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傳國的「肖氏反射弧」手術是真的有用還是忽悠人的?這個人的學術水平如何? | 知乎問答精選

 

A-A+

肖傳國的「肖氏反射弧」手術是真的有用還是忽悠人的?這個人的學術水平如何?

2018年03月08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7 ℃ 次

補充,這段視頻的後半段有關於肖氏手術的報道,感覺很真實

【Luxenius的回答(45票)】:

2012-5-14補充:

至於是不是忽悠,醫學界只有同行評議的優質學術期刊是可信的,從其他方面怎麼分析,結論都是可疑的。所以真的關注這個問題的話,應該繼續關注相關論文、評議的發表,而不是大眾媒體。但是,肖傳國已經下台(因涉刑事案件醫師執照被註銷),他本人又是該技術最前沿的人物(十幾年進行了2000例),全世界深入從事此項研究的學者已經寥寥無幾,加上發達國家對醫學研究的倫理審查非常嚴格,只能從小樣本個案做起(如下文提到的Peters的研究),估計這個問題的定論要等到很久以後了。

————————

我個人認為肖傳國的成果的問題主要是一個研究倫理的問題,即在經過充分的同行評議、循證醫學證據支持前不應該大規模開展一個全新的手術治療方式,當然,這和中國那些年尚未為生物醫學研究的倫理進行立法、沒有真正有效的倫理委員會有關係。

其餘問題相關資料已有網友Nile等專門彙集並綜述過,當然是帶有觀點的,但裡面所提及的學術期刊對肖傳國成果的引用、同行評議等我粗略查過,是存在的。閱讀供參考:

肖傳國教授在世界上第一個提出並證實 「人工建立體神經-內臟神經反射弧」 用於治療各種脊髓損傷導致的排尿障礙。這一發現在肖傳國與方舟子之間挑起了一場科學與反科學長達五年的論戰。為幫助公眾瞭解這場論戰的事實真相,本文首先從學術角度根據科學文獻和科學事實對「肖氏反射弧」作一番解析。

反射是神經支配機體生理機能的基本方式。反射弧一般由感受器,傳入神經,反射中樞,傳出神經和效應器組成。正常的排尿反射由位於腦幹和大腦皮層的高級排尿中樞控制骶髓的排尿反射初級中樞完成。膀胱充盈時,膀胱壁的牽張感受器受到刺激而興奮。衝動傳入高級中樞產生排尿欲。中樞經過判斷認為可以排尿,於是發出神經衝動沿下行傳導束到脊髓初級排尿中樞,然後由副交感神經元發出發出神經衝動導致膀胱逼尿肌肌收縮,同時尿道括約肌放鬆,尿便經尿道口排出。脊髓的損傷和疾病切斷了高級中樞與初級中樞的聯繫,膀胱失去隨意排尿的能力。

「肖氏反射弧」是媒體炒作生成的名詞。肖傳國在論文使用的術語是「體神經—中樞神經--自主神經反射弧」或者「皮膚-中樞神經-膀胱反射通道」。「皮膚-中樞神經-膀胱反射通道」是由手術建立的人造神經反射。目的是治療因脊髓損傷導致的排尿障礙。具體方法是切斷左側腰5前角神經根並將其與控制膀胱逼尿肌的骶2或/和骶3前角神經根吻合。保持腰5後角神經根完整無損。通過刺激腰5相應的皮膚區,神經衝動從腰5後角神經根傳入。激發腰5前角神經元發出動作電位,由腰5前角神經根傳到膀胱引起逼尿肌收縮,到達可控排尿的目的。

