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的無聊感會損害人的心理健康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日常的無聊感會損害人的心理健康嗎?

2018年07月24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8 ℃ 次

【馮慎行的回答(110票)】:

感謝 @劉柯 的邀請,可是我真的不是圓桌問題中,強調工作中需要獲得意義感的心理學知友。不過我知道題主擔心什麼,所以決定先來些合乎胃口的。

「無聊至死」——這可不只是HBO出品的黑色偵探喜劇,同樣也是Britton和Shipley(2010)的論文標題——經常感覺無聊的人離死亡更近,尤其是腦血管疾病的致死。究其原因,或者與無聊時出現的高心率和皮質醇水平有關(Merrifield & Danckert,2014),或者與無聊所帶來的缺乏運動和不健康飲食有關(Danckert,2013)。總而言之,無聊感很強通常身體也會差一些,隔三差五的頭疼腦熱也會頻繁一些(Sommers & Vodanovich,2000)。

無聊可不只這一種風險。抑鬱、焦慮與無聊的關係非常緊密(Conroy et al.,2010),而伴隨著無聊感的這些負性情緒會對心理健康產生嚴重的影響(Goldberg et al.,2011)。與之相關,無聊對心理健康的影響還體現在方方面面,職業倦怠(Dickinson & Wright,2008)、學業表現下滑(Daschmann et al.,2010)、物質濫用(Belton & Priyadharshini,2007)都有無聊的影子。在我們(@活力熊 & @琦跡517,大三)的調查中,也「做」出來過與網絡遊戲成癮的相關。而且高無聊傾向的人人際關係也會差一些(Sommers & Vodanovich,2000),更容易出現各種社會適應不良的行為(Daschmann et al.,2010)。

目前來看,無聊的作用似乎和前額皮質脫不了干係(Willis,2014)。一方面是注意的渙散,從而讓認知需求有所下降(Seib & Vodanvich,1998)。另一方面,Mathiak等人(2013)描述了無聊時候的神經活動,絲毫不令人驚奇的是,腹內側前額皮質的活動上升,以及杏仁核與腦島的活動下降(此處存疑)。這些證據似乎意味著,作為一種獨立的情緒(Bench & Lench,2013),無聊感對心理健康的影響與其他情緒並無二致。

然而。

問題恰恰就在這兒。任何一種(負性)情緒,似乎都可以找到比這更多的證據說明其對心理健康的影響。在知乎心理學越來越推崇「允許和接納情緒」的時候,宣揚通過意義感來擺脫無聊,這種對抗和掙扎就有些別樣的味道了。如果無聊確實是一種情緒(相反,Shaver et al.,1987),那它就應該享有和憤怒、焦慮或者抑鬱相同的權利才是政治正確。

  • 無聊有種免疫政治正確的特質α——無聊沒有意義,於外於內都沒有值得集中注意的信息(Eastwood et al.,2012)。不過,缺乏意義可不意味著沒有價值,無聊本質上就是一種對意義追求和反抗(Bench & Lench,2013)。我們真的感覺無聊的時候,特別適合進行生命的反思(Fahlman et al.,2009),創造力也看起來會多那麼一點點(Mann & Cadman,2014)。
  • 無聊還有種免疫政治正確的特質β——你的無聊和你的無聊不是一種無聊。Goetz等人(2014)讓人詫異的將無聊分成了五種(如圖):從更接近平淡的indifferent boredom到更接近焦慮和厭惡的reactant boredom,其中四種無聊近似涵蓋了三分之一的情緒環形結構(Goetz & Frenzel,2006),而剩下一種apathetic boredom和抑鬱症的症狀更加接近。這樣說好了,工作時候每週四的無聊感和上大學時候宅在宿舍的無聊感,體驗能有多少相似的呢?
  • 無聊竟然還有種免疫政治正確的特質γ——無聊甚至是我們接觸最多,但是瞭解最少的情緒,也包括很多心理工作者。無聊也有病態無聊和常態無聊(Gosline,2007),也區分特質無聊和狀態無聊(Kass et al.,2001)。有些日常生活中一閃而過的無聊感是不是有必要刻意的對抗或者接納呢?真的會「無聊至死」嗎?

