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自殺的人「太脆弱,這麼點事就要自殺」合適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評論自殺的人「太脆弱,這麼點事就要自殺」合適嗎?

2018年02月2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7 ℃ 次

【黃成飛的回答(538票)】:

先說一組數據:過去50年裡,平均每年28.7萬(2.2/10000)人死於自殺,還有200萬左右自殺未遂,自殺人群裡63.5%患有抑鬱症,其中只有9%的人接受過相應的治療.

以前我也很難理解自殺者的動機,連死的勇氣都有,怎麼不能堅持活下去?

直到我看了一期TED的演講,看了微博上兩個長期發佈個人生活狀態並最終選擇自殺的重度抑鬱症患者的微博(雖然主人不在了,但至今他們的微博下還有很多抑鬱症患者在交流,也有人持續的表達哀思)我想我稍微能夠理解他們了. 選擇自殺的那個自己,並不是真正的自己,他們的意識很大程度上不受自己掌控,長期的孤獨,缺乏活力,得不到或者無力承擔相應的治療,一遍遍摧殘著他們.

(以下是節選的@走飯 的微博節選)

---------------------------------------------------------------------------------------------------------------

------------------------------------------------------------------------------------------------------------------------------------------------------------------------------------------------------------------------------

------------------------------------------------------------------------------------------------------------------------------------------------------------------------------------------------------------------------------

---------------------------------------------------------------------------------------------------------------

*言語中充滿了負能量,但似乎身邊沒有人能夠對她給予適當地幫助,哪怕是她的媽媽,她可是個才大四的學生啊...

---------------------------------------------------------------------------------------------------------------

------------------------------------------------------------------------------------------------------------------------------------------------------------------------------------------------------------------------------

抑鬱症這個無形的殺手,揮之不去,難過的是卻沒有人發現她的內心世界,抑鬱症患者外部表現可能和正常人無差,他們甚至經常和你嘻嘻哈哈,但他們的內心往往是孤獨的,敏感的,渴望得到關懷,卻幾乎不與人交流自己的內心.

最終,她選擇了離開,在寢室自縊身亡,她的最後一條微博發佈時間為2012.3.18上午,而她在前一天晚上就已經離開,微博是用皮皮時光機定時發佈的,為了計劃不被打擾...最後一條微博已經有33w條回復,有很多人是抑鬱症患者,看了他們的言語,也許你能更加理解抑鬱症...

---------------------------------------------------------------------------------------------------------------

------------------------------------------------------------------------------------------------------------------------------------------------------------------------------------------------------------------------------

你要相信,如果可以,他們很想跟我們一樣好好的活下去

TED的演講者自己也是重度抑鬱症患者,時好時壞,他反覆講到的一句話我印象很深刻,抑鬱的另一面不是開心,看到笑話也會笑,但很難發自內心.抑鬱的另一面是活力.抑鬱的人覺得什麼都沒有意義,做什麼都缺乏動力,這比身體上得痛苦還嚴重,因為你明知你有問題,而你卻無能為力.

*TED地址心靈各種_安德魯?所羅門: 抑鬱, 我們各自隱藏的秘密

*微博地址(甚點):Sina Visitor System

除了抑鬱和其他精神方面的問題,其他自殺原因還包括一些"激情"型的,比如因為公司破產,討薪失敗,情感受挫等等,這些在我們看來可能都是"不理智"的,但"不理智"的背後往往有它的"合理"的一面(需要站在當事人角度考慮),自己苦心經營,一手創建的公司一夜之間就破產了/自己辛辛苦苦一兩年,原以為可以拿到工資回家過年,但是無良的工頭一次次踐踏自己的承諾/愛她已經深入骨髓,可是她卻變了心/ 同樣的事件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可能會有不同的應對,但你很難保證所有人都和你我一樣可以選擇"理性"應對.所以因為這些問題選擇自殺的人在我看來都是可以避免的,但也僅僅是"我認為"而已,因為你不知道彼時的Ta有著怎樣的成長和生活經歷,在自殺前有著怎樣的情緒波動.我一直很"好奇"自殺者在選擇自殺前是怎樣的心態,因為我們可以比較容易的設身處地的想到"Ta當時一定很痛苦吧",但我們卻很難理解"痛苦的Ta為什麼要選擇自殺呢?" 每每想到這裡,我們最好不要貿然抨擊別人,為何不祈禱Ta在生命的最後幾秒、已經無法挽回自己的舉動的情況下沒有後悔自己人生的最後一次選擇呢?

最後,祝大家都有良好的心態面對生活,面對苦短的人生,珍愛你身邊所有的人

【水光的回答(2232票)】:

我有個朋友太小氣。我就拿了他一瓶水,他就要和我絕交。其實絕交不絕交對我無所謂了,反正他也沒走出來。這種人太脆弱,本來就不值得交。以後再也不和這種人一起旅行了,特別是沙漠旅行。

【小表妹的回答(893票)】:

大部分人,對死亡都有本質的恐懼。並且這種恐懼大於其他任何事,比如怕蛇,怕鬼。

我一直覺得,心態好能活下去,能熬過所有的坎,在本身對生活積極熱愛的同時,對死亡也是極度恐懼的。不信你去問那些熱愛生活和陽光的人,說起來,都會很怕死的。

而一個人,能克服對死亡的恐懼,選擇自殺。怎麼會懦弱呢。

一定是生活,實在太難了。

我尊敬所有努力活著的人,我同樣尊敬放棄生命選擇死亡的人。

來人世走一遭,不想玩了唄,不好玩唄。

不是所有人都愛陽光,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活著。

【秦小熊的回答(403票)】:

一年前,我所在的小組被分配了兩個案例。一個是已經自殺的Y君。一個是有自殺傾向的Q桑。(獲得Q桑同意後的研究)

Y君剛大學畢業就進了大手的傳媒公司。自然很興奮。一進去作為新進職員被分配做很多雜活。他開始了各種殘業生活。每天睡眠不滿四小時,很多時候都睡不了覺。

在新人歡迎會上,他的上司把啤酒倒進他的皮鞋裡讓他喝掉,笑說這是公司傳統。同事們也附和。他沒辦法只能喝掉。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年,Y從原來朝氣蓬勃的年輕人變成了一個目光呆滯,乾癟無力的病態青年。

他的爸爸是勞動局相關人士,他媽媽是家庭主婦。

他媽媽有去幫他收拾家,並擔心的勸他有時間要多休息。

在第二年下半年,Y出差回家大概凌晨三點多在浴室自殺身亡。

我自己的想法,多大點事啊。辭職唄。

然後我們開始心理背景分析,這對於有些人來說當然不是大事。譬如我。

但對於當事人來說,一畢業就找到了大手公司,多麼有希望的啊,他一心想幹出一番事業,卻只能幹干雜活重活累活,天天沒覺睡加班,精神壓力不斷累積。母親並沒有給出實際幫助,反而母親的擔心給他造成了另一種壓力。父親從小就應該不參加育兒這件事導致和父親的溝通和求助慾望虛弱。

