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外的頂尖科研小組是如何決定研究方向的?在選擇時是否會刻意避開已經獲得諾獎的方向?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國內外的頂尖科研小組是如何決定研究方向的?在選擇時是否會刻意避開已經獲得諾獎的方向?

2018年05月11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3 ℃ 次

【無口的回答(104票)】:

謝邀。

我的回答純粹是個人理解,如果大家有異議,請輕輕拍磚。

我博士和博士後階段的培訓都是在英國某知名的研究課題組內完成的(不知道符不符合樓主所說的『國際頂尖科研小組』);老闆也還算有一些影響力,是行業內Top Journal的主編。

老闆的選題,一般可以一分為二的看:一部分是money-oriented;另一部分是 problem-oriented.

1. Money-oriented

現在的學術界和20-30年前不太一樣,競爭是異常激烈。就算是在有名的教授也需要每年撰寫Funding proposal,到國家科學基金池裡面拿到經費資助;這樣才能開展自己感興趣的研究。說到Grant Application,每個國家的基金評審都有自己的側重:比如中國,可能是對基礎製造業的方向看中,因而每年有大量的經費投入到了一些很高大上的製造業科研(如3D打印,激光加工);再如英國,EPSRC(國家物理工程科學基金)希望提高本國在前言理論科學的影響力,因而將大量研究經費撥給了一些具有諾獎潛力的研究方向(或者已獲諾獎的),如Graphene, Energy Materials, Carbon Reduction Technologies。老師們為了能從這些經費中分到一杯羹,大部分會把自己的研究方向往這方面靠;因為這畢竟是科研主流,從業人口更多,獲取funding難度要偏小。

我老師的主要課題方向便從前幾年的Semiconducting materials慢慢轉向了thermoelectric materials的研究;因為後者的研究主題更符合現今的英國科研主流。好笑的,在我老師轉型之後,大部分英國的兄弟課題組也紛紛放棄以前的研究方向,將他們的精力也逐漸集中到了這一塊。可見Money和宏觀政策對於科學家的選題的影響。

2. Problem-oriented

除了money,科學家們一般也是Problem-driven的。在英國的成熟工業(如電力,鋼鐵,汽車,航空,鐵路等)內,依然存在一些國際性的技術難題。我現在的課題便是研究高壓電場環境下,絕緣體內局部放電對於絕緣材料的壽命的影響以及機理。這些問題是存在於工業就10好幾年,但是又遲遲得不到解決的。

一些小眾的科學家也與這些行業的領頭企業進行深度的合作,利用自己的技術和理論優勢,幫企業去理解,消化和解決這些難題。比如劍橋大學的超合金組就長期也羅斯羅伊斯公司合作,研究新型的高溫合金,用於aerospace turbine application。

不過,這些科學家,也是在企業和學術間求得一個生存空間,去獲得企業的贊助(往往來說,企業對於funding的發放都要慷慨一些,比如2012年,英國的諾丁漢大學就獲得了從康明斯公司的990W英鎊的資助,建立了康明斯技術中心)。所以,我認為,Problem-oriented只是變相的money-oriented。

所以,回到一句話,選題還是為了Funding。沒有人能真正選擇自己所謂的『感興趣』的課題。我還對宇宙學,神學感興趣呢。可是不能做呀:1. 沒funding;2. 有funding我也不是學這個的呀,所以做不了。因而科學家選題,還是要結合市場,並結合自己的專長,學則一個合適的課題,以達到最大的產出,解決最多的問題即可。

【成楚暘的回答(29票)】:

一部分研究生、一部分博後可以先搞當下的熱門方向,帶來funding,帶動和幫助其他研究生、其他的博後,去做拿不到funding但是老闆感興趣的方向,最終把一種紙變成另一種紙。 ——小平同志

【方辰的回答(3票)】:

謝邀。

我自己的專業是凝聚態物理,其它專業一概不知。以下一些是我在普林斯頓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觀察到的相關事實,加上我自己的一些猜測。

