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遭受過哪些令你十分困擾的性騷擾,之後又是如何處理的?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你遭受過哪些令你十分困擾的性騷擾,之後又是如何處理的?

2017年12月16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7 ℃ 次

【煬醬的回答(746票)】:

除了公車地鐵上的鹹豬手,還有一種偽裝成長輩對小輩關心的性騷擾最是噁心。

樓主大一時每天都會去體育館游泳,認識了一個大概三四十歲的游泳教練。我每天去的時候差不多是他下課的點,一開始他看見我只是打個招呼,樓主也會回以微笑。過了幾天他提議免費教我游泳,我以很滿意自己的狗刨式為由拒絕了。

有一天游泳完出來碰見他也在外面,他提出開車送我回學校。我說習慣了走路回去,他就一邊陪我走一邊隨便聊了聊,他說,「你游泳的姿勢不太標準,首先你向前時手臂得伸直」,然後就撫了一下我手臂,我這時沒反應過來有點懵,又聽他說, 「腰也得用力」,順勢過來想摟我的腰。

樓主終於反應過來,走開兩步,看著他嚴肅地說,「好好說話,別動手動腳。」

他面色有點尷尬,嘴硬道,「你這小姑娘不懂事啊,我教教你罷了,把你當小妹妹而已,別那麼多心。」

我回答道,「看你人模狗樣的,也滿嘴瞎話。少大馬路上亂認親戚,你年紀都可以當我爸了。」然後就快步走掉了,從此再也沒去過那個游泳館。

這件事導致在「大叔控」流行的當下,我一直對之頗為抗拒,一些所謂「大叔」因為我年紀小就當我是個四六不懂的蠢萌蘿莉,吃完豆腐還裝天然呆,這簡直侮辱我智商。

建議:

1、「把你當小妹妹」這種鬼話聽聽就得了。

2、別佔小便宜,接受免費指導,隨便讓人載你回家之類的。

3、被性騷擾的時候立馬發現,別想著,「唉呀呀,他是不是不小心,或者是在關心我。」

4、意識到被騷擾後,及時拉開距離,並且嚴肅制止,別怕撕破臉尷尬。樓主見過被騷擾後還紅著小臉嬌笑著說討厭的。無語了,這簡直是玩欲拒還迎。

========我是更新的分割線=======

性騷擾是一件很嚴重的的事,甚至會令受害者產生心理陰影。剛在評論裡和知友說道念高中時在公車上被捏,那一次做了包子,整晚睡不著。

仔細想想第一次被性騷擾其實是在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有一天晚上九點左右從小夥伴的生日聚會單獨回家(是的樓主有一對很隨意的父母,能安全長大到現在是個奇跡),碰見一個推著自行車的男人問路,「某某家在哪」之類的,在我說不知道之後,他還是和我扯七扯八,我也停在那裡有問必答(原諒當時還是一個天真可愛助人為樂的紅領巾的樓主)。

接下來的事就超過一個小學生的認知框架了,他拉開褲子拉鏈,掏出那玩意兒問,「你能不能摸一下它。」……大腦短暫的空白後,直覺告訴我到這是一件很奇怪很不好的事兒,我撒開小短腿一口氣跑回了家。一回到家就開始嘔吐,把一晚上吃的東西全吐出來了。

後來的兩三年內,我總是夢見那個晚上,然後就一身冷汗地醒過來。高中才知道這是一種叫「露陰癖」的病,然後不停的安慰自己,還好他沒有暴力傾向,還好他沒有拉住我QJ。我意識他的病態和自己的幸運後,心病才好了。

有幾年沒想起這件事,今天發現自己已經能正視並客觀看待童年被性騷擾的經歷,真的很開心:)

希望更多的男孩子女孩子能對各式各樣的性騷擾大聲說「不」,因為騷擾者常常是猥瑣的、病態的,他們才是弱者。當你直面他們,表達出自己的鄙夷,用表情告訴騷擾者,「你就是個從頭到尾的loser」,真的特別爽。

PS,

好像有知友以為答主是因為長得好才被性騷擾的,其實不然,我算不上什麼大美女,顏值和被騷擾的概率也不是線性相關的。

答主中人之姿,但長得很乖,又特別愛笑,才會被誤以為好欺負。So, 大家別再以貌度人了,因為很可能一個看上去和和氣氣萌萌軟軟的菇涼有著一顆霸氣側漏的心,不但有毒舌潑辣的一面,更是能在被侵犯時飛起一腳分分鐘讓對方半身不遂。

【葉葉葉的回答(66票)】:

有些答案實在讓人看不下去。

性騷擾定義:

性騷擾sexual harassment)指以帶性暗示的言語或動作針對被騷擾對象,強迫受害者配合,這會引起對方的不悅感。

看到了嗎?要真正引起對方不悅才是性騷擾。而在許多回答裡(尤其是一些男生的回答),那嘴上說不要其實心裡暗爽得不行還拿出來炫耀的態度,哪有一點像是被騷擾了??