你們問我無聊感,我可以回答一句無可奉告。但你們又不高興,我怎麼辦?我講的意思不是讓你忍受無聊到地老天荒。你問我需不需要,我說需要。我就明確告訴你這一點。

總而言之,我們還是需要無聊,就像我們需要憤怒焦慮和抑鬱一樣。我們同樣需要承認、接納我們存在著這樣一種情緒,它意味著毫無意義,而不是直接的否認或者消極的擺脫。有些朋友,尤其是還在上學的朋友,如果你們在冗長的校園生活中出現了疲乏睏倦,不想上課甚至不想出寢室,做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或者有些昏昏沉沉。先別急著診斷為抑鬱,也別急著去中醫那兒開安神補腦的藥丸,你可以只是無聊透了。

不要試圖通過《小時代》《煎餅俠》《捉妖記》或《齊天大聖》的前赴後繼的觀看,不間斷的逛街、吃飯、打麻將來對抗無聊,應急式的娛樂或極端的外部刺激(酗酒、吸毒等)雖然可以短時間的減輕無聊,但是完全不抗反彈(Eastwood et al.,2007)。除了真的讓工作、學習更富有意義感,從而達到心流體驗(與無聊相對,Wiederman,2007)之外,或許還有三個選擇,至少能讓我們從「無聊至死」的聳人聽聞中稍稍緩解一些。

  1. 新的生活方式(Vodanovich,2003)。有規劃的作息時間,長期有計劃的健身和運動,合理而規律的飲食。這或許有些奢侈,但是對那些深陷indifferent boredom的朋友(主要是大學生)是最恰當的第一步。
  2. 冥想(Brown et al.,2007)。冥想需要專注於自己的呼吸和身體,向內部集中了注意。和對焦慮的減輕相類似,冥想對reactant boredom會有明顯的平緩。在不能很快的讓工作更有意義感之前,冥想是不錯的介入手段。
  3. 採用有想像力和意義的娛樂方式。如果不是最近「被迫」處於無聊的狀態,我似乎也沒多少願望和精力來查查資料,寫下這個回答。在知乎上不論是寫還是看,似乎都比應急式的娛樂更有意義。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無聊感是對生活缺乏意義的一種體驗,那麼生活是不是真的有意義呢?

Belton, T., & Priyadharshini, E. (2007). Boredom and schooling: A cross-disciplinary exploration. Cambridge Journal of Education, 37, 579?595.

Bench, S. W., & Lench, H. C. (2013). On the function of boredom. Behav Sci (Basel), 3(3), 459-472.

Brittonl, A., & Shipley, M. J. (2010). Bored to death?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39(2), 370?371.

Brown, K. W., Ryan, R. M., & Creswell, J. D. (2007). Mindfulness: Theoretical foundations and evidence for its salutary effects. Psychological Inquiry, 18, 211?237.

Conroy, R. M., Golden, J., Jeffares, I., O'Neill, D., & McGee, H. (2010). Boredom-proneness, loneliness, social engagement and depression and their association with cognitive function in older people: A population study. Psychology Health & Medicine, 15(4), 463?473

Danckert, J. (2013). Descent of the Doldrums. 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24(3), 54-59.

Daschmann, E. C, Goetz, T., & Stupnisky, R. H. (2010). Testing the predictors of boredom at school: Development and validation of the precursors to boredom scales. British Journal of Educational Psychology, 81, 421?440.

Dickinson, T., & Wright, K. M. (2008). Stress and burnout in forensic mental health nursing: A literature review. British Journal of Nursing, 17, 82?87.

Eastwood, J. D., Cavaliere, C., Fahlman, S. A., & Eastwood, A. E. (2007). A desire for desires: Boredom and its relation to alexithymia.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42, 1035?1045.

Eastwood, J. D., Frischen, A., Fenske, M. J., & Smilek, D. (2012). The unengaged mind: defining boredom in terms of attention.. Perspectives on Psychological Science, 7(5), 482-495.

