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政府方面不斷努力推動的PPP(公私合營)模式、政府採購環境服務以及第三方專業治理服務等?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如何看待政府方面不斷努力推動的PPP(公私合營)模式、政府採購環境服務以及第三方專業治理服務等?

2018年01月12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8 ℃ 次

【莊勇的回答(13票)】:

被人邀請了,這裡硬著頭皮答一答吧

首先聲明,回答不涉及PPP的具體概念,以及PPP的重點投資領域,前者資料太多了,後者請參考國發[2014]60號文。

上面這個問題問得實在是寬泛,「如何看待?」,實在不知道你想問啥啊。每個人知識面都有側重,我就試著說說以下方面吧。

1、 PPP模式與環保產業

對這個其實不是太瞭解,想說的是PPP及ZF採購等並不是新的東西,污水處理廠早就在各地實行特許經營權了(當然也有ZF自己辦的)。要說有什麼影響,只能是後面新開的採用特許經營的可能會更多一些吧。但特許經營也就適應污水處理廠本身而已,污水管網你去建一個試試?涉及到的拆遷挖路什麼的死活是玩不轉的。

大的燃煤電廠的脫硫都是自己搞的,或者設立專門的公司來投資或管理,既然是一份穩定的利益就沒理由給別人賺去對吧。小的企業的脫硫沒接觸過,不太瞭解了,但純屬私營單位的行為,和ZF沒太多關聯。

各地的供水多數為ZF自辦,少數由專門的水務集團運營。近年來,作為利益主體的地方ZF和水務公司一直有提價衝動,但因為關係到民生問題,地方ZF好歹還顧及聲譽,水務集團則更多的是逐利,所以這中間矛盾很大。此前瞭解到某水務集團收購了某地級市的自來水廠後,一直不更新老舊設備(可能是協議不夠完善),民怨較大。

2、 PPP模式的投融資

首先要運作PPP的項目必須是有現金流能賺錢,在城市修條大馬路總不能用PPP來幹吧(除非攔路收費),而能賺錢的項目就有能力獲得外部融資,剩下的無非是期限、對價等問題。

但一個項目能否賺錢,其實是很難判斷的,在ZF手上能賺錢,不代表在民企手上也能賺錢。還是上面的自來水廠的例子,在矛盾存續一段時間後,地方ZF在城市的另一邊建一個第二水廠。

3、 PPP模式的背景及前景

PPP目前簡直炙手可熱啊,和人聊天不說兩句都覺得不好意思。今年的熱可以明顯看出是某部門在大力推動,感覺背景還是想要解決地方ZF負債和後續基礎設施投資的問題,但截止目前應該還是剃頭的挑子——一頭熱,而且很多人確實不看好,包括我個人,具體原因的涉及到ZF的架構和運作模式等,不便多講。早期運用PPP的福建某大橋、北京地鐵四號線等往往被作為PPP模式典範,個中甘苦可能只有當事人自己知道了。

另外對上面的回復有些許不同的意見,某種概念上PPP是股權融資是對的,但股權融資並非完全是高收益的。常接觸到一些民營老闆實業干累了或者接班人能力不是太強,往往會蓋個酒店或商舖之類的物業(投資並不小,上億或幾個億,干個污水處理光伏電站之類的足夠了),每年收收租子,自己養養老也挺好。所以只要確定某個項目未來能有穩定的收益,不一定要求很高,總會有人投的。每人投不是因為項目,而是對模式和TZ的不信任吧。

【程健的回答(6票)】:

PPP(Public-Private-Partnership)即公私合作模式,是公共基礎設施一種項目融資模式。

相較於BOT或BT模式而言,個人覺得至少有以下兩個差別:

1、公共產品的最終權屬差別

在BT/BOT模式下,政府雖然通過投資人進行了融資建設,但最終還是要通過回購方式,贖回公共產品的所有權。相當於還是政府付全款修建了公共產品,只是由投資人先行墊資,暫時緩解了當前的融資壓力,但資金緊張問題終會暴露,於是現在看到政府的存量債務都徘徊在較高水平,無法迅速消化掉,這大概就是現在融資模式必須轉變的原因。