遭遇性騷擾本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很可能對受害者的心理造成嚴重的傷害。可在這道問題下,某些人卻把它當成了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拿出來炫耀。你知不知道這對真正的性騷擾受害者而言是多大的不尊重?

這裡我不禁想到馬爾克斯的一段話:

「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人有魅力解風情,另一種與之相反。而後面這種人,一旦遇到了稍微越軌的事,便覺得這件事太不可思議了,於是四處炫耀愛情,就好像那是他們剛剛發明出來的似的。」

如果你不是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不會因為異性(同性)一點點的示好就得瑟的不行,就請收起旺盛的分享慾望,把這道問題留給真正需要它的人。

【牛奶的回答(80票)】:

大一時某晚在自習室上自習,有人扣了扣我桌子,抬頭一看,一個戴眼鏡看上去很正常的男童鞋有禮貌地對我說:同學可以跟你借張衛生紙嗎?我點頭翻過包包拿紙,聽到他在我耳邊輕聲說:因為我要用來擦一下我的小雞雞。我抬起頭來,跟他對視兩秒:我還有剪刀,你要嗎?

【SimonChan的回答(112票)】:

如何處理和解決?好的。我跑題下,希望更多的男性同胞站起來,勇敢地保護女生,多一個人保護就少一個受害者。

我是男生,貌似沒受過性騷擾,不過見過一些。如,10年在廈門,去會展中心的公交上,很擠,前面一漂亮女生,看著就很喜歡。她右邊幾個毛頭年輕人,每次公交減速後又加速時,必故意藉著慣性,順勢往女生身上撲。女生臉色很尷尬。我的保護欲上來了,直接擠到女生右邊去,擋在他們中間。那些毛頭小孩再沒有往我身上撲,這事讓我到今天還很自豪。

再就是,作為男性同胞,自覺點吧,哪怕不是存心的,也盡量避免碰到陌生女生的身體,畢竟或多或少會引起女生的誤解,說不定還以為你是色狼呢。

前幾天擠早高峰去面試,上海地鐵3號線,上車後後面還有幾個人是讓地鐵站工作人員推進來才關得了門的,能想像有多擠了吧。是的,活動下身體都難,更別提轉身了。結果,我正面貼著前面女生的後面了。下體也貼著她後臀,不是我故意的,真的擠。當時我就只有一個念頭,轉身。我拼了九牛二虎之力,糟了旁邊幾個人白眼,差點把右腿扭傷了,才轉了個90度角。謝天謝地,這回是我身體左側貼著剛那姑娘了。又過了一兩分鐘吧,我最害怕的事發生了,我那傢伙硬起來了。幸虧我轉過身了,不然要硬邦邦地頂著她後臀。不知道她會怎麼個反應。

也許我這轉身的努力,那位姑娘並不能體會。但起碼她那天可以少一件困擾的出門,不會在心裡想剛遭性騷擾了,但又不敢對我實施彪悍且全力地打擊,以致一整天不開心,甚至留下陰影。

不好意思。有點自我顯擺了。最後繼續點題,希望有更多的男人站出來,勇敢地保護正面臨著騷擾的女生。你要做的不一定要跟鹹豬手或色狼干一架,走出一步,擋住那個色狼或鹹豬手就可以了。

【憶花人的回答(580票)】:

正準備睡覺的時候看到這個問題就再也睡不著了,想了半天還是決定先把這題答完。

我小的時候住在外婆家,外婆家旁邊住著一戶人家,那個阿姨對我很好,長得還漂亮,還有那個叔叔,見到我總是笑呵呵的,不像別的男主人那樣總是板著個臉。他們家還有一個讀高中的兒子,就是傳說中溫柔的鄰家大哥哥。

那個時候奧特曼特別流行,我們家的碟被陳騷騷(我發小兼gay密)弄壞了,我又想知道奧特曼的妹妹到底是不是很漂亮,賽文奧特曼最後死沒死,剛好那個鄰居大哥哥有整套碟,我就經常趁中午外公外婆午休的時候跑去他家裡看碟。