他不知道該和誰討論這件事,同事?同事和上司一起欺負自己。朋友?朋友自己也許也有好多不如意。

辭職。辭職後還能找到好公司嗎?也許所有公司都是這樣。忍一忍就過去了。

都忍了這麼久了,去其它公司又要重新開始。太多想法可以阻止他辭職了。

加上社會和公司的整個大氛圍,是那種不和別人一樣不考慮別人就會死的大環境。

而我的判斷,他自殺的時候或許已經處於精神極其恍惚狀態,連自己自殺都沒意識到。

人的精神,心理本來就是脆弱的。是人自己本身不斷的努力使其越發強大。而每個人都有一個開關。開關打開就有了自殺的想法揮之不去。

自殺可以是不負責任也可以是太有責任心的表現。

如若你什麼都不在乎自然覺得所有事都是小事都沒什麼大不了的。

如果有題主提出的這種想法的人如同曾經的我,你可以這麼想,但是不要傳播。這是一種情感受容力低的表現。

-------------看心情再補分割線------------

Q桑大學專業是marketing。畢業後進了一家不算大企業但是是一個老牌公司。專業對口。

更巧的消息是,公司正在培養女性戰鬥力。

介紹一下背景。Q桑所在的小組,有一個組長,然後ABC三個男性銷售,abc三個女性助手分別輔助ABC三個男性。其中a這個女性助手是這個組裡年齡最大的,進公司年十五年以上。

這說明什麼呢,組長以外沒人敢反抗a。a說得話組長都要三思。

Q桑進公司後非常努力,作為被重點培養的女性戰鬥力也是很拼。

然後a就開始了。對Q桑指指點點,說她穿衣太暴露,言語太放蕩,行為不檢點。

那麼a究竟有沒有這些事實呢?這就好比摘了頭巾在穆斯林面前哈哈大笑一樣。

加上Q桑經常被叫進組長室單獨接受任務。ABC也會不滿的。

受制於a,組內沒人會替Q桑說什麼。組長任職不久不善於發現調解人際關係。

Q桑不想放棄現在的工作又覺得再下去自己會瘋掉。

有好幾次她就想不如自殺吧。

於是她來找心理咨詢師咨詢了。

有些人比較強。有些人比較弱。沒有誰應該如何如何。

沒有誰的問題在別人那輕輕重重。

Q桑的問題可能在好多人眼裡看來是矯情。但是對於她來說是一塊厚鐵板就在碾軋她的大腦。她想推開很努力,可是感覺節節敗退。

太脆弱了,多大點事啊!

只能對自己說。對自己說就好了。

因為當你流淚流血無奈苦難的時候不會希望旁人在一旁抱著胸嘀咕這一句話的。

------------讓我多廢話幾句線------------

日本的工資一直是看年功的。哪怕你是隻豬,你在公司時間久了工資就高。當年,換工作是可恥的。是沒有能力不忠誠的表現。近幾年對於換工作印象持續好轉。譬如靈活,經驗多等等。但是有一點自始至終沒有改變的印象就是人際關係不好。曾經在日語課上也學過關於這個的文章。一個中國同學一臉不解的說,為什麼換工作不是可以接觸更多的人嗎。人脈應該更廣啊。

我就笑了。人際關係和人脈在這根本倆碼事。

人際關係是最基本的。沒矛盾的和周圍的人和諧相處。於是就出現了大環境大氛圍這個鬼。日本鬧的最凶的就是這個鬼了。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初中以後如果老師點名表揚誰。那個人不是得意開心別提什麼自豪驕傲了。ta會像做錯事一個低著頭。為什麼?因為ta覺得和別人不一樣了。也許我真該把畢業論文改成這個=_=。

人脈呢?認識各式各樣的人在自己需要的時候讓這些人支持自己完成自己想做的事。這個叫人脈。

人際關係問題一直是日本每個人心中的鬼。生怕那句話說錯了就被隔圈了,這個在日本是比較痛苦的。不然就不會有廁所便當一說了。

我就從來不怕隔圈。因為我從沒想過去進去他們的圈。問題是作為外國人問題不大,作為日本人就不得不去融入圈子。

--------分隔下吧-----------------

日本自殺率在發達國家一直居高不下,這完全不單單是個人心理素質的問題。跟很多東西相關。以自殺為榮耀的估計也就只有日本有過這種思維模式了。加上日本人可以說無信仰也可以說各種信仰。或者無信仰的有信仰。他們沒有信仰也會去神社祭拜。祭拜的是什麼他們自己都不知道。是神是鬼都不知道。

個人認為中國人的心理素質應該是強於日本人的。

雖然沒有具體研究過中國人的自殺情況。但是我猜測應該是年輕人居多。一種對於生命珍貴的無實際感。遊戲的侵入,真實和虛擬的界限模糊。受團體自殺的影響出現一種自殺潮流。太多原因了。

---------我越說越多了---------

回頭,Q桑最後並沒有自殺,因為她找到了抒發自己情緒的方式。整理了自己的情緒。開關也就被關閉了。

【程毅南的回答(348票)】:

從一位朋友那裡看來的,深感贊同,引在這裡。

臨床心理學上有一種我很喜歡的見解:每個人應對生活的方式都是在他自己的情境中做了盡其所能的選擇的結果。這種觀點讓人變得謙卑,學會尊重他人的命運,能夠站在他人的靴子裡去理解他人。

應該是引自這裡吧:

心靈的痛苦和生理、社會的痛苦同樣真實 (評論: 憂鬱)

【呵呵噠的回答(401票)】:

想到了這句話:

「生活很美好啊,你不應該抑鬱消沉」 說這種話等同於對哮喘病人說「你怎麼會呼吸困難呢,周圍氣很足啊」

針不紮在你身上 你永遠不知道疼。

【張味道的回答(514票)】:

83版射鵰英雄傳的黃蓉扮演者翁美玲接受採訪時,被問到怎麼看待半個月前香港女星自殺的事時,表示不能理解,反正自己是不會自殺的。沒想到,僅僅過了半個月,翁美玲就自殺了。這說明,你永遠也不能自以為是的看待這個世界的弱者和不幸。

補充:

感謝知友們的評論,讓我意識到我的回答帶有嘲諷意味。

事實上,當我寫回答的時候,我沉浸在翁美玲悲劇人生中的無力感中,而且我是非常喜歡翁美玲的。沒想到寫出來後竟然感覺在嘲諷翁美玲。感謝知友們的火眼金睛。

我在評論中想表達的是:世事難料,世界總是要扼殺一部分人。而這部分人中有很多人有才能、有夢想、有激情、有快樂。他們中的很多人活得比我們頑強得多,驕傲得多。但是,更為脆弱的我們可以活下來,而他們彷彿受命運捉弄一般走向了滅亡。這不是他們的錯,不是我們的錯,也不是社會的錯,而是有一隻無名的大手在世界裡攪動。他們極其無辜地就被扔到了一條不歸路,而我們只是安全地毫不知情地站在路口傻傻地觀看著。海明威說過一句話,如果你看見敵人的傷口,你就不會衝他開槍。因為我們沒有經歷過他們經歷過的事情,還有什麼理由和資格去指責這些不幸的人。

【鄧皓燭的回答(206票)】:

需要的是希望——不是健康,也不是喜悅,

因為後面兩個來來去去,

恰似短暫時光可以見證——

唯有希望不再。

——愛德華.托馬斯

很早以前就想寫一點關於自殺和抑鬱症的東西了,一直沒有機會。這篇文章主要分三個部分,自殺、抑鬱症以及題主的問題。希望大家能多瞭解一些,同時正視抑鬱症與自殺者。

首先我們來看一些關於自殺的,觸目驚心的數據:

一份統計資料顯示,1990年全球自殺死亡人數達140萬,占該年總死亡人數的1.6%,平均每40s有一人死於自殺,每3s有一人嘗試自殺。男性自殺率最高的國家為立陶宛、俄羅斯聯邦、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等,女性自殺率最高的國家為斯里蘭卡、中國、匈牙利和愛沙尼亞等。

1999年舉行的WHO/北京精神衛生高層研討會上,衛生部首次對外公佈的中國自殺死亡率為22.2/10萬(1993年),中國自殺死亡的絕對數字居世界第一,全世界大約每年42%的自殺死亡事件發生在中國。根據規律,一般真正自殺人數在公佈人數的3-5倍,這樣算下來中國每年有60萬人以上死於自殺。中國青年自殺率較高,僅次於斯里蘭卡,居世界第二,同時中國女性自殺率為世界之冠,尤其是農村婦女。

從圖中可以看出,15~34歲的青壯年佔了很大的比例。從圖中可以看出,15~34歲的青壯年佔了很大的比例。

自殺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然而這個問題長期以來被放在陰暗的角落。《神曲》第一部《地獄》中,自殺者會被罰入第七層地獄,遭遇特別恐怖的命運。現在的人最多就打打嘴炮,罵自殺的人脆弱或者傻什麼的,以前在很多歐洲國家,人們都會對自殺者的軀體進行褻瀆。比如在法國,人們會用繩子捆住自殺者的腳,拖著遺體遊街示眾,更誇張的直接把死者的屍體埋在十字路口,讓大家經過的時候都踩一踩,以免屍體「亂跑」。一直到18世紀19世紀,大部分歐洲國家才正式承認自殺不是犯罪行為,愛爾蘭直到1993年才改變看法。在這漫長的歷史演變中,法律條款和公眾態度都在發生改變,然而我們依舊感到恐懼。

能夠誘發一個人自殺的因素有很多,比如遺傳因素,嚴重的精神疾病,容易衝動的性格,還有一些應激的事件(如失戀、破產、受到羞辱、酒精毒品等等)。在這所有的因素中,抑鬱症是最為普遍,也是最危險的一種。

近年來抑鬱症越來越多地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然而大多數人對它還是知之甚少,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們一貫的對於心理健康的忽視。從小到大絕大多數人沒有看過心理醫生,甚至想都沒有想過,你說你沒病自然是好,但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會遇到一些精神心理上的困境,這時如果你跟別人說你去看了心理醫生,他們很可能就會用異樣的眼光看著你,覺得你精神軟弱,覺得你有病。這種諱疾忌醫的風氣非常不利於整個社會的心理健康。與之相對的,是我國心理醫生水平的參差不齊,用我老師的話來說,現在的人啊,就是不信教授,最喜歡信的就是各種「大師」。

關於抑鬱症,最重要的就是認識到它是一種疾病。與感冒發燒,與癌症等疾病相似,抑鬱症是一種神經系統,內分泌系統,情緒調節系統全面失控的狀態。就像你不可能隨便動一動癌症就好了一樣,抑鬱症也不是說你堅強、樂觀向上,每天自我激勵幾句就能解決的。所謂「病」就是超出了常規的調節範圍,需要一些其他非常規手段的介入。

抑鬱症的症狀包括大腦無法清晰順暢地思考,失去對壓力的承受能力,以及最嚴重的,對生活的絕望。「絕望」這兩個字用鍵盤打出來只用一秒鐘,然而其中的痛苦非體會不能言說。就像「噁心,眩暈,嘔吐」也只是三個詞,你可以來回地看也沒啥感覺,然而真當你暈車或者喝多的時候,這種感覺簡直要把你全身抽空,如果這種抽空的感覺一直持續下去,並且你不知道還會不會好的時候,就像是絕望了。

以下為了稍微讓我們多瞭解一點抑鬱症患者的世界,我舉幾個例子。

《生命逝如斯》的作者與她的男友都有躁鬱症的症狀,他們約定如果有誰有了自殺的念頭,就相約前往位於馬薩諸塞州鱈魚角的家裡小住一段時間,在那裡,神智清醒的一方有一周的時間勸說對方放棄自殺。然而她自己後來說:「是在開玩笑吧?記得好幾次我的抑鬱症發作,被自殺的念頭困擾,卻沒有哪一次拿起電話請求朋友的幫助。一次也沒有,因為我根本就做不到。」後來一天,她突然接到消息,男友用槍頂住頭部扣動扳機,自殺身亡了。她的男友是一位有著天才創造力,取得上千個專利權的人,一個熱愛生命的耶魯大學畢業生,一個成果豐碩的企業家。就是這樣一個富有活力的人,卻無法找到其他的解決辦法,走上了自殺的絕路。

英國作家艾倫.加納的描述則是:「我只記得自己站在廚房,陽光照進來,外面是綠油油的山谷,有一條小河和樹林。然後光線逐漸暗淡,我的眼睛雖然還能看見東西,卻好像隔著一層暗紗,我的感覺神經失去了功能。

我撿起一個奇怪的小玩意,是一個小孩丟棄的機械零件,呈圓柱形,有許多小尖刺,還有一個彎曲的柄。我旋轉手柄,才知道這是個廉價音樂盒的零件,它叮叮噹噹反覆奏出幾個音符,令我不能自已。每轉一下,光線就隨之暗淡,心靈的麻木也傳遍全身,當傳到頭部時,我開始哭泣,恐懼地發現自己的空虛,世界空無一物。

我心中充滿無助,驚恐而戰慄的感覺,獨自在家時,整個下午我不停地轉動那個壞掉的玩具,聽那叮叮噹噹的聲音,好像浮冰發出的碎裂聲,我的身體就像盔甲和浸水的披風一樣沉重,逐漸滑到冰下。

