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求學,遇到老師公開詆毀大陸、侮辱大陸,如何反擊?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在外求學,遇到老師公開詆毀大陸、侮辱大陸,如何反擊?

2017年10月19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37 ℃ 次

問這個問題源於我在台灣的朋友告訴我,有節課上老師公然說:馬英九抱大陸大腿,大陸就是支那!下面的陸生站起來說請老師尊重因為這裡有大陸的學生在,然後老師就說:你想走就走,你可以不聽我的課。下面的台灣學生哄笑滿堂。大陸學生如果真的不去聽課就直接會被「噹」掉。

不管在港台還是海外求學,都可能在公開場合遇到這種情況。請大家來支招,該據理力爭還是巧妙化解?

原問題的標題被知友修改的原因是:「因為在歐洲,我也見過大陸學生打壓台灣學生的事情」。若再有人針對「民族」二字咬文嚼字,請繼續修改標題直到您滿意為止。

【陳浩的回答(246票)】:

說兩件在法國遇到的事

我在法國的學校很國際化。校訓是「為了祖國,科學,和榮譽」。只要學校裡有一個國家的學生,學校就會為這個學生組織該國的升旗儀式。

學校一次招收了一個台灣學生,學校就準備舉行台灣的升國旗儀式。結果被佔絕對多數的大陸學生打壓,激進的甚至鬧到校長辦公室。

包括我在內的少數幾個大陸學生成了反對方,一直和其他大陸學生辯論,試圖說明台灣國旗按民國憲法並不代表分裂,只是一個國家兩個表述,台灣學生有自己的國家,並也向學校管理層表明,我們同意台灣舉行升旗儀式。

最後學校又受到大陸方面的外交壓力,好像避開大陸學生和外交官,小範圍升了一下旗。

@王亞暉,以上你看到的是打壓,是"民族情節",順便表明我不支持所謂民族主義。

學校經常請各界名人來演講。有時演講者不知聽眾的國際化程度很高。於是一次有個政客,在那大談特談阿拉伯民族的落後。結果最後是一個北非同學上台致謝辭,一兩句總結阿拉伯的悠久文化,最後說「先生,通過您的這次演講,我們學到了很多,希望您也學到很多。」

台下的法國人和其他各國人用全場掌聲聲援北非同學,對侮辱說不,把主講尷尬的不行。

@王亞暉,主講人是歧視,北非同學的反應不是民族主義,而是自尊。

我想說的是,我批評民族主義,但我欣賞愛國主義,或者愛自己的各種歸屬(比如民族,地域)主義。

區別是,民族主義者愛自己的歸屬,恨一切與之衝突的事物;

愛國主義者愛自己的歸屬,但不盲目,並尊重其他,哪怕有衝突。

回到題目,民族主義地域主義有歧視的是這位老師,做出適當反應是自尊自重,不是什麼民族主義。作出反應的人完全可以同時愛台灣。而且此時任何人,不管什麼民族國籍,是否是被侮辱的對象,都應對這位老師的侮辱說不。

【王亞暉的回答(218票)】:

首先為知乎上嚴重的民族情節毛骨悚然。上面的回覆看的我震驚。

如果你覺得某些帶有種族成份的言論聽著不舒服可以去學校告,因為在美國尤其是一些公立大學,這個是嚴重的錯誤,但是,你要確定一件事情,什麼是帶有種族侮辱性的言論。

首先你舉的那個例子絕對不算,如果你覺得算的話,只是說明你還沒有辦法清楚的區分政治上的國家和國民以及種族的區別,換句話說,在你的意識裡中國政府等價於所有漢族人。

一般情況下,如果某老師說:「漢族是世界上最低劣的民族。」並且在成績上種種產生了對漢族學生的差異化,那麼你就可以去學校投訴這位教授,否則不會有結果。例如我有個猶太教授成天在課堂上說美國學生整體素質特別低,腦子又笨還不好好學習,還承認說美國的體質是偽自由。但是在講了這麼多年的課也沒有遇到問題,一是這些言論和他的行為沒有出格,二是也沒有美國學生去告,因為他說的其實是一個不太好接受的客觀事實。所以很多中國學生出國後都會討論這種問題,並不一定是別人的問題,而是大部份國人的心態很不好。

我身邊很多台灣朋友,良心說大部份情況下他們的尺度要比我們自己罵國體輕的多,甚至有個朋友明確的跟我說,他們願意回歸願意給五星紅旗敬禮,只要能比現在過得好。看明白了嗎?一個政治體制應該是服務於人,而不是讓民眾受限。而且我相信那些台灣同學平時拿民國打趣要比拿大陸打趣來的多,來的狠。

最後說一下,我在國外待的時間也比較長了,最早來美國的時候我們學校學風不是很好,早一批到的中國學生基本都是一些富二代,來了這邊就買豪車豪宅,成天吃喝玩樂,不停的掛科。剛到這裡的時候確實覺得有點彆扭,因為不像傳統意義上對中國學生成績好的感覺,這邊一提到中國學生就覺得比較的混。後來我們這批和下面有幾個比較好的學生很大程度上徹底扭轉了這種情況,有兩個中國小子第一學年上了11門課全滿分,然後學校就有中國學生很牛的傳說了,但對於那些不好的學生照樣不招人待見,如果想得到尊重,要的是自己的努力,和國家什麼關係都沒有。

順便提一下,不清楚別的國家,美國是個國籍觀念很淡的國家,可能因為我從來不參加CSSA的活動,而且自己英語口音比較好,所以我同學很多都以為我是ABC,也沒有人主動去問我是哪來的,像和我做了好幾年同學的一個小子,我前兩天才知道他是匈牙利人,一直以為就是純種美國人。

所以,不要想太多,做好自己的事情最重要。

最後說一些,我特別煩看到的言論就是說「我們中國人xxx」,我也是中國人,請不要隨便代表我。

【帶三個表的回答(87票)】:

我們從官方到民間不是一直連續不斷地在詆毀別的國家嗎,怎麼落到自己頭上就不行了?不能像狗雞巴一樣許進不許出啊。我經常遇到一些外國人詆毀我的國家,這時我就跟他一起詆毀,比他還知道怎麼詆毀,他就覺得段數不高,不詆毀了。

【金晨羽的回答(58票)】:

民族兩個字是我加的,原題為「大陸學生」。我想了一下,沒有想到更合適的詞,暫用此詞,歡迎修改。

改動的原因是不止大陸學生在台灣遇到這樣的情況,我在柏林,聽說過有大陸學生打壓台灣學生的事情(見@陳浩的答案)。香港的情況也已經擺在我們面前了。

?

