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玩一天俄羅斯方塊後的晚上腦子裡滿是壘方塊?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玩一天俄羅斯方塊後的晚上腦子裡滿是壘方塊?

2018年07月15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8 ℃ 次

【趙思家的回答(66票)】:

說起來,俄羅斯方塊已經風靡了30年了。就連創造這個遊戲的人,Алексе?й Па?житнов (Alexey Pazhitnov)這週六就要滿59歲了(哎呀,也是雙魚座呢,生日快樂~)。

兩個關鍵詞:維持集中注意力 和 重複的簡單任務。兩者結合,產生另一組關鍵詞:夢和聯想記憶。

一。 注意力 -> 學習 -> 精神意象

@沈寒詡 提到了注意力,但說「大腦思維短期慣性」還是不太準確。應該說,這是一種學習後,記憶產生的精神意象(mental image)。

不如這麼解釋:當你長時間集中注意力做一件任務之後,你的大腦已經短期地強化學習了這個任務,相關的大腦區域被激活,並建立起了「通道」一樣的聯繫(connection),大量的信號不斷重複地通過這些建立好的「通道」讓你能夠越來越快地做任務。

「重複做一件事情,人就會做的越快越好」,這就是學習,是一種「適應」的過程。

停止任務後,短期時間內,已經學習到的動作,還儲存在大腦中,以備你馬上再使用。所以,即使過了一會兒, 出現了 精神意象(mental image,Mental image) 一樣的視覺信號。我在另一篇關於音樂的專欄裡提到了精神意象 (參見:音樂,讓你更聰明?(上) - 神經科學 - 知乎專欄):

精神意像是指長期記憶中具備的感知信息,譬如說對我來說最特別的視覺意像是很小很小的時候有年秋天外婆和媽媽帶我去人民公園,我現在都還記得外婆牽著我的手,因為還很矮,我的手吊的高高的,畫面的中央是媽媽拿著小鏟子和小口袋走在前面撿桂花,路的兩邊種滿了桂花樹,風一吹,金黃色的桂花跟下雨似得落在地上,鋪的滿地都是。可能因為是極其美麗的畫面,那個年齡的其他東西我一丁點都不記得了,但就這個畫面記憶如新。

還有一種精神意象,譬如說你某日傍晚回家路上經過小廣場,第一次聽了一遍《小蘋果》,過了一個月,你坐在令人緊張的英語聽力考試中,腦中迴盪著」 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怎麼愛你都不嫌多/.../點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火火/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專業解釋,見斯坦福大學的在線專業詞典:Mental Imagery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二。俄羅斯方塊效應

@張馨夢 已經提到了 俄羅斯方塊效應。

「明明是不斷重複的簡單的整體消除遊戲,為什麼這麼上癮!筋疲力盡後,還會出現還在遊戲的幻覺。」 這就是遊戲心理學喜歡的 俄羅斯方塊效應 (Tetris Effect)。維基百科的確有不錯的整理,實際上百度百科也有一點點中文的解釋:俄羅斯方塊效應,可惜科學解釋的部分實在太少了。

當俄羅斯方塊這個遊戲被製作出來時,研究人員就覺得它的 'emotional dynamics' 非常有趣。

早在1991年,加州大學Irvine分校的Richard Haier,掃瞄了在玩兒俄羅斯方塊的玩家的大腦。

三。聯想記憶和夢

因為你的問題非常特別的提到了晚上 「為什麼玩一天俄羅斯方塊後的晚上腦子裡滿是壘方塊?」。我覺得除了上面兩個很明顯有關的,另一個直接描述你的問題的情況:聯想記憶。

雖然我們對它的瞭解還不算深入,而且所需專業知識比較多,但這裡還是想描述一個很有趣的實驗。

無處不在的神經科學家 使用俄羅斯方塊這個遊戲來研究夢與聯想記憶 (associative memory) 的關係,研究結果在2000年10月13日的《科學》週刊上發表。在睡眠研究中,檢測夢境的來源是個很麻煩的事情,因為你也不知道不同的夢境和不同的夢境來源對結果有多大的影響。為了控制這一個情況,我們可以利用「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這個特徵來製作我們想要的 hypnagogic dream, 直譯就是「入眠前的夢」,實際上是從醒到睡著之間的夢的過渡期,另一種說法是waking dream,就是清醒的夢(但不是白日夢)。(Hypnagogia)

這個在《科學美國人》上有專門刊登,研究人員來自哈佛,Stickgold et al 2000。15年後的今天,第一作者已經是哈佛的睡眠醫學研究中心的主任了。

在這個試驗中,27個實驗者被要求在3天內一共玩兒7個小時的俄羅斯方塊。第一天早上玩兒兩個小時,晚上1個小時,然後接下來兩天早晚各玩兒1小時。其中12名參與者在此之前從未玩兒過俄羅斯方塊,10名專業玩家,以及5位有大腦損傷的健忘症患者。

