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評價奧巴馬在 2015 年國情咨文中提出的要實行社區大學免費制度?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如何評價奧巴馬在 2015 年國情咨文中提出的要實行社區大學免費制度?

2017年12月0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4 ℃ 次

【倪不知的回答(54票)】:

看了一下大家的答案, @talich 的角度很有意思,從這個政策對民主黨2016大選的意義切入.

政治方面的東西我不是很懂,作為一個教育政策的研究者,只評價一下免費社區大學的政策意義.

首先,為什麼奧巴馬會提出這個政策?

美國現在有接近一半的undergrad是在社區大學上學.並不能簡單的說美國教育體系的核心問題是公立的PK-12很爛.既然社區大學服務這麼多人,那解決它的問題完全而且十分有必要作為獨立的政策命題來討論.

奧巴馬在他的第一次國情咨文(2009年)就提了一個目標:要讓美國在2020年重新成為世界上擁有college graduate比例最高的國家.他們曾經是,但現在不是了.而且2012年OECD的報告就打臉了,他們在這個數據上的排名繼續下滑,只排在世界14位,韓國,日本,加拿大還有一眾歐盟國家都比美國強.這裡的背景是什麼呢?第一,歐盟和東亞國家在大幅提高高中畢業生上大學的比例;第二,不像美國之前只重視四年制大學,歐盟和東亞非常注重1年和2年的professional credentials.

那美國想要改變現在的局面需要做什麼呢?

第一,要繼續增加大學的入學率.同樣是在2009年的國情咨文,奧巴馬也提出了必須讓每一個人都高中畢業至少上一年大學.不管是四年制本科大學,兩年制社區大學,還是職業技能培訓,一定要上大學就對了.這個訴求到了今年,就變成了要讓大學的前兩年成為和高中一樣的義務教育,每個人必須上.

第二,要減低大學的輟學率.換句話說,要讓每個去了大學的人都拿一個學位,不管是bachelor's degree,associate degree還是certificate.美國是發達國家裡大學畢業率最低的(與18個OECD國家相比),這背後就是高的讓人發指的大學輟學率:2008年秋入學的大學生裡,只有56%在六年內完成了一個學位.注意,是六年內哦,任何學位(包含certificate)都算哦.

相比發展已經比較成熟,水平世界領先的四年制大學,現在的問題顯然來自於社區大學.要改變現狀也必須從社區大學入手.

總結一下,這個政策有兩個目標:

1. 讓接受14年教育成為整個社會的常態;

2. 讓更多人拿到大學學位

那社區大學免學費可以解決現在這些問題,達成以上目標嗎?

基本的答案是,光免學費不夠.

先明確我的一個觀點:現在的社區大學,學生是上不起的.

前面有答案說社區大學的學費已經很便宜了,但上學的成本不光是學費而已,還有住宿,交通,各種雜費,書本費等等.很多社區大學,雜費(fee)比學費(tuition)更貴.另外,要知道上社區大學的並不全是18歲父母給付學費的傳統大學生,這裡面有很多人要負擔自己甚至整個家庭的生活.所以對他們來說,最大的成本其實是因為上大學而不能上班賺錢的時間.

有2/3的社區大學學生上學的同時還要工作,1/3還在做一份全職的工作.有研究表明上學同時一周工作超過20小時,就會嚴重影響學生完成學位的可能性.

這就是為什麼即便有了Pell Grant,大多數社區大學的學生仍然很艱難去支付一個完整的高等教育.

免學費聽起來很好,但問題是如果有了這項這策之後,學生不能繼續拿Pell Grant去支付其他的開支,一樣無濟於事.

更重要的是,成本僅僅是社區大學完成率低的一小部分原因.

我以前很不理解為什麼那麼多美國人上大學上著上著就跑了,現在漸漸明白實在是學校沒有給學生提供足夠的支持和指導.在中國,不管好大學還是沒那麼好的大學,學生進校後課程大體是定好了的,基本上你知道要去上哪些課,不掛科都能畢業.可是美國不一樣,更多時候需要學生自己去搞清楚要拿某個學位我必須完成哪些東西.而且社區大學很多都是家裡的第一代大學生,父母也沒有大學經歷,沒辦法給孩子提供任何的幫助,學校沒有相匹配的指導和咨詢的話,學生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往往上一兩個學期就不再來了.