我想說的是, 我們無法迴避民族情結(或是國家情結)的廣泛存在。因此我不同意@ 王亞暉否定這個事實,把民族歸屬感,民族自豪感和偏執的排外一併加以批判。也許@ 王亞暉在美國,看到各族人民都更認同「美國人」這個稱號,我在歐洲看到的是各族人民都更認同自己的民族。下面列舉的情況,從排外和歧視,到民族自豪感,到像@ 王亞暉一樣希望淡化民族觀念,請大家看一下自己如果身在其中,能夠接受到哪裡。

  • 東柏林某些地區對於猶太人,到現在都是不安全的,不管多優秀心態多開放的猶太人。
  • 法國剛剛通過了法案,使得外國人就業幾乎不可能,這個法案引起的支持聲浪和反對聲浪都很大。
  • 我的羅馬尼亞同事說,她最討厭別人一聽說她是羅馬尼亞人,立即用看吉普賽人的眼光看著她。我告訴她我也很討厭一說自己是大陸漢族人,就會有人露出「反正你被洗腦了這些東西說給你也沒用」的表情。
  • 有個日本同事很不喜歡中國人,但從來沒有在我們面前表現出來,這是她多嘴的德國男朋友說出來的,據說她對他和中國人(還有英國人)交好有意見。
  • 幾乎每個國家/民族都有多個互嘲對象,在沒有x國人在場的時候,一群談話者有時會拿這個國家/民族開開玩笑。有x國人在場時也會開玩笑,尺度小一點。
  • 德語課上介紹自己的民族英雄,蒙古匈牙利姑娘選了成吉思汗,下面的歐洲同學一片嘩聲,老師(俄羅斯人)也急忙提醒她,應該更加sensitive一點。她講完後,台灣同學安慰她說,你講得很好。
  • 我見到兩個西班牙女生,介紹自己時會自豪的說來自加泰羅尼亞和巴斯克,這兩個省一直在鬧獨立。類似的情況還有德國的巴伐利亞,不過巴伐利亞的獨立運動似乎只是說說而已。
  • 一個意大利同事天天對我說他的國家不好,我附和幾句,他委婉的和我說, 你看,雖然這國家這副爛樣子,可它也是我的國家......
  • 德語課上老師說,以後你們不許再抱怨德國的天氣,食物....了!不然我要罷工了!
  • 我們所的大部分辦公室門口,寫姓名的小紙條都是帶著小國旗甚至州旗的,但有個同事對此很不屑,說這是「民族主義的一套東西」。

在歐洲,大部分人都形成了一種尊重彼此民族和國家的默契,真正鬧到反歧視的情況不多。

?

題目中的情景,也許老師是國民黨入台前的住民,更認同日本(我的台灣同學也說這很傻),也許老師就和我上面說的德語老師一樣,只是在開一個自認為尺度不大的玩笑(如果他知道支那是指華人而非大陸政權的話)。對於歧視,我們有理由自尊,對於玩笑,我們不妨包容,但我們最應當學會的是區別這兩種情形。

?

【薄錦的回答(50票)】:

/*==========

copyrite not reserved.?anonymous@zhihu.com?

個人觀點,僅供參考。

===========?*/

int main() {

舉手();

speakf(「老師,求教個問題。n");

do {

speakf(「您說的「支那」是指大陸政府呢,還是全體大陸人民?n");

listenAnw();?

if(大陸政府)?{

if (閣下看天朝派對不是那麼順眼) {

幫著罵();

return 0;

}

else if (閣下對天朝不置可否) {

speakf(「哦,那沒事了。您請繼續。n")?

return 0;

}

else { // 熱愛國家熱愛黨,衷心擁護領導人

義正嚴詞狀();

speakf("老師,這不行。n");

speakf("我真心覺得我們政府了不起,您要罵他們,我不幹,必須得跟您打一架。n");

speakf("咱們出去「溝通」一下。n?");

握拳捏關節();?

break;

}

}

else if(大陸人民) {?

不爽狀();

speakf("老師,這不行。n");?

speakf("我身為大陸人民一員,您罵我,我不幹,必須得跟您打一架。n");

speakf("咱們出去「溝通」一下。n");?

握拳捏關節();

break;?

}

else

speakf("請您正面回答我的問題。n"); // 重複最初問題

} while (1);

if(教授找台階下 || 同學幫教授找台階下)?

哼笑();

else // 在場大家不上道

出去幹架();

不計前嫌();?

return 0;

}

/*===========

自己不能真往心裡去,整個過程表現出的態度得是半正經半開玩笑,而且一定要保持明媚笑容www

「咱泱泱大國胸襟博大不會真的跟你計較,但大場面上咱總得顧到不是?」這樣。

表現的重點在於「態度」「立場」而非「情緒」。

個人觀點,僅供參考。

copyrite not reserved.?anonymous@zhihu.com

===========?*/

【插門胡的小背心的回答(26票)】:

咱沒出過國,遇到類似的事情是去新東家上班第一天就有新同事問我哪個公司出來的,隨即一陣曖昧的怪笑後問我你們公司還沒倒閉啊,你們老總怎麼還沒死。。。

當時感覺就是:被侮辱和被損害,從那以後就貌合神離,禮貌的工作在同一個team,但我深知,她在我心裡,恐無翻身之日,至今,仍然如此。

幾年過去了,我再回想當年的恥辱,歷歷在目,但是想法已經不同了,被這種缺乏基本教養和禮貌的東西氣到,又不能用同樣的方法回擊的時候,是自己沒有能力去化解尷尬去面對挑釁。所以,修煉自己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逞口舌之快無非是你讓我不爽我也讓你不爽的方式之一。

或者,尊重是社交的基本原則,但尊重更多時候,是自己一點點靠實力贏得回來的。

【張志浩的回答(25票)】:

根據情況而定。首先確定,老師是否構成種族歧視,比如說,他說的是「中國人都是豬『,那麼不用放過他,至少到學校告到他賠禮道歉,拿起法律武器也沒什麼不可以,國外對這個保護其實是很嚴格的,你大可不必擔心。

?

至於一些一般性的攻擊性言論,比如針對國人習慣的,幽默性質的反擊比較合適,試著寫幾個常見的在下面:

?

朋友問,中國人都吃狗嗎?

?

是的,感恩節那天全體中國人一起吃狗。不過我們不怎麼吃火雞,那是野蠻人才幹的事情。

?

?

朋友問,中國人想擁有全世界是嗎?

?

