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美國 Pacific Crest Trail (PCT) 是怎樣一種體驗? | 知乎問答精選

 

A-A+

徒步美國 Pacific Crest Trail (PCT) 是怎樣一種體驗?

2018年06月2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4 ℃ 次

【張諾婭走PCT的回答(691票)】:

註冊知乎賬號很久了,卻一直沒有參與回答問題。今天早上,知乎大V、我在奧斯丁的朋友胡點把這個問題傳給了我,看罷心情久久不能平靜,現在試著來作答。

2013年的夏天,我用了37天的時間,徒步走完了800公里的科羅拉多棧道。2014年夏天,我用了137天的時間,徒步走完了4200公里的太平洋山脊。之後,我又涉足風河山脈(Wind River Range), 並且計劃在2015年夏天徒步完成3500公里的阿帕拉契亞小徑。

《涉足荒野》原著的故事發生在1995年,當時26歲的謝利爾徒步在PCT上行走了1000英里(約為PCT總長度的2/5)。十七年後,這本書才出版。但是如今,PCT的徒步和書中描述的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

1. 徒步者人數增加:2014年,試圖通徑(thru-hike) PCT的人數超過2000人。這其中還不包括分段徒步、週末徒步、單日徒步PCT的人數。

2. 徒步文化氛圍的改變:在1995年,PCT的徒步文化還沒有興起;而今天,圍繞PCT已經有了數以千計的網站、許多強大的論壇、訂閱郵件系統、幾部紀錄片、數十本指南書、幾種徒步地圖、幾十個手機APP;在今天,徒步4200公里的PCT, 已經比謝利爾那時候容易了許多。

3. 裝備的輕量化:謝利爾當時的大包有六十磅重;而今天大多數徒步者的背包總重都降到了30磅甚至20之下。

那麼,PCT是一條怎樣的線路呢?

太平洋山脊 是一條由美國林業署、國家公園體系、太平洋山脊小徑協會和地區志願者聯合設計、修建和維護的長距離徒步景觀線路。它至全世界距離最長、風景最美、生態最多元、文化最濃厚的徒步線路之一。

PCT位於美國西部臨靠太平洋的三大州:加利福尼亞、俄勒岡和華盛頓。它是一條「縱貫線」,大致走向由南至北;其最南端在美國與墨西哥接壤的邊境小鎮Campo, 最北端一直延伸到加拿大境內12公里處、 距溫哥華僅3小時車程的曼寧省立公園(Manning Park)。

PCT的全長為2660英里,即4280公里;這個數字會根據每年小徑的改道和關閉而變動。試圖一次性、在一個季節內走完小徑全程的人,被稱為「通徑徒步者」或是「直通徒步者」(Thru-Hiker)。直通徒步太平洋山脊徑是一項需要縝密準備、精心策劃、強大意志力和執行力的徒步項目。一般而言,直通徒步太平洋山脊需要耗時4-6個月,準備工作的時間則要花8-10個月。

通徑徒步PCT的最佳時間為每年春末到秋初的時間(4月到9月),而這一時間窗口又會因徒步者的走向(向南或是向北)、當年冬天加州的降雪降水情況、華盛頓的降雪預報等等不確定因素而改變。在這幾個月的時間內,徒步者會經歷身心上的磨練,而每日的徒步速度也會逐漸增長至20英里/日以上。在這段最佳的時間窗口之內,也包括重要的「全休日」和「半休日」。

PCT沿途經過的著名景點有:七個國家公園(巨衫、國王谷、優勝美地、拉森火山、火山湖、雷尼爾山、北喀斯科特),美國最深的淡水湖的前三名(火山湖、太浩湖、士蘭湖),美國本土最高峰(惠特尼峰);小徑還穿越美國的26個國家林區和43個國家自然保護區,跨越美國7個自然帶中的6個,沿途景觀包括了沙漠、高原沙漠、高山、叢林、湖泊、瀑布、洞穴、河谷、溫泉;小徑的最高點(森林人山口)海拔高至4009米,而最低點(哥倫比亞河谷)的海拔則接近海平面。

徒步PCT是怎樣一種體驗?