另外,社區大學雖然現在會提供很多偏向於職業技能方面的項目(career and technical education),但更傳統的,社區大學還是作為四年制大學的跳板,更多還是文理項目(liberal arts and science education).這些項目裡是什麼課?西方文明史,英語文學鑒賞,政治科學入門之類的.這些形而上的課也許對於哈佛耶魯的學生鍛煉理性思維很有用,可是對於來上學就是為了找工作,從藍領家庭出來的社區大學學生來說,要是沒有明確的目標,最終沒有轉入四年制大學拿到本科學位的話,上這些課除了讓他們更迷茫更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來讀大學以外,豈不到任何作用.

近幾年一直有讓社區大學的項目指向性更強更結構化的聲音,但這種改革爭議性非常大.我本人也參與過類似的項目,去一個州調研的時候,在場的很多社區大學老師就反對削減liberal arts的課程.當時我印象非常深刻,那個學校畢業率只有7%,可是有個老師還是堅持說給學生自由的選擇是美國高等教育的根基.讓我相當無語...

事實上,催生出奧巴馬這項提案的田納西和芝加哥免費社區大學項目,免費都僅僅只是項目很小的組成部分.那兩個項目之所以成功的提升了學校的畢業率,也要歸功於他們給學生提供了更多的資源,包括設計出更明確的項目要求,嚴格的記錄和監管學生完成學位的進度,給學生更好的課程選擇和轉學方面的咨詢和幫助等等.

另外,如果社區大學免費了,質量如何監管.而且現在的提案表明聯邦會支付3/4的學費,這意味著每個州都要在高等教育上投入更多,否則學校收到的實際資源會比原本的更少.

所以,先不論這個提案很有可能現在通過不了,即便施行了,要想達到預期的目標也不容易.

但我仍然認為,奧巴馬在國情咨文這種場合提出這個政策是積極意義非常大的.

這一兩個星期,各大媒體都在熱議民眾對高等教育的承受能力,以及how far the public should go to subsidize education.

同時,這有助於民眾改變?我最少應該讀多少書?的基本觀念.

橫向來說,很多與美國平均收入水平相近的OECD國家早就實現義務大學教育,甚至義務終身教育了.而在已經出現了擁有大學學位勞動力短缺的情況下(美國勞動局還有喬治城大學的報告均有顯示),美國高等教育的現狀其實是堪憂的.

縱向來說,1905年的時候,5個美國人裡只有1個接受過高中教育,當時人們也在討論應不應該把高中教育變成義務的.那個時候反對高中義務教育的人,現在看來你覺得他們可笑嗎?

【x光x的回答(95票)】:

謝邀

首先,黃湘在 WSJ 專欄裡最近有一篇關於此事的文章,我的觀點和他的不太一樣,但這文章有不少有意義的料,可以一讀:

http://cn.wsj.com/gb/20150131/HXG104838.asp

首先需要考慮的是,為什麼要提出這個政策。

已經有人說了,現在的國會環境,奧巴馬的這個計劃是過不了國會的。眾所周知,這計劃是在這次 2015 國情咨文裡提出的,而很多媒體也指出了,奧巴馬的國情咨文的目的,這一次,不是要完成什麼,而是要為 2016 大選做一個引導:奧巴馬這次不想和國會妥協,而是想讓自己能影響到大選的議題上。

但這當然不是說,奧巴馬故意要挑不切實際的目標來講。雖說當下不能完成,這不等於這個政策想法本身是隨便想出來的。

首先看一下美國大學生的負債情況。

眾所周知美國大學的成本還挺高的,所以有相當一部分學生的學費是借來的,就是貸款。

這裡取 Sallie Mae 的報告 How America Pays for College 2014 版( news.salliemae.com/file

這是美國人如何支付大學學費的各種方法比例

可見貸款佔了兩成以上。可見貸款佔了兩成以上。

累積下來,學費貸款是個什麼規模呢?