我還很清楚地記得,我坐在他床邊,晃著腳丫子聚精會神看碟的樣子。他很喜歡我,平時總帶我一起玩兒,偶爾會掐我臉拍我屁股抱我摸我手摸我頭,不過那個時候年紀小再加上也有別的大人總喜歡做這些動作,所以就沒當回事兒(具體記不清了,總之是挺小的)。

某一天中午我還是去他家看碟,他坐在地上把我抱在他腿上,然後看到一半的時候開始親我,一開始是手,臉,後來把嘴湊過來親我的嘴。那個時候應該是愣了,畢竟那個年紀雖然還不知道這樣的行為是什麼意思,但也或多或少從電視上看過,看見的時候都把眼睛捂上覺得羞羞。但是那個時候沒有反抗。說不清楚為什麼,覺得這和掐臉頰是一樣的吧,又覺得好像不一樣的吧,也很害怕。不過那次他也沒做別的,就是時不時親我。

然後很久都沒去他家。這件事誰也沒告訴,下意識覺得這樣的事不可以告訴大人,很羞恥。直到後來陳騷騷跟我說那個大哥哥家有新的動畫片,攛掇我一起去看。陳騷騷說和我一起去,我覺得有陳騷騷在就好了,又抵不過動畫片的誘惑,於是又去了。進去的時候他看著我笑,那個笑容我到現在還記得,每次想起來都覺得噁心。那個時候傻傻的,還一直安慰自己說可能大哥哥對別人也是這樣的呢。我特意坐得離他遠一點,搬了小凳子坐在下面。後來不知道因為什麼陳騷騷出去了,我看得入神就沒有跟出去。然後那個大哥哥就坐到地上來,離我很近,把頭伸過來親我的嘴,我躲開,想跑,他把我按住,脫我褲子。

然後我才開始哭,哭著喊外婆,喊陳騷騷,他怕人聽見,就鬆開了手。

然後我哭著逃出他家,又怕外公外婆知道,只好偷偷在外面哭,等到哭完了才敢回家。

之後好像是發了一場高燒,沒過多久就和爸爸媽媽回家了。

初中的時候學校有那種不愛學習的小混混追我,被拒後就躲在走廊裡堵我。那時候要上晚自習,因為愛喝水所以總去上廁所,從教室到廁所要經過一個拐角,拐角的燈永遠是壞的。那個人就會在拐角拽住我,把我推到牆上親我。後來盡量去走廊另一頭上廁所,再後來有了男朋友,那個人也有了女朋友,就沒再那樣了。

也是初中的時候,因為晚自習下課很晚,學校離家比離小姨家遠,所以有時候住在小姨家。那個時候已經懂事,看一個人的眼神就能分辨出是善意還是惡意。我不喜歡小姨夫,因為他看我的眼神和那個大哥哥很像。曾經發現過他偷看我短信,偷偷進我房間,後來某次洗澡的時候發現他偷看。從那以後再也沒去小姨家過夜。

高中的時候因為拒絕和男朋友發生關係,他劈腿,後來跟他說分手,他說要見面談。晚自習下課之後在操場。他不肯分手,後來談崩,他用強。那個時候有紀檢老師拿著手電筒查校園小情侶,後來我一直哭一直喊,他才鬆手了。那時候我們在一起三年。

大學在北方,班裡有個女生是蕾絲。北方洗澡都在澡堂子,經常會碰到她,洗澡的時候盯著我,一直盯著我。有一次說幫我搓背,我拒絕都沒用,然後她摸我。那種感覺真的噁心,十分噁心。

我有時候回外婆家也依然會看見那個「大哥哥」,依然害怕看見他,依然不喜歡他看我的眼神。

每年過年的時候也依然會看見小姨夫,他搭著我肩膀問我學習生活狀態,我恨不得他去死,但還是要勉強應付回答。

這些事都沒有跟我爸爸媽媽說過,也沒有跟朋友們說過。如果我爸爸媽媽知道會難過,我媽媽一直難過缺失了我的童年,難過中學的時候讓我考那麼遠的學校,還一直自責陪我的時間太少。我的朋友們太愛我,比我還愛哭,比我還沒用,脾氣不好還容易衝動。所以不能讓他們知道我被欺負。既然這些事情都發生了,即使他們知道也無法改變什麼。

這個世界上知道的人只有陳騷騷。現在還有知乎。

我從小就是個比較開朗的女生,容易哭,但也容易笑。這些事情一直放在心裡,日日夜夜年復一年,從沒拿出來說過,也很少想起,以為已經淡忘了。今天看見這個問題才發現有些記憶還是歷歷在目。我一直以為我這麼多年都挺快樂的,儘管當時很害怕,但是事後還是該吃吃該樂樂,所以這些事對我的人生應該也沒有太大的影響。