你曾經幻想過在漫天星河之下,吹著沙漠的晚風,不搭帳篷、露天席地躺在大地上,傾聽夜風吹過的感覺嗎?

你可曾四個月不喝飲用水,而每天的水源全都來自小溪、河流、湖泊、山泉的大自然的饋贈?

你可曾想像在一個季節裡,足跡跨越16個緯度,從熱帶沙漠氣候、地中海氣候、溫帶海洋性氣候一直到高原山地氣候?

你是否願意讓大自然成為你的家--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徒步40公里,日復一日,讓風塵和日光改變你的容貌和氣質?

你是否嚮往有一個大家庭,每個人來自不同的國家、有著不同的身份背景、宗教信仰、性取向,卻還能相濡以沫,彼此托付,並肩而行?

如果以上的問題讓你產生了許多浪漫的幻想,請再問你自己以下的問題--

你是否可以暫停學業、事業,辭去工作,放棄穩定的收入和溫飽,去野外風餐露宿半年?

你是否能忍受飢餓、乾渴、寒冷、潮濕、骯髒,是否能在冰雹、雷雨、大風、烈日下堅持?

你是否能不畏懼冰雪、消失的棧道、7天以上沒有補給、40英里以上的無水區?

如果你對以上的回答是肯定的,那麼還有以下一些問題,並不太好回答--

你是否能設想:在野外的情況下,自己的安全沒有保障,四周空無一人,迷路、失溫、受傷的危險? 你是否能夠處理應對這樣的情況?

你是否能把徒步PCT變成最重要的事--而不是金錢、榮譽、安全感、舒適感,也不是親人、朋友、愛人的陪伴?

你是否能接受一個人行走的孤獨?你在野外能夠安然自得地享受自我嗎?

你走入荒野的初衷是什麼?

以上的問題,千萬個人有千萬種回答。不同的作答方式,也早就了不同的PCT經歷。

不能辭去工作超過半年、長期離開家庭、或是無法在野外生活太長時間的人,許多都選擇了分段徒步PCT (John Muir Trail、火山湖、華盛頓州都是很好的分段徒步區域)。有些人甚至每年分段徒步一小段,在幾十年之內走完了全程。

那些因為外部原因、受傷、惡劣天氣而無法完成PCT的人,許多選擇了退出。在2014年之前(也就是《涉足荒野》上映之前),PCT的完成率約為40%左右。2014年,這個數字下降到了20%。

曾有人對「徒步PCT的初衷」做過調查。最普遍的答案是回歸自然、在荒野中完成自我的提升;其次是追求挑戰的刺激。走PCT的大多是性格內向、喜歡思考、有左派文青傾向的人。

PCT上的生活並不是浪漫的。如果你已經把徒步當成了一種生活方式,那麼就要應對它特有的柴米油鹽。

每天早上6點至7天見就要出發。如果在內華達山脈過雪山,可能四點就要起來,因為被太陽曬化的雪特別鬆軟,不適合徒步。

一邊行走一邊核對地圖。在南加州的沙漠徒步時還要檢查水情表;經常會有一天都沒有水源的情況。

在早上就定下今天行走的目標--南加州一般可以走20-25miles, 內華達山脈是15miles左右,北加和俄勒岡可以彪上30miles或以上,華盛頓又要掉回20miles.

吃飯:金槍魚,麵餅,堅果,餅乾,水果干,牛肉乾,奶酪,還有各式各樣的熱食--豪華版的Mountain House袋狀熱食,或是簡單的速食麵條和米飯、土豆泥。徒步者的伙食一般都很單調。

策劃補給:太平洋山脊沿途的許多小鎮資源有限,食物價格昂貴,所以可以提前給自己郵寄包裹。我在PCT上給自己準備了29個包裹,由我當時的男朋友一一寄出。

有關PCT的籌備工作,可以參考這篇文章:太平洋山脊 | 準備項目的問答 (PCT計劃書)

那麼PCT是一條特別危險的線路嗎?途中有什麼保障呢?

