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人分析所謂電影中構圖、色彩的暗示等,觀眾能感知嗎? | 知乎問答精選

 

A-A+

一些人分析所謂電影中構圖、色彩的暗示等,觀眾能感知嗎?

2018年08月06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11 ℃ 次

【oldsai的回答(83票)】:

觀眾能感知。不一定能識別。

不同的觀眾,感知大概有強弱區別。

說一個簡單的。去年的電影《夜行者》

構圖來說,右側女性佔據的畫面空間更大,左側男性佔據一角。說明女性在兩者關係中目前佔據了主導地位。男性甚至看起來有點渺小,動作也比較拘謹。構圖來說,右側女性佔據的畫面空間更大,左側男性佔據一角。說明女性在兩者關係中目前佔據了主導地位。男性甚至看起來有點渺小,動作也比較拘謹。

但是在這一個場景敘事中,一組鏡頭就幾乎交代了劇情未來的發展。男子隨著自我闡述逐漸向女性逼近,佔據更多的空間。可女性仍然佔據了主導位置。但是在這一個場景敘事中,一組鏡頭就幾乎交代了劇情未來的發展。男子隨著自我闡述逐漸向女性逼近,佔據更多的空間。可女性仍然佔據了主導位置。

最後,兩者的關係互換,男性佔據了畫面一半,女性的主導地位消失了。最後,兩者的關係互換,男性佔據了畫面一半,女性的主導地位消失了。

劇情上,傑克吉倫哈爾扮演的野路子新聞攝影記者,從一個籍籍無名的小角色,一步步實現自己的野心。電台節目製作人(女性),從一開始絕對話語權到被吉倫哈爾耳提面命,就是這一組鏡頭直觀演變過程。

影片接近結尾時的一個鏡頭。影片接近結尾時的一個鏡頭。

女性製片人在畫面中只剩下一個角落的虛影,而吉倫哈爾在畫面中央,冷光打在他的側臉上,低機位,眼神咄咄逼人。Oh,他看起來可怕極了,一點不像之前書生氣的帥哥是麼。

就跟吃菜似的,看不見烹飪過程和工序,但是你知道它好吃不好吃。

觀眾只需要感受就好了,好的電影製作者,費盡心思注重細節,就是為了讓人感同身受的。

【萌小秋的回答(6票)】:

能感知,但是普通觀眾不知道自己是被什麼所影響感知。這就是普通觀眾和專業人士的區別。

普通觀眾只處於接收信息,作出反應的基礎階段。

舉例來說,普通觀眾看到某一片段感到十分誘惑,他能感覺得到性感、美並產生愉悅、舒適的生理反應和心理反應的,但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感覺得到和作出反應。

專業點的人可以在感知到性感、美,產生反應以外,捕捉到影片中起到作用的元素。比如色彩與光的運用,比如鏡頭的運用等。他可以發現例如紅顏色很熱情,有情慾象徵,光在某處打的亮,某處打的暗營造出了曖昧氛圍等。

如果把這個片段中的某些部分做出改變,觀眾感知的效果可以就不太一樣了。用電視劇來舉例比較明顯。同樣穿清朝服飾,演清朝故事,只選取一小片段,不涉及劇情,普通觀眾是怎麼分辨出《康熙王朝》和《甄嬛傳》的風格不一樣的呢?大家可以細細品味下,二者在用光、道具、色彩等方面的區別。

有位知友認為理論害人,理論不能夠幫助拍攝,我個人認為這是不對的。

實踐是為了將理論落實,沒有理論基礎的實拍是很慘不忍睹的。比如我跟過一個小劇組的時候就有這種情況,當時的導演理論知識很薄弱,一方面審美達不到標準,一方面就是不知道如何更加完整的表達自己的想法。例如一段追逐戲,後期想通過快節奏剪輯來達到緊張效果,可是導演在拍的時候卻沒有拍攝夠素材,缺乏動作特寫,人物單獨的鏡頭少,大量的二人同一畫面追逐,很難提升緊張感。個人認為這就是理論不夠紮實導致的,有想法,卻不知道怎麼表達,不知道如何用光,如何用色彩,用鏡頭。

至於擁有理論知識拍不好的情況大多是經驗不夠,而不是理論無用。比如我想通過順光來表達人物的美好,但是我經驗不足,不知道怎麼打光才能打好,這是操作技術和操作經驗的問題。

