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真的路癡麼?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女生真的路癡麼?

2018年03月04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4 ℃ 次

【OwlofMinerva的回答(451票)】:

這個問題目前的回答已經很多了,但是現有回答都具有主觀感受性或經驗性特徵,沒有一個回答具有客觀數據支持。

為了能嚴肅而且客觀的討論該話題,需要先定義"路癡"缺少(薄弱)的能力是什麼。在我們當前社會的生活背景下面,一個"路癡"難以做到:

  • 定位自己

  • 定位方向

  • 定義相對位置 (空間性的或者圖像性的)

  • 尋找兩個位置之間的路線

在導航技術輔助下,所有這些任務都可以由地圖軟件做到,但是"路癡"不能理解(理解困難)導航/地圖軟件所呈現內容的意思。因此換成嚴肅的學術語言是,空間能力(spatial ability)[1]弱。事實上,直接這麼等價還是有一定的問題的,因為空間能力是非常寬泛而且複雜的概念。但是導航能力也是這樣的,它牽涉到空間能力子概念下的很多方面,因此為了便於在同一個框架下討論,這裡抹除一些概念細節,就這麼等價。

當在PubMed下搜索Spatial ability論文,不可避免的會注意到很多論文中出現關鍵詞Gender difference (性別差異). 而且這種差異在很早的研究中就被注意到,後續的研究並不能推翻這個概念,而且不斷的強化和豐富了這個結果。簡單來講,該結果就是:女性的空間能力弱於男性[2]。男性/雄性在空間能力上的優勢,在別的物種上面也得到了體現[3]:

這個差異的原因完全是天生的嗎。如其他答案中提到的,顯然不完全是。不可避免的,這個差異的原因完全是天生的嗎。如其他答案中提到的,顯然不完全是。不可避免的,性別平等是大家會考慮到的影響因素[4]:

可以看到的是,在性別越平等的社會,女性的空間能力越高,但是男性也是如此。性別越平等的社會通常也是經濟水平/受教育水平越高的社會,所以這裡難以把這些差異完全歸因於性別平等,而不歸因於經濟和受教育水平。另外從這個結果中需要注意的是,與其它答案中女權主義者/社會學者的主張相矛盾的,當一個社會男女越平等時候,男性空間能力相對於女性的優勢卻更加明顯[5]。性別平等會消除男性在數學上的優勢,但是會強化男性在空間能力上的優勢,同時強化女性在閱讀能力上的優勢[5].所以性別平等恰恰不是導致男女空間能力差異的主要因素。雖然在性別更平等的社會,女性具有更好的空間能力,更少"路癡",但是把(我們社會中)女性"路癡"歸結於性別不平等很可能是錯誤的。在上面的圖中我們可以看兩個例子:挪威和中國。前者是世界上性別最為平等的國家,坦白說,北歐國家那種性別平等甚至不是我們國內很多女性所想要的。挪威跟中國的性別平等差異是非常顯著的,但是挪威女性並不比中國女性具有更好的空間能力。而挪威男性具有比中國男性更好的空間能力,同時挪威男女空間能力差異比中國男女空間能力差異高大約一倍。

目前為止結論總結:

  • 在統計意義上,女性的空間能力比男性弱,具有更高的"路癡"可能性;

  • 性別越平等的社會,男女空間能力差異越明顯;
  • 性別更不平等的社會/經濟和受教育水平越差的社會,人們的空間能力越差。

簡單來說:統計意義上,女性更有可能是「路癡」,「性別不平等」不是我們社會中女性更「路癡」的主要原因。承認這一點跟承認女性閱讀和語言能力更強是一樣的,並不具有性別歧視特徵。

那麼,這個統計意義的結論在具體到個體時候能有多強的效果呢。在這樣的研究中我們檢查數據通常可以注意到:個體差異的波動遠超過性別的平均組間差異[6]。也就是說,上面的統計意義結論在具體到個體時很難有什麼適用性。而且,各種教育(強迫用腦)會顯著的促進人的空間能力[7 - 9].

特別的,在找路任務中,使用一定的策略會消除這些統計意義的差異:男性在空間坐標、方向上比較敏感,但是在找路徑時,女性使用標記性建築物等策略,能達到同樣的尋路效率[10]:

所以:所以:

  • 女性雖然統計意義上空間能力不如男性,但是因此就說女性天生路癡是沒有理由支持的
  • 現有的導航軟件多為男性的識路策略設計,使得女性找路存在更多困難
  • 有些女性認為自己路癡而不想處理找路這樣的任務,是「自我實現的預言」,是懶得思考的體現,這會使得自己的識路找路能力越來越差,更"路癡"。

以上。

--------

[1] Lohman, David F. Spatial Ability: A Review and Reanalysis of the Correlational Literature. No. TR-8. STANFORD UNIV CALIF SCHOOL OF EDUCATION, 1979.

