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認為韓寒「轉向」了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你認為韓寒「轉向」了嗎?

2018年02月16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4 ℃ 次

【域名顧問陳濤的回答(17票)】:

韓寒沒有轉向。其實他的主張,和很多公知是一致的。

事實上,有一種討論圈。是這裡的IT人接觸不到的(遊戲類的話,別想歪)。對類似的暴力革命的推演不知道進行了多少回,多少人進行了推演和貢獻,反覆駁斥,大罵,爭吵,但是裡面都是朋友。推演出的結果和韓寒推演的並沒有什麼大的差異。?

當然,韓寒也牛,自己一人也能推演出這些的結果來,不得不說是對中國社會觀察至深,牛得很。

也許參加推演的朋友都是些草根級的公知,不為大家所知道。發佈的文章影響力沒有那麼大而已。

在我,在我們看來,暴力革命從來都是很糟糕的一個結果。是各方都無法妥協,最後同歸於盡的辦法。所以,並不是真正大家需要的。但是,這樣的意見在公眾面前,幾句話是說不清楚的。像韓寒這樣天才的人,也是分幾篇文章,還得有人耐心看完。而大部分對現實不滿意,對公知有嚮往的人,由於新聞媒體被封閉,交流途徑被阻斷, 所以公知的主張大部分被官僚惡意妖魔化一律為暴力革命。 而老百姓怕啊,暴力革命倒霉的第一個不是官僚,肯定是老百姓。

所以,這根本不是公知真實的主張。

大部分公知的主張是獲得權利,人的基本的合法的權利,並且得到憲法的保護。而通過官僚的妖魔化,民眾甚至部分對社會經濟推演缺乏長期的嚴肅認真的討論和推演的那部分公知和名人來說,都把公知視為暴力革命的帶頭人,這是十分可笑的。

因為我們的推演甚至是相互大罵,刁難,駁斥,都是一種對未來的推測,儘管很幼稚,但是比大部分IT人對社會新聞從來漠不關心,對社會真實新聞看得非常少而片面比起來,完全不是同一個等級的。甚至,要在知乎告訴他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都很難。因為很多基礎知識IT人都不具備,概念都不同。 往往說不了幾句,就會被誤解為倡導暴力革命。 我之前在知乎的很多社會類回答也是被折疊等等。

另外,韓寒的第3篇已經出來了,地址kejitai.com/shenghuo

這篇文章如果讀懂了,應該更能理解韓寒。韓寒的要求是非常務實的。 只有讓更多人,甚至是上一輩人意識到我們生活在苦難中,限制中,豬圈中,才有可能改變這個社會。 現在最大的問題,還是社會主流儘管對官僚不滿,但是沒有意識到苦難的根源是什麼。

【郭小超的回答(13票)】:

謝邀。

與其說韓寒轉向不如說韓寒成長了,從幾年前的一個憤青長成了孩子他爸。

毫無疑問韓寒是成熟了。我在以前的一個回答裡寫道說韓寒的小說是把他眼中的這個世界扒光了給所有人看,大家看得很嗨啊,很發洩啊,韓寒在這個過程裡也很享受啊,但那一切無濟於事你明白麼,地球照轉,這個世界卻照樣黑暗。韓寒成熟了,他明白了其實他所看到的這個世界黑暗大家都看到了,但沒有人想要行動起來改變這現狀,於是乎他現在不關注這個世界「是什麼」,也不問這個世界「為什麼」成這樣了,他說的是我們應該「怎麼辦」。韓寒是一個有良知的人,也是一個清醒的人,最近三篇博文他寫的語氣誠懇,不卑不亢,值得我們大家為他叫一個好!

至於至今仍在謾罵的人,我覺得我們要寬容,畢竟韓寒曾經是他們的嗓子,是他們的旗幟,現在嗓子不聽使喚了,旗幟也改弦更張,那麼陣痛是必然的,他們也必然疑惑和憤怒,不過我非常願意提醒一句:陣痛既至,再憤怒也是無用,再彷徨疑惑也只是一時的,請別再憤怒了,別把憤青二字看做一種正確的態度,我不信一個只會說不會做的態度是正確的。韓寒現在在做,而且這一做做得很漂亮。懇請大家也能夠行動起來,至少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充實,讓自己對自己更滿意。