家人回來時,我像胎兒一樣蜷縮著身子躺在廚房的長椅上直到半夜就寢時,都一言不發、一動也不動。睡眠只是暫時失去知覺,並不能得到身心的休息……

我心已死,我毫無價值,我毒害了這個星球。」

多恩.蕾尼.比諾死前的日記寫道:「痛苦已經變得難以忍受、持續不休,而且永無止境。痛苦的存在超越時間、超越現實、超越忍受的極限。今晚我會服下過量的藥物,可是我並不想當病人,我只想死。」第二天清晨,她很早就起床,坐在餐桌旁吃冷麥片奶,玩報紙上的填字遊戲。過了一會兒,她離開廚房,從此告別人世。

抑鬱症是如此可怕,但痛苦不是抑鬱症導致自殺的最重要原因,許多人自殺的決定性因素,是意識到這種疾病對自己和他人造成的傷害,並且害怕疾病的復發。這一點在智商高、受過良好教育、抽像推理能力強,對所患疾病有深入瞭解的人中尤為明顯,因為對於他們來說,成為他人的負擔,成為慢性病人,精神崩潰是如此的難以忍受,人生夢想就此失去。只要還有一線希望,人們總能忍受痛苦,而當你的最後一絲希望都被瓦解時,死亡就成了唯一的選擇。

一個人的心理狀態,是受到他的遺傳因素、個人經歷、生活習慣、家庭背景、社會環境等等因素綜合作用下的產物。比如研究發現,一個人的膽固醇、血清素含量與自殺呈負相關,而吸煙與血清素降低有一定的相關性,懷孕則可以提高血清素水平,這也是懷孕或妊娠能夠降低自殺率的一個解釋。科學家們還發現,低膽固醇食物會強化猴子的攻擊性和反社會行為。這些因素都在告訴我們,一個人的心理狀態遠遠不是他的主觀意識能夠完全掌控的,不提一個人先天遺傳所影響的神經系統發育,也不提幼年生活對他情緒處理能力的影響,就算是飲食或者生活習慣不好也會使一個人更容易抑鬱。這一點在中國尤為受到忽視,什麼都叫你找主觀原因,學習不好就是你貪玩不夠努力,為什麼同一個老師教的你就學不好?也許我營養沒跟上呢?也許我生活環境太吵不能好好休息學習呢?這些都是關鍵因素呀,尤其是飲食。

所以說,指責自殺者脆弱是非常無知以及不合適的,因為絕大多數時候,當你真正瞭解之後,你會發現這一切就是一個悲劇,僅此而已。

但是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提一點我的觀點,因為恐懼。

有一個事實,自殺者死之後,對周圍的人是巨大的震動,在死者自殺後的六個月後,有1/4的同胞手足在臨床上達到抑鬱症的程度,1/5的母親會有明顯的抑鬱症狀,1/3的家屬會因家人自殺而覺得羞恥。巨大的痛苦、內疚、憤怒、震撼以及一種不時出現的可怕的解脫感深深地抓住他們,他們一再問「為什麼?你怎麼能做這種事?我當初做些什麼可以得到不同的結果?」。在有親人或親近的人自殺的群體中自殺率更高,自殺甚至就像感冒一樣也會傳染。而對於其他人來說,即使他們知道自殺者是出於長期痛苦下的理性行為,他們也會把自殺看做自私、殘忍、魯莽的行為,因為這太可怕了,人對恐懼的事物總會有無端的惡意,因為害怕它有一天也會找上自己。

還有一個我認為的原因,就是公平世界現象。公平世界現象指的是人們傾向於把自己所生活的世界看做一個較為公平正義的世界,這使得他們自己感覺更好。所以往往在出現一些惡性事件時,他們會有一種批判受害者的傾向,因為這世界是對的嘛,你受傷害肯定是你哪做錯了,比如著名的女性穿著暴露等問題,對自殺者的指責同樣也有這個原因。

最後推薦一本書

「「凝望生者,愛他們,擁抱他們。」

【Alexander的回答(175票)】:

我高中時候想自殺過。

準備工作已經好了,遺書也寫好了,就放在書包外層的夾層裡。每天上課,下課,睡覺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怎麼死。

每天幻想用何種死法結束生命,然後幻想我死後周圍人是怎樣一種反應。每次都想的很激動,很具體。充滿了莊嚴的儀式感,還有自暴自棄的報復心理。

我爸從來不管我這些,有幾次和我媽的談話,或者爭吵中,她都覺得我很生活的很好,是我自己生在福中不知福,整天胡思亂想。還因為我不夠堅強,太脆弱。然後拿出他們當年的生活條件和我比,讓我無法反駁。每次這樣,我就越恨她,增加了自殺的信念。因為她根本無法理解我的痛苦,而我也不是無中生有,更不是我脆弱。她把所有的責任都放在我身上,自己卻逃避責任,或許根本沒有意識到責任。她和所有其他誤解我的人一樣,用我這種對生命的踐踏的荒唐事實反過來批判我,綁架我,讓我羞愧,讓我後悔,以此希望我能認識到錯誤,悔過自新。

孰不知,讓那些自殺的人自殺的兇手,正是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讓人無法理解的無關緊要的事。他們內心收到煎熬,卻無法緩解。他們不敢求助,因為正是在求助過程中的種種輕視和不以為意,讓他們徹底絕望。我不相信真會有人因為單獨的一件小事而放棄生命,正常人一般都會選擇談話,交流,試圖化解問題。而自殺的那些人,他們生活在嘈雜的粗暴的勸解和鄙夷的輕視中,讓他們自殺的也許不是事本身,而正是對自己和周圍人的本質關係深深的絕望,讓他們徹底的,毀滅性的產生孤獨。

而更糟的是,這種對待自殺對待死者的態度在整個社會傳染蔓延,真這的問題卻沒有實質性的解決。抑鬱症不是突然有的,而正是在冷漠無恥的揣測,忽視,妄加評論中形成的。面對自殺者,死者或者未遂者,現在我無論如何也笑不起來,不敢揣測,不敢輕視,甚至無法安慰。我也無法把「我理解你的痛苦」說出口。我只能說,我曾今也和你一樣的痛苦過,如果你能好受一點的話。因為我知道,我對他們的嘲笑輕視,正在不知不覺地殺死另一個無辜痛苦的人。而我和社會一樣,都是兇手。不是每個人都和我一樣幸運,但面對那些不幸的人,還是給他們最後的,也可能是唯一的尊嚴吧。

【惡魔的奶爸的回答(293票)】:

感冒生病了在朋友圈發個難受的狀態都有人說祝早點好

惟獨情緒心理出問題了,很多人會認為你太脆弱,不負責任,莽夫什麼的,萬般都是你的不對

那些說別人自殺是太脆弱不負責任的人,我希望你沒做過那種生病了發朋友圈狀態的舉動,畢竟你這樣的人,如此堅強,怎麼可能會生病了,死了就好

熱線首頁

開通24小時熱線救助心理危機

【黃辛的回答(88票)】:

當然不合適。

自殺者都是因為「當下無法逾越的鴻溝」而選擇自殺。

而那在外人看來的小事,作弊被抓,女友背棄,考試不合格,受到侮辱,結合下當下的情景,都有可能成為「無法逾越的鴻溝」,就像評論者自己遇到家人逝世,破產,被戴綠帽子,殘疾了,孩子被砍死了,家被強拆了,這些類似的事情也可能成為「無法逾越的鴻溝」而自殺。

事情是不分大小的,有區別的,只是事情發生的對象。而世界之大,你憑什麼認為每個人經歷過的事情,能接受的事情,和你一樣呢。

【陳風暴烈酒的回答(162票)】:

一個失血過多而死的人不是因為流了最後那滴血而死的

【BlairShang的回答(56票)】:

來自@諾維爾俊介 昨晚的的長微博 讀了很受用

從比較專業的角度如何看待自殺行為和自殺的人 可能會讓大家在看待這個群體時心態能夠更平和吧

談一下自殺

2014-11-30 諾維爾俊介

我小的時候很少跟媽媽一起好好相處。 她總是在睡覺。

她會在早上3點爬起來, 焦慮的在房間裡走來走去, 等到早上7點左右,等到她覺得她快崩潰的時候, 她會服用大量的安眠藥然後沉睡。

下午三點左右, 我在院子裡玩的時候, 我會聽到碰一聲巨響。 我知道媽媽醒來了。 因為她一定又跌倒了。

媽媽跌倒的地方總是十分古怪。 不是在廁所裡就是在樓梯邊。 脖子上通常都繫著一根皮帶。 當時雖然小, 其實也猜得出來媽媽又自殺了。

我的媽媽患的是抑鬱症。 這個病最近被宣傳成是「心靈的感冒」, 為的是要讓病人覺得自己得的病是能被攻克的小問題。 不過, 抑鬱症有那麼難擺脫嗎?

現在因為本身就在業界裡, 我明白我的媽媽因為童年不幸, 所以本身就有邊緣性性格障礙, 而且從年輕時期就一直心境惡劣。 心境惡劣發展成抑鬱症, 在精神科裡叫雙重抑鬱(DoubleDepression),是一個很難醫、而且需要醫很久的疾病。

我對自殺一點都不陌生。 我小的時候天天看媽媽自殺, 中學時期因為家裡父母感情不和睦,考慮過自殺; 長大了現在實習, 天天都在看自殺的病人。

因為救治自殺的人對我來說有特殊意義, 我決定跟大家談一談我瞭解的部分。

自殺(Suicide)的定義是人類有意識的結束自己的生命的行為。 今天還要提到另外一個概念, 叫準自殺(Parasuicide),是不帶真正想要結束自己生命的動機,卻做出了類似自殺或自殘的行為。準自殺的病人錯手的話,也可能會喪生。

我要大家理解的事情只有3件。

第一件事情是關於抑鬱症和自殺。 臨床上,自殺行為和抑鬱症的關聯非常緊密。 因為這個原因, 我比較少看到大家責怪臨床抑鬱的人有自殺念頭。 可是因為我看到「這個孩子怎麼那麼不懂事,不回去考慮到活著的人的感受」,「有什麼坎是過不去的,為什麼最近的人都是草莓族」這樣子的bullshit實在是太多了,我還是要講一下。首先,你們說的話到底是說給病人聽的還是自己聽的?我認為這些評論都反映了你們自己內心的焦慮。第二, 感受到快樂是人的本能。 一個人一生下來理論上都是為了自己的快樂而生存的。 任何不能感受到快樂/自殺的行為都不健康。

不健康的定義為 (1) 傷害自己 或 (2) 傷害別人 或 (3)是一個痛苦的,導致病人無法正常生活的狀態。

說「我不明白你為什麼天天都不快樂」就等於跟gay說「我不明白你為什麼不喜歡女人。我最喜歡女人的胸部了」一樣愚蠢。事實上, 所有精神疾病的原因都和生理原因有密切關係,和基因也有密切關係。如果你不會因為別人得癌症就怪人沒積陰德,你就不應該因為自殺行為對人進行道德審判。

這些道理很多人都懂。 不贅述。

在跟人討論自殺的時候, 有人曾經跟我提起, 他對抑鬱症患者自殺沒意見, 可是有些人自殺還要直播, 他覺得這樣影響很不好。

自殺還要直播? 這感覺好像是 「假的自殺」。

很多人印象中, 要自殺的人應該都躲起來跑到深山裡偷偷自殺。

這位跟我說這件事的朋友說, 「這樣子自殺的人我反而尊敬他們。」

其實也不用尊敬。 自殺的方式本來就有很多種。 選擇這些方式的原因和病人的精神病理有關係。 偷偷躲起來自殺的其實讓醫療人員超頭痛。 因為他們通常都會成功。 成功自殺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有人要說了, 「他口口聲聲說要死, 就快點死啊! 又沒人求他活下來! 滾出這個世界!」 只能說一、這不是你的世界 二、如果你覺得別人想死就應該死那你真的是蛆蛆。

回到正題。 直播自殺過程通常有2種精神病理。 第一種是吸引人的注意。 第二種是衝動行為。 這兩個心態的分別的例子有:為吸引人注意而自殺的人通常不會後悔而且會責怪別人,衝動行事的自殺會後悔而且責怪自己。。其他的興趣的人可以讀醫然後專攻精神科我就不贅述。

通常這兩種狀態的人都有某種程度的B型性格障礙(情感型疾患)。

B型人格障礙有4種。 不過容易有自殘、自殺行為的有邊緣型人格障礙,戲劇化人格障礙和自戀性人格障礙。這3種人因為難相處又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行為,加上沒有洞察力,對他們的社會和工作功能造成非常大的影響。而這些負面影響又是造成他們心境惡劣的肥料,讓他們掉入惡性循環裡爬不出來。

我想要表達的是, 一個人只要自殺, 不管出於什麼理由, 都應該視為病人, 接受專業團隊的協助。 少一點成見, 這個世界會更美好。根據數據, 中國在2005年的自殺人數為29萬人。 2014年的今天肯定更多。 各位有把握親近的人不會自殺嗎?想想自己說出的那些惡毒的話, 你對你親近的人說得出口嗎? 自殺和沒有同理心哪一個比較不道德?

