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舊材料再設計成家具有沒有市場?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廢舊材料再設計成家具有沒有市場?

2018年06月05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9 ℃ 次

【碎影立畫的回答(91票)】:

叩謝誠邀

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包括每天遛狗的時候,所以回答晚了,抱歉!(多文字多圖 慎入)

經過長期使用而有歲月痕跡的物品,因為保留著舊的記憶和生活味道,並且因為人、事件和時間所賦予的意義,得以構建出恆久感動人的生活美感。通過這種生活美感的再設計,可以讓每個人根據自己的視角和想像,去構建自己心中的美好景象,並且能感受到產品的特質,並且主動的讓產品在生活與空間中呈現出自己喜歡的氛圍,甚至對自身產生使用意義和用途。為什麼不順著自己的想法,透過產品的組合及使用方法去創作自己心靈的世界呢。哪怕是用舊了或者是捨不得扔掉的。

很多時候,我們很難準確的以日期和時間記住過去所發生的一些事情,卻能從當時擁有的產品上面喚醒曾經相關的情景或細節。產品是具有記錄生活事件的發生經過的功能的,從而產品具備了生活感的情感價值。這也許是為什麼很多時候我們捨不得扔掉那些看似無用的東西的原因吧。

產品之所以可以吸引人,常常是因為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所產生的聯繫而導致的。無論是設計師、生產者、銷售人員、使用者,在尋找、期待、相識、相知的過程裡,彼此間互動產生聯繫,成為了對產品集體記憶的總和。如果廢舊材料承載了關乎記憶、關乎生活的記憶總和,我想,是會有很大的市場的。

鹽CLUB那天,我屬於新人,呵呵!溜邊的時候和 @薄錦(未徵得同意,如冒犯望諒)聊了個有趣的問題。

  • 我說:我們正在基於一個70年代我們最常用的折疊圓桌進行再設計

  • 她問我為什麼?

  • 我反問她,你小時候用過嗎?用過,她說。

  • 看到這個桌子的時候你願意告訴別人你小時候用過嗎?願意啊,她說。

  • 你願意買回去和你愛的人分享小時候在這個桌子上的回憶嗎?和爸媽一起在圓桌吃飯、寫作業......願意!她說

  • 你願意再次和父母坐在這個桌子前,聊小時候的事嗎?因為你們一起用過這個桌子。願意!她說

離開鹽CLUB的那個晚上,我在想,究竟是我們的記憶中有器物的印記,還是器物能喚醒我們記憶中的情感呢?當器物將我們的記憶裡的影像具象化的時候,是不是回憶也變得真切了呢?

其實當下並不是一個充滿懷舊氣氛的多愁善感的社會吧。似乎人人都在拚命往前奔,人人懷抱有更快更強更富的未來夢,誰會回頭看呢。

然而總還是有一些敏銳而孤獨的心靈,在時代劇烈的拉扯中感受到了某種血般的流失與焦灼,他們就像迷失在都市高樓間的荊棘鳥,在無枝可棲的夜晚唱出了最後的鄉愁。也許,那些我們曾經使用過的舊物,能慰籍下我們的心靈吧。用手機拍了小時的手風琴、媽媽用的巧果模子(已經變成裝小物件的盒子)、小時候家裡的醋瓶。這一切被擺在櫃子裡,完全沒有了原來的功能。但我每天卻能看到,看到那些在腦海裡依然清晰的影像。

富有經歷感的器物,像是長期使用而有歲月痕跡的物品、舊照片、古跡建築等,因為保留著舊的記憶和生活味道,並且因為人、事件和時間所賦予的意義,得以構建出恆久感動人的生活美感。

如果廢舊物能承載著關乎記憶、影像、生活所賦予的意義,我相信是會有市場的吧。前提是廢舊物的再次利用,一定是基於心理和生理兩個方面的。挖掘人、事件和時間所賦予舊物的意義,通過設計、技術手段將其昇華,也許是個行得通的方法。

