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類似鳳凰傳奇這種風格的音樂大家一聽就會感覺很俗?從專業的角度分析這類音樂到底俗在哪?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類似鳳凰傳奇這種風格的音樂大家一聽就會感覺很俗?從專業的角度分析這類音樂到底俗在哪?

2017年12月11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2 ℃ 次

【堂主的回答(169票)】:

雅,就是如果沒有經過某種特殊教育或訓練,你就無法欣賞它的好處在哪,當然也無法享受之。

俗,就是日常生活經驗,已經能夠讓你欣賞和享受它的好處了。

所以,

當官兒是俗,當政客是雅;

紙煙和白酒是俗,雪茄和紅酒是雅;

彈玻璃球是俗,打高爾夫是雅;

鳳凰傳奇刀郎是俗,梁靜茹孫燕姿李偲菘李偉菘也都是俗,同樣姓李的李斯特李雲迪是雅;

——那朗朗呢?

郎朗是個例外,雖然他也搞古典音樂,但是算不得雅。

因為欣賞朗朗和享受朗朗,都不需要經過任何專業訓練,只要看其表情和髮型就夠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新:

有人要求配圖,我就胡亂配一個,配得不好,還請包涵。

如有更好的圖,請在評論中告知,大家喜歡,我會更換。

【Windias的回答(83票)】:

除了@林興,幾乎沒有人從音樂創作角度作答。上網找來大熱的 《最炫民族風》?聽了一下,應該說完全是被編配毀掉的一首歌。

作曲:

五聲音階不是萬惡之源。近的比如陳其鋼的奧運主題歌就是五聲音階寫作的通俗音樂,成功展現了雅俗共賞的優秀技巧和品味。好的民族風的流行歌曲也大多如此,周傑倫就是箇中高手。更不用說我國古代的高雅音樂基本都是五聲音階的。《最炫民族風》除了前奏間奏旋律惡俗(可以記在編配的賬上),歌曲旋律的寫作其實沒有那麼糟糕,甚至還知道運用轉調。

歌詞:

雖然很直白,但總體上落落大方,甚至修辭也不完全是陳詞濫調,並不比一般矯揉造作無病呻吟的歌詞差。詞曲的風格也是切合的。

編配:

一個典型的爛編配能出的問題,這首歌都出了。完全沒有和弦和復調的概念,先天愚型的節奏,不知所謂的音效,粗暴生硬的裝飾,東施效顰的rap,造就了,或者也許是迎合了弱智而惡俗的氣場。

其中又以節奏的問題最要命。像所有廉價舞曲磁帶的編配一樣,沒有音型的概念,對著機械而高速的節拍,使出吃奶的力氣「咚,咚,咚,咚」一咚到底,生怕迪廳裡的人踩不著點。正常的歌曲沒有經得起這麼玩的,管你天王巨星天籟之音瞬間變身民工范兒,誰不信可以拿你最愛的歌試試。

事實上編配一直是華語流行音樂的最弱一環。這和我們傳統上既沒有歐洲音樂的和弦和復調理論,也沒有非洲音樂的節奏技法積累有關,更和我們的創作者懶於求精,惡意媚俗有關。

【邢小樂的回答(50票)】:

路有多遠我就能偏題多遠!

拖著病軀怒答之!

太早的就不說了,大多數是各地流傳的戲曲、民歌、勞動號子、廟裡面的唱經之類。看看中國的現代音樂發展歷程,每個階段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都是「俗到爆」和「雅到爆」這兩個極端的碰撞。

1、洋務運動時期,流行的是「學堂歌」,以李叔同的《送別》為代表,中國詩詞+美國流行音樂旋律,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現在唱起來都好聽。

2、大上海音樂統治中國時期,以周璇白光等人為代表,戲曲唱腔+爵士音樂伴奏,這股風刮完鄧麗君刮到蔡琴身上然後又掃到黃齡身上,至今還能隱約感覺到蹤跡。

3、打仗時,冼星海《黃河大合唱》,「張老三,我問你,你的家鄉在哪裡」+現代交響樂,王洛賓的新西部民歌,現在誰敢說這些東西不牛逼?