理論知識是通過大量實踐得來的,所以在題主的提問中的幾個例子,一般情況下都還是比較客觀的,人們通過許多在電影內或電影外的實踐中,漸漸摸索出一套可行理論,比如色彩運用對角色塑造和情緒表達的影響等。拍片子的人於是在這套理論上,實踐或探索。

理論好的導演在拍攝的時候也不會一直想著,這段我要表現主角悲傷悲痛恐懼心碎的感覺,所以我要把光打到怎樣怎樣怎樣。有些時候,導演是憑著經驗和知識積累出的素質拍片。直覺讓他這樣拍,這種時候,影評人的解讀就比較有迷惑性,導演未必這樣想,導演也未必不這樣想。甚至導演怎麼想已經不那麼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看後什麼感受。

不過對於有些解讀過分的文章,還是應該有所辨別的。@五指毛說如果你有足夠的解讀能力,可以分辨出一部分影評是否過度解讀。我覺得可以把解讀能力換成電影理論基礎和閱片量更為靠譜,畢竟普通觀眾的解讀能力還是不太…科學?的…

與其看別人影評,不如先看些基礎理論知識,提高閱片量,可以讓你分分鐘看穿豆瓣影評後的人有沒有真材實料!啦啦啦!

【RocLee的回答(113票)】:

還是用喜劇舉例比較直觀,這個例子是我在知乎上舉過的——

英劇《IT狂人》第二季第一集裡有一段精彩劇情,是這樣安排的。

女主角在盛會上意外見到熟人同事男主角IT男甲。本來四肢健全的IT男甲此時坐在輪椅上被人服侍。於是兩人之間發生了一段冷靜的對話,笑點頻頻,是前面一大段情節鋪墊的結果。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二人對話是用正反打的近景鏡頭來呈現的。這是十分重要的安排。

說它重要,是因為,觀眾笑得捧腹不已的時候,二人對話終於結束,女主角轉身去要喝的,景別由特寫退到了中景,也就是忽然拉遠了觀眾與角色的距離,所以觀眾的直觀感受就是:「終於笑完,告一段落了」。

所以觀眾和女主角一起毫無防備地看到了下面這一幕——

明明是同一個辦公室工作的男主角IT男乙,居然穿著服務員的工作服在吧檯工作——當然,這也是前面劇情積累出來的爆笑點。這個畫面撞入眼簾的時候,意外感瞬間爆表,原因就是觀眾心理上才剛剛結束一個爆笑的高潮,(受到景別變化的影響)才剛剛開始準備從爆笑的狀態歇下來,所以對下一個笑點毫無防備,那種意外的歡樂無法抑制。

在心理衝擊的角度來說,這一幕如果是特寫鏡頭的話衝擊力更強,但是為了交待這身制服以及吧檯的背景,景別只能妥協到中景。導演(剪輯師?)也熟練地在完成內容交待以後用一個正反打迅速把景別切到近景。

-

這裡運用的鏡頭語言不過是入門級別的,但營造了可能是全劇最有效果的笑點之一。對於不瞭解鏡頭語言、不知道什麼叫景別變化節奏的觀眾來說,這段戲只是單純的「好笑」,他們並不清楚是什麼樣的心理機制讓他們覺得這麼好笑——不過無所謂,創作者的目的已經達到了。

過度解讀當然也有(當年我就是靠一篇過度解讀的長文在知乎上混成小V的,我要是不過度解讀,現在應該還是三零用戶),但不可否認——鏡頭語言對觀眾認知的影響確實是有著系統科學的。

【五指毛的回答(62票)】:

謝邀

這個問題的核心含義是經過有目的設計的電影表現元素在觀眾觀影過程中能否有效傳達,很難回答,因為全是變量

一部經過精心設計的優秀電影,領悟力不錯的觀眾可以感受得更多,領悟力一般的觀眾能感受一部分,領悟力不行的人很可能看了5分鐘不看了,當然如果雅俗共賞的電影可能可以吸引全部觀眾,但幾乎可以確定,在領悟力強的群眾裡,這部電影的信息被有效傳達得更多

一部蹩腳的電影,領悟力不錯的觀眾可能一看就知道很蹩腳,但領悟力一般或者差的觀眾反而有可能看得津津有味,當然覺得索然無味也都有可能,同樣可以確定,創作者的意圖,在領悟力強的群眾裡,這部電影的信息被有效傳達得更多——包括那些因為創作者能力不足而出現的蹩腳橋段的成因

