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入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演員「入戲」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2018年02月1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3 ℃ 次

【秦歌的回答(43票)】:

謝邀。

猶豫了幾天要不要寫,今天空下來,發現還是沒有站在演員的角度談主觀感受的答案。就簡單扯兩句吧。

對於演員來講,「入戲」其實在劇組排戲、聊天的時候用得比較泛且濫。但仔細梳理一下,大致包含以下三個層面:

1.排練階段:「入戲」意味著找到感覺,接近角色。

切身體會就是,排練變得很順利,主觀上覺得很簡單,這種感覺有點像畢飛宇在《推拿》裡描寫都紅關於音樂的天賦一樣——天賦都是被別人看到的,自己就只是覺得很容易、理所應當。(不是原文,大概其就這意思)

2.演出前:「入戲」意味著「入定」,通常需要演前小憩、 清潔化妝、默戲(甚至,有的演員會打坐、拜台)等具有儀式感的事情輔助。

切身感受就是,精力充沛,適度興奮,不high不down

3.演出進行時:「入戲」意味著平時排練的肌肉記憶發揮作用,在近乎主觀無意識的情況下以人物形象完成了場上動作(任務)。

切身體驗就是,下了場所有人都給你豎大拇指,直覺也告訴你剛才演得很棒、很過癮很興奮,但短時間內台上的表現就像失憶了一樣,根本想不起來!

其他答案裡,多是談及怎樣算理想的「入戲」狀態,觀點基本贊同,只是答非所問,且都局限於演出進行時,在我年幼學某非主流樂器時,老師曾告訴我一句話:「你以為風箱冒出聲音的時候演奏才開始嗎?根本不,音樂在你拆琴包、立譜架前就已經奏響了」。這句話,終身受益。

【知乎用戶的回答(2票)】:

謝邀!

簡單粗暴地來說,就是演員已經成為其演出的角色,並正在體驗經歷著角色在劇中經歷的所有體驗感受。

【田弘毅的回答(43票)】:

謝謝邀請。

在我看來,提到「入戲「,人們大都想到演員有多麼多麼投入,多麼多麼忘我。沒錯,投入是極為重要的一部分,但」入戲「還有另外一個層面,就是演員對他的入的這個「戲」的把握和控制。換言之,一個演員,他/她在全情投入表演的時候,還在時刻意識到自己正在作為一個「人物「,處在一個戲劇情節裡,通過自己的表演(對白,舞蹈等等)推進」戲「的發展。只有讓自己的潛意識裡明白這些,演員才能真正」入戲「——即處在一種極鎮靜的熱烈之中。

如果沒有這些呢?小孩子在遊樂場瘋玩,百分百投入,百分百忘我,但我們不會說他們」入戲「,因為他們沒有」戲「或者」人物「可入。他們就是在玩碰碰車,就是在吃巧克力冰激凌。

希望對你有幫助。

【賀蘭喬月的回答(115票)】:

蟹妖。

去年十二月,我去TEDxCQU做演講,開場白是(大意):

……在投身劇場以前,我也是有過夢想的……想當演員是因為,我覺得人生太短了,而我太貪心,想要在有限的生命裡體驗各種不一樣的人生……後來才知道,「表演」這件事的真實體驗和我想像中差太遠了,更符合我想像的職業應該是——cosplay。

當然,在這裡,我只是開了個玩笑,並沒有比較兩種職業的意思。在我淺薄的理解裡,「表演」和「cosplay」最明顯的區別之一,大概就是「戲」了。

我們評價演員的演技,是從作品呈現出的面目加上觀眾自己的理解來談的,當觀眾覺得「演員」和「角色」渾然一體的時候,演員當下的真實內心狀態其實是無人知曉的(也並不需要被知曉)——因為,「演員本人是否入戲」和「觀眾認為這個演員有沒有入戲」是不一樣的東西。演員作為創作者,也是這個作品的一部分,我認為,是需要服務於整個藝術作品的。(我簡直是全世界最體諒導演的演員…攤手。)

