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服飾的夏裝一般是用什麼面料製作的?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清代服飾的夏裝一般是用什麼面料製作的?

2018年05月03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3 ℃ 次

【HasuranLi的回答(90票)】:

謝邀。

抱歉現在才回答這個問題,一方面是前段時間比較忙,另一方面是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我需要想一想都要用哪些資料……

另有一原因是最近我開始翻譯《清文鑒》布帛類,我本想翻譯到各種衣料的時候再來回答這個問題,可能那樣會更加充分——不過我的這個野望很好的體現了人類的傲慢,現在我發現布帛類一時半會兒是翻不完了,索性先回答問題,日後再補充的為好。

希望題主還在關注。

-----------------------------------------------------------正文的分割線-------------------------------------------------------------

古代服飾制度上,穿衣是要一層套一層的,即便是在夏天,這種配套穿著的制度也不可減免(如清代袍褂相連制度)。因此夏天最熱的時節,清人多採用以下兩種方式、或相結合的方法,來防止自己被捂死——

  1. 穿單衣(指的是沒有衣裡的那種服飾)
  2. 使用紗、羽緞、葛麻等輕薄面料

馬上舉一個栗子:

清乾隆 黃紗繡彩雲金龍單龍袍(底襟展開):

——單衣+紗的典範,戳之可看大圖也~

這件單龍袍由於繡了很多紋飾在上面,可能不是非常明顯。再來兩件無明紋的紗地常服袍和常服褂:

光緒皇后 月白色泰西紗常服袍

官員常服褂實物(圖片來源網絡):

嚴勇曾在《清代帝后夏季服飾》一文中詳細描述了夏季穿著的服飾。這篇文章可在故宮博物院網站上下載,我在這裡引用一下涉及到面料的內容:

……隨著一年四季天氣的不斷變化,還要相應更換皮、棉、夾、紗等不同質料厚薄的服裝……

清代皇帝夏季服裝的面料有紗、納紗、緞、綢、緙絲等,而以紗為最多。紗是絲織品中最為稀疏而輕薄的絲織物,其上均勻分佈孔眼,有「輕紗薄如空」之喻……這些紗根據其組織結構的不同,可分為實地紗、直徑紗、芝麻紗和妝花紗等多種品類。

……皇帝夏季有時也穿羽緞、葛麻等質料的服裝,如咸豐四年《穿戴檔》中,所見咸豐帝夏季著裝還有「藍葛紗袍」、「米色葛紗袍」、「石青葛紗褂」、「藍葛紗衫」、「藍羽緞單袍」、「青羽緞單褂」等。又如康熙時法國傳教士白晉回國時,向法國皇帝路易十四呈遞的奏折中提到他所見到的康熙帝的著裝:「在夏季,有時看到他穿著用蕁麻布做的上衣。」(法白晉著 趙晨譯《康熙皇帝》)

以上內容也可與《穿戴檔》中記載相配合來看。如乾隆二十一年端午節時分對比六月份穿戴檔:

五月初一日

是日演斗龍舟。四月十八日如意傳旨:以後每年五月初一日起掛五毒荷包。

戴得勒蘇草拆 纓冠,穿駝絨色袷紗袍紅青緞薄綿褂,有栓扮黃馬尾金剛石尋常鞓帶(拴藍緞搨金銀線蝠兜珊瑚雲大荷包、五毒小荷包、龍舟船小荷包),白布綿襪,紡紗單套褲,青緞涼裡皂靴。少時,換紅青緞厚綿褂。後碼頭乘船至慈雲普護拜佛畢,仍乘船至萬方安和碼頭,乘四人亮轎至清淨地磕頭畢,仍乘轎,佛樓、捨衛城拜佛畢,至同樂園選早膳畢,乘船至勤政殿辦事、引見畢。乘四人亮轎至廣育宮、長春園拜佛畢,回來至望瀛洲看演能舟畢。乘船至同樂園,進晚膳後,至秀清村,換紅青緞薄綿褂,少坐,回至九洲清晏訖。

五月初五日

端陽令節,是日斗龍舟。是日請皇太后。

戴得勒蘇草拆 纓冠(代艾尖),穿醬色袷紗袍,紅青袷紗繡二色金四團金龍褂,有栓扮黃馬尾金剛石尋常鞓帶(栓納紗龍舟船珊瑚雲大荷包、五毒小荷包、龍舟船小荷包),雕伽楠香數珠,白布綿襪,紡絲單套褲,青緞涼裡皂靴。乘四人亮轎至閘口門內等著接皇太后,一同乘船至萬方安和俸早膳畢,乘船至壽山口碼頭,乘四人亮轎至勤政殿辦事畢,乘船至望瀛洲,率王公大人等看斗龍舟畢。至同樂園,數珠下來,換醬色實地單紗袍,紅青實地單紗褂,仍繫金剛石尋常鞓帶,至進晚膳後,乘船至金魚池餵魚畢,回至九洲清晏。

