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同樣是被拆遷,有的人能夠一夜暴富,有的人卻不能得到足夠的補償,甚至要通過自焚保護自己的權益?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同樣是被拆遷,有的人能夠一夜暴富,有的人卻不能得到足夠的補償,甚至要通過自焚保護自己的權益?

2018年06月25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6 ℃ 次

【周錦榮的回答(131票)】:

我曾經走進廣州一條相對偏遠一點的城中村。

不像大多數人對城中村的印象——握手樓、農民工、髒亂差..

那裡雖然周圍都被城市化了。但是村裡依然還是以種田為生。

那時我正在回老家的途中,剛好到了吃飯時間,就在這裡停了下來,在村裡的一家小飯館開了一桌。

我是天生就坐不住的人。於是決定在吃飯前到村裡走走。

走過了兩個路口。一位六十來歲的老人喊住了我。

他把手上的紙擺到我面前,這裡問我是什麼意思。那裡問我是什麼意思。

拿到手上一看。是拆遷的安置和補償通知。

我對拆遷的東西實在只有半桶水。但憑著淺薄的法律常識和手上的google,花了很長時間還是把這位大爺的問題給弄明白了。

於是我們就坐在轉角處的石板上聊了起來。

「政府要征這裡,要給你一大筆錢呢。高興不。」

「還高興呢。愁得很呢。」

「怎麼會愁了?拿了錢,就可以到城市了住大屋了。不好麼。」

「住大屋有什麼好的。要是能不搬的話我才不想搬吶。」

「為什麼不想搬?不捨得這裡麼?」

他嘆了一口氣。淡淡地說了句:

「不捨得那是第二的。緊要的是,我拿了錢,去買房子。那房子我雖然住在裏面,但始終不是我的。在個地方,只要我不走,那幾畝地世世代代都是我們家的。只要有這塊地,有雙手,就不愁吃穿,也不愁住。現在要到城裡買房子,過個一百年房子拆掉了,那我的子孫以後該往哪裡擱啊...

...

後來某天,看到了一張新聞照片。

一位白髮蒼蒼的老人在拆遷臨走之前,跪了在地上,努力地曲著幾乎已經彎不了的身板,吻了吻他腳下的那片黃土。

想起那天坐在石板上的對話,不知不覺中竟然流下了淚水。

徵地拆遷,就算政府大發好心,給了一大筆錢,又如何?

它已經把農民最根本的賴以生存的東西——土地,給奪走了。

就像那些被割掉魚鰭的鯊魚。有的被直接放到海裡,有的遇到好心的,先餵飽了一頓再放回去。

但無論怎樣,失去魚鰭的鯊魚,已經無法再去覓食了。

死亡,對它們來說。只是時間長短的問題。

一夜致富也好,自焚抗拆也好,到頭來結果又有多大不同呢?

這次以後。

每次看到那些拿著煤氣瓶面對著拆遷隊以死相逼的農村人。

我都會想起那一年,那個有點駝背的瘦削的背影。

看到了,發生在這片黃土地上的,一場又一場的悲劇。

【Raymond Wang的回答(40票)】:

不講深層制度原因,會扯得太遠。

從技術原因上說,按照已被廢止的《城市房屋拆遷管理條例》或現行的《國有土地上房屋徵收與補償條例》和各地制定的具體標準,拆遷補償的法定標準都不高,和土地的增值收入相差很大,絕大多數人都不會滿意,極端的情況就相當於無家可歸且失去經濟來源,以死相搏是可以理解並值得同情的。

有的地方政府財力比較雄厚,或者為了維穩需要,在拆遷補償上會給出比較合理(即高於法定標準)的貨幣補償政策,如果地段碰巧又比較好,得到一大筆現金就有「一夜暴富」的感覺。問題是這筆錢實際能買到的房子和被拆遷的地段不可同日而語。

城市的更新再造沒錯,基礎設施升級也沒錯,錯的是在這個連根拔起的過程中各方利益分配的不公和暴力手段的使用。而這種不公甚至還有法律在後面撐腰。

【柳如嫿的回答(11票)】:

拆遷的本質,是一部分人對另一部分的人掠奪。

就像當初的打土豪分田地,舊事重來。

掠奪的路徑是:天價土地出讓金和建築上的財務成本。

催生路徑的原因是:中央和地方的分稅制。地方財稅上繳中央,但該負的責任一樣不少,錢從何來?土地財政。中央不想掏錢,那麼就不會動真格去管拆遷亂象。又想馬兒跑又想馬兒不吃草,哪有這等好事。所以指望中央來打擊房價,猶如望梅止渴。短暫的生津止漲後,最後只會迎來更飢渴的購買人群和報復性的房價上漲。