在PPP模式下,由投資人投資建設並擁有公共產品的所有權,政府採取特許經營權的方式向投資人支付使用費,使公眾可以使用公共產品,即相當於政府租了公共產品供公眾使用,政府只負責支付租金,但不再購買公共產品或享有其所有權。

2、運營模式的差別

在BT/BOT模式下,政府或政府下屬的融資平台公司作為公共產品的業主單位,是公共產品的最後所有權人,所有其不僅需要關注公共產品是否能滿足用途,還要負責公共產品的建設整過程,比如對工程進行前期設計,公開招投標選擇施工單位等(實踐中也有投資人承擔部分職能的情況)。在贖回公共產品運營權滿後,政府還需要負責後續運營和處置。

在PPP模式下,政府只需要公告採購的公共產品的功能需求,其設計、建造、運營均是由投資人來負責,政府承擔的責任更少。

在對地方政府融資管控愈加嚴格的情況下,特別是國務院目前要求地方政府在2014年底的存量債務的基礎上只能減不能加,地方政府無法一次性支付大量費用建設公共產品,而採用PPP模式分期定額支付使用費的方式能夠有效緩解其資金壓力,但個人覺得PPP模式還只能是看起來很美,主要是:

1、大政府思維

長期以來,民眾都習慣了大政府思維,有問題找組織,特別是信訪氾濫的時候,民眾都把政府當成了全能的政府,地方政府官員也習慣了大政府思維,大包大攬,強力推進基礎設施改造;但在PPP模式下,連公共產品的所有權都不再屬於政府了,民眾上街發現公路、路燈、花壇都不是政府的了,警察是保安公司派遣的,政府只是一個二傳手,負責採購公共產品和服務,民眾還能習慣嗎?另外企業運營公共產品自然會產生企業的趨利性和公共產品公益性兩者的衝突,採用PPP模式後,如果無法有效管控公共產品價格,也會對社會穩定造成一定的衝擊。

2、特許經營權的價值評估

以收費還貸方式建設高速公路就是一個典型的通過特許經營權融資的方式,雖然上屆政府頒布了《商業特許經營管理條例》等條例,但對特許經營權的價值如何評估作價,還缺乏明確科學的方法。在BOT模式下,投資方佔有運營公共產品的期限的確定往往缺乏科學依據,對投資人而言獲得更長的特許經營權往往能取得更多的收益,這也為權力尋租提供了空間。在特許經營權價值評估缺乏科學方法的情況下,推廣PPP模式也將會遭遇同樣的困境。

3、政府信用和守法意識

這個就不做深入闡述了,PPP模式企業收回收益需要一個長久的階段,幾年甚至幾十年,地方政府領導都換了幾屆,隨著政治環境的變化,企業的能否按預期取得收益存在一定的風險。

【梁自閒的回答(4票)】:

簡單的說下某派的看法,ppp實際上是一種股權融資的模式,從公司金融的經驗來看,股權融資的項目一般偏好風險,是在項目回報高風險大的時候採用的方式,而政府項目的特點是時間長,現金流比較穩定,但沒有暴利。所以天然上這兩者並不匹配。另外,股權融資需要健全的法律以及可信的zf,目前在中國也是缺乏的。綜上,ppp模式是明顯有缺點的,我認為比較靠譜的融資模式還是地方債,重要的不是地方債的規模(債務是一種對我們國家的祝福)而是地方債的價格,如果能去規範地方債成本,並且將其納入到zf官員的考核機制中,在長期能使得資源配置更有效率。

【brucelee的回答(2票)】:

資歷尚淺,沒有ppp實操經驗,碰巧聽說過ppp,斗膽來蒙幾句。

借一句老師講過的話:從來沒有哪個model或者contract可以滿足所有項目的需求,決定用nec還是ppp還是lum sum contract,一定是看項目自己的實際。