我不禁也要呼籲,請大家以一個獨立的人的角度來看韓寒。雖然韓寒是公眾人物,是一種標桿,但其實很多人忽略了,韓寒實際上也是一個獨立的完整的人啊!何所謂轉向?韓寒不是風向標,他是一個人!我們在評價一個人的時候,切忌把他看做為一個毫無生命的物件,想必韓寒至此也該為自己感到些悲哀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呵呵。

其實韓寒一直以來都只是一個堅持己見的人而已,從前他是憤青,他以為他的憤青是對的,所以他不怕別人的攻擊,他直言不諱,予以還擊。現在也一樣,韓寒仍然是那個認為自己正確就堅持到底的人,不同的是他改變了想法和辦事態度,我相信現在再出現反對聲音他不會急於還擊了,因為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內心強大的獨立完整的人,他認為自己是正確的,他就這麼做了,他不必用還擊來證明自己正確,韓寒現在是有這份自信的,「任爾狂風暴雨,我自巋然不動」。

希望韓寒能越來越好,希望所有人能夠更寬容,希望所有人能夠更理性,希望所有人不再憤青。

【大雄的回答(7票)】:

轉了啊,轉向更深的層次了,轉向最關鍵的部分了而已。比起罵罵貪官幫網友出氣,發掘中國民眾素質的根本問題更直擊要害。

覺得韓寒沒有道理沒關係,講出自己的道理,舉出自己的例子。他不一定是對的,我也不一定是對的,誰也不一定是對的。是對是錯,是用道理決定的,不是用的罪名決定的。

韓寒不可能讓自己的所有觀點都讓人接受,也不可能讓某個觀點讓所有人接受。如果一個人所有的觀點你都接受,那才是最可怕的,要麼你被他洗腦了,要麼你們倆都被洗腦了。

想法變了不可怕,而往往是成熟的標誌,說明人在思考,是理性的。

最可怕的是用立場決定觀點,把人分成五毛和民主鬥士兩種,「凡是xxx的,我們就xxx」這樣的句子我們並不陌生。「五毛」這樣的罪名和「反革命」在某些人嘴裡喊出來的語調也是那麼的相似。歷史離我們並不遠,等到真正刀架在脖子上的時候,你不喊也得喊了。。。

【cOMMANDO的回答(3票)】:

哪兒有什麼轉向不轉向的??

我覺得大多數人都在腦補韓寒、周寒什麼的,如果和自己腦補的結果不符,就認為是轉向了。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每個人都只能代表自己,這不是個很簡單的事兒麼??

【鋼盅郭子的回答(2票)】:

他從來就不曾代表過誰,政治上也沒有什麼既定方向,何來轉向?

【杜宇的回答(1票)】:

雖然不明確轉向的具體標準是什麼,但看完三篇後,感覺韓寒累了,看事情態度更悲觀了,以至於像民眾道德低下、文人無法領導、國家太大革命困難、贊同妥協、放棄清算……類似觀點在文中隨處可見,原因可能與辦雜誌的打擊有關,可能與賽車期間的接觸環境有關,可能與成長所受挫折少有關,可能也有不看書和不翻牆的因素,還有人說是跟當父親有關。

至於,能否現在下結論:韓寒已經從曾經的理想主義者、叛逆青年蛻變成現實主義者和主流人士了?我感覺還為時尚早,可以再觀察段時間——畢竟人的心態情緒都有起伏,境遇也有高低變化,想法也會隨思考體悟不斷變化。

【衛海的回答(0票)】:

不至於吧,其實只不過韓寒以前是屬於天真地把民主當萬能鑰匙,但是他個人經歷多了接觸到更普通的中國人後他是發生了一定懷疑,它認識到民主的局限和理想主義革命的空想性了。以前他大概覺得中國問題都出在黨上,但慢慢發現這個黨雖然問題多多,但普通中國人似乎沒有對他的那些主張有他那樣強烈的要求,他意識到從前理解問題太過簡單化了。

至於那些公知批判他不讀書不懂這個那個的,其實從前也是他們捧的韓寒,韓寒以前的文章也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但因為總觀點一致所以他們從不敢也很少試圖去否定這個自己跟無數「韓粉」塑造出來的「神」,但現在觀點不同了,難免有些人就分道揚鑣了。韓寒的觀點不盡然對,邏輯論證不合理之處也多,這點肯定比不了那些科班出身的,但他的結論卻不一定沒有價值,他這幾篇文章的觀點政治上很不正確,但至少他敢於發表,冒著被「不明真相」群眾當五毛的危險,他敢於提出來,這就比很多油滑的媒體人真誠,媒體人最懂得討好民意,少有敢於發表不受民眾歡迎言論的,他們長期面對公眾,最懂得公眾心理。

