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四光到底預測了哪四大地震?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李四光到底預測了哪四大地震?

2018年04月20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20 ℃ 次

【老楊的回答(2票)】:

第四個指的應該是郯廬斷裂帶

【俞景一的回答(4票)】:

李四光是中國優秀的科學家,在地震地質領域建樹極高,是當年周總理的主要地震災害咨詢人。

從網上查詢到的住息來看,李四光的地震預測理論,是主導中國地震災害預報的主要理論。民間一直流傳著李四光曾經預測過四大地震,其格式通常是這樣的:"李四光曾經預測過中國四大地震,其中唐山、松藩、XXX已經震過了,就差YYY沒有震了",YYY一般都是預言傳播者所在的城市。

從唐山地震後,地震給中國人帶來了極大的恐慌,除了自然力的巨大殺傷,還包括心理上的極度恐懼。這種恐怖也包括了由於貧窮,地表建築抗震能力差,老百姓缺少安全感。

這種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人們在自然災害面前,有一種敬畏的心理,並且為了強化這種"信息"傳播的"信度"和"殺傷力",通常會把權威及已經發生的鐵的事實扯進來。

從CNKI查詢了一部分地震預報專業的文章(回憶錄、科普型的),李四光的理論及其本人,曾經多次成功預測過地震,但卻沒有發現科學文獻記載李四光具體預測了四大地震。

【林冠中的回答(3票)】:

所有有可能地震的地方都覺得自己是李四光預測的最後一個,就好像所有有方言的地方都覺得自己的方言當年一票之差輸給了普通話……

【2333Raindragon的回答(33票)】:

正確的說法是李四光預測了很多地震。

更準確的說法是李四光做了很多地震的中長期預測(這是關鍵詞)

李四光先生在 1966 年邢台 7.2 級地震後的一次會議上提出:邢台地震之後要密切注意河北河間、滄州一帶地震危險性。1967 年河北河間大城發生了 6.3 級地震

1966 年組建地震地質大隊,1967 年他就派地震地質大隊的華北三隊到唐山、灤縣一帶開展地震地質工作。1976 年唐山 7.8 級、灤縣 7.1 級、寧河 6.9 級強震群

1969 年,李四光指出雲南通海地震的危險性, 1970 年 1 月 5 日通海 7.7 級地震。

1970 年,他指示地震地質大隊根據活動構造體系、活動性斷裂帶結合歷史地震活動編製全國地震危險區分佈圖。·········他問了一些地方:道孚在哪?彝良在哪?武都在哪?武威在哪?門源在哪?峨山在哪?1973 年 2 月 6 日四川爐霍發生 7.3 級地震,爐霍位於道孚西北 60 公里,處於同一活動性斷裂·········1974 年 5 月 11 日雲南大關北發生 7.1 級地震,地震發生後,我們分析預報室得知西南地區發生 7 級地震,但震中還未定出,我們全室人員都在分析震中在哪裡?當時我提出在彝良。當地震目錄報來時,震中離彝良很近,相距 100 公里。

以上內容引自《李四光論地震地質與他的中長期地震預測_黃相寧》

黃, 相, 寧. 李四光論地震地質與他的中長期地震預測[J]. 地殼構造與地殼應力, 2006, (2):19-20.

這裡就預測了一大堆的地方了,四個地點的預測可能屬於以訛傳訛或者謠言。

地震目前為止真的不可以準確的短期預測(精確到發生在哪一天以及經緯度,這是關鍵詞),那就可以叫做『地震預報』(注意和預測區分),當然也許未來就可以了。中長期預測(這是關鍵詞)一直在做啊,不然做抗震設計時候設防烈度這個指標怎麼來的?這個指標就是對當地地震發生概率和強度的一個預測

  • 中國每個地方都預測過了,你可以這麼理解『預測』這個問題

所以想知道自己生活的地方地震危險性如何,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查《中國地震烈度區劃圖》,這是當地長期可能受地震影響的烈度,請一定要區分震級烈度,烈度才是更要緊的問題。相對於精確的預報地震何時何地發生,研究『怎麼不被地震破壞』是當前更有價值的問題,假設唐山、汶川地震我們知道了時間地點,人員完成了疏散,但是倒塌的房屋在那一刻還是會倒塌,因為我們無法避免地震發生,不過我們可以通過更加合理的工程設計來抵禦地震。

當然題主想要的可能是精確到經緯度,精確到天的準確預測,很抱歉,目前做不到。你要問我為什麼不可以準確預測,我會告訴你連地殼裡面詳細情況都無法觀察我怎麼預測這麼複雜的一個問題?