這和電影創作者的表現水平以及和觀眾的解讀能力有關,但為什麼世界上存在那麼多的過度解讀?其實是因為有太多解讀能力有限的觀眾

如果有人問,世間的影評,大部分都是過度解讀嗎?答案當然是肯定的,金字塔型的結構,能力不足的影評人絕對是大多數,但我相信題主的目的並不是搞統計,如果你有足夠的解讀能力,自然就能分辨哪些影評是瞎扯,哪些一針見血,甚至你自己可能就能是一針見血的影評人,一切都取決於你

——————————————————忘了說的分割線————————————————

我忘了說,我是反對那位認為電影理論害人的答主的說法的

舉一些因為無知、偏執和愚蠢而導致過度解讀的例子沒有什麼意思,還有更多很正確而且觀點獨特的解讀——不過這樣的回答很容易得到一些本身就很無知的藝術虛無主義者的贊同,因為迎合了他們帶有反智傾向的立場,他們希望世界上的人和他們一樣無知,希望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存在准入門檻,不懂電影理論沒什麼可悲的,可悲的是那種反智的心態

世間的傻逼千千萬,你偏要找他們做榜樣,找一些傻逼做例子,就能證明電影理論不存在了嗎?人在博大精深的知識面前,渺小如螻蟻,有點自知之明比較好

重複上面的說法,世間的過度解讀太多,是因為解讀者大部分水平太低,而不是因為電影理論不存在

【小咩咩的回答(11票)】:

先說結論

越直接的影像,觀眾越能夠感受到。

什麼是直接的影像感受?

《霸王別姬》中這場戲,貴妃謝幕,後台菊仙投奔段小樓,隨後和回來的蝶衣對持後,入了門。《霸王別姬》中這場戲,貴妃謝幕,後台菊仙投奔段小樓,隨後和回來的蝶衣對持後,入了門。

謝幕這一段,觀眾最直接的感受是什麼?

演出成功的喜悅?人群騷動?情慾暗流?都不是。最直接的,就是畫面很紅。

菊仙找到段小樓,注意菊仙在這場戲中單人鏡頭的景別,有細微的變化。

蝶衣回到台後。蝶衣回到台後。

然後蝶衣看到了菊仙。二人交鋒的第一組鏡頭:蝶衣是中景,菊仙是近景,也就是菊仙在畫面裡要大,直接地說就是份量大。程蝶衣看到菊仙的第一眼便知道這個女人要奪走他的師哥,僅兩個鏡頭就表明,菊仙佔了優勢。

隨後蝶衣摔門進樓,菊仙在眾人面前(施壓)前後拋出,願給伺候小樓、花滿樓不收許了親的人、可是小樓先喝了那碗定親酒,層層遞進,這就是菊仙厲害的地方。隨後蝶衣摔門進樓,菊仙在眾人面前(施壓)前後拋出,願給伺候小樓、花滿樓不收許了親的人、可是小樓先喝了那碗定親酒,層層遞進,這就是菊仙厲害的地方。

但菊仙此前並不能確定小樓會不會收了他,所以說完後就要觀察小樓的反應。但是這個鏡頭裡的焦點給的菊仙,小樓是虛的:可能是小樓心虛、也有可能是創作者保留懸念。隨後在下一個鏡頭,小樓在眾人面前給菊仙披上大衣,菊仙這才算進了門。但菊仙此前並不能確定小樓會不會收了他,所以說完後就要觀察小樓的反應。但是這個鏡頭裡的焦點給的菊仙,小樓是虛的:可能是小樓心虛、也有可能是創作者保留懸念。隨後在下一個鏡頭,小樓在眾人面前給菊仙披上大衣,菊仙這才算進了門。

菊仙露出笑容:注意她單人鏡頭的景別,比一開始她找上門時更大了,此時她已經達成了目的。菊仙露出笑容:注意她單人鏡頭的景別,比一開始她找上門時更大了,此時她已經達成了目的。