原來在原研哉手下工作的NAGAOKA KENMEI,利用廢舊物的再設計已經在日本開了15家店了。KENMEI NAGAOKA,曾在代表著日本最高設計水平的NDC(日本設計中心)擔任平面設計師,離職後於2000年創建「D&DEPARTMENT PROJECT」——「將設計與循環利用融合一體」的項目,並在東京世田谷租下獨立樓體,開設了一樓為Cafe和倉庫、二樓售賣各種循環再用傢俱,60年代日本製造的產品,以及設計師從日本各地嚴選的具有日本傳統美感與設計感的家居用品的D&D Project Store。

用一個司空見慣的honda廢棄坐墊作為素材,組裝上簡單的金屬支架,重造出一把舒適耐用且極具現代感的椅子。連他都沒有想到,這把長的像昆蟲一樣的新椅子竟在日本大受好評。他並非想要做出什麼一鳴驚人的創意設計,製作這把椅子的初衷恰恰很簡單——為了能夠繼續使用罷了。在他看來,任何東西都有繼續開發的潛在價值,哪怕在別人眼裡,它只是個沒用的垃圾。用一個司空見慣的honda廢棄坐墊作為素材,組裝上簡單的金屬支架,重造出一把舒適耐用且極具現代感的椅子。連他都沒有想到,這把長的像昆蟲一樣的新椅子竟在日本大受好評。他並非想要做出什麼一鳴驚人的創意設計,製作這把椅子的初衷恰恰很簡單——為了能夠繼續使用罷了。在他看來,任何東西都有繼續開發的潛在價值,哪怕在別人眼裡,它只是個沒用的垃圾。

「60VISION」的產品:對日本60年代製造的優質傢俱和家居用品的再生產。「60VISION」的產品:對日本60年代製造的優質傢俱和家居用品的再生產。

更詳盡的介紹:訪談 Interview|D&DEPARTMENT

最後,借用《永恆如新的日常設計》的作者小林和人的話:對我來說,身邊每天在使用的器皿就是無可取代的物件,就物理上和自己的近距離接觸,這些每天一定會用到的器皿自然佔了最重要的位置了。而每個人對於自己心中的那個無可取代的物品,也許是心醉於設計,但也可能是因為某種緣分的情感;像留在我身邊很久的一個鉛筆盒,是我在小學三年級時同學的生日交換禮物,雖然現在沒再使用,但它卻一直像個溫暖的存在,我甚至想把珍惜的這份感覺透過鉛筆盒轉給我的女兒,她現在也剛好小學三年級……。

我想,理想生活,就是如何善用組合物件讓自己生活變得美好,就能成為自己的永恆經典用品。

附錄:

《永恆如新的日常設計》封面及內頁

【陳穎心的回答(22票)】:

謝邀!我覺得題主的點子很好。學過些傢俱和材料的知識,但願答的還算滿意。

傢俱材料的選擇現在是傢俱設計行業的競爭焦點之一,基本上圍繞幾個點在發展:新奇,環保,珍貴。廢舊木材基本上這幾項都可以沾上邊。

這裡要說明一下,廢舊木材應該算是兩個概念:廢木材和舊木材。

廢木材體現了材料的新奇屬性。廢木材是指工廠剩餘的邊角料、物流包裝所用的木條、舊傢俱拆解後的零部件,等等。這些材料本身不具備作為原木加工成為真實木傢俱(市面上的實木傢俱一大部分都是指接出來的)的能力。而且在造型上很難按照正統傢俱規格樣式去設計產品。因此,廢木材的利用重點在設計感。原材料本身是廢棄屬性,獲取途徑簡單;本來結局就是燒鍋爐或者粉碎做人造板,價格低廉。對於以它為原料的市場定位有兩點:注重情調的人群,有經濟能力一般或者只需要滿足短期使用的人群。當然不僅是人群,有相同風格或成本需求的商家也是可以的,像獨立咖啡館、小酒吧等。需求一定要突出產品的創意與功能性,如果它還有零件標準化或者可DIY的屬性那就更讚了。