所以,我們先要明確一點:

「入戲」是輔助藝術創作的重要手段之一,並不是追求演技之路的終極目標。

而我現在答這題,是與大家分享我作為演員「入戲」時的一些不成系統的體驗。

  • 階段一:走心。

走心,是入戲的前提之一。

——偉大的人民藝術家 喬坦尼·斯拉夫斯月

「走心」這個概念很玄學,值得寫好多本專著來探討;

「入戲」這個概念又很薛定諤的貓,你意識到自己在戲裡的當下,你就已經出戲了。

我經歷過一個角色,繁漪。

在《雷雨》的一個片段裡,繁漪要從樓上走下來,刻薄四鳳。

扮演四鳳的演員是我的好朋友。排練的那段時間,我倆正處於友誼的「蜜月期」。於是,我面對著她的時候,嘴上言辭刻薄,心裡卻滿腔柔情——這就是走形沒走心。

但通過排練和不斷揣摩,我最後在演出的時候能夠:

進入到情境裡去——不需要外部肢體或者走位的刻意輔助,也能帶著合適的情緒在台上「自由行動」

比如,被四鳳(這個小賤人)催著吃藥——

[四鳳端過藥碗來。

四 您喝吧。

繁 (喝一口)苦得很。誰煎的?

四 我。

繁 太不好喝,倒了它吧!

四 倒了它?

繁 嗯?好,(想起周樸園嚴厲的面)要不,你先把它放在那兒。不,(厭惡)你還是倒了它。

四 (猶豫)嗯。

繁 這些年喝這種苦藥,我大概是喝夠了。

四 (拿著藥碗)您忍一忍喝了吧。還是苦藥能治病。

繁 (心裡突然恨起她來)誰要你勸我?倒掉!

演出結束後,有觀眾告訴我,很喜歡我在「你先把它放在那兒」和「不,你還是倒了它」之間的情緒轉折。

「看著很揪心」,她說。

交談後得知,把情緒傳遞給她的是我細微的手部動作變化——我的手指在那一瞬用力地捏了一下扇子的扇面,透露出了繁漪的煩躁、苦悶和長期壓抑又不能言的恨。

這個細微動作不是導演給的。

那處轉折其實我設計過好多個細節,但都沒有刻意去做,我甚至不清楚演了好幾場是不是每次到那裡都有這樣一個捏扇面的動作,但回想起來,捏扇面的那一瞬間,我是真的在煩躁、在苦悶、在恨吧。

先不要著急鼓掌,這,其實是個負面例子。

(真是不想提這個例子,現在再來演繁漪,分分鐘完爆當年好嗎= =|||)

我「入戲」時的情緒是真實的,所有的行為都是合理的,但作為角色來說,反而不夠圓滿了——因為情緒太過真實,在台上變成了「喬月」而不是「繁漪」在行動。這導致了我在部分瞬間失去對人物的控制,忘記了繁漪是個病中虛弱的閨秀,而喬月,是個又健身又跳舞整天在地上打滾的(逗)演(比)員。

所以,後來的那句「誰要你勸我?倒掉」,我不僅搶白了,還聲如洪鐘,一副營養充足的樣子……簡直慘不忍睹。

這個階段,「入戲」的體驗是什麼?

是真實的情緒被激發出來,你的行為邏輯都是自由而合理的。但,那些都是「你」作為這個角色的行為邏輯,並不一定是角色本身的。

但不可否認的是,你「走心」了。

(待續!這個問題你們有興趣的話,我就細寫;如果沒人讀,我就無限期地拖延下去!哼!)