是的,我們正打算在月亮上插上國旗,不過在那之前,讓我們先侵略了伊拉克和阿富汗再說。

?

?

中國在新疆(西藏)侵犯人權是嗎?

?

是的,我們把他們幾乎都殺光了,現在允許他們開賭場做賠償。

?

等等。

?

?

還有什麼讓你頭痛的問題,提出來也許我可以幫你想想。

【君華的回答(23票)】:

1 我對題目下的事實描述是否符合題干中的」公開詆毀「」侮辱「兩詞存疑。我同意@王偉的答案,認為這個轉述事實不清,」甚至是轉述者腦海中重構過了「。

?

2 支那一詞,從它的詞源,本義方面能說服我它是一個中性詞。但在實際應用中,對話者在知道我的中國人/大陸人身份的情況下,使用支那人來稱呼我,我很難不認為這不是一個侮辱。我們的歷史教科書,我們小時候看的抗日劇,無不在渲染這個詞的貶義色彩(基本上是最廣泛流傳的手段種下的最根深蒂固的印象)。而」它是中性詞「這個事實沒有任何一個有影響力的學者或者專業機構澄清之,廣而告之,讓一個普通中國人接受說這個詞不是在罵人,太強人所難了吧?(寫到這裡,我想韓少倒是可以寫一篇,但會有更多人罵他五毛吧。。。) 我相信,在提問者所言的此具體情境下,一個文明人不會使用這個詞。

?

3 一些個人經歷:

剛到法國時,跟校長閒聊,他問」據說中國的網絡有控制有些網站你們上不了?「 我沉默了一秒,答」是的「。鑒於對方好歹是一高級知識分子,我以為他會發表一番有關言論自由之類的宏論,但他只是簡單地說,」別擔心,你現在是在法國,你可以去任何你想去的網站「。如中一拳。

再後來圓明園獸首事件,又在食堂碰到,問」看新聞了吧,你們啊。。。「。答」看了「,然後低頭扒飯。

意大利威尼斯附近有個著名的琉璃島,島上全是各種琉璃製品店,其中一家的大門上寫著:i'm sorry,inside non chinese glass。法國的聖誕市場,小工藝品的站台也掛著一塊牌子,made in China,在China上打把大叉,在其後寫上店家的城市。

德國小盆友問我,」我姐姐跟我說,去中國很危險,有一些橋和學校塌了,很多小盆友死了,是真的嗎?「

?

法國小盆友跟我說,」我家裡沒有中國製造的玩具,我媽媽說它們質量不好「。

小悅悅事件,跟我很熟的法國朋友,萬般不解,」他們是瘋了嗎,太不可置信了「。。。

我真誠地認為,我是一個真誠的愛國者。但是以上言行,我並不認為構成」譭謗「」侮辱「,即使我很受傷,我很傷心,一次又一次心拔涼拔涼的——但在對國家、政府、言論、事實等基本概念取得共識的情況下,對該罵的,我跟他們一起罵。

4 我在一所普普通通的法國公立大學讀書,但凡事涉中國甚至亞洲,無一例外,老師們都會問我的看法(班上唯一的中國大陸學生)。從未碰到過提問者的這個問題。只能假設,如果有,在我的想像裡(因為我實在是個臉皮薄又膽子小的人),我應該會當場抗議——但還是要再重複一次,是在清楚國家、政府、言論、事實等基本概念的情況下。

?

5 還多說一句。小時候看吉鴻昌的故事,說他在國外的時候,衣服上老別塊牌子,上書」我是中國人「。當然此故事真實性待考,但我想說,我現在真的特別理解這種感情,我也理解這個帖子裡很多留學生單純的愛國心——是真誠的,但有沒有愛錯對像?是否認為」家醜不可外揚「?有沒有好好聽一聽港人,台灣人,藏人的看法,願不願意和黑人,阿拉伯人交個朋友(這些問題我隨手打的,無特指)?我想說的是,在海外你一個人之言行,既可以扭轉老外對中國人這個群體的固有印象,也可以強化他們」啊果然是這樣「的成見。所謂自強自愛神馬的,共勉。

【王偉的回答(24票)】:

這個問題下面事實描述不清,沒有語境,沒有前因後果,太過簡單化

民族主義,民粹主義特徵之一是簡單化,對智力要求不高,納粹時期的宣傳「猶太人偷走我們的錢」;馬克思主義後來簡化成「資本家偷走我們的錢」,「地主偷走我們的錢」;近期香港事件中,本來就噁心,但還囉嗦的留餘地的孔慶東言論被簡化為更噁心、更直接的「香港人是狗」;大陸得到的反饋被簡化為「大陸蝗蟲」。

語境有前因後果,才可能有相互理解,只有簡單的口號便只剩下相互謾罵。

不管提問者本意如何,「馬英九抱大陸大腿,大陸就是支那!」是足夠簡單,足夠有力的煽動,這樣的問題面前沒有任何理性討論的空間,除了引起對罵,毫無意義。

我還是想說,在深綠口邊,台灣就對應中國,只有自認中國人的口邊,才有大陸和台灣之別,「大陸就是支那」這句話很怪異。這個事情在轉述中應該丟失了大量前後文,甚至在轉述者腦中重構過了,針對這樣的「事實」討論,也沒有意義。

【余和平的回答(21票)】:

讓我們來心平氣和地討論一下。是否「詆毀」,是否「侮辱」,暫不討論。馬英九是否抱誰的大腿也不討論。我只想討論一下「大陸就是支那」這句話。

?

到目前為止,距丁俊暉和塞爾比的下半場比賽開始還有兩分鐘,回答者以及一些答案下的評論者對「支那」一詞持不同的看法,有的認為有貶義並附上了維基百科的相關詞條,有的認為沒有。好,討論就從這裡開始。我針對的是認為沒有貶義的觀點。

?

如果「大陸就是支那」這句話中的「支那」一詞沒有貶義,那我想請問,該教師到底想表達什麼意思?

?

如果教師說「大陸是China」,好,我可以認為他是在講翻譯。

如果教師說「大陸曾是殖民地」,好,我可以認為他是在講歷史。

如果教師說「大陸是暗黑星雲」,好,我可以認為他是在講天文。?

如果教師說「大陸是荒漠」,好,我可以認為他是在講地理。

如果教師說「大陸是盆景」,好吧,我可以認為他是在講文藝。

?

但是,如果「支那」一詞沒有貶義,該教師等於在說「大陸是中國」。這有什麼意義呢?這不幾乎就等於說「台灣是台灣島」嗎?

?