Fahlman, S. A., Mercer, K. B., Gaskovski, P., Eastwood, A. E., & Eastwood, J. D. (2009). Does a lack of life meaning cause boredom? Results from psychometric, longitudinal, and experimental analyses. Journal of Social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28(3), 307-340.

Goetz, T., Nett, U. E., Frenzel, A. C., Pekrun, R., Hall, N. C., & Lipnevich, A. A. (2014). Types of boredom: An experience sampling approach. Motivation & Emotion, 38, 401-419.

Goetz, T., & Frenzel, A. C. (2006). Pha ‥nomenologie schulischer Langeweile [Phenomenology of boredom at school]. Zeitschrift fu‥rEntwicklungspsychologieundPa‥dagogischePsychologie, 38(4), 149–153.

Goldberg, Y. K., Eastwood, J. D., Laguardia, J., & Danckert, J. (2011). Boredom: An emotional experience distinct from apathy, anhedonia, or depression. Journal of Social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30(6), 647?666.

Gosline, A. (2007). Bored? 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18, 20?27.

Kass, S. J., Vodanovich, S. J., & Callender, A. (2001). State-trait boredom: Relationship to absenteeism, tenure, and job satisfaction. Journal of Business and Psychology, 161, 317?327.

Mann, S., & Cadman, R.. (2014). Does being bored make us more creative?. Creativity Research Journal, 26(2), 165-173.

Mathiak, K. A., Klasen, M., Zvyagintsev, M., Weber, R., & Mathiak, K. (2013). Neural networks underlying affective states in a multimodal virtual environment: contributions to boredom. Front Hum Neurosci, 7, 820.

Merrifield, C., & Danckert, J. (2013). Characterizing the psychophysiological signature of boredom. Experimental Brain Research, 232(2), 481-491.

Seib, H. M., & Vodanovich, S. J. (1998). Cognitive correlates of boredom proneness: The role of private self-consciousness and absorption. The Journal of Psychology, 132, 642?652.

Shaver, P., Schwartz, J., Kirson, D., & O』Connor, C. (1987). Emotion knowledge: Further exploration of a prototype approach.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2(6), 1061–1086.

Sommers, J., & Vodanovich, S. J. (2000). Boredom proneness: Its relationship to psychological- and physical-health symptoms. Journal of Clinical Psychology, 56, 149?155.

Vodanovich, S. J. (2003). Psychometric measures of boredom: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The Journal of Psychology, 137, 569?595.

Wiederman, M. (2007). Why it's so hard to be happy. 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18(1), 36?43.

Willis, J. (2014). Neuroscience reveals that boredom hurts. Phi Delta Kappan, 95(8), 28-32.

【已經無聊到把所有的參考文獻都標出來了】

【ericyim的回答(12票)】:

感謝 @劉柯 邀請!

首先,我要道歉,這個回答拖的時間太長了。

我對這個問題很感興趣,也曾深有體會,但在寫這個答案的時候我才發現,很多東西在我腦子裡亂成一團,總是理不清,其實這個回答,我也並不很滿意,請多提意見吧!

——————————————————————————————————

在第一次考研失敗後,我沒有找工作,或者更確切的說,是找不到理想的工作,所以選擇在家複習,再考一次。第二次很幸運地考上了。欣喜過後,就在家等著開學。後來一位朋友給我介紹了份臨時工作,工作收入不高,但非常輕鬆。每天不過就是接接電話,偶爾寫點東西而已,大部分時間都是——閒著。開始我還覺得是件不錯的差事,但在工作了兩個多星期以後,我的觀點就變了,因為我發現這份工作實在太無聊了(那會兒還沒有智能手機,有電腦但沒網絡,但我後來想就是有智能手機有WIFI,大概也差不多)。到後來,每天在上班前一想到要乾熬整整一天的時間,就感到心情沉重,壓抑鬱悶。兩個月後,我實在忍無可忍,辭職了。

大概這樣的無聊感每個人都曾經歷過,無聊令人提不起興趣,無聊令人找不到想做的事情,無聊使人感到精神渙散。總之,無聊令人不快,那麼,無聊對人們的影響,僅僅限於讓人感到「沒意思」嗎?