4、建國初期至文革,「一條大河波浪寬」、「烽煙滾滾唱英雄」、《劉三姐》、《冰山上的來客》,作者們都接受過現代音樂的訓練,上山下河走訪各地采風,用西洋音樂作曲技法提煉中國傳統民歌旋律形成了咱們聽到的作品,我爸我媽現在每天哼哼的也就這幾首。

5、近代,崔健土起來真是土到爆,嗩吶古箏信天游,但是搭上搖滾樂,《一無所有》就成了經典。然後毛寧楊鈺瑩港台流行歌來到大家耳邊,大家一聽這個新鮮真好聽,聽了一段日子(貌似10年左右)之後,突然刀郎雪村橫空出世,新疆民歌東北民歌搭配流行歌的形式,橫掃了一切牛鬼蛇神,聽慣了西式流行歌的國內聽眾終於又抓住根了。

6、然後就到了現在,《月亮之上》、《彩雲之南》、《坐上了火車去拉薩》、《你是我的玫瑰花》,樂評罵,你也罵,但是就擋不住這歌的爆紅。

現象就這樣,如果硬要問原因,這東西在你骨子裡,在我骨子裡,誰都別說誰俗了好麼?

【林興的回答(40票)】:

1)使用了萬惡的五聲音階。用這東西寫歌非常簡單,但就是寫來寫去都不夠好聽。我認為用五聲音階作個好曲是很難的事(但不是不可能),需要較強的作曲底蘊。另外五聲音階比較容易上口,所以能被大多數人接受。

2)有了1)作為前提,再加上一個無任何特色的流行歌編曲,就形成了大家俗的感覺。不知道大家是否聽過古箏演奏的《最炫民族風》,雖然旋律一樣,但跟演唱版根本就是兩回事。一首歌流行歌大家可能比較關心歌手、作曲者與作詞人,但我覺得編曲才是最難的。

3)關於歌詞。一首歌俗不俗,與前面的兩點有關,但與歌詞關係不是很大。歌詞決定的不是俗不俗,而是好不好。要說作詞,我覺得林夕比鳳凰傳奇之流的也好不了多少;但這不影響大家「不俗地」喜歡林夕筆下的不少歌——因為香港在(1)和(2)上做得不錯。但是傳世名作,林夕筆下是不會有的。但這也不能全怪林夕,因為粵語在普通流行歌上的作詞是比普通話難一個級別的。

關於歌詞其實還有不少要說的,以後有機會再補充。

【sky deng的回答(8票)】:

首先要把低俗分開。陽春白雪,下里巴人。

A,說他俗可能是應為他太生活、市井話了。他源自於生活,但絕對沒有做到高於生活。並沒有太多哦藝術加工。不管是歌詞還是旋律都是很簡單。粗曠的。

B,可能是音樂本身沒有帶給聽者想像的空間,或者是美好的感覺,一聽那唱的東西就那麼回事。

前面都同學說了,參見LIttle miss s同學的回答。就像是你去讀詩經,和一首打油詩一樣。差別立顯啊。

C,大家都聽過 someone like you吧,出看看歌詞翻譯文言文版,文言文就很棒,但是如果直譯過來可能就顯得簡單粗俗了。

鳳凰傳奇,個人覺得不應該算是低俗,但是確實簡單,粗糙,俗!

【楊小熊的回答(7票)】:

其實本身《最炫民族風》的走紅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問題吧。要說惡俗,就我個人感覺也並沒有太大的問題。

如果說鳳凰傳奇本身來看,它是一個很適合中國現代大眾對流行音樂審美的需求團體。在其中加入了一些Hip Hop元素,還有一些典型的Disco時代遺風。雖說現在就歐美而言,這種Disco的節奏已經屬於標準的懷舊的獨立樂隊去追求的一種感覺了,但是在鳳凰傳奇身上就是被無限放大,用戶群體決定了製作方對產品的需求,所以最炫民族風還是很明確的放大了這種對節奏的需求,還有包括對這種Hip Hop最低端的需求,然後加入了最典型的中式五音旋律和歌曲套路。其實真的沒有什麼太多的問題。

只不過說《最炫民族風》的適合群體並不是如常聽歐美音樂和先鋒音樂的群體。對於大部分看晚會和逛商場聽音樂的人而言,《最炫民族風》一定是非常合適的一種歌曲。

如果用音樂的創新型和音樂的結構性來定義最炫民族風的話,那顯然不合適。關鍵是來談論這個話題的時候,很顯然就沒有什麼太多的意義。年齡層和聽眾群都不一樣,就像你讓唱聽IDM的人去評價Justin Biber的歌兒,那顯然也是惡俗到死。

【喬磊的回答(7票)】:

一般地,俗就是簡單粗暴,雅就是悠遠溫婉。

根本不是眾寡貧富的問題

【Lawrence Li的回答(12票)】:

不需要從專業角度分析。音樂的俗,其實和「群眾喜聞樂見」或是聽眾以低收入階層為主沒有關係。只有少數人帶著優越感喜歡的音樂,以及富人喜歡的音樂,也可以俗。前者的例子是左小祖咒,後者的例子是高價會所中的崑曲。

比如下面這張照片 [1],我想大家都會覺得俗:

鳳凰傳奇一類的歌,和這張照片是一樣的。

---

1. 圖片來源:imgur.com/a/RjInD

【曹力的回答(5票)】:

人都很喜歡給自己和他人打標籤,用以快速對事物進行推斷。

當此類的歌被很多地攤小販一遍遍地播放的時候,人們無形中就把這些東西和其受眾劃分在了一起,看到其中一個,就聯想起另一個。

【谷丁雲的回答(8票)】:

LZ肯定沒有去內蒙古長時間住過或者呆過,你完全體會不了鳳凰傳奇裡面那粗獷的聲音以及那直白簡單的歌詞,沒有這樣的文化內涵肯定體會不了。

另外很多人說粗俗,有可能是因為看到大媽什麼的運動的時候都在放。

內蒙古的人覺得這樣的歌曲才是歌曲,像周傑倫呀什麼的,唱個歌像快要嚥氣,差不多要死的樣子,他們真不喜歡。

所以,內蒙歌手就有內蒙歌手的風格。其實內蒙歌手除了鳳凰傳奇還有騰格爾,齊峰等知名歌手。你可以去聽下,他們的歌基本也是這麼粗獷。

一個在內蒙待了四年,感覺深受內蒙文化影響的人回答!!!

所以,所有鳳凰傳奇的歌我都聽過,很喜歡。

【Little Miss S的回答(6票)】:

我覺得可能是,首先樂曲上,節奏不夠細膩,曲調比較單一,用的音都是(怎麼形容)比較大調的音,整個歌曲一聽就比較大條;歌詞上一比就出來了, 鳳凰傳奇的歌詞基本上就算最「基本」的歌詞了,就是讓普通老百姓一聽就懂,話比較直。樂曲上的比較,你可以聽梁靜茹的《情書》《不想睡》,還有《傳奇》這樣的歌,曲子本身就很細膩;歌詞就不用多說了,孫燕姿的歌的主要作者新加坡的李偲菘、李偉菘兄弟倆寫的東西,你和鳳凰傳奇比比看。

另外說鳳凰傳奇到美國是雷帝嘎嘎的,我認為還是有本質的不同。雖然都是大街小巷地放,但是一個是民族混搭,一個是行為藝術。

【少佐的回答(4票)】:

個人覺得雅俗音樂區分在於它能激發你腦中多少情緒。

不同的音樂類型喚醒的情緒狀態不一樣,讓人產生的狀態也不一樣。

「俗」的音樂情緒喚醒很單一,傳達的內容也非常直白,大部分只剩節奏可言,這樣的音樂是很難和你更深的意識相結合的;「雅」的音樂卻能喚醒多種情緒,混雜的狀態會激發你的思考,帶來更深度的情緒喚醒。兩類音樂所帶來的體驗不一樣,對人的精神世界形成的衝擊也不一樣。

ps:有些歌可能當時聽覺的俗,若干年以後,和你的經歷有了結合,也便會覺得「雅」起來。比如十年、二十年前的港台口水歌,當時聽覺得只是朗朗上口,現在重新聽,感覺就不一樣了。因為帶上青春記憶,每一首流俗的歌都有機會變成美好的記憶。

【相酷的回答(4票)】:

感覺很俗不是由於專業上差異吧。俗(又稱世俗或大眾化)本質上是多造成的。音樂來說,聽得太多太濫,一方面產生審美疲勞,二是在人心理上找不到優越感,就會給人俗的感覺。從這個意義上說,主流的東西,都是俗的。

鳳凰傳奇這樣的歌,很多年前剛開始聽的時候,是很標新立異的,但到現在,幾乎滲透到社會生活的每一個角落(山寨手機幫了大忙),不俗也不行了。

【王二大的回答(3票)】:

其實對於俗,每個人的理解都不一樣。

2005年風行的老鼠愛大米,豬之歌等屬於口水歌,易上口,歌詞就是不斷重複加點糙(大家吃慣了細米白面可能覺得高粱棒子蠻好吃呢)

然後是後來的鳳凰傳奇等歌手。其實他們的歌曲也繼承了前面網絡歌曲的朗朗上口,但是他們多了一個特點就是聲音高亢,我覺得大家覺得俗很大程度是因為歌詞吧,其實鳳凰傳奇的嗓子還有很多「神曲」的歌手們的嗓子條件都很不錯。(不信你去聽聽楊冪)

其實我真不覺得鳳凰傳奇多麼俗(只聽過月亮之上自由飛翔荷塘月色的人飄過),主唱的聲音條件真的相當好。私下認為,慕容曉曉的愛情買賣、某某的小三、以及我曾經一度以為是斯琴高娃的妹妹的斯琴高麗的幾首歌更貼近「俗」的標籤。歌詞太直白了!!!