我一個表都不帶,就是個人的觀點。我認為,如果說「支那」一詞沒有貶義,連那位教師本人都不答應。他氣急敗壞臉紅脖子粗(純個人猜測)地忙活了半天,就是為了講一句連對中學生都無需多解釋的同義反覆嗎?

?

任何語言裡都會有詞義的升降,從褒義變為貶義,或相反。也許30後或50後會認為「小姐」一詞沒有貶義,因為那時候這個行當消失了或公開化了。現在(哦不,等天亮以後吧)你到北京的大街上隨便對一位MM叫「小姐」看看有什麼反應。說「你才小姐呢,你們全家都小姐」是輕的。同理,如果有人說「某某人是小姐」,又解釋說「小姐」一詞沒有貶義,相信多數人會評價說這人腦袋一定是讓天安門給擠了。

?

小丁怎麼樣了?

【楊帆的回答(22票)】:

我很納悶,在我們國家,無論是網上或者線下,出口就是「日本鬼子」「韓國棒子」的人少嗎?為什麼人家說一句支那就要跟他據理力爭改變他的看法?如果這種事都要談個「理」出來,那你怎麼不跟仇日憤青心平氣和地交流關於日本的看法?見過憤青殺傷力的都知道這是扯蛋。

還有說什麼侮辱的,你能心平氣和地看待天朝民眾侮辱日本人,造謠韓國人,怎麼見不慣別人侮辱中國人?嘿,我就想問,你這截然不同的反應到底是侮辱的本質不同還是僅僅是侮辱的對象不同?就我個人而言,我就不止一次在課堂上聽到老師破口大罵日本人,並且髒話連篇。

說到底憤怒的人還不是因為你把國家和自己建立了聯繫,人家把一船的人都掀翻了,但你卻非要往船上擠,人家的偏見算不上多正確,但至少正常,誰他媽沒偏見啊,但人家至少沒有指名道姓攻擊你個人,如果他真的因為你是大陸人的關係,對你有明著歧視行為,你再反擊也不遲。

最後我還是那句話,人家攻擊的不過是個圈子,但圈子跟你有個球關係啊,你不能因為你站在這個圈子裡就把自己和圈子劃等號,圈子是圈子,你是你,別人怎麼看那是別人的事情,別人看不起圈子是一碼事,別人看不起你那是另一碼事,至少在這個問題上,我沒有看到那個老師有看不起你朋友的行為。

這個圈子可以套各種國家/行業/地域。

【馬嘯的回答(15票)】:

我的態度是既然對方先出招,我從來不會據理力爭或者是巧妙化解,人家都騎到你脖子上了你還能禮貌地請他下來?

你讓台灣的老師先去wiki一下「支那」到底來源於哪,原本是什麼意思。經過wiki我們得知支那在某種程度上是有歧視意義的,而且這種歧視用法在台灣現在更常見了。所以我決定跟他吵(個人性格使然)。

既然是吵架,就不用跟他們講什麼兩岸關係了,如果是我,我就這樣說:也就你們這些被日本統治了幾十年的人會被日本人教育地以為「支那」是罵人的話。本來多好一個詞,都被日本人搞壞了。本來是日本人用來稱呼你們的,你們現在用來罵別人,不覺得好笑麼?二戰之後日本政府都公開發佈公告停止官方使用支那這個詞了,你們還在用,嚼著別人吐了的饅頭,覺得自己很有文化麼?還教授呢?

當然,如果你想繼續吵架的話,那說辭就多了去了。很多問題上都可以對台灣人進行嘲諷,比如,你知道如果大陸遊客不來台灣你們會有多少人失業麼?等等。

當然, 這些諷刺的話邏輯上是站不住腳的,只是起到惹怒對方的作用,台灣人也可以說:你知道大陸有多少人用HTC手機麼?

吵架,就不用管那麼多,狹路相逢勇者勝,誰罵得多,吵的對方接不住了,你就贏了,嗯。

P.S.以上只是為了吵架,切不可先出手,不要先惹事,但是如果對方先惹了你,不要讓他們覺得會罵兩句人就很牛逼了。

PPS.樓主問題的原句是:大陸就是支那,這應該不是一個政治上的問題吧,就是地域歧視啊,也不是種族問題。我僅就樓主提出的語境來做出自己的回擊。

如果實在國外,這就不僅是地域問題了,會上升到種族問題的層面,到學校相關部門投訴就行啦。國外對種族問題是很敏感的,而且在大學這種嚴肅的地方種族歧視的言論是很危險的,所以教授在講課的時候一般不會有這種言論的。

PPPS.不同性格的人對這種問題反映也不一樣,有的人覺得沒什麼,有的人覺得被罵了一定要還擊(比如我),這基本是個人性格問題,不見得就有極端民族主義的傾向。

【常威的回答(9票)】:

之前以為是在歐美呢,那個直接回嗆或者投訴都是管用的。現在才發現是在台灣,就我的經驗,會在公開場合討論自己政見的台灣人,除了政客就是傻逼。

按照不和傻逼吵架的原則,所以首先的建議已經回落到不回應了。

可是我又忍不住要回嗆,那麼你可以直接說,老師您到底討厭的是大陸這個國家還是這個政府,如果是政府,完全理解,如果是這個國家,那麼請問老師能分清國家和政府的區別麼?

【Alexandrus的回答(11票)】:

這種問題在歐美就相當麻煩了,我是說對那個老師而言。?

我一旦舉報他"種族歧視",對他而言後果將會十分嚴重。也正因為這個原因,這樣的事情在這裡很少發生,教員和職工基本上都會十分小心的處理這方面話題。絕不敢越界,也不會輕易即使是在邊緣涉及這個話題。由於歷史原因,歐美各國在這個問題上都十分敏感,即使是在校園裡。

我想,對於提問者補充的台灣的例子,多半可以歸結在台灣自己身上,是他們自己的心態不夠開放,也不夠成熟。台灣這個地方,近年來"島國心態"越來越嚴重,我想在這裡重新強調一遍,"歷史永遠不會屬於它們"。不足為慮。?