在政府的角度,有幾個猜測:希望可以借第三方(private sectior)減輕地方政府城投債的負擔,不要讓地方政府深陷在借錢建設的泥潭裏(感覺這是最大最盲目的動力了,所以才會有人覺得ppp說到底就是project finance的問題);再一個就是可以把項目建設過程中的風險卸給private sector;再下來減輕運營公共項目的負擔;還能把private section綁在項目運營上,爭取少做冤大頭...要說下去的話能做出幾十頁ppt了。所以你看政府對這個事情熱情是有道理的呀,誰不想做那個push the button就能拯救世界的人呢。

對行業來說,也算半個好事。要改變一個行業的大環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搶到一個工程就能賺黑心錢賺到夜不能寐的日子在我看來也差不多到頭了(男票剛入行,每天被前輩叨念一個項目賺五個點我們都活下來了真是勤勞勇敢的中國人),那種多一個人簽字造價就多一個零的日子大概也不長了呢。理想的合同環境下,private section背更多風險可以換來更大的自主性,似乎是給這個行業拱出來了一個寬廣一點的成長空間。而且很多公共項目本身也是運營要遠比建設重要得多,後者卻一次把所有人的熱情都消耗殆盡。

然後上面有答案提到項目本身要能產生現金流,也不一定?視乎項目本身,有的項目本來就是一個公共服務,建好之後政府來買公共服務,這樣的項目打包出去感覺還是很好賣的吧(嗯嗯最近大家也突然對保理熱情高漲呢)。

因為沒有ppp的實操經驗,有幾個事情我想不通的:政府裏懂得在ppp項目裏具體怎麼做事的人要先培養出來再上項目麼;我們需要的帥氣contractor還有霸道總裁范的manager team在哪裡;視乎performance來給錢的話,權力尋租呀麼權力尋租;分包大概會在實踐裏變成一個值得考慮的小問題?

可能有的人從這裡面嗅到了錢的味道,但是因為我還在象牙塔裏沒有機會跟他們一起賺錢,交稅去跟大家一起買公共服務的話,作為納稅人的我對ppp是略冷感的——可能不是想像中的雪中送炭,可能只是錦上添花。

抱歉設備暫時沒有簡體輸入,請簡體聖母不要來擾,請一定要忍住用簡體帶來的神聖優越感。

【遊客的回答(1票)】:

這三個都反映了一個很麻煩的事實——政府手裡的錢和腦中的能力,越來越難以承擔其應當承擔的職能

PPP也好,項目債也好,永續債也好,再往前的地方債也好,甚至合同能源管理也好,都是融資手段,而且本金的償還期限越來越長,單個債務項目的金額越來越大。地方政府承擔的職能太大,錢又被中央收的太緊,賣地已經不能滿足日益增大的資金缺口了,所以債務的花樣越來越多。PPP肯定不是終點,未來地方政府的融資方式一定會更加花樣百出。最終一定會出現跟國債一樣、不存在還本的地方債。

至於政府採購服務,也是因為政府實在是沒能力做這些事兒。公務員的招聘大家也看得到,專業技術崗位的招聘比較少,而且每個地方專門為專業技術多設崗位也不經濟。為了彌補人專業技術才和政府職能之前的缺口,採購環境服務以及第三方專業治理服務什麼的也很正常了,本質上和原來請施工隊建高速公路沒什麼兩樣。

【林忍忍的回答(0票)】:

從來沒有哪個model或者contract可以滿足所有項目的需求,決定用nec還是ppp還是lum sum contract,一定是看項目自己的實際。

【朱小生的回答(0票)】:

其實,不要很多話來解釋。我們國家很富有,但是民間的資本卻更加可怕,很好利用資本運作才是王道,更何況這樣規避的漏洞也相對多一些。加之更好讓公益事業民間資本化,也是向前走了一步!

【王豐的回答(0票)】:

PPP對政府和企業來說是一個雙贏的機會,對於政府而言可以減輕地方債的負擔,對企業而言可以有穩定盈利機會。但實際應用中問題很多,多半是因為合同約定不夠完備,漏洞太多。目前,各地還在探索,有些已經實施,但很多問題要很多年後才能浮現出來,比如福建那個。

標籤:-經濟學 -環境保護 -環境污染 -如何評價X -PPP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