最後我要提到自殺的警號(FinalActs)。如果你感覺身邊的人一直怏怏不樂,並且在最近開始表露出活著很累、怎麼努力都沒用這樣的想法,並開始送人東西,寫遺書,一直談論死或在很詭異的時刻說再見,請立刻帶他尋求專業協助。衝動型/吸引注意力型的自殺比較難預防,不過一旦發現應該立刻報警,不要刺激病人。

我再罵一句。 我認為如果你已經知道別人處在情緒高漲, 很不理智的情況, 你還鼓吹人家自殺並且口出惡言; 那就等於鼓勵精神分裂的患者打人。 請不要切割說下手的是病人, 你們完全沒錯。 今夜你們罵完人了還發微博鞭屍, 別人的家裡還要籌備喪禮。 你以為你是正義使者, 其實你誰都不是。

【婉姍的回答(65票)】:

修改說明:這裡不會有人說合適,但看下來這麼多回答,其實都沒人深入接觸過真心計劃自殺的人。所以這裡說說我接觸過的。我個人理解並尊重深思熟慮的自殺行為,雖然不支持。

關於自殺者的心理,黃子華2003年的《冇炭用》說得很深刻。

「我覺得大家通常都看輕了那些自殺的人,生命對他們來說嚴重到了什麼程度?他們認為生命就是吃shi的過程。你們想像:一日三餐,剛剛熬完早餐、剛剛漱完口消完毒、午餐又來;接著還有晚餐、還有很多朋友請你吃宵夜……怎麼熬!

所以,拜託那些政府宣傳片不要再跟這些朋友說生命冇take two,他們就是不想有take two。如果有第二次,那豈不是又要回來吃shi?「

一部分想要自殺的人原因就是如此:他們的人生太艱難了……

被自殺情緒困擾的姑娘A曾這樣問我:「人生是不是總都如小時候那麼艱難?」

……這不是《這個殺手不太冷》裡小姑娘的台詞嗎?我竟也只能跟大叔一樣回答:「總是艱難。」只是,你內心的力量會越來越強,面對艱難的人生會越來越有力。

子華不支持自殺,因為他相信輪迴。「生命是有第二次的,還有第三次、第四次……無限次。你想逃避吃shi所以去自殺,你就會輪迴回來,在深水埠的公廁出生。頭三年都沒人理你,你自己找東西吃吧。」

但,不相信輪迴的人呢?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呢?

子華認為,真正極度不幸的人是有資格自殺的;但這世間奇妙的是,往往有很多極度不幸的人在努力活著,但很多「正常人」就很容易覺得受不了而去自殺……

這我同意。很多極度不幸的人在努力活著,還活得很開心;我很佩服這樣的人。但不代表那些選擇了放棄的人就該受到譴責。

朋友B就屬於「極度不幸」人群,他18歲就研究過自殺方法大全,但目前還活著,活得還算可以;我非常佩服他……「有些人活著就竭盡全力了」。

還有一類人,是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已計劃實施自殺、準備後事的姑娘C是這麼跟我形容她的心情的:一個人在寒冷的、黑暗的森林裡,看不到一點光亮、感覺不到一點暖意;她已經不知道在這林子裡走了多久,每一次以為遇到了溫暖的火花、但結果總都是讓自己再度泡在了冰冷的水裡……

她也同意,繼續走她或許會遇到愛和理解,但二十多年的挫敗讓她已無力站起來、更別說走了……愛和理解是和她絕緣的。

我說,沒有力氣站起來、甚至坐著,那就繼續躺著吧;等到感覺有點力量了,嘗試坐起來;又有點力量了,再站起來……再看看有沒有力氣走……慢慢走,要是又累了就再躺著……總有一天會走出這片森林的。

最終這位姑娘沒有自殺,雖然還是活得很艱難。但如果她真選擇了自殺,我會理解、尊重她的選擇,雖然不能說支持。

那對著真心想要自殺的人,我們是不是什麼都做不了?不是。

首先要切記,切莫否定他的選擇、說教、說理解他、說你也有過絕望的時候但你熬過來了……這些是忌語。其次,要好好跟他溝通,你可以問他你能幫他些什麼?例如他自殺之前有什麼需要準備的、自殺之前還想做什麼事例如去哪裡玩玩吃些什麼、自殺之後有什麼放不下的……獲取他的信任(當然別做違反法律的事,協助自殺是不行的,準備後事是指立遺囑之類的)。

然後問他為什麼自殺。雖然很多人都是因為抑鬱,但抑鬱的起因都不同。如果他是覺得人生太艱難所以自殺,讓他知道無論發生再艱難的事你都會陪在他身邊;當然得確定你能做到才說,不然只是把對方推往更深淵。如果他是因為缺乏愛和理解,那麼想想你是否能給他愛和理解?或者他能在什麼地方通過什麼途徑獲得愛和理解?如果是因為覺得人生找不到意義……我就不知道了,因為我也沒找到。

簡單說來就是:給他們需要的。

【鯨游滄海的回答(27票)】:

還是忍不住來回答一下,有些答案看不下去了。

對於自殺的一些普遍的大眾的觀點我都不能忍受,倍感失望,其中包括:怎麼這麼脆弱,怎麼這麼想不開,氣性大,太傻了,連死都有勇氣,為什麼不勇敢活下來,你死了,你父母怎麼辦,你不是一個人,怎麼不考慮一下責任。其中還包括馬伯庸也沒能跳出這個圈子。這說明我們對自殺這個問題的思考仍然停留在清朝或者更早一些時候吧,那時候的人們都過得那麼感性,那麼 富於詩意,在大地上棲居,自得其樂生生不息。

在評論別人的時候,我們獲得了道德上的優越感,所以我們樂衷於評論別人。自殺自有其功能,意義和目的,如果不是當事人,也不好妄加揣度。即便是有些說出來的,明確的自殺原因,其背後隱藏的也許是其他的內容和故事。

我說一個我自己親身經歷的事情,我有一個同事,公事了一年多,是在銷售部門工作,平時非常的開朗愛說笑,我們都以為他是個很外向的人。但是後來我們單位搞末位淘汰,他很不幸的在名單之中,在領導和他談話的當天晚上,他就自殺了。我想這個故事非常符合某些看客的感慨,他們會說:屁大事,辭職不就完了,哪裡找不到工作呢?我們當時也是這樣想的,但是後來,據參加葬禮的我的同事說,碰到死者的一個大學同學,他說:在大學的時候,就知道他早晚有一天是要自殺的。什麼意思,這裡面有太多不為人知的秘密,也許他有一個不幸的童年,或者家庭不和,各種各樣的可以言說不可言說的理由。

關於自殺有一本書叫做人對抗自己,作者是弗洛伊德的追隨者,是動力派的,裡面的觀點是自殺就是他殺,只是把攻擊的對象指向了自己。這是一種關於破壞的死本能。另外他把一些所謂苦修、酗酒、吸毒、成癮等明知對自己身體有害但沉溺其中的自毀行為稱之為慢性自殺。