[2] Linn, Marcia C., and Anne C. Petersen. "Emergence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sex differences in spatial ability: A meta-analysis." Child development (1985): 1479-1498.

[3] Jones, Catherine M., Victoria A. Braithwaite, and Susan D. Healy. "The evolution of sex differences in spatial ability." Behavioral neuroscience 117.3 (2003): 403.

[4] Lippa, Richard A., Marcia L. Collaer, and Michael Peters. "Sex differences in mental rotation and line angle judgments are positively associated with gender equality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across 53 nation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39.4 (2010): 990-997.

[5] Halpern, Diane F. Sex differences in cognitive abilities. Psychology press, 2013.

[6] Hoffman, Moshe, Uri Gneezy, and John A. List. "Nurture affects gender differences in spatial abilitie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08.36 (2011): 14786-14788.

[7] Hegarty, Mary, et al. "How spatial abilities enhance, and are enhanced by, dental education." Learning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19.1 (2009): 61-70.

[8] Bishop, Alan J. "Spatial abilities and mathematics education—A review."Educational Studies in Mathematics 11.3 (1980): 257-269.

[9] "Chemical education and spatial ability." Journal of chemical education 70, no. 12 (1993): 968.

[10] Cherney, Isabelle D., Claire M. Brabec, and Daniel V. Runco. "MAPPING OUT SPATIAL ABILITY: SEX DIFFERENCES IN WAY-FINDING NAVIGATION 1, 2." Perceptual and motor skills 107.3 (2008): 747-760.

【唐長老的回答(4票)】:

反正認識我的人都願意跟我逛街,幾層樓的批發市場大樓,偌大的地下商場通道哪賣什麼,誰家有好貨,誰家便宜,上次看好沒買的東西在哪層哪家我都知道,只要她們想去的地兒我就帶她們去,從來沒迷過路,就有這本事,其實我還真不怎麼逛街,我淘寶的時候多。對了,我是女的。

【Esmusssein的回答(539票)】:

「女生路癡」、「女生開車差」、「女生學不好理科」等等都可能是社會建構出來的「自我實現的預言」。這些刻板印象和相關言論會影響社會期望和性別角色,並對女性和男性的真實能力和發揮水平產生非常實際的影響。我的整體觀點和 @acel rovsion 接近,不過我來補充一下關於這類刻板印象是如何自我實現和自我複製的具體機制。

在正式開始前,我想先說一句,「女生是否路癡」這個問題遠沒有「女生是否比男生更容易迷路」這個問題有意義。因為我們真正應該關心的是結果:是否迷路和是否造成了不便甚至損失。即使女性真的路癡,但如果女性更會開口問路,而男性為了面子不肯問路硬要靠自己認路,那最後結果也許會是男性比女性更可能迷路。這就跟討論「男女司機誰開車更安全」要比「男女司機誰技術更好」更有意義是一個道理。

不過,「女生是否路癡」之類的話題是一個很適合解釋刻板印象的自我實現和社會建構的機會,所以接下來我就展開來講講。

一方面,刻板印象會通過「皮格馬利翁效應」、「成見威脅」和「性別角色」等機制影響男女生某方面的能力(認路、開車等):

1. 皮格馬利翁效應(Pygmalion Effect):

指的是教師對學生的正面期望會提升學生的成績/表現。而「皮格馬利翁」的反面則是「高萊姆效應」,即教師對學生的負面期望(或正面期望的缺失)會降低學生的成績。這兩個效應有時統稱「期望效應」,不僅在教育中,還在職場等環境中被觀察到。

美國心理學家Rosenthal和Jacobson首先發現這個效應。在這個經典實驗中,他們以「權威人士」的身份來到一個小學,給學生做了一次假的「能力測驗」,然後隨機選了20%的學生,告訴他們的老師這些學生的測驗結果比較好。但老師們並不知道,這20%學生的實際能力和其他學生並沒有什麼差異,唯一不同的只是教師對學生的期望。然後在學期結束後,他們又回到學校,結果發現那些隨機選取的學生的表現真的要顯著好於其他學生。於是,「預言」就自我實現了。隨後的一些研究發現,教師會無意識地將自己的期望投射到學生身上,被寄予更高期望的學生會受到老師更多的關心、鼓勵和監督,教師會以更高的標準要求他們,促使他們挑戰自我,從而滿足較高的期望,然後,新一輪的期望效應又開始了,教師期望和學生能力不斷地互相強化。而學生也會內化教師對自己的期望,如果教師對自己高期望高要求,學生也會更有自信,更有動力,而他們的努力和成果也更容易得到老師的認可。而如果教師對自己沒有什麼期望和要求,愛理不理,沒有足夠的正反饋,那麼學生的積極性也會受到打擊,覺得自己大概真的只是很平凡甚至很差。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教育學家和社會學家都不主張分快慢班(tracking),因為這樣會加劇兩極分化。類似的邏輯也被社會學家用在解釋教育為什麼可能促進階層固化和降低社會流動性的理論裡,比如Bourdieu和Lareau.

