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存的民主制度是否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多數人暴政?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現存的民主制度是否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多數人暴政?

2018年05月04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0 ℃ 次

【丁賽迪的回答(86票)】:

最近正好學了一門有點相關的課程。(課程名稱: State,Law and Economy(國家,法律和經濟))

雖然,民主這個話題只是這個課程中的很小一部分,我還是想用教授推薦我們看的一些書裡的觀點來回答這個問題。作為一個本科生,我就拋磚引玉,獻醜了。

首先,根據William Ricker 的觀點,有兩類民主思想,一種是Liberalism, 一種是Populism。

這兩種民主思想對於民主的實現方式的要求是一樣的,即通過投票。

不同的是,這兩種民主思想對於投票的結果有著不同的詮釋和要求。

Liberalism認為, 投票就只是集體做決定的一種方式,投票的結果無論怎麼樣,這個結果就是一個結果。在Liberalism這種思想下,保證民主制度的延續方式是常規的選舉有限制的任期(比如美國四年一次的選舉,以及總統任期最多八年)

而Populism對民主的要求要高很多。Populism認為,民主的結果一定能反應general view of people, 這裡的general view不僅僅是多數人的意見而已,這裡的general view 要求這個view是普遍的,客觀的,公正的公眾意見。Populism 民主的實現方式是:所有人參與投票,表達他們的general view。 在這樣的觀點之下,選舉的結果是能夠反映general view的,所以選出來的政府表達了大多數的意志,而正因為選出來的政府表達了大多數人的意志,那政府的作為就是大多數人希望的作為。

從上面的比較來看,你可以發現,這兩種民主思想的最大的差別是對實踐民主之後結果的要求不一樣。

那麼哪一種民主思想是可行的並且延續了下來呢?

這裡要再引入一個思想,Marquis Condorcet 提出的關於投票的困境理論(paradox of voting), 這個理論用了一些數學及經濟學方法,證明了投票是不能反映真正的多數人意志的。就算能反映,投票的結果也會被政客用各種手段左右(manipulation)。總之,投票的結果是沒有用的,是不能反映上面提到的general view的。

那麼,根據這個關於投票無效的理論,我們就可以發現,上面兩種民主思想哪一種是可行的了。

不難發現,Populism這個民主思想對民主的要求過高了,對民主的要求違背了投票無效理論,所以這種思想是不可行並且不能延續的。

而Liberalism,對投票的結果不做要求,只把投票作為做決定的一種方式,所以這個民主思想沒有違背投票無效理論,所以Liberalism可行,並且可以延續。

做了這些知識的鋪墊,現在可以來回答lz的問題。

現在延續的民主思想,也就是liberalism民主,只是解決公共問題的一種方式,它不保證民主結果的質量。

如果說liberalism民主帶來了多數人暴政,這也是可能的,因為這種民主不保證決策的質量。

那麼你可能想問,那民主為什麼優越了?為什麼要採用民主制度?

回到剛才介紹Liberalism的地方。在Liberalism這種思想下,保證民主制度的延續方式是常規的選舉有限制的任期。?也就是說,liberalism下的民主制度保證了:就算這個時間段是多數人的暴政,這個時間段也不會長久,至少不會是永遠。所以,施加暴政的人要想清楚了,說不定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下次自己就成為了被暴政的對象。這也就一定程度上減少了暴政在liberalism民主制度下的發生。

相反,如果這是集權主義下的暴政,這種暴政可能是長久的持續著,除了革命,無法改變。

根據上面的對於民主的概念分析以及可行性的分析,我們可以發現:民主是現在可行的最優的政治制度,並不是因為它能夠表達大部分人的公正的意志(populism的想法),而是它保證了任何一種錯誤都不會長久,因為這種錯誤在民主制度下會被調整和改變(liberalism民主的觀點)。舉個例子,在民主制度下,十年的文革是不可能維持十年的。

當然,民主制度能否實行好,有很多因素決定。歷史上有一些國家從集權到民主,後來又被革命,回到集權。印度的民主制度也讓很多人都質疑民主制度的優越,但是我想說的是,印度如果現在是集權,那結果一定更壞。

所以不要對民主要求太高,它不能保證所有的公正,平等,和個人權利,它也可能帶來暫時的暴政(注意,是暫時的)。

但民主一定是優於另外政治制度的方式。

它是人類能夠找到的最有效率的並且是最公平公正的解決公共問題的方式。

【傑弗裡的回答(32票)】:

大家似乎都在說好處,我來說說壞處,傳說中的右翼人士來了。

民主制度的確是最不壞的制度,它最壞的地方,就是會產生民粹,一字之差啊,結果就是導致最近轟轟烈烈的歐債危機。

在民主制度下,選出來的議員,很大程度上只是一個傳聲筒,而不是真正把眼光放遠,去做對這個社會長久有利的事情,比如:削減福利!