直到我遇到我上一個男朋友。我很喜歡他,我們打算結婚的。我依舊不敢告訴他這些事,儘管我沒有被怎麼樣,儘管我沒有錯,但是我沒法抹殺這些曾經發生在我身上的事,而這些事讓我覺得很羞恥。

從高中以後我只談過兩次戀愛,不願意發生關係,因為事到臨頭總會想起那些事情。我不相信男生,尤其不相信那些每天說甜言蜜語的男生。我不和不熟的人單獨出去玩,不喜歡搭理明顯對我有好感的男生或者某部分女生,不相信別人,很難和誰在很短時間內成為朋友。雖然每天都活得像個傻逼但永遠沒辦法變成真正快樂的人。我甚至覺得我整個身體裡,或者說整個生命裡一定有一部分是病態的,不健全。

後來我看《熔爐》和《素媛》,覺得那麼感同身受,又那麼慶幸,哭得嗓子都啞掉。

怎麼走出來?

我也不知道,我也很想知道。

我現在回憶這些事情,依然有想要嘔吐的感覺,胃會不舒服,但是不會哭。壓力大做噩夢的時候也會夢見這些人,寧靜夏天的午後,霧氣騰騰的浴室,幽暗的走廊拐角,有小蟲子鳴叫的操場。夢裡我始終逃不出來,每次都只能哭醒。

——2014.11.21日晚

【白木的回答(30票)】:

  • 關於個人經歷部分刪除
  1. 有預謀的陌生的色狼

對於露陰癖啊當面對你擼管的,他們通常都期待著你能尖叫能花容失色,如果你很鄙視或者來一句:這麼小……基本他們就萎了。所以,務必用語言和表情表示鄙視和不屑。如果是街邊突然站著一個這樣的,你體能好,也可以踹襠下。但是我覺得女生還是保護自己安全為上,不要引發肢體衝突。

2.突然襲胸的猥瑣男

這種只能是走路小心了,做好預判。有條件的話,帶個男生一起走,自從我出門都帶人,這種事情就沒有再發生。

3.道貌岸然的長輩

動動腦子,看他顧忌什麼,注意他的活動路線,務必躲開,更不要有獨處的機會。在父母根本不信任你,不能幫助你的時候,只能是自毀形象保護自己了。也是這個親戚,讓我對所有男性長輩都有了戒心,絕對不和任何男性長輩獨處。

4.(堂、表)兄弟和鄰居家哥哥

不要有活動上的交集,避開他們能騷擾你的場合,更不要有獨處的情況。在父母不能幫你的時候,動動腦子,還有,有句話說得好:你喜歡我什麼,我改還不行嗎。不要做乖乖女,粗俗一點會少一些騷擾。千萬不要等到事情無法收拾了,才來後悔。

5.學長、學姐、(同性)同學

熟人之間的騷擾,一切都有跡可循,他們不是突然一下就決定了要做什麼。很早就會露出端倪。

6.上司

不管他們是什麼理由接近你,目的都是一樣的。如果你沒有興趣發展一段關係,就果斷拒絕,至於拒絕的方式,看不同人用不同的方法。一般你拒絕了,他們就不會有更過分的舉動,因為可以換別的女性騷擾。

對策5、6

同對策3、4

總之,騷擾很多是發生在熟人之間的,陌生人之間的騷擾反倒比較少。防範陌生人的騷擾的方法就是不要走偏僻的夜路,不要相信奇怪的陌生人。防範熟人就要你留點心了,只要人不傻,都是可以提前制止事態惡化的。

【劉馨馨的回答(6票)】:

小的時候,媽媽把我放到鄰居家。鄰居阿姨出去買菜了,我和她兒子在看動畫片。看的什麼早都記不住了。那混小子看他媽走了就爬到我身上來又親又摸又扒衣服的,我怕的很,又哭又叫,等他媽媽回來我跑回家告訴我爸爸媽媽,他們都笑,都不信。哭瞎了。。。從此再也沒有理過鄰居,還因為父母的態度和他們冷戰,絕食。

大二的時候差點有一次被一個人面獸心在我們學校讀博的煞筆強姦,我態度強硬一直反抗,大聲吵,報警,他才放手離開。

我們這一屆都住在校外的大學城公寓,每天上學要穿過中間的一個居民區。有天晚上居民區中的樹林裡突然出現個露隱癖,我倒是沒怎麼樣,給我後面的妹子嚇得直叫扭頭往回跑,後面的男生走過來的時候那人跑了,然後男生們一臉驚異的看著我。。。。女漢子屬性暴露了。