-------------------------------------------------

我開了一個公眾平台,微信搜索:deerland,或者掃瞄文末的二維碼。

計劃在那裡更新幾個欄目:

「演員的自我放養」說一些演藝行業相關的人和事;

「人間漫遊鹿」會寫一些小故事;

「喬老師美麗課」分享護膚、護髮、化妝、搭配、打扮、拍照的心得;

還有一個欄目會叫「鹿洞」,解答一些私信裡沒時間詳細解答的問題。所以大家有什麼疑惑,遇到了什麼故事,可以在公眾平台留言跟我分享!我會定期挑選一些允許公開的匿名留言寫成文章的。

很長的留言最好寫在一條裡面,編輯好了再發送,因為後台看分散的留言很困難。

再一次,感謝關注。

愛你們的,喬

【林山水先生的回答(2票)】:

王學兵演吸毒人員;柯震東演不良少年;陳赫突然想,總演好男人,我轉變一下,挑戰自己;張默想,我來演一下房祖名,房祖名想,我來演下張默。

以上就是2015年新番《監獄風雲》以及風行天下新聞的大致介紹,好像都挺入戲的,連群眾演員都很賣力

【司馬祭的回答(31票)】:

如圖

【南宮靖明的回答(1票)】:

希斯萊傑是不瘋活不成魔

下面這兩位就是在真實演出,劇裡面什麼樣現實也是什麼樣

【呂浩峰的回答(2票)】:

@周星馳

【chaselJK的回答(8票)】:

哥哥。

【十一郎的回答(6票)】:

看陳曉旭吧。

這是《紅樓夢》時的她

再來一張

再看拍完之後

【aueeo的回答(4票)】:

我來試著答一下吧。

表演這個專業多多少少會讓每個人都有一種,怎麼說,就是「也許我還可以」的感覺。

有一次我們的作業是外國劇本片段。老師給我分配的角色是莎士比亞的朱麗葉。

我當時真的完全覺得我演不了,朱麗葉啊!朱麗葉哪是一般人能演的啊??

後來實在是要交作業了,看了英國的話劇,看了湖南衛視話劇,看了三個版本的電影,在一次自己一個人試台詞的時候,就是朱麗葉醒來剛好看到羅密歐倒下的那一段,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聯想到萊昂納多在電影裡那張死去的帥臉,竟然真的哭了出來,是那種戲劇裡的哭,情真意切地哭,是真的為朱麗葉難過,為愛情難過,而且當時竟然真的有一種「我怎麼這麼命苦」的感覺。

後來正式演的時候並沒有很好的效果,但是那一次的感受一直記憶猶新。

不知道這算不算真正的「入戲」,這應該算是初級的,就是在演那個人的時候,平時走路,說話,都會不自覺的想往那個人身上靠,希望自己在神態,語氣,動作上更像自己演的那個人。

我聽說過張國榮,梅艷芳的「入戲」,覺得非常厲害,也非常感人,但在周圍的同學包括我自己身上並沒有聽過類似於這樣極致的體驗。

【unbeliev的回答(4票)】:

唉! 我怎麼連自己都演不好!

【劉琰超的回答(5票)】:

張國榮說,演霸王別姬的時候,我已經分不清自己是程蝶衣還是張國榮了,像入了魔一樣,這就是入戲吧。

稍後找找圖

【呢哇噥的回答(3票)】:

瀉藥

一夜收到這麼多贊,受寵若驚。

好吧,我承認,我已經入戲了

【信仰智慧的回答(4票)】:

例:劉詩詩

太過入戲,最後嫁給了吳奇隆

【周天樹的回答(3票)】:

水表已拆。

【何為樂的回答(2票)】:

《色戒》裡可以看到梁朝偉的套

【許顏的回答(0票)】:

不是演員。學生時代校內匯演演出過白樺林。帶情節故事的舞蹈,我是編舞,邀請她合作。我演那位犧牲的大兵哥哥,她演等待中的姑娘。她就叫我帥哥,我叫她靚妹。十五年過去了,她依然叫我帥哥,我還是叫她靚妹。永遠走不出白樺林的戲。

嗯,我是女的。御姐身,蘿莉心。

【LeoHe的回答(2票)】:

希斯·萊傑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標籤:-電影 -演員 -演技 -表演 -戲劇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