從某個角度來說,PCT其實是一條特別簡單、直接的路線,線路本身的難度較小。

它的坡度緩和,修建者遵從「15度定律」,即坡度不會超過15度;

它的標記較為明顯,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個路標;

最重要的是:它的保障體系十分強大。幾十年來,PCT的徒步老兵們已經形成了一個後勤團體,他們被稱為「棧道天使」和「水天使」。這些天使們提供各式各樣的服務--住宿、伙食、交通接送、沿途藏水點。PCT的人文氛圍是十分濃厚的。

「棧道是最好的老師。它不會列下閱讀書目,不會分配作業,不會佈置項目,不會發放成績。它連一點點基本的期待都沒有。它也沒有偏見和歧視。它不在意你的社會地位,年齡,性別,宗教信仰,種族,教育程度,職業,家庭背景,你穿什麼衣服,或者你開什麼車。這真是一個讓你發現真正自我的好地方。」

棧道奇跡指的是任何形式的對徒步者的饋贈。棧道奇跡可能是食物、飲用水、飲料、急救藥品、小工具這一類的實物,也可能是替徒步者送明信片、提供搭車、讓徒步者在自家留宿、將徒步者從棧道口接送往返補給地、為徒步者做飯這樣類型的服務。徒步者之間的相互饋贈,也被稱為棧道奇跡。總之,任何在小徑上「不勞而獲」的產物,都是「奇跡」。

棧道天使(Trail Angel)指的是提供棧道奇跡的人。天使們是PCT文化中極其重要的一環;他們有的人把自己的家完全對徒步者開放、有的在小徑旁邊為徒步者準備一頓熱餐、有的常年為徒步者充當「司機」……棧道天使對徒步者的幫助常常是無償的

但是,PCT也有它的難度。

它從南到北跨16個緯度,也就是說,在這半年裡,你會經歷地球上除了冰原和熱帶雨林之外的幾乎所有地形和氣候條件。最需要提醒的是,你的裝備也要相應的適應這些條件;哪怕是在同一天之內,烈日和降雪的可能性是並存的。

它遠離人煙,補給的難度較高。這就意味著在臨走之前,就要策劃好所有的補給點、制定時間表、準備郵寄的包裹、尋找從棧道口返回城市的路線,等等。

它會從生理和心理兩個方面考驗徒步者。孤獨、恐懼、沒有安全感、寂寞、無聊、瀕臨崩潰、甚至是絕望都可能是一次徒步中會出現的情緒。

筆者可以大致描述一下在2014年徒步PCT的時候(尤其是已經做好了半年的準備的時候),遇到的困難:

  • 膝蓋疼痛,腫脹;

  • 缺水、缺水、缺水;

  • 在大量補水之後,身體的鹽水平衡失調,缺乏離子之後產生眩暈感,最後不得不舔自己背包上的鹽漬;

  • 在南加州的沙漠裡紮營,風大地根本支不起帳篷;我選擇在高速公路邊的廁所後面,露天席地,用廁所的小房子來擋風。同行的幾個朋友花了一兩個小時勉強紮起了帳篷,結果半夜風太大,帳篷發出巨響,根本無法入睡,結果他們都把帳篷拆了,也一起露天席地地躺在了廁所後面;

  • 太陽鏡摔碎,雪盲;

  • 進入內華達山脈3天之後即登頂美國本土最高峰惠特尼,高反;

  • 過PCT最高點森林人山口時遭遇暴雪,一行3人被困15小時,最後從根本看不見路的雪地返回人間;

  • 內華達山脈大雪覆蓋,一個人行走,棧道完全被掩埋,隨時有迷路的危險,精神高度緊繃;