這一構想的實驗研究必須證明以下幾個問題。第一,左側腰5前角神經根與控制膀胱逼尿肌的骶2或/和骶3前角神經根吻合後,神經是否能夠再生。通過神經切片電鏡和顯微鏡觀察,從形態上可以證明神經吻合後是死的還是活的。第二,再生的神經是否能對膀胱逼尿肌形成支配。通過神經纖維酶示蹤觀察可以證明吻合後的神經是否可以傳遞神經介質。第三,吻合後的腰5前角神經,在皮膚感覺衝動傳入脊髓腰5後角時,是否能向膀胱釋放動作電位。通過神經電生理記錄可以得到確認。第四,腰5前角神經衝動到達膀胱時,是否可以激發逼尿肌收縮。通過膀胱內壓力測定可以證明。以上每一步實驗必須得到重複實驗證明。

通過本人複習肖傳國從1999年到2006年在中國期刊和英文國際期刊的論文,毫無疑問,肖傳國通過上述的實驗證明了他的構想是可行的。這些論文發表的期刊均屬泌尿外科頂級期刊。論文的引用少的有20次,多的達70次。本人沒有查到否定肖傳國以上實驗結果的論文。發現有兩個中國作者發表了與肖傳國相同的結果。根據上述事實,肖傳國第一個提出並證明的「皮膚-中樞神經-膀胱反射通道」在實驗室條件下是一個可以重複證實的客觀存在。到目前為止,沒有看到任何學者通過正式的學術交流媒介對此提出反對意見。(附錄1,肖傳國論文部分目錄)

但是,在大眾傳播媒介,我們可以看到有的專家學者發表不同的觀點。北京大學泌尿外科研究所名譽所長、中國泌尿外科學唯一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郭應祿表示「肖傳國的這個手術在道理上能講得通,但不是所有病人的神經都能接得上的而且你得能找得到神經才能接」,郭應祿說,「所以,就算他說得對,能起作用也是有限制的。」武警總醫院病理科主任紀小龍也表示,神經癒合至今仍是醫學上的一個難題,「神經是很難長在一起的。打個比方,每根神經就像電話線,裡面有好多分支,只有每一根分支都對上了,它才能長好。而現有的任何顯微手術都做不到這點,只能靠兩根神經自己去找,手術能否成功存在偶然因素。「我是專門研究神經再生的,我認為這種想法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中日友好醫院神經外科主任於炎冰告訴《北京科技報》,「肖式反射弧」技術原理就是讓重新連接後的中樞神經再生,但是想要使中樞神經再生基本上沒有可能。因為一個器官它是由很多條神經共同支配的,如何尋找到與器官控制相對應的神經其實非常困難,如果接錯或破壞了原有的神經,手術後的結果可能會導致想恢復的功能沒有恢復,而原來的功能也會受到影響。

Nile根據肖傳國的實驗結果結合已經得到廣泛接受的醫學理論對以上的觀點分析如下。以上引述三位專家的意見可以歸結為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手術後神經能否再生,能否長在一起。肖式反射弧」技術原理就是讓重新連接後的中樞神經再生,但是想要使中樞神經再生基本上沒有可能。Nile可以肯定中日友好醫院神經外科主任於炎冰沒有看過肖傳國的論文,不瞭解「皮膚-中樞神經-膀胱反射通道」的具體手術方法。具體手術方法是切斷左側腰5前角神經根並將其與控制膀胱逼尿肌的骶2或/和骶3前角神經根吻合。根據神經科學的基本理論,脊髓神經根不是中樞神經,是外周神經。手術對脊髓中的中樞神經不造成任何損害。中樞神經損傷後不可能再生。但是,外周神經損傷後是可以再生的。如果外周神經損傷後不可再生,那麼所有的斷肢再植手術都不可能成功。如果有人對這個問題有疑問,請參閱附錄2中樞神經外周神經的定義和神經再生的理論。另外,神經吻合後,理論上可以再生。但是實際上究竟是否能成功再生,是否每次手術都可以成功再生。這是一個完全可以通過實驗操作來回答的問題。根據肖傳國和其他作者的實驗結果。吻合後神經的再生是一個可以不斷反覆驗證的科學事實。

