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實施反海外腐敗法對美國自身有何好處?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美國實施反海外腐敗法對美國自身有何好處?

2017年12月12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0 ℃ 次

【裘伯純Benjamin的回答(33票)】:

從利益上來講沒什麼好處,否則美國商界不會極力遊說尋求修改和限制反海外腐敗法(簡稱FCPA),其中包括在華盛頓很有勢力的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及其從屬的法律改革學會(Institute for for Legal Reform)。見華爾街日報的報道 「How much has the Chamber spent on lobbying for FCPA reform」 (blogs.wsj.com/corrupti)。但是這種改革很難,因為主要實施FCPA的調查機構,比如美國證監會和司法部,都是比較獨立,而且很多民間團體也希望制約大公司的行為。

最主要的好處是心靈上的。也許是因為清教徒的傳統,美國人似乎對於做見不得人的事有更多負罪感(但在多大程度上如此,可以另開話題)。

如果看FCPA立法的歷史,和當時的「水門事件」有很大關係。如果不是生活在那個時代的美國人,可能很難理解「水門事件」給人心靈的衝擊 -- 傳統上總統多少是受敬仰的完人,特別是像尼克松這樣的公認聰明的政治家,但是被媒體爆出,他居然會參與竊聽、說粗口、干涉司法,很讓公眾吃驚,效果可能類似我小的時候,有人第一次告訴我,人民日報上面儘是些胡說八道。PBS 有歷史節目提到水門事件和FCPA 的關係(pbs.org/frontlin)。

與此同時,70年代中期,美國證監會的調查顯示超過400個美國公司承認(當時還沒有FCPA,承認也沒有什麼)向國外政客政黨支付了超過3億美元的賄賂(en.wikipedia.org/wiki),70年代的3億也許相當於今天的30億。這幾個醜聞加起來,國會有了立法的動力,於是在1977年立法,世界上出現了第一個懲罰海外腐敗行為的法律。

【hiprest的回答(5票)】:

1977年美國國會通過了FCPA。立法前一系列對腐敗的揭露,最令人震驚的也許是洛克希德·馬丁公司賄賂日本首相和意大利總統獲得合同。但最初的FCPA只具有象徵意義,很少被執行。立法20年來美國是唯一具有類似法律的國家,到1997年OECD提出Anti-bribery Convention禁止賄賂外國官員,到2003年UN對成員國做出同樣要求。同時期布什政府和奧巴馬政府加強了對FCPA的執行,在過去5年,以FCPA的名義,美國政府收了40億美元罰金。

FCPA是否阻礙了經濟?

薩穆埃爾·亨廷頓說「The only thing worse than a society with a rigid,overcentralized,dishonest bureaucracy is one with a rigid, overcentralized,honest bureaucracy.」就是說像中國這種國家的官員要是不受賄,那就更沒法用了。如果不受賄,瑣碎的手續,混亂的職權劃分,只會讓效率更低。

大多數中國人似乎是相信這個論斷的。

但有些美國人居然不信。

你可以用google學術搜索Daniel Kaufmann,Shang-Jin Wei或者搜論文

Does 「grease money」speed up the wheels of commerce?

文章結論和亨廷頓先生的論斷相反,行賄或許在短期內也許會讓事情更順利,但長遠後果是損害了雙方經濟利益。

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調查認為中國和俄羅斯在2010年海外行賄很可能有200億美元。類似這樣的情況威脅著FCPA的存在,或許有天它真的被撤銷了呢。畢竟中國過十幾年成了全球最大經濟體,而中國新一代人在卑劣愚蠢怯懦方面好像並不輸上一代。

【陳奕迅的回答(9票)】:

首先分析政府鼓勵企業走出國門的目的有二:

? ?目標1:為了壯大本國產業以及技術的底子?