仔細看題目,問的是被拆遷中的暴富與自焚,@Raymond Wang?的答案更切題。

【猛禽的回答(4票)】:

這個問題我覺得要分兩方面來看:

第一是農村的拆遷問題。除了各位說的過傳統思想故土難離等因素以外,最關鍵的還在於對於農民,特別是上了年紀的農民來說,離開土地他們根本沒有生存能力,給錢有什麼用,遲早要花完的。各位城裡人用的城裡的想法,當然覺得難以理解。田里收成雖然少,但是一種長久的希望,但是到城裡買房住下以後怎麼辦?沒有一技之長怎麼生活,城裡生活開銷那麼大,日子怎麼過?農民顯然也不會什麼投資的手段。最關鍵的是他們根本沒有養老醫療之類的城裡人的保障——即使這個保障現在看來也很危險,但總還是比農民強一點。當然還有不河蟹的方面就是,農村的官員基本都是土皇帝,幾乎是不受制約的腐敗。

第二是城裡的拆遷問題。這裡的確有不少暴富的例子,特別是城郊農民被征地,因為土地多,所以通常可以得到更多的補償,比如可以分到多套房子,以後的生活可以靠收房租過得不錯,所以他們基本上每天都無所事事,打麻將過日子。

但是對於市中心老城區的居民來說,矛盾就相對大一些,雖然也會有一些補償不錯的,但相對來說還是問題比較多。因為這種地方的居住密度很高,拆遷後如果按土地面積補償的話,分到每個人頭上是其實是很少的,那點錢除非是到遠郊,否則基本上沒辦法再找到一個安身之所。上海這邊通過建設動遷安置房什麼的,算是在一定程度上來解決這個問題。

當然激烈的矛盾還是有。這通常是因為這種老宅的產權結構通常比較複雜,具體到某些家庭的時候可能發生補償分配的問題——比如老宅裡住著一大家子,但因為諸如戶口所在、與有關部門的私人關係之類的問題,結果大家庭中的一部分小家庭得到了大部分甚至全部的補償,另一部分小家庭就陷入困境。

至於說那些自焚抗強拆的人都是為錢,真心不敢苟同。這個世界上要錢不要命的人還沒那麼多吧。不是被逼到絕路上,誰會想去死。要是中國人真有這麼強的反抗力,怕是早就民主了吧。

要說訛詐,真正會訛詐的人是那些知道怎麼對付拆遷辦的人,他們反而才是在拆遷中能夠暴富的人。

【陳皓的回答(5票)】:

對Raymond Wang?說聲抱歉,很久沒上知乎,也沒看到問題的邀請。

看了以上幾個回答,有的提及了制度,有的從土地增殖的層面分析,有的是從細節展開,角度都很獨到,肯定比我寫的好多了。我文筆不好,寫的內容也不系統。大家湊合看。

說道拆遷,大家身邊都有例子,所以理解反而更趨向於片面。先說一下我對拆遷問題的理解:

拆遷準確來說,是佔地的一種形式。除了房屋拆遷外,還有耕地佔用等內容。實際上,耕地才是核心傳統意義上的農民,就是以耕地為主要收入來源,耕地就是農民的生產資料,而且對於農民來說,沒有退休這個概念。可是國家佔地之後,給予了一次性的經濟補償(數額下文再說),但是對於農民來說,就失去了謀生的手段。所以,無論是國家項目的開發佔地,還是開發商佔地,只要是經過國土部門和住建部門的批准的佔地,都必須給予當地農民辦理一定數量的農轉居,即從戶口上,農業轉為非農業,享受居民的用工及社保。看明白了吧?這個概念和理論,是建立在我國一直以來的城鄉二元體系基礎上的,而現實中,這種二元體系已經暴露了很多問題。

所以,失地農民的再就業問題是關鍵。

上面也提到了,佔地、拆遷,要看開發的主體是誰:是國家項目(經濟開發區、產業園區、公路鐵路基礎建設等等等等),還是開發商佔地(主要是住宅和寫字樓)。土地資源的不平衡和發展的不平衡必然導致地價不等。位置好必然地價高,地價高必然佔地補償也多。一般來說,國家項目佔地補償要多於開發商佔地補償,京上廣這類一線城市要高於二三線城市,重點項目補償比中小項目多,時間緊任務重的項目比能耗得起的項目多。即,拆遷款拿的多少,直接跟開發主體有關。單就北京來說,有一個最低的土地補償的指導標準,但是也根據佔地類型有差異。操作層面上說,一般補償會高於此標準,但是層層盤剝的情況的確有可能發生;在村這一級別,村集體佔用、村幹部挪用拆遷補償款的情況,也不是沒有。所以,拆遷款的落實過程容易出現問題,直接影響拆遷農民的經濟利益。

另外,在廣大農村地區,還存在違建/強拆/小產權等多種問題。簡單提一句:違建及時違法、違章建築,理論上說,行政上的干預是可以進行強拆的,而且不用給任何經濟補償。

扯了很多內容,不具體也不系統,只是分享一些概念和理解。

?

