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咨詢倫理道德中的「咨訪關係唯一性」是否同樣適用中小學的心理咨詢?如何看待學校中的咨訪關係?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心理咨詢倫理道德中的「咨訪關係唯一性」是否同樣適用中小學的心理咨詢?如何看待學校中的咨訪關係?

2018年03月04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2 ℃ 次

【清流的回答(19票)】:

先簡單說下親密關係的問題。在美國也是咨詢結束兩年後才可以發生親密關係,但如果是師生或者僱傭關係,有時候6個月之後即可。來訪者對咨詢師產生移情是很常見的,尤其如果咨詢師使用的是注重關係的療法(比如精神分析、人本主義之類的),咨詢師的工作就是接納來訪者的移情,但保持實際的界限。咨詢師也可能對來訪者產生反移情,而且有調查顯示這種情況並不少見,其中自然也包括性移情:Therapists' Anger, Hate, Fear, and Sexual Feelings。根據職業道德來說,如果咨詢師hold不住了,那就結束咨訪關係轉診,就這麼簡單。至於在學校心理咨詢中,咨詢師要跟學生發生親密關係就不現實了,因為對方還是未成年人,不論怎麼都算是對方沒有足夠判斷能力,很容易判定成咨詢師利用來訪者。

接著再說學校咨詢中的多重關係問題。就我原來在美國學校咨詢的實習經驗來看,多重關係是普遍存在的。某個孩子既是一對一治療的來訪者又是班級心理課的學生是非常常見的;有時候咨詢師在學校還會開家長課,那麼來訪者的家長可能也會成為咨詢師的學生;在學校允許的情況下,咨詢師也可能做比較短的家庭治療,這時候整個家庭都是咨詢師的來訪者,但在這幾次治療之外,仍然只有孩子是咨詢師的來訪者,等等。甚至@李松蔚 說的比如老師、校長和孩子有不同的著重點、不同的要求,這都是普遍得一塌糊塗的情況,不要說在學校,在一般心理機構工作只要由於各種原因涉及第三方(比如保險公司、法庭、監護親屬等)什麼的都有這種問題。所謂咨詢師完全獨立是一種理想狀態,除了獨立執業且你的來訪者全都是自己掏腰包的咨詢師,基本上這個狀態比較難達到,但不能說這樣咱就不做咨詢了,在每一個特定的咨詢領域中,都形成了一定的細部操作規則來應對這些情況。

比如孩子既是來訪者又是學生的情況下, 一方面可以幫助咨詢師收集更多孩子的信息指導治療,另一方面也可能由於班級活動導致孩子對咨詢師的不信任,所以一般來說都是要事先跟孩子說明(如果是中途轉進來的則不必),在咨詢中也要經常詢問孩子上課時候的感受,保證雙方溝通順暢就可以了。其實泛化來說的話,整個未成年人咨詢的職業道德都要複雜很多。比如保密協議吧,對於什麼年齡段的孩子要保密到什麼程度?如何與老師和家長溝通進度?這些具體處理方法要根據孩子的年齡、客觀情況來靈活把握,業內一般也有一定的規則,有時候機構也會根據自己的服務特性寫一些政策供咨詢師參考。在美國這邊如果剛入行就找個好督導,關鍵時刻問督導好了。國內確實比較混亂,只能摸著石頭過河,但學校咨詢(School Counseling)畢竟是咨詢專業最大的分支之一,加以時日應該還是會發展起來。

至於由於可能存在的雙重關係將學校心理咨詢降級為心理輔導,就我個人經驗來看是相當不明智的。輔導(Coaching)和咨詢(Counseling)固然是相互有交叉的領域,但兩者著重點並不相同,也不能簡單地互相替代。輔導的教育成分較重,著重利用技能輔導和認知層面的交流保持或提高來訪者的社會和生活功能,雙方一般不一定要建立深入的情感或信賴關係,也不觸及根本心理情緒問題的解決,如情緒宣洩的情況在輔導中一般是不存在的,如果觸及深層感情,輔導師一般會轉診給咨詢師。而咨詢主要是通過咨訪關係和心理治療技術與來訪者建立深入的互信聯繫,並進一步挖掘心理情緒問題,力圖來訪者在心理情感上能夠成長轉化,如果咨詢師意識到來訪者需要的只是某些特定非個人化的技能,有時候咨詢師也會把來訪者轉到一些比如社會技能輔導小組去。事實上,咨詢和輔導在心理治療方面有時候甚至會衝突,一些同時使用心理咨詢和心理輔導的療法(比如DBT)有條件的情況下會分別雇輔導師和咨詢師,因為咨詢關係會影響輔導的權威性,而輔導關係會影響咨詢的互信和開放性,如果都是一個人來做的話效果就要打折扣。而國內如果是打算把學校心理咨詢都改成心理輔導的話,其實就是把學校心理咨詢這個行業改沒了而已,一個老大的行業,上來就因為上頭的人不懂行不知怎麼幹,所以乾脆簡單認定此路不通就不幹了,這事兒多少有點扯(當然,此類扯事在國內還是很常見的,比如我們《精神衛生法》的不少涉及心理咨詢的細則,都屬於外國同行聽了喝口水都會噴出來的那種)。至於學校用不用心理輔導,那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李松蔚的回答(35票)】:

謝邀。不止是學校,一切組織內部提供的心理咨詢(比如內部EAP)都會面臨相似的困境。

要解決這個困境,先得明白雙重關係到底會有哪些影響:

一個大方面就是,外面的關係會影響到咨訪關係,以至於咨詢不能起到應有的效果(比如我站在校方的立場,想通過咨詢打消某個學生退學的念頭,這樣一來我就就無法保證價值的中立,心理咨詢變成了柔和版的「思想工作」,效果可想而知;另一個例子是在外面的關係中,我已經對來訪者產生了某種情感,或者我害怕自己會對來訪者產生某種情感,這都會嚴重干擾咨詢中我和來訪者在情感層面的互動)。

另一個方面則是,咨訪關係可能會影響到外面的關係。這個又可以分幾個方面來說:

一是對來訪者的傷害,比如咨詢師利用咨詢當中的情感,使來訪者在現實關係中提供某種好處。這在國外被稱為「利用」,嚴重觸犯了倫理;但在國內大部分行業,似乎也算潛規則的一種——不管怎樣,心理咨詢業希望從源頭上杜絕這種可能。身體上佔便宜固然是一種極端,而只要雙方在現實層面還有其它接觸,要實現一些微小的利用,總是防不勝防的。比如在學校裡,讓作為「學生」的來訪者幫作為「老師」的咨詢師在現實關係中做一些事(比如社團服務),就有可能傷害來訪者自身的權利。

二是對咨詢師本人的傷害,假設來訪者把咨訪關係帶到現實生活中,針對另一重關係下的咨詢師做出反應,尤其攻擊性的反應,這種傷害難以預估。負性的情感在咨詢室裡很常見,也完全可以被容納,來訪者怎麼表達憤怒也不會出格,但在現實生活中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除此之外,即使來訪者本身不做什麼反應,咨詢師的現實身份同樣可能受咨訪關係的連累。——最常見的,學校心理老師有時要想當一個稱職的咨詢師,就意味著不能在校長面前當一個好下屬(你究竟是為學校利益還是來訪者利益服務?)

三是對他人的傷害。舉個例子就能說清楚了:一位咨詢師(兼老師)在咨詢中聽說來訪者(兼學生)和自己的一位同事有身體關係,這位咨詢師震驚之餘,把這件事抖摟出來,傷害了同事的名譽和隱私。退一步說,即便咨詢師選擇保守這個秘密,他今後怎麼和這位同事相處?——想一想就會覺得很彆扭吧。

用一句話來總結,現實層面的利益關係和情感關係,可能和咨詢層面的情感關係相互污染。對來訪者和咨詢師,甚至對兩人共同交集的其他人,都如此。

如果實在沒有別的辦法,而不得不讓心理老師和學生兼任資訪雙方,那就只能盡可能地降低發生污染的可能性。換言之,就是盡可能在咨訪關係中,劃清界限,淺嘗輒止,避免深層的情感互動。題主所說「心理輔導」這個概念,我覺得就在強調這麼一個區別。雙方沒有關係層面的互動,「咨詢師」以簡單的支持、鼓勵性態度為情感基調,以心理教育和建議為主要手段,對「來訪者」的現實問題提供幫助(比如這幾年非常流行的SFBT,短程焦點解決療法,就是這樣一種工作)。療效當然是有限的,但也聊勝於無。