你又要問為什麼天氣可以準確預測,而且能有『天氣預報』明天下不下雨,而且還是很準的,天氣不也是很複雜麼?我要告訴你,人類可以觀察大氣觀察的非常仔細,氣象站、氣象雷達、觀測氣球、氣象衛星,觀測系統非常完備。在觀測完備的基礎上,有著非常優秀的理論總結和模型預測,加上不斷完善的計算設備,我們對氣象的預報能力遠遠超過地震。

差別有多大呢?

1944年12月,美國太平洋艦隊哈爾西將軍的旗艦新澤西號裝備了雷達,他們遭遇了颱風襲擊,事後他們發現其實他們的雷達已經發現了颱風。

來源——來源——被颱風改變的世界:加勒比海由盛轉衰,巴基斯坦東西分裂

& 胡蜂號航空母艦 (CV-18)

1940's 人類對地震的認識到了什麼地步呢?(還不說地殼的認識,就說地震)

1940年5月18日,位於加州南部的埃爾森特羅的一台強震儀,記錄下了El Centro地震時地面加速度記錄,這是人類第一次獲得自然強震的地面運動的記錄。

來源——1940 El Centro earthquake,數據可以從網上找到,百度El-centro地震就能找到數據

獲得一個點的地面運動記錄能觀察颱風全貌,這就是1940年代氣象和地震觀測的差距。雖然地震、颱風兩者有很大差別,但是如果一定要類比的話

獲得一個點的地面運動記錄大概相當於氣象裡面獲得一個氣象觀測點的溫濕度風力等等數據,這就是那個時代的差別。

到了今天,差距並沒有縮小,而是變大了

1960年4月1日,美國首先發射了第一顆人造試驗氣象衛星,截止到1990年底,在30年的時間內,全世界共發射了116顆氣象衛星,已經形成了一個全球性的氣象衛星網,消滅了全球4/5地方的氣象觀測空白區,使人們能準確地獲得連續的、全球範圍內的大氣運動規律,做出精確的氣象預報,大大減少災害性損失。

以上內容引自百度百科

氣象衛星讓我們獲得總攬全局的能力,對於大氣系統的觀察更加全面,加上眾多的氣象站、氣象雷達、各種飛行測量設備,從多個層面、多個尺度上對氣象進行著觀測,有著翔實的數據基礎,有著這樣的支撐我們才能有著精準的預測。

地震呢?可能是我孤陋寡聞,我還沒有聽說過專門為地震服務的衛星,雖然GPS監測地表變形等手段已經運用,雖然我們有其他類型的衛星能帶給我們地質數據,但是這些對於精確到天的『地震預報』遠遠不夠。其實不要說衛星了,連能夠觀測地殼裡面發生了什麼,我們的手段也很有限,地震本身都是我們依賴的觀測地球內部的重要手段,聽著似乎有點可笑~比如岩石應力,都沒有辦法能夠『實時、精確、大規模』的測量,就像我們對大氣的檢測那樣的程度。

事實上,對於我們腳下厚厚的地殼,我們直接的瞭解實在是在太少,更多的是各種物探手段的得到的結果。

12262m,這是我們人類曾經打過最深的井,純科研目的,已經接近地殼底部,感謝我們戰鬥不息的戰鬥民族

Wikipedia——Kola Superdeep Borehole

還有黑科技一直不斷出產的美帝也幹過

Wikipedia——Bertha Rogers

然後感謝石油的力量

在2008年在卡塔爾的阿肖辛油井(12,289米)

在2011年俄羅斯在庫頁島的Odoptu OP-11油井(12,345米)

終於又挺進一步

地殼多厚呢?高中地理教過,我就不查證直接隨口說了,平均厚度17km,高原山地大約60km,大陸約30km,海底薄些最薄約2km。即使如此,我們挑好了鑽的井,暫時也連莫霍面(地殼地幔分界面)都沒達到,更別談探究地震的源頭——地幔。不過值得慶幸的是,我們應該快要突破了

Hole Drilled to Bottom of Earth's Crust, Breakthrough to Mantle Looms

我們印象以為的地幔和地殼是什麼樣子,先好好想10s。

也許HKU Scholars Hub: Researcher Page

Dr Yue, Quentin Zhong Qi 岳中琦 HKU

這位教授的研究會給你一個不一樣的看法,簡單的說——地殼和地幔之間還有一層甲烷

連地球下面到底是什麼我們都搞不清楚更何況精準 的預報明天哪裡要地震呢?