這些事情現在對我來說沒什麼了,但當時確實心裡很怕。給的建議如下:

1,一定要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2,一定要堅定的向對方傳遞我不怕丟人,我一定要揭發你的信號。

有些煞筆就仗著女生膽子小臉皮薄不會反抗不會說出去才屢屢得手。這種事情我們沒有錯。

3,有些女生對自己長相特別自信,說什麼自己這樣不會有事之類的。一定不要放鬆警惕。

4,走幽暗地段還是盡量挑人多的時候。漂亮妹子沒有男朋友也盡量多跟好朋友在一起,避免落單。

ps:已經見過大風大浪像我這樣糙的妹子,就不用因為這個原因著急找男友了。想想還有點小驕傲呢⊙_⊙

【賈隻的回答(15票)】:

大一暑假陪媽媽去雲南旅行,怕她走的累就跟了團。同團的還有一對夫妻帶著一個超級萌的兒子,九歲小正太。

旅行的第一天開始他就跟在我身邊,甜甜的叫姐姐。他爸媽買的玩具和好吃的都拿給我。有一晚坐火車臥鋪,他一定要枕著我的手才肯睡。我只好在他的舖位旁邊蹲了幾個小時,直到他睡著。他媽媽略吃醋。

旅行結束的時候,他撲上來抱著我道別,然後摸了我的胸說,好大呀……

我就石化了。

-------------別鬧,我是分界線-----------------

正經答題主,對騷擾者絕對不要手軟!

大學時候學校附近也有暴露狂出沒,某天我和醫學院好友碰到。不過我馬大哈根本沒在看他,醫學院同學風輕雲淡的表示和屍體上的沒啥區別。

這裡借用兩幅漫畫,來自C醬醬漫畫。

其實說起來我碰到的奇葩事件也很多,不多說。躲閃不及就還手,利用手肘、膝蓋、鞋跟保護自己。工作中的就要和hr以及再上一級匯報,外企對這類事件還是很嚴格的。

匿了

【ShortyLi的回答(19票)】:

13或14歲,屁都不懂,成天傻樂呵那種…媽媽給我找了一名補習老師,一個小區,是個老頭,巨有名,補習的人多的………第一次去那老頭就愛摟摟抱抱我,手搭在我腰上。很奇怪很討厭的感覺但沒當回事,因為周圍還有好多小朋友呢。第二次去那老頭手更加不老實,上下亂摸就碰到我胸了。回家後跟媽媽說堅決不去補習了。本人超級超級乖的那種,很少,幾乎沒有過那麼堅決地反對過媽媽,媽媽問原因我就沉默,我記得我媽媽看到我的反應愣了一下,然後一口同意我不去補習,也再沒問過原因。我直到現在也很感謝媽媽不問原因選擇相信我,對於一個14歲的女孩也實在說不出口。不過那個老師還是一直德高望重,聽到說誰誰在他那補課,14歲的我也會感到恐懼很悲傷。

【西原兔有的回答(5票)】:

高中宿舍六人,每個人都如兄如弟。

一起打球,一起在陽台抽煙,

一起逃課,一起在操場大嚼烤雞。

一起泡妞,一起在低年級學妹窗前吹口哨。

一起洗澡,一起霸佔了整個公共浴室打水仗。

有個哥們叫雄哥,霸氣,man,胸毛比腿毛旺盛。

我們勾肩搭背出宿舍玩耍時,我總愛勾著小雞的脖子。

小雞扶著五爺的肩膀,五爺踏著星星踩過的步伐。

星星是最特立獨行的一個,總是走在最前面偏右的地方,像個童子軍。

而雄哥的大手掌,總是放在我的屁股上。

哦哦哦哦,我差點忘了還有一個人,一個排斥我們五個的人。

總之,我雖然覺得屁股被溫暖的大手包裹著的感覺略有怪異,

可我看小雞被勾著脖子的樣子也不太舒坦,更像一隻小雞了。

於是我就釋懷了。

……

若干年後,各奔東西,我跟小雞出來吃飯。

談及往事,面都快笑癱了。

「……不過以前我們班真是什麼人都有啊。」

「是啊,一個比一個變態,哈哈哈哈」

「人不可貌相嘛,就像雄哥,你看得出他是GAY?還是受」

「……」等等!好像有什麼不對!!!

