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旗銀行和旅行者集團合併本身是否違反了美國當時的銀行兼管法律? | 知乎問答精選

 

A-A+

花旗銀行和旅行者集團合併本身是否違反了美國當時的銀行兼管法律?

2018年08月07日 知乎問答精選 暫無評論 閱讀 3 ℃ 次

看到一個論點:

花旗銀行和旅行者集團合併本身違反了美國當時的銀行兼管法律。之後Gramm-Leach-Bliley Act徹底廢除了之前的法律。 直接導致銀行資本進入高風險領域,還不是為銀行寡頭立法?銀行利潤爆增。次貸危機10年後爆發。受損的不是普通公民??

這種說話是否成立

【Raymond Wang的回答(10票)】:

受邀題。

這種說法本身不能說沒有依據:

《Financial Times》曾經評論:

「花旗是商業與零售銀行花旗公司同證券與保險集團旅行者1998年合併的產物,它的創立,既是廢除《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的結果,也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Indeed, the creation of Citi – the product of the 1998 merger of the commercial and retail bank Citicorp with the securities and insurance group Travelers – was predicated on, and a big factor in, the repeal of Glass-Steagall.)

花旗集團前董事會主席兼CEO桑迪·韋爾在其自傳中寫道:

兩項強大的聯邦法案成為我們的障礙,20世紀50年代的《銀行控股公司法案》(Bank Holding Company Act)和大蕭條時代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Glass-Steagall Act),它們禁止商業銀行進行多樣化經營,尤其不得與證券公司和保險公司聯營。許多人都會震驚於這些法律的過時,尤其是,對銀行的禁令實際上促使銀行在貸款業務中承擔過多風險,並在近年來反覆導致金融危機。然而,國會一次次證明了它缺乏取消這些過時法令的意願。在缺乏改革的情況下,聯邦儲備委員會出面填補了空白,開始允許資本狀況良好的銀行進行有限制的證券業務試驗。例如,20世紀90年代末,一家商業銀行可以承銷證券,只要相關業務收入低於銀行總收入的25%。

花旗銀行和旅行者集團合併的確是法律修改的結果,花旗在遊說國會方面也確實非常成功(具體過程可參見盧菁博士《我在美聯儲監管銀行》第三章:花旗集團的合併評估及20世紀美國銀行法的變革yewuyuan.com/article)。但值得爭論的是,Gramm-Leach-Bliley Act是被銀行寡頭」俘獲「的結果,還是為了和歐洲全能銀行競爭的需要?Glass-Steagall Act的廢除是不是導致次貸的原因?因果關係應該沒那麼簡單,不能因為A發生在前,B發生在後,就說A導致B。

我個人是不同意「放鬆金融監管導致次貸危機」這種論點的,但不能否認這也是一個因素。關於金融危機的結構性複雜成因,推薦閱讀芝加哥大學教授拉古拉邁·拉詹的《斷層線:全球經濟潛在的危機》第一章reading.caing.com/110171/

標籤:-金融 -銀行 -法律 -Raymond Wang -企業併購 -違法


相關資源:





給我留言