而「認路」這件事在很大程度上也是靠學習和練習的。出租車司機的認路能力幾乎都是神級的,他們這能力顯然不是天生的,而是靠後天訓練和積累的。這個問題下也有一些答主提到自己原來是路癡,但真的一個人到了陌生城市需要生存下去,也就逼出了認路能力。那麼既然認路是一個學習過程,那麼就很可能會有「期望效應」。一個人最初的認路能力幾乎都是靠父母培養的。而父母也就像是老師一樣,他們對孩子的期望會影響孩子的相關技能的習得。如果父母抱著「男孩天生會認路,也應該要會認路,而女孩本來就路癡,但也不要緊」的想法,那麼他們就會從小有意無意地更多培養男孩的認路能力,鼓勵他學習和練習,同時讓他認為自己作為男孩應該會認路,做路癡是丟臉的(這又跟下面第2、第3點有關)。而他們也不會太期望和要求女兒練習認路,甚至認為「女孩子到處亂跑多危險」而剝奪她練習認路的機會(這跟下面第3點有關)。所以在孩子最初的社會化過程中,刻板印象就已經通過家長對兩個性別的不同期望而在孩子身上進行了自我實現。

2. 成見威脅(Stereotype Threat):

上面的「期望效應」主要是從家長/環境的角度看一個比較長期的過程,而接下來要說的「成見威脅」則更偏向於個人自己在臨場發揮時是如何受刻板印象的影響。

「成見威脅」指的是當人意識到自己的表現可能會證實關於自己的負面刻板印象時,他們的表現會更差,從而真的證實了刻板印象。自從90年代首次被心理學家Steele發現之後,「成見威脅」已經在超過300個研究中關於各個方面不同類型的刻板印象的實驗中被證實。關於產生這種現象的機制,大致有三個因素:1)當一個人腦中的某個關於自己所屬人群的刻板印象被激活後,他會有意或無意地努力避免這種刻板印象在自己身上被證實,不希望自己的表現為這些刻板印象貢獻新的證據。然而這種心理反而會讓他們更緊張、焦慮,從而影響他們的正常發揮。2)當刻板印象被激活後,人的自我意識會過剩(self-consciousness),會時不時(過度)監控自己的表現(performance monitering),而結果就是他們的注意力會被分散,工作記憶受限。3)在這個過程中,人還需要額外花費精力和注意力來壓制自己的負面情緒(緊張、不甘心、自我懷疑...)和想法(「我一定要表現好」、「我好像要發揮失常了,怎麼辦」...),從而使他們更加分心。

舉幾個例子:

在一個實驗中 (Mass et al. 2008),一些女性國際象棋棋手與另一些棋手遠程對戰(她們看不到對方),而研究人員隨機告訴她們對手的性別,從而激活或不激活她們腦中的刻板印象。當這些女性棋手被告知對手是女性時,她們的表現和平時沒什麼差異,但當被告知對手是男性時,她們的表現顯著差於平時的水平。這是因為當研究人員在比賽前告知對手性別後,比賽就附上了一些「男女對戰」的意義,而女性會在潛意識中認為自己代表了女性,如果自己輸了就會證實和繼續強化「女性國際象棋差」這種刻板印象,然而這會讓她們在比賽中分心,導致發揮失常。

另一個實驗中 (Stone et al. 1999),研究者讓一些白人和一些黑人打高爾夫。當研究者將高爾夫形容成一種需要「身體素質」的運動時,白人的表現差於對照組,而當研究者將高爾夫形容為一種體現「體育智商」的運動時,黑人的表現差於對照組。高爾夫還是高爾夫,黑人和白人的實際能力也並沒有任何的變化,唯一變化的僅僅是哪一種刻板印象被激活,但是這卻對不同人群的實際表現有著明顯的影響。

有時,僅僅是其他群體的在場也會激發「成見威脅」。有研究發現 (Inzlicht & Ben-Zeev 2000),如果女生跟另外兩個女生同場考數學,她們的正確率能達到70%,而當女生跟另外兩個男生一起考,正確率就只有55%了。

「成見威脅」甚至有相反的版本:stereotype lift/boost(「成見提升」/「成見加成」)。也就是激活正面的刻板印象(「亞裔數學好」、「男生理科好」等等)反而會提升個人的自信和動力,從而保障發揮甚至超常發揮。