「不是,雄哥不是有段時間一直失戀很痛苦嗎?」

「是啊,他被他男朋友甩了,你不知道?」

……

我記得那年晚上,我記得我們喝酒,我記得他在我懷裡哭,

我記得我顫抖著……

最緊的右手,最暖的PP……

啊!多麼痛的領悟!!!

【孫小小的回答(9票)】:

男,被食堂大媽性騷擾,至今不敢去食堂吃飯……

【粉色葫蘆的回答(6票)】:

公交車上遇見一超級帥氣男子 走向我 越來越近...

然後靠近我背後, 鼻子對著我耳朵出氣,

把我嚇著了 直奔後門下車,哪知道他也跟著我下車 沒想到的是。。。。他把褲子脫了 對我說:打飛機 打飛機! 我很想趕緊跑了,可是擔心他又跟著我,我就瞪著他,他就一直重複一句又一句 打飛機! 沒理他,他也沒敢對我做什麼,,,,大概5分鐘身邊已經圍了很多人。。。。 最後他自己穿上褲子走了!

媽蛋,跟老娘玩這二逼動作~

【LeeZy的回答(346票)】:

暑假裡隔壁班一學渣(無歧視向……才初二四科總分100以下也是醉了)來加我QQ,聊文學聊了一天之後把他沾著不明液體的生殖器官拍照發給我了。

嗯,鑒於他連我在食堂坐哪都知道,我直接拉黑了。

開學的時候午休他中午堵了班門口來找我,並且說了幾句發出來要被知乎河蟹的話,被我用瑞士軍刀捅穿了手掌(??ω??)

後來在10月份末有一天我放學路上感覺被跟蹤了,一路繞到水庫把那小子推進去了……

聽說他沒淹死(?′ω`?)也就是發燒了幾天。

簡單粗暴,確實好用。

但是友情提示,違法。

答主本身就是性格暴躁的人,感謝這頂評論區新帽子。

至於有人質疑真實性,我只能說我這人就是走在違法邊沿的奇葩。

【人民公僕於胖虎的回答(146票)】:

題主說不應該只曬經歷不提建議,我來修改回答。

首先,性騷擾或性侵犯有可能發生在任何年齡任何性別的人身上,所以這是個值得所有人重視的問題。

關於成年男性和成年女性部分,我不想贅述。一些自我保護的措施網絡上已經說了很多了,有條件的可以去學一點基本的防身術,貌似還有一些防身小物,尤其是單身女性,備著,有備無患嘛。

要有基本的警覺,保持警惕心理,不要和身份不明的人搭話,或者加微信啥的。有句話說的好,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啊,尤其是有些有外貌優勢的女孩兒,不要逢人就想證明自己的魅力值。猥瑣蜀黍真的很多哦!!!遇到了,不要驚慌,大多數好色之徒不是惡棍,你不要害怕,聰敏一點。還有一種情況,來自身邊的家人朋友上司老師等等的惡意騷擾,這個比較麻煩。但至少對人身安全的威脅不是很大,個人意見是在第一次類似事件發生的時候就表明態度,大聲斥呵。效果會好很多,不然對方看出了你是個膽小的主兒,繼續糾纏就不好說了。最後往往沒什麼好下場。

至於幼童,他們屬於缺乏自我保護能力的人。危險性大,而且傷害一旦發生,很可能造成終身的陰影。我也是受害者之一。這是個很複雜的問題,非一人之力所能解,需要社會,家庭,父母,教育,法規,各個方面的努力。我只能說,我已經盡量做到了讓自己不記恨,不自卑,不扭曲,不放縱,但讓我感覺無力的是大環境。很多人,他們非但不懷有惻隱之心,甚至嘲弄,譏諷受害者。這是一個很大的命題,牽扯到太多太多,我難以回答。只希望更多的有識之士能一起努力,努力改變,哪怕只有那麼一點點。

比如,有一天,我們可以平靜,不羞恥地對自己的父母,另一半說出自己的遭遇。光是能達到這點,道路就何其漫長了。

——————————————————————————————————

昨晚看到這個問題就回答了,沒想到這麼多同學評論,就不一一回復了。多謝大家關心。

沒有匿名,因為是真的能正視這段過往了。但不希望和我有同樣經歷的女孩子或男孩子把這種經歷告訴貿然告訴別人,包括父母。匿名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方式。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人,他們沒有經歷過類似的事情,我便不奢求他們能擁有同樣的感情,也正因為如此,我不能責怪,但我還做不到不傷心。我給大家舉個栗子。以前看電視劇,會出現那麼一個惡毒的媽媽,自己的女兒被丈夫強姦了,說女兒是勾引男人的賤貨。當然這可能有些極端了,但是我把這一類人都歸於二次傷害施加者。很多人是無意的,但他的話語神情就像一把刀子,插在了受害者的傷口上。二次傷害要比傷害本身更加殘酷。所以,不要輕易自揭瘡疤,如果你還沒有足夠強大的內心,因為大多數人,都會窺探輕視。