第二個問題。神經吻合會不會把神經接錯。神經吻合的確有把神經接錯的問題。可以把傳出的運動神經與傳入的感覺神經錯接。但是,把腰5前角神經與骶2,3前角神經吻合不可能發生上述的錯誤。第一,所有的前角神經都沒有任何感覺神經纖維成分。因此把腰5前角神經與骶2,3前角神經吻合不可能出現錯把感覺與運動神經對接的問題。第二,腰5前角神經根由軀體運動神經纖維組成,而骶2,3前角神經根包含副交感和軀體運動神經。肖傳國的基本構想就是用軀體運動神經代替原有的副交感神經來人工造成膀胱收縮。因此這個手術的另一個名稱就是「體神經—中樞神經--自主神經反射弧」 (somatic-central nervous system-autonomic reflex pathway)這裡的自主神經既副交感神經。因此用運動神經與副交感神經吻合是治療的手段,也不存在神經錯接的問題。

「皮膚-中樞神經-膀胱反射通道」的根本目的是治療脊髓損傷導致的排尿障礙。這一方法用於臨床療效究竟如何,是這一發現究竟有沒有醫學價值的關鍵問題。把一種探索性的手術方法用於臨床治療,本身就面臨一個從動物到人的溝壑。動物神經組織的再生速度比人快。動物實驗可以人為設定實驗初始條件,而病人的病情可以千差萬別。動物實驗可以有一致的標準判斷成功還是失敗,而病人很難用同一個標準判斷有效無效。動物實驗不需要考慮手術的副作用,而在人身上,很可能副作用帶來的損害超過療效帶來的利益。因此任何一種治療的療效評定都必須將上述的條件考慮在內科學地建立評定標準。

對於反射弧手術的療效評定,從有關論文來看,比較一致的標準是:1.恢復自主排尿的程度;2. 尿流動力學指標的改善;3. 能否不依賴導尿管。如果以完全恢復自主排尿為有效。那麼這個手術的療效很可能就是零。因為人工造成用體運動神經代替副交感神經,用皮膚刺激反射代替高級排尿中樞反射不可能達到完全自主排尿的效果。如果僅僅以尿流動力學指標改善為有效,療效很可能就接近100%。因為人工反射弧支配下的膀胱一定會發生反射性收縮。從1995年到2010年,肖傳國進行反射弧手術2000例。最大的一個樣本是1500例患者中的500例得到隨訪,有效率85%。學術界引用的是肖傳國本人在國際專業期刊的兩個大宗病例報道:92例脊髓損傷患者88%術後一年達到可控排尿和110例脊髓膨出患兒87%在術後一年可以成功完成可控排尿。

而堅持指控肖傳國是學術騙子的方舟子們對手術的有效率進行了山寨調查。根據發表在新語絲的一篇題為《肖氏手術」治癒率:85%,還是0%?》,可以看到他們調查的結果:「2009年9月,當資金較為充裕之時,調查取證的工作再次啟動。這一次,據患者彼此通信獲得的150多人中,打通電話的有80多人,現場尋訪人數15人。彭劍說,目前數字還在不斷增加,每天至少有2個,多至三四個電話打過來為案件提供佐證。在迄今為止所接觸過的接受了肖氏手術的病友中,調查結果顯示沒有一例完全成功,手術有明顯效果的比率也很低——這與醫院方面所宣傳的「治癒率85%」形成鮮明對照。」

以上的文字用正式的療效評估語言可以作這樣的複述:本寨以電話和現場採訪的方式對95名反射弧術後患者進行了調查。結果表明,手術完全成功率為零。明顯有效率不祥。調查過程採用的問卷不予公佈。這一調查結果與85%的「治癒率」的確是有天壤之別。但是與肖傳國在專業文獻中報道的87%-88%的有效率沒有任何矛盾。在有效率為85%的情況下,沒有一個病人完全治癒。因為反射弧手術只能改善病人的排尿功能,要治癒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任何治療方法都有副作用,反射弧手術的主要副作用就是下肢運動功能受損。這個問題對完全截癱病人沒有影響,但是對本來保留有一定程度的下肢運動功能的脊髓膨出患兒就是一個問題。但是,這一副作用完全在醫生和患者的預料之中,因為該手術用本來是負責下肢運動的神經去支配膀胱排尿,不可能不影響左下肢的運動。對此,肖傳國已經對手術方法進行了改良。把原來用全部左側腰5前角神經根改為用1/3到一半的神經根,這一改良減輕了對下肢運動的副作用。