這是根據 Federal Reserve of New York 的數據(newyorkfed.org/regional)畫出的:

可見從這過去十年,美國學費貸款的數額是直線上升,到 2012 年底是 1000 億,現在已是普通人的第二大債務源(第一名當然是房貸,8.6 萬億)。可見從這過去十年,美國學費貸款的數額是直線上升,到 2012 年底是 1000 億,現在已是普通人的第二大債務源(第一名當然是房貸,8.6 萬億)。

但是學費貸款有個問題,就是對於商業銀行來說,這是個風險很大的行為。因為這不像普通的商業貸款,有實物的抵押。比如你買房,還不起了銀行起碼可以把房收回換現。但如果學費貸款還不起了,你沒法把人給抓了變現,人家一申請破產,就結了( @西南之南 指出,這樣不會結,債主和聯邦政府還會追著你,但他們也沒有好辦法,只能去不停的追你掙得每一分錢)。這樣風險就很難評估,所以商業銀行自然不願意給學生貸款。

所以,政府就介入了。一個是限制學費貸款的利率。一個是對商業銀行進行補助。(有人認為這反向推高了學費,這也是學界爭議的一個話題)。

到克林頓政府時,出了一個新政策,Income-Based Repayment。基本想法是從歐洲學來的,就是還貸時,根據借貸者的收入水平抽比例還貸,而不是總借貸水平,還 25 年。25 年後,沒有還清也無所謂。重要的是,整個貸款是由教育部完成的,就是借款者直接從政府借錢,而不再通過銀行。

在 IBR 體系中,沒有了債務違約,還貸者沒有還不起債要破產的情況了,因為還債水平是根據個人收入情況。多掙多還,少掙少還,不掙不還。

到布什政府時,又進一步,把還貸比例上限降低至 15% 的工資,而且如果是在政府或非營利機構工作,還款年限降至 10 年。布什政府的另一個決定,是減少對銀行的補助,轉而把錢用於 Pell grant,就是對低收入家庭學生的補助,這個錢是不需償還的。

到奧巴馬政府時,2010 年通過新法 The Health Care and Education Reconciliation Act of 2010,拓展了布什政府的作法,完全取消了對銀行的補助,把錢用於 Pell grant 和發展 community college。(放債大戶 Sallie Mae,就是前面 How America Pays for College 2014 的出版者,據說花了 300 萬美元遊說反對此法)。同時,IBR 又減低了償還率,上限降至 10% 的工資,償還期變為 20 年。

紐約時報的一張圖顯示(nytimes.com/2015/01/25/),2013 年以前,申請 IBR 的人數占總貸款人數和總額的比例都迅速上升,可以說達到了政府的目的。

但另一面,雖然 The Health Care and Education Reconciliation Act of 2010 讓 Pell grant 的個人發放額度增高(2011-12 年是 5500 美元,2017 年將達到 5975 美元),但還是趕不上學費。但另一面,雖然 The Health Care and Education Reconciliation Act of 2010 讓 Pell grant 的個人發放額度增高(2011-12 年是 5500 美元,2017 年將達到 5975 美元),但還是趕不上學費。

1980 年代,Pell Grant 的最高額度相當於免費上社區大學,公立四年制大學的 77% 學費,到如今,只能是社區大學學費的 62%,四年制大學的 36%。而教育部的 IBR 貸款,只能貸給四年制大學的學生。

同時,社區大學的學生比例在迅速增加。還是 Sallie Mae 的報告:

而社區大學的學生的支付辦法呢?而社區大學的學生的支付辦法呢?

可見在公立學校中,絕大部分人還是自己出錢,反而是私立學校中自己出錢的比例要低。兩年制的社區大學雖然學費少,但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也更多(表格來自 可見在公立學校中,絕大部分人還是自己出錢,反而是私立學校中自己出錢的比例要低。兩年制的社區大學雖然學費少,但來自低收入家庭的學生也更多(表格來自 How Rich Are Community College Kids?):

所以幫助社區大學,也就是在 Pell Grant 不夠力的情況下的一種自然作法。

當然,社區大學的問題很多,比如,你可以減學費,也可以花錢提高質量。有調查表明,私立營利大學雖然低收入家庭學生更多,但畢業率卻高(圖片來自 The One Thing For-Profit Colleges Do Right):

這裡頭,我覺得就是政治的考量了。

因為作為一個議題提出來,都是要花錢,免學費自然是對民眾更有吸引力一些。在 Sallie Mae 的報告中,有個問題是如果錢不夠,首選什麼解決辦法,比例最高的,是選擇收費更低的州內公立學校。而奧巴馬的這個計劃,本質上就是要把兩年制大學教育給像高中一樣,變成免費的了(另一邊,則是把學齡前教育的免費)

下一個問題,就是這樣做誰受益最大?