雖然我們做不到預報,但是可以做到『地震預警』,知乎有過詳細報道

汶川地震過了 6 年,中國地震預警網絡正在成形

如果題主對於地震有擔心,可以更多的關注一下這個,主動找當地地震局瞭解一下當地地震預警系統建設情況。同時更關心一下和自己直接相關的各種基建設施抗震能力以及震後救災知識。

【雅赫維的回答(4票)】:

以下是方舟子的科普文章《地震能否準確預測?》:以下是方舟子的科普文章《地震能否準確預測?》:

————————我叫分割線————————

在所有自然災害中,沒有哪一種比大地震更無預兆、更為恐怖的了:大地突然之間的一抖,就可以讓成千上萬人喪生。因此,預測地震要比預測其他災害更有價值,成了人類自古以來的夢想:如果能夠事先預料到地震即將發生,只要趕在那瞬間之前逃到室外,就可以安然無恙,畢竟,害人的不是地震本身,而是被震塌的房屋。

因此地震預測被稱為地震研究的「聖盃」。雖然美國地震學的老前輩、裡氏震級的發明者查爾斯·裡克特(Charles Richte,1900~1985)曾經不屑地說:「只有傻瓜和騙子才會試圖預測地震。」但是歷史上仍然有無數的人要當這類傻瓜或騙子。那些根據經書、星相之類進行預測的迷信方法且不說,理論上,有兩條途徑可以用來預測地震:一條是找出地震發生的規律或機理,一條是發現地震即將發生的前兆。

這兩條途逕自古希臘起就都有人嘗試過。古希臘哲學家是最早用自然現象來解釋地震的學者,他們首先聯想到的是天氣:例如阿那克西美尼(約公元前585~525)認為,乾旱讓大地乾裂,之後大雨讓土地鬆軟,都能引起地震。德謨克利特(約公元前460~370)則認為過量的雨水進到地裡,大地容納不了就引發了地震。那麼為什麼地震發生的地方並不一定有乾旱或大雨呢?因此亞里斯多德(公元前384~322)對這些說法都不以為然,提出地震是由關在地下洞穴中的風引起的,空氣壓迫洞頂導致小地震,而空氣衝破了地表就形成了大地震。由於地震前有大量的空氣被關在地下,就出現了炎熱而平靜的「地震天氣」,通常發生在一天中最平靜的晚上或正午——不幸的是,這些描述都是錯誤的。古希臘人也最早注意到了地震發生的「前兆」。據稱,公元前373年古希臘赫利刻城大地震的前幾天,老鼠、黃鼠狼、蛇和蜈蚣離開窩巢逃走。此後古今中外都有類似的傳說,動物行為異常成了最為人熟知的地震前兆。

在接下來的兩千年間,人類對地震的認識幾乎毫無進步,直到1755年11月1日葡萄牙里斯本大地震改變了這一切。在那次地震以及隨之而來的海嘯中有大約有7萬人喪生,其中許多人正在教堂做禮拜(那天恰好是星期天),上帝卻不關心他們的死活。里斯本大地震在歐洲思想界也造成了地震,動搖了基督教的權威,同時也刺激了一些學者開始用博物學的方法研究地震。

長期以來,西方的學者都是從亞里斯多德的著作以及其他經典著作來學習地震知識的,很少對地震做實際的觀察。里斯本大地震之後,西方學者開始注意詳細記錄地震發生的時間、地點,描述地震後發生的地質變化。到了19世紀下半葉,又有人開始用實驗的方法研究地震,發明了地震儀等儀器。另一場大地震——1906年舊金山大地震刺激了許多地質學家投身地震研究,確定了地震的發生是地殼運動產生的能量在斷層及附近的岩石中長期積累、釋放的結果。

但是只有到了20世紀60年代,對地震預測的研究才似乎有了科學基礎。此時,隨著板塊構造學說的建立,人們對地震成因有了更深入的認識,而且由於冷戰時期監測核試驗的需要,讓測量地震的儀器變得更為靈敏。時機看來已成熟。蘇聯、日本和中國在這個時期先後開展了全國性地震預測項目。