六月初一日

戴得蘇草南 纓冠穿醬色芝麻地單紗袍紅青芝麻地單紗褂,漢玉黃線昭文帶(拴小荷包、火鐮),青緞鞋襪。後碼頭乘船,至慈雲普護拜佛畢,至萬方安和碼頭,乘四人亮轎至清淨地磕頭畢,仍乘轎至佛樓、捨衛城拜佛畢。至同樂園進早膳畢。乘船至勤政殿辦事、引見畢,乘四人亮轎至廣育宮、長春園等處拜佛畢,回來至山高水長辦事畢,乘四人亮轎至金魚池餵魚畢。至九洲清晏,換駝絨色芝麻地紗衫,四號漢玉鉤環黃線絛 (拴刀子、火鐮袋),進晚膳後,乘船遊行畢,回至九洲清晏訖。

對比這三天的衣著,便可充分體現換季時節,既有衣料的變換,也有薄厚的變換。

如五月初一尚穿著薄厚「綿褂」,到了端午時節便統統都是「袷紗袍」「袷紗金龍褂」、又或「單紗袍」「單紗褂」了。端午時所言「袷紗袍」,現在也稱夾紗袍,即指有衣裡的服飾,統統稱為夾袍。六月份時就只穿了「單紗袍」、「單紗褂」。

又如鞋襪,五月份穿「白布綿襪」和「皂靴」,六月份就變成了「青緞鞋襪」。

這是比較典型的,根據季節和溫度,換不同之質地的衣料和薄厚的材質。

順便看一眼八月份中旬,紗袍就全然不見蹤影了:

八月十七日

從圓明園啟程駕幸木蘭。是日,奉三無私有供。戴籐子兩纓冠,穿藍寧紬薄綿巡幸袍(藍線緞袷套袖),紅青緞厚綿巡幸褂,黃線巡幸軟帶拴繡花折金線珊瑚雲大荷包,大荷包內裝黃寶石古錢盒,左邊,白布綿襪,紡絲單套褲,青緞綠牙縫涼裡尖靴。至供前磕頭畢。乘船至含經堂進早膳畢。繫醬色褡褳袷都什希裝紅黃緞火鐮袱,出大東門。

清代甚至還規定了何時換裝。如《大清會典》卷二十九記載:「每歲春季換用涼朝帽及夾朝衣,秋季換用暖朝帽及緣皮朝衣,於三九月內,由部擬旨,預期請旨。

——也就是說時間到了還會下詔書,規定你穿什麼,就得穿什麼。至於天氣變化就不在考慮範圍內了……所以宗鳳英曾在《清代宮廷服飾》一書中總結道:

其二,在清代帝后大臣的服飾中,不論朝服還是便服,單、夾、棉、皮都要應其時,順其節。只要季節一到,不管天氣冷還是暖,一律換上應節的服裝。換了應節的服裝,天氣多冷都不許再穿上原來所傳的衣服;天氣多熱都不許在脫下換上的衣服。否則就算抗旨不尊…… 帝后大臣每年於春季三月開始更換春裝裌衣,每年於秋季九月份開始更換冬裝棉皮衣。只要詔書一下,天氣再冷、再熱也得更換……在這兩個季節的交替裡,天氣雖冷,但人們也得遵守更換衣服的命令。為了既不抗旨,又不挨凍,人們就想出了一個折中的好辦法,即在春裝裌衣裡絮上一層薄薄的棉花,從表面形制上看完全符合春裝的要求,但實際上亦是一種薄棉衣。於是在清代群臣的服飾中,就出現了一種介乎冬裝和春裝之間、夏裝和秋裝之間的「隔季」服裝。這種「隔季」服裝,有綢面的,還有紗面的和緙絲面的

——(宗鳳英, 2005, 《清代宮廷服飾》, p. 185- 186)

之所以引用這一段,是因為清代或許存在為了「既不抗旨、又不被熱死」的另一種避暑方式。以前曾經見過吉服袍「下裳」的圖片,當時很多人猜測這或許是由於清代有「袍褂相連」制度(即正式場合穿衣時必須穿著外褂,而不能只穿袍),很多人在天氣較熱的節日慶典(稱「花衣期」)(註:由於夏季花衣期有「免褂」制度,所以可能是春秋季節炎熱時所穿)需穿吉服袍褂時,取了個巧,就只做了露在外褂下面的吉服袍下半部分,而不做被外褂遮住的上半部分,從而避暑:

一個正常的吉服袍(找不到大臣的了,再讓乾隆上一次鏡):

一個按照規矩穿著吉服袍褂的樣子(貝勒弘明像):

——當然,關於這種吉服袍「下裳」是因為擔心太熱才做成這樣的說法只是一種猜測,未必正確。也有可能是譬如:1. 太窮做不起一身…… 2. 被某些腦殘收藏家給剪了…… 等種種原因。