P.S., 前一陣在推上看到有人說自己認識的台灣青年很多都是支持馬英九,我身邊的情況亦然。雖然認識的台灣青年不多,但都直言更傾向於支持馬的效率政府。

【陳龍的回答(8票)】:

@王亞暉 建議仔細看一下提問者的話。看看是在什麼場景下,發生了什麼。而不是抱著你這句「不要想太多,做好自己的事情」去適應任何情景。

就事論事(假設是提問者的複述正確沒有遺漏)。首先老師說「馬英九抱大陸大腿,大腿,大陸就是支那!」這裡面大家爭議的有兩個詞。大陸、支那。根據這位老師把大陸這詞用在與馬英九這樣的政治人物同級下,應該是特指政府沒錯, 至少這句話本意不會是「馬英九抱著大陸老百姓的大腿!」。馬英九抱著大陸政府的大腿,嗯,還是這樣有可能一些。

再說「支那」。我本人很難贊同@王亞暉同學的「支那」只是音譯這樣的鬼說法。誠然,也許支那當初是因為音譯而產生。而後來戰敗清政府的那群日本軍國主義者稱呼中國為「支那」,您還覺得只是一種善意的音譯?糊弄鬼呢吧。我相信文中這位老師不是白癡。他不會不知道支那這個詞語在大多數中國人(當然不包括您,我不能順便代表您)耳中有多麼刺耳。就算這位老師說支那只是「善良的音譯」,但他作為一個大學老師,不知道「瓜田李下」嗎?他沒有義務不用一些含有爭議的詞語,來避免傷害他的學生嗎?

當然這位老師並沒有去避免傷害,他反而在主動傷害。請看接下來發生什麼。大陸學生說了一句沒有任何火氣的話「請老師尊重因為這裡有大陸的學生在」。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老師在用了「善意的音譯」後。為什麼會說出讓這位學生出去的話。

本人更覺得奇怪的是下面一眾「台灣學生」哄堂大笑,不知道這群學生本著什麼樣的心態在笑,他們在笑些什麼?這不是小學,不是看到課堂什麼熱鬧都會大笑的年齡。

?

PS:本人覺得,大家可以從「提問中這位老師是否合格?「這個角度來分析一下問題。

可能一個善意的場景是(首先假設這位老師真的沒有噁心,只是言語過失):當這位老師不小心用了支那這個善意的音譯後,在他的學生表達了自己需要被尊重的意願後。這位老師意識到了自己言語的過失,先誠懇的跟學生表達一下歉意,然後做出如下解釋「不好意思,造成這位同學的誤會,容我解釋一下:我說大陸並沒有指大陸的人民百姓,我指的是大陸政府。用了支那這個詞語我感到抱歉,因為我的情緒過於激動···」。皆大歡喜,也不會有後面台灣學生滿堂哄笑,這樣讓人不解的情況。

?

對於作惡的人,總是有一幫自以為品行高尚的的人,去為他們開脫,無非是要勸別人保持高尚的素養,以德服人,以理動人。典型中國政府外交式做法。不評論了。

?

只是作為一個有情緒的普通人而已,相信文中的大陸生也是這樣的一個普通人。請想想當時這位學生在「滿堂大笑」時的無助感,請你們侃侃而談政治、民族、國家這樣的哲學時,別忘了自己也還是一個人,有感情的人。就算你成為了聖人,也別忘了大多數人還不是。

【王小閒的回答(6票)】:

不知道為什麼一些大陸出去的孩子總像腦袋被門擠了一樣,比如2樓說的那個升台灣國旗(或者說地區旗)問題我覺得那是對人的一種尊重,你們國家和台灣的關係是你們政治上的分歧,為什麼好好的一個人要參與到這裡面來表面表達愛國,還自以為高尚情操,其本質就是對人的不尊重,換句話說這關學校什麼事。還去抵制鬧事實在丟人。如果我在美國見到任何一個台灣人我都會叫他們台灣人,憑什麼非要怕中國學生流氓團而稱違心的稱自己為中國人。?

另一個最恨的問題是很多人見到老外第一面都會說「我們中國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 如果你真是歷史悠久,文化強勢任何一個外國人來到中國,或者在本國一定都已經早有耳聞深受影響了。這種自己被洗腦還要強迫別人洗腦的人實在討厭。同理如果你的祖國民主,自由,有強大的文化,經濟自然會有台灣同學說自己是中國人並為之驕傲。就如同幾十年前出國的學生怕自己被瞧不起說自己是日本人韓國人一樣。人家一說是台灣人,沒找誰沒惹誰。一群中國瘋狗就衝上去了聲稱自己受到傷害,在我看來這樣的人還是早早自己了斷的好。省的危害社會。

【劉力楠的回答(4票)】:

說個朋友的事吧(在泡菜國)

朋友做出租車,司機跟她說用過一些中國製造的東西質量不好容易壞。朋友說,「中國製造的東西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好的就貴點,不好的就便宜點。韓國的公司大概是為了節省成本進了不好的東西。」

【相酷的回答(5票)】:

很多留學生在海外跟台灣學生針鋒相對,替外交部打壓台灣人,我覺得他們搞錯了方向,你又不是外交部,幹嘛要做外交部的事呢?只有一個解釋,利用外交的不平衡讓自己爽。

至於台灣學生說「你們這些大陸學生」這樣帶有歧視性的話,我覺得還是寬容點,大陸人不也會歧視台灣只是一個省而不是一個國家麼?彼此彼此啦。

總之,歧視是普遍存在的,不要帶有大國沙文主義的心態去對待。

【曹夢迪的回答(3票)】:

我個人的想法是這樣:

如果你在一個法制國家,有任何人以公開的言論詆毀侮辱你的民族,如果你證據確鑿,有兩條應該做的:1。將此事反映給相關的權力機構。2。報警。如果你有十足的,無可辯駁的證據而你又受到了嚴重傷害,可以考慮訴訟。

你所舉的例子中僅有「大陸就是支那!」一句有侮辱性,但僅限於用日語或漢語說的時候,如果所說的確是漢語或日語,可以錄音提起訴訟。如果所說是其它語言則無明顯的侮辱,最多只是讓人不爽而已。

訴諸法律的一大好處是很容易幫你弄清楚你究竟是受到了侮辱還是在矯情——如果矯情的話你根本連訴諸法律的意向都不會有。

另外一個好處是你站的位置有利,在法治國家講法,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沒有人敢以任何理由說你的行為不對;大家也都會相信你是認真的,而不是借題發揮;另外也避免了你在大庭廣眾之下未經任何準備,就被一個操著某種你不精通的母語的人用語言優勢壓得理屈詞窮的尷尬。

當然,如果不是法治國家,那如果你覺得不爽了,跟人家去辯論,罵戰甚至動武都可以,相信你自己能掌握分寸。

【鄭昊的回答(3票)】:

首先,支那一詞在日語裡好像沒有貶義,但是在使用過程中漸漸產生貶義,在這個現實語境中,應該也是在侮辱大陸的,那麼支那一詞是負面無疑。其次,大陸一詞代表什麼?大陸的中國政府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我覺得這個是有很大歧義的,就其前面提到馬英九而言,似乎是指大陸政府,但從支那一詞上看,又像是後者,所以我覺得應該讓那個老師解釋清楚,不要造成誤會,如果他批評政府的話,我覺得沒什麼問題,理由不用說了吧,我們也每天幹這事,如果是後者,我覺得他如果是個合格的老師的話應該考慮環境來說話,很多時候我們不一定能在任何意義上都說對方是錯誤的,不同人有不同的觀點,但是要做得相對好的話,應該慎言慎行,不太合適的話不應該說,不能說他錯,我只能說這不合適,如果是我,我就請他解釋清楚,考慮在座中國人的感受,當然這一切的前提,是他明確說他罵的支那是指所有大陸人,因為我也是其中一員,他沒理由這樣指責我。

我覺得lz問題本身是個簡單的問題,但是被推而廣之了,已經離開他原來的層面了,如後來同學所說,已經是在討論民族主義和愛國主義要不要的問題了,這個就說不清楚了。

【Zhang Fuguang的回答(3票)】:

面對他人的譏諷和偏見,沉默是最好的回復,你沒有義務去糾正一個不明真相的人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不要讓這些愚人耽誤自己的時間。生活不是非黑即白的,每個人都從自己的井口窺探這個世界,即使是精神病人不也有保持其偏見的權利嗎。退一步講,即使看似機智地維護了自己的面子,也無法改變對方內心的偏見,唯有自身具備強大實力方可震懾之。 愛國不是靠說的,是靠做的,做個學生就一門心思好好唸書。?咱把自己的功課做好了,他對中國再有意見也不敢在你面前得瑟,這就夠了。

------

補充一句,就問題中那個老師的行為,不能說他這麼做符合職業道德。他站的是什麼地方?三尺講台,傳道授業解惑。說這話是什麼時候?在課堂上,那是他的工作時間。他說這話什麼意思,是個會講漢語的就知道什麼意思。佔著學生們學習的時間站在講台上扯和學業無關的淡,就不對。我不知道他教什麼課,但是哪門課需要扯上馬英九?想發表個人政治見解,可以,有立法院,有民意代表,該去哪兒去哪兒,該給誰講給誰講。課堂上扯蛋的老師純粹有病,也不想想,學生們難道大老遠跑來是為了聽你譏諷政治的麼?

【Michelle Wang的回答(2票)】:

拋開民族自尊心及自豪感,客觀的看待這個問題,把中國放在國際大環境裡看,其實找到自己滿意的答案並不難。 真正深入研究中國或亞洲地緣政治的中國或外國學者都會很謙虛地講 「我很怕發表對中國的評論」 - 中國很複雜 ( 民族差異,地區差異,語言文化差異,經濟發展階段差異)。在學術圈子裡我們常說"China is not one China", 其實是說 一個中國只是是政治上的規劃,中國有太多面,太多層,很難窺其全貌。 很多時候作為身居海外的中國人,我們被理所當然的當作「中國專家」 -其實我們只是「中國人」。 沒有多少人能很完整的看到國家各個層面,並且提供客觀的分析。我們個人的成長和教育背景都會讓我們帶上有色眼鏡。把中國目前的狀況放在全球背景下來分析,就更加困難。另外我們也常說「Eveyrthing you say about China is probably true somewhere ( at some point in time)" 其實這個很精闢,事實也真是如此。

?

在商業環境裡,我們總問「為什麼亞洲裡只有印度出口了全球CEO ( 百事,MasterCard)?" 從人口和數據統計的角度來講,我們應該要佔到幾個席位。但是怎麼一個沒有全球CEO是中國人?80%的回答都是中國的複雜性×對國家的深度瞭解需要長時間的積累,正如我們家族很大人很多關係也很複雜,我們很自然的也就無暇估計鄰居了。

如果民族自尊心受到傷害,最好的辦法是在瞭解宏觀局勢的背景下,提出自己的觀點和分析。我們總講有理有據-很多時候很民族自尊心掛鉤的時候就要做到有理有據並且客觀很不容易。一味糾纏自己情感受傷害,於人於己沒有好處。每次我聽到大家講''中國製造」意味著「質量差,價格低」 - 如何反駁 ?-事實不完全如此,但這的確是現狀。日本製造和韓國製造原來也意味著「質量差,價格低」 - 人家花了20-30年改變現狀。中國製造會不會有不同的涵義? 當然!這個只是經濟發展的階段,每個國家都要經過的道路。最近去越南,越南人也開中國製造的玩笑。有時候,與其爭辯不如一笑了之不就完了!?

【吳鴻亮的回答(2票)】:

就像許多中國人見到德國人就要問納粹一樣。誤解總是存在的,不一定需要據理力爭。事實上中國很多事情確實做得很爛,咱先有個低人一等拚命去學最後各種論文考試干死他們的心理就挺好。

【梁芷寧的回答(3票)】:

主觀的說一句,民族主義都有一點不經大腦的感覺。好像跨過了各種思考的過程直接跳到了一個偏激的結論。其實出生在哪個國家,擁有哪個國籍,都只是一個幾率問題。剛好出生在非洲就免不了日曬,剛好出生在剛果就躲不過雨淋。剛好出生在台灣就是台灣的人,剛好出生在大陸就是大陸的人。想想你自己為什麼是中國人,只是因為你剛好在這片土地出生而已。為這種虛無縹緲的幾率問題吵架幾乎顯得有點荒誕。

中國這片一切皆有可能的土地已經發生太多無法理解的事情。接觸過的外國人一說起這些怪事就兩眼放光,好像他們祖上三代都清白無比一樣。但是我天真而樂觀的相信他們針對這些種種亂象的討論還是對事不對人的。渺小的我表示理解同時無法理解而且虛心接受批評。可是假如討論的亂象被高度總結,被提升到一竹竿打一國人的程度,我瞬間覺得自己高大得可以無視眼前的國際友人。台灣人又如何啊?台灣的兩千三百萬人都只是剛好投胎到美麗的小島而已。假如被拿來做文章的只是地域二字,例如美國豬,南韓狗,日本鬼子這種蔑稱,你完全就可以把對方當作腦袋被夾了的人。這位支那老師明顯難逃已經被夾過的嫌疑。

【Wang Hailong的回答(3票)】:

我想問 如果你當時站起來罵老師 白人都是SB(不知道你們老師是不是白人) 你老師會有什麼反應嗎? ?我相信可能沒什麼反應 因為他不覺的白人都是SB

很多時候這可能源於受害者心態 你把你自己當成受害者 當成弱勢群體 當成"支那" 所以別人在說你是"支那"的時候 你會這麼大反應

再舉個例子 你和人吵架 你罵他肯定會攻擊他的弱點 比如如果他的母親是"失足婦女"?你肯定會罵他媽媽是雞 在這種情況下 他沒有辦法回罵你一句 "你媽才是"的 因為他理虧 他媽媽就是 最後只能打架收場

所以 你要讓人覺得你不是"支那"(其實我不知道這詞什麼意思) 那你要先覺得自己不是"支那"

看了大家的回答 @阿pp?的分析很正確啊 "支那" 這個詞好像是日本人發明了 難道你在美國上學 是日本老師 而且還用日語授課?