最後在外圍暗處,有明眼的人。最後在外圍暗處,有明眼的人。

下一場戲段小樓和菊仙要辦定親禮的時候,蝶衣殺出來了。大家可以自己去看,不作截圖了。蝶衣拒絕當見證人的時候,可是近景,份量可大,但當小樓和菊仙要走時,蝶衣脆弱了,讓師哥別走,用的就是中景了,一下變小了也疏遠了。同時蝶衣是單人鏡頭,菊仙和小樓一起都是雙人鏡頭:程蝶衣的段小樓被菊仙搶走了。

影像顏色、畫面明暗、元素在畫面中的份量大小,人物位置關係,和焦點虛實都是最直接的造型手段,在精心設計的電影中都會根據劇情和風格考慮進去。影像表達是非常直接的,必須將所有的內容通過畫面直接外化出來。

我認為的這種「外化」,應該建立在研究人的本能反應、感受觀眾的感受上進行,而不是創作者對某種元素、顏色賦予自己的見解和含義,這樣創作會很累,因為觀眾極有可能不會感受到。

但是作者賦予含義、和讀者解讀本身就是兩件事。所以肯定會存在過度解讀。

就好比「紅色」,有人說紅色代表情慾、熱情,但是紅色還能很陰鬱,在中國古詩裡,紅色還有淒清悲涼的意象,不同文化語境裡對顏色的意象也是不一樣的。色彩是門很大學問,飽和度高一點第一點,紅色裡揉一點橘色或者藍色,衣服背景是藍色還是白色黑色,紅色的意象都會很不一樣,有的時候導演也不會懂,美術部門可能就是在定好一個基調以後,把人物和背景拉出層次,把畫面弄得好看而已。當然大多的觀眾也不會懂。

電影發展至今早就已經有一套自己的語言體系,有意識地作者在創作的時候,會用這套語言調度起觀眾的本能反應。就這個意義上,構圖和色彩、還不止是這些,還有剪接上景別上的處理用意,觀眾是能感受到的。

下面我再隨便分析下《國王的演講》的第一場戲:

電影開始的第一個鏡頭,BBC演播室內的一個巨大話筒,這第一場戲約克公爵要在世博會開幕上對眾人演講。這整場戲裡,都充斥著巨大的話筒,和眾人的環境在視覺上都形成對主人公的壓迫感。電影開始的第一個鏡頭,BBC演播室內的一個巨大話筒,這第一場戲約克公爵要在世博會開幕上對眾人演講。這整場戲裡,都充斥著巨大的話筒,和眾人的環境在視覺上都形成對主人公的壓迫感。

伯蒂從台上上去,這個鏡頭採用廣角拍攝、畫面四周畸變,幾乎是忽然「游」到伯蒂面前,隨著音樂起,伯蒂面部陰鬱,背景蒼白,實際上我們可以得知他的內心幾乎也是蒼白恐懼的。而他要面對的話筒,畫面藍調冰冷,低機位仰拍顯得很高,可畏「高冷」,這個話筒對伯蒂意味著什麼就不言而喻了。伯蒂從台上上去,這個鏡頭採用廣角拍攝、畫面四周畸變,幾乎是忽然「游」到伯蒂面前,隨著音樂起,伯蒂面部陰鬱,背景蒼白,實際上我們可以得知他的內心幾乎也是蒼白恐懼的。而他要面對的話筒,畫面藍調冰冷,低機位仰拍顯得很高,可畏「高冷」,這個話筒對伯蒂意味著什麼就不言而喻了。

(話筒虛,主觀視線,幾近暈眩。)(話筒虛,主觀視線,幾近暈眩。)

除了格外矚目的,巨大話筒,還有建築、蒼白背景、人群指向在畫面構圖中對伯蒂的壓迫,這都是最為直接在畫面中表現出來的,你們可以隨意感受下。除了格外矚目的,巨大話筒,還有建築、蒼白背景、人群指向在畫面構圖中對伯蒂的壓迫,這都是最為直接在畫面中表現出來的,你們可以隨意感受下。

(先這樣吧,可能會更。)

【王大帥的回答(14票)】:

可以。

構圖可以暗示人物勢力的大小。

弱者一般從下往上仰視強者,而強者一般俯視弱者。

就好比你見到一個有好感的人,可能會不經意歪歪頭,為的就是降低自己的身高,好讓對方沒有壓迫感,證明自己是善意的。

而運動鏡頭中,推拉變焦可以提現出這個人有豐富的內心活動。

往前推的鏡頭可以增加緊迫感。

手持拍攝也可以增加緊迫感和親臨現場的感覺。

而題目中說的固定鏡頭,更加考驗導演的調度能力。

再說色彩,題目中紅色的裙子有可能代表了情慾,但大多數情況下,是為了突出主體和增加畫面層次。

一般輕鬆的情緒下,影片的飽和度會高些,而且明度,也就是亮度會高些,而像恐怖片,基本都是暗調為主。

說道色彩,肯定要提到燈光,一般來講,某些影片中,會給正義的一方打暖色光,而反派打冷光。

而反派的打光也比較有講究,多以腳光和頂光為主,而且鏡頭中應有大面積黑暗,表現出反派的陰險狡詐和深不可測。

最後,我只舉一個例子,就是奉俊昊導演的《殺人回憶》裡面的一個鏡頭

嫌疑犯與蘇探員打鬥後,走入了大面積黑暗的隧道。

而蘇探員和樸探員最終還是在隧道口站住了,僅有一點點光明。

這象徵了代表邪惡勢力的黑暗,最終還是打敗了為數不多的光明。

所以,警探沒有追嫌疑犯,因為沒有證據。

另外色彩方面其實還有《七宗罪》可以展開講一下。

如果讓我導演的話,我絕對會注意這些細節,而不是某些答案所說的這些沒有用。

【胸毛的回答(2票)】:

能,這種關於「過度解讀」我記得知乎有個問題已經討論到位了。

你把你所問的想像成一個極端反例看影不影響你的整體感受就明白了。比如那個最早的藍色窗簾的段子,你把藍色窗簾換個繡著金色牡丹的酒紅色窗簾試試。

「某種構圖表達人物的困境」 你在想像中換一種極端的構圖試試。

「赴約時的紅色衣服表達情慾」 紅色衣服換黑色想像一下

「某個固定鏡頭而非運動鏡頭在這裡用的多麼絕妙,表達了…」 你想像一下用運動鏡頭試試唄

如果極端反例仍然不改變你的感受,那就是過度解讀無誤

【堯言的回答(0票)】:

見山是山,見水是水

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

見山還是山,見水還是水

----------山水無錯,看的是人心

【兩敗俱傷的回答(5票)】:

沒邀自來。

每個人的觀影感受都不同。感知情況跟經歷專業審美都有關係。如果沒有一些適當的解析,我認為大部分觀眾很難感知。

我所說的觀眾是指純粹的沒有接觸過任何影視學習或影視行業相關工作的觀眾。

以自己為例

在小學生的時候看電影 看《胭脂扣》哇 張國榮好帥;《A計劃》真好看啊,《開心鬼》好好笑;《力王》好血腥啊;《泰坦尼克號》李奧納多那麼帥為什麼他死了!

基本上12歲以前的觀影感受就是以上。

初中呢,《大話西遊》好笑感動,演員演的真好!《東邪西毒》這個畫面好美!他剛才說那句台詞好經典!

能夠注意到演員的演技 台詞 和好看的畫面 開始有了自己喜歡的導演 演員 攝影師 但依然不明白王家衛的電影想說什麼?杜可風的鏡頭為什麼晃動的那麼美 那麼喜歡。

我開始搬著小板凳 坐在電視機前 把大話西遊的經典台詞和東邪西毒的每一句台詞抄在本上 還畫他們的人物關係圖。(後來入行了才知道我這叫扒台詞)因為我太想知道!他們到底是什麼關係!開頭和結尾是什麼聯繫!至尊寶到底愛誰!東邪西毒的結尾是不是就是開頭!

如果不是後來看過了那麼多關於這兩部電影的所謂影評和解析 我自己對著電影要扒多少遍台詞才能讓自己的理解感知有突破呢?