【任仲明的回答(2票)】:

愛因斯坦給卓別林的心中寫到,全世界的人都喜歡您的幽默,你不愧是當今最偉大的電影藝術家!卓別林回信,沒有幾個人懂得您的相對論,可是這也不能阻擋你成為當今最偉大的科學家!

雅俗之爭,可見一斑了吧?

【微生的回答(1票)】:

有一部分原因可能在於,「雅」的重點是含蓄,無論是編曲結構還是情懷。

【楊斌的回答(1票)】:

其實這類歌大多數人都愛唱,但為什麼有人認為它俗呢,因問覺得唱這歌體現不了自己和別人的不一樣,體現不了自己的藝術品位。於是它俗了。

其實人都愛表現自我價值,自我存在。而唱大家都唱的歌,或接觸大家都接觸的歌,是表達不了自我個體的差異的。

俗代表大眾,雅代表自我,其實自我就在大眾之中,只有兩者排除的時候才會有俗或雅。

【李星宇的回答(3票)】:

看了幾個回答,分析的真是狗屁不通,很氣憤。什麼是俗什麼是雅?什麼是好什麼是壞?這些有絕對的答案嗎?我們這幾代人是在一個沒有自己音樂文化的時代長大的,骨子裡是東方人,但接受的是西方音樂教育。我們的審美,我們的裝逼取向都是西化的。誰規定我們的民樂就只有五聲調式?那都是西方那套理論量化出來的。古典樂,爵士樂,歌劇在西方其實就是他們的民樂,相對也是他們的俗樂。咱們聽著人家的鳳凰傳奇,朗朗覺得自己挺高級,可笑。音樂沒有雅俗之分,有人喜歡就是好音樂,何必去給他們下定義呢?

【陸小胖的回答(1票)】:

其實爛大街的東西也分優劣,嚼得炫風惡俗的人,未必能明瞭炫風與傷不起小三babybaby哦我的baby之類的差異,我還必須指出愛情買賣也強過老鼠吃大米。這年頭特別特別流行玩標籤,發見新標籤,趕忙貼上,生怕out了,就好比從前in在一定範圍內流行,我確不懂哈意思,請教了好幾個動輒就這很in那in的同志,他們其實也不知道in作為形容詞的具體意涵,我當然也只好跟上,反正都這麼說唄,越說越in…… 樂於揭發惡俗的大多數,大約想凸顯自己的優雅與脫俗,作為市井成員,這份追求形同媚雅,又與媚俗沒什麼區別,某種意義上,媚俗還好些,脫不了市井,如何脫俗?城中村文化悄然從亞文化躍升主流文化,對一部分因特定因素進化較快的人造成了情感上的威脅(僅僅是情感上),於是焦慮了,但城中村的娛樂和精神消費品(更具體講是麻醉劑)就是有感染力,就能讓附庸風雅的人也過目不忘,耳聞則誦。逼迫自己熱愛陳奕迅五月天蘇打綠的同時,為無緣無故縈繞在腦海裡的某些民工旋律深感恥辱,又趕緊去練練我的歌聲裡,發現真你妹難唱…… 有些時候,是否過於緊張了?當今(應該從改革開放算起)的中國,在地球上,何嘗不是一個城中村,在發達和欠發達之間搖擺、掙扎,貌似很有追求,實則深度迷惘。有人問過,如果世界病了,就沒人能健全嗎?答案很簡單,有,但注意,每個人都做樣的夢…… 唯我獨醒是病,要治,怎麼治,作為患者,我也不知道。請參閱此圖:

回過來,仔細研究為什麼有的東西能爛大街,並且不斷湧現,不斷超越?不就是裝逼的太多麼?如果真有整體上的審美和判斷力提升,情況一樣麼?回想傑克遜爛大街的年代,裝逼的人少很多,當然這是記憶錯覺,傑克遜也沒爛過大街。只是我覺得,多幾個能把傑克遜聽進去的,就會少幾個膜拜劉德華的、K歌she的、模仿謝霆鋒的…… 傑克遜是最可靠的流行樂評判標準,是通往雅俗共賞的大道,是鑒別真偽藝術的利器。從專業的角度講,我是個白癡,但@楊曉棟同志的分析是很淺白到位的,同時,他指出的中國的五音旋律的運用,我聽了幾遍,真的是啊!就這點,比五音不全的強很多。從非專業的角度,再次強調,把傑克遜聽進去,再把耳朵擦乾淨,再去發現曾經被忽略的各種」惡俗「。

【章科的回答(1票)】:

我覺得,該不該聽這個歌,覺得這歌好不好,俗不俗和所處環境和個人經歷有關係。

舉個例子,我去年去呼倫貝爾玩的時候,車開在草原的公路上,天蒼蒼野茫茫,偶爾可見大片的羊群,牛群,過馬路時揚起的煙塵在夕陽下閃耀著金光。這個時候,我就真TM的要聽《套馬桿》啊!套馬桿啊!這是我們在KTV裡用來惡搞的歌,平時坐長途大巴聽著就想跳車的歌。可是,這歌在這個環境下就完全應景,太TM有感覺了!心情立刻就被調動起來了。這首歌結束後接了首《小情歌》,又接了首梁靜茹,結果這些在上海覺得不錯的歌在這裡就變得完全不得勁。但是當我回到上海,就再也沒有聽過《套馬桿》了。

再舉個例子,黃小琥的《沒那麼簡單》,我這種大叔級別的就很喜歡它的歌詞和調調,的確很能打動我心,但是我上大學的表妹則表示這首歌太俗,完全不能入耳。

再者,現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演奏的圓舞曲,在當年也被視作不入流的歌曲。

我不懂樂理,但是一首歌之所以能紅絕對和受眾心態和社會環境相關。下里巴人陽春白雪何必硬分?在這一點上,誰都別裝逼。

【江南刀客的回答(0票)】:

恐怕俗是樓主個人之見吧,比起很多流行歌曲,鳳凰傳奇的歌既有流行性又有中國風。比起其他的歌曲大多以愛情為題,鳳凰傳奇的歌算是高雅的多了。

【依山攬福的回答(0票)】:

俗是相對的。中國市場只是一個初級市場,你看看手機用戶就知道了。用iphone,htc的都是少數。山寨機,華為中興什麼的才是王道。

【李力的回答(0票)】:

當人們說一條歌俗,多半是認為這首歌向他們灌輸了低於他們身份和智商的信息,造成了精神污染。

【蘇欽的回答(0票)】:

最主要的還是編曲的問題。另外,作曲上詞語的編排也有點草率與生硬。既不像《浪花一朵朵》一樣在想像上有著某種簡單的甜美;也不像《老鼠愛大米》一樣有種歡笑般的簡潔。聽起來有種「市儈」的匪氣。

【錢文斌的回答(0票)】:

首先人們去說一首歌怎麼樣,這是一個審美活動。審美活動自始至終都是實踐的,,結果也不例外,審美主體、審美客體和審美過程中的手段決定審美活動的結果,而雅與俗的評價是審美活動的結果的簡單表述。

我們先分析一下審美客體,是歌曲,歌曲不同於其他的審美客體,它是人創造出來的,創作者在上面傾注了自己的意圖,所以歌曲先天的誕生就包含著一定的內涵,舉個例子,黃色小說就是讓大家看了後……而泰戈爾的飛鳥集是讓大家感受到美,當然,如果你說你在黃色小說中感受到了美,那麼我無話可說,像鳳凰傳奇的這類歌它們的誕生本來就不是為了去讓大家審美,而是讓自己炒作紅透,所以此類歌曲先天不足,

然後是我們,作為聽歌和評歌的我們,我們也決定了歌曲是雅還是俗,就像大家都說的:魯迅說在紅樓夢裡才子佳人看到了纏綿,道學家看到淫……如果我們審美的層次過低,那麼很多生活中的美也就無法欣賞。欣賞鳳凰傳奇之類的歌的人大家都知道是哪些人(沒有鄙視的意思)

雅與俗就是審美活動中結果的答案,,所以綜上所述鳳凰傳奇之類的十分之俗!

最後強調一點,審美中的審美方式,同樣是聽歌,有的人愛讓滿大街的人都聽到,有的人愛自己一個人聽,明顯的那些把手機調到最大聲的放鳳凰傳奇的人是便便,強姦別人耳朵……

標籤:-音樂 -堂主 -流行音樂 -現場音樂(Live Music)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