這五名健忘者患者的雙邊的顳葉中部被損壞,所以負責記憶的海馬區也沒有。所以,即使他們擁有正常的智力,但他們的再也不能夠學習新記憶(準確的說是,不能形成新的情節記憶,見 維基百科中文頁面:情節記憶),但通過7個小時的早晚玩耍,他們的俄羅斯方塊成績明顯變好了。雖然照理來說,玩新的遊戲應該是一種學習過程,健忘症患者照理來說不應該學會並進步。

我專門看了他們的後續研究(Stickgold et al. 2001),是一個EEG腦電圖研究。簡單地來說就是讓實驗者在入睡前集中注意力做一些有催眠效果的任務,譬如在這裡,所有實驗者在入睡前被要求使勁玩兒俄羅斯方塊,或是一款叫 立體滑雪(Alpine Racer II) 的經典單機遊戲(1996年發佈的,非常像我們現在玩兒的 神廟逃亡 這類跑酷遊戲)。

在玩兒過俄羅斯方塊後,第一個晚上 89%的實驗者都夢到了俄羅斯方塊。而且有趣的是,有很多實驗者稱他們在夢裡夢到的俄羅斯方塊是舊版本的,或如果是玩兒的立體滑雪,則可能會夢到真實地滑雪。(莫名讓我覺得很好笑)

通過數個連續實驗,他們發現,這種在入睡前大量玩兒俄羅斯方塊的夢有以下5個特性:

  1. 很有可能夢到睡前做過的高集中注意力、高頻率做過的事情——近期的記憶,如不斷將落下來的俄羅斯方塊翻轉來找到合適的位置來消除
  2. 或是重現以前、但是有關的記憶——夢到舊版本
  3. 傾向於帶有情緒的場景
  4. 但不會是高情緒的那種
  5. 大腦海馬體或顳葉中部不會激活

俄羅斯方塊只是一種比較經典、大家都喜歡的 視覺+動作 重複任務。實際上,聽覺任務也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而且,在臨床上,有種類似的情況 叫入眠前的幻覺(hypnagogic hallucinations),但這樣的直譯很不準確,應該是在睡眠和清醒之間的階段(也就是在進入睡眠前或即將醒來時),出現非常非常生動真實的幻覺,如一些非常恐怖的奇怪的視覺,如牆上爬著一隻巨大的蜘蛛,或是聽覺幻覺,如聽到鬧鈴響了,但實際上並沒有。這和噩夢還不一樣,不算是真正的睡眠時產生的夢。而且,這種情況比我們上面提到的聯想到俄羅斯方塊要嚴重很多,已經影響生活和心情了,而且也不一定和睡眠前所做之事有直接關係。醫學上對這種幻覺產生的原因並不瞭解。

References:

Stickgold, R., Hobson, J.A., Fosse, R., Fosse, M., 2001. Sleep, Learning, and Dreams: Off-line Memory Reprocessing. Science 294, 1052–1057. doi:10.1126/science.1063530

Stickgold, R., Malia, A., Maguire, D., Roddenberry, D., O』Connor, M., 2000. Replaying the Game: Hypnagogic Images in Normals and Amnesics. Science 290, 350–353. doi:10.1126/science.290.5490.350

謝謝閱讀。超級歡迎讀者分享~

若是商業用途轉載(如微信公眾號、網站、雜誌等),請私信 趙思家 。

【沈寒詡的回答(7票)】:

大腦思維短期慣性所致,尤其是長期集中注意力於某事的時候,大腦部分回路高度活躍,以至於短時間剎車不能,印象滯留意識中消散緩慢

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即使意識鬆懈下來,大腦還在自動旋轉,這時候要停下來最好的方法絕非跺腳抓頭強迫自己停下,而是轉移注意力,跟戒毒一樣找替代品,讓大腦動員資源去做另一件事,越能集中注意力越容易消除之前的慣性,然後為了不讓替代品成為新的毒癮,要及時停下再做其它的事,以此類推循環幾次就能消除慣性了

另外一些簡單重複的畫面或音樂很容易形成深刻印象,比如洗腦歌小蘋果之類的,這可以作為大腦偏好研究的實例

【fsdd的回答(32票)】:

我打了一天斗地主

看表,都覺得表上的數字是順子。。

【兔尾巴老李的回答(7票)】:

題主所指是否 俄羅斯方塊效應(Tetris Effect)?

找到一篇名為 The psychology of Tetris( bbc.com/future/story/20 )的文章,粗略論述了俄羅斯方塊所帶來的影響。但是根據該文所述,目前對該機制的影響還未深入到原因層面,只是證實了其存在。

The other reason why Tetris works so well is that each unfinished task only appears at the same time as its potential solution – those blocks continuously fall from the sky, each one a problem and a potential solution. Tetris is a simple visual world, and solutions can immediately be tried out using the five control keys (move left, move right, rotate left, rotate right and drop – of course). Studies of Tetris players show that people prefer to rotate the blocks to see if they'll fit, rather than think about if they'll fit. Either method would work, of course, but Tetris creates a world where action is quicker than thought – and this is part of the key to why it is so absorbing. Unlike so much of life, Tetris makes an immediate connection between our insight into how we might solve a problem and the means to begin acting on it.