首先是事實。的確很多組的工作都不是在已經頒發了諾貝爾獎的小領域中。比方說,在石墨烯領域(2010物理獎)工作的人比拓撲絕緣體領域工作的人少很多。也有一些小領域,雖然早就頒過獎,但是依然受重視。比方說在普林斯頓物理系的理論組,都長期關注分數量子霍爾效應(1998物理獎)的相關研究,而在幾乎所有地方,高溫超導(1987物理獎)的相關工作都會引起興趣。

接下來的問題是,避開諾獎領域的原因,是為了把精力集中在突破有可能在將來斬獲諾獎的領域嗎?以下僅僅是我的猜測。我認為不是,我覺得起碼其中大多數人是處於興趣來選擇自己的研究領域的:研究沒有興趣的問題,是不會有足夠的動力的,從而也做不到他們這樣的高度。大獎往往不會吸引人們做出更優秀的工作,而僅僅是讓他們在某個領域中更努力地搶功,對該領域的總體貢獻是負數。

【林舟的回答(4票)】:

謝邀,感覺並不會。因為頂尖科研機構也不是人人都有得諾貝爾獎的雄心壯志以及……運氣的。大部分科學家主要還是把自身的興趣,自身的專長,和能否申請到經費這三個相結合。私以為這也很不容易了。

【吳升的回答(2票)】:

個人感受。

科研是有熱點的,和熱點沾邊的紙比不沾邊的好發幾個量級。

熱點是會變的,每過幾年就有新熱點。

大牛創造熱點,一般課題組跟隨熱點。等人人都知道熱點是啥的時候,坑已經被填的差不多了。

諾貝爾獎是發給幾十年前的熱點的。so....

【路人乙小明的回答(1票)】:

唉?

話說我也沒在頂尖科研機構混過唉。老闆大人,表打我

不過還是謝邀

既然來了就說一下我知道的吧,關於選題的那些事情

博士老闆做某癌研究的,為什麼做某癌?因為他出國深造時候學的就是這個,回國開展微創手術也做的早,病例上面有優勢,有病例就有手術標本,有標本就已經比大多數研究團隊有優勢了

所以當然做這個方向

那某癌這個題目還是很大,得找一個目標去做。你總不能再去找p53 brca之類的去做吧。這個地方涉及第二個問題了,會不會迴避已經得諾獎的東西。一般而言一個東西得了諾獎那一定是被很多人用過,用到爛到已經剛入行的小師弟都知道這麼個東西了。這種東西,如果真和研究方向有關,估計文章都已經有了,你還研究什麼(???)

所以要找前人沒找到的東西去研究。這個找的辦法有很多,組學是一種,當然不便宜。然後就去看看這個東西功能是什麼,機制是什麼,分子通路能不能捋順了打通了。

然後這還只是體外,動物呢,臨床呢

組裡也有人私下說干細胞好啊,熱啊,幹嘛不搞搞?我就是對干細胞感興趣,我就想研究干細胞。但是團隊還沒做到那,所以你還是好好收標本吧

倒是很多科研公司,很喜歡做mirna

【羅望熙的回答(1票)】:

已經拿了諾獎的領域其實也並不意味著這個領域已經再也沒有金礦可以挖掘,超分辨螢光顯微成像的諾貝爾獎去年發給了Stefan W. Hell, Eric Betzig 和 W.E. Moerner. 同樣在這一領域的頂尖科學家並不只是他們三位,其他人中也包括華裔科學家莊小威,謝曉亮等人,而這些人依然奮鬥在探索求知的路上。

科學的首要任務,是探索未知,完善現有的知識體系,而諾貝爾獎只是給那些探路先鋒的。得不得諾獎,實力當然是必不可少,運氣也非常重要。作為頂尖的實驗室,在選定研究方向的時候一定會選擇比較困難充滿挑戰的研究方向。施一公實驗室為什麼能屢屢發表重要成果?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們選擇的蛋白結晶的方法非常難以實現。在實驗室累積的經驗基礎之上,讓自己的優勢和其他同行越拉越大,這樣才能保證在該領域內成為領跑者。

