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在椅子傳入後,「席地而坐」的生活方式在中國徹底消失了,在日本韓國卻被保留了?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在椅子傳入後,「席地而坐」的生活方式在中國徹底消失了,在日本韓國卻被保留了?

2018年01月23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0 ℃ 次

【王昊誠的回答(287票)】:

瀉藥,一直沒來答,開始慢慢補坑。專業性回答,不感興趣的可能看起來費勁···

這裡有幾個問題得搞清楚:

一、中國古代為何會放棄席地而坐。

我簡短的概括: 禮崩

禮,是對社會風氣,生活習俗,道德規範等的一個統稱。

無禮不立,說明禮在古代社會中起著至高的行為規範,可以看《禮記》中包括生活方方面面的守則,大部分通過一代代的流傳了下來,比如喪禮中的魂幡,是從夏禮開始,至今三千年我們還在使用。禮也不是亙古不變的,它隨著朝代,統治者,社會變革發生變化,如居喪三年,我們早已不守其則,也不會有人責怪你。其實這就是禮崩。但不是說禮崩就不好,隨著社會進步,人性解放,有些禮就應該崩,崩了好。如居喪三年,如斂膝端坐(就是古人的跪坐),禮崩了就從心理上有能接受胡人,等其他文化傳來的生活方式的可能性。

崩是有原因的,改朝換代,社會新風氣,文化入侵等等。

魏晉時期,算是漢朝禮制的最後堅貞時刻了,因為隨後的五胡亂華,東晉十六國導致中原淪陷,大量漢制遺民流落到江南重新建立王朝,從周禮起始建立,中華文化頭一次受到幾近毀滅性的打擊,那些說都會被漢化的,其實還是過於理想了,禮儀肯定受到了極大的重創,但便於對外來文化的吸收。

而跪坐的姿勢本身就反人類,嵇康就說我才不願去朝廷上班,天天跪坐自己腳上累死了。。。

坐分跽與踞,跽包括90度直跪,以及在日本還在沿用的日常正坐,坐自己腳後跟上。(你自己在床上各試10分鐘看看~~)(謝謝 @喊叫水 提醒)

而踞就是屁股著地,雙腿朝前或朝外。這個是坐比較舒服的形式,說明不是古人不會坐,只怪古人不開放。

二、為何會出現垂足而坐。

客觀原因:

禮崩的同時,四面八方的其他民族入主中原,建立統治地位,絲路傳來的胡床等坐具,佛教的興起帶來的高足坐姿和新的禮俗,讓高足傢俱不再只是皇室小圈子的玩物,以及僧侶的參佛習慣了,被更多人所熟知。

但是到南北朝這個時候還是沒有能充分影響到大多數人。

到了五代十國在名士、文人的圈子裡也受到了很大的歡迎,這時候我們開始能在傳留下來的古畫壁畫裡看到。

因為這個變化的確是要經過長期的禮俗和現實的衝突才能成功,經過隋唐,五代數百年才被民間大量學習和改變。到宋朝,基本上垂足而坐以及高足傢俱才算普及到民眾。

其中出現了很多推動這個變化的原因,

比如服飾的變化,那時的服裝本是一層層布料,但是沒有內褲啥的,有也是留褲襠的,而跪坐是可以完好得遮擋你的羞羞的;你要是叉著腿坐著,那就叫非禮了。而隨著遊牧民族的一些文化入侵,(遊牧民族要常騎馬,能沒褲衩嗎···)褲子就傳入了中原。垂足而坐從此就顯得自然多了。

木工技藝,我們的木工技術從很早就十分發達了,東周時魯班就是傳名至今的木工大師。到唐宋時期的木建築更是到了巔峰,桌案幾類等傢俱也已經是成熟度很高的傢俱形式,為椅子的創作和製造提供了強大基礎。而宋初版印的《營造法式》等木作書籍大量的發行,也為民間的傢俱製造提供了專業知識。