還有一個實驗測試了「成見威脅」和「成見加成」對男女生數學測驗成績的影響 (Osborne 2007)。在隨機分配的對照組中,女生平均分9.47,男生8.70。而當研究者激活「女生數學差」這一刻板印象時,女生平均分降到了6.87 (-2.60),而男生則升到了11.28 (+2.58)。同時,研究者實時監控被試者的生理體征,發現受到「成見威脅」的女生的皮膚導電率、體表溫度和血壓都有明顯變化。

如果用非常粗糙的方式概括一下,「成見威脅」就是那些意識到關於自己的刻板印象的人「想太多」,而「認路」、「開車」、「理科考試」等往往能力本身不是最大的障礙,最忌諱的反而就是「想太多」,越想要不緊張就越緊張,越擔心失敗就越容易失敗。

舉個我自己的例子。我開車是在美國學的,作為亞裔,我出場自帶「亞裔開車差」的刻板印象。平時練車還行,但偶爾開得不太熟練時,會有美國人瞪我,給我"the look"。其實最難搞的不是他們憤怒的眼神,而是那種「哦,原來是亞洲佬,那就怪不得了,就當我日了狗了吧」的那種眼神。這瞬間就激活了「成見威脅」,讓我更想把車開好來證明對方的刻板印象是錯的,但這麼一想,反而更緊張更開不好了。更糟的是,我由於知道了「成見威脅」的存在,就會更加自我意識過剩,想著「我千萬不能被『成見威脅』影響發揮啊!」,於是就更加被影響了……當然,我的一個應對辦法是用正面的「成見加成」來進行中和。因為我是亞裔的同時也是男生,所以我可以有意識地激活「男生開車好」這個刻板印象來對抗「亞裔開車不好」。雖然我很厭惡這些刻板印象,但是我的潛意識似乎還是會吃這一套的,所以有時還真能提高自信,平復緊張情緒,把「成見威脅」的負面效果中和掉一些。

所以,當我們平時很隨意而沒有惡意地說著「女生不擅長XXX」時,我們其實是在激活刻板印象,在無形中對女生施加「成見威脅」。而「認路」、「開車」、「理科天賦」這些非常強勢的刻板印象甚至根本不需要激活,而是處於長期激活狀態的。哪怕旁邊沒有人,女生在嘗試做這些事時也會感到格外緊張、缺乏自信、畏手畏腳,更別提如果旁邊有人藉機調侃、冷嘲熱諷了。對於認路,工作記憶(相當於內存)很重要,要頻繁讀取和寫入經過的路徑、方向和看到的地標。這時如果被「成見威脅」降低了專注度,影響是非常大的。

「成見威脅」不僅可以作用於臨場發揮,還能在更長的時間尺度上進行積累,讓被刻板印象影響的人更缺乏自信,習慣自責,不敢發揮,甚至產生自我認同危機。

綜上,「成見威脅」和「成見加成」是非常強的預言自我實現機制,能很有效地固化偏見、歧視和「性別差異」的社會建構。

3. 性別角色:

前面的「期望效應」和「成見威脅」影響的主要是實際能力的培養和發揮,而「性別角色」則跟動力和激勵有關。

當「認路」、「開車」等技能被性別化,成為了男性氣質、女性氣質的一部分,成為了固定的性別範式,那麼男性會為了滿足自己的性別角色定義(男人負責認路、帶路、引導),展現自己的男性氣質,不被嘲笑「慫」、「無能」、「沒有男人應該有的樣子」,而更有動力和決心去努力鍛煉和開發自己這方面的能力。而女性由於沒有相應的性別角色要求,就會缺乏鍛煉的動力。相反地,女性如果很會認路,不需要任何男性幫助,還會被稱作「女漢子」,而如果女性路癡,反而會被認為是「萌點」,讓男生有「保護欲」。另外,之前也提到了,女性經常會出於各種原因被教導「女孩子不要出去亂走」,「女人跟著男人走就行了,別到處添亂」。那麼女性不僅沒有獲得正向激勵,反而可能會因為練習認路而受到負面刺激,甚至會因為不認路而受益,再加上現在出門基本靠手機導航,不認路的實際危害並不太大,那麼不鍛煉自己認路能力顯然是女性的理性選擇。這樣一來,男性和女性也就真的出現了像性別角色所定義的那樣的「性別差異」了。

小結一下:基於性別刻板印象的差異性期望、成見威脅、性別角色會影響實際能力的開發和發揮,從而實現刻板印象的預言。

另一方面,不僅刻板印象會影響現實,現實也會反過來強化刻板印象,從而形成完整的正反饋鏈。

你在生活中看到很多女生(由於受之前提到的這些因素的影響而)路癡,於是更堅信「女生路癡」這一想法,並更有可能跟你的朋友分享你的觀察結果,或傳播相關的段子,從而繼續向他人強化和傳遞這一刻板印象。而這些被強化的刻板印象又會通過之前提到的那些機制繼續作用於現實,製造出新的一批符合刻板印象的女性「路癡」。