這是美國大學的學生數量,從 93 年到 12 年(下面幾圖都來自 Pew Research :http://www.pewresearch.org/fact-tank/2014/04/24/more-hispanics-blacks-enrolling-in-college-but-lag-in-bachelors-degrees/)

可見這些年來,尤其是 2008 年以後,西裔美國人上大學的人數有明顯提升。可見這些年來,尤其是 2008 年以後,西裔美國人上大學的人數有明顯提升。

這是高中畢業後升入大學的比例(pewresearch.org/fact-ta

到 2012 年,白人,黑人,和西裔的升入大學的比例已不相上下。到 2012 年,白人,黑人,和西裔的升入大學的比例已不相上下。

這是高中的退學率

可見不管是從輟學率,上大學的比例,人數,這幾年西裔和黑人都有很大的進步。

但是同樣是上大學,不同在何處?還是 Pew Research(pewresearch.org/fact-ta

有一半上了大學的西裔美國人,是進了社區大學。也就是說,這些年大學生人數雖然增加,但西裔增加的部分可能大多進了社區大學,這也可能說明社區大學學生比例在增加(見前圖)有一半上了大學的西裔美國人,是進了社區大學。也就是說,這些年大學生人數雖然增加,但西裔增加的部分可能大多進了社區大學,這也可能說明社區大學學生比例在增加(見前圖)

下面這張圖表明社區大學中,西裔的比例在穩步上升

這就是 2016 年的意義。

明年大選是一個 open year,就是說沒有在任者競選連任(除非拜登要參選)。這些競爭者和總統的一大區別,就在於他們是被動的,而總統是主動的:總統可以通過實際的行動,來製造希望被選民討論的議題,這相當於是在選擇戰場。

像教育問題,其實不像當下的 ISIS 這樣的事更吸引眼球。但外交方面一向是共和黨的強勢。所以,奧巴馬最好的方法,就是製造對民主黨有利的議題。

比如這個社區大學免費,就相當於是向西裔選民示好。

關於非法移民的問題,本來已經是共和黨內的一個棘手的問題了,奧巴馬又進了一步,又扔出一個來,這樣就讓共和黨處於守勢,讓戰場在對手的家門口進行。

而另一方面,教育成本的問題對於共和黨也不容迴避。就如奧巴馬指出的,這一政策是所謂的受共和黨州田納西州的相關政策企發。而奧巴馬在推銷這一計劃時,也是先在共和黨州宣傳。而 Rick Perry 在德州時,也通過了法律,要求公立大學學費要有一個上限(一萬美元?)

這是因為西裔選民在美國的分佈相當不均勻。所以這一政策在不同的州的意義是不同的。在西裔美國人比例高的地區,這就是在討好那些西裔選民,比如加州(同樣時幫助西裔美國人,這個計劃,聽上去就比那個 SCA-5 強多了。當然,在經費緊張的加州估計一樣通過不了)。而在其他地區,則可能意味著白人選民的實際需要。畢竟社區大學裡比例最高的還是白人。而共和黨的核心支持者中,未上大學的白人男性是重要的一支力量。所以共和黨必須要考慮如何以實際行動回報這些人。

所以奧巴馬的這一計劃,就是這樣一個試圖拉攏己方支持者,同時分裂對手的計劃。

對於奧巴馬來說,他的私心就是,自己的政治生命還很長,現在盡量撥種,給自己以後出來摘果實以更多機會。

但是,危險也一樣存在。

雖然奧巴馬最近支持率有所回升,畢竟極不牢靠。他的一舉一動,都可能會影響到民主黨候選人的形像。比如像希拉裡?克林頓,作為曾經的外交部長,現在還沒有出面反對過奧巴馬。但是如果奧巴馬走錯了招,共和黨不會錯過任何機會把民主黨候選人和奧巴馬的政策繼承人的形像連在一起。我想奧巴馬的每次大動作,都會讓這些候選人們緊張半天吧。