但是一削減福利,議員肯定會被民眾選下去!

對整個社會來說,創造價值畢竟是民眾,政府只是消耗價值,那麼憑什麼要求政府提供高福利呢?除非這個國家資源實在太豐富,不過我覺得似乎只有俄羅斯、澳大利亞、加拿大才配得上。(中東那些綠教國家不討論)

小布什想削減福利,他沒成功!撒切爾曾經也想減,但是馬上民意支持銳減,關鍵是和,阿根廷犯傻,和英國打了馬島戰爭,於是撒切爾連任了。

看得出,懶人一旦養成,伺候他們就夠受的了。

另外還有最低工資制度和工會制度,這些傳說中維護勞工權利的制度,只會讓更多人失業,畢竟很多人能創造的價值是小於最低工資的,那麼企業還敢僱員嗎?雇了以後,因為勞工權利受法律小心維護,還得小心伺候著,那麼企業是不是會考慮,我還是不辦企業了,辦了忒麻煩了。

總之,民主的確是好制度,但是不是完美的,最差勁的地方,就在於很多民主制度把追求公平當成了民主的本質,而忽略自由,才是民主本來的訴求。

法國的新總統就是這麼個追求公平的人,如果按照他的政策實行,歐債危機蔓延到法國是遲早的。薩科奇拯救了法國,但是毀了法國的價值觀;奧朗德希望拯救法國的價值觀,但是肯定會毀掉法國。但是大部分民眾是分不清楚這些區別的!或者說分清楚了,但是還是做出錯誤的選擇!為什麼?請看《烏合之眾》,這本書能基本解釋民主是如何能被小部分精英利用的原則了。

另外,綠教也是個大問題,在民主制度的保護下,他們總是宣稱要別人尊重他們的宗教習俗,但是每當要求他們尊重別人的習俗時,他們總說那樣不符合他們的宗教習俗而拒絕,但是這理由的確又是很公平很民主啊,如果不遏制綠教,歐洲遲早也伊斯蘭化!

最後看看新加坡,有限的民主,嚴酷的懲罰,這個精英治理下的小國家卻生機勃勃;所以說呢,總是有那麼些價值觀是對的,但是在民主下,所有的價值觀都平等了!

民主還有個問題就是沒效率!我朋友跟我說過,他在加拿大的時候,某地計劃建個小型的音樂廳,但是討論了好幾年了還沒開工,一會兒誰誰反對了就討論討論啊~~

不說了。

但是民主的確是最不壞的制度。

不過從歷史來看,民主制誕生的時間也就幾百年,第一個實現孟德斯鳩三權分立的國家美國,也就200來年歷史,民主制度在人類的歷史上,似乎還在試驗的過程中,最終會如何?大家慢慢試驗吧,不過我很擔心綠教會在民主的掩護下佔領全世界!

貌似很沒邏輯,大家湊活著看吧,這個問題具體點能寫好幾本書。

PS:知乎這是怎麼了,為毛還有人私信來黑我,看來這年頭真的只能天天喊民主,天天跟政府唱反調才能收買人心啊,想站個中間位置都難。愚蠢的人類,給你們民主,讓你們顫抖。

我希望大家不要用專制和民主來看問題,而應該換個角度:追求公平還是追求效率,因為無論偏向哪個極端,結果都是專制,左偏就是需要萬能的無所不知的政府的共產主義,比如蘇聯;而右偏就會有精英和平民兩級分化的社會,比如蘇聯前的帝制俄國。

更深層地講,這是個哲學問題,人到底能不能真正認識這個世界?如果能認識,那麼就來個萬能政府,統統給大家安排好;如果不能,那麼大家就自由自在,愛幹嘛幹嘛,政府少管閒事。

如果諸君想繼續探討此問題,請保持中立的心態,觀看此文:《我為什麼反民主》blog.sina.com.cn/s/blog_6

PPSS:此文是我參加了一個同城書友會,然後看到大家無條件一邊倒地倒向民主後寫的,但是,結果是我被趕出來了。

【anyeyushu的回答(19票)】:

「民主是最糟糕的制度,除了其他實行過的制度以外」 ?------丘吉爾

民主只能保證大多數人的權益,不可能保證所有人的權益,目前還沒有出現過能保證所有人權益的制度。但是,民主至少比專制好,自由至少比奴役好,保證大多數人總比保證少數人的好。

還有一點,民主至少給了你質疑民主的權利。

【李楠的回答(16票)】:

「民主」配合「國家強制力量」,當然可能成為一種「多數人的暴政」。

但是,好在日本等國家使用的西方民主制度,不是單線程的憤青們設計的

他並非只有單一原則,而是更加複雜和柔軟。至少,除了「民主」,至少還要搭配「共和」和「憲法」。

「共和」為「共同統治」。

既然要求「共同」,那麼就國家權力機構中就有「普遍的代表」。所以主要民主國家的議會不是選出一撥人就完事了。他們會選出很多人,並且盡量保證代表們有普遍性。並且會用一定期間的任期來減弱民意時刻影響政局造成的混亂。

「憲法」為「最低底線」。

某種意義上,憲法超越民主,為國家強制力劃定底線,保障基本價值觀和人權。(修憲非常困難。解釋憲法的最高法院的法官終身任職。)

所以,有一個真正起作用的憲法在(可以做違憲檢查),那麼民主也無法實施暴政。

和「民主」不同,「共和」和「憲法」兩者都是更加超脫於投票。

我們不是活在法國大革命的年代。今天,「民主」,「共和」和「憲法」三者的配合已經非常完善了。戰後那麼多年來,「多數人的暴政」幾乎從來沒有真正發生過。

這種擔心,有些類似於姑娘在街上被摸了一把,就馬上四處詢問:

要是不讓墮胎我該怎麼辦??

【李垚的回答(8票)】:

首先聲明,我對民主制度的瞭解只是個相當業餘的水平,但是看到其他一些人的發言非常不靠譜,還是忍不住說兩句,更專業的解釋有待高人回答,我這裡權當引玉之磚。

民主絕對不是多數人的暴政。多數人的暴政說的是少數服從多數;如果各位對現代西方各個民主國家的民主制度稍有瞭解的話,應該發現民主遠不是少數服從多數那麼簡單,民主必須還涉及到各方權力的制衡,對弱勢群體的保護,等等,民主制度是要讓每一個人民都能發出自己的聲音。

【維仔的回答(4票)】:

說說民主的起源和發展吧。

? ? 民主(Democracy, 意為rule by the people) 起源於古希臘,在伯利克裡時期達到鼎盛。在當時被雅典人引以為豪。不過柏拉圖和亞里士多德都認為民主是一種不穩定的政體,因為人是無知和善妒的,亞里士多德因此國家應由受過教育的貴族治理,亞里士多德提出了六種政體:

他認為,雖然民主是一種不好的政體,但是要好過Tyranny(暴政)和Oligarchy(寡頭), 畢竟權利掌握在多數人手中要好過權利掌握在幾個人手裡。不過在亞里士多德眼中,最好的政體是Polity,?也就是一種混合憲政,類似於後來的共和政體(republic),有關共和政體在後面會提到。

? ? 到古羅馬時,民主政治已經被大多數國家拋棄,取而代之的是共和政體。波力比烏斯認為羅馬共和國強盛的秘訣就是共和政體,這是一種與民主制度相比,更穩定的政體。共和政體是一種混合憲政(a mix of rule by one, rule by the few, and rule by the many),羅馬共和國的最高權力掌握在執政官手中,通常是由元老院選舉產生的兩個執政官;元老院是終身制,其成員通常是貴族。普通的羅馬成年男性公民可以投票通過某項法律,但沒有討論的權力。古羅馬的共和制是後世三權分立的起源。

? ? 事實上,十七世紀以前,西方大多數國家都認為民主是一種不穩定的政體,而共和制才是最好的政體。(關於共和政體可以參考馬基雅維利的Discourses on Livy)

? ? 美國建國時也是對民主政體十分小心,認為共和政體才是最理想的形式。不過由於美國當時和英國存在爭端,美國人發現英國的國王、上議院、下議院這種政體存在一些弊端,就是人治有可能超越法制,這才採取了民主共和(Democratic Republic)這種政體。