一個自殺者,一個死人,他用死亡表達了對世界的意見和觀點,他的潛台詞是:我失戀了,所以我要殺死我自己,或者我要喚醒民眾,所以我自殺。你可以不贊同他的觀點,你也可以認為他偏激,但whatever,沒有什麼意義。如果你可以挽回一個殺人犯不去殺人,你也可以挽回一個自殺者。

只是自殺有種動人心魄,是因為我們一般人對死亡的恐懼,所以你不會評價一個因為瑣事殺人的殺人犯是有勇氣的,而事實上,我們最好把自殺者作為一個殺人犯來討論,才避免落入俗套。而作為自殺者的父母,和子女被他殺的父母一樣,經歷創傷的幾個階段,不能倖免。

我看的關於自殺的另外一本書是吳飛的浮生取義(華北某縣關於自殺的田野調查),裡面討論中國農村的家庭倫理和人生觀以及帶來的中國式自殺(大部分為女性),大家有興趣不妨一讀。

【Alan的回答(24票)】:

失戀過的人都知道為什麼,它怕痛。

曾有人做過實驗,將一隻最兇猛的鯊魚和一群熱帶魚放在同一個池子,然後用強化玻璃隔開,最初,鯊魚每天不斷衝撞那塊看不到的玻璃,耐何這只是徒勞,它始終不能過到對面去,而實驗人員每天都有放一些鯽魚在池子裡,所以鯊魚也沒缺少獵物,只是它仍想到對面去,想嘗試那美麗的滋味,每天仍是不斷的衝撞那塊玻璃,它試了每個角落,每次都是用盡全力,但每次也總是弄的傷痕纍纍,有好幾次都渾身破裂出血,持續了好一些日子,每當玻璃一出現裂痕,實驗人員馬上加上一塊更厚的玻璃。

後來,鯊魚不再衝撞那塊玻璃了,對那些斑斕的熱帶魚也不再在意,好像他們只是牆上會動的壁畫,它開始等著每天固定會出現的鯽魚,然後用他敏捷的本能進行狩獵,好像回到海中不可一世的凶狠霸氣,但這一切只不過是假像罷了,實驗到了最後的階段,實驗人員將玻璃取走,但鯊魚卻沒有反應,每天仍是在固定的區域游著它不但對那些熱帶魚視若無睹,甚至於當那些鯽魚逃到那邊去,他就立刻放棄追逐,說什麼也不願再過去,實驗結束了,實驗人員譏笑它是海裡最懦弱的魚。可是失戀過的人都知道為什麼,它怕痛。

那些評論無非是因為他們炫耀著他們的幸運,事實上,每一個自殺的人的這個念頭都是從現實中累積出來的。

門檻門檻,越不過,那前方自然只能是絕望...

【磐僧的回答(83票)】:

首先有一個致命的邏輯錯誤:

「這麼點事」是導致自殺的導火索,但是根本原因在於「這麼點事」之前發生了N件或大或小的事情,這些事情將人的精力吸乾,使人陷入絕望,「這麼點事」只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這麼點事掀起心中無限的波瀾,將整個人淹沒了。

至於脆弱與否,不好評論,人都是脆弱的,負反饋接受的太多得不到任何支持的情況下任何人都會走極端,這就是人性。『

至於發表這種評論的人麼:我只能說,他們不見得有多堅強,同樣的狀況他不一定做的更好,我說的同樣的狀況指的是放在自殺者相同的成長經歷來看。更多的是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他人覺得自己好像更主流,更正確,這就是耍流氓。

我們要明白一點:無論在外人看來一個人自殺的原因是多麼微不足道,但是在當事人看來那時一種最好選擇。雖然他的這種主觀認識可能是扭曲的,不過我們更應該明白其認識形成的原因,趨利避害是生物的本能,個體表現出自毀滅性,這不是一個「脆弱」就可以解釋的了的

【伏然的回答(45票)】:

柴靜 《看見》第十八章 採訪是病友間的相互探問

出個車禍怎麼算是天大的事?」我又忍不住了。

「可能對你來說不是,」他一字一句地說,「這對他來說就是天大的事。

一瞬間,我想起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打碎了一隻碗,在等我媽回來的時候,我把碎片一片一片拼在一起,一隻全是碎紋的白瓷碗,窩在一摞碗的最上面,等著她。到現在我還覺得,那個黃昏,好像比童年印象裡哪天都暗都長,那種如臨大敵的恐懼。結果我媽回來,發現之後居然大笑,跟鄰居當笑話講,我當時心理不是如釋重負,而是莫名其妙的鬱悶:「就這樣?難道就這麼過去了?

「但是,為了這樣的恐懼去殺人?」我無論如何理解不了。

他在冷風裡走路,說話時氣喘得很粗重。「你當年採訪我的時候,有件事我沒有告訴你,」

他說,「我曾經有一次拿著菜刀砍我姐姐,如果不是他們攔住了我,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你?」我意外,他在生活裡幾乎是懦弱的,一開始認識時,他都無法與人對視,在抑鬱症治療中心,當著眾人面連上台去念一句詩都做不到。

他說:「我內心是有仇恨的,因為大人老說我,老說我姐姐好,老拿我們倆比,所以我就要砍她。」

「如果你覺得大人欺負你,那為什麼你報復的不是大人?」

「因為我打不過大人,但她比我弱。」

「可她並沒有傷害你?」

「她向他們告我的狀。」

我聽到這,忽然寒意流過胸口,想說什麼,但沒有說。我倆都有一會兒沒說話。

他停了一下,接著說:「從那以後,大人對我好點了,我是發洩出來了。但藥家鑫沒有。」

我們掛掉了電話,幾分鐘後,我又收到他的一條短信,他說:「我知道你想問我什麼,其實剛才我中間有幾次,很長時間沒回你短信,是在寫:如果是我小時候,那時的我也許會像他一樣。後來又刪了。」

我說為什麼。

他說:「我真不想再這樣說我爸了,覺得不好,也不用這樣說他,歲數大了不容易,何況他們都只是不會教育孩子。藥家鑫不像我這麼幸運,他就是沒扛過去這幾年。」

何況我們知道的並不完整,不敢說這就是結論,我只知道他倆身上攜帶的病菌,人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

其實我們都只是人類,只是人類。無論我覺得自己多麼與眾不同,我最終都只是個人,一個普通人。我們的器官沒什麼太大區別,我們的神經反射沒什麼太大區別。

評論別人的時候,別忘了他是人,自己也是人。

如果能夠拋開自己的預設和反感,如果能夠知道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如果能夠看到這個人一生的路程,如果能夠感受這個人感受到的一切,如果我就是這個人。

小時候,我問過自己,我是什麼?呵呵,誰沒有問過呢。

每一個生命未經協商被帶到這個世上……平白無故的多了別人給我們的一些先天的東西。

遇見什麼人什麼事更不是我們能控制的……我們不能控制的事不停對我們產生我們不能控制的影響……

像噩夢一樣,一個接著一個……

最終形成了我們……

像一個無辜的桶,莫名其妙被加入了無數的東西……每當我們說自己時,其實,我們不是再說桶,而是在說桶裡的東西

桶裡的東西引導著我們再加入一些東西……

越來越多……

有人成為偉人,有人成為罪人……造就偉人的是時代,造就罪人的也是時代……時代造就人……

有的人滿意了……就以為那些東西本就屬於他……以為他本就那麼好……有的人失落了……就質問那些東西為什麼屬於他……為什麼他還沒選擇就有了……為什麼他要為別人的選擇背黑鍋……為什麼他不能有好的東西……可是,最終,他不知道問誰……甚至沒有人可以分擔他的問題……只有他會這麼想……只有他會想質問?