【RichardGu的回答(4票)】:

左翼自由派民眾紛紛稱讚的舉措,可是這項政策可能帶來的幫助實在有限,更多的是為了表現一種政治姿態而已

首先,沒有證據可以表明社區學院的學費是貧困學生獲得高等教育的最大障礙,免除學費可以帶來的好處極為有限。而社區學院的教學質量普遍不高,因此,提供免費社區學院教育帶來的好處更加不明顯

正如 @冷哲說的,美國教育的問題在於一塌糊塗的公立初等教育,造成了低收入的貧窮家庭裡的孩子學習能力相當低下(與中產偏上家庭的孩子相比),即使給他們免費的社區學院教育機會,這樣低下的學習能力也大大限制了他們從這個政策中可以獲得的利益。另外,這項政策能幫助的是那些出生於貧困家庭,但是通過努力/機遇獲得了進入社區學院機會的孩子,而忽略了那些同樣出生於貧困家庭,但根本沒有機會享受這一項政策的孩子,完全稱不上公平

如果政府選擇把經費花在提高早期初等教育的投資上,那麼同樣的花費,對於改善低收入貧窮家庭孩子長大後的教育水平和生活水準幫助更大(有研究表明,在早期兒童成長髮展的過程中增加投入,對孩子的正面影響巨大)也就是說,如果把奧巴馬的這一政策當作是政府的一項投資,目標是為了提高貧困家庭孩子的教育水平,那麼這個政策並不是性價比最高的選擇。之前,奧巴馬也曾經表示過要支持政府在早期兒童發展的議題上做出更多的努力和投資,可是他並沒有任何實質上推動立法過程的行動。這次的免費社區學院教育提案,無非是讓一個政客自我感覺良好的作秀罷了

Steven N. Durlauf: Free community college is an empty proposal : Wsj

【ggjgh的回答(205票)】:

美國教育體系的核心問題不在於有人上不起社區大學,而在於爛得一塌糊塗的公立初等教育。

貧困社區的初等教育那麼爛,那些人學習能力、智識水平都被毀了,這時候讓他們免費上社區學院,他們能上得了嗎?只有那些中產社區出來的,或者少數貧困社區的奇才,才可能通過上社區學院來減少學費開支。

當然,也要看到,就美國這種政治形勢,給公立初等教育體系動手術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共和黨根本懶得管這事,而重視公眾教育的民主黨卻又以教師為主要票倉之一。誰也不想動,誰也不敢動。

所以咯,就宣揚點社區大學免費之類治標不治本的事情。至於說實現這一政策所需的資金,奧巴馬是想通過對富人增稅來獲得。這至少在下一屆國會選舉之前沒戲。

【jkalex的回答(9票)】:

靠賣textbook掙回來

【青貓的回答(11票)】:

首先這個制度很可能施行不了,增加的財政支出會遭到國會的反對。另外社區大學的門檻已經很低了,如果施行全部免費,那麼社區大學的質量很難繼續得到保證。

社區大學是美國高等教育系統中與中國最不一樣的地方。它們長久以來為美國低收入或者低社會階層人民的教育做出了很大貢獻。但這仍然不能武略它畢業生質量有限的事實。

但題主提到的免費上學之後會吸毒,搶劫,黑幫火拚等,有沒有積極的影響,這一點我認為影響有限。就像我剛才提到的,社區大學入門門檻已經很低,而且低收入家庭還可以申請助學金,所以完全免費社區大學未必能吸引更多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入學。積極作用有限。

說句可能被人噴的話,美國的低收入黑人家庭他們思想裡就不上進,就算是免費讓他們上哈佛,他們也不願意去。上學有什麼用啊,還不如開個修車行來得實在。

標籤:-美國 -教育 -巴拉克·奧巴馬 -社區大學 -國情咨文(StateoftheUnionaddress)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