? ?「多數人的暴政」是19世紀時托克維爾提出來的,他認為民主可能會導致平庸(Mediocrity)和獨裁(Despotism),這和古希臘柏拉圖的觀點有些類似。

? ?目前大多數西方國家的政體是代議制民主或者共和政體吧。隨著公民受教育程度的普遍提高,真正的像古希臘那種民主似乎很難存在。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同意丘吉爾的說法 ,不過民主確實會產生多數人的暴政(比如希特勒的上台,一部分人對同性戀的歧視等等),但是民主是一個不斷發展的概念,這種所謂的「多數人的暴政」會通過各種權利的制衡而逐漸被控制。

【安江澤的回答(2票)】:

民主只能算是是和平爭取利益的工具。保護自己的利益的基本工具是人權。現代民主國家承認人生下來具有的一些列基本的權利不可侵犯,之後才能在此基礎上發展民主。

即使是民主,也有不少實現形式和配套的保護措施,比如選舉制度、代議制、三權分立等等。

「體制」之所以重要而且難於複製,是因為無數的機制是互為土壤交叉生長的。單獨拿一個概念出來天馬行空的分析,總能找出這樣那樣的缺點。但其實人家根本就不是那樣用的。

【王偉的回答(1票)】:

區分暴政的標準在於基本人權,包括生命權、財產權、人身自由、通信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等等能否得到保障。而保障這些權利的不能是世襲的帝王,甚至不是民選的政府,而只能是憲政制度

憲政即是用至高無上的法律「把權力關進籠子裡」, 防止政府(包括民主政府)權力的濫用(即有限政府),維護公民普遍的自由和權利。

美國總統布什在一段演講中說:「人類千萬年的歷史,最為珍貴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師們的經典著作,不是政客們天花亂墜的演講,而是實現了對統治者的馴服,實現了把他們關在籠子裡的夢想。因為只有馴服了他們,把他們關起來,才不會害人。我現在就是站在籠子裡向你們講話。」

憲政設計,不單限制少數精英更要限制多數民眾,兩院制,間接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保障人民權利的同時,反過來也限制民眾。

要民主,首先要限制民主,嚴復先生當年翻譯密爾的《論自由》時,將書名譯作《群己權界論》,「公域講權力,私域曰權利;公域講民主,私域言自由。」

法律將公私明晰,公權不能侵犯私域,民主才能遠離暴政。

【域名顧問陳濤的回答(4票)】:

民主制度不是多數人暴政。?

民主制度是目前最好的制度,沒有之一。

民主制度不是一種多數人暴政,只是更能保護多數人的權益。至少沒有出現全國性大饑荒的可能。他能保障大部分人免受少數人長期的極端壓搾和剝削。社會是流動的。社會利益也是流動的。這就導致,大部分人通往社會的金字塔高層的路也是暢通的。而且就算社會的金字塔高層通過自己的努力獲得了權利,也無法剝奪大部分人的合法權益。這樣的利益模式,導致社會大部分人的利益被真正的長期保障。所以也就保障了少部分人的核心利益。

少部分人的核心利益一般情況下是指生存的權利,各種基本權利。如果你認為這些少數群體是指弱勢群體,那麼實際上,越是少數弱勢群體,越是依賴於大部分人的民主權利。如果連大部分人的民主權利都無法保障,那麼少數弱勢群體必定陷入死亡的邊緣。這是由歷史證明的。 最先餓死的必然是少數弱勢群體。只有民主制度才能保護這些少數弱勢群體的平等權利。而非民主制度下,決策者可以輕易下任何滅絕人性的,消滅少數群體的命令,而且一直保密。

而且,民主制度並不反對少數弱勢群體爭取自己的權利。首先用保障大部分人的利益的方式,保障了少數人的核心權利之後,然後給予他們爭取保障自己的延伸權益的機會,而不是等待所謂的偉人給予少數弱勢群體恩賜。不會成為權貴餵養玩弄的貓狗,有自己的發展權。也就是說,在保障了生存權的情況下,有了發展權。那麼就等於少數群體擁有了等同於多數人的權益。如果光有所謂的生存權,而沒有發展權。那麼等於是權貴餵養的豬狗,成為血汗工廠的一部分,並且很難有跳出少數群體的機會。民主制度剛好可以避免這樣的情況。