美國William Beaumont醫院泌尿外科主任Kenneth M. Peters 2010年4月在《當代膀胱功能紊亂報道》雜誌發表文章,對肖傳國發現的反射弧手術方法予以綜述:(附錄3)

Dr. C. G. Xiao from China was the first to popularize bladder reinnervation through an intradural nerve anastomosis of a lumbar-to-sacral nerve. This concept has gained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and attempts to create other somatic-to-autonomic reflex arcs to assist with voluntary voiding have been studied. In this review, we discuss the current state of the literature in this new field.

中國的肖傳國醫生第一個通過硬膜內腰骶神經吻合術給膀胱重新建立神經支配。這一理念已經得到國際性的注目。已經有人嘗試建立其他體--內臟神經反射弧以幫助實現自主排泄。在這篇綜述裡,我們要就這個領域發表的文獻展開討論。

2010年8月還是這位Peters醫生與同行們在美國泌尿學雜誌發表論文。報告了9名患者的反射弧手術結果:(附錄4)

Results

At 1 year 7 patients (78%) had a reproducible increase in bladder pressure with stimulation of the dermatome. Two patients were able to stop catheterization and all safely stopped antimuscarinics. No patient achieved complete urinary continence. The majority of subjects reported improved bowel function. One patient was continent of stool at baseline and 4 were continent at 1 year. Of the patients 89% had variable weakness of lower extremity muscle groups at 1 month. One child had persistent foot drop and the remainder returned to baseline by 12 months.

Conclusions

At 1 year a novel reflex arc with stimulation of the appropriate dermatome was seen in the majority of subjects. Improvements in voiding and bowel function were noted. Lower extremity weakness was mostly self-limited, except in 1 subject with a persistent foot drop. More patients and longer followup are needed to assess the risk/benefit ratio of this novel procedure.

兩位該雜誌編輯對這篇論文發表了評論,認為這9例手術的結果與肖傳國作的110例87%有效率不同,缺乏對照,沒有統計學意義(附錄5)。同時刊載了論文作者Peters等人對編輯的評論做出了回應。Peters等人認為,發表這9例一年隨訪結果的目的是證明皮膚到膀胱反射弧是可以實現的,同時也應該理解手術可能帶來的副作用,並以此喚起全美醫學界對這項研究的注意,加強對這種手術研究。William Beaumont醫院泌尿外科2009年底得到美國衛生研究所NIH 230萬美元研究基金,由Beaumont醫院牽頭,在美國幾個主要醫學院多中心推廣研究反射弧手術(附錄6)。

從肖傳國1999年在美國得到國家衛生研究所NIH RO1基金64萬開展反射弧手術實驗室研究,到William Beaumont醫院泌尿外科2009年得到NIH RO1 基金230萬美元,十年中肖傳國發現的「皮膚-中樞神經-膀胱反射通道」已經產生了近百篇論文,2000餘例有效率80%以上的手術,並兩度寫入外科學教科書。肖傳國的反射弧手術從他一個人單槍匹馬的實驗室研究發展到中國和美國多家醫院共同參與的臨床應用研究。儘管方舟子集團借助公共傳媒發表700餘篇文章指控「肖氏反射弧」是學術造假,肖傳國首創的這一治療方法正在發展壯大,這是誰也不能否定的事實。就在他因雇凶打人下獄前的一周,肖傳國還在阿根廷講學並實施了8例示範手術。