此前,美國地震學界對地震預測普遍抱懷疑態度,現在也不甘人後。1964年3月27日阿拉斯加發生9.2級地震並引發海嘯,131人喪生。這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地震。在電視的時代,地震的慘狀更能刺激公眾的感官,地震預測一下子成了迫切的任務。在美國總統的要求下,美國成立了一個專門委員會。該委員會在1965年建議由聯邦政府資助地震預測研究,制定10年計劃。與此同時,美國地質調查局也宣佈成立一個新的研究中心從事地震預測。不過,一直到1973年,美國聯邦政府才正式資助地震預測研究,主要由美國地質調查局承擔。

地震預測研究進入了黃金時代。1976年,美國國家研究委員會發表《預測地震》報告,樂觀地估計在5年之內有可能科學地預測加州的一次5級以上地震,在10年之內在那些佈置好了設備的地區發佈可靠的地震預測有可能成為常規。第二年,美國國會設立全國地震災害減輕項目,撥款3千萬美元,其中一半用於地震預測研究。相關的課題很容易申請到經費,有一個課題是研究蟑螂的行為來預報地震。許多美國地震學家相信,他們很快就能掌握預測地震的方法。

這種樂觀情緒是從蘇聯和中國傳過來的。在70年代初,美國地震學界獲悉蘇聯地震學家已發現了一種能夠成功地預測地震發生的簡單、可靠的方法:通過測量兩種地震波——縱波和橫波的速率比,看是否有異常。1975年,從中國傳來了一個更令人震驚的消息:中國地震學家成功地預報了2月4日的7.3級海城地震,本來可能導致十幾萬人傷亡的大地震,由於提前疏散,只有2000餘人喪生。第二年,美國地震學家為此組團到中國進行調查,看能否取經。

但是這種樂觀狀態持續的時間不長。派到蘇聯學習的美國地震學家發現,蘇聯地震學家對地震波的速率比是否異常的認定,完全是隨心所欲的,並沒有一個客觀的標準,無法用來預測地震。至於海城地震的預報,則是陰差陽錯的結果。由於2月3日晚和4日凌晨在海城出現了一系列小地震(群眾已經開始自行疏散了),遼寧省地震辦主任只是向省政府報告「震級尚在不斷加大」、「很可能後面有較大地震」,預計較大地震發生的時間尺度是一兩個星期之內,但省革委會副主任立即緊張地部署防震,碰巧在當天晚上7點36分發生了大地震,而且也沒有料到震級會那麼大。所以海城地震實際上並沒有發出準確的預報,其防震措施是由於官員誤解了地震專家的意見做出的。這種「經驗」是無法學習的。何況,只有少數大地震會有前震,而小震通常並不導致大地震,所以即便海城地震有過根據小震預報大震的成功預報,也只能說是一個偶然。但是在當時特定的政治氣氛中,海城地震的預報卻被宣傳為「群防群測」的勝利,讓人誤以為中國地震專家已掌握了地震預測技術。隨後發生的唐山大地震很快就讓這一幻想破滅了。

美國在上個世紀60年代開始重視地震預測的研究,地震學家們一度對此充滿了信心。這種樂觀情緒也感染了普通公眾,讓他們以為科學家已經發現了準確預測地震的辦法,使得他們輕信某個「地震專家」擅自發佈的地震預測。隨後發生的兩次地震恐慌事件,讓人們知道,虛假的地震預報引起的社會恐慌,並不亞於真正的地震。

第一個事件是國際事件。1974年10月3日,在秘魯利馬西南部發生了一次8.1級的地震。美國礦務局地質學家佈雷迪與美國地質調查局地質學家斯賓塞合作,在1976年預測,利馬隨後將在1980年秋天發生一次8.4級的地震並引發海嘯,把利馬夷為平地。佈雷迪聲稱通過實驗並根據愛因斯坦的統一場理論發現了一種能準確預測地震的辦法。一開始美國地質調查局認為佈雷迪的理論「有合理的科學依據」。但是在1979年佈雷迪修改其預測稱,從1980年9月開始,利馬在9個月內將會發生13次大的前震,然後在1981年7月發生一次9.8級地震,後來又修正為9.9級。這將是前所未有的大地震,如此駭人聽聞才促使地質調查局懷疑佈雷迪的方法。美國全國地震預測評價委員會進行了調查以後,否定了佈雷迪的預測。