但:感知首先建立在能夠接收之上

影評或影析能給我的吸收到的 也僅限於我已經掌握的知識點的延伸。比如我已經認為這個鏡頭很美 你說這個構圖用了黃金分割點 我恍然大悟去百度 原來如此 不明覺厲

但如果觀眾壓根就沒注意到這個鏡頭 或者看見也無感 然後你還扔給他一篇文章《論攝影構圖:黃金分割點九宮格三分法》他看嗎?能看進去嗎?所以我說 觀眾很難感知

關於「紅色裙子」「構圖表達了困境」等分析

藝術這東西很主觀的 很多時候憑感覺

有時候導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是不是過度解析 看讀者自己的理解吧

而且關於影析裡鏡頭或畫面的分析

觀眾能不能感知 現在還沒那麼重要

觀眾看的是戲 同行看的是專業水平

入行第一部戲(之前做場記)

現場出了個小問題 (忘了什麼問題了)

有人說 「算了 觀眾看不出來」

導演回答我印象深刻:我不只是拍給觀眾看的,我拍給業內看的。

受益

一下寫了這麼多……好像還跑題了……

哈哈哈

【JiHong的回答(2票)】:

個人結論:觀眾是能感知的

但是我想說的是,作為觀眾,有兩種可以感知的情況。

第一種是明顯感知,這種感知對觀眾要求比較高,對電影有一定的瞭解。

第二種是潛移默化的感知,這種感知大部分觀眾有可能感覺到了但是沒有明顯的意識到自己有所感覺。

為什麼我這樣說?

因為電影的鏡頭是經過精心設計的。而精心設計的構圖有助於提高電影整體風格節奏的和諧。

我們在看一部電影的時候它的調度是否給過我們這是一部電影,而還不是隨便拍的短片的感覺?電影之所以是電影,他的每個鏡頭無時無刻不在傳遞著某種情緒,而觀眾也在讀取這種情緒,就像人們平時交流的時候察言觀色。

——————————————————————

舉個例子

電影《憤怒的公牛》這張截圖 截圖來源於網絡

這個情節,當時 羅伯特·德羅尼飾演的傑克?拉莫塔的情緒已經處於一種偏執至極的狀況了。

第一種感知,觀眾可以明顯發現這個正在花屏的電視機增加了這種戲劇效果。

第二種感知,另一部分觀眾,雖然沒有明顯意識到電視的花屏是設計出來的,但是也感覺出狀況很糟糕。

再來一個非常簡單的例子

圖片來自於為什麼燈光如果從下方打到人臉上會使觀看者產生恐怖的感覺? - 心理學

如果一部電影要表達一個人恐怖的效果,這種燈光也是調度的一部分。所有觀眾都是可以很直接感覺到這裡的恐怖氣氛的。

同樣一個簡單的例子

電影《四百擊》 圖片來源於網絡電影《四百擊》 圖片來源於網絡

不管是哪種觀眾都能感知到這個小男孩的困境,有一種想逃離的願望。柵欄是在電影中經常使用的一種視覺阻隔。

由淺入深,再舉個例子

截圖於電影《青春夢工場》 圖片來自於網絡

自從有色電影誕生以來,顏色就成為了一種很有力的表現元素。圖片中的構圖是否讓人感覺到畫面裡的角色非常有活力,非常有青春氣息。主要是因為這個畫面的構圖,和色彩。顯然這裡是顏色是失真的,畫面經過了調色處理。所以說有色電影都帶有表現主義味道。

————————————————————

精心設計的畫面是的目的是有效的表達。不管觀眾是否能夠感覺這個第一個例子中特別設計的電視,電影整體的基調都是因為這種種鏡頭的設計而變得和諧一致的。而觀眾也能或多或少感知背後的情緒。

我個人認為鏡頭設計是利用了人類常年活動積累下來的經驗。

比如人們都會覺得弱小的東西很渺小,在攝影上就可以從上鳥瞰向下拍攝。

所以,觀眾是能感知這些場面調度的,而解讀只是建立在感知上的一種方法論。

【王大果的回答(12票)】:

觀眾能感受到,但是不會深究。

電影是個藝術整體,把某一部分單拎出來講其實意義不大。觀眾所在乎的是你這一個整體能不能讓我感動或深思,正常人(影視從業者、影視教育從業者、電影批評家等等除外)沒人去追究你用什麼顏色什麼構圖。

但是馬克思主義辯證法告訴我們,整體和部分是相互聯繫的,能拍出好電影的,往往有很多精妙的小設計。

下面就來談談「部分」的問題。

在電影批評中,過度解讀是常常存在的,但就你列舉的例證,都不算過度解讀。觀眾是能感知的,因為人性和常識。

好的電影就像好的產品,好的產品設計能時時考慮到用戶的需求,好的導演能夠在每一個鏡頭中照顧觀眾的感受。這裡需要把握住的一個關鍵點就是共通的人性和美感。

什麼是共通的人性和美感呢?就拿你舉的例子來說,紅色衣服不是象徵了情慾,而是穿紅色本身就讓人覺得性感,把這個情況放在現實生活中,你會發現,在穿著都不怎麼暴露的情況下,比都是長裙吧,紅色比其他任何顏色都更具情慾吸引力。這就是人類(大多數)共通的人性和美感。