方舟子2005年發表《腳踏兩隻船的院士候選人》。文章列舉四項證據證明肖傳國是學術騙子。1.在美國擔任全職工作。2. 在國際期刊上發表的文章只有4篇。3. 從來沒有得到美國泌尿學會獎。4. 用「肖氏手術」在網上只找到一個結果。武漢兩級法院根據肖傳國提供的證據判決方舟子捏造事實誹謗他人罪名成立。但是,北京市的兩級法院卻駁回肖傳國對方舟子的訴訟。駁回訴訟的理由不是因為他們經過研判認定方舟子的證據確實可信,而是他們強行把上述證據界定為「學術爭論」而拒絕法律干預。

事實上,在所有打擊肖傳國的「肖氏反射弧」是學術造假的文章中,方舟子集團從來沒有根據醫學理論,文獻報道,或者他們自己的研究結果對肖傳國的工作進行學術質疑。方舟子最近發表文章《美國泌尿學雜誌質疑「肖氏手術」》,又上演了一場偷梁換柱、本末倒置的拙劣雜耍。美國泌尿學雜誌2010年8月發表的Peter等人的論文證明反射弧手術後一年,大多數病人的自主排尿能力有了改善,而手術導致的下肢無力是有限的。論文同時也認為需要更長時間的隨訪來評價療效。真正對肖氏手術提出質疑的不是這篇論文,而是雜誌編輯對該論文的評論。而且原文作者Peters等人對編輯的質疑也作出了恰如其分的回應。但是,事實到了方舟子手裡就變得面目全非。方舟子刻意突出雜誌編輯對原始論文的負面評價,並附上了全文。可是原始論文本身的結果和結論居然在他的文章裡隻字未提,完全失蹤了。很明顯,該論文的結果和結論是方舟子們最不願意看到的。而他們最不願意看到的部分恰恰是最原始的科學事實。

學術爭論,學術打假應該運用科學理論以及研究結果辨別科學問題本身的是非真偽。避開科學問題本身而對研究者進行人格攻擊,這種行為與學術沒有任何關係。科學論文的發表需要經過同行評議。學術爭論,學術打假也必需得到同行的評議與監督,以文獻的方式發表在正式的學術平台,決不可以通過大眾媒體來進行。因為大眾傳媒沒有辨別科學問題正確與謬誤的能力。中國學術界人士應該自覺地把自己的言論置於同行的學術監督之下,拒絕在學術平台之外發表對他人學術成果的評價。對於在科學的幌子下用謊言任意誹謗他人的騙子們,打擊他們最有效的手段就是用事實說明真相。是騙子一定害怕事實,隱瞞事實,歪曲事實,甚至偽造事實。但是,在信息共享的互聯網時代,用指尖在鍵盤上就可以查找事實。事實就像陽光,誰也無法壟斷。

餘下為參考文獻列表,內容龐大,連同上文參見:

blog.sina.com.cn/s/blog_6

【申華章的回答(2票)】:

我也一直不瞭解這個手術的細節,於是簡單查了一下。百度百科是這樣說的:

「肖氏反射弧手術」是利用截癱後廢用的體神經,通過手術將其與支配膀胱的內臟自主神經吻合雜交,形成一種新的可經皮膚控制的神經反射排尿通路,形成人工的 「皮膚—脊髓中樞—膀胱」排尿反射弧。患者接受手術後,只需撓撓大腿內側,就可以自主控制排尿,甩掉尿袋子。

先天性脊柱裂脊髓脊膜膨出大小便失禁患者,由於脊髓連續性存在,術後恢復大小便之後,可以自主控制大小便。

國外同行專家對美國肖氏手術臨床試驗結果的評價?受肖傳國「肖氏手術在中國是常規手術、成功率超過85%」的謊言所欺騙,一些國外機構陸續開展了肖氏手術臨床試驗。其中德國Tubingen 大學最早於2005年9月實施了第一例手術,共實施6例脊髓損傷患者。據肖傳國在上海SIU 2009學術會議上的演講,德國的6例全部失敗,「僅兩例有些改善」。美國Beaumont醫院於2006年12月開始,首批實施了12例手術。據美國媒體報道,其中全部3名脊髓損傷患者「手術無助」。