三、 為何日韓沒有形成垂足而坐的生活習性。

日本並非完全沒有高足傢俱的,只是沒有普及性的應用。

日本從東漢就開始與中國有文化交流,其實主要是學習,直到唐代894年最後一批遣唐使後。中日的交流就少了很多,而且漸顯交惡,來搶劫的有,學習的少。

而高足傢俱的大量普及是不早於五代的,而日本遣唐使們並沒有受到大量高足傢俱的影響。

日本雖然有過不少內戰和改革,但是沒有受到過毀滅性的禮崩。直到現在,日本的傳統文化依然是最具漢唐遺風的特點。禮制也是,你去看《禮記》裡講的跟日本生活禮儀有多少相似度。

服飾其實也是個原因,和服其實是漢服的改制吧,據我瞭解,好像也沒有內內吧···後來發展出一個繃帶,就跟相撲那樣,也不妥。

高麗?不懂,他跟日本關係好點,就學那邊了吧。

五代 - 韓熙載夜宴圖五代 - 韓熙載夜宴圖

【李阿玲的回答(97票)】:

你不知道北方有炕麼,我們是席炕而坐。

你要敢不脫鞋上炕我就打斷你的腿!

炕的歷史有2000多年呢!

【IanHa的回答(7票)】:

能不能從這個角度理解,特別是結合著@李阿玲 的答案:

由於溫度較高、蟲害滋生,出於衛生、防潮考慮我國南方居民盡量不直接接觸地面(就好像吊腳樓)。溫帶居民相對就不那麼有這個必要。

【公子winnie的回答(34票)】:

首先應該說是傳統。因為中國唐朝以前是席地而坐睡在地上,沒有椅子和床。椅子和床都是宋代以後開始流行的。日本是學習中國文化的,所以保留了中國的傳統。

中國古代是採用席地而坐的生活方式,直到十世紀才發展成垂足而坐的方式。

現存最古老的傢俱發現於東周墓中,此時的傢俱(桌類)已具有後世熟知的榫接結構特徵,漢代後坐具相繼出現。但此時還不是日常用具,而是儀典中供尊貴人士坐用。換言之,唐朝以前的席地而坐的「席」,算是當時的坐具了。魏晉南北朝時,西方的椅子、折凳等坐具陸續傳入中國,從此中國人的生活方式才由雙腿盤坐在地上而變成坐在椅子上。至隋、唐時代,席地而坐與垂足而坐兩種生活習慣已經同時並存,透過現存的繪畫可發現,宋、元時期垂足坐的椅、木凳及高型桌、台、案等傢俱已大量存在,而傳統床榻等席地而坐的傢俱,其坐面與地面的距離亦已升高。可見垂足坐傢俱已穩固地佔據宋、元傢俱主導地位。

夏、商、周時期

夏商周時期逐步形成和成熟時期,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孕育期。從文獻記載和考古發掘來看,商代開始有文字記載的歷史。在這裡,床雖然僅僅起到道具的作用,但可以推斷,商代已出現了床,而且高度不低,下可容人。西周的統治者還根據席的優劣和裝飾特點規定了嚴格的「五席」制度。五席的質地和特點並無等級貴賤之分。

春秋戰國時期

從大量的出土實物中得知,春秋戰國出現的漆木床、彩繪床等為後來的漢代成為漆傢俱高峰期奠定了基礎。這床又大又矮,適合人們席地而坐的習慣。由此可以看出,當時的床已很普遍,而且製作水平已相當高。隨著人們審美意識的增強,傢俱不僅具有使用功能,又兼有欣賞價值和觀賞功能。

秦漢時期

當時人們的起居方式仍然是席地而坐,室內的傢俱陳設基本延續了春秋戰國時期的席、床、榻、幾、案的組合格局,漆木傢俱完全取代了青銅器而佔據主導地位。西漢後期,出現了「榻」這個名稱,是專指座具的。,秦漢時期僅供坐用,後演化變成可坐可躺。

魏晉南北朝

談玄之風盛行。出現了新的起居習慣,使席地而坐不再是唯一的起居方式,為隋唐五代垂足起居方式與席地坐起居方式的等肩並存奠定了基礎。魏晉延續了秦漢時期以床榻為起居中心的方式。榻在這個時期有了新的發展,還放有筆、硯和投壺,使人會文之餘,還可遊戲娛樂。