如果無聊這種事發生那些頭腦更聰明,想的更多,看的更遠的人身上,其影響,可就不那麼簡單了。在英劇《神探夏洛克》中,夏洛克炫酷的推理能力給我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但在沒有案子可破的時候,他成了一個壞脾氣的孩子,整天焦躁不安,抱怨無聊。在這一點上,編劇很好的與原著保持一致。在原著中,華生反對他使用古柯鹼,福爾摩斯回答說:「我不用腦力不能活。我還能為了什麼而活呢?你來站在這兒的窗旁,曾經有過這樣一個可怕,陰暗,無益的世界嗎?看看那黃色的霧氣籠罩的街道,飄過暗褐色的房子。有什麼會比這種情景更透露出無望的枯燥與俗氣的意味呢?」

福爾摩斯的困擾不僅僅只是出於人物塑造與情節發展的需要,因為在夏洛克理性至上的頭腦中,除瞭解迷,除了破案,一切都是無聊的,一切都是沒意義的。所以他才會在剛剛解決完一個案子以後,幾乎馬上就會抱怨無聊。儘管柯南道爾讓福爾摩斯在假死期間東方的遊歷使他的個性有了成熟的發展,但隨著歲月的推移,他卻變得更加悲觀,而最終被人生的虛幻與痛苦所困。在福爾摩斯原著最後一篇故事《退休的顏料商》中,福爾摩斯對華生說:「所有的生命難道不都是可悲而無益的嗎?他的事難道不是整體的縮影嗎?我們伸手,我們攫取,但最終留在我們手中的是什麼呢?一個幻影。或者比一片幻影更糟——痛苦。」

在無聊的狀態下思考,則更會觸發無聊的「地獄模式」,就如同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在《宗教體驗之種種》一書中所述的哲學家西奧多.西蒙.朱弗羅伊的感受:「我好像感覺到了我小時候的生活:日子過的充實,像一團火。而在我眼前展現出了另外一個生命,憂鬱而孤單——那就是必將孤單地度過未來的我。只剩將我驅逐到那兒的思想與我為伴。我不禁要詛咒這帶來災難的思想。發現這些以後的那些時間是我一生中最為難過的一段時間。」

同樣,這種體驗絕非偶然。加繆《局外人》的主人公莫爾索也深有同感。他說:「什麼都不重要,我很知道為什麼。……在我所度過的整個這段荒誕的生活裡,一種陰暗的氣息穿越尚未到來的歲月,從遙遠的未來向我撲來,這股氣息所到之處,使別人向我建議的一切都變得毫無差別,未來的生活並不比我以往的生活更真實。」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中寫道,斯維德裡蓋洛夫告訴拉斯科尼可夫說,他夢到了永恆,就像一個小房間充滿了蜘蛛。他表達了聰明的人類最基本的恐懼之一:生命是有限,無用又無意義的。這種感覺很危險,因為它非常容易就能使人受騙,使人因此覺得生命就像夏洛克所抱怨的那樣,是狹隘,枯燥且令人厭倦的。這種感覺會在人的內心形成一種「負反饋」,讓人變得沮喪,筋疲力盡,最糟的時候甚至會自殺。

在《神探夏洛克》第一集夏洛克與兇手的對決中,我們就可以看到內心的感覺帶給夏洛克怎樣的影響。那個開出租車的小老頭,成功的實施了四起謀殺,他聲稱自己也是聰明人,看到這裡,我們恐怕與夏洛克的想法一樣,根本無法信服,因為他不過是拿著把假槍嚇唬人而已。但我們很快就發現,他真的聰明。他的厲害之處是看穿了夏洛克,極為準確的抓住了他內心的弱點。他說:「我打賭你常常無聊對吧,我知道你會的。你這樣的人,這麼聰明,但你證明不了,那麼再聰明又有什麼用?」並且進一步迷惑他,說:「你會做一切,你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擺脫無聊。」這看起來似乎平淡無奇的話,對於夏洛克卻有催眠般的魔力,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要不是華生的當機立斷,一槍擊斃兇手,夏洛克真的就吃下那粒膠囊。為什麼會這樣?是因為夏洛克真的無聊,無聊模糊了他的意志,使他根本就無從選擇,他只能用這種方式來為自己尋找意義,就像一個快要淹死的人絕望的抓住一根稻草。