除此之外,實驗室選定研究方向還是要結合實驗室的背景,能夠發揮自己的優勢才能在科研競爭中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諾獎已經發了上百年,絕大部分的領域都有覆蓋,而這些已經發表過諾獎的領域也依然有人在研究新的問題。科研的方向指引還是依靠現有理論架構的問題來實現的,在研究不斷深入的過程中,諾獎的機會在不同領域中還是均衡的。

【FanghaoYang的回答(5票)】:

看你是搞科學還是工程,這兩個玩法完全不一樣。

搞科學的,總來說有兩個style,科學包工頭的style就是緊跟熱點,別人吃肉,他喝湯,但是這種包工頭地下的民工很多,加上鞭子揮舞的狠,也有很多湯喝,就是說文章也可以很多。另外就是科學大牛style,一般這種人思維都是比較跳躍的,下面會有很多炮灰博士後,按著他的想法去嘗試,成功的就是NATURE/SCIENCE,不成功的是大多數,一篇文章也搞不出來,還不如做民工。

工程方面基本上就是money talk,錢在哪裡,就做什麼,大部分工程系PI就是緊跟幾個大金主的動向,比如DARPA啥的,只有少數巨牛可以影響DARPA高層的決策,他們的眼光和思想決定了下一個decade的工程技術科研動向。

【哈維的回答(1票)】:

有些小組不僅不避開諾獎的方向,還會沿著諾獎的方向,努力更進一步。七月份的時候,葉軍教授來交大物理系有一個類似於茶話會的交流活動。當時葉軍教授在談到自己現在的研究的時候表示,原子鐘這個項目之前拿到過諾獎(應該是89年的諾獎),但拉姆齊組用的是一個原子,而他們現在想要超越拉姆齊的精度,於是想到去一次測更多的原子(1000個),這樣就可以更準確。但是這1000個會有相互作用,這讓實驗變得很困難,但同時如果能夠成功的克服這一點,那麼就可以獲得更加準確的原子鐘。葉軍教授表示,經過努力,他們組已經成功的把原子鐘的精度提高了幾百倍,而且還有希望提高的更多。我想,這個例子應該可以說明,一部分頂尖的小組在選擇方向的時候,不僅不會避開諾獎的方向,還會選擇一個相似的,然後去做到超越。。。

【Ailaogong的回答(3票)】:

謝邀

博士階段:有機會到美國某知名課題組幹過兩年,老闆是世界前十名的榜單科學家。做的研究方向不可能拿諾獎,但是,我們是在弄明白一些最基礎的科學問題。收益非淺。

博後階段:老闆實力和之前的差不大多。相關研究方向已獲諾獎,依舊在傳統研究領域發現新方向,新性質。

見過幾個拿諾獎的大牛而已。

我想表達的,真正能拿諾獎的科學家靠的是興趣,努力以及天分,絕不是功利的思維。以至於可能他們自己從沒想過未來有可能會得獎。

【毛OX與天合的回答(0票)】:

科研最重要的是興趣、興趣、興趣!只有專注於科研人員的興趣才有可能出成果,而一味地計劃,是不可以出好結果的!

【駱梓騫的回答(3票)】:

謝邀。

選題選方向的根據首先肯定是基礎,組裡帶頭的人和骨幹都是做什麼出身的,自己碩士博士那五六年都干的什麼,然後往這個大方向上走。總不可能看石墨烯很熱,你一個做海洋研究的也硬要往上湊吧。積累了足夠多,那麼自然你就會在專長的領域裡看到合適的方向。

具體的細分方向,則有兩個可選的路徑,一個是科學,一個是技術。我們浙大工研院趙院長昨天在蘇州給我們做了個講座,裡面提到有一點挺有趣。國人總是說科技科技,好像科學和技術是沒區別的,但英語裡這是倆詞,science and technology。科學家做研究,首先是為了滿足好奇心,對這個世界本源的好奇,對萬事萬物運行規則的好奇,所以很多企業家覺得科學家好的研究好像沒什麼卵用?這是很自然的,因為科學本質是求知而非求財。技術則不一樣,一切以實際應用為嚮導,市場需求什麼就做什麼。