當然這樣的設計很多,需要在每部電影的具體語境下具體分析。需要明晰的是,電影裡的色彩、構圖、運動等等,他們本身並不像征什麼,但一定會讓觀眾有所反應。這種反應在我們的靈魂深處流動,你雖然不見得意識到,到正是這些一點一點的微小反應的積累,最後才在特定的地方讓你爆發出再也不能抑制的感動。

所謂潤物細無聲,是也。

所以觀眾能夠感受到,但是不會深究。

【改之理zcw的回答(1票)】:

我記得羅登在《硬影像》裡說過,通過眼動儀測度普通觀眾在觀影時的注意力,發現人們其實只注意人臉,尤其是說話的人臉,其他東西的差別並沒有什麼卵用。管你構圖多好,打光多精美,沒人看。

大概是電視劇培養出來的觀影水平。

【馮諾的回答(7票)】:

這個是可以的。

領悟能力很強的觀眾能看出導演所設下的點,只是理解能力的不同,所理解出來的層面也不相同。理解能力強的觀眾看懂電影中的10個點,一般的觀眾看懂6個點,理解能力稍微差點的觀眾理解4分,不過這10分、6分、4分都不會影響導演在電影中想要傳達的含義。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一部紀錄片叫做《俺爹俺娘》,是攝影師焦波拍攝的關於自己年紀很大的爹娘的故事,其中就有這樣一個畫面拿出來為大家分析一下,就能很好的回答這個問題了。

這張照片是焦波的父親在家看書的一張很普通的照片。這張照片是焦波的父親在家看書的一張很普通的照片。

普通觀眾的理解:焦波的父親愛看書。

領悟能力強的觀眾的理解:焦波的父親在眼睛不好使的狀態下借用透過窗外的燈光還在認真的讀書。焦波父親所生活的階層是農民,一輩子只有背朝黃土面朝天的幹農活,基本很少有機會讀書,儘管年紀大了還要藉著窗外的光讀書,也表明了改革開放之後中國農民的生活的狀態也有所改變,整個國家和人民不再活在黑暗之中,而是藉著太陽光充實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強大。

但是如果沒有理解到這一層面的觀眾並不會影響對整部影片的理解。只是如果你細心的去看,就會發現電影中藏著很多導演的小秘密。

【崔淵的回答(14票)】:

我寫的很膚淺,大家還是看王大果的回答吧

刻意安排的鏡頭和色彩當然有,但大多數時候都是理論家過分解讀,比如李安這樣說

再舉一個例子,之前聽我老師講劇組裡一個女孩兒說她們老師上課放片子,期間畫面中有道縫,那老師特激動地說:「注意這道縫兒啊,一會兒結束後咱們好好分析一下!」等結束放映後開燈發現,那縫是投影儀幕布的縫。

電影理論太害人

—————————來一條美麗的分割線————————————

把李安的話搬過來只想說,拍片子真的是一門實踐的學問。鏡頭運動啊,景別啊,色彩搭配啊這些,所有學影視相關專業的從大一就開始灌輸這些內容,就算不是相關專業的人讀個影視藝術概論啊視聽語言啊什麼的就懂了。可是概論終歸概論,解讀電影上會有所幫助,在真正拍攝時往往照顧不了那麼多。

說電影理論害人只是有感而發,在學校裡見的只鑽研理論光會噴一到拍攝時就傻逼的人多了,所以一看到提問中所出現的問題就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過往那些總是喜歡過度解讀的人。

金基德說:「電影不是學出來的,是做出來的。」作為觀眾的話,怎樣解讀都可以。作為影視工作者,如果在拍攝中被理論束縛就不好了。最不忍看到的是有位平時經常拍片的同學,拍了一個冗長而毫無亮點的長片,很多想法不是自己拍攝時的想法只是剛好美術準備了這些道具,卻在和觀眾分享時說那是有這隱喻那隱喻的,但是沒有深層次的人性的探討,那些他口中所謂的隱喻只是空殼子,可是他卻為自己所學到的理論能強加在自己的片子中而沾沾自喜。