至於前面答案說什麼韓寒天才的,其實言重,真正在政治,哲學這些領域的天才或者不願下降到洞穴跟一般人探討,因為探討一個問題的前提是雙方都思考過,都有一份材料擺在大家面前,而探討這些抽像問題的門檻確實很高的,需要很深的知識基礎和分析判斷能力;或者他們縱使發聲也沒有韓寒那樣有影響力的話筒擺在面前,即使他們有話筒,說出來的道理縱盡量簡化,大眾也聽不懂也無法理解,韓寒的影響力除了個人能力更多是他的討論水平接近大眾。倒是普通人一直沒有自己判斷能力,越是韓粉越因為喜歡韓寒而放棄自己的思考,算是個諷刺吧。理解問題水平有限,他們腦中判斷一種觀點,如果不是五毛就是美分,這種二分法簡單快捷,但卻是最蠢的,因為沒有複雜思考能力,只好把問題簡化,韓寒發表了這樣的文章大概他們如果不是感覺失望指責韓寒是「臥底五毛」就只好繼續瘋狂的忠於領袖「死挺」韓寒一切言論了,這跟當年捍衛紅寶書的水準差不多是一致的。

至於革命與改革,所謂中毒之深在於,你反對一種信念也選擇去用這種信念教給你的方式去反對。清末立憲改良的失敗到辛亥革命,民國初年的亂象引發新文化運動五四這樣的徹底的反傳統,要求革命的理論,這都是後來國共兩黨都選擇暴力奪權不容異己的導線,演化到文革就是「革命無罪,造反有理」,以至於今天那些叫嚷著民主的「先知」們都比著誰更革命,革命最近一百年一直是一個毋庸置疑的褒義詞,在中國是這樣,可如果看世界歷史呢?

英國和北歐諸國都選擇的改革,保留了君主制,沒有革命,看今天歐債危機,這幾個歐洲最富裕的北歐國家和英國都沒有使用歐元,當然這只是一個表象也有一定的巧合,不是說留著君主就一定會進步,比如普魯士和日本沒取消君主制依然走向世界大戰的滅亡與戰敗。但看看人類歷史上,近代史上最慘絕人寰的暴亂,法國大革命和俄國革命,死的人不可謂不少,氣勢不可謂不轟轟烈烈,怎麼樣呢?後來還不是推倒重來,法國經歷了幾次共和才穩定政制,俄國就更不用說了吧?

革命主要是暴力的,而東歐和平過渡最成功的是捷克,但捷克是前社會主義國家中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僅次於東德的,何況他的量級規模跟中國無法比較。民主不是說人民素質低就不能搞,政府這麼說是搪塞托辭,但民主也分幾個部分,基層民主與自治和全國性大選。因此就中國的規模和發展水平,基層民主和自治比如人大代表選舉就完全可以放開,沒有任何借口,政府在打壓這些不聽話的獨立選民,這我們要反抗,因為政府是希望一切政治力量從屬於黨部,它是出於自己利益考慮拋出什麼民主素質論的鬼話我們當然不信;但全國性大選,則沒那麼緊迫,你選你們社區的代表你可能會認識他,全國的呢?這就需要更大的瞭解的意願和水平了,這才關係到素質,而這種素質要求之高,我看歐美發達國家其實也沒有哪個國家的國民有這個素質,所以全國性一人一票我認為是不著急的,應該先從基層民主和地方自治做起。

推演的那位朋友,我有點好奇,其實多讀讀歷史和經典,中國特別是西方近五百年的現代化歷史,你自然會有自己的看法,沒那麼神秘。至於說韓寒至於達到什麼牛人的水平自己推演出來了,我看就沒啥特別的,只是可能平時接觸到的人很少關注這方面,而韓寒又是為數不多願意就政治領域事務發言的公眾人物,公眾人物有他那樣的影響力的很多,但由於多是藝人,而藝人發言不可能是政治性的至少在國內,因為發表政治性言論哪怕是討論性質的肯定要被當局封殺,而經紀公司為了經濟利益會提前再加一道閘,再說一般娛樂藝人也沒那個水平討論,所以韓寒個體戶又有意願討論這些事,又沒有特別的限制,文筆又好發言引人關注也就不奇怪了。