最後,誰說要躲著諾獎的方向選?搞科學研究的,越是那個方向越要迎頭而上。科學的發展路徑說白了就是不斷推翻舊理論的道路,牛頓經典力學體系推翻神學的世界觀,相對論與量子力學又推翻經典力學,不斷從彷彿已經是常識的理論體系裡找bug,我們才能不斷地走近世界的真實。

【Mason的回答(3票)】:

就說我們學校一個例子吧~

當年雜交瘤技術轟動世界之後,我們學院的一個院士(當時他還不是院士哈)就受到啟發,沿著這條路運用這個技術開始鑽,然後就研製出了 我國第一組抗人血小板膜糖蛋白單克隆抗體,然後一鼓作氣一系列單克隆抗體全搞出來了,當然這個團隊也就獲得了業內的極大認可~

說這麼其實就是想表達,什麼熱門去研究什麼其實真的是對的,尤其是得了諾獎的這些研究方向!既然他得了諾獎,說明他極有可能開闢了一個全新的領域,亦或者是這個技術是革命的第一步,背後的巨大研究價值簡直了!因為國內科研選題其實真是扎堆的-_-#

我答的不好,sorry啦

【韓邦先的回答(3票)】:

謝謝邀請。

以我所在的數學領域而言,不僅不會避開產生菲爾茲獎的領域,反而會向這些方向集中。比如說跟數論、代數幾何相關的幾個問題,以及近年來由於評委的喜好而變得熱門的組合數學、概率方向都是研究的熱門。而且越是出色的年輕學者,越是會選擇這些最熱門的領域進行鑽研。

要知道,在科研領域,尤其是像純數學這種不需要多少科研經費、不需要什麼科研設備、更不需要大批科研民工的領域,經驗和知識技能的傳承就顯得極其重要。一般來說,貿然選擇一個非主流的方向、或者去嘗試開闢一個新方向,只會讓自己死無葬身之地。 大家可以從數學家族譜計劃(The Mathematics Genealogy Project)這個網站看到,向上推幾代之後,幾乎所有的有名望的數學家都能夠找到共同的學術祖先。雖然數學家很多,但是能進行學術繁殖的數學家其實是很少的.在學術圈贏者通吃絕對不是危言聳聽, 而且所謂的贏者並不一定就是最聰明最厲害的,但是他們卻是唯一可以產生學術後代的人群。 而且也已經出現了,師傅徒弟一起拿菲爾茲獎,師兄弟一起拿獎的先例。當然,他們所從事的方向也極其相似。

再說一個原因。因為在數學研究領域,成果的好與不好其實很難用一個簡單的標準進行量化。在大多數情況下,能不能得獎完全取決於那幾個評委的口味以及學術圈同樣存在的政治鬥爭。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那些在主流領域工作尤其是在已經得獎的贏家的領域進行工作的人,才最有可能成為新一代的學術領袖。

當然,不僅僅是在學術圈,在人生中這種情況也一樣存在,甚至更加得殘忍。

【何森北的回答(2票)】:

謝邀。

就我周圍的經驗來說,並不太會。科研是有傳承的,除了個別天才自創一派以外,大部分都是跟導師做導師的那一套。由於當代科研極度細分,每個人要鑽進自己的領域都需要很多年,跨領域並不容易,而且危險,容易幾年都不出成果而找不到下一個博後或者被大學研究所開除(這種情況很多見了,高能所跳樓的百人計劃就是一個)。所以大多數人一輩子都是在自己的領域精耕細作。

【劉昊的回答(1票)】:

感謝您的邀請!

研究方向來自於你能申請到的經費。所以諾貝爾獎當然不能避開,甚至要刻意迎合,但凡能沾到一點邊,都應該多發相關的文章,等待著一大波和諾獎相關的科研經費的掛牌。

這就是一個頂尖科研小組的情懷!