如果你看過一個人一路走來的風景,你就會理解這個人。

當然,我們誰也不可能看到別人一路來的風景,即使是父母。

所以,即使難以想像,我也願意相信別人,我相信別人都有自己的角度,有我不知道的感受。

相信他,然後盡可能去理解他,最後如果願意的話,去溫暖他。

大家其實都挺辛苦的,所以,盡量做一個溫暖的人吧。

說到底,兩個字————人性

——————以下無意義閒聊————————

嗯,初二的時候,和一個男生有矛盾,我哥知道了,就把男生教訓了一頓(沒打),然後男生再見到我很囂張,揚言怎麼怎麼的。

那天晚上我的腦子想到要爆了,一直在想,一直在想,我是個女的……肯定打不過他……如果我打不過他……他就會去找我哥的麻煩……我哥已經高三了……要準備高考……人生大事……我不能害他…&%**&%#…然後,就把家裡的一把藏刀揣在書包裡帶去了學校。

第二天,一整天上課都在想怎麼把他約到學校後面,怎麼動手,怎麼自殺。

最後,自習時,準備約那個男生時,他莫名變得挺和善的,開了幾句玩笑,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這件事很愚蠢,當然,愚蠢在我那時還算小,腦子不好又不會處理事。畢竟年少無知麼。

但事實上,人無完人,即使是年長的人也會犯各種各樣的蠢,也會有各種各樣的局限,如果一個人做了什麼蠢事的話,該怎麼處理怎麼處理,該怎麼批判這個事件怎麼批判,該怎麼反思怎麼反思,但無論出於任何目的的嘲諷或攻擊這個人,既沒有意義,也沒有意義。

【萌娘仁波切的回答(32票)】:

不合適!

你不是當事人,無法瞭解他內心所承受的痛苦。甚至有時候生活在一起的親人(包括父母),也未必能讀懂他的內心。

有的心理疾病會讓當事人非常痛苦,痛苦到只有終止生命才能解脫。千萬不要對這樣的人說,死你都不怕,你還怕活著,你要自殺就說明你太脆弱。每個人的思想是不一樣的,在你的世界裡是小事一樁,在他的世界或許就是一座大山。

對於有自殺傾向或者說要自殺的朋友,如果幫不了他們,那就陪伴他們,在他們身旁,然後不要亂說話。

------------------------------------------------------------------------

答這題的時候,想起了曾經的小夥伴。

【青嵐的回答(104票)】:

所有把社會問題歸結成個人問題的,都是耍流氓。

更新一下在@秦小熊有關日本職場欺凌和校園欺凌下的評論:

評論裡各種說日本好可怕,好壓抑的酸不酸?就像天朝能強多少似的,不要選擇性失明行不?笑話別人之前先看看自己什麼樣行不?

Y君被孤立或日本的校園欺凌整個班孤立一個人,我相信國內也並不少見,只不過國內媒體更重視gdp的增長,個人更關注薪金增長,媒體不重視這個問題,並且家長也並不重視這個問題而已,父母更關心孩子的成績還是關心孩子在學校裡快不快樂?心理有沒有問題?父母在每天生活的重壓下都在研究怎麼增加收入的現實生存問題,畢竟吃飽飯後才能有精力顧及孩子的心理問題。

我上初中的時候,班裡一個女生(叫A女吧)因為丑和窮,如果黑一個男生,我們就會說該男生跟A女有關係,最開始不知道誰起的頭,到後來,全班都知道這個梗,甚至很多女生也用這個開A女的玩笑,後來上了初二,A女轉學了,不知什麼時候起,又開始欺負起B女,特點是和A女一樣醜和窮,只不過原來大家欺負的是A女,沒注意到B女罷了,B女在整個班,甚至整個學校都沒有朋友,全班同學都怕和她扯上關係,對她都避而遠之,當時小,我相信大家都沒意識到這個就是欺凌,並且是很嚴重的欺凌,我當時也開過B女不少玩笑,當時的我並沒意識這是個多嚴重的問題,並且班裡有的淘氣的同學,還會偷偷的趁B女不在,把她書桌裡的文具扔掉,那次讓B女徹底崩潰,在全班同學面前嚎啕大哭起來,但沒有任何人上去安慰她,連遞紙巾的人都沒有,因為沒有人敢和她扯上關係,當時甚至還有不少同學在笑她,在那一瞬間我忽然感覺人性的可怕,這個班每個人都對B女做過惡,確不自知,其實當時我是看到的同學扔她文具,我確沒阻止,而是感覺挺好玩的,現在回想起來當年B女要是自殺,絲毫不驚奇,戲劇的是,中專B女跟我上的是一所學校,當時追一個女生是她們班的,跟她關係還不錯,我就求她幫我聯繫出來吃個飯,認識一下,後來被我成功追到手後,當時的女友就對我說:「B女跟我說過初中是她最灰暗的階段,全班人都欺負她,她無數次想過自殺,但想到父母,最終還是沒有實施,咬牙挺挺過來了」。

如果你認為這只是孤例,那就錯了,我從小學到大學,班裡都有被欺負的,基本被欺負,大家就都會孤立他,因為如果有人和他扯上關係,一樣會被一起欺負,所以沒人敢,特點就是最弱勢的同學,就是被欺負的人選,可能他學習不好,可能他膽小軟弱,可能他頭腦反應慢,可能他家裡窮,可能他不會處人際關係,我本以為這只是在校園裡的特殊現象,其實不是,我後來創業開飯店的時候,發現服務員中也有這個現象,有的嚴重,被欺負的一方忍無可忍,竟然拿刀刺了對方(發生我店裡的真實事件),我大學在私企兼職的時候,也發現整個辦公室都把累活雜活扔給一個人干,其他的人心安理得這麼做,就是閒著玩電腦也沒有一點要分擔的意思,出現問題領導第一個罵他,這不是職場欺凌是什麼?所以那些沒感受到欺凌的知友,只是你不是所在的團體中最弱的罷了,或者你更是欺凌弱者的幫兇但不自知,咱們的欺凌文化可不照其他國家更友善和高尚。

標籤:-心理學 -自殺 -心理 -壓力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