The Zeigarnik Effect describes a phenomenon, but it doesn't really give any reason for why it happens. This is a common trick of psychologists, to pretend they solved a riddle of the human mind by giving it a name, when all they've done is invented an agreed upon name for the mystery rather than solved it.

此外,在維基百科中也能找到這一條目(Tetris effect)。

以下的研究,或許能夠部分解釋題主提出的問題:

Stickgold et al. (2000) have proposed that Tetris imagery is a separate form of memory, likely related to procedural memory. This is from their research in which they showed that people with anterograde amnesia, unable to form new declarative memories, reported dreaming of falling shapes after playing Tetris during the day, despite not being able to remember playing the game at all.

根據維基百科,這種效應也可見於其他電子遊戲;但在俄羅斯方塊的玩家中尤為顯著。

至於俄羅斯方塊的副作用,也已經有相關研究:

A study, conducted by Lynn Okagaki and Peter Frensch in 1994, showed that participants who played Tetris for twelve 30-minute sessions (with no previous experience of the game) did much better than the control group in both the paper-pencil test version of spatial skills as well as the computerized version. The conclusions drawn from this experiments were that video games such as Tetris had a positive effect on three areas of spatial skills including mental rotation, spatial perception and spacial visualization in those who played for a prolonged period continuously.

純引用,答得不好,希望能有更專業的知友做出解答:D

【張喆的回答(7票)】:

不懂心理學和神經生物學,嘗試回答一下吧。

以前我玩一天cs,也會看什麼都是準星。這跟人多線程運行能力差有關,當你沉浸在一種內容的活動時,跳出再做別的事情就會效率打折扣,因為改變思考方式、行為模式對人來說是挺困難的一件事。(現代的分工朝著越來越精細化的方向發展跟這也有關)

俄羅斯方塊和其他的一些休閒類的遊戲,本質上是一種行為模式高度簡單且重複度極高的活動。玩一天,重複了大量相同的思考方式和動作,應該就已經建立起了一種操作性的條件反射。

進化出這樣的行為,能夠讓生物面對變化迅速的環境根據過往的經驗和行為以非常快的速度做出最優判斷從而生存下來

【納橙的回答(5票)】:

刷了一天B站,做夢帶著彈幕。

【寧少輝的回答(2票)】:

玩十幾分鐘2048後,2048那個遊戲很多園的塊,再看方的東西。。。好奇怪,尤其是wp手機的窗口切換的時候。。會動的長方形,,更嚴重。

【湯琳的回答(2票)】:

恩,我玩完一天後,覺得看哪都能插個方塊

【麥綠凌的回答(6票)】:

你玩一天美女找茬試試

【farteryang的回答(1票)】:

感覺是對最近正在發展的技能的自我模擬訓練吧,類似於寫棋牌AI自己跟自己對打的訓練模式……【

【知乎用戶的回答(0票)】:

主要還是俄羅斯方塊玩到一定程度帶來的挑戰給你帶來了某種快感的刺激。。玩一天LOL也會糾結某場比賽反覆想的。。

本質應該是記憶和再現吧。。你換成是上了一天學,有道題考試做錯了,你也會反覆想。。面試了一天,面試官問的一個東西,你覺得答得不好也會反覆想答案。。下次就會做的更好。。記憶,純粹的記憶。。

【任才的回答(0票)】:

有段時間喜歡掃雷,晚上閉眼就是掃雷。有段時間喜歡紙牌,晚上閉眼就是紙牌,然後是空當接龍,明星三缺一,擼啊擼,使命召喚,gta,真的是如果長時間把大腦放在某件事上,你會條件反射地去想他。

【劉琦的回答(0票)】:

那段時間玩消除遊戲,看見一群人站在一起,總想著這會兒飛過去一個穿著同樣顏色衣服的人,能把他們消除掉…

【孫玲的回答(0票)】:

我貼了兩天的牆紙 每天睡覺前腦海裡都是拿著刮片在刮整齊牆紙的畫面,這些效應就跟坐過山車一樣吧

【花哥的回答(0票)】:

我擼了一晚上,做夢都感覺自己是孫悟空!

【朱浩然的回答(0票)】:

看完新聞聯播,滿腦子都是和諧社會

【李紫陽的回答(0票)】:

我打牌從下午打到凌晨做夢都是想怎麼出牌

【戚七的回答(0票)】:

打了幾天dota,每天晚上做夢被人追?

標籤:-心理學 -神經科學 -日常行為分析 -俄羅斯方塊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