隋唐五代時期

唐朝的社會經濟發展很快在文化藝術上豐富多彩,由於大興宮室和貴族府第,傢俱產業也得到了空前的發展。人們的起居習慣呈現席地跪坐、伸足平坐、側身斜坐、盤足迭坐和垂足而坐同時並存的情景。

到唐朝人們的生活方式發生變革,人們開始坐高,雙足懸起,中國的垂足傢俱才逐漸興起,經五代十國至宋代垂足傢俱逐步完形,並完全取代席地而坐。

另外日本是地震多發地帶,房屋都是木質結構,而且日本人喜歡榻榻米。

【知乎用戶的回答(19票)】:

椅子曾經傳入過日本,當時全日本只有平太政大臣清盛擁有,後來有人傳閒話,清盛公才給天皇敬獻了一把宋椅。日宋貿易在清盛公權傾朝野時達到頂峰,不過隨著源賴朝推翻平氏政權,新建立的鐮倉幕府將重心放在武士制度的構建和莊園的經營,從此日宋貿易基本斷絕,椅子這東西也就成了後鳥羽法皇和清盛公獨有的玩具了。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據文籍記載,椅子的名稱始見於唐代,而椅子的形象則要上溯到漢魏時傳入北方的胡床。

五代至宋,高型坐具空前普及,椅子的形式也多了起來,出現靠背椅、扶手椅、圈椅等。同時根據尊卑等級的不同,椅子的形制、質料和功能也有所區別。

五代至兩宋時期的傢俱大體保留著唐代遺風,只是高型傢俱較前更加普及了的。

1,體現尊卑

2,比較舒適

【王莫良的回答(1票)】:

這個問題的中國部分,其實早有研究,所以……

大家好我是人肉打字機。

以下內容摘自揚之水《終朝采藍》,2008年11月北京第1版,頁3小引。

由席坐而轉為高坐具上的垂足坐是中國傢俱發展史中的一次大變革,雖只是傢俱的增高,但在社會生活中引起的變化卻很大比如觀念,比如生活習俗乃至禮俗種種[1],甚至可以說牽一髮而動全身,因此這番變革並非成於一朝一夕,而是經過了一個持久的過渡。

中國古代建築以框架結構體系為主,且以此貫穿始終。在框架結構中,任何作為空間分割的構造和設施都不與房屋的結構發生力學上的關係,因而在材料的選擇,形式和構造等方面都有完全的自由[2]。先秦時代的室內佈置便是在這樣的基本條件下完成。其實傢俱簡質,卻極有靈活佈置之便,也因此而臨時性的設施為多,支撐室內陳設的,下為幾與席與床;上為幄,帟,幕,帳;中為扆。日常活動,在室內便以坐席為中心。王及諸侯臨時的聽政與休憩之所,則根據需要,用這些可以隨時移易的設施佈置於上下左右前後,二用「扆」隔出一個「尊位」來。可以說,傢俱的靈活是和建築結構亦即室內空間分隔的靈活一致的,當日生活習俗和禮儀的框架與主幹,也便在這樣的基礎上建立起來。

漢承先秦,基本原則沒有很大的改變,只是使習作時代的傢俱不斷完備與成熟。比如几案之類。有置於帷帳之間的長案,時或延續先秦已有的名稱而呼作桯。桯的上面可以更置食案。食案也還可以細分,如無足而方者曰棜,有足而圓者曰檈。桯,其上又可置書幾,或書案、奏案。此類小巧的几案多半下置柵足,幾面兩端或又作出翹頭。體量較大的柵足案則陳設於地,多用作置物,其上不放更陳篋笥乃至櫃和櫥。屬於坐具的隱幾或曰憑幾,幾面多下凹成一柔和的弧度,其下也昌邑柵足為支撐,這也是先秦已有的做法。此外漢代又從作為臥具的床中分化出小於床的榻。榻與隱幾,便成為日常起居中最為經常的組合,並且以此表明身份——它常常是尊為所在,這時候室內陳設的中心,因此也可以說是榻與隱幾。