最近,美國首批12名患者中的9名脊柱裂患者的臨床試驗一年隨訪結果,在美國《泌尿學雜誌》2010年第8期正式發表。該雜誌同時在社論和編輯評論中刊載同行的嚴厲批評和質疑,指出該試驗缺乏對照組,結果自相矛盾且無統計意義,療效與肖傳國此前報告的截然不同,認為是對肖先前結果的挑戰,懷疑肖先前論據和數據的可靠性,推測某些患者的改善並非肖氏手術本身的效果,並警告冒然推廣應用此手術會有極大危險。

2009年底,國內「肖氏手術」無一成功、反而致殘的黑幕被揭開,實施該手術的鄭州神源醫院關閉,受害患者開始起訴該醫院。肖傳國不但面臨學術上的破產,其發財之路也被斷絕。國外同行對美國試驗結果的批評和質疑,更使肖傳國陷入困境。我們注意到,美國臨床試驗結果論文和評論於6月19日在線發表,6月24 日方玄昌遇襲,8月29日方舟子遇襲。

肖傳國落網後,其國外合作者於9月29日發佈由美國首批臨床試驗領導者Kenneth Peters撰寫的所謂《31位國際學術同仁聲援肖傳國醫生的公開信》。這些國外利益相關者以「國際科學界」自居,試圖以肖傳國的所謂成就為其開脫,並向中國政府和警方施加壓力。該《公開信》聲稱,發表在《泌尿學雜誌》的結果「證明神經重建確實發生了,這個成績是了不起的,肖醫生應該得到嘉獎。……該先期試驗的數據是支持肖氏手術的」。

現將《泌尿學雜誌》發表的論文摘要部分以及三篇評論翻譯如下,讓我們看看無利益相關的國外同行專家是如何評價美國肖氏手術臨床試驗結果的。

更多請看這裡:baike.baidu.com/view

針對視頻中美國部分,方舟子是這樣說的:視頻中的FOX新聞報道,是密歇根的醫院進行肖氏手術試驗前的美好設想,通過巧妙翻譯和剪輯讓人誤以為是手術結果。實際結果都不成功。

期待更專業的朋友來回答一下。

網上有這樣的評論:

「那個人工反射弧就算有研究的價值,在美國也還只處於試探性研究階段,

而肖傳國早就用於中國臨床手術,擺明就是草菅中國人命。

中國人是人家國外的大白鼠,

肖傳國還在國內國外吹,這種人要在國外會被醫學倫理委員會告上法庭」

「一個仍在進行評估其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手術/技術,本不應在臨床治療上推廣,更不應收取病人(「小白鼠」)的昂貴醫療費用。無論這個手術以後會否成功,肖傳國過去的所做所為還是應該遭到唾棄的,因為這是謀財害命的勾當。「一將功成萬骨枯」與科學的理念格格不入!」

「我個人的觀點:肖式反射弧在美國還在評估階段,就說明這種手術方法還處於研究階段。斷然說該手術有效不對,但完全否定也不對!肖傳國在國內做手術,如果作為科研,通過倫理委員會審批後,可以開展,但是病人享有知情同意權,有權知道這個手術還不未獲完全認定,存在風險。如果直接作為贏利方式在醫院開展,那肯定錯誤了!方舟子的質疑沒錯,但是完全否定這個手術也不對。」

【夏錦清的回答(4票)】:

第一學術水平有,還很不錯,紐約大學醫學院副教授。

第二肖式反射弧手術,專業性太強,不好評論,但是濫用手術把患者當小白鼠,還要小白鼠交了不少錢,這是確定的。

標籤:-醫學 -神經科學 -Luxenius -科學 -倫理 -方舟子(人物) -普胸外科 -午睡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