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中國大陸的許多領導人、作家以至於許多公眾人物講話速度都較慢甚至講一講再想一想、一頓一頓的?為什麼西方的許多領導人口才良好、顯得舉止自然、得體大方 ? | 知乎問答精選

 

A-A+

為什麼中國大陸的許多領導人、作家以至於許多公眾人物講話速度都較慢甚至講一講再想一想、一頓一頓的?為什麼西方的許多領導人口才良好、顯得舉止自然、得體大方 ?

2018年08月06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3 ℃ 次

【高宗文的回答(103票)】:

我認為原因有3:

  1. 他們不是你我直接選出來的,當然不用注重口才的訓練,甚至為討好選民,去認真練習演講和雄辯術(rhetoric),這在西方作為政客的必修課之一,在國內就被各種關係和規則代替了。
  2. 要承認外語的平均語速要比漢語快,我嘗試著按照德語電視裡的發音節奏去說漢語,很快就接不上氣了。有時候打電話回家,也經常被父母糾正語速過快的問題。
  3. 建議看看台灣大選的錄像,你會發現,只要有競爭,有壓力,有制衡,口才自然就有了,和傳統無關。

【zinph的回答(31票)】:

因為一句話被打到的不在少數,所以說話一定要一邊思考一邊說,以免誤傷和殺傷面積過大。

官位越高,說話越慢(你看胡溫講話,再看國家領導人,再看某廳級幹部)。這個不是口才不好,是養成的習慣,官場中認為,說話太快,就是不穩重急躁的表現,不值得培養。

【盧百萬的回答(23票)】:

按照韋伯的說法,政權與領導人的合法性有三種,克裡斯瑪型,傳統型,法理型。

克裡斯瑪型(魅力型、超人型)統治建立在某個英雄人物、某位如有神授天賦的人物的個人魅力基礎之上。被統治者之所以服從是因為他們確信他們的統治者有著超凡的能力,從而成為其追隨者和信徒。而統治者也必須通過不斷地證明其超凡能力的存在而維持其合法統治。典型的魅力型統治在先知、聖徒和宗教領袖所建立的組織中可以看到。

傳統型統治建立在人們對於習慣和古老傳統的神聖不可侵犯的基礎之上。被統治者之所以服從統治是因為這種關係已經存在於神聖的傳統之中,統治者憑借傳統的力量實施合法統治,同時也受到傳統的約束。其最典型的形式是家長制、世襲制和封建制。

法理型統治建立在正式制訂的規則和法令的正當性基礎之上。和前兩種類型不同,被統治者不再是服從於統治者個人,而是服從於法規,他之所以服從,是因為他相信法律和規章制度是正當的和合理的。法理型統治的典型形式就是科層制。

克裡斯瑪型的典型代表是毛先生。

「還有吃的,土豆燒熟了,再加牛肉。不須放屁!試看天地翻覆。」——敢把這種口諭印發九億人民集體學習的領導人,說話會打磕巴嗎?如果沒有直觀感受,可以看看開國大典與九大的視頻。

隨著領導人的快速迭代,克裡斯瑪光環逐漸消退,開始進入傳統型統治。

不是服從章程,而是由傳統或由傳統決定的統治者所任命的個人,他的命令在兩種性質上是合法的:

1。部分根據傳統,傳統明確決定著法令的內容,在傳統所信仰的意義和規模上是合法的——如果超越傳統界線,動搖這個規模,就可能對統治者本人的傳統地位構成危險;

2。部分依據統治者的任意專斷,傳統賦予這種任意專斷一定的迴旋餘地。

一種是「我即宗教」,一種是「我屬於宗教」,說起話來當然不一樣。耶穌與本篤十六世的說話風格也是天差地別。《反對黨八股》為什麼是毛先生寫的?後期領導人需要從傳統話語結構中獲取代表正統的力量,誰敢打破?傳統不僅是傳統型統治者的力量之源,也是他的表達囚籠,打破傳統就要冒失去合法性的危險。說話從來不僅僅是說話,更是一種儀式,一種歸屬,一種站隊,一種表態。

傳統型出身的領導人,在沒有獲得法理合法性支持之前,想要發揮出自己的克裡斯瑪(也就是讓自己看起來辯才無礙光芒四射),對於增進自己的地位沒有助益,甚至可能有反作用——別人會說他「不像個官」。

《霸王別姬》中的著名台詞:

段老闆,霸王回營亮相,到與虞姬相見,按老規矩是定然七步,而你只走了五步,楚霸王氣度尊貴,若是威而不重,不成了江湖上的黃天霸了嗎?