至於說韓寒這樣的天才也得分好幾篇文章也得有人耐心看完,那我覺得討論問題真的需要門檻,首先你要有關於事實的信息,這就有足夠多的素材佐證你的觀點,然後你要有分析水平和能力。民主、革命這樣大的詞彙,不是一般人談得起的,因此一個人視野總很有限,充分借鑒前人研究成果就極為重要了,既擴大視野,同時也提高效率,你不必回到古代玩穿越才能搞懂歷史上的經驗教訓,也不用登門拜訪某位大師跟他傾心側談,人家也沒那個功夫接待你,所以讀書儘管在這個時代顯得有點迂腐,還真是必要的,特別是讀大家經典,這個工作是想討論革命、民主、自由之類問題的一個不能省的基礎,當然普通人不會有那個耐心,賺錢養家的壓力也大,燈紅酒綠誘惑也多,哪能抱著聖賢書說一堆別人聽不懂也沒耐心聽的話呢?所以這類問題人民就outsouring給了社會精英,自我安慰道:不用瞎操心了,會有人幫我們解決這些大問題的。

【windson的回答(0票)】:

他說的挺有道理的,我們真正瞭解我們生活的這個祖國嗎?

中國的現狀需要改變,這是共識,只是如何變罷了,是改革還是革命?見仁見智,他說了他的觀點,也沒什麼,個人觀點嘛。

當前中國最大的群體還是農民,又有幾個人瞭解他們的訴求,傾聽他們的心聲呢?我們現在缺乏的是實踐者,踐行者,真正瞭解這個國家的人,而不是網絡,網絡並不是當前真實的中國,太多太多的中國人與網絡無關。

我們這一代沒什麼大的希望了,下一代吧,會有希望的。

【張正雄的回答(0票)】:

沒有。

他只是在科普。讓看懂的人數最大化

不過多了一個作用,就是逼了一群白癡現行,尤其是那些懷揣著優越感實際上誰都看不起的公知們。

實際上最近的一片《自由》,反而是測試了政府的底線,一個最基本最樸實最謙卑的訴求如若仍不能滿足,那麼。我們可期盼與它(是誰你們知道)與否,答案立顯。

韓寒一直想辦法做點事,做的效果也很好,哪還有那麼多白癡來唧唧歪歪,真費解。

【yolfilm的回答(4票)】:

韓寒的書我沒看過,他的言論,也只於在網上看到的轉載或轉述。

他有沒有轉向,我覺得並不重要。

每個人,都有發表他言論的權利,但,以韓寒的知名度,他的發言,必需接受公眾檢驗、並且承受世人批評,這是作為一個高知名度人仕,必然的宿命。

韓寒的革命、民主兩篇文字都很糟。

裏面的舉例,說講,都是老掉牙的,並且早被批駁的論調,而這些不正確的思想和概念,仍被他一貫的,初淺的「自由主義」詞句給包裝了,所以,說韓寒變了沒有?他沒變,他仍是那個販賣「自由主義外包裝」的文人。

但,要說韓寒變了沒有?他變了。

在論及革命也好,論及民主也好,他是充滿諒解和耐心的。可,最可笑的對比,是當他論及「自由」時,他那原有的,迫不及待的言語就按耐不住了,跑出來了:

「早點給我們創作者自由吧,給我們自由,我韓寒可以保證,絕不作以下幾件事,我不秋後算賬,我不如何如何……。」

因為「革命」會傷及所謂的「權益」,「民主」又離他太遠,(畢竟韓寒不從政,不是嗎?)所以,對這兩項,韓先生有無限的寬容和理解。他能接受緩序漸近,他能接受被閹割了的,所謂民主。他甚至在頌揚這些偽證的道理。

可「自由」跟他的現實有關,跟他的利益有關時,他就尿急了。

看韓寒的文字,不能單看一篇,三篇合在一起來看,所謂「司馬昭之心」,再無遮掩。

因我是台灣人,說不到人心裏去,可參考李承鵬的意見,我非常認同:

blog.sina.com.cn/s/blog_4

標籤:-政治 -域名顧問陳濤 -韓寒 -自由 -民主 -錢槊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