但是秘魯政府很認真地對待佈雷迪的預測。雖然佈雷迪預測的系列前震並沒有發生,但是幾次小地震和在秘魯發生的「動物異常現象」——突然出現大量的跳蚤——讓許多人仍然相信佈雷迪預測的末日即將來臨。1981年6月底,在「末日」的前夕,美國全國地震預測評價委員會派人到利馬,接受電視和報紙採訪,試圖平息恐慌。但是無濟於事。這名特派員在美國駐秘魯大使館吃晚餐時,由大使夫婦親自供餐。起初他以為這是為了節省納稅人的錢,後來才知道大使館裡所有的本地僱員包括廚師都已經逃離利馬。

1989年,一位獲得過動物學博士學位,但自己從事氣象研究和地震預測的人——布朗寧宣佈在1990年12月3日左右,美國密蘇里州的新馬德里將有50%的可能發生6~7級甚至更大的地震。布朗寧的理論依據是在那一天地球、月亮和太陽將會在一條線上,引起大潮,並觸發那個緯度的地震。布朗寧的預測被美國主流媒體廣為報道,雖然大多數美國地質學家們都認為這是無稽之談,但是密蘇里本地一個地震方面的教授卻支持布朗寧,向當地政府發去警告。當地政府採取了一系列防震措施,組織防震訓練,發送放震手冊,建立避難所。鄰州也做好了援助救災準備。為此估計花了大約2億美元。在預計發生地震的那天,學校、工廠都關閉了。但是地震並沒有等來。幾個月後布朗寧因心臟病發作病故。

美國主流的地震學家同樣經歷了一次地震預測「滑鐵盧」。在上個世紀70年代,美國地震學家對地震前兆做了很多研究,有的是歷來相傳的「前兆」(例如動物行為異常),有的是新發現的「前兆」(例如氡氣測量),但是都未能確定這些「前兆」真的能用於預測地震的發生。最終,他們把賭注都放在了一個地方——加州的帕克菲爾德。

1979年,美國地質調查局的研究人員注意到,在加州帕克菲爾德這個地方,似乎很有規律地定期發生5.5~6級地震,自1857年以來已發生了6次,平均間隔時間大約是22年。最後一次發生於1966年,據此預測下一次應該發生於1988年左右。1984年,美國地質調查局啟動「帕克菲爾德實驗」,並在1985年4月發佈預測,有95%的把握認為,在未來的5~6年內帕克菲爾德將會發生一次大約6級的地震,不晚於1993年1月。

地震學家們認為他們終於等來了一個可以對地震的發生進行全程監控的機會。帕克菲爾德佈滿了各種各樣的儀器測量地震「前兆」,100多名研究人員參與了這項「帕克菲爾德實驗」。然而,該來的地震卻沒有來。反而在1989年和1994年分別在舊金山和洛杉磯附近發生了破壞性地震。2004年9月28日,帕克菲爾德地震終於姍姍來遲,比預測的晚了11年。

日本地震學界同樣經歷了一次類似的「滑鐵盧」,結果更慘。日本在1965年已開始一項地震預測全國性項目,起初是研究性質的,但是到1978年,日本地震學家們相信在日本中部將很快會有一場8級左右的「東海大地震」。這次預測的理由和「帕克菲爾德實驗」類似。日本東海地區據估計平均大約120年發生一次大地震,此時距上一次大地震(1854年)已過了120年,大地震的發生似乎迫在眉睫。日本政府為此採取了一系列緊急措施嚴陣以待,卻忽視了其他地區。但是「東海大地震」至今還沒有發生,卻在1995年出乎意料地發生了死傷慘重的神戶大地震。

自這兩次事件之後,越來越多的地震學家意識到想要對地震進行預測是不現實的,研究的重點改為研究地震機理和地震災害的評估,而不是地震預測。1996年11月,「地震預測框架評估」國際會議在倫敦召開。與會者達成一個共識:地震本質上是不可預測的,不僅現在沒法預測,將來也沒法預測。