PS:

現在很多人說中國很強大 要是聽到別人說"中國還不行"這種話 會立馬反駁 因為連他自己都不覺的

【Zelig的回答(3票)】:

與其去所謂「據理力爭」,不如事後心平氣和地和那老師交流下看法,進而瞭解下深綠民眾為何會對大陸以及共黨有如此大的敵視。

就你的反應來說,你的確還需要好好去「學習」,不僅是專業知識,還有風土文化。

【楊威的回答(2票)】:

其實我覺得這事沒必要上綱上線。

他們鬧著,你就聽著,據理力爭什麼的沒用,人家只會拿你開心,根本斗不起來。

這種鬧騰本身就是民族情緒的不合理的宣洩,你真要上去鬧,倒霉的只是自己。

至於怎麼對付他們,有一句咱大陸人土話:別看現在鬧的歡,小心將來拉清單。

咱大陸人,一要低調,悄悄進村,放槍的不要;

二是實際,你去台灣去國外幹什麼去了?學習!學習最重要。

三是自信,他們那幾句酸話能怎麼樣了,這是咱們強大的證據,你看美國人當初也被歐洲人看成是土包子,暴發戶,現在不也是豪邁的很。學什麼阿拉伯,學什麼台灣小日本,咱都不要。咱大陸人唯一的敵人或者說目標就是美國,學習美國,超越美國。

等咱強大了,等咱有錢了,跪舔的都是那班笑話你的人。

【張建偉的回答(2票)】:

你把他當中國人還是台灣人?聽你的口氣是把他當做台灣人。

這個例子好像有一丁點不恰當,僅僅是一丁點

他罵的是大陸,不是中國。不過從話中可以感覺到他是排斥大陸的,這是他的政治觀點。

身為大陸人,我是不能接受他的支那說法,我不知你怎麼辦,如果他僅僅是表達政治觀點,那沒問題,一切都好說,但只要說了那句大陸就是支那,那就對不住老師的臉了。

【lingger的回答(2票)】:

其實香港人不也和大陸人較勁麼?很多不是一個省的人都有可能較勁,甚至2個村之間也會較勁……

如果都上升到一個大高度,有的搞。

別忘了,大家同住一個地球。

我贊同胡主席小背心的做法。

?

【吳如翔的回答(7票)】: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講台上那位只是一位老師,他所說的只是自己的觀點,你不能要求他說話的時候還要考慮中立。不能因為有陸生在,老師就不能說討厭大陸的話呢?那如果老師覺得周傑倫長得不好看,是不是還要先問一下現場有沒有周傑倫的粉絲才能說呢?

另外,老師是在上課,不是在開辯論會,為什麼要據理力爭呢?為什麼要反擊呢?假設你是一個基督徒,學校安排了一堂佛教的課,課上老師介紹佛教是如何看待這個世界的,告訴大家這種看法有多麼正確,告訴大家基督教的看法是不合適的,難道你也要拿起聖經反擊嗎?你只是在上課而已,不管是否接受,你聽聽就好了。或者你可以在私底下用email或者其他方式與老師溝通。沒有必要站起來反擊。如果是老師某一個實驗結果出錯了,你可以指正,但是政治觀點是因人而異的,你可以私底下跟老師就這個問題談一談,但是不能在課堂上這麼做,因為這門課肯定不叫做「大陸是不是支那」,所以不需要花太多時間討論這個問題。

習總訪美的時候路上那麼多示威者,有焚燒五星紅旗的、有喊口號抗議的……難道習總要把車停下來一個一個跟他們理論一番?把他們都教育成一個熱愛中國共產黨、熱愛中華人民共和國、熱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嗎?

【Wayne的回答(2票)】:

看了一遍上面的答案,貌似都在探討 支那的含義?和是不是應該反擊這兩個問題

其一,支那是含有鄙視意義的詞語沒錯,就像對黑人說Nigger一樣。這點無需爭論,詳見維基百科和百度百科:

zh.wikipedia.org/wiki?

baike.baidu.com/view?

其二,如果一人指著鼻子罵到你家門口,你會不會反擊。

如果不反擊,別人就必然認為是你理虧,把這個屎盆子扣到你頭上是理所當然。

這不是關乎民族不民族主義的問題,越是開放的國家越能存在異議,但是卻不允許存在民族歧視,雖然在本來就是民族歧視者本身視野和修養的問題。

那麼好,果斷反擊。竊以為 作為一個計算機學院的學生,薄錦的答案出彩的異常。另附一答案:

你:請問老師,我想請問下支那的含義?

老師此時若意識到自己失語,當會改正。(相安無事)

若不然,可按照以下邏輯進行反擊

1.敘述出支那的含義,特別強調:支那是晚清和侵華時期日本人對全炎黃子孫的歧視

2.不管台灣人還是大陸人全是炎黃子孫

3.教授是台灣人,屬於炎黃子孫

4.作為一個炎黃子孫幫著日本人侮辱炎黃子孫,並且還用在侵華時期的侮辱性稱呼(佔領道德制高點),不僅是對大陸人的歧視,還是對在場的所有的台灣人的歧視(多拉盟友)。這是對中華民族的血腥的傷害,這是赤裸裸的漢奸行為。

5.如果老師拒不道歉,揚言要告到學校,給他敘述出後果的種種慘狀(道德上進行譴責之後,進行威逼利誘)

6.各種不行之後,直接武力解決吧。

以上答案僅供參考,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interzhang的回答(0票)】:

分2種情況吧。一種是批評的是事實,一種是歧視。

比如,我是學外語的,記得外教對中國唯一厲害點的批評就是談到盜版說」覺得為什麼中國人自己不去製作動漫,老去抄襲,盜版別人的「。這個是事實,你沒法反駁,你不能說我們沒抄。

但如果是歧視就隨機應變了。

【董金的回答(0票)】:

從自身找原因吧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1949以後的 天?朝 ?之於歐美就好比 ? ? 2000年前的 日爾曼 之於 羅馬一樣

都是 ?野蠻vs 文明

我們的國家曾經是文明古國,但現在文明開化程度 ?遠列與世界文明之後

尤其是1949以後, 一個連自己憲法都不遵守的國度 你能指望它文明麼?

