

第二個,就算新房團隊能力再厲害,還是不能把一個舞台劇拍成一個動畫的(實際上物語系列的動畫已經很像一個舞台劇了)。基於對話來控制閱讀節奏的小說,假如加入了畫面,就會變得多餘,這個時候畫面和台詞其實是分開的兩套系統,信息量太大,此時觀眾就會專心看畫面忽略台詞。偏偏新房團隊的畫面都是色色的畫面,所以變得原著毫無必要了,角色們在念什麼台詞好像沒什麼人關心。西尾在後記中其實有抱怨過動畫人設,因為VOFAN原來的人設是很小清新的,但渡邊明夫的動畫人設色氣感就很重,使得角色都變質了,西尾也要為此調整後面小說中人物的設定,讓大家變得不正經起來。

第三個,物語系列各本水平參差不齊。18本書中,我認為寫得最好的是<傷>、<貓白>、<戀>、<終中>、<終下>。其中有三本並沒有動畫化,而<貓白>和<戀>其實拍得也挺不錯的,這兩本是關於兩位女主角的結局,但當時播放的時候我看了一下網上的評論,基本上都在跪舔班長和蕩漾,好像沒什麼人關心角色們的對話(都怪畫面太黃暴)。<偽>這種大水貨竟然拍了12集,而對於塑造女主角戰場原黑儀至關重要的、信息量非常大的<戀>卻只有6集,<戀>的副標題可是「黑儀結局」哦,這個分配真不應該。

假如你對西尾維新有興趣,但小說又太多不知從何入手,我建議你這樣看:

首先看世界系列的第一本<你我的崩壞世界>和傳說系列的第一本<悲鳴傳>。這兩本屬於藥力比較猛,寫得很黑的兩本,而且題材是西尾最喜歡寫最擅長寫的兩個題材——灌水推理和世界系殘酷物語。讀這兩本可以瞭解到一個西尾維新的完全體。

然後可以讀一下他的出道作戲言系列——融合了灌水推理和世界系殘酷物語。這個系列一共9本(台灣尖端的把<食人魔法>分了上下所以是10本),是西尾老師的集大成作。網上的評論基本上是「只喜歡<斬首循環>和<絞首浪漫派>」,但我的感覺是除了<懸樑高校>和<絕妙邏輯>其他都很好看,特別是三本<完全過激>,我是一天內一口氣全部看完的,十分爽。之所以沒有把戲言系列放在推薦的第一,主要是因為寫戲言時的西尾太年輕了,行文還不夠成熟,沒有一種完全體的感覺。不過也有粉絲喜歡這種青澀感。

還有就是,有一本非系列的、單獨成書的,西尾維新的半自傳小說,傳說中的幻之名作<少女不十分>。三年前,我一個人坐臥鋪去北京,在火車的床上看完這本書的。看完後一個人不停地流淚——實在是忍不住啊。這本書真的有震撼人心的力量。網上對這本的評論大部分都是「受不了前期的嘮嘮叨叨和灌水,但看完最終章結局後都含著淚過來打滿分」。假如你喜歡西尾維新,請務必讀一下這一本。

還有一些優秀的作品也零散地分佈在其他系列當中,例如沒什麼人討論的<莉絲佳3>和<JDC 2>,我就覺得寫得超好的。這些就等變成了廚後再看吧。

最後

作為「這本輕小說真厲害!」評選創立到現在十年內(2005-2014)唯一沒有被動畫化的年度第一名作品(2006年冠軍「戲言系列」)的作者,西尾維新始終享受著鮮花和刀片同在的討論熱度。可以說,西尾老師可以被挖掘的價值還有很多,待「物語系列」的動畫化計劃結束,而開始討論「戲言系列」的動畫化時,勤奮的、有才華的、努力為這個世界獻上不尋常人自我救贖故事的西尾維新先生將會被更多人熟知吧。

【Ivy鄭的回答(27票)】:

作為腦殘粉,我不知道文學界地位和影響這種嚴肅的東西。

客觀標準僅有:

西尾寫的很快,堪比網文作者,但是人家只混紙媒。出刀語的時候就是一個月一本連出一年,而且中間還寫了別的書。

西尾的書很好賣,我去日本玩的時候正好出傳說系列第二本悲痛傳,去的兩家比較大的書店都在挺醒目的地方擺了一大摞。且從不斷動畫化的節奏也可看出受歡迎程度。

主觀感覺:

熱愛堆砌世界觀和熱愛發便當的妹控變態。不管看上去多光鮮多重要的角色都有可能隨時去死,而且很可能死得莫名其妙毫無意義。有的人死了,但是還是會經常隨時出現在主角的念想裡,有的人活著……咳。即便在輕小說裡也算是吐槽多的,特點是穿插無數冷門梗、文字遊戲(比如西尾維新這個筆名就是個文字遊戲),自己玩得樂此不疲。

事實上還是自HIGH式寫作,但是有人買賬,帶來的也是一種自HIGH式的閱讀快感。比如說,我很喜歡,但是我不會隨便推薦給別人。

最後高冷地補充一句:沒愛的人不會懂……

--------------------------------------------------------------------------------------