他們認為,地球處於自組織的臨界狀態,任何微小的地震都有可能演變成大地震。這種演變是高度敏感、非線形的,其初始條件不明,很難預測。如果要預測一個大地震,就需要精確地知道大範圍(而不僅僅是斷層附近)的物理狀況的所有細節,而這是不可能的。而如果想通過監控前兆來預測地震,也是不可行的。所謂「地震前兆」極其多樣,不同的地震往往都有不同的前兆,而且一般都是地震發生後才「發現」有過前兆,缺乏客觀的認定,既無定量的物理機制能把前兆與地震聯繫起來,也無統計上的證據證明這些前兆真的與地震有關,多數甚至所有的「地震前兆」可能都是由於誤釋,令人懷疑「地震前兆」是否真的存在。

東京大學、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博洛尼亞大學的地震學家據此在次年3月美國《科學》聯合發表《地震無法被預測》的論文,引發了一場爭論。1999年2~4月,就地震能否預測這一問題,多位地震學家繼續在英國《自然》網站上進行辯論。辯論雙方的共識實際上多於分歧。雙方都同意:至少就已有的知識而言,要可靠而準確地對地震做出確定性預測是不可能的。不過,根據科學數據,能夠計算出未來可能發生的地震的概率。例如,美國地質調查局估計在未來30年內舊金山灣區發生一次大地震的概率是67%,南加州則是60%。

進入21世紀以後,這仍然是國際地震學界的主流觀點。美國地質調查局現在認為,他們「致力於地震災害的長期減輕,是通過幫助提高建築的安全性,而不是通過試圖實現短期預測」。中國成了唯一一個還把地震預測作為研究重點、具有官方地震預報制度的國家。

中國特色的地震預報系統是一個特殊歷史時期的遺產,它源於1966年邢台地震之後,由周恩來總理做出了指示:「我們不能只留下地震史實,要抓住地震現場不放,希望在你們這一代搞出地震預報。」1971年,國家地震局宣告成立,其首要任務就是從事地震預報。自此中國成為世界上唯一把地震預報作為政府職能的國家。周總理甚至還對地震預報有過很具體的指導。例如,在1971年全國地震工作會議召開期間,他曾經找過幾名地震專家瞭解有關地震預測的進展,並指示說:「你們說有10餘種方法,才說9種,動物為什麼沒有提到,是不是不重要?地震前動物是否有反應?動物觀測不能取消。動物某一種器官比人靈敏,動物要研究。螞蟻雖小,下雨天就知道要搬家。各種動物有各種反應,有的遲鈍,有的不遲鈍;不僅動物要研究,植物也要研究。」

這位政治家既非地質學家也非生物學家,不過是根據一般人的直覺隨口說點感想。但是在權力即等於真理的年代,國家領導人既然開了金口,地震能夠預報、動物能夠預感地震在國內就成了重要科學定論廣為宣傳。直至今天,周總理的有關講話仍然被一些地震「專家」當成關於地震預報的「最高指示」信奉。

因此,中國的地震預測曾經是由國務院總理親自領導的一大政治任務。周總理不僅給地震預測工作定了性——「地震是可以預報的」,而且也指明了方向——「用毛主席的哲學思想」,走群眾路線,「因為真正有本事是群眾,其次是專家」(周恩來《加強地震科學研究》)。1975年海城地震據稱預報成功,一度被誇大為未死一人,被宣傳為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勝利,補拍的群眾疏散場面個個喜氣洋洋,彷彿不是在逃生,而是去趕集。地震能夠通過「群策群防」成功預測的信念從此家喻戶曉、深入人心,人們不知道海城地震預報只是眾多誤報中的一個偶然例子,即使次年唐山大地震的悲劇也無法動搖中國已掌握地震預測技術的信念,反而要怪罪為地震局的失職和打壓人才。

實際上,近年來中國每發生死亡慘重的大地震,地震局都會成為悲痛的人們的洩恨對象,對其無能、失職、瞞報的指責不絕於耳。汶川地震如此,玉樹地震也是如此。在其他地震頻發的國家,例如日本、美國,就見不到這樣的怪像。在那裡,一次大地震之後,似乎並無人想到要去追究政府部門、科研機構的漏報責任,因為他們的公眾雖然有地震預測的需求,卻也知道科學目前無法做到準確預測地震。但是中國則不然。當年政治家定下的基調似乎無可置疑。中國公眾普遍相信地震能夠準確預測,如果有人敢於否認這一點,就會被當成是在為地震局開脫責任。而且,幾乎沒有哪個中國地震專家敢於公開否認地震可以預測,最多只是承認很難預測。在汶川地震之前,中國地震局樂於高調宣傳我國地震預測預報水平保持世界領先,先後對20餘次中強以上地震作出了「不同程度」的短臨預測預報。汶川大地震之後地震局才來強調地震預測的難度,那麼人們以地震局以前的宣傳資料反過來指責地震局的失職,也在情理之中。