至於民間的普通民眾,雖不強行要求,但大體上也是按照季節來穿合適的衣服的。如金受申在《老北京的生活》一書「穿衣」一節中即有所描述。為方便閱讀(以及方便鹵煮我偷懶),截個圖吧:

——儘管此段描述的是北京30、40年代的狀況,但是想必清代時於此亦相差不遠。——儘管此段描述的是北京30、40年代的狀況,但是想必清代時於此亦相差不遠。

先寫到這裡,如有遺漏,日後再補充。

【美翔的回答(16票)】:

由於相關文獻和實物資料留存完備性、系統性的客觀條件和關注方向所限,這裡暫以清代君臣常服為例,如對清代平民階層服飾質地有研究者,希望能補充這一方面的資料。

溥儀在《我的前半生》(灰皮本)中說:「至於要談起皇帝所穿的春夏秋冬四季衣服來,也真夠麻煩死人的。... ...最討厭的,就是得按一年二十四個節令的轉移,來穿適合於節氣的衣服」。溥儀的牢騷正反應了清代君臣服飾按照時令節氣穿著各類對應材質的情況。這張表系根據1921年溥儀(其時居住於紫禁城內廷)《四執庫更換穿戴表》摹制,從表中可以見到當時仍然維持著清代皇帝常服類一年較固定的十幾種材質、按時令呈「對稱」式有序更換近三十類的情形。說明一下,其中單、夾、棉、皮袍褂的面料未寫,應系寧綢(道光以來為避諱改稱江綢)和緞類等,這樣可以通過該表對清代皇帝四季常服袍褂的材質有一個比較全面的瞭解了。

從表中可以看到,清代皇帝常服夏季以質地相對輕薄的紗袍褂為主,立夏以來為單夾綢緞袍褂,自芒種前半個月至盛夏伏天,按照節令以實地紗、芝麻地紗、直徑地紗、葛紗這四類依次更換,然後再由相反順序依次更換至秋季的單夾江綢袍褂。從表中可以看到,清代皇帝常服夏季以質地相對輕薄的紗袍褂為主,立夏以來為單夾綢緞袍褂,自芒種前半個月至盛夏伏天,按照節令以實地紗、芝麻地紗、直徑地紗、葛紗這四類依次更換,然後再由相反順序依次更換至秋季的單夾江綢袍褂。

直徑地紗是用絞地經比一絞一、每隔一緯一次絞轉的標準紗組織為地,平紋顯花,其經細緯粗, 形成的方孔極為固定。實地紗用平紋作地、「一絞一」的紗組織顯花。當絞紗與平紋組織結合成為一個很小的幾何紋時, 這種紋樣就會形成一種基礎的地組織,在此地組織上可用其它組織顯花,這種紗因其織紋呈芝麻粒狀,故稱芝麻地紗。以上三種紗均是暗花紗,即花和地的絲線為同一種顏色,只是依靠織物組織的變化而顯花。葛為多年生草本植物,其纖維可用以織紗,即葛紗。

清人《王文韶日記》中對官衣袍褂材質有記載,茲摘選夏季紗袍褂部分:

四月十八日……換實地紗袍褂。

二十七日……換芝麻地紗袍褂。

五月初五日……換直徑紗袍褂,即亮紗。

廿八日……換葛紗袍、葛絲冠。

七月十八日……換亮紗袍褂。

三十日……換芝麻地紗袍褂。

八月初八日……換實地紗袍褂。內廷稱亮紗曰直徑,實地曰單紗。

崇彝《道鹹以來朝野雜記》「衣冠定制,寒暑更換,皆有次序。... ...再換則綿者、裌者、單者;紗衣始於實地紗、芝麻地紗、亮紗、藍葛紗、黃葛紗,時至三伏矣... ...。」

這兩項材料所述與上表所述皇帝夏季常服的紗袍褂四類材質及更換順序完全一致。

清人正式服裝為「袍褂」式,不論禮服、吉服、常服、行服,均由各類袍與褂構成,即大襟右衽的袍、和罩於袍外的對襟外褂,各類袍下擺均有不同開衩,故在袍褂內尚需穿不開衩的襯衣以遮蔽腿部,所以完整一套袍褂由三件服裝組成,但官員在盛夏伏天入署也可以不穿外褂、不戴領子(清人袍褂衣領分開,領子需另戴),謂之「免褂」,以稍減伏天酷熱之苦。

另外還存在一個有趣現象:如到了某些時令該換穿紗了,但氣溫尚達不到那個高度,於是出現了夾的、乃至棉的紗袍褂,這也反映了服飾制度在實際執行中存在的一些程式化情形。

【姚瑤的回答(1票)】:

中國傳統文化的集結地《才府》 這片文章在那裡 寫的更好

標籤:-歷史 -清朝 -古代服飾史 -古代服飾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