最好的例子就是2010年獲得諾貝爾獎的石墨烯,看看國內外各個學科的頂尖小組們是如何圍繞著這個簡單的二維結構各種著書立說,你就能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了。

如何找到下一個熱點,才是學術界最大的研究方向……

【吳思涵的回答(1票)】:

謝邀。我盡量簡短清晰地回答。基本上決定研究方向的因素有:

1. 師承

在科研界,師承是個非常重要的因素。包括我的博士導師,導師的導師,他們的研究方向都有師承的烙印。這跟武俠小說所寫是非常接近的。

2. 興趣

這個很好理解。喜歡什麼就做什麼。然而興趣和師承並非互斥,反而有極大的聯繫。因興趣而選擇了導師,和/或在導師的訓練下培養起了興趣。

3. 資金/政策

看菜吃飯,國家或基金會有什麼重點項目,很多PI要是覺得能根據自己的背景拉到錢,也就會去開設那個方向。

4. 市場

科研不是高校和研究所獨有的,在生物技術公司、藥企等也是個大頭。而industrial的科研,基本由市場決定。能賺錢,做;不能賺錢,關。

5. 其他

包括一些偶然因素,比如意外地發現了一個重要的分子、化合物、現象,那麼很有可能就會以這個為起點繼續展開了。

而至於是否避開已獲諾獎的方向,那倒未必。諾獎不是給一個領域的,而是給非常specific的一個重大發現。然而這只是個開端,後面還有廣闊的前景。這也是諾獎評定的一個重要因素。

【Confurious的回答(1票)】:

謝邀。 依據我在美國生物醫學類博士博士後經驗,其實諾貝爾獎獲得與否很大程度是運氣, 除非你真是不世天才。與你選擇做什麼方向關係不是很大。 研究不確定因素非常大,定課題時一般都是從興趣和資金兩方面出發。 興趣一定要有,不然想做出名堂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接著就是看資金充裕程度。 美國對生物醫學主要有兩大funding 機構, NIH 和NSF, 前面主管醫學相關,而後面機構主要是基礎研究。 醫學相關錢比較多,競爭也激烈。而基礎研究就是各種神奇課題。 客觀來說,基礎研究最終獲獎可能性更高,因為即便是醫學相關研究也是往往基於基礎研究某個突破,在應用上的實踐。

個人不推薦帶著功利心搞研究,這裡碰到的院士和諾獎獲得者,絕大部分都是帶著對科學的愛而工作的,對他們而言,科學就像一種藝術,想追尋那簡單而又終極的理解一切他們想要理解的,解決他們想要解決的,才是他們走到這一步的動力。 而不是什麼獎或者頭銜。。

【高原肅信的回答(1票)】:

謝邀。

軍工方面,是按照播給我們經費的上級部門,比如工信部,軍工集團等的任務書要求來進行的。如果我們研究所的特長正好在任務書的某一塊得到體現,就可以申請研究經費。比如,在某種高級鋼材的塗料方面要求得到改進,剛好本軍工單位有此方面的研究科室,不妨可以試試。(一般是肯定會去試試的,向國家伸手要錢的好機會,同時單位的,領導的業績上也必須有科研項目數量支撐來陞官發財,大家懂的。)?(? ??)

領不領先我不知道,我就給大家說個短笑話吧:我們軍工保密大部分情況下不是為了讓敵人知道我們有多先進,而是為了不讓敵人知道我們有多落後。哈哈,好了,點到為止。

(? ̄? ??  ̄??)

刻意避開諾獎的研究那是不可能的。中國人的務實比起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輸。而且還附加急功近利的屬性。這點在軍工科研上尤其明顯。研究週期一般不超過五年,(未完待續)

【klam的回答(0票)】:

首先,不是所有的學科都是有諾獎的。。。

就比如我們做基礎數學的,怎麼著也和絕大多數諾獎不挨著,更加犯不著去避開諾獎了。。。

標籤:-科研 -諾貝爾獎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