比如這樣的一套傢俱我就找不出理由去拒絕它。當然他也有不可複製的bug比如這樣的一套傢俱我就找不出理由去拒絕它。當然他也有不可複製的bug

同時廢木材也可以具有環保屬性。廢木材很零碎同時往往材料表面效果很差,所以在加工成型過程中難免要考慮連接和塗飾的問題。請一定要盡量採用連接件,少用膠粘劑。使用膠粘劑也請盡量使用環保型膠粘劑。消費能力一般不代表對生活品質沒有要求,現在的80後90後最注重的就是生活品質,所以環保正是他們選擇傢俱時考慮的一大重點。

再說舊木材。在中國廣大鄉村地區,廣泛分佈著很多木結構或半木結構房屋。這些房屋的主梁和門板等部件都是使用的大斷面大尺寸木材,尤其是主梁常用整根原木。這些木材又往往是很優質的木材如水曲柳,榆木等。個別的櫃子箱子還可能是老紅木等材料製成。在新農村建設過程中,很多人家拆除了老屋建設了鋼筋水泥的新宅。那些主梁,門板,舊傢俱等就屬於優質的舊木材。選擇這些材料設計傢俱一般多採用中國傳統傢俱試樣,同時可以像修復古建築一樣遵循「修舊如舊"的原則在原材料的基礎上小範圍改動加工。這樣的傢俱就可以定位在中高產階層,強調材料的屬性與歷史感。這就是傢俱材料選擇中珍貴屬性的體現。

上面我寫的這些體現出來的似乎是一個前景廣闊的市場,也的確如此。不過還是要面對一些現實。

廢木材傢俱目前來看仍然無法實現大批量標準化生產,廢木材每一塊兒材料的屬性都可能不同,很難批量生產造型一樣的傢俱,暫時看來還是設計一件賣一件很難複製。這要看你對自己如何定位,如果是設計一件賣一件,那麼基本就沒有競爭力。有錢要情調的年輕人完全沒必要去買廢木材產品,所以你必須實現大規模生產。如果你不能實現大規模生產,那麼成本就很難降下來,那可如何和宜家去pk啊。現在要考慮的是有什麼新奇的點子可以使它標準化、規模化生產。有一兩件設計感價格實用性綜合優秀的產品就足以讓你被市場所接受。這樣肯定是是大有前途的,題主可以在這方面下下腦筋。

舊木材傢俱也面臨幾個問題,原材料的獲取較為困難,市場價格定位也要研究好。最好突出定制化概念,客戶要什麼材料和造型再照單採辦材料,這樣才能體現出自己與那些傳統傢俱生產廠家的不同,搶佔不同的市場空間。

總之廢舊木材傢俱的發展前途還是決定於設計與市場推廣。題主任重而道遠。

說的有點兒混亂,見諒啊。

【趙博的回答(13票)】:

1樓已經寫的很好了。我寫點消極方面的。

我本身也是在工廠做傢俱設計幾年,上學也學的木材科學(主要是膠合板之類)。

1、廢舊木材重新製作必然會經過拆散再加工,由於材料的特性不同,而且無法統一材質,所以膠粘/鏈接是個問題,緊接著承重和形變問題也隨之而來。單個產品質量可以保證,但是很難量產,甚至生產2個質量都未必統一。

2、無法成為大眾消費品,可以考慮與個性的酒吧合作。很多東西只能停留在概念階段。

3、針對廢舊材料,我國跟國外很大的不同是新出廠的產品的質量就沒有嚴格的檢驗機構把關,本身新的材料質量有些都不過關,比如木材的徑級小,鋼鐵的防腐,布料的處理工藝,這些原材料在新品出廠時有些就經不起考驗,成為廢舊產品以後,質量更難以保證。

以上。

【小麥印象的回答(3票)】:

鍾興的作品:亞克力板+碎木

好看是好看,新奇是新奇,就是難量產,沒法滿足大眾消費的需求。

而且廢舊材料很難做的高大上,高端消費的市場基本沒有。

【Leuiswang的回答(4票)】:

這個本身就是很好的方向,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早都開始這麼做,國內的老榆木傢俱,過外的RECLAIMED WOOD FURNITURE, 木材資源本來就是稀缺的,如果能做到一定程度上的循環利用,那自然是很有意義的事情,更何況時光留給木材的歲月感不是任何現代工藝可以仿造出來得,即使現代工藝再先進,你能仿造出他的「型」,但是你很難放出他的「神」。本著低碳環保,對後人負責的態度也建議大家多關注多支持這種傢俱。。。