【張路的回答(0票)】:

??? 我覺得首先要把對黨,對某些政治體制,對特定政治人物的評價和對中國國家統一,中華民族和 中國文化的詆毀或誤解相區分開來,對於後者作為一個炎黃子孫都有義務給予及時的還擊,這沒有話說。但是對於前者,要有我們自己的判別力,畢竟別人在這些問題上有發表自己看法的權利,如果你覺得實在不能接受對方的看法,可以在私下和對方做交流或者是當場以合適的方式不卑不亢的發表你的看法,如果教師的看法依然頑固並且可能有對你不利的舉動易或侵犯了你的尊嚴,在保留證據的情況下可以向管理層反應,相信一般能解決問題吧

【公寧的回答(0票)】:

現在想這個問題,那個反擊的同學應該是文科生,而且要麼是智力障礙,或者是腦部殘疾。

【陳宇峰的回答(0票)】:

有關係麼?他人的理念。是來上學的又不是找麻煩的。

【黎佳圓的回答(0票)】:

有的在教會碰到過。回嗆。最討厭在美國講西藏問題。

【Peter的回答(3票)】:

我覺得這個問題的重點不在於對方詆毀你的國家或者民族,而在於對方有沒有在事實上攻擊到你。就像我們都知道一般來說黑人比白人醜,但是在黑人面前說你們黑人比白人醜,這樣合適嗎。

【adaoada的回答(3票)】:

我覺得現在大陸人都太玻璃心了. 大陸什麼樣子我們都心知肚明, 但是這種事一經別人口說出來就總是心碎一地. 其實完全就不用當回事. 老師說的是大陸, 只針對總體的, 又不是專門針對某個學生. 反正大陸在別人心中已經是這樣的了再怎麼爭論再怎麼面紅耳赤都無濟於事.

大陸學生應該放寬心, 被dang洗腦久了聽聽不同的聲音沒壞處的.

【周南的回答(0票)】:

剛剛知乎團隊告訴我,「涉及政治的問題以及不適合公開討論的敏感問題」是知乎上禁止提交的內容之一,看來這個規定是選擇性實行的。這些受了委屈的問題就可以提。

【七海的回答(1票)】:

首先您得有能力判斷是不是詆毀。詆毀和批評是不一樣的。

對事不對人,也許您覺得是詆毀,其實是非常中肯的批評呢?那也許本來就是我們做的不對的地方。

一個民族不缺愛國主義,缺的是理性的愛國主義者,既能看到美也能看到丑,只有理性地審視,自省,才是真正地愛國,才能推動國家的進步。

【墨墨的回答(0票)】:

一切都該源於自身的強大,尊重不是自己爭取得來的。就算人家口裡不說,心裡怎麼想你能管得了嗎??自身強大了,民主了,合乎普世價值觀了,不做世界的另類了,尊重就不是問題。

【趙琦的回答(0票)】:

其實這個老師是在損馬英九,把支那這個稱呼安在大陸人頭上已經算十分尊重了,現在大家都稱我們是蝗蟲,是豬。你們這些大陸留學生就知足吧。我要是碰到外國人罵大陸,我還要教他怎麼罵,告訴他他所不知的大陸人噁心的行徑,素質如何之低,沒辦法,這是事實,因為這個國家、民族63 年已經被徹底毀了。

【補佳林的回答(0票)】:

鄙視之即可。

【御宅暴君的回答(1票)】:

這問題問得不好。老師的論據和結論是什麼?描述性假設和價值觀假設又是怎麼樣的?有沒有推理謬誤?是人身攻擊謬誤嗎?我就不得而知了。

建議原提問者先閱讀《Asking the Right Question:A Guide to Critical Thinking》再回來描述具體的來龍去脈,不過可能原提問者讀完該書時可能都不用來問這問題了,所以實際上這也是一種辦法,如果原提問者的出發點是為了進行批判性地反擊而不是反人身攻擊的話。

PS:如果歸根結底是價值觀取向分歧的話,請原提問者補充清該老師的價值觀取向,到時再繼續討論也不遲。說實話在價值觀上的說服是很累人的,所以大陸政府保留了違背不可證偽邏輯、有悖於道德的博弈性威脅:當台灣政府被反動分子(這概念當然由大陸政府隨意定義)完全支配的話,不排除「正義地解放台灣人民」的軍事手段。

【marquis bleu的回答(1票)】:

在發達國家民眾眼中,中國就是「秩序破壞者」,所謂友好,是我們一廂情願的想像。不過,指名道姓詆毀中國的,都是些LOSERS或者LOSERS的代表,因為主流社會的上層人士為了賺錢再恨中國也要閉上嘴。跟罵中國的人理論,你用的不是母語,他們已經認為你被洗腦了,你說不過他。切記,不解釋,跟他沒必要廢話。

比如以TIBET問題為例,不爭也是鬥爭的一種方式,他說他的,你不理他,他要讓你說,你可以講:

A你們的歷史寫得很清楚,你們的政府說的也很清楚,那裡是中國的一部分。

B你又沒去過,你的信息來源是二手的,怎麼說服別人?(

CTIBET如果動亂就是災難,政府一切恢復秩序的努力是得到大多數中國人支持的。

我還遇到過法國人指責中國在非洲搞新殖民主義的,我就明說,中國人在非洲的存在,是你們不想接受也要接受的現實。現在不習慣,以後你就習慣了。

【阿pp的回答(12票)】:

馬英九抱大陸大腿,大陸就是支那!

grow up! young man!

無法正視自身缺陷的民族是沒有前途的。

另外我質疑」大陸就是支那「此句話的真實性,據我所知,除日語和漢語外,其他語言應該沒有」支那「一詞,請問哪位老師說的是什麼語言?

提醒各位很多拉丁系語言中,中國一詞讀音接近」Shina「

ps.「自己可以說一萬句不好,但不會允許別人說一句它的不是」?

這種狗屁理論趁早扔了吧。

點沒有幫助和反對的人,別做阿Q了。醒醒吧。

標籤:-政治 -陳浩 -文化 -教師 -留學生 -國家 -供求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