比如,在成熟的民主制度中,如果多數人的民主決議要損害少數人的利益,那麼首先,少數群體的可以自由發出自己的聲音。這將導致,多數人會考慮,下一步自己會不會成為利益受損害的少數人? ?如果不保障少數人的利益,那麼自己也會成為少數人。在民主制度下,誰敢用上「一小撮別有用心的…」這些充滿惡意污蔑和誹謗的詞,必然成為大多數人的攻擊目標,因為這會引起多數人保護自己的警覺,他們誰都不想成為「 一小撮"。這個例子就是我理論的絕好證明。而在非民主制度下, 用上這樣的詞,就可以把少數人從多數人中分離開來,開始宰殺。

少數群體之所以成為少數群體,是因為被人從多數群體中剝離開來,成為少數群體,從而開始分批宰殺。歷史就是最好的證明。 當少數群體難以從多數群體中分離的時候, 少數群體的權益恰恰能獲得成本最低,發展機會最高的自我保護。

而且我有個民主利益公式。(假設每個人的權益相等,而暫不考慮每個人的財產不等。)民主制度下,如果多數人是1000,少數人是10,那麼損害少數人利益的收益很小,每個人只有0.01的收益。這將導致,多數人缺乏惡意搶奪少數人利益的動機。

而非民主制度下,多數人是1000,少數人是10,極少數人是1,極少數人以多數人的名義,搶走少數人的利益10,那麼獲取的是10倍。自然為非作歹,做惡多端,有足夠的利益去驅動做惡。

當這樣的做法成為習慣,再剝奪多數人的權益簡直順理成章。 而民主制度在開始就限制了這樣情況的發生。

以打土豪分田地為例,如果讓大多數人真正平等投票,雙方都有平等表達自己觀點的機會,那麼大部分人很難做出沒收少部分人的土地的決定。因為,如果敢同意這樣做,必然導致自己也不安全。真正赤貧的是少數中的少數,他們的主張是惡意的,非法的。不會獲得大部分人的贊同。?

歷史上,不過是用強權辦成既定事實,然後再煽動,造成多數人贊同的假象。缺乏核心的一點,新聞自由,雙方無法平等的表達意見,所以會造成對少數人的暴政。

所以,在有新聞自由的情況下,民主制度不會變成多數人的暴政。民主和自由缺一不可。

【Ivony的回答(1票)】:

任何民主制度其本質上都是多數人暴政。

但有句話說的非常好:「民主最糟糕的制度,如果不考慮世界上曾經存在過的其他的制度」。

沒錯,民主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制度,但至少比其他的好點。

【哲也的回答(1票)】:

根據沉默的螺旋,少數人的異見會在主導輿論的聲勢下失聲

所以,現階段的民主很大程度會有這樣的問題存在

但是這個和民主本身無關,是與人民的素質高低有關,舉個例子聖女貞德也是在民主的擁護下被燒死的,一旦人民的素質較高,並且主流價值觀在正確的導向上面,那麼民主是十分有力量的東西。

【迷鎖的回答(2票)】:

民主偶爾不是暴政。

民主的最優結果無非是做出各種平均水準的決策,比起少數精英關起門做出的決策,質量上差一截毫不稀奇。 ?比如鄧公當前一力推動改革開放,如果當時玩個民主表決,結局一定是繼續人民公社大鍋飯。

執政是技術活,不能指望一般民眾有能力做出良好的決策,倒是很可以期望他們做出各種短視決策。民眾水準跟不上時玩民主跟自殺區別不大,基本以殺雞取卵開始,以暴政結束。

目前來講,世界各國運轉良好,沒發展成暴政的民主大多是人均收入在一個固定水平之上。這個收入水平下,相關國家的民眾的教育程度,社會的契約精神,各種公民團體的成熟度都跟的上,民主才不至於淪為鬧劇跟暴政。 ?反例比如一戰後的德國跟現在的印度。

成熟的民主的優點也是更容易做出各種平均水準的決策,大大降低了老毛式的拍拍腦袋把全國人民拖進地獄的政策發生概率。 ?它不是個多好制度,不過它是目前來說最不壞的一個制度。

【Lanz的回答(1票)】:

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本身就是多數派的暴政。

所以才需要設立一些基本人權,不可被未經審判的剝奪。為此,又要設立種種制度,來保證司法獨立不被干涉。

我們往往只看到了民主,而忽視了比民主更重要的,對每個人的自由的尊重和保護。

【劉新徵的回答(1票)】:

看看@傑弗裡 在評論裡被圍攻,就知道民粹之禍了。。。這些反對者們從@沈綱 到@王偉 剛好證明了回答者的正確。。。現在積重難返的歐洲確實是被「民主」拖住了後腿,被「民主」拖住後腿的還包括日本。再也沒有雄韜大略的政治家,再也沒有敢往前看三步的高瞻遠矚者,再也沒有刮骨療毒的政策,不討好選民就下台。

這個與其說是民主的毛病,毋寧說是議會制的毛病。為毛美國的憲法被譽為人類最聰明的腦袋想出來的,就是因為美國的民主制度在很大程度上遏制了民粹主義,現代政治,怎麼說,都是精英政治,在大部分的話題上,沒有一定的專業背景的普通民眾根本插不上嘴。

美國是全球最大的民主政權,但也是最不民主的民主政權,小布什第二個任期的後半段,支持率接近29%,7成以上美國人的不滿依然無法換掉這個總統。

總統依然可以逆全國民意而動,即便是所在黨中期選舉失利,總統事事掣肘,但權力還是要大過很多議會制國家。

小布什可以說是一個負面結果吧,但正面結果就是會出現羅斯福、裡根這樣偉大的政治人物。

民主,讓人民參與政治,可以保證並提高人民對政權的認同感,可以監督政治精英,但制度安排也應該保證政治精英的高度自主性,雖千萬人,吾往矣。

不民主的國家,國家兩個字,對老百姓,意味著什麼呢?

複製粘貼一下美國現代國父麥迪遜對該問題的回答:

  • 如果不受外部制約,任何既定的個人或群體都將對他人施加暴政。
  • 所有權利聚集到同一些人手中,即意謂外部制約的消除。
  • 如果不受外部制約限制,少數人將對多數人施加暴政。
  • 如果不受外部制約限制,多數人將對少數人施加暴政。
  • 對於非暴政共和的存在,至少有以下兩種必要條件:
    • 避免所有權力集中在同些人手中,無論是一人、少數人抑或多數人,以及無論是以世襲、自封還是選舉。
    • 必須對宗教加以控制,已制其無以採取不利之行動而損及公民利益,抑或損害社區的持久和凝聚的利益。
  • 經常的普選將不會提供一種足以阻止暴政的外部制約。
  • 如果要控制宗教以避暴政,那麼必須通過控制宗教的後果來實現。
  • 如果一個宗教由不足多數人組成,那麼可實施立法機構中關於投票的共和原則來控制,換句話說多數人可以否決少數人。
  • 如果選民在利益勢眾多的、廣泛的和多樣的利益,那麼多數人的宗教的發展就能受限。
  • 如果選民在某種程度有眾多的、廣泛的和多樣的利益,那麼多數人的宗教就不大可能存在,如果有也無法像個統一體那樣行動。

【劉成的回答(0票)】:

民主的話我現在比較接受喬萬尼薩托利的觀點。直接民主是不可能的,應然的民主應該與實然的民主相劃分。在實行民主的時候最主要的是監督。

【姚陽的回答(0票)】:

民主作為一種政府的決策方式可能會產生多數人暴政。因此,才需要從憲法上對政府的公權力進行限制,即便是民主政府也要限制。?

在美國有第一到第十憲法修正案(又稱權利法案),禁止國會(政府的立法機關)立法剝奪公民的宗教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和平集會的自由,請願申冤的自由,持有和攜帶武器的自由,等等。

因此若只有民主政府,而沒有在憲法上對限制政府權力保障公民自由的制度性安排,是有可能產生多數人暴政的。

【丁飛的回答(0票)】:

民主,受到環境因素的極大制約。富裕的國家,民主搞得相對好;貧窮的國家,容易陷入混亂。這個環境因素的最大因子,就是經濟能量。個人和社會交叉在一起,同文化以及人的慾望交集。社會信仰是影響民主最核心的精神力量。民主相對的是「集中」,集中最糟糕的反面是因為專制的暴政。「十年文革」,時間長,最大的原因是太多人的人被毛澤東精神催眠了。或者稱之為「神化毛」的後果。

【馮東的回答(0票)】:

民主應當基於自由的,否則就會有一種壞狀況:大多數人指定你為壞人,然後你就該死了。

【馮奎智的回答(1票)】:

民主是個悖論我會說?

不過的確是個忽悠憤青的好東西

【堂主的回答(0票)】:

保護少數人的利益也是民主的特徵

標籤:-政治 -社會 -哲學 -民主 -台灣問題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