還沒完,現實對刻板印象的正反饋往往並不是客觀和等比例的,而是會受到各種認知偏見的強化而被放大的:

1. 倖存者偏見:

一方面,由於性別角色和氣質的原因,路癡的男性一般為了面子不會聲張,甚至會故意掩飾不讓別人知道,而女性一般就沒有這方面顧慮,甚至會借此機會「賣萌」,讓人注意到;另一方面,認路能力強的女性一般也不會聲張,甚至在跟其他男性在一起時為了照顧男性的自尊而故意裝作路癡或默許其實認路能力可能不如她的男性帶路,而認路能力強的男性則更有可能想要展示自我,甚至跟別的男性搶著帶路。而在媒體報道和語言本身方面也存在倖存者偏見。比如如果是女司機出了車禍,新聞報道幾乎一定會用上「女司機」的標籤,而如果是男司機,那就只用「司機」這個詞,這就導致我們誤以為出事故的絕大多數都是女司機。所以,我們平時看見、聽到的案例、故事、段子其實是經過多重倖存者偏差過濾之後的極其具有偏向性和誤導性的產物,很難體現真實情況,也不應該作為嚴肅的論據。

2. 證實性偏見:

當我們在主觀上支持某種觀點的時候,我們往往傾向於尋找那些能夠支持我們原來的觀點的信息,而對於那些可能推翻我們原來的觀點的信息往往忽視掉。

這種雙重標準和認知不協調其實經常是在無意中進行的。當出現某個認路能力強的女性時,人們會覺得「這只是個例罷了,不足為慮」,而當出現某個路癡的女性時,人們會想「果然,女人都是路癡啊」,因為這符合了他們之前的預期,證實了他們已有的認知,也代表著他們不需要改變自己對世界的看法也不需要承認自己的錯誤了。這的確看起來很虛偽,也許也是一種無意識的自我保護機制吧。

另外,網絡(包括現實中的人際網絡和因特網等平台上的網絡)的趨同性也讓證實性偏見更容易實現。首先,物以類聚,人以群分,人都是有趨同性的,這是社會網絡研究中最穩定的規律之一。人都希望也趨向於和自己相似(觀點、興趣、三觀等)的人有更多互動,而互動和共享環境也會使他們更加相像。另一方面,因特網等技術手段讓人能夠更方面和準確地找到跟自己相似的人,比如各種社交網站上的「好友推薦」、「你關注的人還關注了XX」等等,還有各種日臻成熟的基於用戶偏好的推薦算法,完全就是在創造一個趨同性的天堂。這些因素讓人能夠更容易找到能夠證實自己已有觀點的信息,並將相反的觀點屏蔽在自己的圈子之外,讓人誤以為自己在社交網絡上看到的東西就是真實客觀有代表性的事實。有研究顯示,社交網絡可能不僅沒有讓持有不同政治觀點的人更多地交流,反而讓人們的圈子更加同質化,從而互相強化已有觀點,拒絕接受外界信息。

這也就是說,就算某個基於統計得出的客觀事實(比如「女司機每行駛一億公里死亡率小於男司機」或「(一些地區)女生理科平均分高於男生」)好不容易突破了倖存者偏差的重重阻礙被某人認知到,也很可能會由於不符合這個人的已有觀點而被直接忽略掉,而這個人甚至不一定會意識到這點。

所以,在這麼多社會、心理機制和強大的正反饋循環的保駕護航下,諸如「女生路癡」這樣的刻板印象有著極強的自我實現能力。

我的幾個關於「女司機」的回答:

比一般車位大的「女性停車位」是否是歧視? - 知乎用戶的回答

為什麼很多人在路上能一眼看出「這車肯定是女司機開的」? - 知乎用戶的回答

--------------------關於「女性是否路癡」的正文結束--------------------

當然,我這裡並不是在否認或證偽「路癡」可能存在的「生理基礎」或「進化論解釋」,你如果能有證據自然可以說(可以看一下 女生真的路癡麼? - Owl of Minerva 的回答,其中的結論部分支持也部分反對本回答)。但我想強調的是這些看似顯然的生理差異背後的社會建構過程,我希望更多人能意識到各種社會、心理、文化、社會性別因素的互動,意識到個人認知到的表象往往是帶著偏差和欺騙性的。即使做不到改變自己的看法,那也請至少不要自信滿滿,帶著優越感地去嘲諷、貶低、干涉他人。生理差異我們很難改變,但後天習得的、社會建構的、觀念文化的部分我們至少還能夠嘗試改變和改善。

放一段我在 為什麼有些中國女性不刮腋毛? - 知乎用戶的回答 裡寫過的關於社會建構的話:

現在我們覺得藍色是男生的顏色,粉色是女生的顏色,這簡直再自然不過了,天經地義。但這兩種顏色的性別化其實也就100年左右的歷史,而且最初僅限於西方文化中。其實在這之前,粉色會被認為是男孩的顏色,而藍色是女孩的顏色。因為紅色是男人的象徵(血液、激情、力量、勇氣、好勝...),而男孩是男人的弱化版,所以他們的對應顏色就應該是弱一點的紅色,也就是粉色。所以男孩穿粉色其實是在強調他們潛在的男性氣概。而藍色被認為是純潔、貞潔、天真的象徵,因此也就就很自然地成了女孩的專屬(西方婚禮習俗中的something blue就是這一傳統的體現)。而裙子也有著類似的經歷,「裙子=女性」的設定其實出現得很晚。比如這是美國總統羅斯福:

關於顏色的性別化歷史,可以看看這些鏈接:

The Surprisingly Recent Time Period When Boys Wore Pink, Girls Wore Blue, and Both Wore Dresses

When Did Girls Start Wearing Pink?

所以不同顏色、服裝、外貌特徵被賦予的性別含義都是很武斷而隨機的,往往沒什麼客觀合理性,雖然人們總會以為這些設定是「天然」的,「亙古不變」的,甚至是「必要」的。

許多人在評價甚至干預他人的外表、行為、習慣時總以為自己的標準或社會主流標準是「不言自明地正確」,是「向來如此的」,是「客觀必然的」,但往往這些標準或傳統其實只有很短的歷史,僅限於某些社會中的某些亞文化中。

最後,希望我們的社會更尊重個人對自己身體的主權,尊重審美的多樣性。

社會不平等,包括階層、性別、種族等等方面,往往都是帶著很強的自我複製、自我強化、自我更新機制的。光從「認路」這麼件小事上我們就能看到逆轉偏見、減輕不平等有多麼困難,需要面對多少不同層面互相糾纏的阻礙。偏見、歧視和或許更深層次的結構性、制度性不平等有著大多數人無法想像的的「防禦力」和「再生能力」,而意識到這點並敢於堅持和不平等作鬥爭,用實際行動爭取平權的人們都至少可以稱得上是勇士。

放一段魯迅《吶喊》自序:

在我自己,本以為現在是已經並非一個切迫而不能已於言的人了,但或者也還未能忘懷於當日自己的寂寞的悲哀罷,所以有時候仍不免吶喊幾聲,聊以慰藉那在寂寞裡奔馳的猛士,使他不憚於前驅。

希望更多的人能夠嘗試理解和支持平權運動,即使不親身加入,也能偶爾「吶喊」幾句,激勵猛士們前驅,也提醒自己要做自己的猛士。

【sesame的回答(394票)】:

大多數女生的路癡行為,恰恰說明了對當前環境或身邊的人充滿安全感的表現。

我發現只要我處於陌生的環境,路癡的情況馬上會得到很大程度的緩解,但如果我知道身邊的朋友認路,即便在一個陌生環境我又瞬間恢復路癡狀態!

這說明環境讓我感到安全,或身邊有可以依賴的人時,我的大腦就自動關閉記路這個功能了。

我分不清東南西北是事實,但大腦裡有一張獨特的地圖,比如知名建築物,或店舖,一顆大樹,一個大石頭等+左右方向形成的地圖,實在不行還有拍照功能啊,這些都不行就問其他路人,最好同時多問幾個,減少走錯的概率。

不過現在有GPS了嘛,還有步行導航呀,各種好用的工具幹嘛非要自己記路,腦容量有限,我要把精力用在更重要的事情上,反正記路不那麼重要。

對了,其實男的也有很多路癡,找不到路的男司機我不信你沒遇到過。

【MOUMOON的回答(6票)】:

我是個典型的路癡,就是單純的沒有方向感,不認路,從小到大就是這樣。

張嘉佳書裡有這麼一個橋段:

管春是我認識的最偉大的路癡。

他開一個小小的酒吧,但房子是在南京房價很低的時候買的,沒有租金所以經營起來壓力不大。

他和女朋友毛毛兩人經常吵架,有次勸架兼蹭飯,我跟他兩在一家餐廳吃飯。兩人怒目相對,我埋頭苦吃,管春一摔筷子,氣沖沖去上廁所,半小時沒動靜。毛毛打電話,可他手機就擱在飯桌,去廁所找也不見人。

毛毛咬牙切齒,認為這狗逼跑了。結果他滿頭大汗從餐廳大門奔進來,大家驚呆了,他小聲說,上完廁所想了會兒吵架用詞,想好以後一股勁往回跑,不知道怎麼穿越走廊就到了新華書店,人家指路他又走到了正洪街廣場。最後想了招狠的,索性打車。司機一路開有沒聽說過這家飯館,描繪半天已經開到了鼓樓,只好再換輛車,才找回來的。

在新街口吃飯,上個廁所迷路迷到鼓樓。

毛毛氣的笑了。

笑cry的同時,簡直想跳進書裡去認個親哥。

只要是自己獨自出門,沃爾瑪裡二十分鐘買完東西找收銀台也要花二十分鐘,軍事地形實踐課我永遠是背著地圖跟在最後的那個,地鐵總是做反方向,遇到三岔路口僅憑女人的直覺.....