【塗塗改改的回答(3票)】:

鑒於大家已經分析這麼透徹我就兩點1.國外早就有了,必然是可行的,據我瞭解也是暢銷的。2.做大做強就別想了,一定是小眾的,小批量的,有圈子的。完畢。

【迷姐的回答(2票)】:

前面的朋友回答的很專業,廢舊木材設計成傢俱,從技術和專業的角度來說,肯定是沒有問題。問題是是市場和推廣,中國的傢俱消費市場,目前還仍然停留在從追求外觀轉變到追求質量的初級階段。廢舊木材設計的傢俱,必然是以個性化、標新立異、環保、定制化為主題,這塊市場,目前來看,仍然不夠樂觀,個人認為這塊市場即便有,也很小,也屬於小眾市場。

當然具體到能否決策去進行投資或者運營,還取決於你具體的商業目標和盈利目標的定在什麼樣的位置。如果說你只是玩票性質,作為一種愛好,沒有迫切的盈利需求,我認為值得嘗試。如果你是想要做成一個大事業,要想在商業利潤上達到一定的目標,我認為必須要慎重。

【傅小貓的回答(2票)】:

只要好看又便宜就好。不要打著環保的名義賣高價 還要好用哈

【李先生的回答(1票)】:

我覺得國人不太容易接受這個,誰知道你那個木材是不是棺材板,是不是農村老式廁所上的木板。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要看如何宣傳以及產品的定位了,再有就是產品的設計以及包裝,個人感覺很有市場…

【洪小滿的回答(1票)】:

我是中國人,我願意在家裡使用二手傢俱。事實上我家書房用的籐椅和放一隻放東西用的小桌子都是我從二手市場淘來的。只要經過好的消毒我並不認為二手傢俱不好。

好吧,本回答是來反駁上面幾個「國人不願意在家裡使用二手傢俱」的。不因為別的,只是不想自己被「帶鹽」。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廢舊木材中的船木 (廢舊老船拆下的木材)做成的傢俱可以是收藏級別的珍品,木料上等,經過海水浸泡,防腐蝕,性能穩定。老房子拆除的大梁等木材也是不錯的傢俱原材,已經被廣泛應用。傢俱對木材有一定的要求,不是什麼老木料都可以,設計應充分體現其老舊 的材質美感。

【黎明小升的回答(0票)】:

看怎麼改造了,一個大二狗覺得僅僅是簡單拼合的話只能打入低端市場,而且市場不會太大。如果能針對不同廢棄物量身設計的話,可以打入高端市場,而且能打上藝術之名賣個高價,只要你能讓富人感到眼前一亮,多貴他們都會買,甚至會請你為他們就傢俱等量身設計。總而言之,你要想打入低端市場就要拼實用性和低價,想打入高端市場,就要拼創意和設計,這兩個市場想要擴大,有個前提條件,不要讓顧客在意你的材質,因為有些顧客會在意是不是實木的傢俱,他們會嫌棄是舊垃圾的,所以你要說服顧客不要在意材質才能徹底打開市場

【moxao的回答(0票)】:

國人不會接受。如果只是臨時使用還好,自己家裡不會擺二手的。

【openlen的回答(0票)】:

家用估計目前國人還接受不了,不過可以放在藝術氣氛濃郁的商業場館,別有一番味道。

【武漢辦公傢俱的回答(0票)】:

應該是用市場的,但是不大而已,國人什麼都希望買的東西是新的

【曲雨的回答(0票)】:

如果只是臨時使用還好,自己家裡不會擺二手的。

【張報祿的回答(0票)】:

要看該需求人群比例

【海逸的回答(0票)】:

只要很好的利用,有很大的市場,用廢舊的船隻重新設計制做的傢俱,經得起烈日的爆曬,經得起水的浸蝕,性能超越了全新的材料。廢舊材料是大有做為的

標籤:-傢俱設計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