【Xylon Pan的回答(3票)】:

不清楚其它地方是什麼狀況?,老家那邊的確是拆遷致富。

我猜這和當地的政府風格有關,有的是只敢暗地裡貪,貪時還分給你一杯羹,大家相安無事;有的是明搶,就出現強拆自焚等等狀況。

【tiyee的回答(2票)】:

一般補償高的都是大城市,這些地方 ?監管好點,而且補償比較高,大家都滿意

而那些自焚的,是自身利益受損,又投訴無門,最後只能玉石俱焚。

【許曉風的回答(2票)】:

先說別人的事情。這個世界某些地方是原始村落性質的,政府保護了這些村落的高度自治,外人進入可被射殺,裡面的人也不能出來,接受採訪的族長很自豪的說:我們還保留了傳統....看到這個故事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是,孩子怎麼辦?年輕人怎麼辦?

在這個世界上,同一件事情,老人和年輕人會有不同的看法。

拆遷這個事情,在城裡我不敢亂說,在農村,不同其實就來自年輕人和老人。

我哪些哥哥姐姐們很開心,終於可以拿著錢去縣城買房子了。

我哪些叔叔伯伯們很難過很害怕,進城幹什麼?沒田怎麼辦?以後吃什麼?

@周錦榮 的答案, 想像一下那個地方的年輕人會怎麼想?

當然,以上只是常態。

非常態當然更多。

同樣的面積,支書老舅家和我家同樣的面積,補償的卻多。

同樣的在拆遷前臨時填的面積,他們家算了,到我們家拆遷辦卻說不合規定,不能辦。

支書給我們一個說明,上面是xx/畝,可是怎麼鄉里說是yy/畝?

.....

有些人忍了,有些人不能忍。

~~~~~~~~~~~~~~~~~~~~~~~~~~~~

2012-6-18:

昨晚,弟弟妹妹們聚在我家裡吃飯,談到拆遷,每個人都充滿期待。

然後,我想,如果拆遷補償不如他們想像的那麼好,會發生什麼?

【fandiju的回答(1票)】:

土地增值是全民的,人的理性是有限度的。

從中國的法理上來講,土地是國家的,這一點毋庸置疑,或者說,土地是大家的。

某地因為周邊城市的發展,或者說有新的用途,其價值要比多年前獲取這片地的時候要增值很多,甚至是增值翻很多番。

不過,一個基本的常識,土地的增值源動力是什麼?那是全體公民的努力,是整個社會的發展,不是一個人就能夠使得一片土地價值增值。

想想看,既然是全民的貢獻,為什麼賠付的價值都被被拆遷者拿走?

《關於拆遷的常識》fandiju.com/post

【蔣奇的回答(0票)】:

要是政府對於每個拆遷戶的補償都可以讓他們可以另尋一個差不多條件的棲息之地,你看還有誰誓死捍衛自己的房子,都是被逼的,你以為他們傻呀,沒事自焚著玩

【劉佳的回答(0票)】:

地段和政策。

據我瞭解 通過內部消息得到某個良好地段要拆遷 然後在別人不知情的情況下 先買下來 再獲得幾倍甚至幾十倍的賠償 。。 也是現在某種賺錢方法。

【李晶磊的回答(0票)】:

在區域經濟不發達的階段,商業環境惡劣,只能靠低廉的土地價格吸引外來投資者,必然要苛刻盤剝原住民利益,這時候常見的就是暴力拆遷,自焚等事件

當區域經濟發達之後,則是原住民靠資源先占盤剝外來投資者,這時候基本就是天價拆遷費問題。 北京的房價漲了5,6倍,拆遷費漲了10倍

【陳賽梅的回答(1票)】:

守著一畝三分地能幹什麼呢,現在傳統的種田已經很難生活了,那些農民不肯離開原來的家這個中國傳統思想還是有一定關係,「愚公移山」不就是很好的例子嗎?寧願祖祖輩輩去移山也不願搬家,農民的出路要麼做個新型的農民,要麼融入到城市中開始新生活才有希望,誰說城裡買的房子到了孫子就沒有了,說不定到了孫子又買了更好的房子呢,目光看長遠點吧

標籤:-法律 -政治 -社會 -社會學 -中國 -周錦榮 -社會現象 -時事熱點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