中國每發生死亡慘重的大地震之後,也總有很多人出來聲稱他們有能力準確預測地震,早已預測到這些地震,但是遭到地震局的打壓。他們自稱或被稱為「國寶」,不僅受到許多公眾的熱捧,而且國內時評家和海外異議媒體也跟著炒作,將它做為批評當局的一個政治武器。這類地震預測「高人」在國外也有。裡克特曾經講過一段名言:「記者和一般公眾衝向任何有關地震預測的建議,就像豬衝向滿槽的豬食……地震預測為業餘人士、狂人和欺世盜名的騙子提供了一個狩獵樂土。」只不過,中國從事這一狩獵的人數之多,算得上世界第一。

中國納稅人養著世界上最龐大的一支研究地震預測的隊伍,他們發表了無數預測地震的論文、遞交了無數地震預報材料,把各種可能性都預測了個遍,甚至年年發預報,所以每次大地震之後回頭去找,總能發現有人曾經「不同程度」預測到了——當然,每次預測到的人都不同,而預測的「程度」實際上也是模稜兩可。例如,陝西師範大學旅遊學院一名23歲碩士生於2006年發表在一份名不見經傳的期刊《災害學》上的一篇論文,在對發生地震的年份做了一番等差數列的湊數遊戲之後,得出結論稱「在2008年左右,川滇地區有可能發生≥6.7級強烈地震」,被許多人認為準確預測了汶川地震。但是「川滇地區」這個範圍實在太大了,而這個區域發生強烈地震的頻率又太高了,平均每年發生0.45次。那麼,預言任何一年川滇地區將發生地震,就有45%的概率蒙對,何況用的還是不確定的「2008年左右」呢?又如,青海玉樹地震發生後,蘭州地震研究所一名研究員即聲稱他在2006年發表的一篇論文已預測到了這次地震。實際上那篇論文預測的是「2012年在東崑崙斷裂帶有可能再次發生7級地震」,時間不准,範圍也太大。

他們或者玩數字遊戲推算地震發生的年份,或者玩儀器遊戲監測地震發生的「前兆」。其中相當一部分人採用的是偽科學方法,例如蘭州地震研究所的前所長竟是根據「古人穴位論和經絡學說」來預測地震,意圖給地球把脈。又如,北京工業大學地震研究所養了一對虎皮鸚鵡,號稱根據其跳動次數能夠預報世界各地發生的地震。中國地震局還專設「老專家預報專項基金」資助那些搞偽科學研究的退休人員,給作出了「不同程度」的短臨預測預報的群眾頒發獎金。地震局的理由是地震預測還是個難題,所以要鼓勵各種各樣的探索,於是連偽科學、迷信也被寬容。中國地震局前任首席預報員就公開聲稱,湖南常德有一位女教師有特異功能,事先感覺到了玉樹地震即將發生。這也是國際地震學界絕無僅有的怪像。這些退休人員和民間人士還要指責中國地震局打壓他們,可謂恩將仇報了。

這些自稱能預測地震的退休人員以及相當一部分民間人士也是歷史的遺物,是文革時代鄙視專家、權威,搞「群策群防」、「土法上馬」,以及文革剛結束時號召全民「攻關」,發動群眾「向科學進軍」的產物。特殊的歷史時期造就了中國擁有世界上最多的偽科學狂人,他們不僅熱衷於預測地震,也熱衷於預測其他天災、製造永動機、推翻相對論、破解哥德巴赫猜想,總之,熱衷從事一切與主流科學對立或主流科學無法做到的重大「科學發現」。他們不相信科學研究具有高度的專業性,而是相信只要「悟道」,就可找到解決難題的捷徑。於是,在他們看來,不必採用尖端儀器深入細緻地研究地震機理,甚至不必做任何野外勘探工作,只要發現了竅門,用簡單的「地震預測術」就能讓自己成為「預測大師」,坐在家中就可以預測世界各地的地震。在上個世紀90年代由於地震「專家」多次發佈錯誤的地震預報引起社會恐慌,國家立法禁止個人擅自發佈地震預測,即便如此,仍有很多人用各種方式發佈地震預報,甚至幾乎天天在網上發佈預報,而且受到了眾多網民的追捧、捐助,能以此謀生。由於世界範圍內地震的發生極其頻繁,只要把時間、地點或震級說得模糊一點,就不難給人說中的感覺,因此這種地震預測騙局很容易蒙人。