很多浪漫主義者如濟慈,雪萊,霍夫曼,諾瓦利斯,普希金,歌德……都曾因無聊帶來的幻滅感而飽受痛苦,甚至精神錯亂,或自殺。

無聊的殺傷力,由此可見。

心理學家維克多.弗蘭克爾說,感到生活沒有意義,就是神經症(註:是神經症,不是神經病也不是精神病)。無聊會對身體和精神都產生影響。在這一點上,弗蘭克爾是絕對有發言權的,因為在二戰時期,他曾在奧斯維辛集中營經歷了極為殘酷的折磨與考驗。他的妻子,父母,兄弟都死在集中營裡。弗蘭克爾在進集中營時,曾帶著《存在分析》一書的手稿,但不久就被發現並被毀掉了。在艱難的歲月中,他力圖重寫這本書,後來他領悟到正是這個信念支撐他活了下來。他曾親眼見過,有些囚犯一旦感到生活沒有意義,很快就死去了。

心理學家麥迪(S.R.Maddi)提出一個差不多的概念:存在神經症。這種神經症的表現是認為生活沒有意義,認為無論什麼事,都是既不真實,也不重要,還沒有價值。存在神經症最大的特點就是心情平淡和無動於衷。這樣的「患者」在開始時會時不時感到心情抑鬱,但慢慢的,抑鬱會減少甚至消失,但這並不是痊癒的表現,他們會被空虛感所縛,覺得生活沒有意義。他們很少會去選擇做什麼,如果有的話,也只是沿著最不費事的方向去進行。在生活中,他們並不會像其他心理疾病患者那樣痛苦,社會功能受限,相反,他們可以表現的不錯。他們戀愛,結婚,工作,待人寬容,與你我看不出什麼分別。但他們只是隨波逐流,體會不到真正的和深刻的滿足感和充實感。用個或許不是太恰當的比喻,他們的生活就像最原始的生物草履蟲那樣,有的只不過是刺激-反應的循環而已(感覺要有一大波中槍的了……)

我國心理學家許又新,把這種「疾病」,形象的稱為「無聊神經症。」

(或許「無聊神經症」或「存在神經症」都帶有一股濃濃的哲學味,但討論人生,討論意義感,又怎能少的了哲學呢。)

美國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在他的一篇重要文章《論人類的某種閉目塞聽》中寫道:

「有些日子裡我們會很活躍,而另外一些日子裡我們的精力不那麼旺盛,這種現象我們每個人都很熟悉。我們都知道,在任何一天裡,都有沒被激的精力沉睡在我們體內。如果精力剩餘過多,就會有所表現。我們當中的絕大多數人都感到好像總有一種烏雲籠罩著我們,使我們的判斷、推理和決定都達不到可能達到的最佳程度。與我們應該做到的相比,我們只能算是半睡半醒。我們的熱情被熄滅,我們的想法被抑制。我們只利用了可以利用的腦力和體力的很少的一部分。有些人的「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感覺極端強烈,並導致了可怕的神經衰弱或精神衰弱,生活對他們來講成為一種不可能。」

「從廣義上講,人們都遠遠地生活在他們可能達到的巔峰以下,他們擁有種種的能量卻一直沒有得到使用。他們既沒有最大限度地發揮能量,也沒有表現出最佳狀態。在基本的機體功能上,以及與他人協調方面,他的生命都萎縮得如同歇斯底里患者,這比後者更不可原諒,因為歇斯底里的人畢竟是得了一種病,而對大多數人來說,不去充分地發揮自我只是一種積習——這是非常糟糕的。」