隔幾天後的補充,因為想起個別人的話,好像也算「影響」=v=

輕國的一位前輩說的,原話不記得了,大意是,西尾的成功給包括國內的很多想要嘗試寫小說的人帶來了其實是很壞的影響,因為很多人會去模仿他的風格,但是他的風格如果只學個形似,那就一團糟。

並不是沒完沒了的吐槽穿插賣萌殺必死就是輕小說了。嗯。

【沂琳的回答(1票)】:

實在是沒有能力好好的去做分析。

我認為,西尾的文字是「標準的輕小說」。

在這個載體上,表現了盡可能豐富的,奇葩的東西,展現了盡可能high的寫法,挑戰了改編者的智商,嘲諷了讀者的底線。

【JimTom的回答(10票)】:

西尾的書我基本上都讀過,他的系列作品我也都在追,我的感受是這樣的:

語言風格方面,剛接觸的時候覺得非常有味道,但二三十本讀下來,這種新鮮感就沒有了。現在,書中的「話癆」部分我基本都是跳過。比較而言,西尾在語言的 優美/細膩/形象/生動 方面,在輕小說作家中大概屬於第二梯隊。

劇情方面,如果單拿每一本出來看,都至少能做到不落窠臼,基本上每一本書在設定和劇情發展上都能有亮點。這在同質化嚴重的輕小說界,難能可貴。

個人認為,他的輕小說最大的問題,是在系列作品中,人物設定變化太大,而這種變化往往缺乏緣由,許多都是為了讓劇情發生超展開。這樣,就導致了人物在系列中缺乏連續性。

至於他在日本的文學地位……這麼說吧,輕小說作家中能有文學地位的,幾乎沒有。

【蓮知的回答(1票)】:

自己對於西尾的感覺就是像是類似尼采的人,書很喜歡,人卻十分討厭。

說他迎合好還是不迎合好,他終究有一種自己的風格,讀過他的書的人都懂,

沒讀過他的書的人大概比較難理解這話。

實際上現階段就算內容比較深刻和內涵的輕小說,其實跟文學界沒什麼關係就是了。

輕小說本著娛樂他人娛樂自我的簡單易懂的讀物,要是能牽扯到文學範疇,

大概這書也不怎麼好懂就對,某程度上會讓輕小說的自我定位本末倒置的發聲變化,

加上大多數輕小說的創作者就算想好好的展現文筆文學方面的才能。

礙於照顧讀者,準確說是照顧大多數人的閱讀習慣,從簡而行,

自然達不到文學範疇,但又得比網文更趨向格式化公式化,這就是輕小說。

硬要討論輕小說作者對文學的貢獻,不如說輕小說讓多人習慣閱讀,

從而習慣培養閱讀群體,增加閱讀群體的新老交替,也變相強化文化創作。

啊,似乎跑題,就客觀而言,西尾是跟文學範疇沒啥太大關係的人就是了。

【枯墨子的回答(0票)】:

西尾維新的粉絲。

他挺高產的,作品質量也都還行,大學時接觸了《物語》系列,後來發現高中時就看過他的《洛杉磯BB連續殺人事件》(死亡筆記的衍生作品),當時不知道這人。

他的作品有很鮮明的特點,比如吐槽與廢話各種梗,但也有很多寫作上沒有固定的題材限制,比如《物語》系列是現代妖怪傳奇,《少女不十分》是私小說,《你我的崩壞世界》這個系列裡面則嘗試了許多有創意的寫法。

他最早的出道作《斬首循環-藍色學者與戲言跟班》其實是一部非常非常標準的本格推理,而且整個戲言系列也有嘗試討論一些有深度的內容的痕跡,不過可能是沒寫好或者怎麼樣,反正後來的書裡就沒有這種感覺了。

估計在日本文學界沒啥地位和影響吧。。。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挺浪漫的。少女不十分很好看

【ShirleyZT的回答(1票)】:

文學的話我這種逗比估計理解不上,但想說說對西尾的想法。

我看全的只有戲言系列,再看過的就是化物語,動畫倒是把刀語看全了。

對於戲言,我的感覺是場景和情節的感染力很強。如果能看完話嘮、都理解接受了,那基本上就是,恭喜你加入西尾大法。而撇去話嘮不提,西尾的腦洞非常大,米粒大的故事能扯出那麼多而且有理有據(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不對)真的很厲害,而且背景和人物的設定無一不讓人感到有趣,又如此高產,在我看來是十分少見的。再有感染力方面,我看完戲言之後基本上灰色地過了一周(好像其他時間就不灰色似的),滿腦子都是人物情緒的轉變而導致的絕望感,這感受除了西尾之外就是《人間失格》能給我了。

↑看著高興就好,扯了好長看著容易心煩

【柴不告訴你的回答(1票)】:

感覺一直在叨逼叨,喜歡的人會特喜歡,不喜歡感覺看開頭就看不下去了。作為輕小說作者還是可以,不過文學地位是談不上。

【yamatokila的回答(1票)】:

我西尾看得少,就在看的戲言和物語兩個系列,所以談不出他對業界的影響,只是說說感想。

西尾給我的印象就兩點:

第一,他廢話非常多,或者說是某答案中說的哲學非常多。我不懂哲學,就是感覺他廢話多,看的歡樂的人或許會非常喜歡,但對於我這種追求效率的人來講就是浪費時間了。所以我都是大把大把地跳讀。

第二:西尾的人物塑造不錯,每一個角色著墨不多但都有稜有角,生動形象。這或許是因為他採用一種誇張的數據庫式的描繪手法,將每一個角色的特點(傲嬌、害羞、冷酷、散漫等)在最短時間通過語言與動作展現出來。

至於劇情這些方面嘛,其實也就一般般。例如戲言裡面的詭計明顯比較粗糙,為了追求所謂的顛覆而犧牲嚴密,顛覆感是有了,但好評也沒了。至於物語我已經忘記他說什麼了,畢竟是三年前看的,早就忘光了。

【姚泰然的回答(1票)】:

文學界?這個扯不上吧,輕小說界還湊合。金庸寫的再好也拿不到矛盾文學獎啊,娛樂而已。

西尾喜歡玩文字遊戲,包括這個筆名,剛開始看很有趣,但是看多了也就無趣了。深度什麼的…大概洗臉盆那麼深吧,真心就是娛樂而已。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看過物語系列,很喜歡。鬼物語裡894消失那段我很感動,還有戀物語裡發現貝木你實在是大好人阿,這兩本比較喜歡。

樓上同學也說了,他的小說喜歡玩文字遊戲(nisiOisin,完全對稱哈哈);囉嗦;趣味性很強。

感興趣之後去2ch搜過他,有些大跌眼鏡。部分日本網友提到:

1:西尾?不是那個寫黃色小說的嗎。並用文本舉例,說他有低級趣味來迎合受眾群。

2:已過氣,怎麼還有人提。

3:信者心裡很厲害,在我看也就一般般。(抱歉他的論據我記不清了)

總之就是和我期待的觀點不太一樣。也可能我看到的比較片面。

日本文學界有大眾流行的「直木賞」(《まほろ驛前多田便利軒》)純文學鼓勵新人的「芥川賞」(《蛇にピアス》),都是正統的文學獎,都沒西尾什麼事兒,想必其對文學界的影響也可見一斑了。

【hjyssg的回答(0票)】:

這人複雜的漢字懂挺多的,日語一級過了還是看不大懂他的小說

【我的前世今世來世的回答(0票)】:

文學界。。感覺這個帽子扣的太大了

【RinNagami的回答(0票)】:

西尾不是我心目中的神(心中的神是野村美月),但他無疑是個天才小說家,這人文字很容易讓人上癮,就像毒品一樣讓人神魂顛倒,錯亂迷離。也是我最想模仿的對象。我一直覺得物語系列的成功是因為這是西尾小說相比之下最正常,最容易被大眾接受和讀懂的小說。動畫這麼成功卻是我很費解的事,新房的風格剛看時覺得新鮮,看久了無聊的一B,我想說物語系列的動畫是炒作跟風可以麼= =a。本來按理說西尾寫作的風格在國內應該是屬於小眾喜愛的範疇,卻靠物語系列火的一塌糊塗,通常這類本可以封神的作家就會因為聚集了一大堆不靠譜的粉絲而跌下神壇(笑)。個人覺得戲言系列是他目前作品中最出色的,物語系列麼也挺好。。。不過我好久沒看了,請問多久完結啊= =a見好就收啊,西尾大神,別一看賺錢就辟里啪啦的什麼物語都跑出來了,還有完沒完。

【郭峰碩的回答(0票)】:

只看過所有物語系列和少女不十分的飛過。

悲鳴傳看了幾章實在看不動了。如果說物語的廢話恰好在使人愉悅的水平上,那麼悲鳴傳的廢話含量就……

要不看看戲言系列?

西尾是個非常愛讀書的人。

在讀賣上連載的以物語人物視角做的連載書評就看出來了。

真的是相當厲害。

我覺得西尾可能是那種文學少男的形象吧。他的腦子應該是由文字構成的。

廢話就是他思維的一種溢流。

構思主線時的副產品和潤滑劑。

還不如乾脆說是燃料好一點……正是因為上一個環節的思考中產生廢話而帶來的愉悅,才推進了下一個環節的思考,從而產生更多的廢話。

這麼說起來就不是燃燒化石燃料取得的化學能來驅動,簡直就是核裂變呢。

你看,就像這樣子。

西尾很敏感,對於人內心的微細的情緒把握的非常精確。

那種不足為外人道的,卻又真實存在的情緒。我驚異於西尾怎麼可以把那些情緒寫的那麼真實。真讓人懷疑他本人的生活經歷……

【毛貓的回答(0票)】:

我就說一句……雖然有些作品輕小說感濃厚,但是西尾不是輕小說家。

標籤:-日本 -文學 -日本動漫 -日本文學 -輕小說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