有朋友問我為什麼沒有報警。那個哥哥後來沒有上大學,去了家技校,現在是個打工仔。去年,他有了女朋友,今年懷孕結婚了。我沒去吃酒席(為此還被我爸罵了頓,他們都莫名奇妙,說我不懂事)但我看到過那個姐姐,挺可愛的,肚子很大了。他們都是沒什麼文化水平的人,但人不壞。這些年我也聽我爸媽談起過他,學習雖然很差,但工作很努力,好不容易存了錢在蘇州買了房子娶了老婆。等等。算算他比我大十歲吧,那時候十八,今年我也十八了,我接觸到了十八歲的男生,發現一部分人真的很容易被下半身支配沖昏頭腦。至於報警,我從沒想過。小時候是因為害怕,大了,更加不會。我的父母都是傳統的人,他們不能接受這種事情,我不想給他們增添無謂的煩惱,也不希望流言蜚語給他們造成影響,他們沒有錯。

我也不想以這種方式懲罰那個哥哥,這點是我個人原因,我不贊同暴力能制服暴力,也不覺得這種方式就能給我公平。

我被劃了一道口子,找個人劃對方一道口子不能讓我獲得身體上或心理上的癒合。

上面我說的戀愛問題,不是因為有什麼陰影而不能戀愛啦。那個男生是我幾年前喜歡的,當時還沒想清楚,確實退縮了。但現在,我不會了。就像我在評論裡說的那樣,我會告訴他,是的,我是處女,因為那不是性交,是犯罪。只是我還在等那個人出現。若能相遇是我的幸運,遇不到我也不強求,因為隨著年齡漸長,我越來越發現,很多事情自己是可以的,不需要依附任何人。

最後,希望所有看到我這篇文章的朋友,以後你們為人父母了,一定要好好教育保護自己的小孩子,如果有可能,不發生多好。父母做不到的,我們來做。我知道的和我有類似經歷的人,很多都不太樂觀。但如果真的發生了,請別驚慌,支持他她,理解他她,擁抱她他。

最後,祝你們好。—————————————————

我八歲的時候很喜歡和鄰居家哥哥玩,他經常拿好吃的給我,陪我玩遊戲,教我打羽毛球。我爸爸經常在外面出差,家裡只有媽媽,那天媽媽不在,我就去他家敲門,他剛放學,也一個人在家。他讓我去房間,說有好吃的,進了房間,他開始脫下自己的褲子,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男人的下體,覺得很醜,我心裡有些害怕,就要出去,發現房門被鎖了。然後他開始脫我的褲子,把我按到床上,開始摸我,然後就是疼。還有噁心,他的臉離我很近,鼻孔裡的氣息讓人覺得噁心。壓在我身上,很重,我把臉別到一邊去,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哭鬧,就是眼淚靜靜地流。然後,不知道多久,他放開了我,把我帶到衛生間,幫我洗屁股,並且威脅我不准和大人講。我答應他,他出去了,丟了個吃的給我。我把衛生間門反鎖,躲在裡面,開始哭,忘記為什麼了,也許是因為疼吧。突然他開始猛敲廁所門,讓我出去,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看過當幸福來敲門,裡面有一幕就是爸爸帶著孩子躲在廁所裡過夜,外面有人敲門,我一年前看這部電影,看到這裡,哭的不成樣子,真的是那種絕望的感覺。他在外面敲門,然後到這裡我就失去記憶了,除了害怕和絕望。

那天以後,我小便就會很疼,有血,可能陰道撕裂吧。我沒跟我媽媽講,過了一段時間就好了。後來,這種事發生過幾次。我記得很清楚,有一次,我媽媽要上班,讓我去鄰居家玩會,我不願意,她不同意,我哭,她把我送到鄰居家,走了。我跟在媽媽車子後面哭,叫媽媽,別走。但是她的背影一點一點消失在路燈下。然後,哥哥把我背在背上,往他房間走,我求他,說,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哭成死人。

沒用。

後來,他出去上學了,我沒見過他了。

去年,我考上大學,家裡請酒席,又看到了他。他走過來,笑著說,丫頭長大了,真漂亮。

今年大二,沒有戀愛過。曾經有過一個喜歡的男生,只因為他問我,你是處女嗎?