.長居過的城市中,無論是重慶、西安、南京甚至是安慶,獨自出門還是會迷失方向,同樣的地方,依然一遍遍的走錯,或者和自己兜著圈。重慶兩道口換乘輕軌總是做反方向;西安鐘樓地鐵站地下通道出口從來沒有一次性出對過;帶朋友來夫子廟玩,愣是讓第一次來南京的朋友把我帶出去...廈門鼓浪嶼島簡直是我的噩夢;在呆了十幾年的老家從吳越街的公安局門口死活走不到人民路。

腦袋裡沒有理智而辯證的東南西北,無法記住那些摸樣一樣的橋樑和路口,可以記住誰哪一天的一個眼神,可以記住最美的一句歌詞,可以銘記曾經的剎那美麗 ,卻偏偏記不得道路的方向。因為路癡,所以很膽小,不敢輕易走進他人的世界,怕走進去發現自己只是個過客而又偏偏迷了路。

應該是因為依賴吧,從小到大身邊都是能給我帶來安全感和信賴的人,很少獨自出門,習慣跟著別人的腳步,自己只顧看風景。

這樣不好,要改。

據說管春的原型管呆就在南京,哥,等妹妹休假來認你。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其實這只是女人聽多了「女人路癡」這樣的話,給自己也就這麼定位和歸類了。

也許本來她不路癡的,結果迷路了一次,就給自己打上了「路癡」的標籤。

也許她只是對城市不太熟悉,為了不丟人,所以把自己掩飾成一枚「路癡」。

也許她完全認識路,但是為了顯得萌萌噠,所以鼓吹自己是「路癡」。

也許她是具備認路功能的,但她另一半不讓她去記路,每天都接送她,不讓她開車,慢慢的她就「路癡」了。

……

所以,對我等女漢子來說,不裝萌,沒人陪,不13,也就一點也不會「路癡」了。

【黃鑫鈺的回答(10票)】:

都是練出來的,小時候我某女性朋友帶她弟弟走街串巷,走錯了可是要挨罵的,所以後來她練就一身GPS神功

【於洺的回答(9票)】:

不是性別問題!我懷疑是因為 我的大腦裡 空間思維極差,甚至缺失了這塊功能!!!!

我真的不想把自己的弄丟的!!!你以為 一條路我明明看過地圖,也以為自己記得附近建築物,已經走過一兩次 ,還很自信的走,但走著走著就不對勁,走到腳痛 手機沒電,心慌,都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的感受 會很好嗎????

在我的腦海裡,只有不同樣子的大廈,但我實在建立不起一個地圖出來,這些大廈所在的街道在我的腦海裡都是割裂,除非特別熟特別的主幹道,例如廣州的中山路和東風路 是平行的,這邏輯,我知道。其餘的,我真的無法連接起來。

你說可以問人啊,對啊,我打電話求救,可是我連東南西北都不會分啊,我只懂上下左右,我不懂怎樣表達才能讓別人知道我的具體方位。我看地圖,蘋果的自帶地圖沒有箭頭,我不知道方向啊,我總是要走一段路,才知道 到底自己走對方向沒有。

不是因為我是女的,也不是裝,是我真的有種超能力:無論是自信,還是擔心,總是不知道為什麼就能順利地把自己弄丟。

【acelrovsion的回答(302票)】:

性別歧視

而且性別歧視搞出來的男女期望不同,反而還影響實際生活了。

日常認路根本不是什麼有門檻的技能,多看看,多走走,多瞭解下城市道路佈局和瞭解下一些標誌性建築或者設施,培養方向感和直覺,多熟練使用地圖和導航軟件。

而這是個日常技能而已

完全可以很好掌握。這並非如同野外定向一樣,需要系統學習和地理計算學的一些思維。

而這種性別歧視造成的男女期望差,對於男性來說或許還未必有負面影響,因為大部分人會不自覺地努力練習認路,免得脫離父權社會的性別角色。

而男性社會刻意將"路癡"屬性建構出萌感,甚至將"被男性主導行動"這類帶路橋段建構出甜蜜感,甚至還成了男女之間某種互相篩選的角色扮演。

當然以上建構過程遠不僅限於認路與否這個問題。

從社會心理學中的榜樣效應而言,這對女性群體的發展起到了負面影響,甚至於使得部分女性默認了這種歧視性設定。。繼而造成新的性別歧視擴大,以加總到父權社會特色蠢材般的異性戀文化和帶有性別角色的性別文化圈子中去。