  • 在雪山區域涉水過河(PCT在Sierra Nevada是幾乎沒有橋樑的,徒步者都要淌水)。其中有一天濕著腳過河15次;

  • 為了在清晨翻越雪山的埡口,頭一天晚上零下10度,露天席地在大石頭上紮營,第二天早上四點出發,而且必須要應對凌晨的冰雪;

  • 夜幕降臨,一個人獨自在雪地裡行走,結果迷失了棧道;
  • 在雪坡上,熊罐突然從背包上脫落,由於坡度太陡峭,沒有辦法放下背包重新裝熊罐;索性把熊罐推下雪坡,我自己也從雪坡上一起滑下來,在坡底重新裝熊罐,再爬一次坡……

  • 俄勒岡州和北加州經歷嚴重的乾旱,地圖上的許多水源都已枯竭,好幾次接近缺水中暑的邊緣;

  • 最長12天不洗澡;
  • 鋪天蓋地的蚊子;

  • 在華盛頓經歷了每天海拔升降接近7000米的陡峭線路,還正臨潮濕陰雨的天氣,最慘的一次醒來帳篷裡被風刮進了雨,所有的東西都濕了,還有泥……

…………

請注意,以上這些經歷,決不能算是一個徒步季中比較出格的情況。由於我做了精心的準備,遇到的困難已經比其他徒步者少很多了。下面我來談一談途中遇到的(其他人)的故事:

  • 有一個徒步者連續3年試圖徒步,連續3年受傷,連續3年不得不放棄;

  • 一人在白雪茫茫之中試圖翻越森林人山口,結果走錯了路,翻到了另一個山口,最後不得不打求救電話請求支援;

  • 徒步者喝了不乾淨的水源,感染了病原體,結果不得不在一個地方休息一星期;

  • 南加州大風,一個徒步者的睡袋被吹走,最慘的是還被吹到了劇毒的poodle dog灌木上;後來一行人每人貢獻了一點水,把睡袋裡裡外外擦了一遍;

  • 西耶拉內華達山脈的夜晚十分寒冷,我的好夥伴「奶爸」凍得睡不著,好幾次把我們的另一個朋友卡洛斯召喚進帳篷取暖;

  • 北加州的某段路,幾個人走著走著結果發現他們當晚策劃停留的地方,正燒著熊熊的森林大火;

  • 當然,比這更慘的還有很多很多。在2013年冬天,我的日本朋友Taka在華盛頓的大雪中迷失棧道,被困6天之後才被直升機營救出去,當時食物已完全耗盡,精疲力竭。

……

(請注意上文多次使用的「不得不」三字...人在荒野,許多事情都身不由己。)

為了這兩個夏天的長距徒步,我做了許多準備:提前準備補給的包裹(內容主要是食物和地圖),研究戶外裝備,體能訓練,模擬實戰。事實上,為了PCT的長距離徒步,我從紐約搬到達拉斯,在餐館打了半年工,把其他的時間泡在了研究這條棧道上。出發之前,我已經看了不下20本關於PCT的書,觀摩了好幾部紀錄片,把電腦的標籤欄塞滿了信息……

離開自己熟悉的城市,背上幾十公斤的背包,在山嶺裡風餐露宿,孑然一身–這就是我在這兩個夏天選擇的路。關掉了手機,褪去了妝容,放下了架子,清空了頭腦:我只聽得見我應該聽見的聲音,我只看得見前方的棧道。有時候,我的頭腦完全放空,步伐也進入了一種韻律,如睡眠一般,來得自然而然。

我每天的日程十分簡單:走路,吃飯,睡覺,思考。聽雨水打在帳篷上。把營地選在能看到日出的地方。和同行的人們分享食物。我遇到過危險:失溫,雪盲,高反,迷路。我沒有留下過眼淚,因為在最絕望的時候,在生存的慾望被喚起的時候,我沒心思去哭。

長距徒步,並沒有我想像中浪漫。那裡有風沙,有雨雪,有塵土–在那兒生活的人們,都是適應了的。

為什麼要走入荒野?