就突然退縮了。

說實話,那時候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以為自己會忘記,但其實我從沒忘記。不過那是幾年前了,現在,我也並沒有忘記,但我已學會不逃避。

【SoWarm的回答(10票)】:

難忘的兩次,一次女一次男:

第一次是初一的時候,那時候人比較單純,被一個女的追了半年,有一次我在操作教室的電腦,她就湊到我身邊來圍觀,然後就把胸(cup D)壓在了我握著鼠標的右手上。當時感覺全身都窒息了,右手動也不是不動也不是。這樣持續了一分多鐘,以我被人叫走結尾。

第二次是幾年前的一次志願者活動,當時我和一個男的分到同一間房,我倆睡的雙人床。因為有兩床被子而且沒想太多我就只穿了內褲睡覺,結果半夜恐怖的事情發生了!我在睡夢中感覺自己屁股有人在摸,驚醒以後發現那哥們的手居然果然在我的臀上遊走。我大叫了一聲,他特麼的還裝睡!最後的結果就是我穿好了褲子滾到地上去睡了,第二天果斷換了室友。= =

【喵喵的回答(9票)】:

我的遭遇也是大部分亞裔歐洲留學女所經歷過的。最嚴重的一次就在前幾天,背景是我一個人住studio,在一棟學生公寓。這周工人統一來清洗空調,沒有事先通知幾點過來,我就在家睡覺,沒注意到敲門聲,突然門就被打開了,因為工人是有鑰匙的。我馬上驚醒,床正對著門,我裸睡…幸好蓋著被…我要求工人把門關上,等我穿好衣服,可對方不但不關門,還反問我等啥呀?正在無助的時候,另一個工人過來道歉,幫我把門關好。事後我聯繫了房東,尋求保護,還是覺得委屈得不行,大哭一場。

調戲我的是阿拉伯人,他在我剛住進來的時候就邀請我出去喝一杯,被我拒絕,不知道這次是不是報復。

在這邊被阿人騷擾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我早已免疫,可這次對方知道我的住址,還可以以工作之名拿到我房間鑰匙,著實讓人害怕啊。

一個女孩在外不容易,注意行事低調、遇事尋求幫助、要是能有個男朋友保護…算了,還是自求多福吧。

【楊芃的回答(11票)】:

本人男,大二的時候,週末晚上室友都熄燈睡了,我跟樓下宿舍一個基友打實況。這本來是一個男生寢室非常非常常規的情節=_=,兩個工科屌絲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美美的╮(╯▽╰)╭來幾把實況…一切似乎是那麼的平常,就像暴風雨來之前的寧靜-_-///關鍵是那天晚上最後一把我有點睏了,這個傢伙湊過來就對著我的臉親!了!一!口!(¯(∞)¯)整個氛圍就變了好嘛!試想一下在寂靜的深♂夜,我正抱著手柄犯迷糊,我的小夥伴一個不經意的抬頭,被我的側顏所打動,情不自禁的把嘴唇靠了過來,在荷爾蒙的催使下在我的臉頰上微微一點…我瞬間就特麼清醒了,雙手交叉放在胸部並且義正言辭的問他要幹什麼!我的小夥伴淡淡的說:只是怕你睡著了…這件事對我的三觀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它直接導致我重新審視我是不是雙性戀!O_o誒奇怪,我怎麼會是這種心態

【Rhine的回答(9票)】:

看了這麼多,發現被騷擾的多半竟然是男的。。。

【長簷霜降的回答(8票)】:

我經歷過很長一段時間的「性騷擾」。是在學前班到小學四五年級這期間,來自同班同學同一個人,最鬧心的是性別也相同!!(不是來搞怪的,如果是女生摸我,我還真不覺得被騷擾了)

上學第一天起就開始了,他會趁我不注意時用手拂過我的臉,會藉以說悄悄話的機會湊過來親一下。

起初只是反感被髒兮兮的手和他的的口水碰到,隨著次數的增多和心智的成熟,這種反感升級成了噁心,發自內心的噁心和厭惡,那種噁心感絕對不次於女生被鹹豬手揩油。老師應該是看到過幾次,可我們都是男生,老師根本沒當回事,而我也不好意思啟齒跟任何人說。就這樣隔三差五被噁心一次,持續了好幾年。。。

忘了是在四年級還是五年級,被摸後我爆發了,拿起老師的教鞭揍他,把教鞭打斷了。老師以為我們打架,把我們很訓了一頓。自此,再也沒有被騷擾過。

暴力永遠是解決問題的手段之一。

標籤:-生活 -兩性關係 -社會現象 -人際交往 -性騷擾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