? ?目標2:為了把跨國企業當排頭兵,透過跨國企業影響甚至攻擊別國的產業和經濟。(如高盛)

然後分析反海外腐敗法對這兩個目的的作用

舉例1:如果本國的跨國企業A在俄羅斯利用腐敗而壯大,則技術研發上的投入必然減少,與目標1背道而馳。

舉例2: 若無反海外腐敗法,假設一個總部位於美國的跨國企業A,在俄羅斯的分公司透過跟俄羅斯政府相勾結,壟斷該國某行業。逐漸地,因為高額的利潤和利益交換,該跨國企業逐漸親俄羅斯多於親美,結果目標二難以達成

拋磚引玉

【劉牛的回答(1票)】:

如果你相信亞當.斯密、大衛.李嘉圖、科斯,你就會堅決擁護反腐敗。

當經濟要素可以自由流動時,通常就會流到效率最高的地方。長期的作用就會使得有才華的人能做自己最擅長的工作,而社會整體的效率最高,同時也實現了公平--機會公平。因為才華通常是努力的積累;讓最努力的人得到最適合的資源,這就是機會公平。

任何障礙都會防止經濟要素自由流動。有障礙的地方,就會保護低效率、保護壟斷。有些天然障礙我們客服不了,比如地理障礙,所以可以預見在邊遠地區的企業效率普遍偏低。有些障礙是人為的,最礙眼的就是腐敗。腐敗本質是尋租:當權者提高審查門檻,將「租值」 (好處)的一部分讓給行賄者、一部分留給自己。這種制度保護的是行賄者和受賄者,所以自然有利益團體為之遊說。但誰受損失?消費者、正直者。(如果發改委開放石油經營,你猜油價會升還是降?)

竊以為,拉美奇跡的幻滅,跟腐敗有關。美國經濟衰退,不是因為反腐,而是因為政府不斷變大--前面知友hiprest提到的「over-centralized"。

【蘭修鞋的回答(1票)】:

不覺得這是個法律問題。可能懂經濟學的人更適合回答這個問題。

我是經濟學門外漢,但感覺,從長遠講,從整體上講,這麼干對美國國內也是有實實在在的利益的。如果沒這法律,大傢伙玩賴也不受懲罰,那麼關於賄賂的遊戲規則就變得很模糊,對於大傢伙來說,不是個值得高興的事。

【王鵬飛的回答(1票)】:

美國做事,有些時候是理想主義的,他認為這個事情不該這樣,就要去管一下。未必總是利益牽頭

【高翔的回答(0票)】:

就是裝一裝。他們一直會有自我反省的階段,他們都是壞到一定階段,然後突然有個反省,來告訴自己,這樣是不對的,接著就繼續壞下去。如果FCPA真的在貫徹,中國那麼多美資醫藥公司的CEO估計都要坐牢了,就是個牌坊而已。

【張書瀚的回答(0票)】:

1. 形象問題。米國現在的姿態是世界頂尖的規則制定者,外企形象通常都很好。比如,中國很多人都有去外企做小白領的「夢想。中國的優秀碼農對於股溝,非死不可等等的嚮往更加不用解釋。這種向心力不得不說是一種更加智慧、龐大的資源。類似古人所說的「王道」政治,通過捨棄不正當小利獲得更高的姿態和未來。

2. 贊同

【陳奕迅】說的,發源米國的跨國企業,由於米國國內多元化思想的影響,有時候很光明正大牛逼哄哄的說「我在哪國就是哪國的企業」(參見《我們是誰:美國國家特性面臨的挑戰》),也就說認為自己的資本是超越國界的。這種情形下,如果說跨國企業在另一個國家呼風喚雨,成為另一個國家的壟斷者,在另一個國家比美國更加如魚得水,這家企業很可能「拋棄」美國,慢慢將資源轉移到美國之外,這無疑是美國不願看到的。

【Joseph Lee的回答(2票)】:

為什麼我們總是言「利」?腐敗腐蝕了社會肌體,當然要反對。這首先是一個道德感和社會價值的問題。就如同,美國打卡扎菲是為了石油嗎?(不排除某些報刊會這樣論述)未必吧。

標籤:-美國 -經濟 -知天下 -法律 -政治 -裘伯純Benjamin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