這一現象也夾雜了民族主義的因素。在這些預測「高人」看來,既然「西方科學」對地震預測無能為力,那麼就給「東方科學」的興起帶來了契機。因此他們的地震預測術極具中國傳統文化特色,易經、太極、天象、穴位等等都派上了用場,而他們的批評者則被視為「科學主義」、「崇洋媚外」、「西方科學的代理人」,乃至被罵為「漢奸」、「美國走狗」。

這一現象的產生也是由於它能迎合許多中國人的僥倖心理。如果真有「大師」能夠準確預測地震,那麼等著臨震時逃生就是了,平時用不著費心費力費錢預防地震了,這是多麼美妙的事。但是,把賭注壓在地震預測而不是預防上,幾乎總是會輸的,成本似乎很低,代價卻極大。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樓上的講到關於地震預警的知識,我有話要說。

地震預警的原理是電磁波傳播速度比地震波傳播速度快,利用這個時間差來為人們爭取一些逃生時間。但是,地震預警其實存在一個大大的bug,即破壞最嚴重的位置其實是無法預警的,而距離地震較遠的地方,雖然地震破壞性減弱很多,反而預警的時間要比地震波傳播來的時間來的及時。因為這個bug的存在,雖然媒體在每次地震之後都會報道,xxx發佈了地震預警,為ooo城市爭取了xxx秒的時間。普通百姓得到了心理上的安慰,但行內人都明白,這個預警對震中遭遇嚴重破壞的人們是無任何作用的。所以,當局也在國家及百姓的壓力下,繼續研究地震如何預測。

至於地震能不能預測,國內外發表了很多觀點。

海城地震,我們預測成功了,震驚了全世界。美國,日本等科學家組團來訪問中國,但有人總結史料認為由於當時中國處於特殊時期,這個預測可以被認為是撞大運,而並沒有科學上的依據。

隨後的唐山地震也證明了上述觀點,因為唐山地震沒有預測成功。

雖然地震預測很難,但地震預測一直是相關學科的終極目標之一。

引用北京大學周仕勇教授編寫的現代地震學教程最後一段話,來結束這次答題。

「本書的結尾,我們列出過去100年發生在我國死亡人數大於5萬人的地震。期望以此鞭策我國地震工作者,別因為困難,而放棄人民寄予我們的崇高使命

1920年,地點寧夏海原,震級8.5級,死亡23萬餘人;1976年河北唐山,7.8級,死亡24萬餘人;2008年四川汶川,8.0級,死亡8萬餘人(文字有簡化)。地震是傷亡最多,最慘烈的自然災害

【李夢琦的回答(1票)】:

表示身在地質大學,並沒有聽說光哥有這等事跡......要相信 如果有..學校肯定天天宣傳

【紀方的回答(0票)】:

好像有說福建廣東一帶的地震帶

【楊SHAKALA的回答(0票)】:

段子手把全國各地地名都安在李四光身上讓所有人恐慌了一遍

【只是看看的回答(0票)】:

不好好學習只能點讚了

【清水的回答(0票)】:

我是中國地質大學的學生,雖然李四光先生已經西逝已久,但依然不能忽視他在我國地質行業的奠基性貢獻。

我的很多老師也偶爾會談到李先生,也談過他做地震預測的工作。我雖然很敬仰李先生,但我要告訴樓主,李先生做的這個並不能算地震預測。目前的水平看來,地震是不可測的。

李先生曾經一度致力於通過應力研究預測地震,但最後失敗了。後來隨著gps的建設,全球已經用gps實時檢測板塊的移動,但到現在也沒能從中找到預測地震的方法。

李四光先生是指出了發生地震可能較高的區域位置,這有其意義,但離我們避免財產損失的目的還差很遠。我個人認為這不能算地震預測。

至於樓主關心的最後一個地方會不會發地震,我覺得是個概率問題,每年有1成概率發地震,五十年過去,不發地震的概率是……0.05

才疏學淺,觀點若有所偏駁,輕噴

標籤:-地理 -地球科學 -地震 -地質學 -地球物理學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