野外帶給人們的力量,不只是更純淨的溪水和空氣,更綠的樹木和更藍的天–當你置身於浩渺廣闊的天地間,就像進入了一個風口;你還沒來得及打理自己的最後的一絲體面,就不得不丟盔棄甲,正視自己一絲不掛的真身。沒有多餘的物質附著,沒有人情冷暖的牽掛,沒有除了生存和享受生存之外的其他目的,甚至不知道地球上的其他地方發生了什麼事情。「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這種獨身至於荒野之中的感覺,是多元而富足的:因為它的填充物不再是虛假如棉花般的幻想,不再是沒有什麼實際意義的社會標籤,而是你真正的自我。我的目光望向天空,但雙腳緊緊連著大地。這種感覺,非常好。

我們中華民族自古以來就是熱愛山水的民族。我們的哲人、詩人、政治家、科學家許多都是熱愛遊山玩水、「放逐青雲白鹿間」的戶外高人。可現在,現代人經歷著莫大的壓力:城市烏煙瘴氣,工作繁忙庸碌,人際關係複雜勢利,為了成為」人上人」,我們拋棄了太多本該屬於自己的那一份簡單的幸福。

就像梭羅在《瓦爾登湖》所說的那樣:「我步入叢林,因為我希望生活有意義。我希望活得深刻,吸取生命中所有精華!把非生命中的所有一切擊潰。以免,當我生命終結時,發現自己從沒有活過。」

我想,是時候該回去了。

有關我的徒步經歷,請參考:zhangnuoya-walk.com

2015年,我將挑戰另一條長距徒步線路:3500公里的阿帕拉契亞小徑。這次,我希望好好地講述這個關於行走的故事:

微博:@張諾婭走AT

人人:張諾婭

微信:HeidiZhang29

郵件:nzhang29@gmail.com

網站:zhangnuoya-walk.com

【臭屁先生的回答(2票)】:

推薦《步行者日記》,kindle有售~

【sundy的回答(3票)】:

還沒有走過,所以沒有切身體驗。最近在關注這條長線並打算夏季嘗試一小段,等走完再回來補坑。先簡單說說我所知道的。

PCT是一條比較成熟的大型長線trails,從北邊加拿大到南邊墨西哥邊境,全程4265公里。一路上地形複雜,風景絕美,在美國本土每年都有一二百個走完全程的Thru-hiker,據不完全記錄,截至2014年底,共有3419的人完成了全程。

因為是耗時幾個月的長線徒步,所以一般都提前幾個人甚至一年開始準備。包括體能儲備,戶外技能訓練,裝備購買磨合,路線制定。通常是5月開始,這樣能夠等到多數路線上的積雪消融(高海拔地區可能需要雪具,看年份天氣)。常規路線從南到北,但反穿的人也有。前段時間有兩個人(Shawn Forry and Justin Lichter )完成了史上第一次冬季穿越,可謂勇者。

因為每年都有很多走全程和短途的人,所以資料非常齊全。推薦幾個網站:

1. PCT官網,裡面信息非常齊全,包括路線天氣,補給地點和地形,是個百科好地方:Pacific Crest Trail Association

2. Pacific Crest Trail Thru Hike Planning

推薦一個中國姑娘張諾婭,去年一個人solo走完了PCT全程。如果她也在知乎,大概是這個網站上最有資格回答此問題的人了。前段時間拿了2014年度金犀牛的最佳背包客獎。

她的個人網站,裡面也有很詳盡的資料:太平洋山脊

【周景熙的回答(0票)】:

作為一個 PCT 的 tru-hiker, 踏足過 550 公里的 PCT 的征程也是我在 2014 年最大的收穫之一,希望日後可以完成它。在路上遇到很多的人和事都是很寶貴的經驗,同時也感謝在網上認識了諾婭女神。

標籤:-美國 -徒步 -山野徒步 -X是怎樣一種體驗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