請感受一下。

總結:傳統型領導人在獲得體制外的新合法性來源之前,自己動手顛覆話語結構沒有任何好處。

【張雄飛的回答(23票)】:

我國沒有公開辯論的傳統,我在台灣呆過一段時間,他們的議員就和美國議員一樣直接辯論,甚至有的人有點粗魯,馬總統公開演講融合了美式的直接,風趣以及中國傳統的謙和,我們這邊什麼都沒有,都是些政治正確的廢話

【寶項隆的回答(11票)】:

個人感覺不是能力問題耶。他們在家跟老婆孩子也這麼說話麼?平時開個會也這麼說話麼?相信很多人看過老江罵人那段視頻看得都濕了,中西合璧,激昂憤慨,催人尿下。那口才真不是蓋的,但是一上了主席台就不是那麼回事了,都是幾個字一頓。所以應該是智囊團的吩咐,別念太快,保留官范,讓屁民們翹首期盼側耳恭聽他下個字說什麼。

【張元龍的回答(9票)】:

我們看到的是官方場合 都是上CCTV的 ,所以說話都很嚴謹 一字一頓的;

相信高層領導關起門來開小會的時候不是這樣的

【鋼盅郭子的回答(7票)】:

聽眾不一樣

國外的聽眾(選民)希望你講好話

國內的聽眾(上下左右)等著你講錯話

【小明與小白的回答(9票)】:

1、顯得莊重。

2、不容易出錯,因為莊重。

3、怕出現遺漏,因為莊重。

所以,要擲地有聲,要夠重,要裝重

------------------------------

哎呀,蠻多人贊同我的。其實,這種宣讀式的講話方式和辯論式的講話方式是不同的,需要的是對方能夠聽清楚聽明白。我們看外國人宣讀重要文件的時候也是如此。只不過我們的領導確實很慢…而且關鍵是內容對於很多人來說不重要、甚至僅僅是走形式,聽得想打瞌睡自然很正常。

【張三豐的回答(5票)】:

我黨領導不需要演說的能力向人民闡述施政理念,說服民眾相信自己投票給自己,所以這能力就不必須了,什麼制度篩選出來什麼風格的領導。當然,也不能排除可能個別領導本身就能說——只是說這種制度對演說沒什麼要求,對演說能力也不會有什麼鍛煉。

伯裡克利為什麼演說好?希特勒為什麼演說好?丘吉爾為什麼演說好?除了他們自己有天賦外,還因為對他們來說,這是政治生涯必備技能啊。

【向星龍的回答(3票)】:

我不太相信有背台詞沒背熟的情況,台詞沒背熟是會出現「嗯」『啊』『然後』等等字眼,年紀小點的大概還會抓頭。話說慢點,組織一下語言,想清楚再說,大概是不會錯的。

【薛定諤的回答(5票)】:

既比他們說話快又有腦子的人都被關起來了,沒有競爭導致的惡果。正經的回答:中國式的演講只需要一個話語權,話筒在他手裡,他只需要四平八穩的讀就好了,讀快無獎,讀錯卻有失體統,於是就越來越慢

【張辰的回答(3票)】:

知道什麼叫官腔不?這就是……

官越大,腔越濃。

【interjc的回答(3票)】:

是聽眾的素質問題:

中國領導說話再慢下面人也得乖乖聽著,還要做津津有味狀;

在國外像這麼說,聽眾早就跑光了,說不定還有臭雞蛋神馬的扔上來。

事實證明,中華人民是最偉大的最有耐心的人民。

【吳寶巖的回答(2票)】:

我們江主席到美國還有面對外國記者不都是談笑風生的嘛。在國內氣氛是不同的。

【samlute的回答(1票)】:

關起門來開會完全就是另外一個樣子了,

特別要牽扯到各個衙門的實際利益時。。。

【胡蔭的回答(1票)】:

儒家文化裡要求領導人持重自成,穩重,謹言慎行,他們講話就是教化百姓和表明權威,所以即使有演講稿照讀,那些領導人也是要一字一頓,還略作考慮狀,環視四周,再念出已經寫好的東西,好像很認真很慎重在講這麼一番話,讓人相信他們說的話。同時也在渲染自己的權威。每次都不耐煩聽他們講什麼的。而老外好多都是競選上來的,練出來的語速快,他們講話可能交流的性質更多一點。

【yskin的回答(1票)】:

顯得莊重嘛。難道國外念悼詞的時候不是這樣的嗎?

【黃昱的回答(3票)】:

插句題外話,我曾就這個問題與兩個同事發生激辯,我的意見基本與上面幾位類似,願意從制度上解釋根源,而我的兩個同事則除了用傳統和習慣來解釋外,絕大部分時間用來反駁我的制度根源說,反駁卻無力,只是一味的否定。呵呵,我想是觸碰到他們的思想禁區了。他們不是在討論,而是條件反射式的反擊。這也許是我有時候不願意就很多問題在周圍人中討論的原因

【Sheldon Zhu的回答(2票)】:

一部分,同意高宗文的回答,不是人民選的,不需要討好。

另外一部分,譬如英語,各種連讀,各種發音規律,都有一個目標,說得更快。而中文講究字正腔圓,所以自然發音不會太快。否則,周傑倫才出道那會兒,他的發音也就不會被人詬病了。

【劉新徵的回答(2票)】:

記得王佩寫過一篇博客,說到英語演講的優勢,找不到原文了。大意是中文的語法結構不太適合即興演說,英文的狀語後置和從句,可以讓說的人邊說邊想,中文就比較麻煩。

原文實在找不到了,但我覺得可能是有點道理的。

【石英的回答(0票)】:

呵呵,因為我國老百姓就不怎麼懂得演講和辯論。領導人從國人中來,國情、制度、選舉方式都決定了鍛煉的少,自然水平不高。

【fishbone的回答(0票)】:

一是文化差異,西方國家教育重視演講這些技能,所以一般來說很多人都擅長。

說到領導人,中國一般是工程師出身,西方普遍是律師或者有金融方面的背景(原因不難猜到--比如我們國家的總理常常有水利方面的背景,因為長期有水災;發展中國家更關注發展,建設,GDP,而發達國家更關心其他的),這種背景不同決定了口才差異。另外我猜年齡也有關係,七十多歲和四五十歲的人怎麼比口才。

至於作家我瞭解的不多,但作家不善言辭我覺得也算正常,不過照理都會比較幽默。公眾人物範圍太廣,不好回答。

【Hning Zhu的回答(0票)】:

我覺得中國的政治家不是沒有口才的。只是政治傳統而已。你們都想太多了。。。

【張無忌的回答(0票)】:

只要有競爭,有壓力,有制衡,口才自然就有了,看看台灣········

【Gavin Gao的回答(0票)】:

我知道你說的是 寶寶

【宮生的回答(0票)】:

東西方差異,只是表象,核心是選舉制度。

在民主選舉制度下,語言表達能力,是對候選人的基本要求。電視辯論、街頭演說、政策宣講、媒體專訪,沒有一副好口才,選民怎麼會買賬呢?

【蔣中博的回答(2票)】:

小心謹慎,過濾不該說的

【有點兒累的回答(1票)】:

與「八股文」類似,已經形成制式。

【羅煒的回答(1票)】:

不喜歡在政治上用天選論的人。不是天生有能力所以當政治家,而是常年政治生涯造就了政治家的能力。

而且政治家的核心工作也不是演講,而是與民眾進行利益溝通。演講只是與各社區溝通的一種工具而已。

因為我們國家沒有自治的社區,也就不需要什麼利益溝通,更不需要政治辯論,只要背誦民粹許諾即可。什麼樣的社會環境決定了出什麼樣的政治家。

【周南的回答(0票)】:

把他們看成殭屍就對了

【文嘉的回答(0票)】:

不願出錯

【chaiweijia的回答(0票)】:

因為他們在說話時總是要考慮怎麼把假話說的跟真的一樣

【Ivony的回答(0票)】:

稿子沒背熟。

【Kaiser的回答(0票)】:

我們有一位平西王演講很厲害,但是被政治鬥爭給刷下去了。

【霓奧未來的回答(0票)】:

關心翻譯

【清娰的回答(0票)】:

符合中國文化嘛,古漢語有說,抑揚頓挫。

【王勇的回答(0票)】:

在中國,子民要取悅領導,在西方,領導要取悅子民

【然小彬的回答(0票)】:

在中國說一百句廢話比一句不穩定的話管用,中國就是不求無功但求無過。

【李金生的回答(0票)】:

中國古代有「期期不可為」的大臣。而在西方這種有口吃的人永遠不能進入政壇。

真正善於思考長於實幹的人不會太用心在表達上。得意忘言比比皆是。

【佟神威的回答(1票)】:

言多必失,小心無大錯,拋開現實問題不談,網絡上多少善於揪住一句話窮追猛打的

【桑浦的回答(1票)】:

方便被剪

【張東昇的回答(0票)】:

外國的政客們需要選票和支持力

演講可以表現自己的能力

讓公眾喜歡

所以他們必須得好好的在口才方面訓練一番

我們的領導

口才也很好

可是我們的體制不允許一個官員隨意表達自己的觀點啊

他哪有機會說呀

萬一說錯了,豈不是丟了烏紗帽

【楊威的回答(0票)】:

因為中國人不在乎你怎麼說,只在乎你怎麼做。

【之乎者也的回答(0票)】:

如從文化精神角度觀察,引木心先生一語,「欲辨已忘言」與「忘言尤欲辨」的區別吧

【RcRc的回答(1票)】:

中文就是停頓的

【楊奇超的回答(1票)】:

因為黨內有《關於學習*******的重要講話精神》的習慣,所以講話必須讓下面的人記著,所以得慢。

【任仲明的回答(0票)】:

一?? 告訴大家不是信口拈來的答案,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二?? 中華文字博大精深,很容易被有心人錯誤解讀

三?? 某位毛爺爺的效仿者

四?? 尊敬提問者,力圖表達清楚自己的意思

歡迎補充

【方圓的回答(0票)】:

因為中國領導人自古以來就講究外王內聖,要修齊治平,怎麼能像那些西方政治家一樣譁眾取寵,那麼下賤。

標籤:-社會 -時事熱點 -高宗文 -鍵盤 -中國政治 -低智商社會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