我的結論是,將「心理咨詢」退化為「心理輔導」,是受限於咨詢師在組織中的多重角色,不得不如此。這中間當然有模糊地帶,比如怎樣才叫咨詢,怎樣就是輔導?是否所有的情感互動都要一刀切?對此只能說:一切都以「現實層面和咨詢層面不相互干擾」為核心前提。如果跟某個學生只是上過課,點過名,談不上有什麼其它接觸,那麼咨詢做得深入一些也無妨。反之,對於利益關係密切的學生,或者已經在現實層面有一些情感聯結,那麼即便是「心理輔導」也是有可能發生干擾的,還是直接轉診更好。

最後,如果學校有兩名或以上的心理老師,情況會好辦一些:學生總是可以選擇跟自己現實聯繫最少的老師做咨詢。如果實在不具備這方面的條件,我自己的經驗是:可以在同一城市或區域的幾所學校之間建立一個系統,心理老師相互串門接診,如果組織得法,效果是相當不錯的。

【秦楠的回答(3票)】:

謝邀,這麼晚才回答。上面幾位老師已經回答的十分的中肯了。我只是談幾點我的看法。

在學校心理咨詢中,其實更多應該是注重於輔導。因為,在校生不同於成年人,他們心智處於發育階段,遇到的問題並不是不能解決而是因為他們人生經驗少又缺乏經驗,所以一時間容易採取單一的方法去解決所有的問題,這其中解決和問題不匹配中產生的問題是需要咨詢師來幫助去輔導和引導解決的。

不同於成人的咨詢,需要先建立信任聯盟然後逐步進行咨詢工作的展開。對於學生,信任更容易建立,所以也就更容易在其中犯錯,而學生不同於成人缺乏必要的判斷力和表達力,他們無法完整或者是較好的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意念,所以他們會比成人更多的採取規避、隱瞞、欺騙等等手段來達到「偽治癒」的效果應付學校和家長,這更容易讓新入職的學校心理工作老師產生錯覺進而錯過了最好的干預時機。所以,建立在輔導,如果指導性,可以更好的去開發兒童的心理能量,也更容易把握住孩子的心理動態。而要是以咨詢為主,你可以試想下,成百個咨詢關係同時存在,絕對是一件讓人頭疼的事情!

【王怡蕊的回答(1票)】:

謝邀。樓上幾位都回答的很充分了,我就補充一點。在兒童咨詢中,學校、家長、兒童可能有不同的咨詢目的。針對這個天然的conflict of interest的問題,Counselling Children一書的作者指出,咨詢師的目的有四層:1) Fundamental goals, 2)parental goals, 3)goals we formulate as a counsellor, 4)the child's goal。有的時候達成其中幾個目標會自然而然的促進達成其它目標,比如達成目標二、三可能幫助達成第一個目標。有的時候需要先側重於某一個目標,比如當兒童不配合咨詢的時候,目標四就成了首要目標。什麼時候著重哪個目標,就得看咨詢師自己怎麼把握了。

希望這個簡單的模型能幫題主理清思路。

【蘭海的回答(0票)】:

國外的咨訪關係是建立在完全獨立的第三方機構上,面對成年人的心理咨詢,保證咨訪關係的獨立和單純性是非常有價值的,能夠幫助詢訪者建立安全感,也能讓被咨詢方能夠保持中立和客觀。

因為成年人和成長期的個人所遇到的問題有不同,所以需要區別對待。如果是獨立的第三方機構,能夠做到保持客觀關係是最好。而作為學校機構內的心理輔導者,則有不可避免的接觸。而更加建立如若遇到超過常規的心理咨詢個體,建立到第三方機構進行輔導。由於關係的干擾是很難全方位的幫助到個體。所以,建立在學校的咨詢者更多的處理通常情況的案例,並且需要做到受訪者的資料保密工作。

【吳瓊的回答(0票)】:

補充一下「孩子既是來訪者又是學生的情況」,歐文·雅龍提到對於他的部分來訪者,他既做個體咨詢,也在他所帶領的治療團體裡。在團體裡可以更好地解決來訪者的人際和情緒問題,也作為個體治療的延伸。所以我想,來訪者和心理課上的參與者並不矛盾,甚至不能算在「雙重關係」的範圍裡。

其他的我贊成清流老師所說「不能將心理咨詢降級成心理輔導」。

標籤:-倫理道德 -心理咨詢 -心理輔導 -心理健康教育 -中小學心理健康教育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