再一個就是自己剛開始參與實踐拍攝時也容易受到一些自以為是的規則的局限,什麼這個人的氣質比較守規矩那就把牆紙圖案也選排練整齊的。結果被導演說:「哪有那麼多事,好看就行!」這一點我老師在她的實踐中也深有感觸,一些當時隨機應變沒辦法的辦法,被記者解讀成了現代主義與古裝相結合的理念還是啥。

說歸說,理論還是要具備的,自己還有三萬字的畢業論文需要論呢。

就當我再次回答跑題了吧,求折疊。

【瘋死沃的回答(0票)】:

當然能感知。

你弄錯了因果關係。

因為觀眾感知畫面有這些途徑,才經過一代代的藝術創作者們進行提煉和總結,最終誕生了構圖、色彩等暗示手法。

而不是一群人坐在房間裡拍腦袋:啊呀!我們應該這樣構圖才是牛逼的,於是觀眾感知到了這種牛逼。

搞清楚因果關係。

所以開創立派的大師為什麼這麼牛逼?因為他從普通的感官世界中,抓到了前人沒有抓到的那點共性並發揚出來,觀眾一看,我靠,還能這樣玩?但是真的很棒啊!觀眾為什麼覺得棒?因為吸引人,產生了共鳴,而這本來就是觀眾生活中所經歷過的(所以才能產生共鳴),卻沒有前人總結出來,到了他這,給總結出來並開立了門派。這就是牛逼。

觀眾之間的區別在於,就像有的人吃菜,不錯,挺好吃。

對他的回應也只有:好吃你就多吃點。

有人的回應是:哦不錯喲,你是不是加了蠔油?想法很厲害喲。

回應一般大約是:還有勾茨呢,你一定也吃出來了吧?

大致是這個意思。你要說前者吃不出蠔油味和勾茨的口感嗎?當然不是,但他不知道這種鮮味叫什麼,而且也不是很能敏感的把它分辨出來這樣。

哦對了,還有就是,創作者也要搞清楚因果關係。不按照客觀規律,自以為是的閉門造車,然後噴觀眾看不懂他的藝術,那似乎也是不對的。

每個人創作作品時,心裡應該都有一個目標受眾。別人看不懂也就罷了,如果目標受眾也看不懂,那就是創作者自己的問題了。

【流放瘋的回答(4票)】:

《紅辣椒》裡的這一幕,很明顯的在告訴觀眾女主角人格不止一個嘛。 《紅辣椒》裡的這一幕,很明顯的在告訴觀眾女主角人格不止一個嘛。

這種手法現在已經爛大街了,早在1960希區柯克就在《驚魂記》裡,讓男主的臉一半在陰影中,一半在光明面,以此來暗示他的雙重人格。(這個圖還不夠好,我記得有張更有代表性的)

色彩,構圖當然會有強烈的暗示作用,比較著名的例子就是「敖德薩階梯」——蘇聯導演愛森斯坦在《戰艦波將金號》裡讓嬰兒車順著階梯下落,還通過大量中,遠鏡頭的切換來製造緊張感,以此來延長觀眾的心理時間。這種古老手法被證明很有效,所以現在只要有點水平的導演都會在他們的電影裡運用。

【綠帝的回答(1票)】:

多少還是能感知到的。

衣服我不知道,但單是一個簡單的畫面沒有任何台詞,觀眾還是可以通過構圖色彩感受到某種情緒的。

比如:「黃藍燈光表示人物內心的矛盾。」

知道這一點以後你再看電影,就會發現…這種慣用手法…可真多啊…

【王彬的回答(0票)】:

普通觀眾會在一定情緒上被指引的 有些導演真的是如此設計 也有旁人過度解讀 還是看該片是否有訪談或者是否有影迷見面會提問

【TheAmazingSeb的回答(1票)】:

經常拍照,對構圖比較敏感.

最近三個月看電影總能從鏡頭中看出導演的心思來.

從《瘋狂麥克斯》到《碟中諜4》,可以解讀出的信息是,導演未必想刻意傳達什麼意思,有時只是出於對構圖光線的執著而已.

【蕭晉的回答(0票)】:

不能

對這些東西沒概念的人是不太會有感覺的。

標籤:-電影 -電影製作 -導演 -電影道具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