【吳伊的回答(140票)】:

( ′??『)本來以為這道題會像「女生打遊戲都打的很爛嗎」「女生理科都很難學好嗎」「女生都不喜歡看科幻小說嗎」一樣,會有一大堆妹紙跳出來說「反正我不是」,結果點進來這個問題滿眼都是「我確實炒雞路癡」……

作為一個認路技能max方向感max的妹紙,窩有一種森森的無力感……〒_〒

【劉意翛的回答(4票)】:

是不是真的這樣我不知道,但作為女生我知道很多女生有時還會裝作不認識路覺得這樣很萌,呵呵,總之跟路癡的女生打交道我會覺得很煩,不管是不是裝的,這尼瑪不是蠢是什麼?

【王曉剌的回答(468票)】:

有一回我媽我妹我弟在一個商務區裡轉悠

我爸說要來接我們

可我實在不知道怎麼形容我的方位

我抬頭環視一周說

「爸

你看見月亮沒.....」

我還沒說完我爸就掛了

我當時想說的是

「爸。

我在月亮右邊那條馬路邊上」

∪?ω?∪科科

【晴爺的回答(78票)】:

高中的時候我也路癡。

直到上大學,學了城市規劃。

瞭解了城市居民樓的朝向?比如哈爾濱大多是南面大窗戶,北面小窗戶,大多北面有電梯和樓梯間,公建門朝南開。

瞭解了道路分級,城市主幹道、城市次幹道、小區級道路和組團級道路的區別…

瞭解了大多數城市的規劃方式?

做區位分析的時候多看了幾張衛星地圖?

路癡就好了??

說到底只是之前獨自出門太少,又主觀懶得改正路癡這個問題??還覺得自己萌萌噠,現在約會前碰頭的時候看到理直氣壯的路癡整個人都是暴走的。

而且男女都有。

絕對男女都有。

【王汪汪的回答(40票)】:

男票認為我是路癡,閨蜜認為我是地圖

【白已的回答(83票)】:

跟說

「這瓶蓋好難打開」

一個道理

【PerillaLee的回答(419票)】:

在認路領域,老婆有兩大技能。

一是,方向感極強。從沒去過的地方,出了車站,拉著我就走,從不用看地圖,偶爾看看太陽的位置。有時我不放心,哆哆嗦嗦的用手機定位,她就長吁短歎,極不耐煩,讓我壓力很大。

二是,她選的路,通常是錯的。向左走,還是向右走,錯誤率可以超過70%。錯一半,我還可以理解,但錯七成,還是在自稱事先瞭解過路線的情況下,就很是費解了。

這一度讓我很無奈,直到做了某個面試題後,豁然開朗。我就讓老婆選,不干涉,不打擾,自由發揮,選好了就朝相反的方向走。

【ReekZhang的回答(36票)】:

男生也路癡,只不過他們會努力鍛煉,或者極力掩蓋。

對於兩性不同的期望,造就了迷路時,女性習慣問路,而男性則視問路是恥辱。

不同的習慣也就導致了分歧,分歧導致矛盾,矛盾導致爭吵,這就是為啥男權思想這麼招人恨。

若不分別教導,男女又有何不同?——夏達《長歌行》第二十七章

【Lindsay的回答(2票)】:

看的前面有答案抱怨這裡大部分女生說自己路癡的,那我來增加下多樣性~

自從有了我~男朋友再也不用認路、記路了~

【顧依然的回答(8票)】:

雖然不能代表所有女生,但是作為一個「反例」現身說法下。

1.自己很有方向感,不論室內室外基本都能知道自己的方向。(當然也不會盲目相信感覺,要是有需要隨時開指南針定位。)

2.去第一次去的地方,順著gps就行基本不會迷路,去過幾次的地方地標(周邊的餐廳)都會記得熟熟嗒。

3.自帶特殊技能:沒有指南針的狀況下白天看太陽晚上看星星(講真這兩天晚上找到夏季大三角方向就明瞭了)

自己認為方向感是培養出來的技能,認真看路看地圖還會迷路在我看來真是不可思議了…

【分裂的回答(40票)】:

根據我的經驗,

大部分自稱路癡的都是懶!!得!!記!!路!!

方向感什麼的都不!!是!!問!!題!!

我軍訓的時候從宿舍走到軍訓地點的路走了15天都沒記下來,後來反省了一下,是因為有人在前面帶路所以跟著走就可以了。

以前覺得自己是個路癡都自帶萌點所以從來不記路,現在想想哎呀真是什麼心理啊

標籤:-社會學 -神經科學 -女性 -性別 -認知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