「沒有最大限度地發揮能量」可以說是無聊之害的根本原因,馬斯洛說,人類的天性被低估了。高級需要和低級需要一樣,都是人類的本能,它包括對有價值工作的需要,對責任的需要,對創造的需要,對公正與公平的需要,對值得做並喜歡做的事的需要。如果長時間讓自己處於消極鬆懈狀態,失去了對現實價值與意義的感受能力,你所見,所聽,所聞的一切,對你來說,都只成了客觀存在,而不會引起你任何的反應。

在無聊的背後,都有一個渴望掙脫牢籠的靈魂。隨著物質的豐富,人們對精神生活的要求可能會越來越強烈。弗蘭克爾說,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去發現生活的意義。同樣,我們也有責任去讓自己的生活更充實,更有意義。

【沈寒詡的回答(15票)】:

獎勵缺乏,神經遞質抑制,神經刺激無響應,腦不活躍,抗拒,打哈欠打飛機尋求系統激活,注意力走偏,挫敗,罪惡,頹廢

厭倦到抑鬱,無聊得想死,死了

【J博士的回答(5票)】:

我給一個心理學上的解釋好了。心理學中的自我決定理論(self-determination theory)表明人的幸福感(well-being)與三個基本的需求密切相關,這三個心理需求是自主(做我們自己想做的事),能力(能夠掌控環境、感覺自己有效),聯繫(與周圍的人形成連接、滿足自己對愛和歸屬的需求)。如果這三個心理需求得到滿足,我們的幸福感將顯著提升,如果這些需求受到抑制,我們的幸福感則顯著降低。

而你提到的無聊感就是心理需求沒有得到滿足的狀況,通常在一些特定的活動中(比如長時間看電視、使用社交網絡)都會使人陷入無聊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心理需求無法滿足,如果久而久之個體甚至會出現焦慮、抑鬱等疾病。

當然,對這個問題還可以從神經科學的角度理解,無聊狀態、焦慮狀態、心流狀態(可參見心理學中著名的心流理論)一定對應的是大腦不同的活躍區域,然後這些活躍區域會刺激你的身體釋放相應的激素,比如腎上腺素、壓力荷爾蒙等等,進而影響你的身體和心理健康。

如果還有問題,我們可以繼續交流。

J博士(公眾號:J博士的心理實驗室)

【張雪穎的回答(1票)】:

個人覺得..真的會非常影響健康.

【玫瑰走失1989的回答(0票)】:

受政策影響業務量驟減,閒的發慌,現在每天刷網頁。

我覺得再刷幾天我就崩潰了

PS:前幾天剛剛懷疑完人生→_→

【寡人的回答(3票)】:

無聊不會損害心理健康,而是會讓你容易做出損害心理健康的事

【shallowtears的回答(2票)】:

太會了,我就因為一時無聊去給人表了個白,然後之後發現並不怎麼喜歡他,自取其辱啊!!!然後導致本來就不自信的我開始無休止的自我懷疑。。。。_(:з」∠)_同志們,千萬不能讓自己太閒了!!

【知乎用戶的回答(1票)】:

會。

我就是,自從三月底結束了研究生複試就一直在等開學。

這期間就是各種無聊,沒勁

雖然經常上網、看新聞,但是也總會有空虛感,時間長了就會加重社交恐懼症,是真的恐懼。

本來就不太會跟陌生人交流(必要的情況下),現在更是白癡了。

長期的空擋好像也能讓人變得愛發脾氣,愛玻璃心,總之有種心裡長草的感覺。

而且時間一長會對未來越來越恐懼,越來越怕有事,真懷疑自己以後還能不能專心學習了。

真的很想忙起來!!

【Usoz7的回答(0票)】:

這是來自健康心態的百度詞條( ????? )請收下 這是來自健康心態的百度詞條( ????? )請收下

【sannk的回答(0票)】:

日常的有聊感也會損害心理健康

【拖波西的回答(0票)】:

感覺無聊本身不會造成怎麼樣的心理影響,倒是人無聊了會做出些什麼事,這些事多半會帶來的負面影響

標籤:-心理學 -壓力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