魏晉南北朝時代,隨著佛教東傳而為習作時代穩定成熟的傢俱形制帶來了若干變革的因素,而此前已經出現的來自西域的胡床,更成為傢俱變化中一個特別有生命力的生長點。傳統傢俱中,席與屏風,也包括各類帷帳,都是可以折疊、方便移動的,胡床的迅速被接受,可折疊而便攜,大約也是主要原因之一。南北朝時,胡床用於軍中的事例有不少,戎服垂足坐胡床,自然既舒適又方便。《梁書》卷五六《侯景傳》所謂「床上常設胡床筌蹄,著靴垂腳坐」,是人們經常引用的一條史料,此中之要,一在「著靴」,著靴則傳統之跪坐難行也(打字機按,靴底較硬,跪坐會不適,參見國博古代基礎館展出的漢代牛皮靴),而這裡的「床」,原是起居處的尊位所在。侯景之「床上常設胡床與筌蹄」,乃是在尊位上另設坐具,而為著著靴垂足坐的方便,但卻大反傳統禮俗,它被寫入正史,也正包含著對此特別的驚異與批判。

注1.傢俱增高帶來的重大影響之一便是坐姿的改變:由跪坐而易為垂足坐,以及舊日為人所鄙的踞坐。佛教被人接受,踞坐卻很難通行。宋文帝時鄭道子與沙門書,論踞食的簡慢,以其不合中土禮俗也,即「稽首至地,不容企踞之禮;斂衽十拜,事非偏坐所預」,由此引起一番很是激烈的辯論,與者甚眾,最後甚至由司徒王弘以及朝臣奏請宋文帝裁定。事見《弘明集》卷一二。又僧眾踞食形狀,義淨《南海寄歸內法傳》卷一「食坐小床」條雲,「西方僧眾將食之時,必須人人淨洗手足,各各別踞小床,高可七寸,方才一尺,籐繩織內,腳圓且輕,卑幼之流,小拈隨事,雙足蹋地,前置盤盂」;「未曾見有於大床上跏坐食者」。

注2.李允鉌《華夏意匠》,頁165,中國建築出版社一九五八年。

其後有更深入的舉例論述,又闡述了唐的轉型和宋的定格以及對後世的影響,但基本的轉型之初已經可以解決題主的問題了,即椅子在傳入之初並不是椅子,只是高一點的坐具,它變成後來明清那般的椅子,是經過了魏晉南北朝的引入,隋唐的轉型,宋的分工和定型的,日韓不止在唐朝與中國有過交流,在唐以後也一直和中國保持著良好的交流關係,所以不能用日本人保留傳統來解釋他們為何不愛用桌椅,打字機個人比較傾向於其為地震多髮帶,桌椅床鋪這類大件物體容易擋道不利於逃生,希望有研究這方面的知友能夠交流一下。

【喬玦的回答(0票)】:

中國人善於文化融合,從而成為今天的多民族國家。中國歷史是不斷的文化衝擊到文化交流最終文化融合的過程。而日本和韓國更多地是學習,相對而言較為傳統

【巳已己已的回答(0票)】:

可能因為那些國家處女座比較少吧。

【於揚莊子的回答(0票)】:

日本人的羅圈腿也和老是跪坐有關麼……我覺得從席地跪坐到坐椅子其實是一種生活方式上的進化吧。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不是很明白排名第一的答案,放棄跪坐和禮崩什麼的感覺有點牽強。。。。單純覺得是因為坐在椅子上比跪坐舒服太多了。。。。

【XiJannie的回答(0票)】:

大概是睡在地上很不舒服吧

【神雕琦的回答(0票)】:

禮崩,這兩個字總結的很好,但是我認為還是在變通上,中華名族本身就是一個善於學習變通的名族。

【張百萬的回答(0票)】:

「席地而坐」才不是什麼生活方式,更何況並沒有徹底消失,中國不乏想坐就坐的人群。但是過去的傳統無論如何是回不來的,因為有超短裙。

【李鐵民的回答(2票)】:

兩種方式那種舒服,很明顯是坐在椅子上舒服。中國人不是一成不變的民族,拿來主義很早就有了

標籤:-歷史 -日本文化 -中國文化 -韓國文化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